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浪荡岳母

我和妻子是国内一大型企业的同事,我比她大七岁,她来我们单位时我已经是科长。当年,看到我妻子时被她的美貌吸引,没有费多大力气就让她成为了我的妻子。结婚5年后,岳母的到来让我的生活起了巨大的变化。

岳父是去年去世的,岳父去世后,妻子家兄弟姐妹几个商量后决定让岳母跟我们住,理由是我们家经济条件最好。我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但我妻子却好象很有意见似的,当时我安慰她说家中有个老人照顾小孩也是好事啊。直到后来才知道更深一层的原因。

岳母来了不久,我就发觉她们母女俩有着很深的裂痕。我对此很是不解,追问妻子几次都得不到正面回答。有一次,看到母女因一点小事吵架,我指责了妻子的不是后,妻子骂了一句你不明白然后就气冲冲地跑出门。我于是问岳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岳母长长叹息一句后说,她爹的死,她怪我,然后就不再言语。当晚,在我再三追问后,才从妻子那里了解到,她母亲作风不好,她父亲的病就是她气出来的。至于如何作风不好,妻子就怎么也不愿意说了。少不了我安慰妻子,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毕竟这是她自己母亲。

虽然家中有妻子这样的美人,但太熟识后激情也消退了。我这时已经升为副处长,经常出外应酬,一条龙式的应酬也是经常有的,免不了要靠小姐们维持一下性活力。我也经常上网浏览,看乱伦的文章也觉得很刺激,但在现实生活中,对比自己年龄大的女性却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如果倒退三十年,快55岁的岳母肯定是一个大美人,妻子的样貌随她,但她毕竟老了,面上的皱纹夺走了她昔日的美丽,我当时对她一点非分之想也没有,直到那一次为止。

那天由于前一晚应酬后晚上3点多才回家,早上醒来时已经快10点。平素这个时候家中只有岳母,我起来后上厕所时眼前一白,看见岳母赤裸裸的身体,雪白雪白的,她正在用毛巾擦身。我的出现也出乎她的意料,惊惶失措的她赶忙转过身体,那雪白光滑的肥臀正对着我,我至少呆了几秒,然后转身出去。岳母很快就穿上衣服出来,眼睛不敢正视我,惊慌地断断续续说,我以为你上班了……刚才去买菜……下大雨淋湿透了衣服…….我也急匆匆地离开了家门,这一天里,脑子都是岳母雪白光滑的屁股。晚上回家后大家都当作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但岳母的屁股已经深深印在我脑子里。晚上我还专门研究了妻子的屁股,怎么女人的屁股那么光滑,一点皱纹也没有的呢?此后,我开始留意岳母,发觉可能由于长期缺乏阳光的关系,岳母的皮肤比妻子白很多。我这个人对女性的雪白皮肤是最有性趣的,于是开始打上岳母的主意。

我前前后后思考后,分析:岳母有作风不正的过去,因此让妻子怀恨至今,想和她慢慢调情成功的可能性极小。但另一方面,我是她们母女之间矛盾的缓冲器,如果我主动出击,生米煮成熟饭,她应该没有胆量告诉妻子。于是作好计划,然后按步就班地去实施。首先我在生活细节上关心她,妻子不在时,借口帮她做家务有意无意地和岳母进行身体上的接触,让她有一个心理的准备。我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我对岳母有意无意地身体接触时,她已经由开始时的有点惊慌害怕到开始出现难为情、害羞的表现。此时,我知道,唯一要等待的就是时机的出现。

时机很快就来临了,暑假时,单位组织职工出外旅游,我这个做领导的当然不参加他们那种低档的国内游。于是妻子和孩子出去,家中就留我和岳母。送走妻儿回家后,岳母似乎意识到会发生什么,吃饭时双方面对时她都显得有点紧张。但生活经验丰富的我没有那么急进,知道再等待效果会更好一些。当晚我留岳母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自己在房间仔细思考一下明天的计划,象一个看到已经跌入自己陷阱的猎物,早早安心地就睡了。

第二天下午,我安排好工作早早回家。我和岳母一起做饭菜,少不了身体上的接触,岳母似乎已经收到了我的信息,面上时不时带点红晕。吃饭时,我专门开了一支红酒,岳母半推半就地饮了半杯红酒,我口中没话找话地一面感谢岳母的辛劳,一方面夸她比妻子勤快,比妻子举止得体,说得岳母都差点感动得流泪。饭后,欲擒故纵的我进入自己房间假装看书,岳母清洗好碗筷后一如既往那样看电视。只是,这一次她时不时地将视线望向我的房间,我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继续看书。

约一小时后,我从房间出来,说记起了今天买到了一新影碟,放入机中后就坐到了岳母身边。那是我精心挑选的A片,是熟女A片。岳母一开始时不知道是什么,当看到和她年龄差不多的欧美女人赤裸裸的图象时本能地想起来走开。我一把抓住她,搂着她,不让她动弹。电视上开始出现了性交镜头,岳母面红起来,走又走不了,于是只好低下了头,我于是拥抱着她,将她压倒在沙坑上。她软弱无力地被我压在身下,急促的声音变得沙哑……不要……不要……兰兰(我妻子)知道就完了……,我一边说不让她知道就没事的,一边开始解她的衣服。也许已经明确收到了我过去给她的信息,也许觉得抵抗也没有用,也许她也想,她除了嘴上说……不要……外,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抵抗,(我原来的B计划是如果反抗剧烈就强奸的),很快就被我解开了所有衣服。

