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骚穴

我今年34了,我叫李玉兰,长的还可以,就是有点发福,1.68的个,有60公斤了,一说起我的骚事我的大贱骚逼就氧的不得了,我家在东北的大庆,爸爸很早就死了,我和姐姐,妈妈在一起生活,我妈妈63了也是老骚逼一个,姐姐46了就更不用说了,听隔壁的张大爷说我爸爸就是我妈和我姐给玩死的,我那时还小还不记事呢。姐姐叫李玉梅已经有两个儿子了老大叫张华25了还没结婚,老二叫张文19,老二好像不是姐夫的孩子,也不知道是谁的,我没有结过婚但有个女儿叫李小兰随我姓了,1.63的小个有120多斤,大胖脸大眼睛就是有点近视,带个大眼镜,就是喜欢吃,怎么说她也不听,后来他说她要减肥不吃饭了,可那也不是办法呀,这个小犊子非要吃我的屎和尿当饭,这小骚逼真是象我就是骚,我和我女儿在她13的时候就经常在没有男人的情况下一起玩了,她小的时候我就总拿我的逼水当奶来味她,所以她怎么会不骚呢,她没有爸爸,也不知道是谁操的我生的她,17了


我14岁就开包了,给我开包的是我家的邻居张大爷,我们娘三张大爷都操过,呵呵,张大爷真是幸福的老头呀,他的幸福是因为他找了个好邻居。今天是星期天我没有上班,小兰出去玩了。躺在床上很是无聊,想出去走走可刚一起床屁眼感到很胀痛,哦,居然忘了女儿走的时候把一根雪茄烟塞进了我的屁眼说回来时在抽那才有味道,我就是插着雪茄睡着的。艾…这个小骚货真他妈的象我已经骚的不可礼遇了,我拿出了雪茄闻了闻,小兔崽子插那么深,雪茄的烟身大半截都有屎,她怎么喜欢这么抽呢,我闻闻还不是很臭,这时我的欲望无形的就上来了,我自己的屎我小时候处于好奇就早吃过了,等女儿长大后居然成了她的最爱了,在女儿的要求下我也吃过的,但现在还是忍不住去添两口,虽然惺惺的臭臭的但我不知道怎么的感觉大逼里的骚水开始泛滥了,一口就把烟的大半个身吞进了嘴里细细品尝起了我的美味大便,真是她妈的爽呀,可是逼怎么解决呀,没办法就把美味留下让雪茄派上用场吧,我在家从来都不穿内裤的,拿着雪茄猛力的插进我的骚逼里,我的逼里因为骚水的原因已经很滑了,其实就是没有骚水我也不在乎猛力的插我逼的,因为我的逼早就被我女儿调教的怎么都可以了,我快速的抽查那雪茄,可就在要爽的时候因为骚水的原因雪茄不堪重负的断了,我的手和大逼上都是零碎的烟叶,这可怎么办呀,我还没爽呢,哎还是男人好。于是我决定上街找个男人回来操我


大庆的百货大楼前的人从来就是人来人往,走在街上选择我的大鸡吧,走着走着突然高跟鞋的跟踩到了板砖的缝里把跟弄掉了,哎真是点被。正好身边有个掌鞋的,坐下后把鞋给了他他也没说什么看看就知道要粘跟了,就不慌不忙的弄了起来,我看了看他五十左右岁,穿个破的白衬衫,但衣襟看不出是白的了,领子上脏的带黑漆,灰色的脏裤子,手上全是茧,还有很多的土,满脸的胡茬,厚厚的嘴唇,小小的眼睛,当我看到他的眼睛时才发现他正盯着我的裤裆看,由于我穿的是短裙,也不是太短,但怎么也是可以看的我的逼的,我没有穿内裤吗。哎这是我的兴趣来了,就故意把腿敞开让他看个够,自己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看着大楼前的人群用眼睛不时的斜看他一眼,他的大后嘴唇的口水已经出来了,呵呵,这回我的大鸡吧来了我想着,象他这么埋汰的男人我还没玩过呢,呵呵鸡吧一定很骚,我就喜欢鸡吧上有味道的男人,我想着想着逼里的骚水就出来了,就在这时他由于过与专注的看我的大逼居然把手给扎了流了血,这时我的贱性来了紧忙把他的手拿过来问到:疼吗?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他支支吾吾的脸通红什么也没说出来,我看着他的窘样感觉很好玩就把他的带土的手指深进了我的嘴里帮他吸一吸,这下可把他弄的不知道怎么地好了说道:谢谢,不用了,很脏的。呵呵,我还怕什么脏呀,我刚才还吃过自己的屎呢。但我不能说,我要把我的贱表现出来就爹声爹气说:没关系吗,看你弄的,怎么不看着点呀。这样吧我家还有两双掉跟的鞋没有掌,我家就在附近到我家我帮你把手包上,你把我家的鞋也弄好好吗?他看了看我脸红的说:不用了,多不好意思呀。我说没关系我家就我自己没有人,来吧,说完朝他几了几眼。他看到我的样子说道:我可没有钱呀。呵呵,他把我当成是卖逼的了,我也没说朝你要钱呀。我说道。他又看看我好像明白了什么说道:好吧,这个还没弄好呢,到那一起帮你弄了吧。他还明白的真快,收拾起他的东西跟着我的屁股后望我家走,我心里想着怎么他一会会怎么玩我呢,呵呵,大骚逼的水已经流出来了


