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虹的情人节

早在一周前,老公就说今年要过一个不一样的情人节。在我无比的期待中,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今天一大早,老公就把孩子送到了婆婆家,不到九点他就赶了回来,对着还在被窝里的我说:“虹虹,我的小骚货,准备好了吗?”

“准备什么啊?”我在被子里坏坏的说。

“来,我先给你打扮打扮。”他说完,就从床下拿出一只皮箱放在床上,打开。然后不由分说就把我从床上拽起来,一下把我剥的精光!

“你干什么啊?”我抗议道。

“来,穿上这个。”说着,他从箱子里拿出一套情趣内衣,我一看,所谓的乳罩其实就是两条圆带子被连在一起而已,戴上等于没戴,而内裤是中缝开口的那种,中间有一小片布被暗扣连上,一拽就掉的那种。

“这怎么穿啊?”我脸红红的问。

“没关系,我帮你穿。”他说完就拿起乳罩往我身上套,不一会儿就帮我穿好了。再看床前镜子里的我:胸前被两只黑圈带子箍着,乳房更显得凸出,两只乳头翘翘的:下身的内裤张着嘴,整个阴部完全暴露着,羞死人了......而他看了一会儿,又从箱子里拿出了一枚跳跳蛋,一脸的坏笑塞进我的小穴里,然后按上内裤上的小布片,这样跳蛋就很难滑出来了。

然后他对我说:“好了,现在穿上衣服,出去吃饭。”

“什么?你让我这样出去?”

“没关系的,反正是在里边,别人又不知道。”说完就又从箱子里的一个小盒子中拿了点什么东西,然后就一边催我穿衣一边去给我挤牙膏,我趁他出去时偷偷看了一眼盒子里的东西,原来是一种延时春药,一小时后起效,药效猛烈而持久。

看来自己今天在劫难逃,非被他玩死不可了......我一边想着一边穿衣服,同时,在内心深处却又充满了期待。所以为了方便一会儿做爱,我就只穿了条保暖裤,然后上面就套上件厚棉衣。

当我洗漱完毕,正准备开门出去的时候,突然感觉下身猛的一震,小穴内传来阵阵的酥痒感,害我差点摔倒,而老公却在一旁笑着看我,手里还握着跳蛋的遥控器!这个坏蛋!我一把夺过来关掉,然后随手放在了电脑桌上。

来到楼下的早餐店,等我们快吃完的时候,老公趁我不备,偷偷地将他拿的春药放入我的碗中,而我也假装不知,一口将碗中的汤喝完,当然,还有春药,因为我也很期待,呵呵......

吃罢早餐,我们刚要上楼,在楼栋口碰到了同事大卫,原来他正要找我们,要从我的电脑里下载一些文件,下午就要用。

由于老公已经让我吃了春药,所以有些为难,而我想想离起效还有近一小时,所以也就答应了。

来到家,老公就赶紧打开电脑,可气的是今天的网速奇慢,令我和老公暗暗心急不已,正在这时,老公的响了,接完,老公一脸哭丧的对我说:“老板叫我马上回公司,说有急事。”临走时冲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大卫赶快走,我也心领神会的知道是什么原因。

老公走后,就剩我和大伟,可恼的是网速还是很慢,我俩也就无聊的等着。这时,大卫拿起了桌上的遥控器,问我这是干什么用的,我当然不能告诉他这是遥控我的身体的,就骗他说是孩子玩具上的,而他就拿在手里把玩着,突然,我感觉下体一震,从小穴里传来一阵阵的酥麻感,淫液也开始流出了,原来是大卫把跳蛋遥控打开了!而这时**响了,原来是老公打来的,说是老板要让他陪着去见一个很重要的客户,可能要晚上才回来,同时又小声告诉我,说偷偷的让我吃了加倍的春药,让我先想办法解决。

天啊......这个坏蛋!竟让我吃那么多春药,看来是想玩死我啊。让我自己解决,我怎么解决啊?

这时,下体的快感开始袭来,呼吸也不由的急促起来。

“虹虹,你怎么了?脸红红的,不舒服吗?” 大卫望着我问。

“不,没什么,把遥控给我吧,别弄坏了。”我强扔着快感说,同时也想把遥控关掉,也好减轻些压力。

“让我玩会儿吧,这个小玩意挺别致的。”他一边玩弄着遥控一边说到。同时不停的打开、关掉,再打开、再关掉。

这可苦了我了,小穴里的跳蛋不停的刺激着我敏感的下体,同时我发现春药也开始慢慢的发生效力了,乳房也开始发涨,乳头也硬了,周身有一种渴望被爱抚的感觉。

这时大卫看着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就故意关掉了遥控,然后说自己口渴,让我给他倒杯水,当我将水端给他时,他突然将遥控打开,使我周身猛的一震,再也站不稳了,一下跌坐在他怀里!大卫一把抱住我说:“我说你怎么总要把遥控器拿去啊,原来这是遥控你自己的啊。来,让我看看是怎么遥控你的。”说完,他就将手伸进了我的棉衣里,一下就握住了我的左乳,不由分说的就揉搓起来。

