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表姐们的幸福生活(6)

我躺在美云的怀里,一阵阵的热流袭卷我的全身,我的手开始在她的胸前蠕
动,她打了我一下,把我的手握住,我再接再励,另一只手去解她的衣扣。

美云低低的道:

「不害臊!大姐还没睡著。」

我理直气壮的道:

「是大姐叫我来吃你的嘛!」

大姐「噗」的笑了,随即翻身向外,装作睡著。我当然不放过这个机会,一
转身把美云压在下面,迅速的脱去她的小衣,露出那浑圆结实的玉乳,虽然
没有大姐的那麽饱满,却比大姐的大得多,虽然吸不出奶水,但尖尖的奶头
在嘴里滑进滑出,别有一番情趣,我吮著吮著,阳具渐渐的坚硬挺勃起来了


我的手又开始向下摸索,顺著她光滑如缎的小腹向前进军,探进了密密的丛
林,经过隆起的小丘,再下去就是对峙的肉峰,夹著一道溪流,津津的流著
淫水,更进一步,便是屈折险阻的涵洞,我的手在里面撞来撞去,一直到头
,再回到出口。

她的心扑扑的如小鹿般的直跳,双颊红晕,樱唇半启,娇喘连连,如饥如渴
尺芤

「二姐!我开始进军了!」

「嗯!小力一点」

她舒展粉臂紧紧的搂著我,轻轻的咬著我的肩膀,我挺枪冲进玉门,缓缓的
抽送。

「噗吃!噗吃!」

「哼哼嗯」

「二姐!舒服吗?」

「嘘!不要吵醒了大姐!」

「不要紧,大姐醒了我来对付她!」

「啐!不要脸」

我慢慢的由缓而急,横冲直捣。美云起初碍於面子,始终不敢发出声响,默
默的享受著龟头抠刮阴壁的快感,但是随著我开始大力的抽送,她所感受的
刺激变得更加剧烈,不由得也发出阵阵的淫声:

「喔!好弟弟抽送的好撞撞到
花花心了,唉唷!美美死我了」

「嗯喔!舒服极了快快我
快要要不行了啊出出出水了
翅

一阵阵的高潮,一股股的热流,我俩都出了精、升了天、成了佛,满足的搂
著、抱著、亲著,浑然忘我,不知世间还有其他的人,热情奔放,融化了两
个肉体。风雨过後回复平静。

「二姐!舒服吗?」

「嗯!很舒服!」

「噗!」大姐突然转过头来笑著说:

「我还以为是地震呢?弄得地动山摇。」

「大姐!你坏死了!」美云羞得无地自容,把头埋进我的怀里。

「大姐!你也要吗?」我握著她的素手。

大姐笑道:

「傻瓜!那不是要了大姐的命!」

「谁叫你取笑我们呢?阿强去收拾她!」美云说著把我推向彩云。

「好弟弟!快睡吧!别累坏了身体。」彩云搂著我。

「大姐!再让我吃点奶!」

「馋嘴!快过来吧!二姐还没让你吃饱吗?」

我含著她的奶头,另一只手拥抱著美云,轻捏著她的乳房,享受著齐人之福
,愉快的进入爱的梦乡中。


彩云还没满月,美云又在闹病,丽云老是蹦蹦跳跳的像个男孩子,没有一点
女孩子的温柔妩媚,对她不太有胃口。所以,这几天我真闹饥荒,只好在小
莺身上动脑筋了。好在小莺也是老相好,还不敢推三阻四的不愿挨。

这天,我照顾美云吃下药,又在大姐房中厮混了一会,便悄悄的跑到小莺房
里。她刚刚换下衣服准备睡觉,突然发现我在她跟前,她首先一阵惊喜,接
著满脸薄怒。

「表少爷,三更半夜跑来干嘛?」

「好妹妹!我想念你嘛!」

「哼!上房里有的是天仙般的表姐表妹陪著你,心里有我们这下人ㄚ头!」

「妹妹!你太冤枉我了,我哪一天忘了你来著呢?」

「那你为什麽老躲著我,不理我?」

「还不是功课太忙,没有空来看妹妹你。」

「哼!鬼话!是床上太忙我还相信,今天一定是在那边碰了钉子,才找我出


「小ㄚ头,就你的歪心眼多,看我来收拾你!」

我知道不和她动手动脚是永远扯不清,所以我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双手在她
胸脯直揉,胡乱吻她的发鬓、粉颊、樱唇,开始她还想挣扎,渐渐地她像只
温驯的小猫,紧紧的偎著我,万分幽怨的道:

「人家这几天心情刚刚平静,你又来搅乱了。」

「怎麽说是搅乱,我们还不应当亲一亲吗?」

现在小莺发育的更成熟了,一双圆鼓鼓的乳房几乎要突破罗衫,肥圆的玉臀
被裹得凹凸分明,纤纤的柳腰,修长的粉腿乌黑黑的云发,红晕的面颊,
像是一个成熟的小妇人,引人遐思想一亲芳泽。

