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少女




 “小雅,自己动起来。”我看着这个稚嫩的还在上初一的小女孩,躺在我的胯下幸福的沉溺在我的临幸之下,如此说道。
        小雅听到,则“噫?!”了一声。似是惊奇,睁大了本就媚俏此时正迷离着的双眼。
        “你自己动起来,宝贝你懂。”说着我停了下来,小雅娇气的白了我一眼,自己尝试着抖动她的胯部,一上一下。        
        如此几下,她说:“大哥哥,你好厉害,我感觉好幸福啊!”        
        “你也是啊,要答应我,永远都做我的小甜心哦。”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王蕾雅这个十三岁少女阴唇的摩擦下,我很快便一泄而出。这并不是说我的性能力不强,而是在看着小雅那张纯洁无瑕的脸,抚摸着那具新鲜柔嫩的身体时,做着那上天赐予给我们最为愉悦的事情时,我的灵魂就是受到一阵有一阵的激荡,它促使着我的射精。        
        我把小雅的手握过来,让她握住我粗壮的要射的阳具,她看着我,我向她说:“来!用双手接住朕的琼浆玉液。”        
       小雅会意,用双手捧在我的阳具前,我怒射在她的手掌里。        
        我从和她做爱的办公桌上下来,准确的说是边缘性爱,而她还躺在办公桌上,双手捧在她的阴部上,皱着眉看着手里散发着腥味的白稠状液体。我微笑着从抽纸盒中抽了纸给她擦干净,她对我开心的笑。
        “还不快给爱妃穿好衣服?”她灵气的双眼眨巴着,调皮的装腔作势地说。我用手指轻柔的抚摸她才长出毛绒绒的阴毛的涨红的阴部,问:“满足吗?”她开心的点头。
        “傻瓜。”我用手边揉乱她额前的刘海儿边说,边给她一件件的穿好衣服:印着卡通人物的粉红色内裤,缀着缤纷蝴蝶暖色调的长裙,体恤衫。
        给她穿好衣服后,我也匆匆地穿好衣服了,马上就要有其他的老师来到办公室了,已经接近两点,两点半就要上课了。
        我看着小雅活泼可爱地开门要走,突然想起一件事,忙叫住她,问她:“明天,可以扎双马尾辫来吗?”她只嘻嘻笑,然后跑开了。
        果然,在小雅走后十分钟,就有老师到办公室了。是一个叫梁晓娟的年轻女老师,她穿着一件黑色超短裙,上身穿着束身的无袖上衣,整个丰满的身材展露无遗,而她的办公桌正是刚刚小雅躺在的地方。
        第二天,周五。我发觉这上课的铃声真是悦耳。我一直都在期待着,因为这一节课是初一六班的课,王蕾雅所在的班级。“我亲爱的王蕾雅,我的天赐尤物。”
        踏着铃声走进教室,班里霎时安静下来。我向下环望:环望着班级里长相可爱的女孩们。然后翻开书,讲:“请同学们把书翻开到《口技》一课。”趁着学生们翻书,我欣赏起小雅,她果然扎着双马尾辫,真是像极了拍青春校园剧的女孩。双马尾辫让她看起来更加乖巧。
        我走到小雅的身旁,念起第一段:“京中有善口技者。”念着,我看了一眼小雅。而小雅听了这句话毫无反应,我心中一阵暗笑,想:“果然还是个小孩子。”我为此欢喜不已。
        这是上午的第四节课,学生们上了一上午的课都已经很乏了,我又是用投影仪讲课,教室里有些暗,再加上我讲的是文言文,学生们都听得昏昏欲睡。而我又心心念着中午的聚会,就由任着他们了,况且这篇课文又不重要。
        下课后,我就急忙地收拾好东西回家去换衣服。刚到学校停车场却看到小雅站在我的车旁。
        “快走开!”我的语气里有一丝严厉,我能想象到我可能正在板着脸。
        小雅的表情逐渐由笑容变成了委屈和不知所措。
        很快我就意识到我的反应有些过激了。虽然我的车就停在学校的行政楼前,也未必会被领导看见小雅在我的车前,即便被领导看见又不会怎样。只是,这样实在不妥。我知道我不能做的就是让她上我的车,那样如果被领导看见就真的不好了。
        于是我就站在车旁安慰她。
        “乖,宝贝儿,我要回家一趟,你去和你的朋友们一起去吃饭吧。”
        她沉默着不说话。放学后,学生们开始越来越多的从教室里涌出到校外。        
         “小雅,怎么了?”我温柔的问她。        
         半晌,她说:“我想和你云雨一番。”她就像是无法演下去了一般,瞬间露出笑容。
        我听后不觉笑出来。云雨一番,哈哈哈,没想到她还记得当初她问我的问题。那时,我刚刚任教她所在的班级的语文课。有一天,她跑到我的办公室问我“贾宝玉初试云雨请”中的“云雨”是什么意思。
        所以听见她说这句话不禁哑然失笑,况且不是昨天才给她爽过吗?这小丫头的性欲还真是有些强啊。
        我只好对她说:“傻丫头去洗把脸冷静一下吧。别用手自慰哦,不然你那里会变得不紧的哦,到时候大哥哥我就不喜欢干你了哦。”
        她把脸装成恶狠狠的样子说:“别说干我,好粗鲁啊!呸!”说着,看着一眼行政楼,果真走开了。
        我说:“是的,我的文学少女。”
        快到家了,正拐着一个弯。这时突然一辆火红色的跑车长鸣着笛,飘然的刹到我的车旁。我下车看到两辆车险险的就要撞上。这时从车上下来以为少妇。我本来满腔的不爽的,在看到车主的一瞬间就化得无影无踪,只不断连连感叹:性感!
