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嫁给了我(完)

可能是过於疲累的关系,听着音乐,便昏沈沈的马上进人梦乡。
不知睡了多少久,她忽然觉身上似乎有重压感,猛然张开眼一看,压在自已身上的,居然是儿子阿秋。
她内心多少有点畏惧害怕。
「不要!」在呼叫同时,双手用力推开对方。
但是阿秋的上半身仅移动一下,下半身根本不为所动,她似乎知自己的身体将被这个人贯穿而吸贴着。
「阿秋,为什麽?为什麽你要这样做 ?」
她拚命的反抗。
「妈妈我喜欢你,第一眼看到你,我便知道你是我梦中情人。」
阿秋充满欲情的声音,在妈妈的耳畔响起。
「不......不要....」
她小声的说着。
「我知道这是不好的事,但只要一次就好了,妈妈,你让我抱好吗?」
他喘息地发出哀求的声音。
「不....不行..」
她反抗拒绝的声音继续着,但四肢男人用力束 圈制,令她丝毫不能动弹
「妈妈....我的心愿达到,我心也甘愿....」
阿秋热情的言语由他口中流泻,腰部也开始规律地抽送着。
已经不行,在她绝望感觉层层袭袭来的途中,身体内部的力量似乎一下子全部拨除。
阿秋为了不容她有任何抵抗的能力,所以才一举侵犯她的肉体,紧贴着不放。
阿秋虽然年轻,但有丰富的做爱经验,深深知道在这种场合,如何做才能使女人乖乖就范。
他未做前戏,即紧紧地插入她的肉体,但仍灵活地运用他的口唇及手指刺激她的性感地带。
她的躯体几乎折成两半,双脚屈膝向後仰倒,阿秋缓缓推动腰部,口唇吸着一个乳房,舌尖在乳头上轻舐着,用手摩搓另一个柔软的乳房。
妈妈的乳房很丰满,他的手当摊开来似乎也无法盈握。
她不再做无谓的挣扎,静静躺在榻榻米上任凭他随意的处置。
呼吸急促,卡在喉的喘息声忍不住要喧泄出来,她拼命地压抑着,不使自已失神地呐喊出来。
由於男朋友出国,已许久没有人灌溉的娇躯,难耐男人如此折磨爱抚。
他的腰部用力迥转两三次後,突然一下子深深顶入子宫内部,同时张口紧紧吸住隆起的乳房。
她压抑的喉间的低吟,发出「啊......啊......」的声音。
龟头的前端 着子宫,乳房间吸吮的快感,似电流般的游走,她的眉间轻皱目光迷离,发烫的脸庞不断地左右摇摆。
「不....不....」发出呓语似的拒绝声。
「妈妈....感觉很舒服吧....」
阿秋的声音,在她耳畔低语着。
「不好....不好....」
她拼命地掩藏女人的羞耻心。
但是男人作爱的技术巧妙,膨涨的肉棒轻轻抽出,压在花蕊上部,紧紧地轻搓压揉,弩张的龟头不住地顶着阴核肉头,放肆地撩拨着。
「啊........好....好舒服......」
此时的她,由喉际发出一连串介於悲鸣及喜悦的呻吟声,她几乎被这个男人完全牵制掌握住了。
他挺起上半身,再度用力插进,一前一後做抽送动作,一只手轻抚硕大的乳房,另一只手向她的阴核探索。
「啊........啊......」
她紧闭着双眠,用力摇晃头部。
「很舒服吧....妈妈.... 您舒服吧....」
阿秋在耳畔气语咻咻地说着:
「不......不......请住手......」
她的脸颊涨的绯红 。
「不........」
抵抗的声音逐渐转弱,她实在无法这种爱的折磨。
「不要啊,快停下来,我全身变得好奇怪......」
她的头似乎摇晃的更厉害。
「啊......怎麽办......」混浊的空气中突然扬起一阵悲鸣的叫声。
「妈妈,我会让你更舒服的,请忍耐,尽量享受吧!....」
阿秋突然大力动腰部,急速地抽送着,用龟压挤阴核的肉襞。
他深知深入浅出滋味,使女人的娇躯不由得为他轻颤起来。
妈妈初次体验男人熟练前戏技巧快感。
对於男人的身体,她认识的只有男朋友一个人,而他通常在做爱,只是乏味地轻吻抚摸後,便匆忙地插入她的体内。
插入後,只顾做活塞似的推进动作,完全无视她尚未进入性欲的情绪。
有时候她为了享受作爱快感,会自己配合律动,用力扭动身躯来达到目的。
但是中田阿秋,他熟练的技巧,几乎将她的魂魂带向宇宙天际飞翔一般的美好。她本能地追逐和官能的动作,而脑中只能重覆想着:「以後再想怎麽办?」骑在妈妈上的阿秋,依旧沈稳而冷静地动作,很认真向她的私处进攻。
为了不让喉际发出愉悦的呻吟,她拚命压抑着,甚至咬紧牙根,也不肯让对方看出她的窘态。
可是由身体内部传来一波波电流似的快感,简直使她遍体酥麻,她再也无法忍受了。
於是「啊......快来啊......」终於由喉嘴发出快感的声音。
阿秋听见妈妈快乐的呻吟声,似乎受到鼓舞似的,加快抽送动作,双手不住地揉搓乳房。
「啊........好......好极了......」
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麽,只觉得脑中五光十色的散放并裂开,一股来夹着情波爱浪的潮袭卷而来,她的躯体被卷入半空中,瞬间又翻腾跌落,眼前一片空白。
「啊......我快死了......」
阿秋看见口达到高潮的情形,略为停缓腰部动作,倚她耳边轻轻说道:
「妈妈........我会再让你享受一下,这次让我们一起爽。」
他尚未射精。
她似乎仍陶醉在高潮的馀韵中,阿秋说话的声音好像很遥远,她根本没听见他在说什麽?
