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治疗室

“芳贺医生,请坐到那台诊疗仪上。”戴着无框眼镜的男子指了指在房间中央的妇科诊疗台。

和三个白衣男子一起进到房间的长发美男柔顺地走了过去。轻轻坐到椅座的前三分之一处,纤柔的上身仰躺在微向后倾的椅背上,修长的玉腿抬到扶手上,臀部大大的向前突出着,本半臀瓣悠悠的悬在空中。

另外的两名男子拿过放置在一旁的黑色皮质束带,将诊疗台上的美男加以固定,先将双手扭到椅背后,然后用一厘米宽的束带在胸前拧成8字连同大臂一起绑束在了椅背上,或许是不满意美男双腿间打开的角度,两个男人分别抓住美男的左右脚踝向两边拉扯,直至美男的胯骨发出可怕的“喀、喀”声,男人们才束紧了束带。

绑束过程中,美男并未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只是惨白着脸娇喘着。

沐浴在男人们的视线中,被束的身体出现了微妙的变化:浅褐的乳头肿胀挺立着,服帖于胯间的性器开始慢慢充血抬头,被分到极限的股缝间,红肿的肛门蠕动着似是邀请着男人们的爱抚。

而三个白衣男人却只是用视线一遍遍地游走在这具淫荡的身子上。

“啊不要不要

“我们并没有碰你。”

“不要
不~不要只是看

“要我们怎么做?”

“摸啊哈摸我

男人们轻触着一些无关痛痒的地方

“不
不是~”

“那么请把你的要求说清楚!”

“……难~难为情

“是吗?”男人们停下了手边的动作

“不
不要停~摸啊~摸我~”

“哪里?”男人穷追不舍的问着

“呜摸我屁股上的淫洞啊哈~摸~摸我下~下流的阴茎~呜哈~还~还有~还有胸前的骚蒂!!!”

“知道了”男人们满意的点了点头

“哎,早上没刮吧!”

“是,是的,对不起

“真拿你没辙”负责摸阳具的小胡子男人转身从桌子里掏出一个电动剃须刀,将规律震动的免伤型刮头贴上早已硬邦邦的阳物。

“啊
好棒好舒服”疹疗台上的美男放浪的淫叫着

“说过多少次了,要每天刮否则第二天新长的毛茬就会把手刺的很不舒服。”

“对
对不起~”

“英井,把他的淫洞边也刮一下。”

“OK!”

“咿啊!!!”

剃头游走在敏感的花洞边,不时滚过外翻的淫肉。常常肛交的洞口在剃头的强烈刺激下松了开来,洞中涌上一股股白色的黏液。

“啪”白桃似的臀瓣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掌印

“闭紧!还没让你把营养液吐出来!”

“对、对不起”

“啊~啊受不了了请、请给我检查~啊哈我~我要~”

男人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小胡子仍然用手中的电动剃须刀刺激诊疗台上的美男。刀头一会儿游走于胸前的红豆上,一会儿到玉茎下的双球上。直挺挺的阳具泛出股股淫水,圆润的龟头闪着淫糜的水光。

“这样就受不了了,小淫猫?”

“啊
~好好棒好舒服!”

“英井,把他那根系上,现在射还嫌太早。”

“明白!”胡子男向正在准备检查器械的眼睛男比了个OK的手势,取出一根细麻绳,在美男的阴茎根部紧紧缠了三圈,在球、茎交会处拧了个麻花,紧紧勒过两球中缝后打了个结。

“咿
~咿~~啊!!!”美男无助地摇摆着头部。被撩拨的欲望被硬生生得阻断,美男的眼角滑下了一行清泪。

这时,一直保持沉没的卷发男把水池里的黑皮管接好后,又不知从哪找来了一个红色的塑料桶。

眼看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三个男人又集中到了诊疗台边。

“草藤,你是内科大夫,给他查查心跳和温度。”

卷发男人将挂在脖子上的听诊器戴好,手拿着冰凉的器械徘徊在美男敞开的双腿间。

“啊!”