        她下车向我走来。她穿着短裙,上身穿着西装外套,俨然是一名高级白领。由于穿着一双高跟鞋,走起路来胸前裹着的一对乳房的衣料上下些微的起伏,脸上带着大方成熟而又有些妩媚的笑。
        我有些呆呆的站在那儿,而她看到我也稍稍的打量了一下我,然后这位让人心旌荡漾的少妇说了一句让我吃惊不已的话:“你是......周慕成,周老师吧?”不明状况的我无言的谨慎的点了点头,她又说:“你好,我是王蕾雅的母亲,张媚妍。”
        在我听到她说她是王蕾雅的母亲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全身都流转着一股热意,不是夏日里令人烦躁的热,而是带着快意的热。
        但是,表面上我装作正常的样子,伸手和她握手,脸上带着笑意,以惊奇的语气说:“好巧。”
        她不好意思的笑道:“不好意思,车开得有些快了,差点撞到你的车。有点事要急着回家。”
        我听了,做恍然状,说:“哦,没关系,你有急事就赶紧走吧。”说着我朝车门走去,她也是。她开了车门朝我说:“有空再交流,拜拜。”说着,脸上依旧挂着和刚才一无二致的,大方成熟而又有些妩媚的笑。我也回以微笑。        
        在家里我换着要去聚会要穿的服装,同时还在疑惑着我以前有见过王蕾雅的母亲吗?如果见过,以她那么出挑的身材和长相我又怎么会忘呢?
        到了聚会的西餐厅,见幽幽已经坐在那儿。见他穿着紧身连衣裙,从裙摆处像是就能看到那幽深的尽头,但那白花花的大腿却紧紧的夹着。而我觉得没关系,我知道马上吃完饭就可以一窥真容了。
        “嗨,小萌呢?”我问她。
        幽幽不紧不慢地,先端起高脚杯喝了一口红酒,才说:“稍后就到了。”
        我嗯了一声。
        然后她斜着眼故作媚态地说:“好好表现哦。”
        我勾起唇角报以一笑。
        不一会儿,小萌便一袭白色长裙翩跹而至,妆化得淡淡的。
        我不禁向幽幽打趣道:“你看人家小萌,‘北方有佳人,倾国而倾城’,讲的就是她,而你呢,就是一个殃国殃民的媚狐狸。”
        幽幽听了白了我一眼,说:“少拿我跟人家比,人家可是跳芭蕾舞的冰清玉洁的白天鹅,看她的胸也看出来了。哈哈哈。”
        她这一说的,我们三人都笑了出来。
        可不是,如果有一个“世界性感诱惑美胸比赛”,幽幽那雪白挺拔大规模的胸肯定会夺冠军。而小萌的胸跟普通的十七岁少女比还要小些。
        小萌矜持地笑罢,脸上带着一点红润的说:“别说荤话了,餐厅里都是人呐。”
        她这一讲,又免不了幽幽的一阵调侃。
        小萌也就顺着这个说下去,讲:“我有一个学生跟着我学芭蕾,才十三岁,胸几乎就要和我一般大。她妈妈有一天来找我,问她女儿有没有希望成为一名职业芭蕾舞演员。我说,要讲那孩子的身材比例是十分完美的,基本功也很扎实,领悟力和感受力也都超过其他的孩子,就但只是,她的胸部发育的趋势太快。”
       小萌还没有讲完,我和幽幽又是一阵笑,幽幽边笑边说:“那母亲听到最后一句一定傻了眼了。哈哈哈。”  
       小萌接着讲:“当时,我指着那位母亲丰满的胸部讲,或许,很有可能是遗传的哦。”        
        我插口道:“我知道,你那里以前有一个胸很大的芭蕾舞老师对吧?她一跳舞,哇——”说着,我把双手放在胸前像是托着双乳般一上一下的,说:“哪里是在跳舞?简直是勾引!”
        三人又免不了一顿大笑。
        幽幽说:“哦,对,我记得,我还给她画过她跳芭蕾舞的素描呐。”
        “啊!那你可得给我欣赏欣赏哦!”我惊叹道。 
       “她现在改行去做写真了。”小萌最后轻描淡写的说了句。
        聊了好一会儿,上了餐,才安静下来用餐。        
        用餐时,幽幽问道:“带身份证了吧?我出门忘了带。”
        “没关系,我带了。”我回答她。
        用完餐后,我载着幽幽和小萌赶到幽幽家去。        
        我曾经告诉幽幽和小萌,我们三个人一起做那事,算是违法的。但是他们两个问我:“你想在事后收拾房间?”我看着她俩向我问道,我停了半刻,摇头说:“不想。”于是我们就任性的去酒店开房了。不过后来发现,还是在家里更自由些。
        刚打开了门,我建议道先看看小萌跳一下芭蕾酝酿一下气氛,想不到幽幽说:“那还用说!”说着从房间里就拿出了小萌的芭蕾练功服。
        换了芭蕾练功服的小萌,看上去更为的高挑,白皙的肌肤和黑色的吊带练功服强烈的对比着。她开始做伸展运动。把腰弯下去,双手覆在墙上,脊椎凹下去,两脚分开过肩宽,撅起丰满的臀部。转而她又坐在地上,把两腿向坐在椅子上的我叉开,腰身向地面伏下,她抬头伸出舌头对我抚媚的挑逗。我向她张开我的跨,拉开拉链,掏出我的阳具,它还没有变硬。
        而这时幽幽开始摆她的画具了。她总是喜欢画做爱场面的素描,她的那些素描画会让人感觉到她在这方面的创作真是天赋异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