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表姐们的幸福生活(11)(完)

我的元气正旺抽送更猛,直仝得她花容失色钗横发散,浪叫渐渐低微,只有
呻吟的份儿,一股股的阴精如决堤之洪水汹涌而至,灼烫著我的龟头,我不
禁热血上腾,一阵阵热精射入她的花心。她双腿夹住我的阴胯,不让我动弹
,我们都欲仙欲死、心花怒放、你贪我恋不忍分离。

她双颊转红娇艳欲滴,宜嗔宜喜如怨如诉,我俩互吻著紧抱著,疯狂的滚在
一起。

「好弟弟!姐姐美死了!你是姐姐的心肝,姐姐不能再离开你了!」

「好姐姐!我又被你浪出火了,再来一下吧!」

「傻孩子!不能贪多,好好的躺著,姐姐弄饭去,吃了再玩吧!」

「不嘛!我要再抱抱你!」

「好弟弟!听姐姐的话,姐姐再给你亲亲好了!」

她送上红唇,我一阵热吻才让她离房。

妙蝉姗姗出房, 舒畅的躺在床上闭著眼,如梦如幻,六七个倩影都涌上脑海


妙蝉娇俏放荡热情如火,星眸流露著如饥如渴的目光,有一股吸人的魅力,
让人不能自持。

陈妈淫荡冶良,一身细皮白肉堆绵积雪,乳波臀浪,走路浑身乱颤,使人眼
花撩乱,只要一粘身就会销魂蚀骨欲仙欲死。

小莺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蓓蕾,婷婷袅袅,浑身充满处女的幽香,心眼玲珑善
解人意,投怀送抱小鸟依人,是一朵解语花使人遣愁忘忧。

丽云人高马大,浑身充满活力,一肌一肤都富有弹性,热情放荡,从不娇揉
造作,那对结实的大乳房搂在胸前,如两只火球一般的灼著人的心灵,像一
杯烈性的酒让人一醉不起。

彩云温柔纯良清丽娴淑,双目中散放著慈祥的光辉,犹如三春时的旭阳,温
暖著人的身心,娇怯怯的教人见而生怜。我更喜欢依偎在她的怀里,享受著
她的爱抚,那母性的慈蔼使人依恋。

小舅妈端庄持重,是观音大士的化身,虽为半老徐娘,但美人并未迟春,白
皙润腻光滑凝脂,我爱偎依在她酥胸之上,如处温柔乡中,含蓄妩媚风情万
千,移裘荐枕曲意承欢,使人如浴春风如沾雨露,徐娘风味胜雏年,实非欺
人之谈。

美云艳冠群芳,丽质天生,眉如远山横黛,目似秋水盈彻,唇若点丹齿若含
贝,体态轻盈如细柳迎风,软语娇笑似黄莺出谷,多情而不放荡,温柔而不
轻佻,她把情与爱、肉与美揉合在一起,全部注输在我身上,她是我的未婚
妻,我敢谢上苍对我的厚赐。

我正在呆呆的出神,不知妙蝉何时进来,双手捧著一碗汤坐在床沿上,她笑
辨帝и

「睡觉了没有?该饿了吧!快起来先喝点鸡汤。」

她放下手上的汤扶我起来,我懒散的偎在她怀里,望著她痴笑,她一手环抱
著我,一手端著汤碗送到我嘴边。

我吃了一口道:

「唷!好烫啊!不信你尝尝!」

她尝了一口道:

「不太烫嘛!」

「我要吃姐姐嘴里的汤!」

「小鬼!我就知道你不怀好意,把嘴凑过来,我喂你!」

她果然喝了一口汤,鲜红的小口慢慢的把汤渡入我嘴里。

「嗯!好香啊!我还以为是块鸡肉呢!」

「啐!少贫嘴!再来」

我俩在愉快中喝完鸡汤。

「好姐姐,让我再玩一次吧!你看人家又翘了!」

我抓住了她的手,要她抚摸我的阳具,惹得她「嗤嗤」的娇笑。

「怎麽这样性急,会累坏身体的,待会儿妙慧回来了,等我们吃过饭後,今
晚睡在我这里,姐姐让你玩个痛快!」

「那妙慧怎麽办呢?」

「让她和我们睡在一起不好吗?她的工夫才大呢!保险要你的小命。好了!
快穿好衣服等她回来了,不笑你才怪呢!」

她替我穿好衣服,二人又揉作一团。正在兴高彩烈之际,忽然门外传来叫门
声,妙蝉急忙起身,整理一下凌乱的床,拉我到外厅坐下,她穿过庭院奔
向大门,一会儿她拉著一位紫衣丽人,二人低声交谈著进来,不用说这就是
妙慧了。

