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香私溢

时值六月,新安的夏天还没有完全到来,树上却已经爬上了零星的几只早蝉,
「知了知了」地叫个不停,不知疲倦的宣示着自己对这个夏天的主权。

本就趴在课桌上昏昏欲睡的我,更困了。

「李锴。你上来给大家讲一下这道题。」

「我?……」听到讲台上喊我的名字,我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不过还是下
意识地站了起来,随后便意识到:猪头又找我麻烦了。

猪头是我们的物理老师,因为其长得像头野猪,性格也像野猪一样暴躁,所
以被我们冠以猪头的称号。这厮常年操着一口标准的huo南普通话,其声本就
仿若雷震,加上刚才喊我又故意加大了音量,所以连一些刚才也在睡觉的同学都
吵醒了过来。

看了一眼正在揉着朦胧睡眼的同桌,撇了一眼同学们看来的目光,我叹了口
气:「老师,这道题我不会。」

「不会还不好好听!来,上来试一下,做到那是是那里」猪头显然没有放过
我的意思。「死猪头,草泥马,你别栽在小爷手里。」我在心里恶狠狠的腹诽着,
只能硬着头皮走上了讲台。

从讲桌上拿过粉笔,走到黑板前,我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我一个物理学渣
怎么可能会这种题。

时间随着我的冷汗一滴一滴地流过,不用转身我都知道此刻所有人都在注视
着我,他们的每一道目光都像一根根针刺在我的背上,这一刻,我恨死了猪头。

「好了,下去吧。以后上课好好听讲,别老睡觉」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一
分钟,也可能是五分钟,猪头的声音终于从耳边传了过来。

我木然转过身,顶着所以人异样的目光回到了座位,狠狠的一拳砸在物理课
本上:「草泥马,小爷迟早整死你。」

物理课下来是生物课,心不在焉地熬了过去,一下课,我便第一个冲了出去。
因为今天是周五,妈妈会提前下班来接我,一想到妈妈那温婉的笑容,我的嘴角
便不自觉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到了校门口等了没多久,妈妈那辆白色的cc终于驶进了我的视线,车子在
我面前缓缓停下,车窗慢慢降下来,露出了妈妈那张俏丽可人的脸。

「累了吧!快上车」,妈妈冲我温柔地一笑,她的声音糯糯地,就像我小时
候吃的豆沙,很淡,很甜。

我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上去,这才有机会打量起妈妈来。

妈妈今年36岁,可岁月却仿佛在他身边放慢了脚步,世间千万人,唯独对
她网开一面,已是两个孩子母亲的她看起来只有不到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一头乌
黑的长发烫成大波浪盘在脑后,弯弯的刘海柔柔的搭在额前,露出小半个白皙秀
美的额头,再往下就是那张化了淡妆的倾国倾城的俏脸。不夸张的讲,妈妈是我
见过最漂亮的女人,没有之一。

再往下,妈妈今天上身穿了一件白色开领线d的伟岸山峰
挺拔饱满;呼之欲出,透过白色的布料凸显处圆润姣好的轮廓:下身则是一条黑
色的包臀短裙,裙下伸出一双包裹着在肉色丝袜里的修长美腿,在透过车窗的光
线里稍显透明。

我不禁有些看呆了。

「看什么呢?」被我直愣愣地盯着,妈妈的脸有点发红,声音带着几分羞恼。

「看妈妈你啊。谁让妈妈长这么好看,不好看我还不看呢。哼」我继续和妈
妈说笑着。

「你这孩子,怎么又没正行了,连妈妈也开玩笑。」妈妈显然已经习惯了我
的调笑,并没有生气,只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不过这眼神在我眼里实在没什么
杀伤力。然后从车载冰箱里拿出一瓶百岁山递给了我。「妈妈都老了,比不上那
些小姑娘了。」

我结果妈妈递过来的水,拧开盖子,喝了一口,道:「哪有!妈妈看起来只
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好吧!你要和我出去逛街,别人准以为你是我姐姐,不,是
妹妹。」

「又说胡话,看我不撕了你的嘴。」妈妈做出扬手要打我的姿势,不过从她
含笑的眼角里,看出她并没有真的生气。

「我说的是真的嘛!无论是气质还是身材还是相貌,妈妈都甩出那些小女孩
几十条街……」

「好了,好了,妈妈信你还不成。」眼看我有长篇大论的打算,妈妈赶紧打
断了我。「赶紧系号安全带,回家今天妈妈给你做你最爱吃的可乐鸡翅。」

……

吃完晚饭,妈妈去洗澡了,我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可没过一会,我就听见
妈妈在喊我的名字。