看着她雪白的皮肤,我淫意高涨,飞快地将我的衣服除下,插入了她的阴道。不是我猴急,是因为我知道,这种老套女人你阴茎插入她阴道后,她就会认为身体已经被人占有了,不会再做什么反抗。她阴道可能长期没有性交关系,有点干,但用力一下就插入了,插入她阴道后,我没有动作,不断说爱你……想得到你想疯了……之类的废话,岳母此时已经从心理上放弃了反抗,只是反反复复说……别让兰兰知道……,然后闭上眼睛,不再说话。此时,她的阴道开始有了一些湿润、松动,我开始慢慢抽送,抽送一会儿后,她的阴道变得更加湿润,呼吸也急促进来,长久没有性交的她身体被我调动起来。准备了那么长时间,今天终于得到,我很是激动、兴奋,冲击了几十下就进入高潮,精子射入了她阴道深部,她当时没有并没有什么高潮,毕竟,这对于她来说,还是紧张害怕多于兴奋的。
第一波攻击结束后,我将她抱入房间,放在床上。然后压在她身上,不断爱抚她,同时不断安慰她,说了无数次爱你保证不让兰兰知道的言语,她也完全平静下来,接受了木已成舟的事实,一言不发,任由我摆布。我转过她的身体,让她趴着,那个曾经让我魂不守舍雪白肥美的屁股展现在我眼前,我抚摸着她的美臀,阴茎又怒涨起来。我从她背后提起她的臀部,从背后插入了她的阴道,这一次,她的阴道很湿润,插入很顺利。然后就开始抽送,由慢到快,岳母始终不说话,只是随着我抽插的力度不断增大呻吟声,这激起我的激情,动作也更加剧烈,逐渐变得疯狂,用力地一下一下冲击,肉体的撞击声很有节奏地响起,岳母的呻吟声也变成一声声的叫声,最后,随着我的大叫声,一股暖流从我腹部升起,射入了岳母的阴道,岳母也大叫起来,然后我们两个都瘫倒在床上。片刻后,岳母说了一声好爽啊……,长长给了我一个亲吻,然后就伏在我胸前无声地流泪……

事后,岳母告诉我,她作风不好的原因是岳父30出头就阳痿了,苦煞了十多年后才和以前的初恋情人偷情,但不到一年多就被人发现,被迫停止交往。但也酿下了和女儿反目的苦果。性欲本来就旺盛的她只能靠自慰发泄。本来以为今生不会再有性生活,不想遇到了我这样一个女婿。其实我开始有意无意地触摸她的身体时,她已经有所察觉,又想事情发生又怕事情发生。最后我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强烈的性高潮享受让她很感激,但又怕不长久。所以有这一次亲吻我后流泪的举动。

妻儿出去的十几天,家中成了我和岳母的天堂。

妻儿旅游回来后,表面上我和岳母好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只是岳母对妻子有时无端的责怪变得宽容,人也变得开朗起来,望向我的眼神是标准的岳母看女婿的眼神,爱意绵绵。

说实话,除了岳母,我现在对年纪比我大的女性仍然是毫无性趣。准确地说,我爱上的是岳母雪白丰美的臀部。所以我和岳母性交时最爱的姿势仍然是从背后插入的姿势,我既可以看到她雪白的丰美的屁股,又不用看她多少也影响性趣的面上皱纹。

我现在只要想操岳母的美丽屁股,就打电线小时回家。接到我电话的岳母就会早早准备好,我一回家后就可以马上进入激战。奇怪的是,和岳母做爱后的当晚,我往往会性趣大增,要和妻子再操一次才满足。可能是能够一天内同时占有她们母女俩让我很兴奋?或者是从妻子美丽的面容寻找岳母当年的容貌,从而将和岳母的性交感觉完美起来?

真正原因是什么,我不知道。
我和妻子的结合可以说有一大半是出于偶然。绝非是我病态,我认为只有和她结婚,才能和我亲爱的岳母有着一生的关联,说穿了,也就是能和美艳的岳母保持着长久的性关系.网上的许多色情小说,可以讲,那大多是胡乱写的,这其中并没有多少人真的乱伦过,我一点也不承认我与岳母的行为是乱伦,她毕竟只是我的岳母。当然,我也丝毫不敢说自己有多么高尚,否则,我还在这里谈什么与岳母的情史吶!

写到这里,我真的又想与岳母作爱了!可惜,她现在还在南方的那个城市。

我想,她也肯定时时记挂着我的,也许,再过三、四个月,她将款款来到我的身边。在这里我不得不说︰我真想你啊,我亲亲的岳母!我已近两个月没闻到你的肉味了!我的丰满雪白、肥嫩紧凑的岳母呵!不知你下面的水还多么?

