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甥和小姨

6月份的一天,叶英的姐姐叶华一家人来看望叶英。叶华结婚早,34岁的 年龄比小她七岁的妹妹多了一分成熟的风韵,也是十分漂亮,儿子不久前却已经 过完了12岁生日。 叶华的丈夫是一名年轻有为的外科医生,刚刚得到了一个去日本学习交流半 年的机会。叶华不舍丈夫,早早跟自己老板商量妥当,打算停薪留职半年,跟丈 夫一起去日本。只是自家的儿子李强还在上学,不方便和他俩一起去日本看看, 想来想去打算让叶英帮忙带两个月孩子。 姐,姐夫,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王强的。 叶英爽快地答应了。 儿子,你要乖乖听姨娘的话哦,千万不可以捣乱。 叶华再三叮嘱。 妈,知道了,我不会惹姨娘生气的。 叶英和姐夫一家人关系很好,平时 也很喜欢这个有点内向的小孩,大家也没有多客套,李强就这么住下来了。 转眼三天过去了。晚上叶英把换洗的衣服丢进洗衣机时,却发现昨天上班穿 的黑丝上面有一块白色的痕迹。叶英凑近闻了一下,立马知道这是一块精斑。叶 蓉心里有点慌乱,打知道外甥要来开始,她就决定安安稳稳过完这两个月,把自 己淫荡的一面隐藏好,外此她还把随意放置的各种震动棒,跳蛋收了起来。 回忆及此,叶英基本确定这个精斑是外甥干的了。她略一思考,觉得外甥只 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应该还不懂什么,侧面提点一下就可以了。 叶英回到客厅,却没看到外甥。 这小子又偷玩电脑了 叶英来到书房,果 然看到外甥正在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叶英走向前,正欲教训李强,却赫然 发现屏幕上是一个摆着淫荡姿势地赤裸女性。这不就是自己嘛!叶英转瞬间明白 了来龙去脉,是自己收起来的情趣用品被外甥发现了,这张图片正是之前和两个 工人在厂房里做爱时一个工人拍的,后来叶英用计搞到了他们的手机,却没有舍 得丢掉,结果竟被李强翻出来了。 李强正对着照片撸管,感到后面有动静,回头看到姨娘,吓得手一哆嗦,没 想到却泄了出来,精液尽数射在了姨娘的一条蕾丝边内裤上。 叶英强自镇定下来,说: 你年纪还小,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快把这些 关了,以后不准这样,听到没有? 李强也回过神来,脸上的惊慌还没有消去, 却没有搭姨妈的话,只是说到: 姨妈你真漂亮。 叶英没料到这样的回答,只 好自己走上去关掉图片,却发现外甥手中还攥着自己的内裤,上面还有乳白色的 液体。叶英又羞又怒,打算先把这些照片删了再跟这小子算账。 刚清空完回收站,却传来了李强的声音: 没有用的,我已经把照片传到网 上了。 叶英难以置信地看向外甥,外甥的表情更恐慌了,但还是勉强让自己说 下去,仿佛念着准备好的台词一样: 不过我都处理了一下,别人看不出是你。 说罢,李强颤抖的手碰了一下握着鼠标的叶英,叶英迟疑了一下,放开了鼠标。 李强打开了一个论坛,点开了其中一个 淫荡ol野外露出 的贴子,一边说到: 原照片我保存在其他地方了,别人看不到的。 叶英看到贴子上自己的脸被打上马赛克,下面有上百条留言,脸颊泛起了红 晕。她深吸了一口气,说: 我是你姨娘,你不能这样。 李强看着姨妈,没有 说话,表情却不复刚刚的慌乱。 叶英看着李强,却不见李强有什么反应,叹了一口气说: 你想怎么样? 李强就在等这句话,他压下心中的激动,说到: 以后你得听我的,我说做什么 你就要做什么。只要你做到了,我保证这些照片只有你知我知 叶英飞快思考着, 没办法,只好先答应外甥了: 好! [第二章] 李强吞了一下口水,以尽量平静的语气说道: 现在,把衣服都脱下来。 叶英十分羞愤,自己竟然被十二岁大的外甥算计了,她只好脱下自己在家穿的吊 带真丝睡裙,向侄子展现出了自己曼妙的体态。 