「妈妈,怎么了?」我对着浴室的方向大喊了一声。

「你帮妈妈在房间里拿一件新睡衣,这件掉地上了。」妈妈的声音从浴室传
来,软软的,很好听。

「行,知道了。」我拿起遥控器按下暂停,恋恋不舍地又看了一眼正在播放
的《驯龙高手》,走向了妈妈的卧室,可很快,我就后悔我没有问清楚睡衣放在
那了。

妈妈的卧室比我的稍微大一点,装潢以素雅的颜色为主,正中间摆着一张白
色的双人床,床的右边是电脑桌,左边是个大大的衣柜。打开衣柜,正中间挂着
妈妈的常规衣物,下面则是两个叠在一起的抽屉,「睡衣应该在抽屉里吧。」

我拉开了上面的抽屉,没想带里面却是妈妈的衬衫,衬衫在里面摆放的整整
齐齐的,像躺着的豆腐块一般。

「那就一定在这个抽屉喽。」我拉开了下面的抽屉,眼前的一幕却让我呆住
了,睡衣是在这个抽屉里没错,但睡衣的旁边却是妈妈的内衣。妈妈的睡衣以白
色和黑色为主,款式也是比较保守的类型,可从未这么近距离见过女人内衣的我
还是被其牢牢吸引住了目光,我的手抬起,放下,又抬起,又放下……「就摸一
下就放回去,就一下」「可那是妈妈呀,被妈妈发现了怎么办?」「就摸一下,
妈妈不会发现的。」……

欲望终究战胜了理智,我伸出了那只因为紧张兴奋而微微从颤抖的手。

拿到了!这是一件黑色蕾丝的胸罩,入手有一种很柔软的感觉,蕾丝在手心
摩擦的感觉轻轻的,软软的,很舒服。我将胸罩在手中细细把玩着,脑中却不由
自主的想象起妈妈穿着这件胸罩的样子,这两片比巴掌稍大的布料肯定无法完全
包住妈妈硕大的,像两颗柚子一般的巨乳。那白嫩的乳肉一定会从乳罩的边缘挤
出来,弹弹的,软软的,像白色的果冻,稍微的晃动都能溅起阵阵乳浪……我将
乳罩放下,又拿起同套的黑色内裤,内裤是洗干净的,可我还是忍不住拿起它放
到了鼻尖。嗯,一股很清淡的茉莉花香,应该是洗衣液的味道,我将内裤摊开在
手上,脑中又浮现出妈妈那肥美的大屁股,这片小小的布料是如何捍卫妈妈的私
密之处呢?我将内裤恋恋不舍地放下,正打算去拿下一件,浴室却突然传来了妈
妈催促的声音,慌乱之中,我赶紧将内衣按记忆摆好,随手拿了旁边的一件睡衣
便急忙离开了妈妈的卧室。

来到浴室门口,我尽量压抑着还没安分下来的心脏,深吸了两口气,这才用
尽量平静的口气对着浴室内喊道:「妈妈,睡衣我给你拿来了。」

「嗯。好!」妈妈回应了我一声,接着便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

我家浴室门是那种半透明的磨砂玻璃材质,平时洗澡因为离得远加上水蒸气
很难看清里面的状况,这次却随着我和妈妈地相互走近,而在玻璃上渐渐显示出
了妈妈赤裸的轮廓来,看着妈妈渐渐清晰的身材,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本书
《丰乳肥臀》,此刻我真的想不出有哪个词语比它更适合形容妈妈了。

我可耻的硬了。

妈妈终于走到门口了,她侧着身子,将玻璃门拉开了一条缝,伸出了一只嫩
白滑腻地小手,为了不让妈妈发现我地窘态,我赶紧猫着腰将睡衣递了过去。

妈妈也发现了我怪异的姿势,不过因为情况比较尴尬,所以也没有细问。

回到沙发上,我的心跳的还是没有完全平静下来,还在砰砰跳个不停。由于
缺乏父爱的关怀,我很早就知道自己有一定的恋母倾向。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我
总是很开心,我喜欢妈妈笑的样子,生气的样子,烦恼的样子,忧虑的样子…
…妈妈是那么美,那么善良,那么纯洁,可我却对她产生了邪恶地想法,我再也
无心去关注电视上精彩的电影,一种深深的自责感缭绕在我的心头。

妈妈很快就出来了。

「小楷,还没去睡啊?」妈妈在我身边做了下来。

奇怪,妈妈的声音怎么怪怪的?我回过头去,不由的呆住了。妈妈此时正穿
着我给她拿的那条睡衣,这是一件黑色的薄纱V领睡裙,因为妈妈的身材实在太
好,这睡裙穿在她身上就仿佛紧身衣一般,完美地凸显出了妈妈惹火的身材。透
过开得很大地V字型领口,可以看见两块又白又大的雪白乳肉,以及一条深深的
乳沟。

