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群交会

自从上次乱伦交流会后,我和小伟,妈妈和秀媚阿姨两对母子之间的感情就
越发深厚。并且告诉了我和小伟一个共同的秘密。原来我


的七个姨妈和小伟的六个姑妈,都已经和自己的儿子交配了。但六姑妈只有
两个女儿,所以她经常带着自己的女儿去一些性爱派对进行


群交。以满足性欲的需求。只不过妈妈和秀媚阿姨运气好知道了这件事,而
所有的姨妈和姑妈之间,都不知道这件事,都以为只有自己


这样做。然而我和小伟跟妈妈和秀媚阿姨商量,能不能把他们都纳入交流会。
她们答应了,但要想办法。


于是小伟说,每天约来一对母子来。在她们到来之前的10分钟,是姨妈,
就让我和妈妈在客厅里交配,让姨妈们发现。是姑妈就是小


伟和秀媚阿姨在客厅交配。这个办法的确有效,七位姨妈和六位姑妈很快就
加入了我们。并且在我们的别墅里住了下来,但随着人越拉


越多,房子不过了。其中最富有的大姨妈就决定出钱在小兴安岭建一座可以
供我们玩乐的别墅。并且所有的母子母女都会按时参加交流


会。


平时别墅里的人不多,因为六姑妈是老师,她的双胞胎女儿都是大学生。需
要上学。三姨妈、五姨妈、七姨妈、八姨妈和她的儿子和


女儿都有工作,不能总在这里住。只有妈妈和秀媚阿姨才会天天晚上回来。
小伟的所有姑妈,也只有大姑妈,三姑妈才会天天在。因为


她们的老公死了,继承了大笔遗产。所以每天在别墅里的只有大姑妈,三姑
妈和他们的儿子,以及大姨妈母子、二姨妈母子和六姨妈母


子。平时每天至少操一次,已经是这个别墅每天的例行公事。


今天我刚刚睡醒,就喝了口水。在别墅里散步,清醒头脑。路过妈妈的房间
时,就像进去看看妈妈。推门进去,发现她已经起床了。


我就去浴室找。我知道妈妈每天早上醒来肯定是要泡澡的,起码是要淋浴,
今天自然也不例外。我晃晃悠悠的走进浴室,发现妈妈泡在


清水池里,水池很深。她让自己的身体漂浮在水中,趴在池台上小憩。


我心里嘿嘿一笑,知道妈妈这是累了。一般在泡澡的时候,她要是睡觉肯定
是之前很疲劳。就在昨天晚上,大姑妈、大姨妈和三姑妈


、六姨妈坐直升机出去玩。当然了,也就是打麻将什么。留下我和大表哥,
六表弟,小伟出去打猎了。还有他的大堂哥和三堂哥。结果


很容易猜啊,就是我们五个人一起奸淫我妈妈。从天刚黑下来的六点,一直
交配到了十二点半。小伟、姑妈和姨妈们还没回来,我就把


被操昏过去了的妈妈抱回房间洗澡。然后给她抱上床,自己就回房睡觉了。


现在看着在水里漂浮着的美丽的胴体,不禁让我欲望又一次旺盛起来。我便
去卧室脱光衣服,轻手轻脚的迈进了池子里。由于天池水


的浮力不小。所以妈妈的身体可以不用架住池台,不用担心自己沉下去。我
慢慢移动到妈妈的两跨之间,看着妈妈漂亮结实的馒头逼。


鸡巴马上便坚硬如铁。在妈妈的逼缝外上下摩擦了一会,让马眼流出足够的
润滑液。就轻轻扒开妈妈的嫩逼,露出里面像小阴茎一样的


阴蒂和粉嫩的小阴唇。


往前探了探身子,用龟头顶住妈妈的逼眼。一点一点的捅了进去,慢慢感受
那种健壮的阴户肌肉挤压鸡巴的感觉。等我全部插入妈妈


的逼眼时,已经正好顶住了妈妈的子宫口。接着就开始匀缓的抽插。就正在
我插的兴奋的时候,浴室的门开了。原来是大表哥。


「哈!一大清早就来操你老妈来啦!」大表哥是个大嗓门,我赶紧让他噤声。


「操你妈的,你小点声,我妈睡着了。」我小声骂着他。鸡巴不停,依旧在
妈妈的馒头屄里运动着。


「睡着啦?」大表哥果然把声音压得很低。他很怕我妈妈,因为我妈妈的屁
眼是他最喜欢的。我妈妈的屁眼非常柔软,而且非常有弹


性。很适合他那巨大的鸡巴。他怕热闹了自己的这位姨妈,万一不让自己操
了,他会郁闷致死。「你这么操四姨妈,不怕她醒过来啊?





「放心吧,只有没有太大的声响,我妈妈是不会醒过来的。我这么操,反而
让她醒来之后很舒服。」


「哎,让我也来吧。昨晚操四姨妈的屁眼都没操爽,四姨妈就被操昏过去了。」
这个让我有点犹豫,我只在妈妈睡着的时候草过她的


逼眼,屁眼她睡着的时候我还没草过。我担心没有淫水润滑,把妈妈疼坏了。


「我轻轻来,放心吧,四姨妈不会醒的。」大表哥又祈求了一回。看着他可
怜的表情,我也很矛盾。我也想在妈妈睡觉的时候操她屁


眼,但我很担心把妈妈疼坏了。


「好吧!反正我也喜欢我妈妈的屁眼,试试。如果行,以后在她睡着的时候
就不用只能操逼眼了。」大表哥一听我同意了,马上脱下


了衣服扔出浴室。就蹑手蹑脚的滑进池子里。当他进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他
的鸡巴已经硬的青筋暴起了!


我慢慢把鸡巴从妈妈的逼眼里抽出来,然后轻轻的从妈妈的身下潜下去。浮
起来的时候,正好把妈妈正面抱在怀里。不过妈妈没醒,


双臂轻垂在我的肩膀上。看来昨晚真的把妈妈折腾的够呛,现在她睡的非常
深。曾经我和小伟一起把秀媚阿姨和妈妈连续操了3天,我


和小伟都已经精疲力尽的躺在地上不能动弹。妈妈和秀媚阿姨则整整的睡了
一个星期!不过之后身体状况没有受到什么损害,之后就重


新开了群交生活。


我比妈妈高了一个头,所以把妈妈的双臂架在肩膀上,妈妈的双脚是飘在水
里的。大表哥便挺枪从后面走了过来。


「哎!你轻点知道么!让水泡过了屁眼会很涩的!」我警告了一句。


「放心吧,我会慢慢来的。我先潜水下去用唾沫润滑一下。」说完他就潜进
了水里。


通过水的倒影,我看到大表哥正在轻柔妈妈的两瓣柔软嫩白的大屁股。然后
慢慢扒开妈妈的屁股缝,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小菊花。看