李强看着叶英的身材,睁大了眼睛,突然看向自己软趴趴的小鸡鸡,脸上露 出了失望的表情。 叶英注意到了李强神情的变化,微微一笑,心想 毕竟外甥还只是个孩子, 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自己以后总会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念及此心里安定 了不少。 李强刚刚才打完飞机,姨娘的身体虽然惊艳,却什么也做不了,想到这,才 发现手上还攥着姨娘的蕾丝内裤,便丢了过去,说: 把这个拿去洗了。 叶英 转身打算快点离开书房,却又听到外甥的命令: 以后在家都不准穿衣服。 叶 蓉顿了一下,默许了这个要求。 毕竟自己还穿着内衣,也不算太越界 ,叶英 这么安慰自己。 晾完衣服后,叶英在浴室洗澡,同时想着之后该怎么让外甥把照片删掉。这 时浴室响起了几声敲门声,不待叶英回应,李强光着身子进来了。 我要跟姨娘一起洗澡。 叶英觉得不能让外甥得寸进尺,便用严厉的语气 说到: 李强你出去,姨娘洗完了你再进来。 李强停下来,叶英隔着雾气看不 清外甥的表情,决定先等他的反应。 终于,李强转身走出去了,叶英松了一口气。 叶英洗完澡,裹上浴巾走出去,却没看到外甥。来到书房发现外甥坐在电脑 前,望着自己,仿佛在等自己。叶英走上前去,看到电脑屏幕上居然又是自己的 照片,只见照片里自己正跪在地上舔一个男人的鸡巴。这张照片拍得有点模糊, 却没有打马赛克。 叶英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冲上去滑动鼠标,果然是那个论坛,下面的评论也 是不堪入目。叶英耳边传来了外甥的声音: 姨娘,刚刚你好像没有听我的话吧, 不听我的话,就会有一张照片原封不动地上传到网上哦,你猜猜我传到第几张图 片会有人认出你来? 叶英侧头看向外甥,想不通外甥为什么这个年纪已经如此 会算计。她张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倒是李强先说的话,却好似撒娇的语气: 哎呀,姨娘,你好像又违反了我的命令了呢,我们说好的你在家不能穿衣服呢。 说完,李强扯下了浴巾。 叶英任由浴巾滑落地上,自己赤裸的身体完全暴露在了李强面前。这次连内 衣也没有。 这次我就不上传照片了,不过你以后在家里任何东西都不能穿了,包括内 裤,知道了吗。 叶英看着这张照片,无奈地说: 我知道,姨娘以后一定听你的话,你把照 片删了好不好? 那要看你的表现了,如果你表现得好,过段时间我自然会删掉。 李强双手抓住了叶英的奶子。叶英的乳房不大,却很挺拔。叶英羞红了脸, 却不去阻止外甥。 李强享受着乳房的弹性和滑腻,不知揉捏了多久,突然发现自己的鸡鸡勃起 了。李强高兴地抬头,发现叶英早已媚眼如丝,轻咬着嘴唇。 乳房本来就是叶英的敏感部位,被揉搓了这么久,早已忍耐不住,只能咬自 己的嘴唇让自己不要呻吟出来。想到自己竟然和外甥做这样乱伦的事情,叶英羞 愤不已,下体却涌出一股热流。 李强拽着叶英,叶英失神地跟后面,被他一把推倒了自己床上。 叶英想要阻止,刚洗完澡的身体却仿佛失了力气,任由外甥摆弄着姿势。 李强没有拖沓,找到合适的角度就插了进去。叶英的阴道已经泛滥成灾,红 了眼的李强却没注意到这些,只是重复做着活塞运动。 由于技巧的欠缺和还没有发育完全的鸡鸡,李强时常会捅歪。叶英只是咬着 自己的手臂,偶尔发出一声闷哼。 没过多久,李强发出一声青雉的嚎叫,叶英也忍耐不住长吟一声。二人一起 泄了身。 李强倒在了床上,一天两次射精对于还在发育期的他还是太勉强了。 叶英红着脸,刚刚虽然来了一个小高潮,但这点程度还不能让她尽心。李强 看到看到姨娘的手揉按着阴唇,想了想,起身出去,提了一个袋子过来,从里面 挑了一个小臂粗细的震动棒,上面还布满了突刺,丢给了叶英。 