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下面不长毛

我的故事,要从九十年代初说起。


我的老家,住在一个封闭的小山村里,那里贫穷、落后。


我爹很早就走出了这座村子,去过深圳,见过大世面。可发财的行当,并不合法。我爹最大的优点是胆子大,最大的缺点也是胆子大。在外面混过黑社会,贩过毒品。逢年过节的,都会往家里捎很多钱。村子里的人,都以为我爹在外面是做大生意的。


后来我爹在外面金盆洗手,打算回家。就带着一部分资金,准备回我们老家开个铜矿。我们全家都以为好日子要开始了,谁知有次在外面喝完酒,骑摩托车回家的途中,栽进山沟里摔死了。


我爹一辈子大风大浪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最终却在阴沟里翻船。


那年,我14岁。


我小学毕业以后,便在家游手好闲,不再读下去。家里人对我的学业并不上心。


我的家里人,只有我娘。我爹死后,她在外面认识了相好的,经常十天半个月不回家,直到有一天,她跟我说,她要和那个男人去过日子,不方便带着我。


我娘带走了我爹留下的大部分钱,说是为了替我攒着。


家里剩下我自己,生活也算逍遥自在,彩电、收录机什么都有,更主要的是,我爹还留下一些很黄很暴力的东西。


很黄的东西:色情挂历、书籍、图册、扑克牌,东西方美女都有,其中不乏尺度特大的,在决定开铜矿之前,我爹就在乡下贩卖这些玩意儿,也赚了不少钱。


很暴力的东西:我爹留下了五把枪,都是真家伙,有两条是虎头牌双筒猎枪,正经猎枪厂出产的,质量可靠,威力巨大,我们这边管这种枪叫双筒炮;还有三把是美国史密斯威森的短管左轮手枪,是我爹在深圳混黑帮那些年,从香港那边流入的,据说跟香港警察用的是一样的。猎枪和手枪用的子弹还有很多,足够把枪打到废了为止。除了枪,各种匕首砍刀就不赘述了。


我闲来没事,就喜欢翻开那些色情挂历、图册去看,尤其爱看那些女人全脱光的,分开腿、露着屄的。越看越有种冲动,线岁的我,就对女人产生了兴趣。


直到有一天,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实现了这个梦想,我真正见识了女人的屄。


那年冬天,我在家呆得腻了,扛着把猎枪到山上去玩。那时候村里人法制观念不是很强,而且都不愿意得罪我。因为他们至少知道,就算举报了我有枪,以我的年纪也不会得到重罚,等我出来以后,难保不会找他们的麻烦。再者说,我爹虽然死了,可在村民们心里的余威还在。


我端着猎枪在上身游荡,本来想打点猎物,可毕竟是我一厢情愿。大山空得很,树很少,一到冬天看到的就是枯黄的草,裸露的岩石和干燥的黄土,很少再有人看见狍子、野猪在这里出现。最后只能下套,套了只兔子,兔子跑得太快,我用枪肯定打不到,就算打到了,一只兔子浪费一颗鹿弹也不值得。我拎着兔子,扛着猎枪往家走,那时候,天已经见暗了。


快要下山了,我看到迎面走过来一个女人,很漂亮的女人。穿着一件红棉袄,一条黑裤子,手里拿着红布包着的包袱。我认得她,她姓章,叫章琴琴,她是我一个远房堂叔赵国庆的媳妇,我叫她婶子。我那堂叔命好,最爱赌博,四处欠债,整天游手好闲不干正事,却偏偏娶了个漂亮媳妇。我堂叔赵国庆三十多才结婚,比章琴琴大了十一岁。可我堂叔对这个媳妇并不珍惜,开始一段时间还挺好,后来少有不顺心就对章琴琴非打即骂。他们结婚四年,那个院子里几乎没消停过,每天都能听到赵国庆输钱之后,回家对章琴琴破口大骂、甚至砸锅摔碗。


章琴琴眼睛哭肿了,脸上挂着泪痕,还有被打过耳光的痕迹,这显然是因为顶了几句嘴被赶了出来,这几年来,章琴琴大半夜被赶回娘家都已经不是新鲜事了。


“婶子,哪儿去啊?”我主动招呼到。


“啊,是小海···我,我回娘家···”章琴琴抽泣着说道“哦。”我看到章琴琴那个样子,心里不知不觉的心疼了一下,当时也说不清为了什么,就突然对她产生了兴趣“都这时候了,还回去干啥,眼看就黑天了,走回苏家沟不得二半夜?这天也冷,晚上路还不好走,这能行?”


