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表姐们的幸福生活(5)

「丽云!你为什麽没有落红,难道这不是第一次?」

「你胡说,我跟谁有过第一次,处女膜早在运动时弄破了。」

双方都有点疲倦了,可是在露天下有点凉凉的,於是我们盖上浴巾,紧紧的
互抱著,两只大乳房顶在我胸前,光光的奶头随著她的呼吸上下浮动,磨擦
得我痒痒的非常受用,我揉著她的双乳爱不释手。

「二表哥!别再揉了,人家被你整惨了!」

「这麽好的身体,还经不起仝,真差劲!」

「人家还是第一次嘛!谁像你那麽老油条!」

「好!小ㄚ头,看我收拾你!」

说著说著我就扣她的阴门,她一头钻进我的怀抱里,并且一直笑道:

「吃吃好姐夫,我不敢了!」

一幕喜剧收场了,我俩携手踏上归途。



大表姐生个女孩,由於她身体瘦弱,生产时倒是吃了很多苦,所幸的并没有
发生意外。一周来,我无时不在怀念著她,而又不敢随便进入产房,我只好
找美云设法。

我问美云:

「二姐!大姐的身体好吗?有没有看到她的小娃娃?」

美云道:

「大姐真受了罪啦!骨盆张不开,孩子很久才下来,总算老天保佑,使她们
母女平安!」

「我真想去看看大姐,你带我去好吗?」

她点头答应,我俩携手进入大姐的卧房。大姐靠在床上,脸色并不太苍白,
显得格外清丽动人,怀中抱著婴儿,安祥的哺著乳,见我过来,她双颊飞两
朵红云,我上去握住她的手道:

「大姐!你受苦了!」

彩云道:

「险些儿没送掉命,你哪知道我们女人的苦喔!」

美云接过她怀中的小孩,红红的、圆圆的,已经闭上小眼。我坐在她身边,
端详著她秀丽的脸庞,抚著她的素手,多少关怀,多少情怀尽在不言中。

我低低地向她诉说相思之苦:

「大姐!这几天真把我想念死了!」

「傻弟弟!大姐也是一样,当我在生产时,曾经痛晕过两次,我真怕再也见
不到你的面,以前我想死,现在我又怕死!」

她的感情那麽地脆弱,热泪几乎盈眶而出。

「小鬼!你又把大姐逗伤心了,人家生孩子是一大喜事,没见过你们倒哭哭
弛弛

美云满面娇嗔的在我额角上戮了一下,目的在逗大姐开心,我们都笑了。

大姐清瘦的双颊掀起了一对深深酒涡,她拉了拉衣襟,遮掩住那对浑圆的乳
峰,那对乳房被乳汁胀得特别饱满,奶水顺著奶头向下滴,浸湿了胸前的罗
衣,她轻轻的揉著,还是止不住乳汁流出。

大姐说:

「奶水很多,小东西喝不完,老是涨的痛!」

美云道:

「让阿强替你吸一吸好了,涨太久会发炎的!」

大姐说:

「咦!阿强倒难为情起来了,快过来让大姐喂你!」

我不再迟疑了,一头埋在大姐怀里,在她胸前吻个不停,大姐像个小母亲一
样,轻轻的掀开她的衣襟,把整个鲜红的奶头塞在我口中,她还环抱著我的
肩头,素手抚著我的头发,是那麽的安祥慈爱,我双手捧著她饱满的玉乳,
用力一吸,一股琼浆注入嘴里,暖暖的、腥腥的、甜甜的,咕噜下肚,因为
我吸得太猛,大姐随著抽了一口冷气。

「傻孩子,轻一点,干嘛用那麽大力。」大姐轻轻打我一下。

美云指著我的面骂道:

「小鬼!像是要一口吃下去似的,还怕以後没有机会吗?」

我看著她美丽的面庞低低的问:

「大姐!舒服了没有?」

大姐挪动一下,把另外一个尖尖的奶头送到我嘴边说:

「嗯!很舒服,来再吃这一个!」

美云问道:

「大姐!人家都说哺乳是一种享受,到底是什麽味道?」

大姐打趣美云说:

「小ㄚ头急什麽啊!以後你也生个儿子,不是也可以尝尝喂奶的味道了吗?