我家住二楼,上楼的时候我就觉得他的小眼睛没有离开我的屁股,进门后我叫他把东西放到门口把他带到客厅坐下。我做在他的旁边,他说:你的那两双破鞋呢,我帮你弄好。我把手放在他的裤裆上笑着说到我不就是破鞋吗?他这下胆子可大了起来,抱着我的头就亲我的嘴,我也顺从的亲他的大厚嘴唇,他的嘴很臭,但我喜欢。〈嗌,你的嘴怎么这么愁呀。〉他说到。呵呵,我忘了我吃完屎还没刷牙呢,我紧忙解释说我刚吃了臭豆腐。〈哦,小骚货,怎么这么骚呀。〉我没有理他把他的脏裤子拖掉拿出他的鸡吧就放到了嘴里,哇,真的是有味道呀,我估计他有十年没有洗澡了,我蹲在他的跨前唆了着他的鸡吧,他好像从来没有让人裹过鸡吧,激动的傲傲只叫,他的大鸡吧走就硬了,〈你怎么这么骚呀〉我拿出嘴里的鸡吧说道:<老鸡吧灯,怎么样爽吗?老娘就是想鸡吧了,没想到吊了一个你,你是不是美死了呀,你的老鸡吧还不小呀>.<呵呵,没想到我王大彪老了还能操到这么漂亮的娘们>他说,我继续给他唆了鸡吧,这个鸡吧还真他妈的骚呀,还不时的忘出冒骚水,真是过瘾,他的手也没闲者,一个摸我的屁股一个摸我的奶子,我舔着他的阑子,他的阑子上还有不少的春(春就是泥)特别的骚,真是够味,我把他的两腿支起来,舔着他的屁眼和阑子的中间处,这时他突然说要给我也舔舔逼,真没想到他的这个岁数的男人也会现代的方法,我当然是来者不惧了,我们就换成了69式躺在我家的地板上,我在上他在下,他的舌头还有两下,在我的逼眼和阴唇间游走弄的我的大骚逼逼水哗哗的出,他居然也给吃进了嘴里,我这是性起了,让他在上我在下,他在上面把鸡吧操进了我的嘴里搞的我快喘不过气来了,但我就喜欢这么玩,我突然感觉他的快不行了,我怎么会让他这么快不行呢,赶忙把他的鸡吧从嘴里拿出来。他还在那忘情的舔着我的老逼,真是他吗的舒服呀,我把他的屁股抱了过来,一头就扎到他的屁股沟里闻着他屁眼的味道,真是他吗的臭,老娘太喜欢了,深出了舌头在他的屁眼里舔了起来,他的屁眼边上黄黄的,屁眼子中间还有屎沫子,我把他的屁眼用舌头清理的干干净净的,屎沫子也就自然的吃进了肚子里


这时他突然说道:<你的逼上怎么有烟叶子呀?>呵呵我怎么说呢,干脆就如实说吧,就把真相告诉了他


他听后兴奋的不的了,说道:<既然你有这爱好,我正好要拉屎,怎么样


我说什么怎么样?他说:<尝尝我的屎的滋味呀>《我不是尝过了吗?你的屁眼子就有呀,你拉出来那么多我不一定能吃的下呀》,我说到


他说:<可以试一试呀


我看着他那渴望的目光有想到他真的蹲在我的嘴上拉屎就有了莫名其妙的欲望大骚逼里的水哇哇的往外流,这可是我女儿的最爱呀,我以前就蹲在我闺女的嘴上拉过,可我闺女没有在我嘴上拉过


