我的骚妻

刚结婚的几年里,我老婆表现尚可。但没多久,她那淫荡的本性又故态重萌了。身边不三不四的男人天天围着她转,而她周旋于其中却洋洋得意,乐而忘返。
一次她正和一个岁数比我大得多的男人在床上缠绵,就在那老男人挺着乌黑粗大的鸡巴插进我老婆肉肉的肥逼时,被我抓奸在床。我本想她可以此为教训,从此能够收敛住那颗淫荡的心。却没想到,她不但不以为耻,反而向我提出了离婚。
我一气之下当场抽了我老婆一记耳巴子,她哭着与那老男人跑了出去。
入夜,我怎么也睡不着,爬起来想心思。
我怎么会娶这样一个老婆的?是上帝的安排?还是我前世作的孽?

(一)
记得和她认识是在一个很偶然的场合,那是二十年前的某一天。
还有一个星期就要过春节了,她的父母到我家来玩。我们两家的父母过去是同学关系,但相距比较远,而那个时候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所以很少见面。我也从没听说过他家小孩子的情况,只认识他们家的大女儿,她比我大五岁。谈话中说起他们家的二女儿在省城上技校上学,现在放假回家了,因此叫我去他们家玩,顺便也好让我认识一下他们家的二女儿。
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去,因为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了我的一个女同学。那个女同学非常漂亮,相貌直逼西施,追她人的很多。我家也曾去提过亲,但没成。
我自己见了那个女同学就心慌,从来没有大胆地追过她,但我看得出她对我很好,就是她家里不同意。因为那个时候,我爸爸还戴着右派帽子呢。
我想我妈是故意叫我去的,她一个劲地催我去见二妹妹。说起来,我那时才19岁,真的对这些事很茫然。虽然,我11岁就开始手淫了,那时一天最多能手淫5次。也看过不少有些色情的小说,像三言两拍我12岁就看过好几遍了。
我对女人有着强烈的好奇,可是真的还没碰过女人。经不住老妈的起哄,也不好意思拒绝我妈的同学(他叫刘叔),就骑上自行车随着刘叔两口子到他家去了。
谁想这一去不要紧,却叫她赖上了。最后娶了个让我经常戴绿帽的骚逼老婆!
唉,有时不相信命运还真不行,冥冥之中,命运其实早就安排好了。
看到刘叔的那个不像样的家,我觉得要比我家寒酸得多。(其实那个时候大家都很穷,而他的家更穷,因为他有六个女儿。)虽说刘叔在农场里当头头,但他人太耿直,家里还是穷的叮当响。
那个农场坐落在县城较偏远的农村,家属区是一排排青砖垒成的瓦房,叫排房。刘叔家住在最北面的一排边上,也没院子,各家都用树枝之类的东西围起来,算是作为护院墙了。
那时她的大姐刚结婚没半年,我去的时候她就在大姐的新房里,新房和刘叔的家在一个排房。
我推开新房的门,看到大姐正在和一个穿着深蓝色校服的女孩说话,大姐坐在床沿上,那个女孩就站在旁边,背对着门,我猜她一定是父母们要我见的二妹妹了。
我喊了一声大姐,她答应着,惊讶地站了起来,她没想到我会到她家来。
听到声音,那个女孩转过身来,两只大眼睛吃惊似地看着我。
我不是自夸,那时我是很帅的。1米78的个头,宽宽的额头和肩膀,穿着蓝色的套装和黑色的皮鞋(我那时已经技校毕业工作2年了),我想是我的外型吸引了她。后来她告诉我,她看见我的那瞬间就像失去了魂似的,对我一见钟情!
而我对她的感觉却没有那么强烈,我只觉得在她转头的那一瞬间,眼睛显得又大且明亮。她的侧面特像我爱恋着的同学,所以我对她还是有点好感的。
大姐忙着把我介绍给她妹妹,说的是我的小名,大姐那时并不知道我的学名。
她妹妹一下子反应过来,笑嘻嘻地喊了声“哥”,我就答应了一声“二妹”。
这也是我这一生中,她唯一的一次当面喊我叫哥。后来她说,从见我第一眼起她就认定我是她的男人了。看得出来她是个有个性的女孩,1米65的身高,留着短发,戴着和衣服同色的八角帽。眼睛大而明亮,一看就是那种小家碧玉型的女人。说不上很漂亮,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而这种味道又特别能够吸引男人。因为她当时穿着棉衣比较臃肿,所以我看不出她的身材怎么样。
大姐拽了个凳子叫我坐下,接着就给我介绍她妹妹,说她昨天刚放假回来。
我就问在哪里上学?二妹笑眯眯说在省城高级技校读书。我觉得她还真不错,因为我是在地区的技校毕业的,而她却能考上省技校。
既然都是在技校上学的,聊的话题也就投机多了。大姐见我们聊得很上劲,就说有事要先走了。大姐走后,我和二妹又在屋里聊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她妹妹来喊我们去吃饭。晚饭后,天就快黑了。大家又坐在一起看电视,那个时候电视是很少见的,我家连电都没有,更别说电视机了,因此我显得有些兴奋。(我家住的那个地方离有电的公社驻地就一里地,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很多年都没安上电,那个时候可真是落后啊。)
看了一会,二妹她说农场的场部有彩色的电视看,她想和我一起去看,我当然高兴地答应了,于是我和她往场部的方向走去。实际上她的意思是想让我离开她的家人,好与她在野地里玩。我觉得她是那种很有心计,却又很大方热情的女人。
我们沿着土路向场部走去,一路上,我和她隔着十几公分的距离。她兴致颇高地聊着她学校里的事,原来她学习很好,而且还是个班干部,怪不得我说呢,她怎么这么会说话!
聊着聊着越来越热乎,她竟慢慢的地向我靠了过来。(当时我真是幼稚,这正说明了她不是处女啊,一个处女怎么会这么主动呢?尤其是在那个年代,我愣是不知道啊。)
我们走下了土路来到了麦场上。这时候月亮很亮,周围都是麦垛。麦场周围的田埂上一排排的杨树光秃秃的站在哪里,静悄悄的,偶尔能听到狗叫的声音。
她站在我的面前,我低着头看着她,她仰着头瞪着明亮的眼睛看着我,声音柔柔的。
“没想到天上掉下来一个帅哥哥。”
“是吗?你也是个靓妹妹啊!”
她高兴地笑了起来,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我以后就喊你名字吧,喊哥哥我有些不习惯,我没有哥哥,我从来就没这样叫过。”
我说:“行啊。”
后来她说从见了我第一眼起,她就把我当成男朋友了,所以她绝对不会再叫我哥了。
我想见面还没有4个小时呢,就发展到这个地步了?