他挺起上半身,回复正常位,再度冲锋陷阵。
妈妈几乎没有休息片刻,又让这个男人攻城略地。
「啊... 啊.... 」娇喘连连的气息,不停地由她口中发出。
妈妈第一次尝到这种淫荡的快感,欲仙欲死的感觉使她好似在生死线上 徨不定。
「好........好爽! 」她忘情地喊出来,完全不忌讳女人有的 持,两手牢
牢地攫住男人厚实的背部。
「妈妈....这样你觉得舒服吗?」
「好..........好了....我快受不了....」
「那麽....这样呢?」
「我要....我还要....我快死了....」
她的头左右摇摆的更加厉害。
「我知道,这次我们一起同时到达高潮....」
他开始加快腰部抽送动作。
她的头向後用力一仰的同时,口里大喊一声「哦!」伴随淫荡的喘息
男人的精液直射入子宫。
她不断发出「唔!唔!」类似悲鸣的呻吟,双手无力地摊在榻榻米上,全身呈现一副虚脱感。
____
.......七年後.......
虽然是乱伦七年,但是他们还没有小孩,冬梅曾经怀孕过一次,但却马上就流产了,之後就不曾有过 孕的徵兆,的确儿子是非常喜欢小孩,但是冬梅从来
不认儿子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冷落家庭。
(或许厌烦了我的身体........)
虽然是这麽想着,但是即使是他已经厌倦了冬梅,结果还不是有插入,而且是插到底部。
想起当时的情景,冬梅的肛门又觉得痒痒的,整个人脸上也变得通红。(啊....亲爱的......)
这可以说是生平第一次的肛交,到那以前,冬梅是连手指都不曾伸入那里面那里可以说是完整的处女。
对於冬梅来说,肛门只是一个排泄的器官,为了将东西排出来的孔而已。绝不是将什麽东西塞进去的孔。至少以体位的关系来被看的话,只不过是令她觉得有强烈羞耻感而已。
到目前为止觉得好像儿子的阴茎还留在她的肛门部位似的,冬梅不由得抬起屁股来扭动着腰部。
虽然是"有尿感"但还不如说是"有大肉棒感"来得恰当吧....她感觉肛门还没有完全的合拢,二、三天内都偷偷的手指去确认一下。
当然即使再怎麽看,菊花是没有任何的改变,但是却令她更加爱惜自己的这个小孔。
这个小孔竟然能够一口气吞下那麽粗的阴茎。实在是令人无法相信。
原是她一直认为是那是男人和男人之间作爱的作为。
她是决定在三点到警视厅去,现在离出门的时间还早冬梅呆呆的回想起儿子要求肛交的那一晚的事情。
那天..是儿子 -- 芝山不用上课的日子,所以从白天起,儿子就一直要求和冬梅做爱。现在想起来,从那件事情儿子的行为就是相当的奇怪。
突然在早餐和午餐一起用完之後,正在喝着咖啡的芝山突然抱起了冬梅,同时亲吻着她。刚开始她以为只是开玩笑的轻轻一吻,但是芝山 用他的舌 她的唇给分开了,由於是在客厅榻榻米上,冬梅便将芝山推开似的叫起来。
「亲爱的..不行啦..快住手......」
「那有什麽关系..来吧....我们做爱吧........」
「现在是大白天,你在胡说些什麽啦,要是有人来了该怎麽辨呢?同时万一
电话响起的话........」
「没关系啦....不要去管它就好了......来吧....把衣服脱下......」
芝山虽然是歪着嘴唇笑着,但是眼睛 直盯着冬梅看。
「你到底是怎麽啦!」
「没有怎麽啊......我们是夫妻所以想要做啊!」「但是....要做的话....在晚上吗?」
「晚上也要做..来吧....偶而在明亮的太阳下,让我瞧瞧你的裸体,脱下嘛....冬梅」
他们的宿舍幸好附近没有其他的建筑物,所以不用担心有人会偷看到。但是冬梅仍然觉得很别扭,因为她没有先去洗澡,而且明亮处裸露身体的习惯。