那试试吧,我要是不喜欢你就马上停止,听见了吗


呵呵,当然了>说完他就蹲在了我的脸上,这时我的心情真是不知道怎么说,还很想,又很怕。毕竟以前没有这么玩过呀,我把嘴对正了他的屁眼想到:就是自己不行也要坚持一下,不就是弄满嘴满脸的屎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噗…他放了一个大响屁还带了点屎沫子,一股哝哝的臭气扑着我的脸迩来,我上去大力的吸了一口,真是够味,我知道这是他用力了,快出来了,赶紧把嘴和他的屁眼对上张的大大的,噗我感觉他的屁眼子往外翻了翻接着一个大屎橛子就出来了,这个屎橛子太大了,我感觉我的嘴已经放不下了咬了一口剩下的吐到了外面,就是我咬的那一口也把我的嘴装的满满的,这时他的屁眼子还在不段的往外拉就都拉到了我的嘴上,鼻子上还有脸上,我已经变成一个屎面人了,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哈哈哈的了了起来,我的嘴里都是他的大便我也无法问他为什么乐,他又用了几下力把大肠里的粪便都拉在了我的脸上站起来也没有擦屁股把我掉了个个,抱起我的屁股把大鸡吧直接的操到了我那大淫逼里,我被突如其来的刺激弄的啊了一声,这时嘴里含大便化的水就进到了肚子里,他在我后面奋力的做着活塞运动,我已经激动的不知道干什么好了,嘴里的大便饺了饺就咽到了肚子里,突然喉咙好象有东西大呕了几下,我才发现是他的屎是那么的臭那么的腥那么的苦那么的涩,真是太难吃了


我突然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这下可把他吓坏了,赶忙站起来准备穿裤子,我一把拉住了他说道:<没关系,你继续操我吧,是我女儿回来了>他刚才也听我说过我的女儿知道她也是个骚货,可还是不太放心,我说:你就来吧没事的,这他才把他的鸡吧又插进我的逼里,但没有刚才那么有劲了。我爬在地板上眼睛看着地上的大便,品尝着大鸡吧在我大逼里的滋味听见了我女儿换鞋的声音


小兰一进门就闻到了臭臭的味道问到:妈,屋子里怎么这么臭呀。咦怎么有耿耿唧唧的声音呀。换了鞋走进客厅,一幅淫荡的画面顿时映入了眼帘:一个老汉光着屁股跪蹲在地上用大鸡吧操着一个女的,老汉的屁股沟里还有屎,女的脑袋下面还有一堆屎,而女的脸上还都是屎,咦那不是我妈吗,这个老骚货在哪找了这么一个老家伙呀,还玩起了这游戏,小兰站在墙边看着看着就不自谨把手放在了小骚逼上抠了起来,看着老汉的鸡吧在自己妈的逼里进来进去的,自己的小逼就已经受不了了,小兰跑到了老汉的屁股后面蹲下来把老汉的屁股抱住深出舌头就往老汉的屁眼里舔,老汉被小兰突如其来的动作惊的莫名其妙,一看小兰竟然来给自己舔屁眼,这下乐的不得了就更用力的挺着大鸡吧往我的大骚逼里插,把我插的嗷嗷叫,我感觉我的大逼已经被他插到了底了,老汉又大力的操了二十多下,操的我受不了就爬在了地上但我忘了地上还有屎,干脆我张开嘴一口叼了一个屎橛子吃了起来,小兰看老贱逼妈在那吃屎在也受不了了,爬到我和老汗的交接处拔出老汉的大鸡吧就放进了嘴里,老汉就把她的嘴当逼操了起来,操了几下,小兰又把鸡吧拿了出来对准了我的屁眼说道:<老爸来试一试我妈的屁眼子>老汉想我怎么成了她老爸了,呵,也不管那么多了,一使劲就把鸡吧操到了我的屁眼里,这我可受不了了,大喊到:<来吧,爸爸,操女儿的大屁眼子吧,我的屁眼子就是给爸爸操的>,老汗哈哈哈的大笑到:我今天是怎么了,一个大骚逼让我可劲的操还多了两个母女女儿,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老汉的大鸡吧在我的屁眼子里进进出出的,把我的大肠头都带了出来,小兰上去又把老汉的鸡吧拔了出来,深出舌头给我舔上了屁眼子,我的屁眼子被老汉操的掘出了一块,还留下了个大洞,小兰把舌头深进了我屁眼的洞里添了起来,老汉一看自己的鸡吧怎么能闲着呢,走到小兰的后面枯嗤一下就操进了小兰的逼里,鸡吧上还有我屁眼里的屎一起干了进去,就这样:我爬在那吃地上的屎我女儿小兰在我后面舔我的屁眼,老汉在我女儿后面操我女儿的小逼