叶英惊呼: 啊,这个不可以,这个实在是太大了,我用过一次就马上取出 来了。 姨娘你又忘记我刚刚说的话了吗?既然有了第一次,自然就有第二次, 快自己拿去用。 叶英又惧怕,又有一丝期待,她楚楚可怜地望了一眼外甥,见 外甥仍然坚持,只得拿起按摩棒,打开振动一点点往自己阴道里塞。 橡胶突刺划过叶英敏感的阴道壁,还不停振动着,转眼之间叶英就被带上了 高潮。 啊!!!…… 叶英瘫软在了床上,震动棒因为插入太浅滑落了出来。床 单上闪着亮晶晶的水渍。 李强看到姨娘这么骚的样子,想到原来姨娘真像照片中那么下贱。他爬上床, 骑在姨娘的肚子上,掰开她软弱无力的腿,将按摩棒对准阴道插了进去。 啊……不要,外甥,不要这啊啊啊啊…… 叶英的身体颤抖起来,试图夹 紧双腿。李强干脆坐在了叶英肚子上,用脚挡住叶英的腿,然后双手握住震动棒, 使劲捣弄着叶英的逼。 叶英感受到了下体带来的巨大的刺痛感,仿佛阴道就要被撕裂了,但这也激 发了叶英的受虐体质,巨大的痛苦中又带着更大的快感。 啊……呜呜……啊啊啊啊啊…… 叶英疼得哭了起来。 李强没有理会,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每一下插拔都能带出姨娘大量的淫水。 突然叶英绷紧了自己的肌肉,整个身体试图弓起来,但是外甥坐在上面没有 成功。


李强感受到了姨娘的变化,也尽全力地捣弄着眼前的逼。 叶英在高潮的失神之中,喷出了几下淫水,打湿了前面的床单。叶英陷入了 昏迷。 片刻后,叶英悠悠醒来,看见外甥正在正在掐自己的人中,心中突然感到一 丝温暖,以前自己被男人虐晕后都不管自己死活,反而还会继续玩弄自己的身体, 或者直接丢在一边不管了。 姨娘,你醒啦,我爸爸教的方法果然有用。 小外甥,你真坏! 叶英 摸着自己肿痛的阴道抱怨着。 可是姨娘你喜欢这样吧,越是被欺负越是高兴,刚刚是性高潮太强烈才晕 过去的吧。 叶英吃惊地望着外甥,他怎么知道这么多? 李强看到姨娘的神情,自豪地说: 我爸爸是医生,他告诉我这叫做受虐狂。 叶英抚着额头,姐夫都在教孩子些什么啊? [第三章] 第二天叶英接完外甥在外面吃了一顿西餐回到了家里。 进门后,李强看着叶英,叶英看着李强。 叶英叹了一口气,开始一件件把自己的ol职业装脱下来。 直到内裤从光洁的大腿上滑落,叶英没好气地说: 这样可以了吧? 李强 满意地欣赏着姨娘光洁美丽的身体,忽然说: 姨娘,你把丝袜穿上,我喜欢你 穿丝袜的样子。 叶英又把地上的丝袜捡起来,提上了双腿,再把不均匀的地方 抹平。李强饶有兴趣地看着。 姨娘穿上丝袜真好看,你以后一直穿着丝袜好不好? 叶英脸一红,外甥 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叶英没有办法,身上除了一双黑丝,什么也没穿地走进房间 了。 李强早早写完作业,不知道做什么,又开始翻起那一大袋子情趣用品,看看 里面有什么有趣的东西。 李强找到了一条白色的猫尾巴,末端是一个金属肛塞,他来到书房,看到姨 娘还在用电脑工作,便问到: 姨娘每天都工作到很晚吗? 这周我们部门接 到了一笔大生意,需要整理很多文件,乖,一会在陪你玩。 工作时的叶英很认 真,也难怪她年纪轻轻就做到了公司的销售经理。 李强也不是不讲道理的小孩,坐在地上便摆弄着猫尾巴。这时他看到叶英纤 细的小腿和不足一握的脚踝,感到一种由衷的喜欢。他蹭过去抚摸着小腿,叶英 低头看了一眼继续忙自己的工作。 李强摩挲着姨娘的小腿,他想占为己有,想要吃掉它。念及此,他亲吻,轻 咬,吮吸着被黑丝包裹着的小腿,感受着姨娘混合了香水和汗味的气息。 哎呀,脏,不要这样。 李强没有停下,叶英在这样的爱抚下也感到有些 燥热。 好不容易处理完额外的文件,叶英发现自己的下体竟有些湿了。 好啦好啦,我工作做完了,来陪你玩。 李强还在想该怎么吃掉这双美腿, 听闻此,说: 我们来玩骑马游戏。 叶英看到那条猫尾巴,翻了翻白眼,还是跪在地上,说: 来吧,你想怎么玩都可以。 