“不行还能咋整?你叔今天又输了钱,回来就跟我耍,我说了他几句,就连打带踹的把我撵出来了--呜--”章琴琴说着就哭了出来。


“哎呀,我那叔,那就是个牲口,老赵家出了这么个货,丢祖宗的脸,等哪天的,惹急了我,一枪打折他狗腿,给婶子你出口气!”我安慰婶子说道“你这孩子,倒是会哄婶子,你一枪打折他的腿,还不是我得伺候他?”章琴琴让我一句话说得哭笑不得。


“婶子,你就别走了,要不,就到我们家去吧,晚上咱炖兔子肉吃。”我说道。


“那咋行啊?多麻烦?”


“麻烦个啥?反正我娘也不在家,家就我自己。”我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放心吧,我一个半大孩子,又是你晚辈,谁能往歪了想?再说,谁要敢乱嚼舌根子,我先喂他个枪子儿尝尝。”


章琴琴被我说服了,她自己也当然知道,回到娘家必然得天黑,担惊受怕不说,就是到了娘家,她哥嫂也不会给她好脸子,嫁出去的女人,三天两头被婆家撵回来,这才村里不是光彩事。


章琴琴就跟着我回家了,走起路来还是扭扭捏捏的,她是害臊,是不好意思,怕给我添麻烦,她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朴实、自卑的农村女人。村子里的房子都是独门小院,家家户户的院落都被充分利用,只有正房后面有院墙,前面和两面都被门房和厢房包围着。正所谓,大门一锁,院里面都干些啥,外人根本不知道。


我们回家的路上,没有人看到我们,没人知道章琴琴到我家来。我们进了院子,章琴琴还是扭扭捏捏的不肯进来。


“进来吧婶子!”我拉着她的衣袖进了院子。


“怪麻烦你的了!”


“哪有,我正愁今晚没人给做饭呢,你给做行吧婶子。”我边说着走进院子,我又有点小惊喜,我在院子里下了个粘网,故意撒了些粮食,这出去一趟,上面粘住了十来只麻雀“够炸上一盘了!”


我打开房门,让章琴琴先进屋,把猎枪和兔子都放在外屋,然后再出来把粘网上的麻雀收拾回去。


等我再回到屋子里,发生了尴尬的一幕。章琴琴的脸比刚才更红了,不是被打的痕迹,也不是因为天冷冻成的这样。而是我走的时候,没收拾屋子,那些挂历和画册还在炕上摆着,满炕都光屁股娘们,难怪章琴琴看着不好意思。


“啊呦,不好意思,婶子--”我赶紧放下手中一袋子麻雀,跑到炕上匆忙的把东西卷了又卷,藏了又藏“婶子,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别······”


“咯咯咯--”章琴琴却捂着嘴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看得一愣,有点不知所措。


“我也没说啥,你看你急那个样儿!”章琴琴笑道“婶子,我知道,让你看见不好。”


“有啥看不得的,我结了婚的女人,啥没见过,再说了,这上面都是女人,能有啥的。你爹活着时候到处卖这些玩意儿,俺家你叔也弄了不少。”章琴琴停了停又说“我就是奇怪,你才多大,就看上这些玩意儿了?”