「哈哈哈......不管是到几岁,冬梅也仍然是不会改变啊!」
儿子将手伸到她的毛衣上,她连抵抗的时间也没有,一下子毛衣就给脱了下来,纯白的胸罩在春天的阳光下,显得格外的耀眼。
「啊....爱的..真..真的要做啊......」
这麽说来,儿子昨晚回家时显得特别的疲倦,然而今天早上就变得格外有精神。
「真是讨厌!」
冬梅认为这是春天的刚之气,只好苦笑着。」
「先将胸罩脱下来露出全部的乳房呢?还是先脱下裤子呢?」
冬梅显得非常的害羞。
芝山将冬梅胸罩前面的扣子解开,当胸罩被打开时,做爱弯弯的乳房一下子弹了出来。
可以说是肉的果实,那是不光是只有男人也有着一股想要前去品尝的冲动的丰满 白的美肉。看起来是如此的柔软,而且如同樱桃般的乳头是令人家的喜爱。一边盯着双乳房,芝山一边的手指很慌张的解开裤子的扣子,他简直是如同第一次拥抱冬梅似的慌乱的将她的裤子拉下。因为冬梅没有穿袜子所人就句胸罩一样,马上就呈现出纯白的比基尼内裤。
连窗帘也没有拉下来,蓝色的天空上,春天的阳光整个的的照射在屋内。仅仅是这样,冬梅在豕天陌门前蛔是得非常的害羞。乳白色的肌肤一下子变得通红
。芝山急促的呼吸着,如今则已经是不过气来了。由於显露出害羞的工,使得冬梅的肌肤,更是散发出窒息般的成熟女人味。
不管是已拥抱过数千次、数万次。芝山这个男人由於女人那种散发出来一直了没有改变的甜美味道是完全的引起他的欲望。
在原古时代男女皆用毛皮来掩盖身体时,男人就是因为女人的味道而发情的。
就在这个时候从冬梅的裸身所散发出来的味道,显得更加成熟。
芝山的手围绕着她的腰部,一边抚摸屁股酒窝的周围,一边将冬梅的内裤给脱了下来。在这个瞬间冬梅觉得异常的兴奋,她很庆幸自己是身为女人而且她的肉裤是被脱下来,因此到目前为止,每次晚上做爱时,她是一次也不曾自己脱下内裤的。
被垫的颜色是漆黑的,因此躺在那身的白色裸身,令人想起如同是一幅西洋的裸画,这种美是不同於日本的美,是和欧洲绘画中的女人一样,有着丰满人性的肉体美。
冬梅的肉体是极端的成熟,但是在成熟丰润中却带着东洋人特有的柔软感。重要是她全身的运动神致是相当的灵活、紧闭。
「亲爱的太太....你是从什麽时候起....有如此美丽的身材呢?」
「傻蛋这不是你帮我锻炼出来的吗?」
冬梅说道,诙谐的脸和成熟的肉体呈现出一种奇怪不成比喻的对照。
并且充满了妖艳的魅力。
高雅的脸蛋以及湿润般的瞳孔,使得芝山实在是忍耐不住,一直盯着冬梅看,而此时冬梅 白的喉嘴也发出了声响。
即使是冬梅,由於是在正中午裸露出自已的身体,所以她的情欲也不知不觉的引发出来。
甜美的口水充满了整个口腔,虽然是吞入喉咙内好几次,但依旧有很多残留在口中。
冬梅即使是看过无数次,也仍然是觉丑怪,无法形容的男人大肉棒。纵使是她所深爱的儿子的不肉棒,她却不曾相过要好好的对待那个红黑色的东西。(啊啊啊....骗人啦....)这香口水,简直就像那下流的哈巴狗一样。
「伸出舌来!」
芝山说道,冬梅用舌将嘴唇弄湿後,并将舌头伸了出来之後贴在松网的肉棒顶端。
「舐嘛......」
舌头在尿道口摆动。透明的液体尚未渗透出来。但是当舌头在里面搔弄而引起发痒时,肉棒有了惊人的反应。
「啊....快衔在口中嘛....」
眼睛一直往下看的冬梅,轻轻的点了一下头,拧了唇内之後,张开小小的嘴巴。
对於口交的行为,她曾经排斥过,无论如何为了吃饭,必须要有排泄的器官,不过为了爱,也一样能作口交的行为,对冬梅来说,是从来不曾想过关於没有爱的口唇服侍。
那个张开不大因为甜美的口水而湿润的嘴唇靠近儿子大肉棒顶端,当碰触到圆润的感觉时,冬梅的脸稍为的往前一倾,一下子就将儿子的龟头吞入口中。(啊....)冬梅抱住儿子,口里衔着龟头。由於圆润、那种坚硬的触也就不令冬梅感到厌恶。并且一点也没有奇怪的感觉。