我们在麦捆边挨着坐了下来,说着说着她亲热地将胳膊揽住了我的胳膊。我虽然很诧异,但心里却热乎乎的。和她聊到快到10点的时候,我对她说咱们应该回去了,否则时间长了家里人着急。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洗完了脸,看到她从我后面过来给我递上了毛巾,刚要回头去拿,梳子又递了过来。我感到很有意思,心里也热乎乎的。本来我是来玩的,而现在我和二妹之间却变得有些暖昧了。
吃完早饭,我告诉刘叔我想回去,因为快过年了,得回家帮忙干活。二妹她吃惊地看着我,两只大眼睛开始湿润起来。她妈一看不对劲,就劝我多住一天,说刚认识了你二妹就走,她会伤心的。
我只好无可奈何地答应了她妈的请求。其实我真想回去了,因为快过年了,我也想回去看看我那个女同学,虽然只能偷偷瞄上一眼。
大姐把自己新房的钥匙给了二妹,就干活去了。我随着二妹来到了她大姐的屋里,她酸溜溜的问我:
“是不是有女朋友在等你?所以你要急着回去?”
我说:“没有啊。”
她又说:“那你就在这多玩两天嘛,你看我回家,也没人同我玩,我和她们又聊不到一块去。”
我只好说:“那行。”因为昨天她告诉我,她是在奶奶家长大的,所以她和她的姊妹们不熟悉。
她坐在床沿上,我坐在她的旁边,我们就这样斜着身子,一问一答地闲聊着。
我不知道她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话,象个喜鹊般地不停地说着。而个性比较内向的我,便随声附和着,当然有时也和她调笑几句。
其实,这也是她与我结婚后红杏出墙的一个缘由。她总有说不完的话,而我却不喜欢说话,因此她觉得太寂寞,所以才喜欢找人聊天而被人引诱再次失身的。
说话间,她把我的手拿了过去,说要给我看手相。看了一会手相后,我们俩也就自然而然地拉起手来。我摸着她那白嫩的小手,她痒痒的直叫唤。她的手真是好看,又小又白肉乎乎的。手指修长,似乎可以用十指尖尖似白葱来形容。
我忍不住将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下。她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她用另一只手捂住嘴,嘿嘿地笑着。她的娇媚模样,直看得我裤裆里的东西翘的老高。真想立马把她压在自己的身子底下,好好地操她一番。
她把手抽了出来,看着自己的小肉手说:“我也非常喜欢我的手啊,那是我的骄傲,大家都说我的手漂亮。”
我有些亢奋地问她:“那么,你还有什么骄傲的地方啊?”
她羞涩地说:“我不告诉你,你以后就会知道了。”
我又把她的手拿过来,仔细地看着。接着又把她袖子往上撸了撸,看到了她白嫩的手臂。我忍不住地吻了下去,她痒痒地直叫:“别亲了,痒死我了!”
她用手指着我的鼻子说:“你不老实,不是好人!”
我嘿嘿地笑了。她打了我一下,然后扑在了我的怀里。我心里一激灵,一股热血涌上了心头。我没想到,才不到24小时她就投怀送抱了。
我把她抱在怀里,低头闻着她的发香,幽幽地对她说:“你真香,真美。”
她抬起头来,眼睛亮亮地看着我说:“要是能永远在你怀里就好了,你不会嫌弃我吧,我长得不美啊。”
我看着她白白的脸蛋,弯弯的眉毛,现在想起来她还真像台湾那个尹能静的模样呢。我想我的脑子已经被这个小美人冲昏了!我猛地低下头,嘴唇印在了她的唇上,并且伸出舌头去舔她的唇。她张嘴便接纳了我的掠夺。(我当时怎没想到,处女会这么自然吗?她接吻的熟练程度简直和妓女的装腔作势一样!)
后来我真的晕了,要知道,这可是我的初吻啊!虽然我爱我的那个女同学已经七、八年了,但是我们从来没在一起接吻过。我只是远远的看着她、她看着我,彼此之间只是心照不宣而已!而我的初吻,现在却随随便便地就给了这个才认识十几个小时的女人,唉,命运真是捉弄人啊!
当我醒悟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压在她的身上了。她明亮的眼睛含羞地看着我。
“你激动得都晕了,我好感动啊!”
我趴在她的身上,吻着她的嘴和眼睛。但是这些动作却无法表达我的思想。
我心里有那女同学的影子,而嘴却在吻着她,我能说什么呢?
我感觉下边快爆炸了,她也感觉到了,她居然用手摸了摸我突起的裤裆,色色地说:
“你真坏,才认识了一会儿,你就想把我俘虏啊?我都快被你压死了,你快下来吧。”
说得我脸红心跳地从她身上翻身坐起。她侧过身来,把脸埋在我的怀里,喃喃地说:“你的味真好闻,我真想闻一辈子。”
(二)
坐了七八个小时的汽车,迷迷糊糊地在陌生的省城下了车。出了站口远远就看见一个漂亮的女孩蹦跳着向我招手。
我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有其他的人啊。这时,那个女孩朝我跑了过来。我仔细地看了看,有点像二妹。
她却狠狠地朝我胸部捣了一拳,恨恨地说:“怎么不认识我了!”
我说:“你是刘倩吗?怎么变样了?”
在我面前的女孩梳着亮亮的、黑黝黝的长发,长长的瓜子脸,大大的眼睛,弯弯的眉毛,丰满的嘴唇,丰满白稚的脸厐,长长的耳垂上挂着黄色的耳坠,细白的脖子上挂着一条红线,胸脯高耸,臀部挺翘,穿着白色的衬衣,浅色的裤子,一双白色的平底皮凉鞋,显得既妩媚苗条,又丰满性感,我操!真的有些象日本影星藤原纪香了。
她在我身前自转了一圈,高兴地说:“我漂亮吗?看你色的!”
我说:“你是变的漂亮了,丰满了,我都不敢认了。你的脸型都变了,说不出得好看,如果走在大街上我一定不敢认你了!”
她说:“还不是因为你啊,让我怀了孕,坐月子养的呗!再说上次你见我的时候是冬天,穿着棉衣你当然看不到我的真面貌喽!”
我想也是啊,生完孩子的女人都会变胖,那堕过胎的女人可能也会变?
我说:“你看我变了吗?”
她笑眯眯地看着我:“你变得更帅了!”
我看着她起伏的胸脯,知道她也很激动。
我们上了公交车。
我问她去那里,她沉吟了一下说:“咱们还是去学校吧,把你安排好了,我再陪你到处玩玩,行吗?不过我和同学们说你是我的表哥,你可不能露馅啊!”
我说:“行,你放心,有这么漂亮的表妹也不错。”
她笑着拧了我一下,狠狠地说:“坏表哥。”说完大笑起来。
我揽过她的肩膀,她赶紧把身体投靠在我的怀里。
快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她推开了我,看了我一眼。我明白了,便松开了她。
随她下了车,我们一前一后地走进学校的大门。
一眼看去这是一座比较老的学校了,是一扇大铁门旁边有两个小铁门的那种。
两个大大的门柱上,各挂着两个白色的大木牌,上面写着学校的名字。院内有红砖的楼房,厂房,还有两排绿树,中间一排绿化带将进校的路分成了进出两条马路。校园显得很有生机,不愧为省级的学校啊!