美云倒在大姐怀里,娇声娇气的撒娇道:

「人家跟你说正经的,你又拿人家开心了!」

大姐道:

「说真的,女人生孩子的痛苦,就得到这点补偿,当孩子吸奶时,浑身麻酥
酥的,子宫一紧一缩,味道难以形容!」

这时美云与我并头偎在大姐怀里,大姐抱著我俩,美云仰面望著大姐在讲述
喂奶的滋味,显得非常神往。

我怂恿美云说:

「二姐!你也吃一个嘛!我俩比赛看谁吸得舒服,然後要大姐评论!」

美云真的一张樱口,把大姐的另外一个奶头含在口里,我俩同时用力一吸,
把大姐吸得「吃!吃!」地笑。

大姐慈爱的抚著我说:

「小鬼!你就会出花样整大姐的冤枉,二ㄚ头也发疯了,大姐怎麽经得起你
们俩这样吸吮!」

我说:

「大姐!我俩哪个吸得舒服?谁输了,以後就取消他的资格!」

冻弧

「你就是贪嘴,我不会和你学,让你吃个够!」

大姐说:

「好啦!腿都被你们压麻了,起来让大姐伸伸腿!」

美云坐起身来,整了整衣服,我牵动了一下,仍然偎在大姐胸前,贪恋的含
著她的玉乳。

我问道:

「大姐!现在还胀痛吗?」

大姐道:

「舒服得多了!」

「那我以後常常来吃好吗?大姐!」

大姐又打趣美云道:

「以後有二ㄚ头的可以吃,你就不用再吃大姐的了。」

这下羞得美云两颊发红,拉住大姐乱撕道:

「大姐!你坏死了!」

大姐道:

「好啦!时间不早了,你们该休息了,回房去吧!」

「不!大姐!我要跟你睡,不要回去了。」我耍赖不走。

大姐问道:

「只要你不嫌肮脏,就睡这里好啦!二ㄚ头睡哪里?」

「二姐当然与我们睡在一起,你好意思一个人走?」我回答。

「什麽事都要依你,冤家!」美云白了我一眼,没有走的意思。

这时ㄚ头小平给大姐送上一碗燕窝羹,她自己吃了几口,又一匙一匙的送到
我口内,大姐的爱真如三春之晖,温暖了我的身,更温暖了我的心,我真愿
老死是乡,不愿须臾离开。

我懒洋洋的离开怀抱,顺手在衣橱里拿件睡衣,美云给我一杯热牛奶,我一
手抱住她的纤腰,凑过口来就在她手里喝著,她含情脉脉的望著我,娇艳欲
滴的红唇,像一粒熟透的樱桃,我不禁动心,出其不意的在她小嘴上偷尝一
下:

「好甜!再让我尝尝!」

「坏死了!那麽贪吃,刚才吃了大姐的奶,还能吃了这一大杯牛奶,看你不
坏肚子才怪呢?」

「待一会儿还要吃你的。」

她轻轻的打了我一下,我弯腰把她抱起,一步一步的靠到床边。

大姐笑著说:

「阿强就是一身蛮劲,像是永远使不完似的。」

我逞能的道:

「大姐你不相信,就是你们两个我也能抱得起!」

大姐无言的笑了,美云则双颊飞起两朵红云。

我爱大姐的无言多情,娇嫩嫩的像是一朵开在暖室的鲜花,圆圆的,绵绵的
,稍稍抚摸就会流出甜蜜蜜的乳汁,我随时随地伴著她,卷伏在她深深的乳
肪柑

一上床,我就扑在大姐胸前,捧住她的乳房不停地吸、吮、揉、搓,她被我
吸吮得浑身发抖,「格格」娇笑。

「傻孩子,大姐都被你吃光了,让我歇一会儿,去吃二姐的去吧!」

她轻轻的推我一下,并不认真拒绝,我仍是我行我素。

大姐向美云求救:

「美云!快拉他过去,我被他揉散了。」

「阿强!你怎麽不听大姐的话,大姐刚生产,你就不知爱惜她的身体,大姐
白疼你了。」美云责骂我一顿。

我呆呆的望著娇喘的大姐,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难过与後悔:

「大姐!我太鲁莽了,我因太爱你了。」我衷心的向大姐表示歉意。

大姐道:

「傻孩子!吃二姐的还不是一样?二姐是那麽地爱你!」

这时我才发觉美云仅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小罗衣,默默的坐在床里边,万分幽
怨的看著我。我太使她冷落了,轻轻的拉著她的手,她并没有反应,难道生
气了吗?

「睡吧!二姐!你会受凉的!」

我把她搂在怀里,盖上棉被,让她枕著我的臂膀,她仍是不理我,这下我真
吓慌了,急忙向她赔不是。

「二姐!你在生我的气吗?对不起!」

「谁敢生你的气,大姐的话你都不听,将来还会听我的话吗?」

「好二姐!我错了,来,我向你赔礼!」说著就是一个热吻。

「啐!谁跟你嬉皮笑脸的!」美云白了我一眼。

大姐从中美言:

「好啦!二ㄚ头,礼都赔了,还气什麽?难道真叫阿强给你跪在床前面吗?


美云顶撞大姐:

「都是大姐把他宠坏了,看他以後会爬上你的头!」

「二姐!那我就给你跪下了!」说著我真的跪在她的面前。

「要死啦!这麽冷,冻病了还不是折磨我,快躺下去。」她拉我睡在被里,
把我抱在怀里。

大姐说道:

「阿强,到底你也怕一个人呀!」

美云道:

「他才不怕我呢!还不是作戏给大姐看的。」

我们三人都愉快的笑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