那年高考前夕,我到当时是同学的妻子小怡家借书,上楼时,第一次见到她的母亲就被她的美艳所惊叹!我现在的身高是一米七三,算不得高大,而当时看上去岳母差不多和我一般高,她的身高大概在一米六左右吧,丰姿绰约,风骚无比,在以后的作爱中,我曾多次和她调笑过︰「岳母大人啊!我真喜欢你高高大大的样子,觉得我的那个东西放在你那里面有温暖感,好像安全又踏实!」

那时,我的双手几乎总是抱着岳母那白玉瓷盘般的屁股,用嘴细细品味着那使我掉魂的的秘洞。那里实在是太迷人、太白嫩了!再说,当时白里泛红的秘洞里还流着不尽的淫液吶!可以说,我岳母的屁股举世无双,也是当初最吸引我、最使我惹火的地方,那里的肉感,连克林顿夫人希拉里、性感影星蒙当娜都半点不能比!

当时,她对我望了望,便很快转身下楼,我却忍不住回过头去,只见她那丰腴的屁股结实浑圆、蠢蠢欲动的样子,我一下子就陷入了想入非非。当然,后来终于梦幻成真,我再也没想到,我后来能够与岳母是那样惊人、那样紧密地合为一体,我雄壮有力的阳物后来果真 进了她那迷人的秘洞。一切是那样地出人意料,一切又是那样地自然,那竟是我十分难忘的好去处,就是现在年轻的妻子小怡也比不得岳母的骚情和她下体的绞动有力。

太年轻有时就是没经验,我之所以写这篇小东西,就是实在难忘我美丽成熟的岳母,我的肥肉肉啊!你是我全方位的性伴侣!你是我床上的最好搭档!我美丽的岳母!我嫩嫩的岳母啊!

岳母多次私下对我说︰「哪一天你如有新欢,只是要永远记着我,不要忘记我就行!」我摸着她那迷死人的小洞洞说︰「哪能吶,有你这样的好东西,我怎么也舍不得!」一听这话,她往往又把丰腴白嫩的屁股整个儿的压在我身上,当然,那时,我是一次又一次地进入。

第一次与岳母发生性关系是在大学一年级,其实,那时我和妻子的恋爱并未完全定下来。妻子比较任性,我有些矛盾,但又有些理亏,因为已与她有了多次的性关系.再说,当时我对她的家庭也有些敬畏,小怡的爸爸是一家公司的财会总管,妈妈在文化部门工作,后来才知道她早年还报名参加过报考演员.其实,我是个比较保守的人,直到现在,我也只有过两个女人,就是她们娘俩.做爱时,我曾和岳母说过,我之所以和小怡结婚,其实就是为了和你丈母娘上床!说真的,今生今世,我只要拥有我肥嫩雪白、性技巧花样繁多的岳母,就她一人就足够了,我不知道这世上,还能有谁比我能在岳母身上享受的性快乐还要多?

那天,我本与小怡约好去看场电影,可巧得很,我到她家时,岳母告诉我,小怡刚被公司召去开紧急会议了,估计要三、四个小时后才能回来,我便准备告辞.岳母笑着说︰「你坐下吧!陪我谈会儿,她爸爸又出差了,家中没人,挺冷清的。」我想也是,反正,说不定小怡很快就会回来的。

岳母去给我倒茶时,我发现,她黑真丝下(也有可能是乔其纱吧)浑圆的乳房清晰可见,可能是刚洗过澡,当她把茶水端到我面前时,身体似乎轻轻一晃,两颗诱人的乳房也跟着摇摆、抖动起来,当时,我就被她那迷人的乳房所吸引。

这可是两颗与众不同的迷人乳房啊!可要比小怡的大得多得多啊!当下,我的下身就坚挺翘硬紧顶住裤头,我只好假装低头喝水,目光却时不时瞄向她丰满的胸前。

没有什么能比这还巨大、还更漂亮的东西了,简直就是两座肉做的山峰,更像我手中漂亮的玫瑰色杯子倒覆着,我暗暗地想。乳头就像是点缀着的两颗紫葡萄,在黑色的乔其纱下鼓鼓的突起。我从未与一个如此成熟美艳、身材如此玲剔透,屁股和乳房极度惹火的女人接近;更没没想到,小怡会有这样漂亮的妈妈!

我是一个喜欢高大女人的男人。可以说,我岳母在中国女人当中算是个高个儿,我总觉得,女人的身体太小,上床好像有不能承受、弱不禁风的感觉.我想象着岳母黑乔其纱下那我从未曾见过的硕大的屁股,雪白吗?肥嫩吗?手摸上去会是怎样呢?

