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表姐们的幸福生活(9)

大姐喜孜孜的道:

「好弟弟!这是我最舒服的一次。」

「但是,我从来就没有这般舒服过!」

「告诉大姐,你跟丽云是怎麽个玩法?」

「三妹最爽快了!不像你跟二姐让人急得发火,你是畏畏缩缩的,一切处於
被动,二姐是又爱又怕,半推半就。三妹就和你俩的作风不同,最合我的胃
口。」

「你说三ㄚ头是怎麽个作风?又是如何地爽快法?」

「三妹说脱就脱,脱个一丝不挂,说干就干,干个淋漓痛快,前面後面来者
不拒,上面下面都不在乎,别看她年龄小,可从不咬牙皱眉的,比起你与二
姐,那真是後生可畏!」

「三ㄚ头本来就是个毛头野小子,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气息,你俩也许是天生
的一对!」

「不过她那种大胆作风我也不欣赏!」

「那倒难了,你到底欣赏什麽样的呢?」

「凭良心说,我还是喜欢大姐和二姐的。以後我要因人而改变手段,对大姐
越斯文越好,对三妹越野蛮越好,对二姐要斯文野蛮兼而有之,使大家称心
如意。」

「小鬼!就你的坏主意多。」

大姐娇媚的笑了,是那麽的温柔、慈祥、抚媚动人。

「大姐!你太美了,我真想一口吞下你!」

「真的能吞下我,大姐也甘心情愿!」

我俩偎著靠著,笑著谈著,享受著至高无上的乐趣。

「阿强!你在这里躺著,我去喊美云和丽云都来,趁机会说穿了,大家以後
都方便,省得躲躲藏藏的!」

「好大姐!千万不能让二姐生气呀!」

「放心吧!大姐会替你安排好的!」

大姐穿好衣衫,离开卧房。我也许是疲倦了,不知不觉的走入梦乡,在大姐
身上得到的甜蜜,一时心满意足,睡得异常舒服!

「喂!你醒醒醒醒」

一阵轻摇扰醒我的清梦,睁眼一看,见美云绷著粉脸瞪著我,我立刻明白是
怎麽一回事!一定是大姐把我与丽云的事告诉了她,所以打翻了醋坛子,大
兴问罪之师,我不能不慎重处理了。

我拉住她的粉臂就向被里拖著说:

「好姐姐!快睡下,我们亲亲!」

她摔脱了我的手说:

「不要动我,谁跟你嬉皮笑脸的没规矩!」

我还明知故问道:

「好姐姐!你为什麽又生气了呢?」

「问你自己,总是处处留情,有我与大姐陪著你,你还不够吗?又把三妹糟
遢了,你到底作什麽打算?」

「我俩马上结婚好吗?」

「结了婚问题就解决了吗?」

「我俩跟大姐离开这里,找个清静的地方成立个小家庭,我们三人过著神仙
般的生活,有什麽不好?」

「那你把三妹给丢掉呀?」

「丽云年轻,她完全是好奇及一时的感情冲动,才与我发生关系,我们之间
并没有爱,等她长大了,自然会另找情郎的。」

「既然没有爱,为什麽占了她的清白?害她终身?」

「你还担心她以後嫁不出去呀!好啦!别谈她了,过来让我抱抱。」

我上前搂住她的纤腰,就忙著撕开她的上衣,揉著她的双乳。

「你就是那麽会磨人,一会大姐跟三妹就要来了,让她们看笑话不成?」

她说著,推开我的手,扣起衣钮。

「怎麽!丽云也要来?」

「嗯!大姐去叫她了等会那野ㄚ头来了,看你如何对付她?」

「你还怕我整不住她吗?」

说著丽云一阵风似的闯了进来,大姐跟在後面。丽云梳著短发,黑红的面上
带著淘气的嘻笑。一对大眼睛炯炯有神,挺胸阔步,高头大马,别有另一番
薄秸

「唷!好亲热呀!贤伉俪真是耳鬓斯磨,如胶似漆,等以後完成结婚典礼,
作一个大布袋,把二姐装在里面,你走一步背一步,那才是寸步不离呢!」

说著她哈哈大笑起来。

丽云一贯的作风,天不怕地不怕,而把美云羞得面红耳赤,赶紧推开我的搂
抱坐正身体,彩云掩口而笑,打了丽云一下道:

「三ㄚ头!你不要嘴不饶人,当心她俩口子对付你一个,看你怎麽吃得消?」

大姐的一席话提醒了我,我向美云使个眼色,美云一想,我俩一拥而上,把
丽云按在床上。

「二姐!你按住她的头,我来撕她的裤子,今晚好好收拾她!」

丽云向大姐求救道:

「大姐!快来呀!他俩口子欺负我!」

大姐说:

「我才不管你呢?自己闯了祸,就叫你自己受!」

我俩三下二下地已将她的衣衫脱光,美云两腿压住她的双手,我两胁夹住她
的双腿,美云抓住她的大乳房用力的揉揉,我揪住她的阴毛,捻著她的阴核
,搔得她花枝乱抖喘息不止。

「好姐姐!好丈夫!我不敢了!」

「二表哥!二表嫂!饶了我吧!」

美云狠狠地说: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阿强!用力整她!」

我赶忙脱下裤子,举起那早已发怒的阳具,使出「泰山压顶」的姿势,对准
她殷红的阴户,猛力一撞,「噗吃」一声仝了进去,然後横冲直撞!

「大姐!你见死不救呀!」

翅

「好哥哥!我不敢了」

「唉唷!哦哦」

「好二姐!快喊他停停吧!人家吃不消了!喔」

丽云大呼大叫著,也没人理她,我仍是不停不休地仝著!

我望著美云道:

「二姐!把她翻一下身换个姿势!」

我与美云协调好,她捧住头我抱住腿,把丽云翻个面向下。

「快把屁股翘高,我要隔山取火!」

「让人家休息一下嘛!」

我看丽云她故作忸捏态,就生气的在她的屁股上,「啪!」用力的打了一巴
掌。

「好!好!我翘起来就是了。」

丽云心不干情不愿地翘起她那丰润肥大的屁股。

「再高一点!」

她肥圆的屁股下露出一条阴缝,我一挺阳具又仝个满满的,双手握住两只大
乳房,猛力抽送。

「拍拍」阴精冲击著她的臀部,在连声作响。

她红通的肛门,由於我的抽送,也随著一张一合,我看得有点动心,人说:
「三扁不如一圆」我还未尝过仝人屁股的滋味,乾脆过过瘾!吧好在三表妹
什麽都不在乎,趁机会给她点厉害。

这时,她已泄了好几次精,精水顺著大腿直流,我的阳具也湿答答的,我拔
出阳具冲向後门。

「啊!你怎可乱来!唉唷!痛痛死人」

我不容她有挣扎的机会,又一使劲,粗大的龟头全部插入,暖暖的、紧紧的
,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唉唷!大姐!你看他乱整人喔喔」

起初,她还拼命的喊叫,大约经过几分钟,也许变了味道,她不再喊痛,反
而狠暝的迎著我的抽送向後顶。



不知是难过,还是痛快,在她的浪声中,我也忍不住一股热精射进她的小屁
泊ず

这一场剧烈的肉搏战,直仝得她浑身瘫软,喘喘不止,头发凌乱的滚在床上
一动也不动了。

大姐始终坐在沙发上看热闹,直到曲终人静,她才有意取笑丽云道:

「丽云!怎麽老实了?」

丽云恨恨的道:

「还说呢!被她们两个整得几乎还不了魂,大姐也不是好人,和他们一条心
『助纣为虐』!」

美云也打趣她:

「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怎麽今天会知道怕了呢?」

丽云向美云挑战说:

「啐!你只知道帮著你的男人,连自己的妹妹也不管了。等姐夫不在时,我
才找你算帐!」

大姐说:

「好了!丽云,看你那个睡相四脚八叉的,当心著了凉,还不把床整理一下
,也该休息了!」

丽云道:

「那怎麽行,我还没有看二姐表演呢?」

美云道:

「我们不表演,要表演你再来一次!」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