“呵呵,连乳罩都没戴啊,看来今天的虹虹是开始发浪了啊。” 大卫一边玩着我的乳房,还一边调笑着我。

此刻的我已是满脸羞红,同时身体又充满了快感,想拒绝又不忍拒绝他,内心又渴望着更多,正在我犹犹豫豫的时候,棉衣的扣子已被打开,我性感的乳胸一下暴露出来,在情趣乳罩的衬托下更显挺拔,乳头更是因情动而显得娇艳欲滴,而大卫更是都看的呆了。

此时的我,也已经彻底被生理上的欲望征服,满面含羞的轻声说:“抱我上床。”

他听后大乐,一把抱起我就来到卧室,这时我才发现床上的箱子忘收了,而大卫也发现那个箱子了,他把我放在地上,一边剥着我的衣服一边调笑着我:“呵呵,看来我的小骚妇是急着要被人玩啊,连玩具都准备好了,今天我要好好的玩玩你了。”

说完,也把我剥的只剩内衣裤了,这时他把我转了个身,让我背对着他,然后他的双手从我腋下伸到前面,握住我的两个乳房,开始慢慢的揉起来,同时在我耳边问我:“小骚货,舒服吗?”而此时的我已经彻底被春药打败了,再加上小穴内跳蛋的刺激和他玩弄我乳房的熟练技巧的刺激,感觉此时的我已经彻底地变成一个荡妇了,于是我竟然毫不羞耻的回答他说:“舒服!不要停,继续玩我!用力!哦!......”

就这样站着被大卫玩弄了一阵子后,他脱去我的内衣裤,终于取出了我体内的跳蛋,但我体内却感到空空的,有一种想被充实的感觉,不由得扭动着自己羞耻的下体。这时他把我浑身精赤的肉体横放在床上,看了一会儿我充满情欲的扭动,然后慢慢将左手覆上我的胸乳,轻轻地揉搓着,同时又将右手的两根手指插入我的小穴抽动起来,一开始是缓慢的,轻柔的刺激使我急切地想要更多,不由得抬起下体,迎合着他的抽插,同时口中开始淫乱的叫着:“哦!......快点儿,用力插我!......好老公,啊.....玩死我吧......”不一会儿我就达到了第一次高潮,泄身之后,虚脱的躺在床上,只有任他摆布了。

只见他从箱子里拿出一条棉绳,在我腰间缠了一圈后在背后打了个结,然后用绳子的一头穿过下体,连在缠在肚子上的绳上,这样一来,我就象穿了件‘T’型裤。随后他又开始拨弄我的乳头,使我本已发硬的乳头更加的硬挺,他则趁机用带铃铛的乳头夹子分别夹住我的两个乳头,这样我只要稍微一动,铃铛就会发出令人羞耻的叮铛声,然后他又把我翻过来,把我摆成跪趴的姿势,令我的阴部完全暴露在他眼前,而他,又拿出了一个带有小尾巴的肛门塞,轻轻的塞住我的后庭,接着又用一只电动阳具塞住我的阴道,并用事先绑好的绳子固定好,最后又给我戴上了狗项圈,接上铁链子,一切准备好后,他就命令我下床趴在地上,同时打开了电动阳具的开关,而我的大脑此时已被从阴道深处传来的阵阵快感所控制,趴在那里不停地扭动着腰肢,屁股上的小尾巴摆动着,再配以胸前那对叮当作响铃铛,像极了一只正在发情的小母狗!

而他则牵着我对我说:“母狗,快爬!”就这样被他牵着爬了几圈后,他似乎嫌不过瘾,就牵着我向门口走去,然后打开门对我说:“母狗,我牵着你出去遛遛好吗?”我听后心里一惊,要是我这样被牵着出去,以后还怎么做人啊?于是哀求他不要那样做,他听后哈哈大笑,然后说:“不出去也行,但你要在门外叫几声,要有母狗发情的味道!” 说完不由分说的就把我拽出门外,我趴在楼道你,感受着冬日的寒冷,同时也感受着暴露的快意,不由的叫了起来:“汪呜-----汪!-----呜-----汪!汪!汪!------”感觉自己真的变成了一只母狗了。

他似乎很满意,笑着把我牵回房间,然后又牵到阳台,让我趴在阳台放的小桌上,掏出自己的阳具,让我为他口交。如果这时隔壁阳台上有人的话,就一定可以看到这样一幅充满淫欲的绮丽画面:一只浑身洁白、长着一条小尾巴的美丽的小淫兽,正趴在那里,贪婪的吞咽着主人的阳具,而这只小淫兽,就是我——发浪的虹虹。

而我的主人——玩弄女人技巧高超的大卫,此刻正闭着眼睛享受着我的服务,还不时发出愉悦的呻吟。

过了一会儿,感觉他的阳具在我口中一跳一跳的,像是要爆发的时候,他拔了出来,又把我拉回卧室,重新把我身上的东西全部拿掉,然后将我放在床上,对我说:“小骚货,想我吗?”