着不大,但弹性非常值得称赞。二表哥和小伟的三堂哥的鸡巴是我们这些人
里最粗最长的。我妈妈的屁眼轻易的就把两个大鸡巴包容进


了自己的屁眼里,让所有的姨妈和姑妈都鼓起掌来。


大表哥开始慢慢嘬妈妈的屁眼,我在水外面都可以听到妈妈屁眼被嘬的发出
吱吱的声音。我盯着身下的倒影,看见大表哥把很长的舌


头慢慢的捅进了妈妈的屁眼里。然后反复抽插,润滑整个屁眼口。妈妈的脸
开始越来越红,这是她开始兴奋的象征。每次趁妈妈睡着的


时候操她,我可以操的妈妈喷潮。但就是不会醒过来,秀媚阿姨也是如此。
我后来才知道那是妈妈太过度的疲劳了。脑袋已经无法在睡


觉的时候因为外界因素醒过来了。这个时候的人需要大量的休息。


然而由于妈妈和秀媚阿姨常年的交配活动,几乎每天都会交配。所以性兴奋
已经成为了这俩个女人的本能,变成了好像吃饭睡觉一样


的东西。知道了这一点我和小伟商量,也就不再过度频繁的和妈妈以及秀媚
阿姨交配了。从知道这件事后,基本上变成了每天几次,变


成了3天一次和7天几次的规律。也是因为这个规律,才让妈妈和秀媚阿姨
的屁眼和逼眼有如此的弹性。


大表哥已经润滑的差不多了,从墙上的挂钩上取下一个大概只有小拇手指粗
的自慰棒。在镶入池台的装润滑奶的盒子里沾了几下,便


重新钻入池水中。


妈妈的浴室的墙壁上挂有一排自慰棒,在我没有和妈妈交配的时候。妈妈就
靠这些解决自己的性欲问题。直到我的大鸡巴可以操逼了


,我才理解妈妈的辛苦。这才和妈妈开始交配。这些自慰棒从小到大,一共
5个型号。从拇指细的到擀面杖那么粗的,不过自从妈妈被


我操过之后。这些自慰棒再也没有使用价值了,我的鸡巴是这五个型号里面
最粗的两倍。不过妈妈并不愿意扔了这些东西,还说在浴室


操的时候可以增加情趣,也就一直保留到现在。


大表哥把取来的那根自慰棒从头部顶住妈妈的屁眼,慢慢的往里捅了进去。
这根自慰棒是一颗一颗紧密贴在一切的塑料球的形状。一


共有十个球。大表哥正在一颗一颗的杵进妈妈的屁眼里,等到最后一个球进
去的时候,妈妈的脸已经红的跟西红柿一样了。然后大表哥


开始重复这个动作,反复抽插妈妈的屁眼,松弛周围的肌肉。等过了大概五
分钟,大表哥换了一个比之前的那支粗了点通体圆柱形的自


慰棒。


又是沾了沾润滑奶,重新潜入水中。这次稍稍加了力道,一下就把自慰棒捅
进去了一半!


「妈的!你轻点!」刚才他那一下的确很触目惊心。我明显看到因为用力过
大和润滑不足,妈妈屁眼周围的肉被随着自慰棒捅了进去





「哎,你放心吧。我没使多大劲。就得这样,不然松的慢,等松好了,四姨
妈都睡醒了。」大表哥说完话又潜回水里,开始用自慰棒


提妈妈松眼。大概又过了十几分钟吧,大表哥开始用粗的自慰棒。等三号用
完,我发现妈妈的逼眼和屁眼里已经开始稀稀溜溜的喷出淫


水了。大表哥把手指捅进妈妈的屁眼,试了试松弛度。然后跳过了四号,直
接把五号拿了起来。


「你怎么跳着用?把我妈弄疼了老子就堵死我妈的屁眼!你这辈子也别想操
了!」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我会干没把握的事么。四姨妈的屁眼已经差不多了,
直接用这个扩充一下就差不多了。我也是节省时间,哪能


弄疼四姨妈啊。」说完,他就又去沾了点润滑奶。这次沾的比较多,几乎连
握把的地方都沾满了润滑液。重新钻进水里,把自慰棒用力


顶住妈妈的屁眼。然后慢慢的捅了进去,这次由于润滑液很多,进去的很顺
利。没有出现刚刚用二号自慰棒的时候,把肉带进的事。


大表哥慢慢的把自慰棒捅到根部,然后开始反复抽插。这一次妈妈似乎进入
第一次高潮了。我看见她的尿眼和逼眼已经开始慢慢的喷


出了淡淡的灰白色的淫水了。等大表哥把自慰棒重新挂起来的时候,我赫然
发现妈妈的淫水已经整整喷了30分钟了!虽然很慢,但持续


时间却非常久。


「好啦,差不多了。刚刚高潮完,屁眼是会紧绷一会。我给四姨妈按摩一会,
就可以操了。」


「那你好好给我妈按摩一会,别趁机就扣我妈屁眼!前几天出去旅游我就看
见你整天搂这我妈,然后把手从后面伸进我妈裤子里,扣


我妈的屁眼!都扣肿了!」我有点嫉妒的抱怨道。「最后离开那天我妈穿裙
子,你大清早还领她去了一次山顶。我还以为你去吸吸灵气


呢!谁想到你还没到山顶就把我妈裙子掀起来,站在台阶上就操她!一路操
到了山顶!我妈屁眼被你操的肿都捅不开了!」本来那次旅


游我是打算在外面操妈妈的,但不但没操成。还让大表哥一直霸占着。


「靠,旅游那几天,天天爬山,看庙。我累的跟狗似的,扣会屁眼还招你了!
再说了,你不也搂着我妈么。旅游那几天半夜回酒店的


时候,你不都是把手伸进我妈裤裆里揪着她的阴蒂,牵着她走!」大表哥也
有点抱怨。「等逛到第二座山的时候你找到一个小石洞,就


把我妈拉进去和小伟的大堂哥、三堂哥、五堂哥一起把我妈操昏过去了!后
来我跟老二玩换母,老二才发现她的阴蒂起码长了三厘米!


你说咱俩谁过分!」


嘿嘿,毕竟那几天晚上我一直那么做,半夜又没车。十几公里的路都是走回
酒店,我都是泡着大姨妈的。只要路上没人,我就反手伸


进大姨妈的裤裆,揪着她的阴蒂,牵着她走。几天后,由于航班误点。我们
是坐火车回家的,火车的路上当然是一群人,几个包厢的乱


窜。大表哥的那个包厢只有他和大姨妈以及二表哥和二姨妈。他们俩换母交
配,二表哥惊讶道:」老大,大姨妈的阴蒂怎么这么长啊!


还滑溜溜的呢!「大表哥正在让二姨妈给他口交。听二表哥的话不禁一愣,
转而走过去一看就跳着脚的骂:」小健你个王八蛋!竟然把


我妈的逼扯成这样!「


」哎,行了。小健也是贪玩,只不过是肿了而已。过几天就消了。「


」是啊,这几天你不也是有机会就去扣你四姨妈的屁眼么。「二姨妈在给我
说好话。


」就是啊,你还把你四姨妈的屁眼操的肿成一个肉圈!肿的都操不进去鸡巴
呢!别瞎嚷嚷了!「这是大姨妈给我说好话。


自那次旅游回来之后的一个星期,大表哥只要见妈妈没事就来抱着妈妈揩油
连带扣屁眼。妈妈那一个星期被大表哥玩的都没了人样。


几乎天天都找表哥表弟们和我妈交配。之后的一个月妈妈的逼和屁眼都肿的
跟水晶似的,害得我每天晚上都要去给妈妈涂药。还得给她


按摩,整整一个月啊!


