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表姐们的幸福生活(4)

美云倒在彩云怀里不依。我乘势把她压在身下,彩云帮我脱掉她的内衣裤,
翻来覆去,三人扭作一团,美云可能是害羞,说什麽也不让我摆弄,两条玉
腿夹得紧紧的,我坚硬的阳具始终在她阴胯间顶来顶去,不得其门而入,顶
得她「吃吃」娇笑。

「这妮子故意使坏,来!我俩收拾她!」

彩云说著上前去按住她的头,我就抽出手来,分开她的大腿,顺手抓了一个
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上,让她的阴户高高耸起,像强奸似的一下猛插到底,她
「哼!」的一声,浑身颤抖不已。我发挥了前所未有的雄风,急抽猛送,没
几下子,美云就娇声连连:

「哎唷!……阿强!……快要被你仝死了!……我…我…丢…丢了……小鬼
!你整死二姐!……」

我看美云那副不堪开采的模样,只好放慢脚步,以龟头抵住她的花心,像推
石磨般,来一个左搓右揉,磨得美云直呼:

「好弟弟!那来的这一招,真是舒服!花心都被你磨掉了!喔!……我又丢
了……」

美云全身一阵痉挛,一股阴精如洪水般倾泄而出,我也猛力抽送数下後,将
我的阳精射入她的子宫。

我与彩云、美云一番调笑後,三人互拥互抱交颈而眠。

本校参加全县的「县长杯」篮球锦标赛,我是校队的台柱,所以这一周来,
我每天都转战於篮球场上,可以说势如破竹,一连击败了几队有名劲旅,冠
军在望了。因此我也获得最高的荣衔,女孩子们都是崇拜英雄的,我时时都
遭到她们的包围,要求这、要求那,又给美云带来了烦恼,她唯恐我闹出什
麽风流艳事,只有随时告诫我:

「阿强!真烦死人了,每次都被那些女孩子们缠扰,我真不放心!」

三表妹丽云插嘴取笑美云:

「二姐!你每天跟他还不放心,乾脆把他放在你的书包里好啦!」

美云道:

「谁愿意在那种场合跟他,还会被那些女孩们取笑是跟屁虫!」

「二哥!明天我跟你去,哪个敢取笑我,我就撕她的嘴!」

丽云有十足的太妹味道,个性爽朗、泼辣,什麽事敢做敢为,有点男孩子的
野气,生来是高头大马,皮肤黑中透红,非常健美,是游泳池内的健将,也
是运动场上的风云人物,田径、球类她都擅长,这位水陆两路的英雄,因为
黑而俏丽,美而泼辣,同学们都称她「黑玫瑰」,她并不为忤,反而沾沾自
尺

隔天,她果然陪我出现在球场上,多少女孩子当然又免不了指指点点,窃窃
私议。

「看! 阿强来了,後面还跟著女保镳呢!」

「为什麽今天校花没来,要黑玫瑰跟来!」

女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著:

「不会是要黑玫瑰来刺戮我们吧!哈哈」

「喂!黑玫瑰!你老是跟著你姐夫干嘛,小姨子打什麽主意?」

她们越说越不像话,这下可惹火了丽云,上去扭住那个女孩子,像鹰抓燕雀
一般,吓得她花容失色不敢再叫嚷了。

我真佩服丽云这种作风,在任何场合里,她都无拘无束,不扭捏作态。球赛
结束後,我方得顺利离去。

「三妹!真谢谢你啦!替我减去许多的麻烦。」

她拉住我,向我提出条件:

「别光口头谢谢,我要你明天陪我到西沙湾游泳去。」

「你发疯啦!这麽凉的天气你还游泳。」

「有什麽关系,我哪天不是在水里泡上一两个小时?」

「可是二姐又不敢下水游泳?」

「你心中只有你的好太太,难道不会把她放在家里,单独陪我去呀!」

「那你去和她说好了!」

「是的!二表哥我负责替你在太座跟前请假!」我俩这样的谈妥条件。

虽然是九月天气,但中午时分并不太冷,与丽云携带一切游泳设备,到达西
沙湾,这里是个天然的淡水浴场,河水清澈,并无急流,四周是半枯黄的芦
草,是最理想的更衣室,沙滩被阳光晒得暖暖的,躺在上面软软的非常适意
,地处固然偏僻,但绝无游人打扰情趣,是情人幽会谈情的好所在。