儿子的手如同哄小孩般的抚摸着冬梅的头,冬梅的样子是绝对不会在外人面前表现的,有如水孩倚靠在父母旁撤娇的滑稽相。
冬梅允着儿子的龟头。
肉棒的角度是有点往上,而且要跳出来似的。
当舌贴在尿道之时,舐着渗出来透明液体。
「啊....请你舐衔到很坚挺为止。」
冬梅慢慢的大口吃着肉棒,用口唇紧紧的包住已经紧绷且看得到静脉的大肉棒龟头的顶端碰到喉咙深处时,简直是快要噎住般,冬梅於是停止了大口大口的吃儿子的肉棒。
「啊啊......冬梅....可以啦....」
即使是要求深爱的妻子,在耳中午时候大口的衔着自己的大肉棒,芝山也早已经是按耐不住了。
他将力量集中在抚摸冬梅头部的手上。
冬梅用抱住儿子的右手去抓大肉棒。
一边分开着体毛,然後将细细的手指卷起。
她知道儿子的大肉棒正激烈的在振动着,这样又再次的使冬梅的情欲激烈的燃烧起来。
她的左手贴倚儿子的阴囊上,摩擦着而有痒痒的感觉,如此般的触摸儿子的阴囊并非是头一次,那种感觉令冬梅很舒服。
不可思议的是,对男人来说,阴囊是一点也没有什麽舒服的感觉,性感则是完全的集中在奇怪的大肉棒上面。
冬梅寻找着卵,一想到这里是储存精液的地方时,就会爱不释手。
冬梅掌握住儿子的整支大肉棒、衔着、磨擦着。她再次将精神集中上龟头处,专心从由侧沿着沟舐着。
「啊....可以啦!冬梅怎麽样?我的大肉棒好吃吧?」
儿子轻声的息。阴茎是一点子吃的道理也没有。对冬梅来说口交的行为只不过是一种她服侍儿子,而令儿子高兴的行为而己。
但是这时的冬梅却是第一次感觉到口腔中,不!说得更清楚些就是有着一种甜美的感觉。这的确在当她紧紧的吸住儿子的龟头时,将拧住紧绷的血管,溶化在口水中。
冬梅将大口吃着的大肉棒吐出来。
「啊......」
冬梅发出了甜美的呼气,同时黏答答的口水,非常珍惜且毫不犹豫的吞入喉咙内。
「怎麽样,我的大肉棒味道如何?」
儿子再次问她,冬梅抬起已经涨红的脸。
「....太好吃了」眼珠朝上看而说道。
「冬梅......」
芝山很有自信的叫着。同时将全裸的妻子压倒在沙发上,冬梅柔软的裸身马上就扭曲起来。
「你的阴部啊....冬梅....」
「啊....亲爱的....」
儿子的手将浑圆的大腿张的很开。
「啊........」
当冬梅的双脚被打开的一瞬间,就同内裤被剥下来时,同样的令她觉得很兴,而且全身会发抖也是这个缘故所引起的吧....
当被大大的张开双脚,并且窥视到中间部位时,冬梅感到有如疯狂的喜悦。
这里是女人最害羞的地方。儿子看着女人的那种热情且黏答视线还是令冬梅兴奋不已。
被瞧见的喜悦。冬梅完完全全的感觉到害羞就愈显得喜悦。
「啊....亲爱的....」
「无论什时候瞧见,都觉得很甜美的阴部,冬梅你感觉好猥亵啊!」
「啊....这是属你的东西啊....」
从热情的倒三角形的浓密阴毛开始,冬梅代表着女人的身体,可以说事实上是表现出淫美同时是绽开的花瓣。
被丰满的大阴唇所保护的小阴唇的肉花瓣并没有褶边,左右是相当的均称,由於做爱没有生产过,虽然没有像少女时候那样的娇嫩粉红色,但是也没有像生过产妇女所会有的色泽。
在明显的状态中,可以看到的是成熟的色泽,会引起欲望的媚肉。
芝山的眼睛应是已经看厌了才对,但是他却得异常的兴奋。
大概女人的性器,实际上可以说是相当奇怪的东西,然而男人再怎看都不会厌倦。而且不可思议的是,当男人一闭上眼睛时,浮现在脑中的情景是各式各样的。因此男人才不会觉厌倦,或许才会不断的一心想要求那个部位。
「啊....亲爱的....别这样看嘛....」