「要是能把白嫩的她抱在怀里,该是怎样的啊?」我胡思乱想。但再也没料到,我心目中美丽典雅的岳母竟很快坐在了我的身边。
我永远记得岳母家客厅的那件红色真皮.一坐下,岳母就将丰腴的屁股挨紧在我大腿边。我穿的是件西装裤头,此时,下身早已无遮无掩地顶了起来。

她笑了,并看出了我的难堪表现.「你还没跟小怡上过床啊?」

我吃了一惊,没想到她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这时,她已将她细长的手有力地按住了我的裆部。

「上过!上过……」我语无伦次,不知说什么好。

「不要害怕,让我来教你,你不是要做我的女婿吗?家中没人,小怡要到十点以后才能回来吶!」

这时,我发现,岳母已气喘吁吁了。紧接着,她一把将我搂住,嘴立即凑了上来,两人一起倒在了那红
上。当她把我的手牵引到她的阴部时,我发现那里早已是一片水淋淋的了!小怡可从未有过这样多的水啊!我感到岳母好像是个不寻常的女人。

上,很快弥漫出一股成熟女人的浓烈体香,岳母那肥白的屁股、那硕大的乳房,是我在小怡身上从见得到过的。整个作爱过程大概只有十来分钟,可能是我太紧张的原因,白色的精液还沾到了岳母的黑色乔其纱上。

岳母柔声细气地说︰「你第一次到我们家来,我就看上你了,我真的好想你啊!做我的女婿吧!你们的事,小怡都跟我说了。她任性,我以后多说说她,行吗?」她还再一次地摸了摸我的阳物,感叹地说︰「真是小伙子,太有力了!下次你要是想我,你尽管找我 噢!」

我受宠若惊,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我何乐而不为吶?再说小怡也跟岳母一样,是个标准的美人胎子,有个这样将来和我暗地里有一腿子的漂亮岳母,小怡的任性又算什么吶!

说真的,要不是道德约束的话,我一定会与我那肉肉性感的岳母同床共枕、结为夫妻的!有时在床上我与岳母作爱说这话时,岳母总是开玩笑说︰「你还不知足啊?天下有几人能睡上母女俩的?」我总是说︰「有你一个就足够了!」

事实也是如此,直到现在,妻子小怡的性享受在我眼里也只是一般的感觉,也许是岳母的床上功夫太惊人、太令我迷恋了吧!

那天红色
上的初遇就这样注定了我与小怡的姻缘,再说白点,是我那屁股雪白、水泽淋淋的岳母改变了我本有些动摇的念头.实际上,我当时的真实想法就是什么时候与岳母再能有上第二次,毕竟第一次太仓促,与我年轻的功夫完全不相称.因为我岳母雪白高大,我想下次一定要把她抵在墙上,双手捧着她的屁股,好好吻她的下体、吻她的小穴,那里面的味道真的好香,看看她到底能流出多少水来?

读者们千万不要以为我是个绝顶的色情狂,我也仅仅是个一般的凡夫俗子而已。其实,我非常反对目前网上的一些小说,都是些什么啊?太假了!有妈妈与儿子作爱时那样大呼小叫的吗?那是写作者胡乱的性发泄,再者是写作者素养极其低下的表现.当然,我水平也高不到什么地方,但绝不会无根据地瞎写。可以说,我与岳母作爱,直到现在她也从未大声叫床,只是在这当中她会一个劲地耸动下身,当然,我岳母摆动和绞我阳物的程度也绝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她一声不吭,只是面色泛红,低声本能地哼哼唧唧着,我直觉得舒畅、过瘾,觉得今生没白活,遇见这样一个好岳母。直到现在,小怡也没有岳母这样的本事。

性交后的一星期左右,我要到省城上学的前三天,我到岳母家打招呼,岳母的神情显得很留恋。那期间,岳父虽然一直不在家,但我毕竟有些心虚不敢上门.其实,我是多么地想与岳母重温性爱啊!我是第一次尝到如此成熟女人的滋味,实在是丢不开的。但我坚信,来日方长,我那阴户肥嫩、屁股雪白的岳母将来在床上肯定会加倍补偿我的,她所积蓄的淫水肯定会淹没我的相思之苦的!

果不所料,在小怡一家为我送行的那天晚上时,好运来到了我的头上。

我到阳台的厨房盛饭时,岳母也走进来,我猜想,她肯定是有意识的。她对我轻声说︰「你们的学院是在XX路吗?」我说︰「是的。」她用手急促地摸摸我的前裆,看得出很有力︰「过不了一星期,我一人去找你!」我喜出望外,腾出手来,在她肥嫩的屁股上轻轻搓揉了两下,她无言地笑了。

在看网上小说时,其实我是比较讨厌那些过于色情的字眼的,所以,我也不想在这里出现这些有碍文明的词语,但我又非常理解那些写作者,那是表达了他们的情绪,尽管,这种情绪有时确实下流甚至无耻.我在与岳母十三年的性交史里,作爱的次数自然是数不胜数,但真正她让我在床上对她乱说什么,她是坚决反对的。其实,我内心是很想对她说出的。

就在第二次性交时,岳母说︰「你能不能不说啊?你不说,我反倒能使你更快活!」当时我是一边抽送,一边说︰「我 死你啊!我的岳母大人!我 死你啊!我的丈母娘!」其实,我说这话,正是表明我的真正性快乐、讨好岳母的,但岳母却说︰「你把我 死了,你再去找别人啊?」于是,我便不再吱声了。