」嘿嘿,我是有点过分。「我淫笑了几声。


」靠!你那叫过分啊!简直没人性!「说着,开始伸出中指按在妈妈的屁眼
上,慢慢的揉了起来。另一只手揉捏起妈妈的奶子来。


「你轻点,别把我妈弄醒了。」


「刚才都高潮了还没醒,我捏两下就醒了?你也太护着四姨妈了。你把我妈
的逼玩成那样我不也没说什么么。」大表哥道。


「靠!你是没说什么,你领着咱们这几个表情整整操了我妈一个星期!都肿
的……」我还没说完,就听见大表哥跟我做了个噤声的手


势。小声道:「你听。」看了看大表哥,我这才竖起耳朵听了听。这才注意
到,有女人的淫叫声。我们楼上是三楼。我们的群交场所都


是在一楼和三楼。二楼是卧房。妈妈这间房间的上面是哪间房间我没记住,
但听声音,应该是三姑妈的声音。然后就听见三姑妈的儿子


,三堂哥说话:「我草死你个婊子!他妈的!说!昨晚上都有谁操你了!」


我和大表哥对视了一眼,都明白。今天恐怕会有很好的色情故事听了。


「哎,差不多了。四姨妈的屁眼弹性很好,已经松弛下来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大表哥已经双手捏住了妈妈的腰部。


「帮我把四姨妈的腿劈开。」


「你从后面抱住我妈,我把她的腿打开。」大表哥照做,我这才分开妈妈的
双腿。大表哥这才挺起鸡巴,顶住了妈妈的屁眼。慢慢的


向屁眼里滑去。在这时,妈妈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等大表哥完全插入妈妈
的屁眼时,我看到妈妈的屁眼已经被撑大了几倍。然后我们