刚进大门,看门的老头就冲着二妹打招呼:“小倩回来了?哎,今天还领了个帅小伙回来啊?”
二妹笑着说:“他是我表哥,放假了来玩的。哥,这是王大爷。”
我赶紧打了个招呼,看起来二妹的人缘很好啊,连门卫都给她打招呼。
我们走进学校,迎面碰上了她的几个男女同学。他们有的和二妹打招呼,有的擦身而过,却老远的还回头看我和二妹。
我说:“你们不是放假了吗?怎么人还不少?”
她说:“有的没回家在厂里加班呢。这样,你先到我宿舍认认门,然后你再到我班的男同学宿舍去住,有一个我的老乡在那宿舍,不过你别和他们乱说话,以免露出马脚来,等会我去叫你。”
我说:“行,没问题。”
我随着她来到了一个红色女生宿舍楼前,走进了楼洞到了三楼,她打开门把我让进去。
里边有两个高架床,房间打扫得很干净。她指着靠窗的上铺说:“那就是我的铺位。”
我看到床上整整齐齐的,上面有层花布罩着,好像多日没睡过人了。
“你这几天没睡在这里吗?”我问她。
她脸红了,说道:“同学们都回家了,我自己害怕就到我们学校的主任家里去住了,他们家对我很好的。”
我答应了一声,也没在意。
我把东西放下,把她拉过来,想亲她一下。她却赶紧推开我,悄悄地说:“不行,叫同学看见了就麻烦了!”
我拉上窗帘,回过头来看她,她脸红红的,转身去关门。我走过去,抱起她,一边吻她一边把她放在下铺上,压在了她的身上。

(三)
趴在她的身上,我仔细地、零距离看着她的脸。有点椭圆形的瓜子脸,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透露出一种媚态。丰满的嘴唇带着性感,一张嘴露出了洁白整齐的牙齿,真是人见人爱。怎么和以前的二妹完全不同了?变化这么大呀?
我感到很惊讶。
我问她:“二妹,你是不是给人家掉包了,怎么变得这么漂亮了!”
“是吗?我以前不漂亮吗?”
我说:“没有现在漂亮。”
“那是你多日没见我的原因,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我嘿嘿地笑起来,嘴吻上了她的唇。她连忙张开口也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我们津津有味地热吻起来。
我抬眼看着她美丽的脸,亲她的挂着耳坠的性感耳垂,她轻轻呻吟起来。我一边往下吻,一边解开她上衣的扣子,她双手捂着脸闭着眼睛害羞地等我动作。
我将乳罩向上推,终于露出了她那白嫩高耸的奶子。我操!似乎要比以前大了一圈,最起码有36D的尺寸了。那红红的乳头也比以前大了许多,似乎有我的食指肚那么大,而且还高高地耸立着。我忙含上左侧的乳头,用舌头轻轻地舔着,右手却不停地玩弄着右乳头。她的哼声大了起来,那声音就像要生孩子的孕妇一样,不过却带着满足和诱人的腔调。
我猛吸了几下乳头,突然一股细细的奶水冲进了我的口腔,甚至还有甜甜的味道。
我很诧异,忙问:“二妹,你怎么会有奶水啊?”
她的脸更红了:“还不是被你搞得!自那堕胎以后,我就经常感到奶头特痒痒,尤其是在养身体的那段时间里,一定要经常揉它、捏它,才能解痒。后来也不知时候,它就出奶水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主任和他的儿子每次操她时,没有一次是不吃她的奶子的,尤其是在她坐小月子养身体的那段时间。如果当时不吸她的奶子,那现在也就没有奶流不止的现象出现了。但是那主任和他儿子为了满足自己的淫欲,不但不停地吸吮她的奶子,甚至每天都要喝她的奶。因此二妹的奶水就一直没停住过。
我知道她的两个大奶子特别敏感,只要让男人碰了,就会浑身发软。并且奶头特痒,得使劲地舔、咬才过瘾。而同时那肉逼的水就会像长江一样滔滔不绝,汹涌而至。
我使劲咂着她左边的乳头,她大声地哼哼着说:“快!换一个,咬右边的,太痒了!”
便说边哼,臀部也不停地向上拱,我知道她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不一会她两腿狠狠地缠在我的身上,使劲抱紧我痉挛着,接着身子松弛下来。
她恍惚地睁开眼,媚媚地说:“你真坏,我的身子都被你吃软了。”
她是过瘾了,可是我的鸡巴却硬得好难过!
于是,我一路向下吻着。看到她平滑的肚皮仍是光滑滑的,细细的蛮腰,肚脐眼非常地性感,我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几下,痒得她快活的叫起来。我解开她裤子上的扣子,将裤子褪了下来。当我想拉下她花色的小内裤时,她却紧紧地拽着不让动。我赶紧重新压上去,捧起她的大奶子吃起来。真是管用,她马上哼哼地叫起来,忘记了内裤的事了。我趁机把她的内裤用脚蹬下来,她笑嘻嘻地骂我是流氓。当我站起身来准备给她脱鞋的时候,她又赶紧提上了湿漉漉的内裤。
“你怎么了,想把我的鸡巴憋坏啊?”
“不是,是时间来不及了!”
“我才不管呢,我也等不及了!”
我脱下裤子,把她按在床上。她犹豫了一会,便无可奈何地脱下了内裤。我注意到,她的内裤里面垫了一层纸。好家伙连纸都湿透了,真是浪的出奇。(可我不知道,那是别人刚刚射在她肉逼里的精液和她的淫水啊)
我架起她的双腿将粗硬的鸡巴狠狠地插了进去。谁知道泥牛入海,滑不溜几地就像操进了一个宽松的水囊里。泡沫状的淫水被挤了出来,由于屁股还在床沿上,因此地上流了一大滩她的淫水。
好家伙,我说:“二妹你怎么会流这么多水啊,黄河决堤啦?你的肉逼逼怎么比以前松多了?我这大鸡巴都在里面打咣啊?怎么回事?”
“不都是你吗?我堕胎造成的呀!”她脸红得发烫却不敢看我。
(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呢!即使我不懂,可是从书上我也看了不少了,这个逼简直比书上描写的妓女的逼还要松,唯一不同的是还红艳艳的,我都觉得奇怪了,但是我心里开始感到她有问题!)
不管那么多了,此时,我将她的腿向她胸前压下去,一边吃着她的奶一边狠狠地插。没想到我18公分的鸡巴在这个姿势下,也才刚够到底,好深的洞啊!
