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儿媳妇独处的尴尬日记(五)

趁着老陈的儿媳妇刚起身,还没走出房间门,我嘴里嘟囔了一句,“好热啊。”

然后双手撑着裤腰带,直接把我穿着的短裤给退了下去,这一下真 的是喝多了后有点胡来的意味,毕竟有一个小辈还在我老房子的卧室里,还是她把我送回来的,我这还亮着灯,就当着她的面把裤子全脱了,还真的是很流氓的行为。

我眯着眼看到小杨惊讶的捂起了嘴巴,双眼大大的看着我的下半身,我当下心满意足起来,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别看我五十多了,但是我也是老当益壮,起码身体比老陈那家伙可好多了。

我脱掉了短裤和内裤,直接让阴茎狠狠的暴露在空气中,我这根五十多岁的大鸡巴乌黑发亮,阴茎上血管狰狞好似一根根大蚯蚓密布着,特别是我的龟头,经过几十年的洗礼,已经变得硕大无比,而且还是乌亮乌亮的,比很多年轻人的可是好太多了。

我就是想让小杨看一眼,看到她如此惊讶,我心里顿时就很满足了,小杨愣了几秒,脸色更红的关了灯跑了出去,我心里暗爽:让老陈的儿媳妇看看,她的钱叔叔可是个猛男哈哈。

心里想着,我也躺在凉席上混混的睡去了,毕竟喝了不少酒,精力没那么好了。这几年我的酒量其实差了好多,今天和老陈本身就是冲着喝醉来的,毕竟我今晚也不想回家。

毕竟和儿媳妇发生那么另类的接触,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这种一方面很刺激,让自己很兴奋,另一方面又很愧疚,对不起家人的感觉,真的很折磨人。

而且我还知道儿媳妇说她今晚还要录视频给儿子,那我更不方便回家,要是再被我看到点什么,我也怕自己会做什么傻事?

喝多了的人,睡眠都不太好,因为都处于浅层睡眠,除非真的是直接和翻了,醉死了。

所以我睡的有点迷迷糊糊间,还以为有人在叫我,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睁开眼,但是也没人。

“钱叔,钱叔?”

声音好像还有,是个女声?

但是我真的不想动,也不想说话,指定是我在做梦呢?

紧接着,我感觉有一只手轻轻握住了我的阴茎,我不知道我睡过去多久,但是我的阴茎早就软下来了,我现在就感觉有个冰凉的手轻轻拿着它。

“什么情况?”

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下一秒疲惫又带走了它,我继续睡着,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阴茎也一直没有动静,好像刚才被握着也是一个梦。

这个梦好像有点舒服,因为紧接着我感觉我的龟头好似被一个温热的存在包裹,它不像是做爱的感觉,而是极为细腻的被一个东西舔弄着,我闭着眼睛,阴茎开始极速充血,可能两秒钟没到就迅速的膨胀扩大,直接充满了那个温热的环境。

“呜……”

好似一声惊呼传来,我还是没醒,接近着,那个温热湿润的环境开始变得不一样,一个湿润的东西开始在我的鬼头上不断舔弄,然后龟头开始进进出出的感觉,一下在空气里,一下在那个环境里,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但是快感却不断上升,今天一直被儿媳妇的事情弄的心慌的阴茎似乎找到了释放的机会。

强烈的快感刺激的我不得不醒过来,我清醒过来,这根本就是有人在给我口交啊,这种感觉绝对不会错的?

我睁开眼,房间黑漆漆的看不到东西,我只看到一个人头在我的胯部上上下下,因为太黑我不知道是谁,但是看到那个短短的头发,我知道了是小杨,老陈的儿媳妇,她居然刚才出去之后没走,一直等到我睡着了进来给我口交?

阴茎坚挺的不行,已经来到了十八厘米巨大无比,老陈的儿媳妇的嘴巴根本不能完全吃下它,现在我的阴茎到了完全勃起,极为需要插入的时候,还没等我有所行动,小杨已经停下了嘴巴的动作,她抬头了一下,估计是在看我,不过我机智的保持着睡眠,只用一道缝在观察,所以她也没看到我看她,估计她以为我还在睡觉吧。

不过我可和老陈不同,我喝醉是很容易醒的。

小杨起身,还是穿着她的睡衣,两腿叉开蹲在我的腰部,不过我隐约看到她的睡裤好像不在了?紧接着,我的龟头顶端似乎接触到了一个软软的,湿湿的东西,还附带着微弱的吸力在吸允着龟头。

小杨抬头看了我一眼,见我还是没反应,她低头看向我的腰部,然后我的阴茎就感觉有一只手轻轻的扶着它,然后上面那个软软的肉肉的东西开始慢慢分开,许多液体从我的龟头上留下来,慢慢滴到了我的耻骨上。

我的龟头大概有一半被小杨的两片阴唇覆盖,然后龟头顶端终于接触到了一个紧缩的地方,那应该就是小杨的阴道口。

现在的情况是我还在醉酒熟睡,老陈的儿媳妇不知道是不是喝酒的喝醉了,居然偷偷趁我睡着了,把玩着我的阴茎,然后蹲在我的阴茎上,把我的龟头顶在了她的阴道口?