冬梅喘不过气来的说道。
双脚被张的很开,整个性器被瞧见的样子,实在是令她在儿子的面前显得非常的害羞,虽然也是会感到甜美,但是作为女人而且是平凡单纯的人妻害羞的程度特别强烈。
「这个阴部是属我的东西。」
「是这样的......可是....」
冬梅的口中无法说出太猥亵的那个字,所以就紧闭住嘴唇。
对於自己最重要的地方,当然是会抵抗的,但是也的确引起了她的情欲。
当听到儿子说出阴部时,冬梅喘不过气的拼命摇头说「不!」
「啊....亲爱的....好了好了....不要再看了....我觉得很害羞啊....」
现在想起来到目前为止,被张开大腿,然後一直被盯着性器看的,这是从结婚以为未曾有过的现象。
她只能认为这其中一定有什麽原因。
於是儿子在之後说出了奇怪的事。
冬梅坐在房中清楚的回想起儿子在出差之前和她之间的种种性游戏情景。
「冬梅」
「啊....真的请你饶了我....」
希望早一点插入,口唇服侍及儿子热情的视线,冬梅知道自己被剥开的媚肉,已经是充满了兴奋感。并黏答答的且非常的疼痛,被儿子如此的死盯着看,还是令她羞愧不已。
「哈哈哈哈哈......口交之後你的阴部一下子就湿润了。」
「啊....讨厌啦......」
她想要将被儿子张开的丰满的腿紧闭起来,但是被儿子的手指马上就触摸到。媚肉的缝口被拆开时,浓厚的花蜜一堆堆的溢了出来。芝山微笑的脸孔挨了过来。
当闻到这种黏答答,并且是从充满脂肪的大腿处所散发出成熟女人的体味时,以及夹着朦胧芬芳的性臭时,无论是怎样的男人也会为之疯狂。
「噢....冬梅....我太爱你了....」
当芝山发出轻声尖叫的同时,吸吮着妻子的性器。
冬梅整个人向後仰愈是感到焦虑,那种兴奋就如同电流般马上就冲到了头顶。
腰部也抖动起来。
儿子的唇如同小蛭般的来回爬行着,口中含着充满花蜜的媚肉。而灼热的舌则黏答答的舐着。
儿子的口水和从冬梅的子宫深处所溢出来的花蜜混合在一起,充满了阴部及肛门,同时流到了沙发。
「啊....已....已经......不行了....」
当儿子的舌头触到阴蒂时,冬梅疯狂的叫了起来。
尤其是尖部,几乎是如同将包皮剥下来的肉真珠,这时候的感度就更加强烈。如果是没有包皮的话,那简直就太有感觉了,所以她会完全的不知所措。并非是手指,尤其是舌及唇,更是刺激了冬梅的情感。
对女人来说,认为最不乾净的体位被人舐着,但是有口交这回事,所以就不足为奇了,但是在女性器方面,只是对於肉密室给人有着强烈的不清洁感。冬梅认为如果没有爱的话是绝对做不出这种行为来的。因为是喜爱的儿子,所以才允许儿子舐自己的阴部。
恼人成熟的 白裸身,如窒息般的扭曲起来。
「啊....好棒....爱死了....」
一边满足於儿子唇及舌的触感,冬梅一边移动着腰部,虽然只是有一丝丝的兴奋感,但却巴不得儿子的大肉棒能够快一点插入。
终於这个完完全全的女人,就在这个时候可以说是已经再也忍耐不住了,自已的身体就如同一个人独自往前走一般。不过偶而当然也有徘徊的时候,但并非是一种不好的感觉。
「啊....亲爱的....拜托你....已....已....经..太兴奋了....」
「想要是吗?」
「呜.... 快一点嘛....」
儿子一边将手指捏弄着坚硬的乳头,一边则将嘴唇爬行在冬梅的脖子上。
冬梅则要求和儿子亲吻。
互相亲吻着,两人的舌纠缠在一起,如同夺取黏答答的口水般的互相吸着。
「已经....插入啦....」
冬梅湿润的瞳孔看着儿子。美丽的脸上则充满了甜美的表情。
「干什麽....」
「快点嘛......」
儿子勃起且坚挺的肉棒在冬梅的大腿间玩弄来。
(想要....非常的想要....不要着急嘛....)