睡裙的长度可以到达妈妈的膝盖处,刚好盖住了妈妈丰满圆润的大腿,露出
雪白细腻的小腿。妈妈的脚上套着一双黑色的中跟凉鞋,凉鞋在灯光下微微反射
着淡淡的光亮,映照着妈妈本就形若珠玉的的可爱脚趾一下子晶莹透亮起来。我
的心跳再次加快。

不过不知道是因为刚才洗过澡还是这件睡裙有些暴露的原因,妈妈的脸有些
红红的,像一颗熟透了的苹果,让人恨不得狠狠地咬上一口。

此时我的jj还没有完全软下来,为了不让妈妈发现我的异样,我赶紧侧了
下身子,拿了个抱枕抱在了怀里。「明天是周六嘛,又不用上课,睡晚一点又没
什么。」

「可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怪怪的,不会是在在学校被老师批评了吧?」妈妈从
茶几上拿过了香蕉,剥开一边吃一边问我。

靠!这么邪门的吗?妈妈怎么猜得这么准!不过我这样可不是因为猪头哟,
而是因为妈妈你呢!不过我自然不可能承认今天在学校的那破事「怎么可能呢!
我那么乖,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次去开家长会生物老师不是还表扬我了嘛!」我
觉得,我现在的声音一定很心虚。

「妈妈你呢?今天在医院的工作忙吗?」我赶紧转移了下话题。

「当然忙啊!可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宝贝你和楠楠过得好一点,妈妈就
知足了。」妈妈对着我温柔的笑了笑,探过身来便要捏我的鼻子。

这样一来,妈妈那对雪白的豪乳便透过垂下来的V字衣领完全映入了我的眼
帘,入眼只是一片耀眼的白腻,那黑色的蕾丝胸罩只是堪堪保住了妈妈三分之二
的乳房,在乳罩的上缘我甚至可以隐隐约约看见妈妈鲜红的乳晕 .不过此刻我心
里没有半点旖旎的想法,有的只是妈妈对我无私伟大的爱。

在我小时候细碎的记忆里,爸爸从来都只是一个模糊的剪影。在别人的言语
里,他高大,无私,办起事来一丝不苟,对家庭,他是一个安全可靠的好丈夫;
对社会,他是一个为公尽责的好警察,然后,他在妈妈刚怀上我的时候因公殉职。

噩耗传来,很多人劝妈妈打掉我,因为在我之前妈妈已经生了姐姐,我要是
出生不仅会加大妈妈的负担,而且会很难改嫁。

可妈妈还是毅然决然地剩下了我,而且没有改嫁。

小时候的记忆里,妈妈是很忙的,我小时候总是无缘无故地哭鼻子,而月嫂
见我哭的停不下来,只好给妈妈打电话,妈妈赶回来后刚把我抱进怀里,我便把
手伸向了妈妈的乳房,那个时候我已经断奶一个月,妈妈的奶子里也没了奶水,
但妈妈还是宠溺的解开了胸前的衣服,说来奇怪,奶头刚一入嘴,我便不哭了。

从哪以后,我只要哭起来停不下来,妈妈总是会喂我吃奶。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十一岁姐姐能照顾我的生活才宣告结束。

我没有动,任由妈妈捏住了我的鼻子,然后把两手张开撑在了耳朵上,嗡里
嗡气地说:「妈妈这么辛苦,我给你揉揉肩吧!」

「好啊!不过这次小楷要轻点哦!上次都把妈妈肩膀揉红了呢!」妈妈叮嘱
了我一句,便侧卧着趴了下来。

听到妈妈的话,我有点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来到妈妈身边蹲了下来「放心
好了,我这次一定会轻轻的,轻轻的,妈妈你就好好享受吧!」

软,嫩,滑,这是我触摸到妈妈双肩的第一感受,尽管还隔着一层薄薄的睡
衣,,可我还是被妈妈皮肤那美妙的触感所折服。

而且妈妈虽然看起来苗条纤细,可毕竟也是美熟女级别的美女了,所以身上
其实还是肉肉的,蛮丰满的。用指肚轻轻按压,就好像按在了装满水的气球上,
各中销魂滋味,实非言语所能表述。