俩开始一进一退的抽插,妈妈的逼眼和屁眼开始淫水横流。逐渐的,妈妈的
馒头逼的馒头上开始发红。我知道这时妈妈即将高潮的意思


,每次操到妈妈高潮,这个部位都会白里透着红。


「小健,咱俩换个姿势。你来操屁眼,我操逼眼。」


「哈,你不是喜欢我妈的屁眼么。你还说夹的你很舒服。」


「你妈了个骚逼的,少废话。自从旅游回来,我都草了半年多了。再好舒服
的屁眼也得操腻了,给我换换。」我是无所谓,便和大表


哥把鸡巴从妈妈的逼眼和屁眼里啵的一声拔了出来。把妈妈的身体反过来,
背对着我,成M形抱了起来。把鸡巴顶在妈妈的屁眼上,胳


膊一松。妈妈的身体自然下落,鸡巴自行插入了妈妈的屁眼里。


」哎!你等会,这次你抱着,上次就是我。累死我了!「


」嘿嘿,你终于发现了。「


」靠!你个犊子,竟然阴你表弟!快点!「我真有点累了,急忙催促道。大
表哥便接过妈妈的身体抱在身前,我赶紧上去插入了妈妈


的屁眼里,大表哥也把鸡巴塞进了妈妈的逼眼里。


」啊!还是逼舒服啊!比屁眼还爽!「


」废话,我妈的逼早让我开发出来了。不像你,就知道使劲操我大姨妈。一
点都不爱惜,大姨妈的逼和屁眼现在跟我妈比都有点松了


。不过大姨妈的逼里可真热啊,第一次插进去的时候,差点把我烫的把鸡巴
拔出来。「


」嘿,那当然。这就是不断磨砺的好处。每次我都用最快的速度摩擦我那骚
妈的逼眼和屁眼,这样每次操的时候,只要她兴奋了。那


里面就会有起码五十度!「


我和大表哥就这样操着我妈妈,聊闲天。但话越来越少,俩人鸡巴也越来越
兴奋。到最后我几乎忍不住要射的时候,一下把鸡巴从妈


妈的屁眼里拔出来,就把妈妈扔进水里了。


」我草!你他妈干嘛!老子差点让你给撅折了!「


「没啥,有点忍不住要射了。我缓缓,你呢?」


「嘿,我也一样。只不过你坚持着,我也没好意思说。」


「靠,装逼犯。」互相调侃了几句,我蹲下来给妈妈洗洗屁眼和逼眼。淫水
太多,摩擦性太强,让我和大表哥老是想射。


大表哥把淋浴的喷头取了下来,用扣阴器把妈妈的屁眼张开,便把管子插进
妈妈的屁眼开始给她强行灌肠。大表哥又找来一根管子,


又用扩阴器让妈妈的逼眼张开,开始给她洗逼。大概过了几分钟,便洗干净
了。我和大表哥重新开战。这次还是我干屁眼,大表哥干逼


眼。他先把妈妈抱了起来,然后学我的方法,让妈妈的身体自由下落,鸡巴
自动捅进妈妈的逼眼里。


这时,妈妈轻哼了一声,我和大表哥愣了一下。然后又听见妈妈均匀的呼吸
声,这才放心下来。接着,我便从润滑奶里抓了一手。给


自己打了一会飞机,让鸡巴充分勃起和润滑。然后才抓住妈妈的腰部两侧,
用鸡巴顶住妈妈的屁眼。然后逐渐的把龟头滑入她的屁眼里


,我本以为还像刚才那么松弛。一个龟头进去之后,我心里一松,迅速而有
力的把整个鸡巴都捅进了妈妈的屁眼里。却只听妈妈啊的一


声大叫:」啊!「妈妈这一叫让我和大表哥一愣,但这声叫声却激起了我们
的欲火,也不管妈妈能不能受得了了。强劲的把妈妈前后摇


摆的操了起来。


这回妈妈已经醒了,我们也没什么顾忌了。大表哥躺在池台上,把妈妈扯过
来骑在自己身下。抓住妈妈的腰向下一按,整个巨大的鸡


巴就插进了妈妈的逼眼里!妈妈又一次叫了一声。等大表哥插入,我才从后
面爬上来,掐住妈妈的大腿根,顶住妈妈的屁眼要插的时候


却听到妈妈虚弱的说:」乖儿子你……「这时候我已经开始精虫上脑了,也
不管她说什么,顶住妈妈的屁眼就捅了进去。妈妈就又是一


声大叫,被我们足足奸淫了一个小时!这次妈妈又被我们操的昏了过去,我
们给她洗了洗身体,便把她抱回床上。盖上了被子。


一般情况下,七大姑八大姨们睡觉都是裸体的。这是为了方便我们随时可以
操她们,而且穿了衣服等要交配的时候还要脱掉是很麻烦


的。所以她们平时在家的时候都是不穿衣服的,最多穿一件不会遮掩逼眼和
屁眼的情趣内裤。因为今年母亲节,我们就是所有男生集体


出去打猎。等凌晨5点,母亲节已经到了的时候。我们就突然出现在家里,
把她们挨个都拖下了睡床。逐个拉到了三楼的地毯房间。


这间房间是像床那么厚的白色绒毛地毯,到处都扔满了棉垫。送给她们母亲
节的礼物,就是一次疯狂的轮奸。每次轮奸只叫来一个人


。直到所有人都有轮到的机会用完,就开始把所有人放在地毯房里群交。不
过因为那次这群荡妇都穿着衣服,所以很麻烦,在我们的一


致请求下,她们答应在家的时候就尽量不穿衣服。


就在这时,二表哥和六表弟走了进来。


」哎,你们听见楼上的声音了么。小伟的三堂哥似乎在虐奸三姑妈。「六表
弟提出疑问。


「恩,我们听见了,好像是三姑妈给别人操了。小伟的三堂哥好像很生气。」
大表哥回答道。


「哎,你们要不要去看看?」二表哥问。


「你们等会再去,我们俩刚把四姨妈操的昏了过去。你们俩去给堵上点,省
的伤身体。」这是大表哥的一个习惯。据他说,女人如果


被操昏过去。就得找俩人把被操昏过去的女人的逼眼和屁眼都用鸡巴堵上,
或者趁她昏迷分别操一次。不过我们是不太信。


「你们俩怎么不堵?是你们把四姨妈操昏过去的!」二表哥抗议道。


「我和小健都操了一个小时了,得休息休息吃个早饭。你们一大早又没操女
人,自然比我们合适了。」


「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操?」六表弟问道。


「少废话,都是一个群逼里操出来的兄弟。我还不了解你们,你们俩是没有
大清早操逼的习惯的。甭想诳我。」


「妈的!让你别说了!」二表哥气的踢了六表弟一脚。


」我怎么知道大表哥了解的这么清楚,你说他不会是双性恋吧?」六表弟贼
兮兮的笑着。


「滚蛋,快点去。我们真得去吃点东西了,饿死我了。」我抱怨了一声。


「好吧好吧,老六,来吧。」说着,二表哥和六表弟飞快的脱光了衣服。刚
想上床,却听到大表哥道:「哎,你们要是想操四姨妈。


就先给她打一针安定春药,不然再操醒了会对身体造成伤害的。」


安定春药是大表哥成批的买来的,可以让女人昏睡过去,但下体异常兴奋。
专门是一些日本黑社会用来迷奸女人,来抓拍A片的性奴


的。大表哥从这些人手里买来了将近十吨的存货给姨妈和姑妈们用。都是用
在了几个几乎不怎么回来的姨妈和姑妈身上,具体什么作用


我很很好奇。


二表哥听了一愣,愕然的看了看大表哥。然后就让六表弟去准备了。


我有点发蒙的看二表哥和大表哥眉目传情,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来。也就
不再多想了。而等六表弟拿来的时候,我吓了一跳。之前


没见过这个东西,这才发现这种安定春药是调配着使用的。一共五个针管,
分别是一支深紫色的不透明的液体,一支透明的绿色针管,


里面飘荡着类似于旁边那种紫色不透明液体的绿色液体,感觉很像那种滑溜
溜软乎乎的果冻。还有一支好像是奶水,针管里面全都是乳


白色的液体。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种太平洋上的一个原始宗教的配方,就
是一个被调教后的性奴的奶水用各种化学配料调和。注射后