老汉一会操几下小兰的逼一会又操几下小兰的屁眼子,把小蓝操的大喊:”老爸,操吧,我们娘俩就是让大鸡吧爸爸操的,我们娘俩身上的洞都是给你长的,你想怎么操就怎么操吧“.小兰爬到了我的身边,老汗也操着她跟在后面,小兰抓起地上的屎就往嘴里送,这时我知道老汉已经快不行了赶忙爬到了老汉的身边把老汉正插在我女儿屁眼里的鸡吧拔了出来放进了嘴里,咕唧咕唧的唆了上了,老汉怒吼了一声,血脉分张的鸡吧在我嘴里兹兹的射了出来,小兰看到老汉射了赶忙爬了过来和我抢起了嘴里的精液,老汉看着我们母女满嘴大便的在那里亲嘴突然反胃的呕了几下,哗哗的吐了一地。因为男人射完精欲望就没了,看到这么恶心的画面当然受不了,吐完后在那默默的穿着裤子,我们母女在那吃完了精液又互相把对方脸上的屎都舔吃干净了,地上的屎早就被我们母女吃光了,老汗又对着我和小兰撒了泼尿,尿一半小兰就把他的鸡吧放到了嘴里,老汉剩下的尿就一滴不剩的都尿到了小兰的嘴里


尿完后小兰光着屁股站在那问老汉:老爸你是哪的呀>.老汉也已经穿完了以衣裳说道:<我家在铁西,我是在大楼门前掌鞋被你妈勾搭来了


呵,爸爸,要是想我们了,你就来,百货大楼离我家就几十米,你要是想上厕所了就我家来,我和我女儿就是你的屎盆子和尿壶>,我说到。从那以后我门家真成了王大彪的公共厕所了,他没事就来操我一下,我不在他就玩我女儿,也有时他把我们一起操。有屎有尿了也来,当然就全都弄进我和我女儿的肚子里了。


王大彪走后,小兰还有些没过瘾非让我给她舔逼,她做在我的嘴上玩了有一个小时,玩够了就尿了泼尿在我嘴里躺上床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有起就听见电话的响声,接起电话是我大姐打的,说快过年了,叫我和小兰今天就回去和他们一起过年,我告诉她一会就往家走,大姐家在农村我妈也和他们在一起住,姐夫家是个养殖户,养了几百头猪,在农村来说算是有钱人家了,我年轻的时候不喜欢农村,卫校毕业后没有分工作就到了城里来卖逼,那个时候年轻生意也好,后来不行了,二十八九的时候靠了个大款老头给我安排了个工作,在大医院当护士,老鸡吧灯死了以后给我留下了点钱,现在过的还可以,我在年轻的时候也攒了点积蓄,所以生活应该是无忧无律了。小兰一听说要回姥姥家乐的不得了,我知道她是在想她的那两个表哥的大鸡吧,我的那两个外甥呀,就喜欢我女儿的大脸和大屁股,小兰一去呀她的逼和屁眼就成了他们的鸡吧套了。