这时,我明显觉得岳母下身的力度开始加大,她极度诱惑而风情地对我说︰「你不要多说话,我保你满意。」当时,我以为这是在宾馆,以为她怕床上的性交声被别人听见,可后来的许多性交事实证明,岳母是把切实的性行为落实在了行动上,即不说空话,多干实事。最后,她给我定下了一条规矩︰性交中使劲干活,高潮后可以乱说,这也叫插叙插议了。

在我妻子出差的一段时间里,家中只有我和岳母时,她与我的多次作爱也是从不吱声。当然,我家中床上所发出的声音可能一般的人也达不到,我岳母气喘吁吁的美妙声,在这人世间也绝少能有人享受到,还有她那肥白的屁股,鲜嫩的阴户,和被性快乐带来的泛红的脸庞,按照我岳母的说法,我岳父也很少遇见。

想到这,我那肉感无比的岳母确实是我命中注定的桃花运,她那白嫩泛红的秘洞确实就是我的世外桃源。

岳母说过岳父︰「不要提他,他只知道把那个软不溜秋的东西放进去!」我想,这也许就是岳母要在我身上寻求快乐的真正原因。

故事讲到这里,我不得不告诉你们这样一些情况︰第一次与岳母在
上交欢时,我刚二十岁,岳母那年是四十二岁,可能有人说我那亲爱的岳母太老了,那他就大错特错了。其实,我岳母这样的女人最有滋味、最成熟、最性感。

我今年三十岁,近年来与岳母发生性关系的次数更是日渐增多,在一般人眼里岳母五十二岁,已是老了,可我的岳母仍是那样年轻、床上的功夫仍是那样紧凑有力,阴户里所流出的水也丝毫不比年轻女子少,相反,还要多得多,因为,小怡的床上表现就可以证明。

噢!交待一下,我岳母的模样与第一夫人希拉里长得几乎如出一辙,就是头发不同,黑发如瀑,有时披肩,有时还风骚激荡地烫起来,实际的年纪确实看不出来。

上一次,可能是前两个月吧,我在岳母家的床上作爱时,岳母说︰「小强,我已经老了,你可以找人,妈妈不说你。再说这些年来,你已经给了我非常多的快乐了!」

我说︰「不,不!我将与你一直作爱,直到永远!」

岳母笑了起来︰「到那时,我下面可能已经没有水了!」

「是啊!」我也笑了起来︰「没有水可就太干涩了!」我说︰「丈母娘,你以后就节约些水吧,细水长流,不要每次流这么多,女婿还被你淹死了吶!」

岳母的媚笑好色而又煽情︰「不给你这么多水,你不真的说岳母老了吗?」

那时间,我彷佛受到了感动。是的,我的岳母在每次作爱时,都给了我许多快乐的回忆。那一次,我双手紧紧端住她雪白肥大的屁股,把她仍然潮湿的阴道再一次插入我的巨大的阳物。

「这么说,多年来,我下面的水已经把女婿给喂饱了,让我再多给些你!」

岳母的阴道仍是那样新鲜肥嫩,一点也不像老妇人的宽大,我顿时想起了一个话题︰「妈妈,你为什么这么紧凑有力啊?」
「你这个坏女婿,那是你岳父无能,要是天天像你这样昏天暗地的搞,早就宽大了!」

「难道我也无能吗?十多年了,你也与我作爱有不少次了,难道就没给撑大吗?」

「小强你说说,我们作爱有多少次了?」

我开玩笑道︰「一百次吧!」

岳母好像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之中,紧紧抓住我的阳物,丰满洁白的乳房隐隐起伏︰「好女婿,我替你记着吶,有五百多次了!哎,你真了不起,我要是小怡多好啊!」

「不对,其实,我每天都在 岳母啊,每次我与小怡作爱,都把她想象成你啊!有一次我叫漏了嘴,我说︰「妈妈,你快活吗?」小怡起了疑心,说︰「你把我当成我妈妈了?」我说︰「哪能啊,那不是乱伦吗?」小怡说︰「小强,你有没有看出来?我妈妈年轻时很漂亮的。你看,她像不像克林顿夫人希拉里?」

我说︰「像,真的像!」」我已经讲了,我岳母的模样确实像希拉里.「那天,我又想起你的白屁股,又把小怡抱到**上,死命干了一通。小怡说︰「你今天怎么了?是疯了?」其实,她一点也不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你,我直觉得身子底下就是你,每戳一次就感到是在戳你。小怡长得是不错,但是屁股还是没有你的大,也没有你这么白,更不要说床上功夫了!」我一边摸着岳母多汁的肥 ,一边赞叹着岳母。

「噢!你真有福气,还睡了总统夫人!」岳母风情地把我搂紧.「对!我是总统,你就是希拉里!」好了,就此打住。

岳母找到我,是在学院的传达室,当时,同学说有位女的找你。其实,我心里知道,是岳母来了,我早就等待着这一天了!于是,我对同学谎称我的一位同乡病了,请三天假,回去一趟。天知道,我正在南方那座城市的宾馆里,给我的岳母大人昏天暗地的看「病」吶!