火热的身子受到冰凉的刺激惊跳了下,却并未影响到检查的人。听诊器在圆鼓鼓的小球上停了片刻,又挪到直挺挺的茎干上按压着一根根突出的经脉,可能是还不能确定结果,听诊器又在水涔涔的龟头上摩擦了几下,银色的器具被股股淫水弄得湿淋淋的。

“舔干净!!”

听诊完毕,卷发男将湿淋淋的器具垂到美男的面前,美男先是伸出舌头舔了舔,“咕”的一声把器具含入了嘴里。

抽出器具,卷发男笑眯眯地道:“小骚货,还早了点,过会儿再喂你。”

说着又从兜里掏出一根水银体温计,在空中甩了甩,确定温度底于了刻度线%浓度酒精的瓶子里涮了几下,作为基本消毒。

卷发男弯下腰一手握住美男憋的红得发紫的阴茎,一手拿着消过毒的温度计,对准了不断泛出淫液的铃口。

“不润滑吗?”

“嘿!这么多淫水,我还怕太滑,溜出来呢!”

“哈哈哈!”三个男人相视而笑。

卷发男并没停下手中的动作,慢慢将玻璃体温计压入了美男的尿道。

“呜
~痛不要好痛~~”

“骗人,你下面这张小嘴可说着好高兴呦!”

“呜
~呜~~”

“约莫压入了4厘米,露出36以上的刻度后,卷发男停止了动作,看着手上的表计算着时间。

5分多钟后,男人抽出了美男阴茎中的体温计,尾端还牵出了一条长长的银丝。

“37.5度,有些低烧啊!打针退烧针吧!”

男人们点着头,表示同意。

“上面还是下面?”

“上面吧,不过先让他把上次的东西弄出来,一会儿上下一起玩。”

“快,小贱人,把昨天的营养剂吐出来!”

“不、不要!”

“放心,一会儿还会喂你新鲜的。”

“不


“啪、啪”男人狠狠掴了几下白臀

“让你拉你就拉,快把昨天灌进你屁眼里的精液拉出来!!!”

美男知道躲不过,死心的放松了全身的力量,淫洞张了开来,露出黑黑的洞身,美男在小腹上运劲儿,只听“啪叽”一声,一注白液流到了下面的红桶里。似是触动了体内的其他感官,精液之外的秽物也一发不可收拾的落入红桶。

“呜~好臭!”

“喝了这么多精液还是不能适应的闹肚子吗?”

“昨天的精液保存得还很鲜嘛!”

男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以为早已没了羞耻心的美男不觉流出了羞耻的泪。

“还是先给他洗屁眼吧!一会儿我可不想看着一个粘着秽物的洞!”

眼镜男说着拉过了上好水的黑皮管,强大的水注喷在洞开的花门上,激得美男娇喘连连。

向其他两个男子使了个眼神,眼镜男手下一使劲,粗长的黑皮管就压入了张开的花门。股股凉水涌入肠道,美男激烈的痉挛着。

卷发男则将高高隆起的裤裆对准了美男的樱唇。

“小骚货,等的着急了吧,现在就给你注射你最喜欢的退烧针。”

“是啊,等下还有我的营养液呢!”小胡子男附和道。

美男蹙紧双眉,隐忍着体内水柱的冲刷和涨痛的刺激,颤巍巍的用牙咬住男人裤子的拉链,将头部紧紧贴在男人的胯间蠕动着取出男人凶猛的阳具。

“嘿嘿,喜欢吧!”

“恩、喜、喜欢!”

“要好好服侍啊!”