「妈妈,你觉得现在的力度怎么样?舒服吗?」我一边小心翼翼地调整着力
度,一边问妈妈。

「不错哦!小楷进步很快嘛!真舒服!要是小楷能天天给妈妈这样按摩就好
了!」妈妈的声音多了几分慵懒。

「妈妈既然喜欢,那我给妈妈按一辈子好了!」

「那可不行哟!小楷以后会遇到一个喜欢的女孩子,和那个女孩会组成新的
家庭,怎么能一辈子陪着妈妈杂!」

「不嘛,不嘛!我才不要别的女孩子,我只要妈妈和姐姐就够了!」不知道
为什么,听到妈妈说我以后有一天会离开妈妈和姐姐,我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浓
郁的悲伤,情急之下,我环抱住了妈妈的脖子,半趴在妈妈的背上,声音带上了
几分哭腔。

听到我带哭腔的声音,妈妈赶紧转过了身来,一手环在我的背上,另一只手
宠溺地刮了刮我的鼻子「小楷羞羞哟!都这么大了,还哭鼻子,都不怕别人笑话!」

「我不嘛!我不嘛!我就是要和妈妈姐姐永远在一起!」没得饭我想要的回
答,反而被妈妈调笑,我觉得更委屈了,眼看着眼泪就要流出来。

「好啦好啦!妈妈答应小楷,妈妈和姐姐和小楷一辈子永远在一起,永远不
分开,好吗?」

「那我们拉钩。」

妈妈白了我一眼,不过还是伸出来了小拇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和妈妈拉完钩,我终于放下心来,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我可已经十四岁了
啊!还干出这么幼稚的事确实有点不好意思哈!

尴尬之下我想翻个身从妈妈身上下来,却发现我陷入了一个更尴尬的场面!
妈妈因为刚才哄我的原因已经翻过了身来,此时我正趴在妈妈的肚子上,整个脑
袋刚好陷入了妈妈宏伟壮观的乳沟之中。

但这依然不是最尴尬的,比这更尴尬的是,我本就没有完全软下来的肉棒,
它又勃起了!而且其硬度和长度都绝对达到了我今日的巅峰水平。

而此时妈妈显然还没注意到这一点,依旧宠溺地摸着我的头,眼里含笑地看
着我。

「妈妈,我给你捶捶腿吧!最近我可是在电视上学了一招新手法哟!不过妈
妈要闭上眼睛。」为了不让妈妈发现我的窘态、我只能转移下妈妈的注意力。

妈妈好奇地眨了眨眼,「锤腿就锤腿,为什么要闭上眼晴啊?」

「因为我看书上说,关闭一个感官,就会增强另一个感官的敏感度。妈妈你
闭上眼,岂不是更舒服了!」事到如今,我只有胡扯了。

「是吗?那好吧!我就试试小楷的新手法是不是真那么舒服。」妈妈说着便
闭上了眼睛。

看到妈妈闭上了眼睛,我赶紧从妈妈身上倒了下来,趴在了妈妈的大腿边。

嗯!妈妈的大腿和肩膀的触感一样舒服,不过可能是因为妈妈常年练习瑜伽
的缘故,所以较之肩膀又多了一份弹性与紧致。手轻轻的捶打在上面,会有一种
果冻的感觉。

捶完小腿与关节,我正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往上,耳边传来了妈妈的声音:「
怎么停下了,继续啊!」

「不管了!死就死吧!」我心一横,手继续向上锤去。

和小腿相比,妈妈的大腿更滑嫩了,肉肉的,就像是刚做好的豆腐,嫩得仿
佛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软的轻轻一捏就要将其捏碎。

为了能更好的抚摸妈妈的大腿,我下意识地开始随着手向上挪动身子,不知
不觉中,妈妈的私处已经到了鼻子前。

这时候,我闻到了一种淡淡的香气,这香气似麝非麝,如兰非兰,让人有一
种迷醉之感。

我一边贪婪地呼吸着这奇异的香气,一边搜寻着这香气的来源。

是妈妈的私处,妈妈的私处为何会有如此诱人的香气!我进入了一种浑然忘
我的境界,完全没有意识到,因为我突然停下了手下的动作,妈妈已经睁开了眼
睛。

「小楷,你怎么了?」可能是妈妈刚才已经快睡着了,眼里有几分迷糊。

「啊!妈妈不好意思,我刚才闻到了一股很好闻的香水!」被妈妈吓了一跳
的我,在慌乱中说出了真话,完全没有意识的自己的话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果然,听到我的话,妈妈一下子羞红了脸!「好了,时间不早了,妈妈先去
睡了!你也早点休息!」说完妈妈便匆忙跑进了卧室。

见妈妈走了,我也没了继续看电视的想法,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我脑海中全
是妈妈曼妙的身姿,雪白硕大的乳房,以及那种似麝非麝的香气……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