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表姐们的幸福生活(10)

大家调笑了一阵,便挤挤靠靠的睡在一起,大姐与丽云睡在外面,我与美云
睡在里面,四人并头共枕,偌大的一张床塞的满满的,也许大家都太疲倦了
,很快的呼呼大睡。

美云也许太兴奋了,偎在我怀里翻来覆去睡不著,几次我都在蒙胧中被她摩
擦而醒,她的粉腿压在我的小腹上,膝盖抵在我的胯间,在我的阳具上徐徐
蠕动,素手在我胸前抚摸,小口吹气如兰,轻轻的咬著我的肩头,我再也无
法入梦了。

低头看看怀中的美云,面如桃花,两颊生春,娇羞的看著我,我吻著她的红
唇道:

「二姐!是不是需要表演一次?」

「嘘!小声点,别吵醒了丽云!」

她伸手握住我的阳具,轻轻的套弄著,再抓住我的手指导入她的阴户中,她
烫热的阴户里,早已湿润润的了,我的阳具也渐渐的勃起壮大。翻身伏在她
的娇躯上,她自然的分开两腿,大开玉门迎接大军,我俩斩关劫寨、短兵相
接,一切都静悄悄的暗中进行著,虽然仅发出一点微微「噗吃噗吃
」的声响,但是还是把丽云惊醒了。

丽云爬起身来,抱住美云的两只大腿,像推车似的左右摆动,这时美云的玉
臂被掀的悬空,我仍是被夹在两腿之间,像伏在摇篮里一般,由於她俩人的
合力摇摆,我已无用武之地,她自然夹住我的阳具磨擦,这不能不感激丽云
山青水秀、桃红柳绿,这是一个春光明媚的季节,青年男女都结伴郊游,我
久处於城乡,实在不忍辜负大好时光。

学校放春假一周,遂与美云商议去郊外踏青,美云也欣然同意,丽云当然更
不会放过这一个游乐的机会,因为大姐与小舅妈的感情最为融洽,所以又邀
请小舅妈参加。

小舅妈与我的关系始终在最高度的机密下保持著,这都亏小莺机警的从中拉
合,所以才能瞒住美云她们三姐妹的耳目,到现在还是人不知鬼不觉的继续
帝

不过,小舅妈的态度却不大同於往昔了,双颊红润丰腴,眼波流动含情,笑
语如珠心胸开朗,往日的神情抑郁落落寡欢,再不复现,尤其爱对镜梳妆,
淡扫蛾眉脂粉薄施,一袭淡黄色的旗袍,使她年轻十岁,女人的心就是这般
不可捉摸。

这天,天气暖和,小舅妈偕同彩云姐妹,带著ㄚ头小莺、小芙,乘著马车出
城而西,我骑著那匹白马车後随行,陈公馆的女眷出游,气派不同凡响,游
人都自动闪开让路。

城西的小孤山为本市有名的风景区,山上遍植桃李杨柳,每到春季,桃红柳
绿、燕舞莺歌,为仕女游乐的好去处,山上设有茶座酒楼,专供游人歇憩,
为一所天然的大公园。

我们到了目的地,停车下马步向桃林,落红缤纷、香气袭人,丽云、小莺、
小芙三个女孩子如脱笼之兔,嘻嘻哈哈的追逐於花丛之中,小舅妈、彩云、
美云到底显得庄重文静,仅在花下漫步徜徉,或伸出白嫩的素手,摘取她心
爱的花朵,戴在鬓角或衣襟,人面桃花相映成辉,竞艳斗丽!

陈公馆的夫人小姐们,个个天香国色、风姿绰约,把一般郊游的女客比得黯
然失色,更引起游人的评头论足窃窃私语。

她们六人分作二批,或花间起舞、或草上小憩。在此情形下,我这唯一的男
士反而无立足知地,坐卧不宁起来。

我说道:

「小舅妈!你们在这里玩,我和李贵骑马去玩玩。」

小舅妈亲切的叮咛道:

「当心点,不要摔倒,早点回来,免得让人挂念。」

美云低低责骂著我:

「你总是不能安静一会。」

这时仆人李贵已牵过我的马匹,我蹬跨上马向小孤山後奔驰而去,李贵也骑
了匹马紧紧跟著,游女们抢惶让路,我露出得意的笑。

一阵奔驰後,马儿渐渐顺道缓行,我觉得有点口渴,这里并无茶座,适置桃
花林中闪出两间茅舍,柴门半掩,乍见门後有一佳人,翠衫青裙,娉娉婷婷
,看她非常面善,但我又不敢唐突冒认。