美男伸出灵舌在男人的根柱上游走,“咕”的将狞猛的凶器含入了口中,一张俏脸被巨大的阳具塞的满满的鼓胀了起来。

“恩,好,吸的紧些,好,好……”双手被缚的男子买力的用嘴取悦着男人。

被水涨大的肚皮,圆滚滚的,似是怀胎十月的孕妇,直到肚皮成了半透明的肉色,眼镜男才关上了水闸,黑色的皮管却仍被留在美男的体内,在水液被完整保留在体内的状态下,眼镜男开始发狠的拍打突起的腹部,发出“咚咚”的声音。

“喂,不要下边爽了就忘了上边!”男人吼叫着,抓紧美男的下巴,狂猛的摇动着腰,阳具一次次猛烈的撞击着美男的喉头,无法吞咽的唾液顺着嘴角滑落下来。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快,以濒临爆发的边缘,下面的眼镜男却猛的出皮管,水柱“哗”的留下,排泄的快感令美男放松了紧绷的神经,一股黏液趁机喷射进了打开的气管,呛的美男苍白的面颊,染上了一抹红晕,反倒添了一丝生气。来不及吞咽的精液滑下了嘴角。

“下次小心点,呛死他怎么办?”卷发男责难的说

“不会,他那么耐操,没什么的,再说现在不是更可爱吗?”

“这到是。”

停止了短暂的争议,男人们的注意力再次集中了过来。细小的水流继续从抖动的肛门里流出来。男人们知道游戏的高潮即将到来。

眼镜男从重多仪器中拿出一只鸟嘴形的肛门扩张器,冰冷的红铜器械将美男的肛门扩张成网球般大小,深邃的肠道暴露在男人们的视线里,为了更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形,男人们各持一把打火机,飘忽的火苗不但可以照亮幽深的洞口,跳跃的火舌更是会不时舔上白嫩嫩的臀瓣,每每这时美男就会颤抖着白臀哭叫出来,就连暗红的肠臂也会随着紧张的蠕动为了增添游戏的趣味性,眼镜男拿出几支油画笔浓浓的沾上不知名的油液,深入肛洞内将油液在红色的肉壁上刷了一遍又一遍,痛苦的哭叫也转为了甜腻腻的浪吟。

当硬制的油画毛刷刮过肉洞内的敏感点时,美男终于忍不住大叫道:“啊啊!!!让我射,啊射!!!”

“好”说着男人们举着打火机,让火苗灼烧着紧嵌在性器上的麻绳。这等于火苗直接灼烧着美男的性器。

“啊
烫!!不要烧~啊啊!!!”

性器遭到无情的烧烤,前列腺在毛刷的搔刮下撩拨起强烈的性欲,皮鞭加蜜糖的方式让美男迷失了神志放浪的狂叫着。

“好不~痛!好棒舒、舒服~”

男人们着迷的欣赏着这条妖媚的淫蛇狂舞着,直至麻盛被烧断,白浊的液体从勒得发紫阳具中喷洒出来,这场表演才宣告结束。

全书完

作品:暗影邪爱番外之迷醉

今天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不过近几天整个迪亚斯城堡却一直沉浸在一片低气压中。

城堡中的每个仆人都战战兢兢的,做事也都格外认真,就怕扫到台风尾,到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事情的原由很简单,前天是米拉的生日,而蓝斯却因为公务繁忙忘记了这件事。等他想起来时,米拉已经气了一整天了。不管蓝斯怎么道歉,米拉也不理他。

昨天下午,蓝斯为了道歉拿着补买的礼物来到了米拉的房间里,本来想好好道歉的他却被米拉冷言冷语说了一通。想到是自己有错在先的蓝斯本想忍下一切,可当他看见桌上凯送的礼物后,他生气了。

原来凯送的东西恰巧和蓝斯的是一样的。

心里觉得不舒服的蓝斯说了些让人很不愉快的话,这让本来就已经够不开心的米拉更是生气。于是两个人就吵了起来。

吵到最后,蓝斯生气地跑出了城堡,而米拉则哭了一夜。

“真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生气的蓝斯找到了魅,对着他大吐苦水。

面对好友忧愁的脸,魅却是微微一笑。

“蓝斯,我觉得这件事是你不好。”

“魅,连你也不帮我!”蓝斯恼怒地把手中的酒杯重重地放在桌上。

“不是我不帮你,这件事摆明了是你不对嘛。先是忘了米拉的生日,然后又乱吃飞醋,最后还离家出走。你自己说,你是不是很过分?要是我是米拉,我也会生气的。”