「阴茎啦..快一点嘛....」
「冬梅叫大肉棒....」
「啊....大....大肉棒....」
冬梅摆动着涨红的脸,当发出尖叫时,儿子的大肉棒一下子就插入了阴部。
如同满是泥泞的冬梅的秘口,就是将儿子的大肉棒给拉了进去。
整根大肉棒棒深插入的儿子,由於这种新鲜温暖的,收缩感发出了极为舒畅的呻吟声。
仅仅是儿子插入大肉棒而已,冬梅就有着阵阵的快感,不仅是性器连全身都有被溶化的感觉。
儿子挺起了腰部,又再次的将大肉棒插入。
大肉棒的顶端如同点上火般的直接撞击到子宫口,冬梅已经是喘不来而发出了激烈的尖叫声,同时整个人也疯狂起来。
由於正是中午时刻,所以焦虑感也不知不觉的涌了起来。并促使她欲情的升高。
儿子同收着数般抽送起来。当龟头被拨出到人口处时,冬梅 的粘膜给予了脑髓最大的喜悦。
一下子的插入拨出,快感充满全身。
「呜......哎呀....哎呀....」
冬梅由强烈和袭击而来的官能扭曲,使得整个身体痛苦的滚来滚去。
「很舒服吧....亲爱的....」
儿子胡乱喘着气并且询问她。
「啊....太舒服了....」
雪白的肌肤由於兴奋而涨红,同时呈现出樱花色整个裸身正在不断的抖动着。
「啊....啊....已经达到高潮了....」
所有的意识一下子消失了,身体呈现飘浮的状态,当身体降落下来时,无法形容的兴奋感又充满了全身,这是一种如同想要死般的兴奋感。
儿子尚未射精,灼热的大肉棒整个陷人冬梅强烈的收缩中。
「啊....冬梅....好棒....好紧哇....太好了....」
「啊....亲爱的....爱死你了....」
从冬梅痴呆的半开嘴唇中发出了嘶唔的甜美喘气声。
稍为睁开的眼角处渗出了欢喜的眼泪。
「来吧....让你再次达到高潮....怎样?想要吗?」
「啊.... 太想要了....」
儿子再次展开猛力的抽送。
黏答答且混浊乳白花蜜,发出了声响并溢了出来。
肉茎是和肿涨到了极限的阴蒂相磨擦着。
「哎呀....哎呀....」
儿子整个身体向後仰,并且喘着气。
「噢....冬梅....达到高潮了吧....」
「啊....亲爱的.... 一起嘛.... 我们一起来....」
二人如此般的纠缠,还是第一次。
「好吧我要准备射精了....」
芝山接二连三的动作,冬梅简直是想要推开儿子般的将整个身体弹了起来。
「呜.... 太兴奋了....」
冬梅的整个白眼球翻了过来。
弹起的全身有着飘浮的感觉,冬梅这时发觉到儿子灼热的精液已经注入了。
「噢....冬梅....」
儿子的精液流入了溶化且几乎是要变得靡烂的子宫中,这使得儿子更加的喜悦。
「亲爱的....儿子.... 太幸福了....」
冬梅这时候,终於体会到绝顶的快乐及幸福感了。
儿子暂时的停留在冬梅的媚肉上,然後将手巾弄冷并且温柔的擦拭着冬梅仍然是熊熊烈火的媚肉,对这样的动作也是第一次。
虽然是有着犹豫及羞耻感,但是舒服感及喜悦感却来得更加的强烈。冬梅感动得整个心脏砰砰的跳。
当芝山要自己使用毛巾时,被冬梅阻止了,她将嘴巴靠近,用嘴唇包围着已经萎缩的阴茎,然後吸着留下来的精液。儿子的精液不知从何时变得如此的甜美
。於是在吃过晚饭之後,儿子这回要求做肛交。
芝山今年是二十三岁,一天之内要求做爱二次,在乱伦後的这几年当是不曾有过。因为他是那种属於全神贯注将储存在体内的精液作一次充分的射出的男人。
晚餐之後整理结束时,正在放松着心情看着电视的儿子又再次抱起了冬梅,并且深深的亲吻着冬梅。
她并不是讨压亲吻,反而可以说是最喜欢。但是就在几个小时之前,连续二次都达到性高的馀韵,使得她的整个身体到目前都未松弛下来。
轻轻的亲吻是最好的。
可是儿子又再次的要求她脱下身上的衣服。
「啊......亲爱的....今天已经....」
儿子慌忙的说道,但是儿子带着微笑的眼神却是非常的认真的。
「怎麽啦....才做爱一下子....你就已精疲力尽了吗?」
「啊....你是真的要....」
「你是讨厌被我拥抱是吗?」
儿子一边如此的说道,一边开始用手指去剥下冬梅的内衣。
「话不是这麽说的,但是....你今天真的很奇怪啊!」
冬梅认为她的话虽然听起很不舒服,但是那是最後能促使儿子停止动作的话语。如今回想起来的话,儿子为什麽会要求这种作爱方式?
如果是因为厌倦妻子倒也必如此的做,大概是因为工作上的烦恼吧....另外一个原因是肛门性交,儿子到目前为止,从来不曾表示过他对於另外一孔(指肛门)的兴趣,这应该说是突然的开始吧!