“我十四了······”我下了炕说道


“哎呀,可不,都十四了,放过去都该娶媳妇了,我印象里,就一直当你八九岁呢,就我跟你叔结婚那时候你才那么点,一晃这么快。”章琴琴说这话的目光里带着温柔,渐渐的话音也越来越温柔了。


“嘿嘿--婶子是一点儿没变···还跟以前一样--”我哄着她说道,其实也并不夸张,章琴琴刚好大我十岁,那年二十四,可看起来和四年前没什么差别。


“你这小嘴儿越来越甜了--”


“甜啥甜,你又没亲过--”我故意开玩笑说道“你这孩子--婶子你也逗--”


外面的天色越来越暗,章琴琴初来,想帮着我做饭。她干活是一把好手,干净麻利。蒸馒头、炖兔子、炸麻雀,都是信手拈来。


晚饭,我边吃边称赞她做得饭好吃,就是为了让她别再尴尬,别再客气。


我们吃完了饭,一起看电视。当时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却又迟迟拖着不肯说,就是怎么住。家里的正房是东西两间屋子,我娘走以后,西屋子就一直被空着,也没收拾,时间长了没人住,也就没了人气,明显要凉很多。寒冬腊月的,没法住人。可我俩住在一个炕上,毕竟是孤男寡女,我当然是乐意这样,而且那时候已经对她有了邪念。


章琴琴拘谨的坐在炕边,而我的贼眼,竟时不时的瞄向她双腿中间,紧绷绷的裤子被体形挤出的线条,黑色的布料,就像藏着宝藏的幽暗迷谷,总要人猎奇心理想窥探一番。我好想明着对她说“婶子,我想看看你的屄是啥样的。”


我的心砰砰直跳,身体感觉要不受控制的哆嗦起来,那种感觉没法形容。


“小海,你咋了?是不是冷了?”章琴琴看出我有点异样,关心孩子似的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她的手白嫩细滑,有点凉凉的,头上的皮肤,感觉受用极了“要是冷了,就铺上被子,进被窝吧!”


“婶子!”


“嗯?”


“你,你也在这屋睡吧,别···别为难。”我几乎是下意识的说出了这些话。


“够给你添麻烦了,我还能为难啥?”


我铺好了两套被褥,中间间隔了一段距离,但我家的炕并不大。我们都准备进被窝了,我关了灯,只有电视机的屏幕是亮着的。我没管章琴琴,自己先脱了衣服,脱得剩下秋衣秋裤,钻进了被窝。


炕烧得挺热,被窝里更暖和。章琴琴也没有再拘谨,也脱下了外衣外裤、毛衣毛裤,穿着一身红色的秋衣秋裤钻进了她的被窝。章琴琴胸不大,屁股翘得很。看到那个轮廓,我结合那些色情挂历里面的女人,幻想着章琴琴脱光屁股的样子,鸡巴不由自主的就硬梆梆了,电视还放着,可演的什么,我全没放在心上。


“小海--”章琴琴打破僵局的先跟我说了话


“咋了婶子?”


“你娘走多长时间了?”


“俩多月了。”


“一直没回来过?”


“没有。”


“想她不?”


“没啥可想的。”


“那不行,再咋说,她也是你娘。”


“这样的娘,有没有还不一个样?早晚得做别人的娘。”我不想再提起我娘,就转移了话题“婶子,你和我叔过了这些年,咋不见你有小孩?”


“还不是你叔作的--”章琴琴的反应,让我有点后悔提及此事,这又勾起她的伤心往事了,只是那时候我不懂,其实她结婚第二年就怀孕了,怀胎第六个月时候,有次赵国庆喝多了酒,对她大打出手,孩子就溜掉了,不仅如此,从那以后章琴琴就再没怀过孕,找了个赤脚医生给把脉,说她以后要孩子的希望不大了,除非去大医院治治“从那个溜掉以后,就再没有过。”章琴琴说到此事,我都能感觉到她的眼睛里有眼泪打转。


“我叔是咋想的,娶了这么好看的女人,就不知道心疼。”


“心疼个啥,他能有一天别耍钱,别打我,我就心满意足了。”章琴琴失望的说道“婶子,以后我叔不疼你,我疼你咋样?”


“咯咯--”章琴琴多云转晴,为我满嘴孩子气的话而发笑。


“笑个啥呢?”


“你能咋疼我?”