“可是……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克制不住……”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可是你却重重伤了米拉的心。你们之间曾经经历过那么多的风风雨雨,为什么你就不能多珍惜一点。我想你也应该知道,真正的爱是多么的难能可贵,然而维系一份感情要比获得爱更加困难。你们现在仅仅只是开始,往后的日子还很长,不能老是吵架吧?虽然说有时吵架可以起到调节的作用,可是老这样就不行了,蓝斯我想你也很清楚,米拉只是闹脾气,你应该多让让他,而不是让他更伤心。我相信现在的他一定在家里哭的半死。你还是回去看看吧。”

“……不要……我才不要回去……”

“蓝斯!”蓝斯的倔强让魅头痛的要命,他说了那么多都白说了啊, “那你想怎么样?”

“我知道是我不好,可是现在的我实在是拉不下脸回去……”

“你到底想说什么?”

“借我住一晚吧。”

“……就一晚?”

“就一晚。”

“……那好吧。不过你明天一定要回去啊。”魅不放心地嘱托着。

“嗯,我知道。对了,你和那个家伙怎么样了?”

魅闻言苦笑, “还能怎么样?他对我永远是那么的冷漠,对于他来说,我只不过是一块小小的石头,一块能让他脱离痛苦的石头罢了。”

“魅……”魅痛苦的眼神让蓝斯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最后他只有长长叹息。

“魅,我看你还是放弃吧。对于一个永远也看不到你的人又何必这么执着,再这样下去,你受到的伤害只会越来越深……”

“我知道,我也很明白,可是……我就是……无法做到啊……”

“魅……”

“所以,蓝斯……答应我,你一定要幸福……一定……一定……”

魅用双手牢牢地抓着蓝斯的双肩,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希望你幸福。你一定要珍惜和米拉的这段感情……”

“是的,魅。我明白……谢谢你……”

“你真的能明白就好。”魅笑笑, “这里就让给你吧,我去隔壁睡。明天早上你可一定要回去哦。”说完,魅便起身想门外走去。

正当魅打开门时,蓝斯在他背后再次叫住了他。

“魅……”

“呃?”魅转过身,直视蓝斯。

只见蓝斯的笑容中带点点羞涩,而更多的是真诚,“谢谢你,魅。真的很谢谢。”

听了蓝斯的话,魅笑开了, “你这个大傻瓜,我们是朋友啊。”

第二天清晨,蓝斯匆匆赶回了迪亚斯城堡。

蓝斯回到城堡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去米拉的卧室。

蓝斯轻轻推开门,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一看,果不其然,睡在床上的米拉双眼又红又肿,看来的确是哭了一个晚上。

蓝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心中溢满内疚的他坐在床边,正当他伸手想要触摸米拉的发时,一股酒味扑面而来。

蓝斯皱着眉环顾四周,他的眼瞄到床另一边的床头柜上放着的两个酒瓶。两瓶中一个是空的,而另一个也只有半瓶多了。

看来米拉昨天真的是伤心透了。看着那些酒瓶,蓝斯苦笑。

要知道自从米拉知道自己的酒量是三杯必倒后,他就再也不沾半点了。可昨晚他竟然借酒浇愁……想到这,蓝斯的心隐隐作痛。

“对不起……米拉……都是我的错。我明明说过会好好珍惜你,爱护你的。可是我却没做到,反到是常常伤害你,让你为我流泪伤心……对不起,真的真的对不起……我的米拉……我的宝贝……”

蓝斯边喃喃自语,边低下头,一个轻如蝶吻的亲吻印上了米拉的眼角,轻轻吮去了他眼中的泪珠。

“我爱你,米拉……”

“蓝……蓝、蓝斯……吗?”米拉睁开微醺的双眼,好半天他才认出眼前的人是谁。

“是的,是我。”蓝斯在米拉的额上又印下一吻。

“蓝斯……”当米拉认清眼前的人是蓝斯后,他眼中的泪再也遏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米拉用力扑到蓝斯的怀中, “蓝斯……蓝斯……真的是你吗?蓝斯……求求你,再也不要离开我了……没有你的夜,真的好孤单好冰冷,让人无法忍受……蓝斯……我再也不要失去你了……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凶的,对不起,对不起……”