在我猛吸猛干下,她就呼天喊地地大叫了起来。我赶紧用嘴封了上去,就觉得她抓得我后背好痛,屁股一挺一挺地达到了高潮。但是由于她的逼洞太松,我感觉不是那么强烈,有一种将鸡巴往一杯装满水的杯子里插的感觉。很想打杆子到底,但总到不了,没有满足感。但又觉得里面很滑腻,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因此,在她几次高潮后,我也忍不住地把积累了多时的精液射进了她的肉逼里。
放下她的腿,我汗津津地趴在她的身上。
她喘着粗气,紧紧地抱着我,小声地说:“你真棒,我好久没这么过瘾了!”
我把她放在床上,看着她高耸的乳房,细细的腰,大大的屁股,修长的腿。
这是我第一次仔细地观察我天天想干的女人,这个把我引入性欲的女人,我不敢想象她是什么样的人?
这个妩媚、性感、淫荡的女人,是个好姑娘吗?以后是我要娶的妻子吗?而此刻她简直就像一个偷情的少妇。光着白嫩丰满的身子,充满着梦幻般的淫荡气息。那小馒头似的白嫩的肉逼上,长着仔细修剪过的稀疏的逼毛。一条长长的又红红的裂口顶端,长着还泛着红光的小指肚大小的阴蒂。(我从书上知道这样大的阴蒂是很少见的,这种女人一般都性欲旺盛,难以填满欲望。)
她的屁股躺着看上去实在是大,宽宽的超过了肩膀。衬托着她的红红的阴部,感觉就像是母马的阴部那么宽大。在长长的裂缝底下,一个大洞正在慢慢合拢,而半透明的淫液和精液的混合物在静悄悄的往外流淌,这个场景简直是太淫荡了!
她拿开蒙着脸的手,娇声地说:“看什么啊,羞死了,还不快点给我擦擦啊!”
我赶紧问:“用什么擦啊?”
“到我的床上找,有卷卫生纸。”
我连忙爬上她的床上,揭开花布看到有卷用了将近1/ 3的卫生纸,那卫生纸的外层还有湿了又干的痕迹。
我撕了很厚一打纸,轻轻地擦拭着她的阴部。淫水实在太多了,不够用。我又撕了一些轻轻地擦她的骚逼,并且故意擦了一下她发红的大阴蒂。只见她身子一阵抽搐,一股淫水又冲了出来。
她爬起身来狠狠地夺过纸,撕了些纸垫在内裤里,提上裤子,媚眼一瞪对我说:“坏死了,我嫩嫩的小豆豆都快叫你刮破了,你陪给我!”
然后又笑着说:“色鬼,色迷迷看什么?快穿衣服,先去看宿舍,再吃饭去。”
我忙穿上衣服。看着她找了把梳子,梳着长发,然后又用花皮筋扎起来。立马她又变回了前突后翘,端庄丰满的大姑娘,此刻的她和刚才在床上放荡的她简直是天壤之别啊(本文提供者guduzhe友情提示: 下面的内容更精彩。)
我琢磨着这个留着黑色的长发,白嫩的瓜子脸,白白的脖子上拴着红线,高耸的乳房,挺翘肥大的臀部,修长大腿的美女难道就是刚才淫荡的二妹吗?不过看到她这个模样,确实能想象到她床上的浪劲,的确太诱人了。
也许会有朋友说我写得是否太夸张了,不过当时她却是那个样子的!
我说:“二妹啊,你大概胖了有二十斤吧?真是又丰满、又诱人,人人看了都会动心的!
她怔怔地看了我一眼,脸又红了,她一定是在猜测我说话的意思。
“谁说不是啊,不过好象没那么多,胖了大概有10斤左右吧,我现在有115斤重呢。”
她又接着说:“自从堕胎后,我觉得自己变化太大了。本来色鬼就多,现在是更多了。我走到哪里,哪里就有一帮色鬼想要调戏我,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上街了啦!”
我说:“谁叫你那么漂亮丰满呢?以后我得防备着别让人把你偷走了!”
她瞟了我一眼,脸红红地说:“就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我随着她一前一后地下楼,出了楼道。她伸头左右看看没人,便回头看看我,走了出去,就像个常搞地下活动的特务一样。我操!
我们来到了她男同学的宿舍。她推开门喊了声:“孙晓!”便走了进去。
我看见一个乱糟糟的房间里有五六个双人床,其中一张床的上铺正躺着一个人。
二妹走上前去:“孙晓!你睡死啦!”
她伸手去摇晃孙晓的身体。没想到那个叫孙晓的男同学,却乘机抓住了二妹白嫩的手指吸吮起来。二妹赶紧抽了回来,连忙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却装着没看见的样子。
“我表哥来啦,不是和你说过了吗?让他和你睡在一个宿舍吧!”
孙晓赶紧爬了起来:“对不起,我没看见,什么时候到的?”
我笑着说:“刚到了一会,你很会享受啊,现在还睡觉,都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了!”
他嘿嘿笑着说:“放假了没事做。你就随便找个干净的床铺睡吧,反正没人,都回家了。”
我说:“那好吧,谢谢你!”
二妹指着一个靠窗比较干净的床说:“表哥你就睡这里吧。”
说完,她羞涩地瞟了孙晓一眼:“孙晓,那我们一块去吃饭吧?
“我不去了,你们去吧,这房间的锁坏了,我还得看着。”
“那咱们到哪里去吃饭啊?”我问二妹。
“到校外去吃吧,放假了,学校食堂里也没什么好吃的了。”
我和二妹在学校外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吃完了晚饭,便一起沿着学校前的马路散步。
“你什么时候回去啊?”她问。
我说:“我请了三天假,4号就得回去了。”
她转头看看我,神情让我有些捉摸不透。
“那好吧,明天我上午要上班,你自己先出去玩玩,等下午我再陪你去动物园玩,你看这样行吗?”
我说:“行,别影响了你上班。”
我知道,他们是一个月上文化课,一个月实习。她们给其他厂家干活,是按件计酬的,不是白干的。
大约九点左右,我们返回学校。她把我送到男宿舍的楼下,便和我告别。
我走进楼道里准备回房间,突然一个怪念头萌发出来——我是否要看看她接着干什么?
我连忙转身出来,悄悄地跟着二妹的身后。只见她屁股一扭一扭地走进了女厕所一会,出来后便往家属院的方向走,我尾随着她来到了家属院。她走到2号楼中间的楼道上了楼,我紧跟着上去。在二楼的门前她停了下来,接着她轻轻地敲门。
门开了,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在问她:“你回来了?”
“是啊,爸。”二妹回答。
突然有一个年轻的声音不满地说:“你怎么刚回来?”
