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表姐们的幸福生活(8)

大姐彩云一个星期前就满月了,产後四十天,性交是绝对没有问题了,但是
每当我向她提出要求时,她总是哄著我、骗著我,婉转的拒绝我的要求。

「阿强!再忍耐两天,大姐让你玩个痛快!」

「阿强!你不爱大姐的身体吗?万一玩出病来,你不会心疼吗?」

「好阿强!乖乖的听话,大姐都是你的,何必急於现在了?」

「好弟弟!来让大姐搂著,别胡思乱想,很快的就会睡著了!」

她都是这样的一昧拖延,叫人急得心痒,那娇媚温柔的态度,虽然满肚皮的
不乐意,但又无法发作。最後我改变攻势,在她身上猛揉死缠,目的在挑逗
她的情火,好让我能如愿以偿,但是她真有那份安静的工夫,即使被我揉得
六神无主,神魂颠倒,若等我进一步要求时,她仍然推推拖拖的不答应,当
然我又承认失败,所以这许多天来,我只能偎在她怀里,抱著她的乳房死咬
,藉以发泄我胸中的欲火,她也万分欢喜,尽情的施展狐媚来拢络我。

人就是那麽一点贱毛病,越是容易得到的,越感觉乏味。越是得不到的,越
感觉珍贵,对彩云我就是这种心理在作祟。

尤其产後的彩云,经过一个多月的补养,而且她近来身心愉快,所以特别丰
润娇媚,皮肤细腻吹弹欲破,均匀的娇躯婷婷奸奸,粉面生春、秋波含情,
一对酒窝若隐若现,笑语如珠风情万种,这个熟透的小妇人,真把人逗得神
魂颠倒欲火上升。

这天,我抱著必死的决心,非突破重围,冲进玉门不可,任她软语温馨,我
决心不动摇意志。

所以,当我一放下饭碗就钻进她的卧室,大姐正坐在摇篮旁,逗著孩子玩,
我见到她那麽爱护孩子,心中一股酸溜溜的不受用,不禁怒形於色,一言不
发。

她看我气色不对,娇笑著向我问道:

「阿强!干什麽气冲冲的不讲话?」

「有了孩子,哪会把我放心上?以後我这里也不来了,免得让人家讨厌!」

说著我就向外走去。

她赶紧丢下孩子,上前拉住我说:

「阿强!又闹孩子气了,大姐还不是一样的爱你吗?」

「哼!我还看不出来呀!」

「别傻了!大姐从小把你带大,你还不是我的大孩子吗?怎能说大姐不爱你
呢?」

「你自己知道,动都不让人家动一下,还说爱呢!」

「也许大姐最近冷落了你,但以後再好好补偿你,也不值得气呀!你不怕伤
了大姐的心?」

「难道我就该伤心?」

「傻孩子别生气了,快来让大姐亲一亲。」

她拉我坐在沙发上,紧紧的把我搂在怀里,温柔的捧著我的脸,多情的送我
一个长吻,我满腹的怨气,被她两片红唇烫平了。

「大姐!今晚我要跟你睡!」

她望著我「吃吃」的娇笑:

「嘻嘻!」

「有什麽好笑的,不答应就算了!」

「你不是常常跟我睡吗?哪一次我没有答应你?」

「今晚我俩都要脱光才行,不然你就是不爱我!」

「不害臊大姐答应你,你去喊二ㄚ头一起过来睡。」

「不!我要我俩睡,要那麽多的人闹哄哄的睡不稳。你还不是想把我推到二
姐身上。」

「傻孩子!你的性欲实在太强,大姐一个人应付不了你,所以我叫你喊二ㄚ
头一起过来睡。」

「那我今晚轻一点就是了。」

「每次你都说轻一点,但是我都试了四五次,把人家整得死去活来的还不甘
ヰ

「今晚一切由你主动好不好?」

「好罢!大姐的身子交给你了!」

「好大姐!谁叫你生得这麽美呢!让人看了就动心。」

「你这副俊俏的小白脸,大姐还不是一样的动心!」

「既然动心,为什麽老是推推拖拖的不乾脆?」

「人家怕你嘛!」

一朵红晕飞上她的双颊,我抱紧她的娇躯,轻轻的放在床上,顺手脱掉她的
衣衫。

「时间还早嘛!你就这样猴急!」

「大姐!既然答应我,早晚还不是一样,这一个多月来,真把我急死了。」

「不会去找美云吗?」

「二姐跟你一样,推推拉拉的惹人发火,只有丽云」

「丽云怎麽样?你跟三妹也有过关系吗?」

我一个不留心说溜了嘴,把与丽云的事也说出来了,彩云拼命的追问著,我
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我吞吞吐吐的说:

「没有什麽!只是」

「只是什麽?快老老实实的告诉我,大姐不会怪你的。」

「只有一次。」

在温柔贤慧的大姐跟前,我没有撒谎的勇气,只好一五一十的把我与丽云如
何发生关系的始末说给她听。

「二ㄚ头知道吗?」

「我没有告诉她,怕她会发脾气。」

「怕她会发脾气,就不应该这麽荒唐,这事情让我来处理好了!」

「好大姐!我最知心的好大姐!我永远都忘不了你!」我紧紧的吻著她,直
到唇乾舌燥。

「冤家!我们三姐妹都便宜你了!」

「这叫肥水不落外人田呀!」

「啐!不害臊!」

我慢慢的解开她的衣扣,一件件的脱个精光,她紧紧的偎著我,不再拒绝,
然後再脱去自己的衣裤,一对赤裸裸的肉体滚在一起,她像一只驯服的绵羊
,横逆之来她都默默的忍受,反而使我不忍心粗鲁乱撞了,娇怯怯的大姐是
如此可人,如此令人怜爱呀!

我甜甜的吻著,轻轻的揉著,藉挑逗引动她的欲火,再慢慢的抽送著。产後
的彩云,阴户仍然是那麽的窄小,暖暖的、绵绵的,包著我的阳具,润润的
、滑滑的,妙味无穷。

「大姐!还痛快吗?」

「嗯!很痛快,最好始终都是这样!」

「只要大姐认为这样痛快,我就这样下去就是了!」

「好孩子!若每刺都这样斯斯文文的,大姐随时都会给你的。」

我为了博得彩云的欢心,尽量的轻轻地抽送,这时她也缓缓的迎合著我。这
是一场不急不骤的和风细雨,也同样的引起高潮,得到快感,我俩同时都泄
了精,阴气上升阳气下沉,阴阳调和如鱼得水,大姐春风满面,眼波流动,
甜在心头,喜上眉梢,那双颊上的一对酒窝从未平过。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