我把毛毯在沙滩上,摆好欲食物品,换好泳衣,表妹才姗姗的从芦苇丛中
走出来,她穿著一件黑色的泳衣,紧紧的裹著娇躯,越显得曲线玲珑,婷婷
ドミ

「二哥!我们先游,然後休息。」

她立刻扑进河中,迅速的游向彼岸,我急忙追上去,与她并肩前进,她身手
矫健,婉若游龙,那美妙的游姿,真像是一条美人鱼。

游著,游著,她突然「啊!」的一声,沉没水中。

「小妮子可能存心淘气,出什麽花样?」

我想著并不在意,谁知她好久才露出头来。

「二哥!快呀!」

她喊叫一声,又沉没下去,看样子她不是开玩笑,她第二次露出头来,竭力
的挣扎著,打得水花四溅。

「怎麽搞的呢?是大鱼咬的吗?」

像表妹这样娴熟的游泳技术,大鱼也莫可奈何她呀!我赶紧游上前去,抱住
她的纤腰,她拥著我的肩头,游到河边,我把她放在地毯上。

「丽云!怎麽样了?」

「腿抽筋了,痛死我了!」

「每天都游泳,怎麽会抽筋?」

「可能是水太冷,游得太猛了。」

我掀起她的大腿,放在我的膝盖上,轻轻的替她按摩著。

「好了没有?」

她修长浑圆的大腿,非常健美结实,我不禁神往。

她恼怒地瞪著我说:

「嗯!好啦!喂!我问你为什麽我拼命的喊,你都不救?是不是存
心想把我淹死?」

她气呼呼的说著:

「哼!我知道你今天陪我出来很勉强,把你的心肝宝贝太太放在家里,你很
难过,你越是难分难舍,我越是缠住你不放!」

「好妹妹!你太多心了,我不是在陪著你吗?」

「可是你人在这里,心在家里的美云身上,谁稀罕你的虚情假意。」

「好!看我拿出真心对付你!」

这ㄚ头非常淘气,我知道不好应付,非拿出点手段不可,不然她不会服贴的
,我一翻身地把她压在下面,伸手就去撕掉她的泳衣,抓住她的乳房,这样
一下,她就有点紧张了!

她双手护住胸前说:

「你干什麽?」

「你不是说我虚情假意吗?现在你又那麽小气了!」

「谁像你这麽厚脸皮,大白天怎麽可以」

「这里哪会有人来,来快点!」

我说著一用力,把她的泳衣撕个两开,啊!十七岁的表妹,已经非常成熟,
两只乳房比美云还大,浑圆结实如两座小山,阴阜特别隆起,黑密的阴毛,
胯间粉红的阴唇,夹著一颗鲜美的阴核,煞是好看。黑中透红的皮肤,现出
健康美,因为喜爱运动的关系,发育得特别均匀诱人。送到嘴边的肉,我当
然不再客气。

我骑在她阴胯上,双手猛揉她那对结实而富弹性的大乳房,捏著她尖光光的
奶头,捏得她浑身乱颤。

我对丽云毫无怜惜之心,存心要征服这位运动场上的风云人物,顾不得她呼
痛喊叫,给她一顿猛仝,用两胁夹住她的双腿,两手抱住她的上体,不让她
有挣扎的余地,九浅一深仝得她娇喘连连,热泪盈眶。

小腹冲击著阴门声:

「啪!啪!」

此时淫水随时汹涌而出:

「噗吃!噗吃!」

她哀声求饶道:

「你轻一点嘛!人家痛死了!」

我故意吓唬她:

「你认为这是好玩的呀,本来就像开刀一样嘛!」

「不!我不要开刀了哎唷!」

我怕弄僵了,只好由急而缓,徐徐抽送,同时双手不停的轻抚她的脸颊、耳
垂、胸部,轻捻著她那两颗粉红的乳头。

她慢慢地不再叫喊,并露出满足的笑容,我知道她已尝到了甜头,於是大起
大落,阳具在她的阴户中横冲直撞。此时,被我压在下面的表妹也再沉默了
,她随著我阳具的深入,而淫声连连:

「哦!哦!好爽快!真美极了

「哎唷!撞撞撞到花心了对!
对!再用力一点」

「喔!我我不不行了」

「哎哎唷!我我要尿尿了」

「笨ㄚ头!那不是尿尿,那是泄精」

一阵高潮後,我俩同时都泄了精,毛毯上黏黏的湿了一大片,但是并没有见
红,难道丽云不是处女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