时令正是九月,夏季的炎热使我和岳母的情欲都达到了极点.我真不明白,天下竟有这样风情的岳母,岳母说︰「我可是冒着风险、送货上门来找我的好女婿的!」望着夕阳中岳母裙中款款扭动的肥硕屁股,我想,幸福的时光快要到来了。

噢!有个小插曲,在离开学校找宾馆时,我的心里有些犯难,这机会固然难得,但和岳母作爱总不能在一般的客店里,那儿风险太大。没想到在登记前,岳母对我说︰「我们可是夫妻住店啊!」随后,她竟大大方方挽住我的胳膊到了一家宾馆,并且还拿出了所谓的「结婚证书遗失的结婚证明介绍信」。

天哪!我岳母何止是床上功夫了得?她是早有准备,我真不知道晚上会是怎样的情形?挽着一个比自己大二十二岁的女人以夫妻名义住宾馆,真是够刺激!

况且,她还是已跟我上过床的岳母!她柳腰款摆,丰臀有致,四十二岁的岳母浑身上下洋溢着急需我无限情欲滋润的性感。

我猜想,别人的感觉,很有可能把我看成是个傍有钱半老徐娘的奶油小生。

在宾馆的镜子前,我望了望,我稍微年轻了些,而岳母仍然是丰盈楚楚、美艳动人。我想,她可能下面早已出水了吧?人们谁也想不到,我的岳母要急不可待地她的女婿吶!

下面的过程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中。进了宾馆的房间,岳母便把我紧紧抱着抵在门上,充满香津的嘴唇紧对着我的嘴,这可是我朝思暮想的姿势,我也激动得不能自己。

「你准备好了吗?阿姨。」

「嗯……嗯……」她已无力地发出声音。我用手撂起她的黑裙,迅捷地向她的阴部探去,那里早已是一片湿润,白嫩的大腿上也已流出了淫液。我飞快地扒下岳母的内裤和裙子,上衣也顾不得脱掉,立即将阳物抵了进去,一切是那么的润滑,阴道里面的感觉热流一般,那可是小怡从未给过我的感觉.「我 死你!我 死你!」我已找不出任何表达自己性快乐的语言,开始死命地用起劲来。

「嗯……嗯……嗯……」岳母的呻吟性感而压抑。

「我 死你!我 死你!」我激动地呼叫着,岳母却紧紧用嘴吻着我的嘴,大声喘息着︰「别说!别说!」

是的,说的不如做的,我终于梦想成真了,我放开手大干起来。捣了大约有二、三百回合,我把岳母雪白的大腿舒展开来,正面向我,我从后面用手紧紧箍住她肥硕的屁股,把她整个人抱在怀中,两只手几乎接近潮湿的阴户,捧在手上轻轻地抽插起来,我发现,岳母肥嫩的 红润而有亮泽。

大约又有百余回合,我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抽插,已经使岳母几乎在我的怀中昏厥了一般。我吓了一跳,真以为把她给 昏了,正准备把岳母放到床上,谁知岳母却说︰「怎么不动了?」我立即感到她的下身开始猛烈地使劲抽搐,并发出一阵一阵的绞动。

天哪!她哪里被我 昏了,她正在充份地享受着吶!望着面色潮红的岳母,我说︰「你还行吗!」

「行!行!你尽管使劲!尽管使劲!」

我的激情又被充份调动起来,「我 死你!我 死你!」

岳母说︰「你不要叫,要叫就叫轻点,叫我妈妈,叫我妈!」

叫妈妈?这是我未曾想到的,岳母没有儿子,难道她有乱伦意识?再说我也叫不出口,我犹豫了下︰「阿姨!我的好阿姨!我的美阿姨!」

「不!不要这样叫,你叫我妈妈!妈妈!」

「噢!妈妈!妈妈!妈妈!」这时我彷佛已处在了被动。

岳母从我的怀中反客为主,用手轻轻拍了拍床,示意我躺下,并一边飞快地脱去上衣,露出两只粉嫩硕大的奶子,和我紧紧亲了几下嘴后,两手拿着我的阳物,自己将其用力地抵了进去!

天哪!我真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滋味?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幸福时光?小怡可从来就没这样过.也许是我太激动,在岳母下身不断地扭动,阴部奋力绞动的厉攻势下,我终于一泄而出,而岳母肥白粉嫩的屁股仍在意犹未尽的扭动着。

见我已经停息,岳母这才躺在我的身边,我发现岳母的下身简直如水洗过一般,我摸上去,那肥嫩光滑的感觉如同是在丝绸上。

岳母仍喘着气︰「你还好吧?」我这才想起,我还一直没亲过她的乳房吶!