,比催奶剂的效果更加恐怖,注射之后会让女人的奶子直接开始喷奶,奶味
更加香醇,甚至还有烈性春药的作用……第四支是一种类似


女人喷潮时的阴精。灰色和白色在里面混沌的飘动,后来大表哥告诉我,那
是增加女人性兴奋度的。到了以后的一些时候我才明白这种


东西的作用,它能让我妈妈迅速喷潮。但更厉害的是,它能让女性喷血。让
喷出的阴精,变成阴血。喷的越多,这个女人沉溺交配的欲


望就越强盛。而最后一支,我看得出来那是一支装满精液的。


「精液?干嘛使?」我问道。


「我怎么知道。」六表弟回答。


「这个是给咱们男人打的,无限量射精。嘿嘿!」大表哥淫笑着看着我。


「那给我妈用哪个?」我问。


」那个绿色的,就是安宁春药剂。「大表哥告诉我。


」那全拿来干嘛?」


」就是让你开开眼界嘛。「大表哥回答。


说着,二表哥便拿起那支绿色的针剂走向妈妈。我惊讶的发现那支针剂竟然
没有针头,原来插针头的突起传输管被延长了七厘米。等


我刚想问为什么的时候,二表哥动作已经回答了我的问题。他坐到妈妈的身
边,掀起妈妈腿上的被子。露出妈妈的裤裆。把妈妈侧着的


身体扳正过来,分开了她的双腿。二表哥叼住针管,扒开了被我和大表哥操
的红肿的逼眼。左手掐住尿眼,右手拿过针管。刚要开始的


时候,突然妈妈说话了:」轻点,四姨妈怕疼。「原来当二表哥把妈妈扳过
来的时候,妈妈就醒了。


二表哥点了点头,然后拿住针管,把七厘米的输入管快速的插入了妈妈的尿
眼里!把妈妈疼的长长的喔了一声。


」四姨妈,你忍着点。马上就好了。「二表哥宽慰着妈妈。


」恩……「二表哥开始慢慢推针管,最先被注入妈妈尿眼的是那种透明的绿
色液体。


」妈妈!你什么感觉?没事吧?」我有点担心,毕竟这种东西从来没见过,
谁知道有什么害处。


」恩……妈妈没事,尿眼里,膀胱里都热乎乎,舒服极了。恩……「妈妈又
呻吟了一声。二表哥已经把绿色的透明液体推完了,还剩


下存留在针管里的那种绿色的奇怪的固态液体。这时二表哥道:」四姨妈,
现在要给你注射最后一部分了。可能会让你喷潮和抽搐,你


忍一下。「


」恩……「得到答复,二表哥开始把最后的绿东西推进了妈妈的尿眼里。


」啊——啊——啊……!好——好凉!「


」嘿,四姨妈。那不是凉,是正在激发你的性欲。你感觉到的就是你的性欲,
突然感觉到的时候都是凉凉的。「大表哥解释道。


」这没事吧?不会弄个出问题吧?」我焦急的问。


」唉,小健。你以后就明白我的苦心了,放心吧,对四姨妈绝对有好处。
「这时表哥突然走到我身边,低声跟我耳语:」你想不想操


四姨妈的尿眼?」


」可是……「


」嘘——「大表哥神秘的一笑,弄得我奇奇怪怪的。


」好了,四姨妈。你还好吧?」二表弟关切的问。


」恩……很好,就是觉得——很困——想睡觉……「二表哥听了满意的笑了
笑。


」那就睡吧,乖乖的睡吧~ 「似乎二表哥的话有魔力,他一说完。就看见妈
妈呼吸均匀的睡着了。


」这就行了?」我问。


」那可不行了,就是打一针而已。能有什么复杂的,你想多了而已。「大表
哥答道。


」那现在干嘛?」我有点不知所措,感觉挺奇怪的。


」还能干嘛,老二,老六。去把四姨妈操喷潮了就可以了,咱们俩去早饭。
「我也没什么可说的,点点头。二表哥和六表弟早就脱光


了衣服,掀开被子露出妈妈丰硕性感的胴体。二表哥率先把妈妈侧翻过去,
侧躺下来从后面捅入了妈妈的屁眼。六表弟也侧躺下,正面


对着妈妈,先上去和妈妈的嘴唇来了个长时间深吻。把妈妈的嘴唇嘬的滋滋
的响,然后才贴上妈妈的身体,把大鸡巴捅进了妈妈的逼眼


里。俩人开始抽插运动。


」行啦别看了,看了多久了还没看够。吃饭去吃饭去。「我想了想刚才的事,
好像没什么不对的。虽然感觉别扭,但可能是自己看着


别人操自己妈妈,自己却只能晾着的因素吧。但原因都知道,我也是想多了。
就跟着大表哥往餐厅走。走进餐厅里的时候,我们就看见


三姑妈在跪坐在地上低声的哭。看着她身上的伤痕也知道,三堂哥是真的虐
奸了三姑妈。


我和大表哥把地上的三姑妈扶起来让她能坐在椅子上,我们俩便在她左右两
边坐了下来。


」三姑妈,你是不是给我们解释一下?」我问。但三姑妈却低着头不说话,
只是偶尔擦一下眼泪。


」三姑妈,小健和我,和这个房子里的哪个人跟是外人啊。说什么不能说的?」
大表哥安慰的把三姑妈的椅子拉到身边,左臂伸过三


姑妈的后背,从三姑妈的左臂里侧伸了出来,左右手分别隔着三姑妈的乳罩
轻揉着三姑妈的两个桃子型的巨乳。偶尔还淘气式的伸入乳


罩里面揪一下三姑妈小小的粉红色乳头。并用眼神看了我一眼,我会意的把
椅子靠到三姑妈身边。右手从三姑妈穿着的布料休闲裤的后


腰处伸了进去,用中指找到方向,慢慢的向下滑。最后慢慢的找到了三姑妈
那有力的屁眼,中指慢慢的捅了进去。把三姑妈捅的轻轻的


啊了一声。看见三姑妈兴起了,我开始把左手伸向三姑妈的裤裆,慢慢的从
肚脐往下深入。先是发现,好久没和三姑妈交配。三姑妈的


曾经柔软的阴毛都不见了,再往下便是三姑妈那柔软肥大的逼缝。当我再往
下深入时,发现三姑妈的阴蒂异常的肥大。


原来三姑妈的阴蒂只有小母手指甲那么大,现在却足有一个手指节那么粗长。
我刚刚一碰,便看到三姑妈蓝色的裤裆湿透了!这一幕


大表哥自然那也看见了。他也很奇怪,三姑妈什么时候这么敏感了?不过为
了逼问出三姑妈到底做了什么事,我就看了一眼表哥,意思


是告诉他挑动三姑妈的性欲。大表哥会意,开始用力揉捏起三姑妈的巨乳。
我开始使劲扣三姑妈的屁眼,用力捏三姑妈的阴蒂。


顿时,三姑妈被我们揉虐的高声浪叫。直接就把三堂哥吸引了过来,当他看
见三姑妈在我和大表哥的怀里浪叫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


。我还以为他会冲上来和我们打架,但是他却淫笑着走了进来。问道:」你
们俩怎么还和我妈玩上了,四姨妈和大姨妈呢?」我和大表


哥对视了一眼。我站了起来盯着他的眼睛问:」你为什么要虐奸三姑妈?她
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你这么对待三姑妈?!「我有点火大。我


们这一家子人,我和三姑妈、大姨妈、三姨妈的关系是最好的。今年年初三
表哥因为喝酒喝糊涂了,打了三姨妈一巴掌。让我和大表哥


一起打成了脑震荡。不过,我的头顶留下了一道伤口,大表哥左臂脱臼…
…(这愣头青23岁……练了13年武术了= = )


」我不知道,今天问了一早上。她也没说,嘿,我还没想到刺激她兴奋也能
用来逼供。慢慢聊,知道了就告诉我。「三堂哥刚要转身


走,大表哥叫住了他:」一起听吧。老七!别偷看了!知道你在门后边。
「我和三堂哥诧异的看向门口,七表弟一脸媚笑的走了过来。


」嘿嘿,大表哥。你怎么知道我在门后的啊?我藏的挺好的!都没出太大的
声音!「


」去你的吧。你也不看看门事什么门。这门能直接贴住墙壁打开,每天都是
这么贴着。有点智商都知道这后面是藏着人的。「嘿,其


实七表弟一出来我就知道为什么了。大表哥的鼻子听灵敏的,大概可以跟猎
犬有一拼。他很容易就能闻到七表弟身上七姨妈的淫水味道


,这小子整天用他妈的淫水洗澡。虽然也洗的少,但年深日久那种味道是很
难洗掉的。他走进了,你都能闻到各种淫水散发出来的淫靡


的味道。


」老七,这房子里的人。只要是女人们的事你没有不知道,三姑妈这件事你
知道么?」一听大表哥这么问,三姑妈突然抬起了头眼神


带着惊恐看了一眼七表弟。有迅速低下了头。


」知道啊,3个月前我就听见大姨妈和三姑妈在议论这件事。「大表哥听了
一愣,」还有我妈的事?她们到底在议论什么?」


「可三姑妈不是不想告诉咱们么。那就别知道了呗。」七表弟无所谓的一斗
手。


「少废话,老七!你知道这里面已经掺了进我妈了么。性质变了!如果你不
告诉我们,我现在就揍你!你可打不过我们三个人。」大


表哥贼兮兮的奸笑让七表弟顿时有点掉入冰窟的感觉。大表哥的邪坏他可是
领教过的。最初我们住在一起的时候,七表弟和六表弟整天


把大姨妈和三姨妈抱在身上。把鸡巴插进他们的逼里,整天不间断的奸淫她
们俩。把大姨妈和三姨妈操的整天昏迷,谁训他们俩,他们


也不听。最后还是大表哥想了个办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让我和他一起也这么操七姨妈和六姨妈,而且我们更残忍,我们是把她们俩
绑在身上。制作了一个滑轮,想操了就移动滑轮,七姨妈


和六姨妈就逼眼或者屁眼就会落在我们的鸡巴上。随时被我们奸淫,就算吃
饭上厕所也不放开她们。那个时候房子不够大,各母子都是


和自己的儿子一起住的。最后七姨妈和六姨妈严厉的教训了七表弟和六表弟。
让他们俩乖顺的,放了大姨妈和三姨妈。所以,七表弟是


深知大表哥的阴险。


「唉……我说……是这样,那天大姨妈和三姑妈在大姨妈的卧室里讨论…
…」


「小七!不要说!」三姑妈突然歇斯底里的叫了起来。


「三姑妈,你还不明白么。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大表哥满眼深意的看
着三姑妈道。「我只是想知道三姑妈你到底能不能承认这