然后我感觉到上面的肉体开始用力,我的龟头明显的被下压的压力给顶着,龟头慢慢突破了小杨阴道口的限制,开始钻进一个紧致的环境,或许是因为龟头太大了,在整个龟头差不多进去的时候,小杨明显停顿了,然后她起身退出来一点,用阴道口研磨着龟头。

不断有淫水浇灌着龟头,终于,紧绷的阴道口被我的龟头完全撑开,“波……”的一声,硕大的龟头整个进入了一个紧致的环境,我感觉到一圈又一圈的肉隙在阵阵收缩,我偷偷看去,小杨低着头身体一阵一阵的抖动,估计是第一次被我如此硕大的龟头插入,她根本没有适应。

“嘶……呼……”

小杨发出了小声的呼叫,然后她双手撑在我肚子上,屁股一台,猛的往下一压。

“噗嗤……”

“啊……”

阴茎猛的插入了一大半在小杨的阴道里,龟头瞬间突破层层的阴道肉隙,被老陈儿媳妇的阴道死死的吸引在她阴道的里面。

伴随着插入,还有她的惊呼,我看到她身体抖动的更厉害,虽还有半截阴茎在外面,但是她的双腿已经紧紧的夹着,似乎第一次被我这么粗的阴茎插入身体,她克制着才没有发出痛呼。

“太大了……太大了……要死了……”

小杨低声呻吟着。

我多想一下子把整根阴茎都插入这个娇嫩的老陈的儿媳妇的身体里,但是我为了不让她难堪,还是保持着睡眠。

小杨就用屁股不断磨着转圈圈,让阴茎一点一点的开始深入她的阴道,终于在五六分钟后,阴茎查到了底部,我的龟头被一个紧密的嫩肉挡住了去路,我知道那是她的子宫了。

小杨的阴道其实很紧,一点都不像生过孩子的感觉,她的阴道是那种外松内紧,特别是龟头插到最里面以后,我感觉就像是一个处女一样,紧的不像话。

形成这样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以前小陈的阴茎一定太短了,从来都没有插入过他媳妇阴道的最深处。

我缓缓呼吸着,压制着阴茎的快感,毕竟是老陈的儿媳妇,我居然被她偷偷上了,被她当工具一样把我的阴茎插入了她的阴道?

不知道是她太饥渴还是什么原因,但是我还是不能主动的动,毕竟一开始我没醒来,现在醒来都不合适。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啊……啊……啊…………”

小杨终于开始上下动了起来,她抬起屁股,让阴茎整个滑出,只剩龟头被锁在阴道中,然后快速坐下,让龟头直接插入最深处。

她就是用她的阴道开始在我的阴茎上上下撸动起来,我骗自己这和手淫没什么区别。

但是那种温热,紧致和快感不断积累,我感觉我坚持不了太久了。

然后,小杨估计是太累了,她上半身趴在我身上,我看不到下面的情形,她开始只动下本身屁股,抬高,放下,让阴道充分的和阴茎接触,我的龟头在她阴道的褶皱之中快速进出,而她的头就靠在我的胸前。

我知道这是因为她累了,而我又不敢主动,但是感觉到现在她的阴道越来越热,我知道她的高潮要来了,为了不让她一个人高潮,我也要把我堆积的快感在这个女人身上发泄出来,所以我偷偷开始用力了

我就是在她屁股台上,将要落下的瞬间,挺动腰部,把阴茎往上送,正好接住下落的屁股,既减轻她的体力负担,也让阴茎可以重重的插入她的阴道最深去,让快感最大化。

小杨也是在插逼插的太爽,并没有发现我的小动作,嘴巴里只剩下呢喃:“好爽,好爽,好久没做了,钱叔的鸡巴真的好大……啊……要死了……啊……老公对不起……”

“啪啪啪……啪啪啪……”

她的屁股和我的大腿有节奏的响起,她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啊……对不起了老公……你满足不了我……我也不想的……”

“啊……都是钱叔,他的鸡巴真的好大,我从没见过……今天真的忍不住……我怕今天不插一下,以后我都没机会被这么大的鸡巴插了……啊……啊……啊……”

原来是小陈不行么?我心里想,既然这样以后都找我插多好?

不过我知道,她现在就是以为我在醉酒,所以才偷偷上我,真的免费给我干,她可能没有那么直接。

“噗嗤……噗嗤……”

我们两个性器官交合处不断发出淫靡的声音,阴茎快速抽插中带出大量的淫水,我的小腹都有阵阵湿意。

“啊……”

小杨惊呼一声,一阵抽搐,她的阴道深处涌出阵阵热水,那是她高潮的反应,我的阴茎不停,我甚至双手抱着她的腰部,她一惊,似乎想挣扎,我不给她机会,抱着她的腰开始用力的把她抓着上下抽插起来。

“啊……啊……啊……钱叔?钱叔……啊……你……醒了么?”

她小心翼翼的问道,但是她的下本身还在被我的阴茎抽插着……

我没有说话,机械的抽插着,小杨她捂着嘴承受着我的抽插,看我一直没醒来,她以为我是下意识的在插她,她更不敢说话,只能捂着嘴。

这样正好,我也懒得解释,腰部挺动的越来越快,我的双手也抓的越来越紧,死死的抱着小杨,让她不能逃离,龟头越发火热,应和着小杨的阴道中更加火热,她又一阵惊呼,阴道中一阵剧烈抽搐,她再次高潮了,趁着她高潮思维迟钝,我一阵剧烈的抽插。

然后将阴茎死死的抵住她的阴道口,整根阴茎全部插在她的体内,然后龟头死死抵着子宫,我的阴囊一松,一阵快感从脊髓冲击到后脑,我终于坚持不住,再她阴道中又一股淫水冲刷后,我的龟头一松,一股股灼热的精液狠狠的射进老陈儿媳妇阴道的最深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