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好哥哥

我长得不是非常漂亮,只能说是很清秀,脸有点肉肉的,因为不怎么注意自

    己外表,跟学校那些梳妆打扮半小时才肯出门的女生比起来,我就显得逊色许多

    (不是我不好看,只是我不喜欢打扮)。

    可能自小我就接触得H内容太多,价值观貌似偏差得有点严重。

    凶手是我那个大我六岁的哥哥,从小开始他总是对我搂搂抱抱的,连初吻、

    湿吻什么的在幼稚园时就被他收走想起来真是羞耻。

    小时候爸妈出门,只要不是冬天,哥哥就全身脱光光的在客厅打电脑,久而

    久之,我也有样学样的脱光光在旁边看电视,他常常打电脑打到一半就用手一直

    搓着自己尿尿的地方小时候的我也不懂他在做什么,只是继续看电视,直到

    听见爸妈家的楼梯声才赶紧穿上衣裤。

    有时找不到想看的节目,也会跑去陪他看电影现在想起来,那些根本是

    三级片。

    我很少穿内衣裤,只因为我直到大学,胸部才成长到稍微需要内衣的程度。

    内裤则是学哥哥的,小时候看他不穿内裤,我也跟着开始不穿,只有穿裙子

    时,内裤才会拿出来。

    现在我明白我的三观根本从小就不正常,小六时稍微懂了些,虽然知道哥哥

    的行为不恰当,但父亲又爆出出轨事件,整天跟母亲吵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注意

    到自家女儿的问题,有时父亲要打母亲,还是哥哥上去挡架的。

    一开始父亲还会试图徵求我们兄妹的认同,跑来想拉关係,但最后总是变成

    哥哥跟父亲两人的争执甚至动手殴打哥哥。

    我是不知道详细情况,但起码我知道。

    父亲总是把我们三人丢下,而自己不知道跑到哪去(父母经营自助餐),让

    我们根本找不到他人在何方。

    也是从那时开始,我明白女人不能依靠男人,能相信的永远只有自己。

    ===============我是分隔线=============

    ==国一时,大火毁了这个残破的家庭,楼上哥哥的房间全毁,只剩一整片焦黑

    物,楼下则因为消防队洒水也被泡得稀巴烂,全家睡觉时只能挤在唯一完好的房

    间,还好三张床併在一起,四个人绰绰有馀,虽然不久就只剩三人。

    三天后,父亲一通电话告知我们,他以后不来了,要去小三那边居住。

    那夜母亲彻夜难眠,我跟哥哥坐在床上挤在一起,我希望能从他身上些温

    暖,谈谈未来该怎么办。

    如果只听哥哥说的话,会觉得他真是个模范兄长,退学与妈妈一起去担起生

    计,并要我专注课业,不用烦恼其它的问题。

    嗯如果他棉被下的手不是隔着我的运动服揉着我的小馒头。

    国中之后我的身体开始明显发育,老哥就开始对我动手动脚,之前爸妈还在

    时还好,顶多找机会藉机吃豆腐,或趁他们出去时对我搂搂抱抱的。

    现在老爸出走,老妈老是不在正值夏天酷暑,我坐在床上看小说,哥哥

    突然跑来坐在我身旁,因天气热的关係,他全身直接光熘熘的,我也好不到哪去

    ,全身只穿条垮裤(还是他的)。

    我看他一眼就继续看小说,心知他又想来做些色色的事,我也不管他,反正

    别妨碍到我就好。

    没想到他突然探头过来在我的脸颊上波一口,留下一片口水,之后趁我举手

    起来擦时,他竟然抓住我的右手,直接吻了上来,舌头也伸进我嘴裡乱舔一通,

    我愣了一会才推开他。

    马的,没想到他这次这么大胆,且他因为小时不爱刷牙导致满口黄牙+蛀牙

    ,现在刷也刷不白了,还带点口臭。

    他则一脸佔到便宜的笑容继续贴着我坐着,左手跨过我的肩膀揉着左胸,右

    手伸到下面轻轻抠着我的妹妹,我白了他一眼不说话。