“我叔能咋疼你,我就能咋疼你!”这话一说出口,我有点后悔。


“你这孩子,越来越没大小了。”章琴琴虽然责备着,可语气并无半分生气,反而有种喜悦。就是在恐惧的黑暗中时间久了,突然见到那一点烛火的喜悦,尽管这点烛火并不能起多大作用,却可以暖心。


“婶子,我不是说笑。”出于年少的冲动和遗传我爹的胆子大,耐不住心痒就要欺负欺负章琴琴,我便起身钻进了章琴琴的被窝“婶子,我真不是说笑,跟我好吧!”我钻到她身边,搂着她,手就直接不老实的,摸着她光滑的肚皮钻进她的秋裤……“哎呀,不行,不行,别这样,小海,你放开婶子……”章琴琴被我的突然袭击搞得一时无措,傻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这个时候我已经差不多得逞了,我的手已经钻进了她的裤衩,摸到了她光滑细嫩的屄,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她的屄上居然一根毛都没有。


章琴琴拼命挣扎着,把我的手从裤子里拉出来“小海,你别这样,你放开婶子,婶子要走了……”


“不行,婶子,你不能走,今晚,今晚我要跟你好!”我压在她身上死死的抱着她,任凭她挣扎,掐我、挠我、打我,甚至咬我,我都不松懈“婶子,我求求你,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屄,给我尝尝味儿……”


“不行,不行,小流氓啊你……呜呜……你放开我……放开……”章琴琴哭了,哭得声音越大,反抗得却越松懈了,哭的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是我决定还是坏人做到底,先扒了她的裤子再说。


章琴琴的秋裤被我拽的裤腰都松了,我不费啥力气就扒了下来,扒到小腿的位置,她拼命要跟我抢,要穿回去,这个时候,我偷袭的方式抓住了她的碎花小裤衩。章琴琴的手从秋裤松开,就转手跟我抢裤衩。而我抓住她的裤衩那一刻就好像抓住了一个人生中的重大机会一样,一个用力过猛,那条裤衩竟然被我扯坏了。那年代,乡下卖的衣服质量都不是太好,里面穿的小裤衩,一条才几毛钱,自然不会结实。


那块小小的遮羞布,被我扯掉了,章琴琴一时慌了神。我趁着这个机会,赶紧把她的秋裤扒下去。


“呜--”章琴琴回过神来,赶紧用被子盖住自己裸露的下半身,无助的哭了起来···我当时气喘吁吁的,一时间也有点懵了,裤子扒了,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毕竟做的是亏心事,年纪又小,不可能还那么理直气壮。不过,既然给她扒了裤子,自然不用担心她会走了,除非她真敢光屁股出去。


章琴琴一直在哭,哭了很长时间。


“婶子--你别哭了--”我拿起电视遥控器,故意把电视声音再放大点“你要是这么哭下去,有人再听出来你在这儿,再告诉我叔···”


我这一句话,确实让她听进去了,她抽泣了几下就不再哭了“小海,你咋这么欺负我?婶子求求你,把裤子还给婶子行不?”


“婶子,我是真喜欢你,我就想跟你好。”我说这话,就拉着了灯,然后凑到她跟前,想拽开她手里的被子“婶子,你就给我看看···”


章琴琴像抓救命稻草似的,死死的抓着被子“不行,不行····”打开了灯,她一点委屈的哭相,更刺激着我的征服欲望,裤子都扒掉了,只要拉开被子,她最诱人的地方,我就能看到了。


可她那双手,抓得实在是紧。


我拿出左轮手枪,枪把对着她,学着《烈火金刚》里刁世贵跟小凤入洞房玩得那套“婶子,今天我混蛋到底,要定你了,你要实在不乐意,就一枪崩了我!”