于是我把岳母抱起,她的一身白肉又立即压在我的身上。

我的手轻轻从岳母肥肥的屁股后面趟过去,屁股沟里满是她那无穷的津液,水淋淋的,我心不禁一动,想到该如何准备下一波的到来。我用手指伸进岳母的阴穴里,岳母竟有些害羞的笑了,我觉得,她虽然后过四十,仍笑得那样性感。

我把湿湿的手指轻轻抽出,开始搓揉起她那雪白肥嫩的屁股。

啊!那简直是天下第一尤物!我敢说,那绝对是天下第一美丽的屁股!那么地白!那么地嫩!那样地富有弹性!丰满之极,圆润无比,就像是个白瓷般的大玉盘!

岳母啊,我现在正在写与你的一生情缘,我是多么想立即摸着下你的肥嫩屁股哟!我等不及了,小怡下个月又要出差了,你快点来啊!五十二岁的我的亲亲岳母啊,我一点也不会嫌弃你!你的容颜仍是那么艳丽,你的津液仍是那样充满芳香。更使我魂牵梦绕的是你那肉肉的屁股,你那水淋淋的肥嫩的阴部!我在家中把什么都准备好了,你快点来吧!还记得那次在厨房吗?岳母啊!我美艳鲜嫩的岳母!你和我永远是天造地设的一双!

我开始品味岳母的雪白乳房。白得无法形容,这么说吧,就像是白种人,真的,一点也不像四十二岁的女人,仍是那样坚挺有力,肥嫩的洁白中,隐隐露出一丝丝青色。乳头就像可爱的紫葡萄,我紧紧地吮吸着,岳母又开始呻吟起来,我觉得,她的一只手又摸索起我的阳物,另一只手紧紧抱着我的头,拚命地吮吸着我的嘴。
「阿姨……」我也开始动情。

「不!不要叫阿姨,叫我妈妈。轻点!轻点!妈妈!」

我两手紧紧勒住岳母那肥白的屁股,又用嘴猛吸岳母鲜嫩的乳房,「呵……

呵……」又是一阵呻吟,这时我的另一只手感到岳母那粉嫩的大腿间又有润滑的津液流出。

那三天,我和岳母就基本上是这样渡过的︰除了吃饭,就是做爱,就是互相搂抱抚摸、亲吻。整整三天两夜啊!回想起来,真不简单,我与小怡自结婚直到现在也从未有过如此的作爱。我真不明白,大我二十二岁的岳母何以调动起我的疯狂情欲?这难道就是我一直迷恋岳母的原因所在吗?

我们俩疯狂地交欢,尝试着能够想到的所有的姿势。有时是我在上面,挺着粗大的阳物一下一下狠狠地 着岳母的骚 ,直到两人都泄出来;有时是岳母趴在地毯上,把肥白的屁股朝着我,让我从后面猛捣她的肉 ;有时是岳母用自己丰腴的乳房夹住的我的阳物,并使劲地挤揉;有时,岳母采取上位的姿势,坐在我的怀中,主动套弄我的阳物,使自己迅速达到高潮;有时是我双手端着她的大屁股,在宾馆的房间内一边走动一边 进……偶尔也会停下来,喝杯水,再相互亲吻。当然,这当中最多的,是我紧紧端着她雪白的屁股,一边用手指进入她的肥 ,一边吮吸她的肥嫩的乳房,这之后,又接着积蓄疯狂的肉体结合。

在南方那座城市的宾馆里,那三天我和岳母简直不知道什么叫做疲倦,只知道这样的疯狂在家里是很难做到的。我们都知道,机不可失!只有多办事,多插入!我要多射精,岳母要多流出水来。

就这样,我和岳母结合的部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流出的淫液在剧烈的摩擦下泛起一丝一丝的白色泡沫。

我是在二十六岁那年和小怡结婚的,这其中与岳母作爱的故事可以说是太多太多。岳母说作爱有五百多次,我想是肯定有的,因为,这还包括我与小怡婚后岳母在我们家以及在岳母家的日子,那些都是我与岳母今生的美好回忆。

我曾经问过岳母多次︰「你为什么几乎从不叫床?」

岳母说︰「若有叫的劲,还不如在 里暗暗使劲吶!」

我想,这倒也是,难怪岳母每次在我射精前,下身总是紧紧绞动而一声不吭的,原来她正在使劲吶!

我还问过岳母︰「你为什么总要我叫你妈?」

岳母说︰「听到这话,我就特来劲,下身的水就特多!」

我说︰「如果你真的有儿子,你肯定乱伦了?」

岳母说︰「我与你现在就是乱伦啊!」

「不是的!我与你怎么能说是乱伦?如果不是小怡的话,我还可以娶你吶!

你看一个半老徐娘把她的女婿都骗上床了,如果是光明正大的夫妻,你可能会更加风情无比的。你是我的大骚 、大肥 !紧紧有力的大嫩 !」我一阵激动。

这样的话有时下流到了极点,说这些话时,我都是一手用力搓揉岳母又肥又嫩的屁股,一手深深进入她又湿又滑的洞穴。

我还问过岳母︰「我不明白!你都四、五十岁了!为什么还这么骚?」

岳母说︰「你不是说我的 有滋味吗?有这么多水,骚难道不好吗?」

我说︰「好极了!」

「是吗?难道我真的老了吗?」

「不!不!」那时,我直觉感到措词不当︰「不是的,我是说,你的 太好了,太叫我过瘾了!」

「我的 真的很嫩吗?那是因为和我的好女婿疯狂地 !你喜欢我这样的嫩 吗?其实,我跟你 ,你是亏了,我大你二十岁,确实是个老 了……嗯哼……」岳母笑得既风骚而又灿烂,真是一个美艳绝顶的半老徐娘!