件事,看来你是不会了。」大表哥又回头看了看三堂哥,笑了一下。「那我
可就要告诉老三了。我想老三很想知道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


他。」我和三堂哥已经猜到,大表哥这是在诈三姑妈。我也有样学样的说道:
「三姑妈,咱们都是一家人。你不想在这群人里太不起头


吧。我想我们做得到这一点~ 但你要是现在说,知道的也只有我们这几个人
~ 你懂我的意思吧。」三姑妈现在已经是满眼的恐惧和无奈。


「想说了?」大表哥适时的问道。而三姑妈则抬头看了看周围的几个人。充
满绝望的点了点头。


「恩,好。我们去找个地方,餐厅容易被人听到。」说着,大表哥便拉了我
一下啊,让我来帮忙。我跟上去。就见大表哥用力拍了一


下三姑妈的裤裆。正是她那因不知什么原因而变得异常敏感和巨大的阴蒂。
三姑妈被这么一拍,马上淫叫着瘫软下去。但我也明白了大


表哥的意思。


大表哥把三姑妈从地上拉了起来,我便走到她面前。背对着她,伸手塞入她
的裤裆里,用力捏住她的阴蒂。让她兴奋的几乎哭了出来


,但又倒不下去。无奈的三姑妈,就这么被我牵着阴蒂走出餐厅。


「去哪?三楼?」我问。


「恩,三楼。我们去地毯房。」说着,我便牵着三姑妈跟着大表哥,三堂哥
和七表弟往三楼走。路过妈妈的房间的时候,正好从门缝


里看见妈妈被二表哥和六表弟操到喷潮的时候。不敢相信大表哥的那种药的
效果这么恐怖,我们在门口站了十分钟,妈妈就整整喷潮了


十分钟。但是当我们离开的时候,妈妈的尿眼还在大量的喷射淫水。似乎还
会喷很久,我很好奇到底会喷多久。


「大表哥,我妈妈到底会喷多久啊。好像跟抽水机似的啊,刚才走开的时候,
好像还能喷很久呢。」


「这个就看四姨妈体内到底存了多少水了。」


「还能这样?那喷完了不脱水而死了么?」我比较信任大表哥,虽然他为人
较为邪恶和狡猾。但对待家里的这些兄弟们和姨妈、姑妈


们都是很好的。他永远不会害我们,但后来的事发生,我变了这句话。他是
永远不会伤害我们家里的兄弟。


「嘿,这就是化学神秘的地方了。那个玩意能保证人最基本的水量需要。大
概也就是几杯水的量,其余的水都是无用的汗水什么的。


人锻炼,出汗都是这些水。而且我们操四姨妈的时候,多数时间一直泡在水
里。现在四姨妈体内的水都是在水池里存下来的,存水的话


,逼里的,屁眼里的会存的最多。我们没有专门的存水设施,所以没法存更
多。据我所知最厉害的女人不间断的喷了一年的水。」


「那么久啊!那这女人还活的下来嘛?」


「这部废话么,当然不能了。维持她继续喷水的是更先进的维生设施,但最
后还是因为体力透支而猝死了。她的这个行为就是太蠢了


,想试试自己的身体到底有多强韧。我对四姨妈做的并不严重,那个猝死女
人的喷水,整整给自己的身体补充水分,补充了半年。你想想那时多少。她的身
体已经肥胖到了足以压死一群人的地步了。咱们对四姨妈的做法,只是延长喷水
而已。更深入的性快感,可以让我们很容易把四姨妈操到疯狂的地步,一直沉溺
在交配的快乐中。嘿嘿,我挺恶毒吧。」见他回头对我淫笑,我也知道他这个时
候是一切谎话的结束。


「少废话,我妈要是让你操死了。我就给你妈也打这个药,把你妈也操死!」


「嘿嘿,你不给我妈打,我也是要给她打的。刚才你看到的那五种药只是其
中一小部分,还有15种针剂有不同的作用。你也看见那些针管是没有针头的。
因为所有的注射方式都不是肌肉注射,都是在女人的兴奋点注射的。比如今天往
四姨妈尿眼里注射的安定春药就是其中一种。以后你会慢慢知道的~ 」我不禁有
点糊涂,大表哥到底要干嘛?


「你到底要干嘛?把七大姑八大姨们靠药物变成淫娃?荡妇?她们现在已经
是了吧。」大表哥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颇具深意。


「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别问。好好享受吧~ 」说完这句话大表哥又回头看
了看三姑妈,道:「你轻点捏吧,你看看三姑妈都成什么样了。她又不是犯人。」
我闻言才回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我已经把三姑妈的阴蒂拉的红肿起来。三姑妈
也已经被性欲刺激的口水直流跟她说话,她已经无法集中注意力了。整条裤子都
被她的淫水湿透了。


「行了你放开吧,都快让你弄死了。到地方了。」大表哥打开地毯房的门,
把三姑妈横抱了进去。我和三堂哥、七表弟一起脱鞋走了进来。


大表哥从一个墙壁的暗箱里的取出一支清醒针。一种我们平时群交时使用的
药剂,有时候太兴奋了就会昏迷。所以我们就准备了这玩意,为了让群交游戏可
以进行的更长一点。


大表哥把正在抽搐着的流口水三姑妈按倒,扒下了她的裤子和内裤。直接把
针头刺入了屁眼往上2厘米的位置,也不管三姑妈的哭叫,开始强行注射,把药
水快速推了进去。而此时三堂哥正在用欣赏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一切。三姑妈被打
了一剂清醒针后,也的确清醒了不少。但由于强行注射,没有松弛肌肉,疼的她
捂着肥大的屁股满地打滚。大概过了几分钟,三姑妈慢慢的坐了起来。抬头茫然
的看着我们几个人。


「行了,快说吧。我们等着听呢。」三姑妈又下头,似乎很犹豫。七表弟看
了看,说道:「要不我先开个头吧。省的三姑妈默默唧唧的,我就把我知道的都
说了啊,其他的就靠三姑妈自己说了。」


「行了行了,你快说吧。」


「就是啊,快点。」大表哥和三堂哥不耐烦的催促着。


「这样吧,我直接开始就开始讲了,就当讲故事。这个我擅长。我就把主角
定义为旁白了了,你们不会有意见吧。」


「你随便,快点吧。急死我了。你爱用谁用谁,我们得赶紧解决这件事。」
说着,外头看了一眼三姑妈。他可能还在刺激一下三姑妈。


描述:


——这件事是发生在所有人搬进这栋新别墅三个月之后。当时是集体群交的
一次庆祝活动,七大姑八大姨,还有他们的儿子都在。只有八姨妈和六姑妈的三
个女儿都在上大学所以不在。而这三个小淫娃是另一个故事了,今天不在这里叙
述。