我和小兰来到了我我妈家,农村人从来都是不插门的,开门进去后来都东屋。可是没有人,到西屋看看也没人,我们在屋里喊了几声没人应我由于晕车就躺在了炕上,小兰说她去找找看人都哪去了,小兰来到了猪棚好了几声呀没有人,小兰想这人都去哪了呢,别人可以走姥姥都六十多了能去哪呢?小兰往屋走走到仓子旁边的时候听到仓子里好象有动静,扒开门一看,姐姐家的大黑狗爬在一堆白胖肉上在那来回锯勒,走进一看那白胖肉不是姥姥吗,原来他们村上有半喜事的姐姐和姐夫还有两个孩子都去喝酒去了,农村就是这样一有办喜事的就全家都去了,我妈自己在家没意思就和她们家的大狗大黑干上了,我姐姐家由于是养了很多猪就养了3条狗来看家,大黑,大黄和小白,大黑和大黄是公的,小白是母的,由于在屋里怕来人碰见,就跑到了仓子里,我妈是头朝仓子的里面还正玩的兴起就没发现有人进来,小兰来到大黑的身后,看着大黑狗的大粗鸡吧在姥姥的大黑逼里来回抽动的看傻了眼,心想这狗的鸡吧怎么这么粗呀,狗操逼的时候怎么动的那么快呀,看着看着自己骚逼里的水就淌了出来,小兰蹲下来伸出了舌头舔起了我妈逼和狗鸡吧的胶合处,大黑狗的鸡吧和我妈逼的胶合处的骚水象小瀑布一样哗哗的淌,小兰这下可吃的过了隐,大黑不一会就兹…兹…的把狗精射到了我妈的逼里,我妈在那也爽的不会动了,她也不知道让大黑狗操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大黑把鸡吧拔出去以后突然有个热热的东西贴在了自己的逼上,凭自己几十年的经验知道那是一张嘴,而且还伸出了舌头在吸食着大黑狗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混合物,心想这能是谁呢,回头一看居然是自己的外孙女说道:《你个小婊子什么时候来的呀》小兰抬起头说到:〈我都来半天了,你个大老逼居然跑到这和狗俩操上了,你还别说这狗的精液怎么这么多呀,真他吗的够味,过瘾。〉我妈爬在那任由小兰吃着,小兰吃了几分钟把狗的精液和我妈的骚水吃没了后起来说到:〈走吧,姥,我妈晕车了在炕上躺着呢,你给她找点晕车药〉我妈在那说到:〈来,小婊子扶姥姥一把,姥姥没有力气了〉小兰笑到:〈你个大老逼,这么大岁数了还玩这个,看哪回大黑把你操死了,我看你怎么办〉我妈说到:〈呵呵,操死就操死吧,反正被操死怎么也比别的死法好,这个大黑真是厉害〉》。这个老骚货,你咋不想想是被狗操死的呀,小兰心里想。


小兰和我妈来到屋里我已经睡着了,我妈也累的不的了给我找了药也没叫我放在炕上就躺在了我的屁股后面,我突然间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咣…的一声放了个响屁,小兰赶忙把我的裤子拖下来把头伸到我的腚沟子里闻了起来,顺便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腚眼,我妈也闻到了我的屁味也上来闻了起来,我躺在那被我女儿给我舔屁眼子给舔醒了,回头看着我的大胖闺女和我的大肥妈的那个贱样,逼里就流出了水,我一看快三点了,赶紧提上裤子说到:《你们娘俩别在那发骚了,妈,我姐他们都去哪了,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呢,我妈说:〈他们去喝喜酒去了,也应该马上就回来了,你们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们做去。〉小兰说到:〈我不饿了,我刚才吃饱了,我妈让我减肥呢〉我说到:〈你刚才吃什么了,减肥也不能乱减呀,对身体不好〉我妈看了看小兰说到:〈是的,我刚才给了她两瓶奶,都让她喝了,她还能饿吗?〉我说到:〈那我也不吃了,肚子不舒服。晕车晕的。〉说完看着小兰笑了笑,小兰伸了伸舌头笑了一下


这时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是姐姐和姐夫回来了,一看我和小兰回来了就都做到我和我妈的旁边聊起了天,而小兰看没人理她就问到:〈大华哥和小文哥去哪了,怎么没看见他们呀?》姐夫说到:《怎么,小骚货到这就想那俩小兔崽子的大鸡吧了,他俩不在还有姨夫的呢,到这来了不会让你亏到的》姐姐白了一眼姐夫说到:《别没正行,他们去朋友那玩麻将去了》姐夫从一进门就一直用眼睛瞄着小兰的大屁股,我们娘几个除了我妈就是小兰的屁股大,因为她胖呀》我看到对姐夫说:《姐夫要是想小兰了就和她到西屋玩去吧,我们在这说会话。》小兰听我这么一说马上就抱着她姨夫的胳膊说:《好呀,走咱俩到那屋操逼去,我都憋的不行了。》姐夫嘻嘻哈哈的就和她走了,我姐夫43,长的结实的很,农村结婚早,我姐比姐夫大三岁,女大三包金砖吗,都是农村的说法