「不!你是我的好肥 、好嫩 ,我就喜欢你这样紧而小的大骚 !」

「饶舌!」每到这时,我那肉肉的岳母又会主动坐到我怀中,用她那两条肥嫩雪白的大腿和红润欲滴的阴唇紧紧凑到我嘴前︰「嗯哼……可以开始了吗?」

你说,我还等什么吶?

与岳母最煽情的一次做爱,是在家中的厨房,那还是在小怡的产假之中。

那天,岳母正给小怡烧鸭汤,我在厨房帮岳母洗菜。小怡在卧室说︰「鸭子不要烧干了!锅里的水多不多?」

我回话说︰「水多吶!」

岳母听到这,立即蹲下来对我悄悄说︰「小强!我的水正多着吶!」

岳母如此调情,引得我当时就不能自控。岳母说︰「我真的现在就很想要你啊!我要!我要!你快点!」说着,飞快站起身来,从黑裙子里脱下三角裤,并把揣在碗橱里.我一时性起,二话没说,连忙抱起岳母肥硕的屁股,把岳母抵在厨房的墙上,原来,岳母的下体早已是水汪汪的了。

「什么时候有的?这么多水!」我一边使劲深深地抵入,一边对岳母轻轻耳语.「嗯……嗯……」此时岳母只有扭动屁股,拚命绞动的份了。

我想,这样太危险,小怡要是一进来就难堪了,便用力地抱紧岳母的屁股,连捣了五、六十下,企图将水淋淋的阳物放回裤头.可岳母正在兴头上,她用手把我紧紧箍住,主动地 起我来,一下、两下、三下……我直觉得岳母的性技巧是那样地丰富、那样地骚情。小小的阳台,成了我和岳母无比快乐的性爱花园.可能是岳母怕小怡听出破绽,她一边用下身猛烈地回应着我,一边故意地大声说︰「小强,我再多放点水,把鸭子煮烂!」是的,当时我的「鸭子」正被岳母开水锅一般的阴户煮着吶!那沸腾的淫水早已将我的「鸭子」溶化了。

大约又 了二百多个回合,我使劲地掐了下岳母那肥白的大腿,岳母阴户里的嫩肉仍然丝毫没有放我归山之意,我只得轻声说︰「好丈母娘,这次你饶了我吧,下次我保证连本带利,让你过瘾!过足瘾!」岳母这才松开那迷人的嫩 ,我连忙将阳物放回裤头中。尽管这样,但我仍想象着岳母黑裙下光溜溜的下体和浓黑的阴毛,满眼是岳母那白花花的嫩肉和水汪汪的肥 .「今天的鸭汤真是别有滋味啊!」吃饭时,我故意说道。

「是吗?下次岳母再好好地给你烧一顿!」岳母的色情是那样地不动声色,真是迷死我了!而小怡在一边正吃得津津有味,她一点也未看出我与岳母刚在厨房进行的一场短平快的墙壁之战。

岳母与我的第一次口交是在岳母的卧室,也是我结婚前的十天左右。其实,那段时间是我与岳母作爱最频繁的时期。岳母知道,今后的我将有一个最终的性归宿了。我相信她是深爱着她女婿的,怎么能不利用一切可趁之机吶!因此,那期间,我也是力所能及,奋力享受着岳母肥嫩而又雪白红润的迷人肥 .那天,我独自一人,本是去岳母家运电视机到我们新房的。岳母帮我搬电视机时,对我说︰「小强,岳母对你好吗?」我一时摸不着头脑,连连说︰「好!

好!」岳母说︰「我有句话憋好多天了,却没对你说,今天行吗?」我不知她到底要说什么,便上前紧搂着她,随后抱着她丰腴的屁股坐到我的腿上。

平时,我和岳母不作爱时,我最喜欢的动作就是抱着岳母,一边热烈亲她的芳泽,一边搓揉她的丰满屁股和乳房了。紧接着,岳母很自然地响应起我,并强烈地亲吻起来。

那时,正要进入夏天,我外面只穿着一条短裤,岳母立即把我的裤扣解下,我的阳物正勃勃有力。岳母说︰「小强,今天让丈母娘来好好地亲亲它!」

噢!在这之前,我与岳母的性交姿势虽然千姿百态,但岳母却从未为我进行过口交,其实,我早就想提出了,但怕岳母反感,没想到,岳母这时是这样的体贴和主动,不请自来地爱抚起她的女婿。于是,她把我的阳物先是轻轻地含在嘴里,接着又吞进吐出,顿时,我的阳物涨大得惊人。

岳母边吮吸边说︰「你可不能娶了媳妇,忘了丈母娘啊!」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