“我不是告诉你我表哥来了吗?我带他去吃饭,然后,随便走走。明天我上午上班,下午带表哥出去玩,中午我就不回家吃饭了。”二妹似乎有些委屈的声音。
我连忙转到小楼的前面,抬头便看见在二楼一间亮着灯的房间窗影上,映着一男一女两个人的身影。那女的被男的紧紧搂着,而高耸的胸部也正被那男的抚弄着。接着,两个人开始接吻,然后两人的身影倒了下去,消失在窗前。我的心猛然一揪,怦怦地跳了起来,
“妈的,我就觉得不对劲,原来她是个偷情的浪货!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会对那个老头喊爸?”
我百思不得其解!
“她不会正在上学就结婚了吧?还不到20岁呢!”
我心中产生了强烈的震动。怪不得不叫我来,原来有个中原因。
我一定要把她夺回来!
此时,想着我无限妖娆的二妹,一股冲动的欲望使我彻底忘记了我无限眷恋的初恋女同学。
“我说呢,怎么下午不让我操她,原来早有人把她操过了。她是怕我发现啊!”
如果这样话,那么在她身上所发生的这么大的变化,也就找到答案了。联想到她今天下午的表情,我心里就像五味瓶被打翻了一样,什么滋味都有。
我呆呆地看着窗口。
过了一会,二妹站了起来,全身裸露着。只见她双手捂着下身快步走了出去。
过了将近十分钟,她又裸露着身体回到了房间里。接着,灯灭了。
“我操她妈的,未婚就同居,还装清纯,还说要永远跟着我,简直都是些屁话!”
我心中愤愤不平,却又无可奈何!

(四)
知道了二妹的真实情况,情欲、爱恨、醋瓶子翻倒的感觉搅的我一个晚上没睡着觉,迷迷糊糊地到快天亮的时候才睡着。
快9点的时候我才醒过来,屋里没人。我胡乱洗刷完,便坐在床上想着今后该怎么办?
虽然和二妹相识将近有4个月了,也和她发生了几次关系,但这算不算是恋爱关系呢?我觉得她就像是个偷情的有夫之妇,她和我之间只不过是相互爱慕对方的肉体而直接进入了性爱程序罢了,根本谈不上是恋爱。也许,在她的心里,她只是把我看成了她的情夫而已。如果这样,那我又何必太在意?如有可能就把她弄到手,如没可能就把她当成情人也好嘛!
二妹都称那年轻男子的父亲叫爸了,(我想那个男的,二妹也一定称他“老公”了吧?)一想起她所说过的话,我就觉得她也太轻浮了。什么“我要跟我一辈子!”这似乎也不是一个情人所说的话啊!我突然想起了一句话,那就是,漂亮女人的话不要听,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说谎!
琢磨来琢磨去,搞不明白,毕竟我对女人太不熟悉了。二妹她只是我第一个女人而已啊。我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这件事也别点透她,今天且先好好玩玩,毕竟省府所在地我也很少来。
于是,我走出校门,找了个地方随便吃了点早餐,接着我便在街上随便转悠着。
那个时候,还是在84年,城市建设还是很落后的。到处都是破破烂烂的也没什么好看的,我看了看手表,快11点半了,于是我就返回学校。
到了我借住的男生宿舍门口,看到门关着,我就敲了一下门。只听见里面一阵忙乱的声响,接着,门被打开了。
只见那个叫孙晓的男同学,穿着短裤,光着上身,把头伸了出来问道:“是谁?”
我说:“是我啊,我以为房间里没人。”
“没,没,有人,有人。我正和刘倩说着话呢。”孙晓赶紧把门打开。
我推门进去,看到二妹正坐在我睡的床上,脸色绯红。她穿着的工作服上的扣子还没来及得扣上,半露着乳罩。
见我突然闯了进来,她声音有点颤颤地说:“表哥你回来了?我今天活不多,想早一点来找你。没想到你还没回来,我就和孙晓说了会话,你到哪里去玩了?”
我装作没看见她失态的样子,对她说:“我只是出去随便转了转,也找不着好地方玩。”
“那你先歇一会儿,待会我们到公园里去玩,顺便在街上吃饭吧。”
我想看她出洋相,就说:“咱们现在就走吧,我不累。”
她犹豫了一下说:“行!那我们走。”
她低头去穿鞋的时候,我看到她的那两个大奶子都快要露出来了,雪白一片。
而孙晓正在一旁色咪咪的视奸着。我装着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在房间里转悠着。
当二妹穿好鞋起身时,她才发现自己的纽扣没扣好,而乳罩也是松的,自己两个又白又嫩的大肥奶子都暴露在两个男人的面前了。她急忙扣上纽扣往门口走去。
孙晓在后面说:“你们俩下午玩好。”
我头也不回地说:“谢谢。”
走下楼梯,二妹一声不吭,看来她还没从刚才的窘态中恢复过来。
我只好打破沉默,问她:“咱们到哪去吃午饭?我请你吃好吃的,给你补补身子。”
她回过头来,瞟了我一眼,脸还红红的。
“你还很会疼人的啊,那请我吃什么呢?”
“吃你最想吃的,你说吧!”
“那我先去宿舍换件衣服。待会我选地方,你请客。谁叫你让我亏了身子,我现在一想到堕胎,心里就害怕!”
我上前拽了下她的胳膊,她停了下来,看看我:“怎么了?”
我说:“你穿着工作服,也很美啊!”
她撇了一下嘴:“你的嘴倒是很甜啊!”
她手捂着嘴笑了起来,似乎忘记了刚才的尴尬。
下了男生宿舍楼走了不多远,就来到了她的宿舍。刚进门,我就连忙把门关上,一把抱住了她。她软软地靠在我的胸前,一声不响。我猜不透她在想什么,但我想到她刚才一定和那个孙晓亲过嘴了,也被摸过奶了,很有可能还被孙晓操过了,她现在是害怕我追问她。
但是我不说话,却吻她的嘴。她没有像昨天那样热情地张开嘴,而是轻轻把我推开。
“我先去洗一下,身上有点脏。”
我放开了抱她的双手,她走到门后拿了毛巾和香皂放在盆里后便转身出去了。
看她出了门后,我探头往走廊看去。但见她端着脸盆朝洗涮间走去,虽然穿着工作服,但遮不住她那妖娆的身材。高高的个头,修长的腿,显得上下身比例很协调。屁股圆圆的,又肥又翘。由于工作服宽大的关系,一时间看不到她真实的腰身,但一扭一扭的肥大屁股已经叫人想入非非了,如果再瘦一点去当模特的话,那一定会让男人看爆眼球。
我看她并没进洗涮间,而是去了女厕所。我快步走到女厕所的门口,这时整个楼静悄悄的,估计那厕所里没有女生在。我伏在女厕所门口,听到了她小便的声音。接着,是撕纸声。再往后就听见往盆里放水的声音。然后,听到了抄水洗身子的声音,我估计她是在洗那被男人灌满精液的肮脏的肉逼。
我在厕所的门上发现一个很小的缝隙,于是我趴在门缝上往里面看。
她果然是在洗她的肉逼。而且洗的很仔细。只见她抬高肥臀使劲用水擦洗,然后开始搓肥皂,接着,又用水冲了一下,用手摸了摸,起身换水又开始洗了起来。过了一会,她把搭在肩上的毛巾拿下来擦干白里透红的肉逼。接着,站起身来提上裤子,准备出门。我赶紧轻轻地跑回了房间里。
我坐在床上,心怦怦地跳着。心里在想她为什么要洗得那么仔细啊?