章琴琴只是个普通妇女,长得漂亮却没什么见识的农村妇女,遇到真正玩命的东西,也是会害怕的。她看完掏出枪递给她,怎么也不敢接,也不敢说话,只是拼命的摇了摇头。


“既然婶子不敢杀我,那我就自己来!”说着我扳倒了手枪的击锤,就对着自己的脑袋,其实已经锁上了保险。


“不不···你别这样,小海,你别,别吓唬婶子···呜呜···”章琴琴又哭了,哭得稀里哗啦的。


趁着她哭的时候一松懈,我一把抢下了她身上盖的被子,我就什么都看到了。她的身体是小麦色的,有一种特别的美,她双腿紧闭着,却可以看到肉缝的存在······我发现她屁股下面已经湿了一滩,原来是刚才我用枪把她吓尿了。


我顾不得那么多,把她按倒在炕上,就扳开她的双腿,这一过程,几乎没费力气,她已经放弃抵抗了。


她不哭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盯着灯泡。


我看清了她的屄,肥厚的大阴唇,里面是蝴蝶翅膀一样的小阴唇,小阴唇里面是红彤彤的,我第一次见到了成年女人的屄,我就对人生有一种疑问,这么好看的东西,为什么要里三层外三层的挡着?我忍不住用手去摸,看得过瘾,摸在手里感觉更舒服、更新奇。然后我试着把手指插进去······“你不是要跟我好吗?”章琴琴突然跟我说话了“嗯!”


“那以后呢?”


“以后我也跟你好!”


“真的?”


“真的。”


“可我是你叔的女人!”


“你离开他,就不是他的了,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他不会答应,他会打我,他会打死我!”


“他不敢打你,他只能答应。”


“为啥?”


“就为这个!”我拿起手枪


“嘻嘻--”章琴琴破涕为笑,她坐起身子,脱下秋衣,脱下小背心,身上光溜溜的了,一对奶子并不大,奶头还暗红的。


章琴琴又躺下,分开腿,主动伸手摸了摸我的裤裆,我的鸡巴早就硬梆梆了。


“你穿着裤子咋跟我好?”章琴琴说道


我麻利的把自己身上衣服脱个精光,一下子和她抱在一起。我们亲了又亲,摸了又摸,我人生第一次和女人这样亲热,竟然是和一个大我十岁的女人,又是我的长辈,我只觉着刺激、满足。


我压到她身上,还是她用手拿着我的鸡巴插进她的屄。我那时候还不懂屄是这样肏的,只是对女人的屄感兴趣。而我肏进去那一刻,那一刻的舒爽,我一下子就什么都懂了。


“嗯--嗯--好着呢--对···你个小王八蛋,嗯--学得倒快--嗯--”


当时我的鸡巴还不算大,但对于章琴琴,已经够用了,我体会得到,章琴琴当时的享受,还有对这种享受的贪婪,我和她之间的防线,在那一刻彻底被打破。


我第一次在女人的屄里射了,我在最舒服的那一刻,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就把鸡巴留在了里面。第一次射出了很多。灌满了她的屄,我拔出鸡巴的时候,还冒出来好多。


我瘫软的趴在了她身边,她也气喘吁吁的,然后嘲笑般的看着我“你还是不行吧,这就累趴下了!”


“原来肏屄这么好玩,以后我有的是机会收拾你!”


“咯咯,以后我等你收拾!”


“婶子--”


“你还叫我婶子···”章琴琴打断我


“那叫啥?”


“叫啥都行,就别再叫婶子了,我都跟你这样了!”


“你比我大,我叫你姐,行不?”


“也行--反正不行再叫婶子。”


我后来才想明白,她是不想我和她之间,隔着赵国庆这层关系。


“姐,你这屄咋跟外国女人似的,没毛啊?”


“我天生就不长,你叔也是因为这个才对我不好!”


“为啥?”


“别人都说,屄上不长毛的,是灾星,克男人。”那时候乡下人的迷信思想还是很浓厚的。


“肏!这都啥鸡巴道理,我偏要当你男人,看看你咋克我的!”


章琴琴拿着小背心准备要穿,我拦住她,摸了摸她奶子“姐,别穿了,咱俩就这么光屁股搂着睡吧。”


“嗯,睡吧!”肏过以后的章琴琴,变得特别好说话。


我关了电视,关了灯,然后和她一被窝睡着了。


章琴琴就是这样,成了我第一个女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