冬梅还是一直觉得"那儿"是导致儿子变心的最大原因。
(或许儿子是突然对於"男人"有兴趣也说不定 )
她也曾这麽想过,但是愈想就搞不清楚。
冬梅全裸的躺在被单中,儿子抚摸着她那丰满的乳房不久,乳头就整个坚硬起来,并且静静的等待儿子的下一个随意的爱无动作,儿子的手指夹住乳头的尖端。
「啊......呜....」
冬梅发出了甜美的喘气声,同时闭上了眼睛。
所有的肉体可说是变得相当的敏感。从乳头所发出的甜美官能电流传达到了性器。并且一下子扩散到整个骨盘,冬梅已经是非常的需要儿子了。
儿子的肉棒又再次的坚挺起来,冬梅 白高雅的手指握住儿子的大肉棒,随着力量的加入,大肉棒变得如同钢铁般的坚硬。
「已经非常有精神了....」
冬梅以充满湿润的眼睛看着儿子而说道。
「你喜欢这个吗?」
「是的....但是我更爱你....」
「想要插入是吗?」
儿子的手玩弄起花瓣,那扎也充满了湿润,稍为一点点羞愧及极大的喜悦的冬梅身体扭曲起来。
「啊....插入嘛....」
「好吧....那麽请将屁股朝这个....」
她认为背位,如同动物般的这个体位,冬梅刚开始时简直是羞愧的要死,但是现在却是比其他的部位更是喜欢这种性交方式。
从床灯中,那个恼人成熟的裸身简直是同一条大白蛇般的妖媚,冬梅毫不害羞将那紧绷的屁股暴露在儿子的眼前。
在室内灯光的照明心下,年轻妻子屁股是如此的艳丽,发出了令人目眩般的光彩。是非常美丽 白的一块美肉。
儿子用两手去抚摸冬梅的屁股,简直是如同剥开一个大蛋般的感觉使得芝山的脑髓变得惑乱起来,然而冬梅也甜美的叹息声中,静静的开始扭腰。
儿子的手指伸入臀丘,将那极为均匀的两块肉如同是将一本较厚的书打开般的大大的扩张开来。
「啊............」
可以说是隐藏女人所有羞耻的屁股的谷间被暴露出来,并且露出了肛门。冬梅一下子将肉菊花缩小。
叫作肛门的小排泄孔起性器来是更令人觉得害羞。
冬梅即使是闭上眼睛,也知道儿子一直盯着那儿看。
「啊....亲爱的....已经....」
儿子的手指触摸到那儿。
「啊....亲爱的....」
在指腹上加入压力,然後揉弄起来。
惊讶及厌恶感使得儿子更是将肛门往里面收缩,但是却如同要将它拉出来一般儿子大的指腹如同在挖束西似的,揉弄起来,肛门稍为作爬行而向里面逃,不手指并没有因而离开。
「啊....亲爱的....那儿....」
冬梅重复的呻吟。
「别在意..稍为有点脏也无所谓啦。即使是舐尝妻子的大便也没关系....」
「笨....笨蛋....快饶了我吧....」
西式的洗手间内设有温水洗净器,所以一点也不肮脏,然而如此揉弄着,多多少少会留有臭味,关於这点,冬梅还是相当在意。
变硬缩小的菊花被撬开了。呈现的是一副丰满柔软的样子。
「冬梅你有便秘症是吗?」
儿子突然如此的问道。
「什麽?」
「今天大便了吗?」
「讨....讨厌啦....」
冬梅以一副很凶亚的姿态回答儿子的话,但脸上这时已是涨红了。
不过对於冬梅来说是很唐突的举动,对芝山却是很早就想这麽做了。
「不是的!」
冬梅一边如此的回答,但是却连作梦也没有想到儿子对於那儿的兴趣却那麽的强烈。
「哈哈....是这样子....那麽....直肠内是空的....」
儿子自言自语的说出,所以冬梅听的不太清楚。
「啊....什麽?亲爱的....讨厌啦..快住手..」
被撬开的菊花,由於粗大手指的侵入,整个散掉了。
冬梅虽然屁股左右移动,并想要往前逃脱,但是受到很细心按摩的肛门,已经是湿透了,而且将整根手指伸进去了。
「呜..亲爱的..快拨出..别作这种奇怪的动作嘛....」
冬梅 白的身体如同蛇一般的扭动着,并且从口中发出了呻吟声,那种令人着急还有害羞的心情,使整个身体恼人般的扭曲起来。
「噢....很温暖又狠棒的孔,冬梅的孔现在正将我的整根粗大的中指衔在里面,怎麽?」
「讨厌啦....令我觉得不舒服..啊..讨厌啦..讨厌啦..别乱动嘛..不行啦..快拨出来....」
儿子的手指揉捏着肛门内部,在拨出插入之际,那插入肛门的一根手指令人觉得有如支配着身高一百六十五公分的整个身体一般。
冬梅抬起腰部扭动着全身,所发出来的声音是自己都非常清楚的甜美简直是要溶化一般。
「啊....呜....亲爱的....」
手指被拨了出来。
「啊....」
冬梅又再次发出喘气声,有着令人无法相信的兴奋感,这可说是一种解放式的兴奋感。
冬梅正陶醉在馀韵中时,肛门处被涂类似冷霜的东西,直肠处也同样样揉揉弄并且涂上。
「啊..亲爱的....干什麽啦....」
於是又有东西触到那儿,那是浑圆且硬的东西。
「哎呀....亲爱的..骗人....那儿是不同..讨厌啦..快住手....」
冬梅回过头来,瞪着儿子并叫着。
「别乱动嘛和手指不同,大肉棒是粗的,或许是充满了血液。」
「请你住手..拜托..」
「你不爱我吗?」
「你要是爱我的话就快住手,那儿是绝对不行的..」
冬梅激动的叫也起来。
当冬梅摆动屁股时,和龟头相磨擦,儿子马上移动位置将腰部挪了进去,如果是站着的话就可逃离,但是冬梅并没有这样作,是因为信赖儿子的缘故。冬梅只是发出声音,但屁股并未有抵抗的动作,龟头的顶端嗄吱嗄吱的将处女地给割开来。
「啊....亲爱的..好痛啊....实在很讨厌啦....」
「快住手啦....快住手啊..」
冬梅首先要求那根粗大肉棒不要插入。
(啊..太过於勉强....)