经过一阵抚摸、亲吻,双方都把持不住,迅速的解带上床。她迫不及待地送
上樱唇,香舌暗渡,我当然乐於享受她那甜美的津液。同时,小英的小腹还
不断地顶著我的大腿,阴毛与大腿摩擦产生「沙沙」声音,这时小莺宛如发
情的母狗。我那禁得起她如此的挑逗,此时阳具已怒发冲冠,一副欲赴沙场
的架势。

我让小莺在床上躺好,小莺自动地两腿翘得高高的,露出鲜红的阴缝,迎接
著我坚硬的阳具。当我的阳具抵住阴户,她粉臀一挺,粗大的阳具已进入一
半,暖暖的阴壁紧紧地包裹著肉棒,真叫人销魂。我再一挺,整根阳具全没
入底,撞击到小莺的花心,小莺不觉地发出:



翅揪

她掀起粉臀,扭动柳腰,摇、晃、磨、挫,阴户内一紧一缩的吸吮著我的龟
头,异常美妙,我抖擞精神,九浅一深、横插直捣,插得她浪叫连连。

「表表少爷!喔!好舒服」

「唉唷!又又撞到到花心了美美极了
表少爷!我爱死你了快
快对!就是那里痒」

我猛力的抽送著,仝得小莺娇喘连连,一股股的阴精决堤而出,灼烫著我的
龟头,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一阵热精随之喷浇在她的花心上。

小莺所以逗人喜爱,就是她善解人意,什麽事她都会主动的替我办好,使我
称心如意,尤其床上功夫更是有独到之处,摇、摆、磨、迎拒吸缩,使人魂
销蚀骨,不能自禁,这女孩子可算是天生的尤物,稀有的娇娃,教我如何不
想她。

一度销魂後,我俩瘫软的并头躺著,小莺向我媚笑著:

「表少爷,你看我哪里不如二小姐?」

「噢!二小姐有她的美处,你有你的妙处,难以分出上下。不过你哪里学来
的这一套床上功夫,使我舒服得丢了魂似的。」

「都是你教我的,每一次你不是都教我如何摆动的,我都慢慢的体会到了。


「小心肝!你太聪明了,以後我多教你几套!」

「啐!人家老学这个让你大少爷开心呀!高兴了你就跑来,不高兴了就一脚
踢得远远的。」

「小ㄚ头!你又来了!」说著我就在她胁肋里搔她的痒,她一下滚在我怀里
,「格格」的笑著向我讨饶。

「好哥哥,我不敢了!」

「说真的,小莺你刚才像是不高兴似的,为什麽?」

「人家被二姨太骂了!」

「小舅妈那麽喜欢你,为什麽骂你?」

「唉!二姨太也真可怜,白天在学校里忙了一天,夜晚常到半夜还不能睡,
最近经常失眠,所以脾气也变得暴燥了!」

「那她为什麽不早点睡?」

「傻瓜!你哪知道女人的心,二姨太还那麽年轻,凭她在社会上的身份地位
,都不能随便再嫁,若是再这样的守下去,那要等到好久才会出头,我经常
见她咬著被角望著天花板痴想,第二天枕头就湿一大片,她心里也真够苦的
了。」

「为什麽不想办法排除一下苦脑呢?」

「怎麽排除呀!总不能像陈妈一样,也脱掉裤子让大虎乱干呀!」这ㄚ头就
是那麽顽皮,说得使人发笑。

提起小舅妈,我真有说不出的同情。她本名叫张素娟,出身於名门,毕业於
国内有名的一所大学。在读书时,功课好,长的俏丽,又个性贤淑,追求她
的公子哥如过江之鲫,她却偏偏爱上舅父,当然那时舅父正在中年,事业经
济都有辉煌的成就,何况四十岁的舅父仍然是那麽地倜党潇洒,他很快地赢
得小舅妈的芳心,她摆脱了若干青年人的纠缠及家人的反对,毅然嫁给舅父
,甘心作妾。多年来,她与舅父相处融洽,对舅父的事业帮忙很大,遗憾的
是本身没有生下一男半女,如今她经神上难免空虚。

五年前,舅父在地方上创办了一所女子中学,小舅妈就出任校长,校务蒸蒸
日上,办得有声有色,虽然中途丧偶,她遭受这种打击,但仍能坚强的站起
来,对校务并无影响,说起来让人不敢置信,像小舅妈似花朵般的美女,竟
有如此过人的精力。

小舅妈特别喜爱大姐彩云,因为她们两个性相近,遭遇相同,所以她把彩云
当作小妹妹一样的照顾,二人非常亲密,无所不谈,最近我也常常从大姐口
中得到一些小舅妈反常的情形,等我再向下追问时,大姐总是叹了口气道:

「天忌红颜」

小舅妈对我非常严谨、慈爱,而我对这位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的小舅妈,除
了同情之外,并不敢作非份之想。

今天听小莺叙述的实际情形,我猜想小舅妈一定春心勃动。人都具有七情六
欲,也都有她生活的另一面,她正当虎狼之年,更当是难免的,她假使不处
於自己的身份地位,及顾到舅父昔日的声誉,可能早已守不下去了。

小莺看我呆呆的出神,她不禁低低的问:

「喂!你呆呆的在想什麽?是不是又想动二姨太的脑筋?」

小莺这小机灵就是这麽的心眼玲珑,她一眼就能看穿我的心事,但怎麽好讲
呢?只好笑笑没有作答。

小莺故作神秘的对我道:

「我却有一个好办法让你达到目的,也可以使二姨太开心,可算是两全之计


我急急的问她:

「好妹妹!什麽两全之计?你快说!」

「我才不会那麽傻呢!有了二姨太以後又不要我小莺了!」

「那怎麽会呢?若是成功了,我谢你还来不及哩!」

「谁信你的鬼话!我要睡了。」

说著她真的偎在我怀里,纹风不动。

「好!小ㄚ头诚心拿我开玩笑,非给你点厉害不可!」

於是我抓住她的一对乳房又揉又搓,弄得她娇笑连连,声声讨饶。

「好了!别揉了,我告诉你就是了。」

「快说!不然我还要再揉。」

「你还记得吗?陈妈不是经常拿大虎煞火吗?但是狗发情都有一定的时间,
有时大虎就无法使陈妈过瘾,所以我常看陈妈拿点什麽黑药粉,拌在饭里喂
大虎,大虎一吃完,马上就疯狂似的向陈妈身上扑,直仝得陈妈四仰八差的
气喘如牛,连呼痛快。我想这黑药粉一定是什麽春药,改明儿趁陈妈不注意
时,我给她偷拿一些来,狗吃了都不会死,人吃点当然没关系!」

「好主意!我的小心肝,我真爱死你了!」

我真佩服小莺这点鬼聪明,什麽事都让人称心如意,我不禁地搂紧了她,疯
狂似的吻她,以表达我心中对她的感激。

「别打岔嘛!把人家搂得喘不过气来,奶奶挤得生痛,死鬼!」

我轻轻地抚麽她的乳房说:

「好!好!你再说下去。」

「二姨太每晚都要吃点宵夜,乘机在她碗里放一点,她吃了以後,当然会春
心大动,痛苦难熬,非找男人来否则解决不了问题,那时你再大大方方的进
去,让她自己投怀送抱,人不知鬼不觉的让你达到目的。至於以後你俩是否
能保持关系,就要靠你的功夫与手段,我帮忙也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我给了她一个长吻:

「好妹妹!亏你想得出。」

「到那时,就把妹妹忘掉了。」

我有点迫不及待似地问:

「好妹妹,我以後随时都想著你,不过这事情几时开始进行呢?」

「急什麽!事情包在我身上,你慢慢等待好消息。」

「好妹妹,我永远忘不了你!」

我翻身压住她,颊上、嘴上,雨点似地吻个不停。

「看!还没吃春药呢!就发起疯来了!」

她娇笑的打我一下,然後把我推下身来。

「好妹妹,让我在舒服一次嘛!」

我的阳具早已涨得像铁棒一般的坚硬了。

小莺却故意作弄我,两腿夹的紧紧的,死死的搂住我,不让我动弹,任你怎
样撕、抓、拉、摸,她都不放手,我急得冒火,她还「吃吃」的笑,其实她
早已玉液津津,欲火烧心了,但她故意的咬牙忍耐,吊我的胃口,这小ㄚ头
就是这麽刁蛮,逗得人心里发痒,她是多麽的令人爱怜呀!

「死ㄚ头!人都已经浪出火来了,而你又不要人干!」

「我浪我的,谁要给你出火呢!」

她一昧「吃吃」的笑,我真的火了,伸手揪住那长长的阴毛。

「啊!」她惊痛的叫出来了。

「不使出撒手剑,你就不知道厉害,快把腿分开,不然我可要用力揪了!」

「人家不要嘛!」

我说著装作要揪的样子道:

「再说不要!」

「冤家!真狠心!」

她乖乖的把腿分开,一下子我的指头在她阴道中乱戳乱扣。

「啊!好哥哥!人家会痛呀!」

临幢秸ブ盾

「不敢了!唉唷!不敢了」

「快把姿势摆好,让我上来。」

「你先松开手,人家好摆好姿势嘛!」

「松手就松手,谅你再也不敢再出花样了!」

「死鬼!心好狠!把人家的毛都揪掉了!」

「谁教你不听话的。」

她翻身向上,两腿八字型的打开,四平八稳的把姿势摆好,那殷红的阴缝,
流著玉色的琼浆,真是十分迷人!

「快嘛!人家摆好了,你又不上来了。」

她可能发疯了,连声催我上马。这次该我摆架子了!我闭上眼睛躺著不动,
小ㄚ头是真急了,一翻身骑在我胯间,抓住我的阳具,一挪身就套了上去,
她主动的摇、摆、蹲、坐,磨擦得非常舒服,那对浑圆的乳房,随著她的摇
摆在胸前晃晃荡荡,特别诱人。好久,好久,她娇喘的伏在我的身上,她出
精了,一股热流顺著我的阳具向下流。

我翻身在上,猛力的抽动起来。

「好哥哥!我不行了舒服死了」

她一阵浪叫我也出了精,她温柔的抚著我,露出甜蜜的微笑,美极了,也媚
极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