他们走后我妈问我:《怎么样?玉兰,还难受不?》我说道:《好了》姐姐说怎么了呀?我就把我晕车的事告诉了她,我妈问到:〈玉兰呀你们来就好了,我和你大姐这几天可被他们爷仨给操蒙了,小华那兔崽子还把大黑和大黄叫来一起操我们,幸好有小白(狗)替我们分担〉我惊奇的说到:《怎么?他们连小白也给操了,真是不可思议。》大姐接着说到:〈我们这俩老逼可是一天也没闲着呀,对了,你还没吃饭那吧,我们回来的时候还在办事的那家人那偷来了几根香肠,你吃吧〉我说到,在哪呢,我怎么没看见呀》,只见这时姐姐把她的大屁股往上一掘,脱了裤子,闷亨一声屁眼一翻就拉出来一根哈尔滨香肠,大腚又一使劲又拉出来一根香肠,用力过猛又多了拉了一小堆溪屎,伸出手在大逼里又拽出了一根,说道:《这是小文在我上厕所的时候跟上去给我塞进来的》,我和我妈看了看哈哈大笑。真没想到这样也能偷东西,我说:《好吧我就尝尝你的战利品》拿起了一根香肠就吃了起来,我妈那老逼指着那对溪屎说:《玉兰,这还有沾料呢,哈哈》我一听就拿着香肠沾了沾溪屎吃了起来》我妈也没闲着站起来爬在我大姐的大白腚上舔了起来,把我姐的腚眼舔干净了


小兰和姐夫来到西屋后就立刻把姐夫的裤子拖了下来,拿出鸡吧就放到了嘴里,她真的是憋的不行了,刚才看到姥姥和大黑操逼,就已经是小逼泛滥了,好不容易才等到他姨父回来,哪能放过呀,这时候姐夫说到:”怎么这么急呀,小骚逼,是不是很久都没有操到了呀“小兰也不管他说什么了,也没有时间回答,就是一个劲的给她意符唆了着大鸡吧,她把她姨夫的的16公分的大鸡吧整个都放进了嘴里,我姐夫说到:”这个小婊子好久不见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呀“小兰边裹鸡吧边把自己的裤子拖了下来,露出了她的大屁股,我姐夫也把小兰弄到了炕上,他躺在炕上小兰把大屁股做在了我姐夫的嘴上,她则爬在我姐夫的两腿之间继续给他裹着鸡吧,而我姐夫也把嘴伸到了小兰的逼上给她舔了起来,说到:”小骚货,你的逼怎么越来来越肥了呀“小兰吐出鸡吧说到:”我越来越胖了呀,也不知道怎么的了,吃的很少,还是在胖“我姐夫说到:”是不是你吃你妈的屎吃多了呀“小兰说到:”可能是吧,来吧,别舔了,快来操我的小肥逼吧,我快不行了“我姐夫把小兰放到了炕上,抬起她的双腿把鸡吧对准了我女儿的肥逼枯痴一下就操到了底,小兰嗷的大叫了一声,觉得逼里无比的充足,逼水随着鸡吧的进入一下就被挤的四射了出来,我姐夫开始大力的抽查起来了,次次都到底,虽然小兰才17岁,但是因为她比较胖所以逼也比较肥,可以完全适应她姨父的大力操干,小兰躺在炕上把腰掘起来迎合着她姨父的大鸡吧嘴里大喊着:”操死我吧,操烂我的小狗逼吧,我的小狗逼太喜欢大姨父的大牛子了。“


这时我也吃饱了,晕车的感觉也没有了,我妈也把我大姐的屁眼子舔干净,也听到了小兰的大叫声,我妈说到:”小兰这小骚逼,怎么越来越骚了呀?“我笑着说到:”呵呵,还说她呢,要是没有你这老骚逼怎么会有我们这些大骚逼和小骚逼呀“”也是,我也不知道怎么的了,自从13岁的时候被你姥爷给强奸之后,就越来越骚了,我你们姥姥活者的时候也没有怎么骚呀,到我这辈以后你们是一个比一个骚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