或许这是她的习惯?我昨晚看见她被那个年轻的男人操完了以后就去洗澡了,那这次肯定是刚才被那个孙晓给操得一塌糊涂才忙不迭地要去洗逼的。从这两天的情形来看,我判断她和孙晓一定有着不正当的关系。但是让我感到不好理解的是,那个孙晓虽然长的比我高一点,壮一点,但他并不是那种英俊倜傥的男人。
而且他的身上还有点邪劲,我是对他没有什么好感。但二妹她怎么会喜欢上这种人的?我不知道她那个“老公”是什么样的?
我正在胡思乱想着,二妹走了进来。她笑了笑放下脸盆,然后把门关上。接着拿起化妆品要化妆。净身洗脸后的二妹,的确显得很靓,看来她是个真美女,而不是画出来的。
她拿着化妆品坐到我对面的床上。
我说:“小倩我来帮你吧。”
她笑着说:“你还会化妆?”
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抱着她:
“我一个晚上在想你都没睡好觉。我真怀念在你家那几天,晚上搂着你睡觉真好,我想永远搂着你睡。”
她不说话,却转身紧紧抱着我。我把她压在床上,吻她。她张开了嘴,我把舌头伸了进去。我去解她的衣扣,她也没反应,任由我脱光了她的衣服,看来她是有所准备的。
我说:“我想你,我又想操你了!”
她看了我一眼,接着抱着我的头亲了我一下。
我伏下身去,一手一个大奶子,一边揉一边吃,她的喘气声渐渐粗了起来。
我说:“你的奶子真是太美了,又柔软、又肥大,又有弹性,还有奶水,真叫人爱不释口,爱不释手啊!”
她晃了晃我的头说:“那你就好好享受吧,别以后捞不着了。”
我抬头看着她:“怎么了,不想叫我吃一辈子了?”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我使劲咬了一下她的大奶头,她被刺激得奶水流了出来。“
“啊!”她大叫一声。
我说:“让你记住我的牙痕。”
“你坏死了,你把我嫩嫩的奶头咬掉了,我以后怎么喂孩子啊!”
真是个人见人爱的骚逼啊!
我左手揉她的右奶子,舌头舔她的左乳头。接着,我把右手伸到了她的裤裆下边,发现那里早就黄河泛滥了。我揉着她突起的大阴蒂,中指伸进肉逼里一阵乱插。
她叫了起来:“好痒啊,我受不了了啊!你快操我啊!”
我把她抱起来,想从后面操她。她起先有些不愿意,但见我有些蛮横,硬掰她的身子,她也不想太拗我,便撅起了自己肥大的屁股。我看到她红菊花样的屁眼下边,一道又长又红的口子,正在源源不断地往外淌水呢。而白白嫩嫩的大屁股显的又圆又大,好动人啊!
我猛地将鸡巴插了进去,她哼哼着:“使劲啊!”
我一会儿快一会儿慢,有时候还划圈圈。两只手用力揉搓她的大乳头,流出的奶水湿染了我一手。
她忍不住了,大声说:“你快点啊,痒死我了。”
她拼命地向后耸屁股,我感觉那里面,热热的、滑滑的似乎还有别的男人的精液在里面。我狠命地猛冲起来,速度惊人,撞得她大声地叫唤。我也不管她了,拼命地干啊、插啊!操啊!
终于,她拱起了身子,身体也开始僵硬起来,呻吟声更大了。我又拼命地抽插了几十下便在她的肉逼里痛快地射精了。
我放开搂住她肉身的手,她也一下子瘫倒在床上。过了一会儿,她转过身来,脸色绯红。肥大的乳房高耸着,而肉逼里的淫水吧嗒吧嗒地往下滴。她胸脯一鼓一鼓地喘着粗气看着我,我也喘着粗气看着她,两个人一时都没有说话。
“你真好,操得我真过瘾,我爱你!”她伸出手来紧紧地抱着我。
“我想喝你的奶水。”我两手又捏住她的一只大肥奶子,拼命地吸吮着。奶水又被我吸出来了,而且很多。
“你别吸了!”她推我的头。
“我求求你,快吸啊!我奶子都被你吸得涨死了。”她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两只发红的眼睛里全是荡意。
我捧着她的两个大肥奶子,轮流吸吮着,喷涌而出的奶水把我的脸渲染得一塌糊涂。我一边吸吮她的奶水,一边又揉捏着她的奶子,将她多余的奶水释放出来。
过了一会儿,她的奶水终于释放完毕。而我和她的身上也完全湿透了,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乳香。
我看着她肉逼里的淫水和我的精液都已经流到她的小腿上了,便嘲笑她:“你看你怎么往外吐水啊,都快把自己淹了。”
她摸了一把流到她小腿上淫液,然后涂抹在我的脸上,开心地笑了起来。
“一会叫你好看!”我说着爬上她睡的床铺,拿出手纸卷,撕了一些纸,便向她已经一塌糊涂的肉逼擦去。她分开双腿任由我擦。我从前向后擦着,并且在她充血的大阴蒂上故意重重地揉了几下。
就这几下,她便骚得快要倒下了。她软趴在我的身上。
“你坏死了!你这样调戏我,我又受不了了。快!快!你再我操一次!”
我的天那!这还不到一小时呢,她就又要操了?我估计她刚才被我操逼时,最少也有2次高潮,现在又忍不住了!真是一个欠人操的婊子啊!
“那咱们下午还去玩吗?”
“你真傻,出去干什么?我陪你在宿舍里聊天不好吗?明天再去吧!我现在下面痒痒得不行,你要操我,谁叫你使坏的!”
“那你不饿吗?”我问她。
“和你在一起就不饿了,你刚才不是让我的肚子吃饱了吗?”她说完便大笑起来。
我又上前抱起了她。她的身上软软柔柔的,似乎感觉并不重。
“你多高?”
“不是告诉你了吗?1米65,不穿鞋。”
“你腰围多少?”
“大约有1尺9吧。”
我离开她一步,仔细地看着她的裸体。
“那你的胸围是多少啊?”
“快有100了吧。你搞调查来着?”
站着的她和躺着的她的确有很大的区别。她的肩膀要比我窄很多,抱在怀里只到我的两个肩窝。而她的奶子却是肥大高耸的,非常显眼,真是个大奶妹。肩膀匀滑,胳膊不粗不细,腰很细便显得屁股肥大而翘,长发配上美丽的瓜子脸,白白的皮肤,真是个尤物。又苗条,又丰满,真的难以形容啊。男人见了不上,那真是有病了!