那丽人如燕语莺声喊著我,但我仍想不起在哪里见过面。

「咦!表少爷,你怎麽到这里来了?」

「你是」

她妩媚的一笑说:

「我是妙蝉呀!」

「蝉姐姐!你怎麽如此的打扮呀!」

「快到里面来,我跟你讲!」

「好!你先等等,我和仆人交代一下。」

我慌忙找来李贵,告诉他我遇见一位同学,邀我到他家玩玩,明天才回城,
要他先回去和小舅妈讲一声,李贵走後,我即刻跑回茅舍,妙蝉正依门等候
,我上前抱住她的纤腰,在她粉颊上吻个香道:

「蝉姐!你好吗?」

「冤家!你把姐姐想死了,快里面坐。」

她转身带上柴门,拉著我向里走。那是一座精致的小庭院,蔷薇深处蝴舞蜂
飞,靠後一厅两舍,布置得窗明几净一尘不染,较之那珠栏雕砌,真是别具
薄秸

她让我坐在藤椅上,递给我一杯香茶,我搂起她的腰,让她坐在我腿上,轻
揉著她的酥胸。

「蝉姐姐!快告诉我,到底是怎麽回事呀!」

她盈盈欲泪不胜凄楚,我怜爱的吻著她:

「唉!说起来话长,想不到姐姐今生还能见到你!」

「好姐姐!别伤心了!」

「自从你那次离开我後,我朝思暮想、日夜痴等,总看不到你的影子,几次
想进城去找你,但我这种打扮,而且侯门深似海,我又不敢去,哪知你一去
无音息,害得我茶饭不思、颂经无心,渐渐的面黄肌瘦,一病不起!


「姐姐!都是我害了你!」

「我的病来得突然,当然瞒不住妙慧,在她再三的追问下,我才把我和你的
关系告诉她,妙慧除了同情我外,也没有办法安慰我,只有劝我死了这条心
,有钱的阔公子不会把我这个苦命人放在心上的,这样的一病病了两个月,
药石无效,我想一死方休,但又想见你最後一面,所以又舍不得死


说著,她的泪水夺眶而出。

「好姐姐!你为我受苦了!」

「我得的病是心病,当然不是药物可以治好,多亏得妙慧百般的安慰我、服
侍我,我的病才算慢慢的有了起色。这条小命又拣回来了。这时我已瘦得不
成人形了」

她已经泣不成声,无法再说下去,我紧搂住她,吻著她的泪水,吻住她的樱
唇,吮著她的香舌,香香的、甜甜的,以热烈的吻来消弥她胸中的积怨。

「好姐姐!我对不起你!」

「这也不能怪你,因为我自己明白实在配不上你,况且你身边有的是鲜花似
的美女,哪能想到我这苦命人。」

「姐姐!我也想你呀!」

「傻孩子!姐姐想你是牵肠挂肚、刻骨入髓的,你想姐姐是肤浅表面的,过
一下就烟消云散了!」

「蝉姐姐,以後又怎样了呢?」

「以後,我的身体慢慢好了,我与妙慧经过这一场风波,真是情逾姐妹,无
话不谈了,我们非常厌倦那枯寂的尼姑生活,老是想找机会出来,摔掉那件
灰袍,再不伴青灯古佛了。

「本来嘛!像姐姐与妙慧这般天仙似的美人,若是陪泥菩萨过一生,岂不是
太可惜了吗?」

「小冤家!你寻姐姐开心!」

她娇羞的打了我一下,风情万种令人销魂,我轻轻的解去她的衣扣,露出红
色的亵衣,手由衣衫下端摸上去,那对结实而富弹性的大乳房,被我满满的
握住,凝滑柔软,不忍释手。

「小鬼!你不老实,我不讲给你听了。」

「好姐姐,我不动了,你快讲嘛!」

我仍不放手轻轻的捏著奶头。

「後来机会到了,老师父归西了,新当家的还没有来,妙慧与我商议著逃走
,我们携带细软就离开了观音庵。」

「怎麽又到这里来了呢?」

「庵里不是有一位烧火的洪妈妈吗?她无儿女的也很可怜,我们事先与她商
议好,她带我们先住在她侄女家,然後拿钱在这里买点田、盖了房子
啊唷你又用力揉人家了,我不讲了。」

「好姐姐,揉一揉有什麽关系,那麽小气!」

她白了我一眼,清轻的吻著我的脸颊,又继续说道:

「在这里住下後,我与妙慧每天绣花,洪妈妈在後面种菜,我们三人相依为
命,生活倒也宽裕,心里就是放不下你这冤家,每一想到你,我就难过了半
ぱ

「好姐姐,别难过了,我这不是来了吗?」

这时,她的亵衣已被我脱掉,那圆鼓鼓的玉乳,巅巍巍的脱颖而出,尖尖的
乳头已被我捏得红红的竖立起来,我张口吮住那鲜红的葡萄粒,伸手撕去她
霉溉

「看!又毛手毛脚的,姐姐被你揉得心里发慌!」

「姐姐!好姐姐!让我亲亲嘛!」

「美喔!馋嘴!」

她「噗吃」媚笑了,不再拒绝。

「妙慧到哪里去了,怎麽不见她人?」

「跟洪妈妈一起进城卖花去了,天黑就回来。」

「现在妙慧脱掉灰袍,人不知变成什麽模样?」

「标致的很,又白又胖,两个大乳房有好几斤重,屁股圆圆的像锅盖那麽大
,走起路来巅巍巍的真迷人,每次跟洪妈妈进城卖花,都卖得特别快,而且
价格又高。」

她像是故意揶揄妙慧,说著自己竟「嗤嗤」的笑起来。

「蝉姐姐!你若进城卖花一定比妙慧卖得更快更贵,说不定回不来,连你人
都被买走了。」

「啐!我从来都没去卖过花,有一次与洪妈妈进城买布料跟绣花线时,有好
多臭男人都死盯著人家,讨厌死了。」

「谁教姐姐长得好看,臭男人才爱看呀!洪妈妈保险没有人看她。」

「小鬼!讨打!」


她轻轻的在我颊上拧了一把,「嗤嗤」的娇笑,我趁势把脸藏在她的怀里,
咬住她的乳头吸吮起来。放在她阴胯间的手也开始上下活动,揉著她的阴毛
、捻著她的阴核,扣得她「格格」浪笑。

「小鬼!别整姐姐了,你肚子该饿了吧!让姐姐弄饭给你吃。」

她挪动一下身子准备离去,我哪还能容她脱身,上前紧抱住她死也不放。

「好姐姐!我不要吃饭,我要吃你身上的白肉!」

「吃了半天,姐姐的奶奶都被你吃痛了,还没吃够吗?」

「我要吃你下面的肉!」

「啐!冤家!真折磨人!」

我抱起她就要起身,两腿已被她压得麻木,不由「啊唷!」一声又坐下来,
她吃惊的搂住我:

「弟弟!怎麽样了?」

「我的腿被你压麻了,不能动弹。」

「快别动!让姐姐替你按摩一下好了。」

她离开了我的怀抱,端了一个矮凳子坐在我身旁,抱起我的小腿放在她膝盖
上,握著粉拳轻轻地在我大腿上著、按摩著,非常舒服。她胸前的双乳随
著她的一一而抖动著。

「弟弟!可好一点吗?」

「嗯!」

我只顾望著她的双乳出神,把大腿麻木的事早忘记了,她见我没有回答才发
谋и泊Τ钵

「坏死了!不给你了。」

她掀起我的腿,拉住衣襟掩住双乳,就要起身离去,我赶紧一步抱起她的娇
躯走入卧室。

「好弟弟!吃过饭再来吧!怎能急成那个样子?」

「不嘛!现在我就要!你不是想我吗?好姐姐!」

「唉!真缠死人。」

我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脱去她的衣衫,一副白嫩嫩香喷喷的玉体马上现在
眼前,我迅速的脱去衣服,粗壮的阳具已硬得直抖,猴急的搂住她的娇躯,
颊上、唇上、粉颈上、玉乳上,如雨点般的吻个不停。

「姐姐!亲姐姐!急死我了。」

「小鬼!快上来嘛!姐姐在等著你呢!」

她搂住我双腿夹住我的胯下,把我翻到她身上,自然的张开两腿露出肥嫩的
阴户,粉手握住我坚硬的阳具导入她的阴户,粉臀一挺,粗壮的阳具即滑入
大半,暖暖的滑滑的,紧紧的包著我的阳具,我再一挺,阳具整根没入,她
掀起粉臀扭动柳腰,摇、晃、磨、挫,阴户内一紧一缩的吸吮著我的龟头,
异常的美妙。我抖擞精神九浅一深、横插直捣,插得她浪叫连连。

「好弟弟!美死姐姐了喔美死了」

「亲弟弟!姐姐舒服极了姐姐丢了」

「哼哼哼」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