李强拿起地上的尾巴,把肛塞往 姨娘的菊花里塞。 啊,痛…外甥你要先润滑一下才能塞进去。 李强粗暴地把肛塞插入姨娘 的骚穴,快速抽插了几下。 啊…… 还好叶英的骚穴刚刚已经湿润了,没有感到很痛。 李强借着淫水的润滑,把肛塞一点点塞进叶英的菊花,叶英也配合着尽量放 松自己,这个尺寸的肛塞塞进去自己还是有一点难受。 塞进去后,李强转身骑在叶英背上,拍了一下叶英浑圆的屁股: 驾! 叶 蓉吃痛,开始往前爬。虽然外甥只有十二岁,长得却很结实,叶英感觉背有点难 受,只得慢慢往前爬。 李强不满叶英的速度,口里喊着 驾!驾!驾! ,不断拍着叶英的屁股。 嗯~ 啊…… 叶英吃痛哼出声来。 李强见状发现拍姨娘的屁股更有意思,转过身来左右开弓用力拍着两瓣紧致 的屁股,嘴里还不停喊着 驾!驾!…… 啊…… 叶英不住呻吟起来,感到 骚穴中又涌出一股热流,屁股带着猫尾巴一起摇晃起来。 李强抓住摇晃的尾巴,扯弄了起来,向四处拽着。 叶英感受到菊花的刺激,加上现在这个羞辱的姿势,背部突然紧绷起来,浑 身颤抖,脚趾上钩,在呻吟中达到了高潮。 不准停下!姨娘这你也能泄身,果然是个受虐狂,现在爬到浴室去,我给 你洗洗。 是 叶英感到浑身无力,但还是坚持爬到了浴室。 你就这样,也不要脱丝袜。 李强打开水龙头,看着水淋在姨娘背上,打 湿她的黑丝和猫尾巴,感到一种难以言说的诱惑。李强受不了了,他脱下裤子, 把勃起的鸡鸡露出来,说: 姨娘来,给我口交。 叶英看着眼前未发育完全的 鸡鸡,叹了口气, 既然昨天已经彻底堕落了,那就继续堕落下去吧。 外甥 来,你先把衣服都脱了。 既然如此,何不做得更快乐一些呢? 叶英亲吻着 小鸡鸡,慢慢向下亲吻起还没长出毛来的卵蛋。在叶英高超的口交技巧下,李强 坚持不了3分钟就射在了叶英嘴里,叶英抬头展示了一下口中乳白色的精液,然 后吞了下去。 李强有点沮丧,他没想到自己的快乐这么短暂。叶英看出了外甥的心思,说 到: 乖,我来帮你洗澡。 李强走到淋浴头下,叶英依然跪在地上,问到: 想撒尿吗? 嗯,我喜欢洗澡的时候撒尿。 叶英含住外甥的鸡鸡,向他眨了 眨眼睛,外甥睁大了眼睛: 啊,你想… 叶英眨眼睛表示肯定。李强按捺不住 激动的心情,直接撒起尿来。叶英不断吞咽着,直到外甥尿完最后一滴,然后又 用舌头清理了一下鸡鸡。 随后叶英躺在了浴室的地上,湿漉漉的黑丝长腿翘了起来,说到: 洗澡的 话屁股也要洗干净哦,来我帮你清理干净。 李强明白了姨娘的意思,吞了一下口水,对着姨娘精致的脸一点点蹲下去。 叶英用手托住外甥的屁股,用舌头开始清洁起她的屁眼来。 没什么味道呢,连 毛都没长齐,果然是小孩子,没有外面的那些工人来得刺激。 李强没想到被人 舔屁眼会这么舒服,尤其是被漂亮的姨娘舔,他感受着温软的舌头一点点清洁着 他的屁眼。 舔干净了外甥的屁眼,叶英尝试着把舌头往屁眼里钻,外甥顿时发出了舒服 的呻吟。舌头钻了一会后结果没有伸进去,可能还是外甥太小没有发育完的缘故 吧,叶英不再尝试,而是嘴唇贴在屁眼上,逐渐用力吸了起来。 李强感受着屁眼不断变化的吸力,沉浸在这全新的快感之中,他渐渐地放松 了下来。 这时屁眼的吸力突然变大,李强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被吸出去了。 坏了! 难道… 李强赶紧侧身,看到躺在地上的姨娘蹙着门对着自己瞋目而视,然后喉 咙耸动了几下,好像是吞咽的动作。李强不敢说话,看着姨娘又耸动了一下喉咙 后,说到: 哼!接下来你自己洗吧。我刷牙去了 叶英很是无奈,想到屎既然已经吸到到嘴里了,再吐出来好像也没什么意义, 反而看着不舒服,干脆就直接吞下去了。她刷了3遍牙,含着漱口水口水,对着 镜子看着自己穿着黑丝却湿漉漉的身体,还有仍然塞在菊花里的那条猫尾巴,竟 觉得这样的生活挺有趣。吹干头发后,叶英踩着黑丝一步一个湿脚印地走回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