那天集体交配庆祝搬入新别墅三个月和第四个月的到来。在当天晚上。自然
是群体交配的盛宴,但在此之后。大姨妈偷偷叫上了大姑妈、三姑妈、六姨妈、
七姨妈在花园里的游泳池游泳。实际上大姨妈是想跟这几个人一起商量一件她考
虑了很久的事情,但就在刚要说的时候,刚刚把屋子里姨妈和姑妈们都操的昏了
过去的男生们又趁着夜色偷偷潜入了游泳池。大姨妈刚要说一个今天的今字,就
被喔的一声取代了。随之而来的是其他在游泳池里的姑妈姨妈们都被一个或两个
儿子奸淫。当他们射精离开的时候,这群荡妇被干的翻着白眼的躺在游泳池边,
漂在泳池里,或者趴在池子边上,下半身泡在水里,屁眼不断的喷出大股的精液。


到处都散落着她们的泳衣,裤衩甚至卫生巾。多数在游泳池这里的妇人都目
光呆滞,屁眼和逼眼都微微的抽搐。当天完全黑下来,这群色魔转世的儿子们都
已经一个人或者几个人抱着一个姨妈或者姑妈睡觉了。由于喝了太多的酒,让他
们所有人都意外的忘了游泳池这里还留有五名妇人。


大姨妈慢慢的从池子里爬出来,她刚刚被小健按在池子边上。把她的半个身
子泡在水里,并撕掉了她的泳装裤衩。巨大的鸡巴毫不犹豫的捅进了自己干涩的
屁眼里。连续让她经历了七八次高潮之后,小健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和喷射力度往
她的屁眼里灌入大量的精液。单在她的屁眼里,小健整整不间断的射了五分钟。
把她的整个屁眼里都灌的满满的,等他们离开后。她已经被干的失神了,屁眼无
力的抽搐,屁眼在水里一大堆一大堆的往外排泄大量的精液。


直到她从池子里爬出来,站在岸边的时候。双腿还在不断的颤抖。当她想弯
下腰去捡毛巾的时候,屁眼里依然有大量的精液在她无法控制的屁眼里喷涌出来!
足足撅着大屁股在池边喷射了三四分钟,大姨妈才疲劳的跪倒在地上。慢慢的爬
向摆了一排的舒适躺椅,用力撑起自己的身体,躺在了上面。抬手轻轻按摩着自
己被小健揉捏的生疼的大奶子。


大姑妈的身体也慢慢恢复过来。她刚刚被大表哥和三表哥从逼眼和屁眼猛操
了将近一个小时,大腿,脸上,奶子上,屁股上和嘴里、屁眼里、逼眼里到处都
流淌着乳白色的精液。她的泳衣已经不知道被扔到哪去了,被奸淫了近一个小时。
因为较好的身体,她依然能站起来。慢慢的向大姨妈走了过去,俩人都没法说话,
她们都被操的精疲力尽了。大姑妈一路走,一路从身上流淌下来的大量的精液。
直到自己躺在了躺椅上,轻柔着自己的裤裆两侧。刚刚她被大表哥按在地上,向
上撅了起来。屁眼和逼眼全都朝着天上被大表哥和三表哥奸淫着,大表哥醉的一
塌糊涂。插着大姑妈的屁眼,把她的双腿用力的想外掰。差点把她的双腿折断。


大姑妈也起来之后,三姑妈也慢慢从池子里艰难的游到了岸边。三姑妈刚刚
则被五表弟一脚踢的趴在了地上,五表弟则猛的扑了上去。快速的扒掉了三姑妈
身上泳衣,把三姑妈整个压在身下。巨型的大鸡巴猛的捅入了三姨妈的逼眼里,
飞速的抽插起来。在她的逼眼里射精后,又猛的塞进了三姑妈的屁眼里。再次射
精后,以每个眼五分钟射一次的速度,飞速的奸淫着三姑妈。由于五表弟熏酒,
所精液比其他人粘稠的精液相比就稀的多。三姑妈站起来的时候,由于屁眼和逼
眼跟大姨妈一样都失去了控制能力,屁眼里的精液像水龙头一样外泄出去。逼眼
里的精液完全顺着大腿根流进高跟鞋里,走起路来扭扭歪歪的。最后无力的躺在
了大姨妈的右边,轻轻的按摩自己长着柔软阴毛的阴户。在被五表弟奸淫的时候,
长着阴毛的位置被一个啤酒瓶硌的生疼。


六姨妈和七姨妈的窗框比较凄惨,被七八个人轮流奸淫。浑身上下都是被精
液完全的覆盖住了。俩人的屁眼和逼眼在被轮奸了一个多小时,已经开始剧烈的
红肿。俩姐妹互相搀扶着趴在了一排躺椅前的双人软垫上,互相按摩着对方屁眼
和逼眼。刚刚剧烈的性交让她们俩的两个眼都已经红肿不堪。


大概又休息了两个多小时,所有人都休息的差不多了。开始互相聊天。大姨
妈看大家休息的差不多了,就开始说自己刚才没说完的话题。


「姐妹们,你们不觉得只让自己的儿子操太无聊了么?」大姨妈的这句话让
其他四个熟女顿时鸦雀无声。因为她们除了和自己的儿子和其他几个干儿子操逼
外,从没有过和其他男人交配过。所以四个人都在等大姨妈把话说完。


「我刚刚认识了一个朋友,他们在这里。就是小兴安岭这里的一个山里建了
一个俱乐部,我们可以加入这个俱乐部。只要我们加入,每天就可以有成百上千
位精壮男人来操我们。我在参观那个俱乐部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和我们一样的荡
妇,可以泡在巨大的灌满精液的游泳池里玩耍。三妹不是喜欢被虐待么,那里也
可以提供。六妹七妹,你们不是喜欢被轮奸么?那里每天有几万名精壮的男人,
每一个人的鸡巴长度,粗细都比我们这些干儿子差。大姐,你喜欢密室群交对吧。
那里有各种各样的密室让你可以在里面被数不清的男人奸淫。据那个负责人说,
只要我们成为正式会员。可以随时要求各种各样的交配方式。大姐,你不是也喜
欢兽jiao么。你儿子他爸死了以后你就一直买来各种各样的狗来满足自己么。在那
里你可以跟各种各样的动物进行兽jiao,甚至可以让你怀孕,让你生出狗崽子,小
马驹来!」大姨妈说的唾沫横飞,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说心动了。