「好吧..你就这样静静的不要乱动,大大呼一口气,并且松弛括约筋,如果不想让大便跑出来的话就乖乖的照我的话作..」
「讨厌..好恐怖..冬梅好害怕啊..呜....对不起..」
冬梅大大的摇着头,长长的头发胡乱的左右甩动,同时雨粒的泪珠飞散在脸上,全身充满了油汗水。
「再....再稍为一下子..就要穿越过最粗大的地方....」
「呜..呜....好厉害....」
十根手指喘息般的搔弄着肛门处。
这时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疼痛,冬梅咬紧牙根的呻 起来。没有办法只好忍耐,她知道如果随便乱的话,真的会造成不良的後果。
「好了..要插入了」
「呜..嗯..好痛..哎呀....」
头部隐隐作痛,冬梅知道她已经松也了括约筋。
「好吧....插入....」
「啊..亲爱的..已经放松了..快拨出来」
冬梅一边哭泣一边叫着,并且摆动着屁股。
一瞬间,拨出了不容易才插入的龟头。
「笨蛋..叫你不要动你还动..」
「讨厌..我不要....」
但是儿子两手一下子压住冬梅用力甩动的屁股,被儿子柔道三段的手臂这麽一压,冬梅的屁股是想逃也逃不掉。
「来吧..再一次吧..」
「不要啦....好痛..非常的痛..请原谅我..对不起..」
「插入的话,你就会觉得很舒服,要等到插入为止,如果要进行肛交的话,不可以就此停止的。」
即使冬梅如小孩般的哭闹着,但是芝山却不理会她,这实在不像是一向温柔体贴的他。
冬梅的肛门处再一次被涂上了冷霜,然後将黏答答的龟头贴肛门处,芝山慎重的将腰放了下来。龟头慢慢的插入妻子的体内。
冬梅呻吟起来,肛门再次衔住最粗大部份时,她觉得整个身体如同被撕裂成两半一般的感觉。
芝山将腰部扭的近些。肉茎陷入了妻子的直肠中,肛门被扩张到了极限。那上面原本很清楚的肉褶也消失了。
「呜..裂开了....」
「要将整根肉根到底。再稍为等一下....」
「哎呀....亲爱的..好恐怖啊..快拨出来..不要插到底部啊..」
芝山这时也发出了呻吟,肉茎上明显可见隆起静脉。简直是整个被拧住了,和阴道比起来。那是最强烈的收缩。
当他将大肉棒逐渐的插入冬梅阴道的底部时,不过并没有完全到底部,和底部相差约有一公分。
然後芝山静静的开始抽送。菊门的肉也扭曲起来。
「哎呀!讨厌啦..」
「怎麽回事呢?冬梅..」
芝山慌张的问冬梅。
「讨厌啦..动起来了..呜呜嗯..讨厌..」
疼痛及恐怖使得冬梅哭泣起来,她想是不是像石榴般从肛门弹了起来。
芝山於是不得已只好暂时将大肉棒从肛门抽了出来。
「............」
但是抽出来的大肉棒并没有因为离开冬梅的身体而有任何萎缩的现象。
「亲爱的..我感觉好多了....」
「那麽..冬梅我可以再次的插入吗?」
「可以啦..但是请不要太用力..」
芝山於是慢慢的将大肉棒插入了冬梅的肛门内。
「哎呀!」
冬梅还是忍不住的叫了起来。
芝山没有作抽送动作,只是反复的作圆运动,并开始转动腰部。
「啊....呜....讨厌啦....」
「感觉如何呢?冬梅」
「可怕极了..快饶了我吧..」
虽然是一边声嘶力吼。不过也的确有着甜美感觉。
「啊....出来了..在孔内..」
肠内灌入了儿子的精液,当肉棒被慢慢的抽出时。精液也从肛口处流出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