她见我傻傻地看着她,便捂着脸笑骂道:“你这个色鬼,看够了吗?”
我把她摁在床上,给她脱下鞋和袜子,一双白嫩的小脚便裸露了出来。她的小脚很特别,五个脚趾是向中间靠拢的,脚型形成一个尖,真的是又小又白嫩,没有一点死皮和茧子。
“小倩,你的脚太美了,我是第一次才看到!你穿多大的鞋啊?”我赞叹地问道。
“36码的。大家都说我的脚好看。”
我说:“你把脚伸到外头去展览,也够你吃饭的钱了。”
“你坏死了,还有展览脚的?女人的脚哪能随便给人家看的啊?现在只有你才仔细看过,别人谁都没这福气!”她装腔作势地说着踢了我一脚。
去你妈的!还说只有我一个人看过呢,你他妈的被别的男人操的时候,你的小肉脚还不是早被他们肆意地玩弄过了?我一边想着一边却装出受宠若惊的样子。
我捧起她的小肉脚吸吮起来。
“我好想吃它!”
“那你就吃呗!”
我用舌头轻轻地舔着她的脚心,她哼哼地又骚叫起来。当我用舌头玩弄她的脚缝时,她把脚缩了回去。
“你真吃啊?太脏了!”
我说:“才不脏呢,我喜欢。”
“等哪天我洗干净了,再让你吃个够!”
“好啊。”我爬上了床,又趴在了她的身上。
那天下午我就没从她身上下来过。两人操累了不知不觉便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她把我摇醒:“快起来,天都黑了!我得回去了。你随便吃点饭吃吧,太晚了,主任家还等我回去吃饭呢,听话啊!明天我不上班再来陪你玩,给你吃我的小脚脚,好吗?”
她说完便坐了起来,用手先捏了捏自己的两颗大乳头,顿时,从高耸发红的乳头里挤出了几滴奶汁。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清理完毕。
我看她迅速穿好衣服,扎起头发刚要出门,却又转身去拿洗脸盆。
“下边都被你弄得难受死了,黏糊糊的,我先去洗洗再走。”
看她出了门,我得意地笑了起来。我的战利品还在那里边呢,叫你的男朋友去刷锅吧!
二妹洗完回来,我们一块下了楼。楼道里黑黑的,没有一点动静。到转弯处时我抱紧了她,狠狠地亲了她一口。她软软地靠在我身上,舌头在我嘴里搅着,大约吻了一分钟吧。
“我爱你,我会想你睡不好的,咱们快走吧!”
她又声音低低地说道:“等我下楼走了你再出来,别让人家发现了。”
我一边答应着一边随她下楼。当我看她转过楼角时,我便尾随其后。
她快步向她的“家”走去。由于走的急,那肥大的屁股晃悠的好诱人,我的鸡巴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我决定跟到她“家”的楼下看看再说。
她上了楼梯,我快步跑了过去。在一楼和二楼的转弯处,我看见她正在敲门。
门开了,又听到了那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刚回来啊?和你表哥玩得好吗?”
“嗯,还行。累死我了,今天我陪他去了动物园几个地方转了转。表哥还真能玩,明天他还想去书店,商店看看。我还没吃饭呢,都快饿死了。”
“那你怎么不陪你表哥吃了饭再回来啊?”
“我不陪他吃了,叫他自己吃去吧,我怕你等急了!”
“是吗?哦,我的骚肉肉老婆。”
接着就听见一声响亮的接吻声。
我潜下楼梯,抬头看着她卧室的窗前。卧室的灯亮了起来,我看见她正在换衣服,而那个男人正在她的胸前摸索着。她好象打了他一下后,便倒在了那个男人的怀里。接着,两个人倒在了床上。灯灭了。
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慢腾腾地走出校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有个小饭店,我进去随便吃了点东西后就往回走。
晚上能干什么呢?我看看了表刚8点半左右,便在学校里到处转悠。转了几圈,实在是没地方可去了,而心里又老想着二妹,鬼使神差地又走到了她“家”的楼下。
我躲在树底下,向二楼的窗户观望。哎,好好的初恋女友捞不着,现在又遇到这种情况,我这是怎么了?不仅心里懊恼,而且醋味十足。
正在我唉声叹气的时候,她卧室的灯又亮了起来。其实这个楼不大,并且很旧很低矮。虽说是在二楼,但是站在底层就能看见那卧室里的墙壁和摆设了。
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见二妹坐在梳妆台前化妆。一会儿有个男的身影出现了,嗯?这个男人不是我刚才看到的男人嘛!只见他悄悄走到二妹的背后,突然伸出双手揉捏起她的两个大肥奶子来。我隐约听到了二妹的骚叫声。接着二妹站了起来,转身投入了那个男人的怀抱。两个人搂抱着走到了床边,那男的身影一下子把二妹压在了床上。
我茫然若失地离开了她“家”的楼下,向学生宿舍楼走去。
一个19岁的女孩,现在已经变成了人家公用的“老婆”了。
她还真会演戏啊!两边哄着,也不脸红,真没廉耻!而我的初吻和处男身却给了这样一个淫荡的女人。不过她的美貌和肉体又真的让我着迷,该怎么办呐?
老天保佑我吧!

(五)
回到宿舍看见孙晓已经睡了。我也一头栽倒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到早上快8点。起来后简单地洗涮一下,又到校园里去转悠了。
我老远就看见二妹妖娆地走了过来。我是等她?还是迎接她?突然一个坏想法涌了出来——我想了解一下她和那个孙晓是什么关系?
于是,我躲了起来,看着她从我躲藏得地方走了过去。
她今天头发没扎起来披散着,扎在白色的花裙子里的黄色小衬衣,使她高耸的乳房上所穿戴着的红色乳罩若隐若现。她裙子里面的肥白臀部高翘着。脚上穿着的白色高跟露趾凉鞋,还用皮线一圈一圈地绑着秀气白嫩的脚踝,显得又青春靓丽,又性感娇媚。
当她扭捏着肥大的屁股走进楼道的时候,我跟了进去。上了楼看到她敲了敲门,便推门进去了。
她一定没想到我不在,也没想到快9点了,孙晓还在睡懒觉。
“咦,人哪?”
孙晓从床上抬起头来,看到她站在屋子的中间转圈,便色咪咪地问道:“小倩,今天打扮得这么漂亮,要到哪里去啊?”
“我和表哥约好了,去书店看看的,他人哪?”
“不知道啊,我听到他起床后,捣腾一会就出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说着他向二妹招了招手,二妹就走到了他的床边。他从上铺的床上探下身子,抱着二妹的头亲了一下。
“你的嘴臭死了,别闹,让我表哥撞见就不好了!”