看着神情激动的米拉,蓝斯深深吻住了他,在这个深吻中,米拉的话语和泪水都消失了。

蓝斯用灵活的舌撬开了米拉的唇瓣深深探入其中,就象一条小蛇般的在米拉口中四处游移着,用力地掠夺着其中的津液。

而米拉也很配合地用自己的舌与之交缠,两人相叠的唇瓣密密缠绵,使得这个深切的热吻变得更加悠长……久久之后,蓝斯才依依不舍地把自己的唇从米拉的唇瓣上移开。

米拉急促地喘息着,他的眸中因这个热吻而伸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红润的脸颊上充满了魅惑人心的神情,被吻得又红又肿的唇瓣微张,好象在邀请别人的进入……看到这些,蓝斯忍不住再次吻了上去……他的舌在米拉的口中蛮横地翻捣拨弄,舔过两排贝齿后,继续向里面进发……同时蓝斯的手也不甘寂寞地下面撩起了米拉的上衣,慢慢地向上探去,在红蕊附近徘徊开来。

蓝斯的动作让米拉不禁倒吸一口气,他的身体开始难耐地扭动起来。

破碎的低吟从米拉被深深堵住的口中流泻而出。

好久之后,蓝斯才结束这个热吻。他低下头,把注意力移到了米拉的颈项间。

“嗯、嗯……啊……蓝……蓝斯……嗯……”

在米拉的微吟中,一朵朵美丽的红梅印上了米拉的颈中。映衬在雪白的皮肤上,煞是娇艳。

蓝斯的唇一点点地往下移去,米拉身上的衣服也在不知不觉中被脱掉了。浑身赤裸的他因酒意未退而呈现出美丽的粉红色。

“好……好美……你真的好美……我的米拉……”蓝斯边赞美,边低头霍住了右边的红蕊。

“啊……”蓝斯的举动再次引来了米拉的惊叫,他的身体在瞬间变的紧绷。

蓝斯先是用舌尖舔弄着那个小红点,来回地扫动着,引得米拉的身体一阵阵轻抖。随后他用牙撕磨起来,轻咬着那颗明显变影的小点,还不时地咬着乳尖拉扯一番。

随着蓝斯的动作,米拉原本轻声的低吟开始变响了,他的理智也渐渐消散了。

蓝斯直到右边的红蕊上粘满了他的唾液变得闪亮动人后,才放开。他又把嘴移到左边的红蕊上,同样的对待让米拉本就微微挺立的分身变得更硬挺。

一连串湿热的吻印在了米拉的胸腹上,在米拉因欲求不满而呻吟的同时,蓝斯的手指轻轻探入了米拉的小穴中。狭窄的通道在瞬间就夹住了蓝斯的手指。

因为没有经过润滑,米拉的小穴显得有点干涩,这让蓝斯的手指遇到了阻碍,也使得米拉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抓在蓝斯肩上的双手也更用力了。

“蓝、蓝斯,痛……好痛啊……”

不忍见米拉受苦的蓝斯赶忙抽出了自己的手指,他抬起头视线正好落在那瓶还没有喝完的红酒上。

看着那瓶酒,蓝斯邪邪地笑了。

蓝斯用手把米拉洁白的双腿左右拉开到最大,然后他让米拉自己用手抱住双膝处,尽量靠近身体。这样以来,米拉他那紧闭的小穴就暴露在了蓝斯的眼下。

因为羞涩,米拉本就红红的身体更是染上了一层艳红,而他的小穴也象感染了他的羞涩般,微微地一张一合的,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媚肉来。

蓝斯取过那瓶酒先是对口喝了一口,然后他低下头,用舌撑开穴口,把自己口中的红酒慢慢灌入米拉的小穴中……“啊……不、不要……蓝斯……不要……”米拉吃惊过后开始用力地挣扎,可是蓝斯却用单手压住了米拉的双腿,让他丝毫也动弹不得。