“想-----”我扭动着空虚的阴部说道。

“那告诉我,你哪里想我了?怎么想我的?”他继续挑逗着我。

“我的逼逼想你了,想让你狠狠的插它。”

“除了逼逼以外还有哪儿想我啊?”他继续用下流的语言刺激着我,同时他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并把他硕大的阳具在我的小穴口摩擦着,挑逗着我敏感的下体。

“我浑身上下都在想你,想你玩我,玩我全身,狠狠地玩我!哦!-----别再逗我了,求求你,插进来吧,用力干我!干死我吧!-----”实在受不了他对我阴部的挑逗了,我淫乱的叫道。

他听了之后,显得非常满意,同时慢慢的进入了我的身体,小穴里立刻传来一种愉悦的充实感,好舒服!而他望着我淫荡的身体,双手把玩着我的双乳,开始有节奏的抽插着我湿滑的阴部,把我送上了一个一个淫欲的顶峰。

“啊----好美!好舒服!快----用力!狠狠的插我!哦!-----你好会玩女人!对!用力揉我的咪咪!对!就这样!不要停!------快!啊!-----”我被他弄的浑身酥软,同时又渴求更多,于是我拼命的挺起腰肢,迎合着他的抽插,希望他能插得更深。

而他这时抽插的力度和节奏明显的加快了,使我的淫液流淌的更多了。

“哦-----真舒服!好老公,插得我好美!以后天天插我吧,求你!啊!真好!狠狠的插!插烂我吧!-----”此时的我已经被他玩的没了思维,只有口里在不停乱叫着。

正在这时,我的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我拿起一看是老公打来的,就拿眼看着还在我身体里的大卫,他用眼示意我听,同时把我的免提功能打开,放在我的头边。

“虹虹,在家做什么呢?”
里传来老公的声音。

我当然不能告诉他此刻他老婆的肉体正被另一个男人玩弄着,于是我敷衍道:“能干什么啊,在家睡呢。”

“呵呵,你会那么老实啊?现在可是春药药效最猛的时候,你能睡的着吗?告诉我,是不是自己在做啊?”

“我才没呢!你在哪儿呢?怎么这样问我,也不怕别人听见。”

“我在宾馆等人呢,客人要过半小时才到。虹虹,我想你了。”

“想我吗?那你回来玩我吧。”我一边享受着大卫的爱抚、一边对着里的老公说。

“虹虹,我真的特想回去,想好好的玩玩你,可是不行啊,老板就在大厅呢,老婆,现在还有时间,我们
做爱好吗?”

“亏你想得出,我才-----那-----好吧。”本想拒绝他的这个荒唐提议的,可看到大卫听到老公的提议后直冲我点头,就疑惑的答应了,心里不知他又要玩什么花样。

“那好,现在你脱光衣服,躺好,把的免提打开,再把你的两只手借给我。”老公见我答应了,显得十分兴奋,而大卫听到后,却迅速的从皮箱里拿出一副皮手铐,将我的双手铐在了身后,然后从我点点头。

“嗯,我好了。”我对着
里的老公说。

“好,现在我开始摸你了,我先从你的肩头开始摸,虹虹,你的皮肤真的好滑的,我摸着很舒服的。”老公在**里开始了对我的爱抚,而由于我双手被反绑着,大卫的手跟着老公的话语却实实在在的抚上了我的肩头。

“老婆,感觉到我了吗?现在我的手滑向你的乳房了,我先拨弄你的乳头,用手指夹住你的乳头,慢慢把它拉起来了。”

大卫的手真的把我的乳头拉了起来,不由得是我舒爽的呻吟起来。

“哦!----好舒服-----”

“虹虹,你真的好敏感,这么快就有反应了,真是一个小骚货。”老公满意的调笑着我,其实他哪里知道他的老婆已经被别人连续玩弄了近两个小时,能不敏感吗。

“虹虹,现在我想进去了,你准备好了吗?”

“嗯,准备好了,我都湿透了,快来吧。”我迎和着说。

“好,我插进来了,老婆,你的逼逼好温暖,含的我好舒服。我开始动了啊,哦!老婆,好爱你!”

“我也好舒服!”我一边说着一边享受着大卫在我体内滑动的阳具,真的很舒服。同时又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我正被两个男人在同时的玩弄着:老公在玩弄我的思想和精神,而大卫却是在实实在在的玩弄着我的身体。想到这里,我的淫液似乎流淌的更快更多了,不由得大声呻吟起来:“啊!----好老公,你真会玩我,好舒服!----用力插我!快点!快!哦----要升天了-----啊!干死我吧!哦----”心里也不知道是对哪个老公喊的,反正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是他们把我送上了肉欲的巅峰。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