“没事,估计他出去吃早饭去了,一时半刻也回不来。”
孙晓说着,光着身子从床上爬下来朝门口走来,我赶紧避开门口。只听见“咣”的一声,门被关上了。我蹲了下来,又从钥匙口往里看去。
但见孙晓光着身子把二妹搂抱着,俩人正在亲嘴热吻呢。
看来二妹这个骚货,一旦发骚起来便全然不顾了。刚才还说孙晓的嘴巴臭,可一转眼就与他热吻了。我操!
好半天两人才分开。我突然看见孙晓那根高高翘起的鸡巴。
“我靠!好大啊!”
的确。他的那根鸡巴比我大多了,真的是又粗又长。红红的龟头泛着亮光,像鸡蛋般大小,青筋爬满了整个茎体。我平时以为自己的东西已经够大了——18公分长,4公分粗。而他将近有20公分长,5、6公分粗呢。怪不得二妹她会这么喜欢这个不起眼的又有点邪乎的男同学,看来就是因为他下面的那根大鸡巴能够满足她的欲望啊!!
“不行,别吻了,你快穿上衣服,让我表哥撞上了就完了。”
“我都快憋坏了,你忍心吗?自从你住在你男朋友家里,我好长时间才能和你操一次,你也太狠心了吧?有了靠山,就把老情人忘了?”
“我什么时候忘了你了?昨天我还不是被你操了一次?我也很喜欢你,可是你知道的,咱们不适合啊,你能把我留在省城吗?我愿意和你保持这种关系,说不定将来咱们还能有缘呐!听话!啊?”
孙晓不言语了,抱着她又亲上了。他腾出一只手来揉着她的大奶子,而大鸡巴在她的阴部上摩擦着。
我想,坏了!二妹她一定经不起他这样猥亵玩弄的,她逃脱不了被他操的命运。
果不其然,二妹的身子软了下来。她呻吟着一屁股坐在了床上,白嫩的小手握住了孙晓的大鸡巴,她开始处于失神的状态了。
孙晓见此,立马把她摁在了床上。把她的裙子翻了上去,接着伸出舌头在她的肉逼上猛舔。
二妹开始叫唤:“不行啊,叫他撞见了怎么办?噢!噢!你好会舔啊!”
“不要紧,我快点就是了!”孙晓的舌头开始猛舔二妹突起的大肉蒂。
我现在怎么办?我现在绝对不能进去阻止他们。我算什么东西啊?他们是老情人了,而我才和她认识几天?如果我这时冲进去,那我和二妹的事也就完完了。
我心里是七上八下的,心跳加速。我接着朝锁眼里看去,但见孙晓已经将二妹的小裤头脱了下来,他把她的大腿抬起来向胸前压了下去,二妹的身体成了非常淫荡的M型。而孙晓挺着粗大的鸡巴朝着二妹淫水泛滥的肉逼猛插了进去。
“啊!爽死我了!你的那个好大啊!好过瘾哦!你使劲,使劲操我!快点!
快揉我的奶子啊!“
屋子里传来了阵阵肉体的撞击声,以及二妹发骚的叫唤声。我看见孙晓那根鸡巴猛进猛出,且次次到底。我操!好过瘾啊!所谓“干不如听,听不如看。”
真是不假也,我的鸡巴也被这场面刺激得不由自主地高高竖立起来。
两个人在屋里痛快地干了大约有一刻钟左右,二妹已经被操得来了好几次高潮。
突然,孙晓瞬间停止了动作,瘦削的屁股痉挛着。他“噢!噢!”叫着,然后就趴在了二妹的身上不动了。
二妹两条腿的膝盖被孙晓压在了脸上,而他的鸡巴仍插在了肉逼里。过了一会儿,二妹才醒过神来,她推了推孙晓说:
“你怎么射在我里面了?我这几天正好是排卵期啊!你射进我的子宫里,我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孙晓听了一惊,猛地拔出了插在她肉逼里的大鸡巴。顿时,一大股白乎乎的淫水象黄河决堤般地从二妹肉鼓鼓的逼里冲了出来,将下面的席子弄湿了一大片。
二妹保持着M型姿势没动,孙晓赶紧找到了一些手纸给她擦拭。
二妹看他苯手苯脚的,便拿过纸来自己擦拭着。接着又将一些纸垫在了裤头上,然后提上裤头,放下了裙子。
“看你这个坏蛋,把我的裤子衣服都弄脏了,怎么办?”
二妹见孙晓呆在一旁,傻看着她,不禁有些心软。
“过来!”
孙晓老实地走到了她的面前。二妹伸出一只小肉手,轻轻地摸着刚才还在她的肉逼里驰骋的大鸡巴,一副恋恋不舍地样子。
孙晓见此,立马将二妹的头按了下去。我操!他还想让二妹给他口交啊!
二妹把鸡巴握起来快速地撸了几撸,然后亲了一下后便把鸡巴放进了自己的小嘴里吸吮起来。
我操他妈的!这个荡妇真他妈的骚啊!就在我心里怒骂的同时,我下面也一泄而注。
“好想让它时时留在我里边啊!”
“那你就嫁给我吧。”
“你要吗?我现在都是人家的老婆了。”
“要,只要你嫁给我就行!”
“嘿嘿,你不怕我是二手货?”
“不怕,我喜欢你,我什么都不在乎!”
“看你美的,那就看咱们以后的缘分了!”
“那好,我也不强求你,你只要有空,就要让我操你,好吗?”
“好吧。谁叫我迷死了你这根大鸡巴。你还别说,你的鸡巴就是比我的老公大。不过他非常会玩女人,每次我被他压在身下,总要被他玩得死去活来。”
孙晓的鸡巴被二妹的话又激得硬了起来。他扶着自己的鸡巴在二妹的俏脸上摩擦着。
“好了。都几点了,我表哥快回来了。你快穿上衣服,去帮我买点速效避孕药来。你那么多脏东西射在了我的子宫里,我肯定又要怀孕了。我才不想再次堕胎呢!”
孙晓从床上拿起了裤头,刚穿上去,二妹又恋恋不舍地握着他的鸡巴亲了一口,然后帮他放进了裤头里。
接着又把上衣递给他,催促着:“快去快回啊!”
孙晓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又和二妹亲着嘴。好亲热的场面啊!看得我是鸡巴又硬了起来,而心里的醋坛子又打翻了。
我见他俩的淫情快要结束了,便赶紧下楼往外走。过了一会,我装出刚进校门的样子往回走。隔着老远,我就看见孙晓一边扣着衣服扣子,一边从宿舍楼里跑出来。
我操!他是去买避孕药!
当孙晓看见我时,居然还朝我招招手,他的脸上还残留着刚刚与二妹性交后的兴奋呢!
过去,我不操二妹那个人见人操的肥肉逼,谁操!
现在,我再不和这个骚逼老婆离婚?谁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