    揉了一会他改坐到我身后环抱着我,双手轻轻揉着我的胸部,下巴靠在肩上

    陪我看着轻小说。

    不久之后我上书,静静地享受他的按摩,他见我有了感觉,就把右手往下

    伸进裤子中揉荳荳,用舌头舔着我的肩颈。

    酥麻的感觉不断来袭,而下面那种触电的感觉也一直持续着在电我,让人家

    忍不住咬紧手背,用鼻子嗯出声。

    「妳的荳荳很敏感喔,摸这边很舒服吧?」

    他在我耳边说着挑逗的话。

    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突然我感觉肚子下面好热好热啊!不行了,真的

    受不了!浑身一阵抖动之后就软在他怀中。

    他抱着我就顺势躺了下去,两人面对面的躺在一起,并拉我的右手去帮他打

    枪,臭嘴则印上我的香唇。

    我本想挣扎,但因他另一隻手绕过我的脑后压着我让我动弹不得,无力阻止

    之下只好任由他摆佈。

    他的舌头伸进我的嘴裡贪婪地刮着我的香津、舔着我的牙龈,与我的舌头

    交缠在一起。

    我开始习惯他口中的味道,并渐渐沉迷在口舌交缠中,通过唾液的交换彷彿

    我们两个已经不分彼此。

    一会之后他明显加快右手速度,本来温和的口中也开始用力吸着,彷彿要把

    我体内的空气也吸出来似的。

    在我快喘不过气来时他才鬆口,还来不及喘口气,他的手突然往我嘴裡塞进

    不明物,一时没反应过来我就被呛得不停咳嗽。

    =皿=他居然用手把精液弄进我嘴裡!本想直接吐出来,但看到他那一脸兴

    奋的表情,我心生一计,将香唇再次送上之后看着他那一脸吃了自己精液的

    苦闷表情,我心中充满快意。
 老哥他从未要求过要我口交,只因为我曾经。。。。。。看下去就知道啦

    台湾的房子都不知道怎么盖的,那种老式公寓的门总是会开在意想不到的地

    方

    我家旁边就有一条既非巷。也非弄的小径

    (说是弄但他又没)

    处在两栋公寓中间,连结两条巷子,约莫三米宽。4米长

    两边公寓高的很,白天就阴阴暗暗的,晚上小径中更是只靠两边巷子的路灯,

    有些人就把机车停在小径边边,车头连车尾停整条,另一边有些门,也不知道里

    面是什么

    小时候总是跟表兄们到处走各种小路捷径玩耍,上小学后走路公车也

    常常通过那些捷径加快速度

    哪知这行为竟让我在小5时险些被强暴

    -

    那天因为去图书馆还书后準备家,两手空.BZ.ang空只把钥匙挂在胸前(类似项鍊

    这样)

    照惯例的在小路中钻来钻去,只为了省那5分钟的路途,已经快到了,只要

    穿过这里2分钟就能到家

    小径中阴阴暗暗的,有个中年胖大叔坐在机车上抽菸,我皱皱眉头就想快步

    穿过

    哪知经过大叔后,他突然从身后摀住我的嘴并将我拉进旁边半掩着的铁门内

    他手一放开我马上张嘴欲喊,他立时往我肚子来上一拳,我整个人当场软下

    去,痛得发不出声音。眼泪不停的流

    「安静点小鬼,再叫,我再打!」他一手把我提起来另一手在我身上乱捏乱

    摸并把衣服扯得乱七八糟,但小5身材哪有发育,胸部搞不好比他的还没料,摸

    捏了一会他貌似恼羞了,一手用力捏着乳头上下拉扯,另一手掀起裙子用手指用

    力挖我下体

    下体那撕裂般的痛苦让我忍不住惨叫哭号,马上肚子又吃了一拳,身体痛得

    完全发不出声音,只能忍着剧烈痛楚,喉咙发着几乎听不到的悲鸣

    他拉下裤子把他的大肉棒伸到我面前:「给我舔,弄痛了老子把那捅进你屁

    眼」说完指了指旁边地上的钢条

    看着那散发腥臭味的巨物,我吓得不断摇头哭泣,但大叔只是抓住我的头髮,

    头髮拉着!捏住我的鼻子,大肉棒马上塞进我的嘴巴,任他前后抽插他抽插的很

    用力!

    我吐了出来,他又马上塞了进来!