妙慧一身紫衣,娇躯丰腴略肥,银盆大脸满如秋月,星目盈盈犹如一泓秋水
勾人神魂,两条粉臂洁如鲜藕,柔若无骨摇摆有度,紧身的春衫裹著那颤巍
巍的大乳房,更显得乳沟分明,肥大浑圆的屁股在罗裤中隐隐突起,扭扭搭
搭的肥肉儿乱颤,两条粉腿塞满了裤脚,显得格外性感,令人欲念顿生。

妙蝉一阵风似的跑到我面前,拉著我的手迎了出去。

妙蝉道:

「阿强!看那是谁来了?」

妙慧道:

「唷!好少爷,是那阵风把你吹来的?可把我这大妹子想死了!这麽个小白
脸,怎不教人著迷呢?」

我道:

「慧姐姐!你好吗?」

妙慧道:

「嗯!小嘴多甜呀!怪不得大妹子为你要死要活的!」

妙蝉道:

「好啦!我们等著你吃饭呢?」

她俩忙著端菜拿汤,偌大的一张八仙桌,七大八小摆得满满的,除了一些腊
味、素菜外,还有一只肥鸡,妙蝉的烹饪技术相当高明,样样菜都是色香味
俱全,算得上一位才貌双全的巧妇。

饮食间,她俩都在拣鸡腿腊肉向我的碗里堆,其实这些大鱼大肉我早已吃腻
了,还不如青菜豆腐来得可口,我把鸡肉又分送给她们。

「小鬼!你怎麽又这个还给我,难道不喜欢我?」

我道:

「蝉姐姐!我很喜欢吃青菜,你做的青菜比肉还好吃!」

妙蝉听我在夸赞她,她喜孜孜的道:

「青菜是洪妈妈种的,只要喜欢吃以後我就煮青菜给你吃!」

妙慧两眼飘著我,一语双关的道:

「大少爷一定是吃腻了油腥,所以来这里吃点野味,调调口味。」

在笑语风声中结束了这顿晚餐。

「阿强!让蝉姐姐陪你到客厅谈谈,我去洗个澡。」

妙慧姗姗离去,妙蝉拉著我走进妙慧的卧房,房内布置得非常别致,枕被、
床罩、罗帐、一衣一物全是粉红色,香喷喷的像是新娘的洞房,置身其中使
人绮念横生。

妙蝉道:

「慧姐姐的床很大,我时常和她睡在一起。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我去换妆
马上就来。」


过一会儿,妙蝉晚妆初罢,一头青丝梳得高高的髻儿,鬓间缀著一朵白兰,
一袭薄薄的春装,粉红的绣花软鞋,明眸浩齿素颜映雪,一种成熟的少妇风
味令人心情勃动。

我咬著她的耳朵求欢:

「好姐姐,我想」

她打了我一下,笑得花枝招展道:

「你好馋嘴呀!」

「谁叫姐姐长得这麽美,惹得人家发火呢?」

我涎著脸向她撒娇。她无意拒绝,宜嗔宜喜的对我媚笑,我连忙抱起她,按
在一张檀香大椅上,掀起她的粉腿,也不脱衣服仅将她的罗裤拉下一半,露
出雪白的粉臀及鲜红的阴沟,我从裤扣中掏出阳具,轻轻的插入阴户中,贴
著她的粉颊,吻著她的红唇,一阵馥郁的幽香沁入肺腑,令人昏昏欲醉。

她星眸含情樱唇露笑,翠蓝色的紧身春衫腰身狭小,裹得曲线毕露,浅浅的
领口短短的衣袖,露著雪白的粉颈及似藕的玉臂。那香软绸滑的衣衫内裹著
纤适度的娇躯,搂在怀里令人神魂飘荡。虽然我俩都穿著衣裳,但比赤身
相戏更有一番情趣。正在你贪我恋之际,妙慧浴罢归来。

「唷!大妹子,怎麽那样著急,不容我回来就偷嘴!」

妙慧仅披一袭轻纱,薄如蝉翼,丰乳、肥臀、纤腰、粉腿,隐隐约约可看大
概,真是妙态横生,我拔出阳具,扑向妙慧,反手扯去轻纱,柔玉温香抱个
满怀。

我将妙慧推倒在床上,双手抓著她那大如木瓜的巨乳,凑上嘴就一阵猛吸狂
啃,弄得妙慧忍不住的叫出声来:

「小鬼!你喔你好狠呀姐姐被你吸
吸光了嗯舒服极了」

妙慧嘴巴叫嚷著,而且不停的挺著大胸脯,好像久逢雨露,急需要男人的滋
柬

我腾出一只手来,往妙慧的阴胯摸去,原来妙慧已经春潮泛滥淫水直流。我
见机会成熟,立即提枪上马,妙慧主动的用手扶著我的阳具对准自己的阴户
,我一挺腰「咕」一声到底。

妙慧娇叫著:

「啊喔小鬼!轻轻一点。」

可能是妙慧久未经人道,一时不能适应,於是我放缓抽送的速度,以一种温
柔而细致的韵调慢慢地向里推送。

我感觉到妙慧的阴户里,一紧、一松的在颤动著,宛如婴儿在吸乳般不停地
吸吮著我的龟头,这是从前未曾有过的感觉,真是令人消魂。

「好姐姐!你的阴户与众不同」

妙慧道:

「那就快闭上眼享受一下吧!」

她的阴户一紧一缩自然的吞吐著,阴精津津的润浸著我的阳具,我的精水也
徐徐流著,这样也会使阴阳调和,我俩偎依相抱,完成一场含蓄性交。

「好姐姐!还是这麽硬怎麽办?」

「嗤嗤!」她格格地笑著。

我向她撒娇道:

「人家硬得难过嘛!姐姐让我抽动一下吧!」

「傻弟弟!别著急嘛!姐姐会让你软的!」

她的阴户加紧的收缩了,一吸一吮吞进吞出,使得我的龟头像被牙齿咬著的
一般,整个阴壁都活动了,我浑身麻酥酥的如万蚁钻动,热血沸腾如升云端
,一股热精如泉涌般的射进她的花心,她也一阵颤动的泄了阴精。

「小鬼!还硬不硬?」

「好姐姐!太美了!你的里面怎麽会这样的动法,是向谁学的?」

她娇笑连连,羞而不答。

「是向谁学的?为什麽不说话?」

「傻瓜!这岂能学得来的吗?天生我就是这样的呀!」

「为什麽蝉姐姐不会这样的功夫?」

「蝉ㄚ头也有她的妙处,紧、小、水多,难道你还没有体会到?」

「蝉姐姐虽然妙,但总不及姐姐的美,我愿永远插在里面!」

此时的妙慧春意荡漾媚态横生,她美极了!娇极了!我紧紧的搂在怀里,爱
在心里,我热情的吻住她,她默默的承受著,多情的抚摸著我的全身。

「小鬼!你的性欲太强了,真不是一个人可应付得了的。」

她怜爱的看著我,目光内充满安祥、慈蔼,以往的淫荡全找不到了,这时她
宛如一个娴淑的妻子。

妙蝉冲了进来说:

「唷!怎麽又黏上了,真是男贪女恋!」

妙蝉晨妆初罢,蛾眉淡扫脂粉薄施,一袭白色窄窄的春装,越显得花容雪肤
,她笑吟吟的看著我与妙慧。

我道:

「蝉姐姐!你怎麽一大早就跑走了?」

妙蝉道:

「我这样作不好吗?给你们俩留个机会呀!」

「来!再睡一会儿吧!」

我一把将妙蝉搂在怀里,在她颊上吻个香。

妙蝉道:

「还睡呢?看太阳已晒到屁股了,起来吃点东西!」

妙慧道:

「真的该起来了,让蝉姐姐给你穿衣服吧!」

她给我穿上衣裳,扣著钮扣,等拿起裤子要向腿上套时,发现我腿根处,粘
粘的一片玉津,她轻轻的打我一下道:

「看看这是什麽东西还留在身上,教慧姐姐给你吃掉!」

妙慧正在穿衣裳,听妙蝉一说掉头向我腿根看去,她不禁羞得红了脸,在枕
下取出一块红纱向妙蝉道:

「小妮子!一点亏都不吃!」二女都「嗤嗤」的笑了。

穿好衣服,我们携手步出卧室,庭院中阳光普照空气清新,我迎著旭日作一
个深呼吸,顿觉精神振奋,再看身旁的二女人比花娇,我们都满足的笑了,
内心充满了兴奋、幸福,眼前现出美丽的远景。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