「大姐,那你为什么只找我们?」三姑妈问道。


「我想和你们这些有特殊爱好的姐妹一起分享。」大姨妈回答道。


「那加入那里要办什么手续?这样的俱乐部,手续费一定很贵吧?」大姑妈
提出了这个所有人都很关心的问题。


「我们不需要付一分钱就可以加入俱乐部。但前提必须签一个合同。」大姨
妈道。


「合同?什么合同?」六姨妈问道。


「唔,差不多类似一份卖身保险。」


「卖身保险?那不是就是卖身契吗??」七姨妈说道


「不是的。」大姨妈道。「可以说是一份保险。想加入这个俱乐部,就必须
签署这份保险。签了我们就是临时会员,而且也没有太多的条款,就是要求想加
入俱乐部,就必须无条件接受俱乐部的调配一年的时间。也就是这一年的时间我
们必须随时听从这个俱乐部的调遣,让我们被谁操,我们就要被谁操。让我们吃
屎,我们就要吃屎。要我们去死,我们就要马上去死。不过这个俱乐部还是很注
意会员和临时会员的生命的。听他们的负责人说,至今还没有一起临时会员或会
员死亡的事件。由于很多我们看来危害生命的交配游戏,会在很安全的情况下进
行。就算我们只有一线,甚至没有机会。我们都会被救活,我就曾亲眼看见一个
被虐杀吃掉的少妇被重新塑造的了身体。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试试。」四个中年
熟女都沉默下来,这种洗脑式的条件太具有诱惑力了。如果不是她们所有人都有
被虐倾向,不然他们也不会被一群儿子整天乱伦奸淫。


「大姐,我愿意去。」三姑妈首先提出。


「我们也是。」六姨妈和七姨妈共同道。


「那就,试试吧。」大姑妈看来也是同意了。


「哈哈,那好!我们五个人就可以一起去了!但是你们也要记住,如果中途
违反合同。也就是说,拒绝接受调遣。或者私自逃跑。都会被立刻抓回来,变成
俱乐部的终生性奴。永远失去作为人的一切权力,姐妹们,你们懂吗?」


「我想我们既然同意加入,就不会反悔。」大姑妈道。其他三位熟女纷纷点
头。


「那好,我马上就打电话。明天就会有直升飞机来接我们!」


第二天早晨……


「大姨妈!你们真要走啊!」六表弟正把小健的妈妈,他的四姨妈贴在墙上,
正呼哧呼哧的操着她的屁眼。


「是啊,公司最近出了点问题,我们得赶回去。」大姨妈正站在沙发后面,
撅着屁股让二表弟操着逼。逼眼里扑滋扑滋的淫响。


「小健,你们也快点,我们马上要走了。」三姑妈和小健舌吻着。四表哥坐
在沙发上,三姑妈骑在他的身上,让四表哥操着逼。三姑妈的丝袜和内裤还没有
来得及穿上,裸露着全身就被四表哥从浴室拉到一楼的大客厅操了起来。


「是啊,你们快点操完,我们好能快点!」大姑妈说着话,正在被大表哥和
三表弟夹着大姑妈玩三明治,猛烈地操着。她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被大表哥和六
表弟从被窝里拉了出来,最先被拖到客厅奸淫。


「六妹,七妹!你们快点,你们俩都没换衣服呢!」大姨妈催促道。而六姨
妈和七姨妈正在被剩下的所有男人群奸着,六姨妈只穿着被揭开的乳罩和被从中
间剪开两个洞的破烂内裤。七姨妈更惨,只穿了一条肉色丝袜和一双黑色高跟鞋。
两个熟女的逼眼和屁眼都在被巨大的肉棒贯穿着。俩人之所以是没回答是因为身
边的鸡巴实在太多了。逼眼屁眼各裹住一个,嘴里含着一个。两只手还要各打一
支手枪。这俩个熟女的嘴巴已经被杵的咕噜咕噜的响,根本说不出话来!


原来听说大姨妈、大姑妈、三姑妈和六姨妈、七姨妈要回公司处理事务。没
有打扰其他美熟妇,就把这几个要暂时离开的熟女混乱的奸淫着。本来,小健听
说这个消息后,就打算偷偷起来去给她们送别。


其实就是将这几个熟女再离开之前把她们狠狠的操一顿。本来四表哥不想吵
醒四姨妈,但因为昨晚睡得早,操到了九点多就睡觉了。小健起来的时候,四姨
妈也已经醒了。但不想被小健发现,就眯着眼睛偷看。结果发现四表哥拿起来鸡
巴硬度增加喷雾器给自己的大鸡巴喷的起劲,然后便脱光了衣服走了出去。


四姨妈很好奇四表哥要干嘛去,就穿了件粉红色的透明丝纱睡衣,悄悄的跟
了出去。结果发现所有的男人都在客厅奸淫着大姨妈、大姑妈和六姨妈、七姨妈。
然后就听见了她们的对话,才想起来她们今天要回公司处理事情。所以才会有客
厅里群交的那一幕。而这时,四表哥正把三姑妈从大浴室里操着走了出来。


三姑妈正在洗澡,四表哥就挺着大鸡巴冲了进来。四表哥让三姑妈站好,然
后弯下腰。撅起屁股,拽住三姑妈的两只手。把鸡巴一下就顶进了三姑妈的屁眼
里,像骑马一样操着三姑妈就走了出来。接着就坐在了沙发上,让三姑妈骑在自
己腿上,把鸡巴套进自己的逼里。然后就开始剧烈的抽插!


四姨妈看了一会,便又觉得有点困了。就开始往回走,想再睡会。这时,六
表弟从四姨妈的卧室里走了出来。看见他拿着四表哥的鸡巴硬度增强喷雾器,知
道他也要去参与客厅里的奸淫。便跟六表弟打了个招呼,想回房睡觉。当四姨妈
走进卧房,背影冲着七表弟时,四姨妈肥嫩的大屁股吸引了六表弟的注意力,在
粉红色丝纱飘荡下,一个完美的熟女大屁股就在眼前左右摇摆。


四姨妈感觉到背后有人盯着自己,刚想回头看一下。突然眼前闪过一个影子,
紧紧抱住了自己的腰。然后就感觉自己的屁眼被温热的嘴唇紧紧的裹住了。


」小六!怎么突然就冲过来了!吓我一跳!「


」嘿嘿,四姨妈的大屁股实在太吸引人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四姨妈,咱俩
也去客厅里吧!「六表弟说完,就又钻进丝裙下,重新裹住了四姨妈的屁眼。


」好嘛,但你总不能就这么去吧?」四姨妈的屁眼被六表弟死死的裹着,身
体动不了。


」嗯!恩!就这样走!我在后面跟着,裹着四姨妈的屁眼,四姨妈你的就是
我的领头牛!来嘛!走嘛!「话一说完,然后又重新钻进纱裙下裹住了四姨妈的
小屁眼。


而四姨妈被磨的没办法,只好说道:」那你可跟好啦,我要走咯。「然后六
表弟就边扑哧扑哧的裹着四姨妈的一屁眼,一边由四姨妈领着往客厅走。等走到
客厅的时候,四姨妈已经被六表弟嘬的淫水横流了。


」行啦,到客厅了。赶紧起来,你也不嫌闷的慌!「说着,六表弟便抬起头。
却又按住了四姨妈的头,让四姨妈整个身子都贴在墙上。然后往鸡巴上喷了两下
硬度增强雾,顶住四姨妈的屁眼一下就捅了进去。惹的四姨妈顿时娇叫了一声。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