“不要乱动,我这也是为你好,你也不想更痛吧。”说着,蓝斯又喝了一口,然后慢慢喂入米拉的小穴中。

“可、可是……”米拉还是不停地挣扎着,他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太羞人了……快停下……我不要……”

“呵呵……比这还羞人的事都做过了,这点算什么?”蓝斯调笑着又灌了一口。

冰凉的酒液在进入米拉的身体后就立刻变得火热,本就还有点醉意的米拉这下是彻底地醉了。他的身体瘫软在床上,再也使不出半点力气,只能任由蓝斯的摆布。

蓝斯一口接着一口,直到红色的酒液从米拉的穴口处溢出,他才停口。

而此时米拉已经泪流满面了。

蓝斯吻掉米拉脸上的泪,一脸心痛, “小傻瓜,这有什么好哭的。”

“我……我……”米拉实在说不出口,代替他的话的是更多的眼泪从双眸中涌出。

“不要哭了,你的泪让我好痛心。”蓝斯的轻吻游移在米拉的脸上,而他的手却在此时悄悄地潜入了米拉的后穴中。

因为酒的关系,蓝斯的第一根手指几乎是没有阻碍的就进入到了最深处。

蓝斯的手指在米拉的后穴内壁上移动,时不时地摩挲一番。

渐渐地,米拉的喘息声变粗了,胸口的起伏也越来越大。

见状,蓝斯探入了第二根手指,两根手指在米拉的小穴中不断地向两侧撑弄,试图让米拉的小穴变得更宽松。

“嗯……嗯、嗯……啊……啊……”米拉的呻吟声变响了,他的身体难耐地翻转着,身体的渴求让他遗忘了先前的羞涩,只想获得更多。

这时,蓝斯在米拉体内的手指已经增加到了三根。三根手指同时在米拉的小穴中进出着,伴随着手指的还有米拉体内因过多而溢出的红酒。蓝斯每插入一下,那些红酒就溢出一点……看着眼前淫靡的一幕,蓝斯只觉口干舌燥,他的分身也高高地挺立起来了。

“蓝、蓝……斯……要……我要……快、快进来……”米拉也被体内的欲火烧的理智尽失,他不停地哀求着蓝斯,想要蓝斯来填满自己。

终于再也忍不住的蓝斯脱掉了身上的衣物,他抽出米拉小穴中的手指,在米拉因空虚而尖叫的同时把自己的分身深深插进了米拉的体内……“啊……”米拉再次尖叫,不过这次是满足的尖叫。

米拉把自己颤抖的双腿牢牢地交缠在蓝斯的腰际,他的整个身体随着蓝斯的律动而前后移动着……米拉的小穴把蓝斯的分身包裹的很紧,蓝斯的每次退出总会引来米拉不满的呻吟,每次的进入总会让他尖叫不已……因为这种被侵袭的快感,米拉眼中泪水涟涟,每到动情时,他的十指总会在蓝斯的背上留下一一条的血痕。

而吃痛的蓝斯则律动的更疯狂……整张床也因两人的热情而发出 “咯吱”、 “咯吱”的声响……“蓝斯……我爱你……我爱你啊……啊、啊………”在高潮的瞬间,米拉边流泪边吐露出心中的爱意。

在听见米拉的爱语后,蓝斯也达到了高潮……滚烫的爱液一波又一波地射入米拉的体内,让本就处在高潮中的他更感到了欲仙欲死的快感……一时间,整个卧室中充满了春意……

欢爱过后,蓝斯紧拥着怀中的珍宝不放。他爱怜地把米拉脸上粘着的湿法拢到脑后。

看着双目禁闭的米拉,蓝斯在他的嘴角边印上轻轻一吻, “我爱你,米拉。永远……”说完后,蓝斯便拥着米拉进入了甜蜜的梦乡中……微风轻轻地吹拂着窗边的轻纱,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那么的安详……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