    他每一下都顶到喉咙,我很难过了吐了好几次………………………………

    ……

    我强迫自己静下来打量四周,希望能找到机会逃走,这里似乎是店家的杂物

    间,四周堆着各类杂物

    我身后就是出口,门并没有完全关上,只是靠在上面,但这里的杂音很多。

    很吵,就算大声喊叫,门外可能也不是很清楚在喊什么

    此时我看到更深处的地方墙上似乎挂着什么

    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个少女,脖子上全着项圈。手脚都带着手铐脚镣。。。看

    到这我心都凉了

    我不要!!!我才岁!!!我不要以后都这样过!!!我还有好多想做

    的事情,本来稍微止住的泪水又开始决堤

    大叔似乎没察觉到我的状况,也或许是察觉了,但因为高潮即将到来,让他

    忽视了

    他加快了抽差的速度,我的喉咙彷彿有火在烧一般的痛,一直乾呕却又被堵

    来

    当他把肉棒用力的一顶,顶进我的喉咙时. 。。我脑中不禁浮出一个逃跑的

    方法。。。虽然有危险性

    但成功率也很高

    男生高潮时身体也会稍微发软,只要这时能让他爬不起来追我。。。我应该

    能直接冲出去

    感受它的肉棒开始抖动时,我强忍乾呕的感觉. 。。牙齿用力地咬了下去

    大叔惨叫一声用力推我的脑袋,借这力道我也用力一扯,对方吃痛之下被这

    一扯直接跌在地上,我连滚带爬的往门边爬去,拉开门后丝毫不敢看向后方,听

    声音我知道对方也冲了过来,沉重的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远

    我不敢有丝毫停留,直到到房间我才瘫软在地不停的咳,哥哥也发现我情

    况不对,看到我吐在地上的某断裂物他也吓到了

    在他的安抚下我哭哭啼啼的说出事情经过,在他的建议下我去浴室里泡澡,

    泡在热水里,情绪静下来后感到一阵后怕,如果刚刚被追上。甚至如果门打不开,

    那后果真的不敢想像,又暗暗庆幸当时对方急色,进门就开始动手动脚,如果他

    把我拉进去,就真的完蛋了

    一阵思考过后我决定报警,那支断裂物是铁证,对方赖不掉的,哪知这时老

    哥又抱个女孩冲进浴室里来,仔细一看不正是当时被挂在墙上的少女吗!?

    女孩赤裸着身躯上布满各种伤痕,大多数都聚集在胸部跟下体溪流附近,我

    跟哥哥帮忙清理少女身上的伤势,乳房上两只铁夹深深的咬进肉里,乳晕紥大头

    针围住乳头,乳头有被烟头烫过的伤痕,两个乳头用只细铁棒串起来,南傍国上挂

    着名牌「刘燕翎」应该是她的名字吧!

    鼠蹊部位用只大铁夹从下而上夹住,远远看宛如穿了u字裤一般包住下体

    我们先拿掉下身的铁夹,哥哥负责拆、我则拿莲蓬头用水流帮忙清洗伤口,

    似乎是经常拔动的关係,虽然有些血肉模糊,但很容易就取了下来,下体本该长

    毛的地方,全被图钉布满,只有阴道附近没什么伤,估计是怕误伤到肉棒吧

    拆卸过程很顺利,少女全程不吭声,只有指挥老哥怎么拆,哪边还有漏掉的

    才开口,还好清洗伤口时偶而露出疼痛的表情,不然真的是面塌了

    -

    在翎姊的要求下我们暂时没去报警

    三天后一把恶火烧了淫窟,从前方店铺烧到后巷,店内人员疑似纵火潜逃不

    知下落,内部未发现任何遗体

    原来翎姐父亲是当地黑道老大的手下干部,绑架监禁她的则是平时与她父亲

    有嫌隙的另一个干部

    听说失蹤的那位最终被帮派私人处理,沉入大稻埕码头了

    老哥也说了,那天知道对方重伤,所以拿只球棒+ 电击棒前去看看是否能逮

    到人

    人是没逮到,大概跑医院去了吧,倒是把跟他同年级的翎姊抱了来

    从老哥那知道,翎姊本来是蛮乐观开朗的,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被绑了一周

    不仅心灵受创,子宫也丧失怀孕功能,男友看着面塌脸不久也移情别恋

    本来还有点担心对方会不会想不开……但我知道那担心是多余的……

    淫窟现在成了翎姊的书房,前方依然是店铺,但仓库那段已经被重新整理成

    房间状,里面堆满二次元物品钥匙也给了我跟老哥,让我们把一些动漫也搬过去

    我跟老哥也乐得不用再花钱租书,没事时就泡在那边,晚上才家至于断裂

    物……被翎姊拿去处理一番竖立在电视机上,说是被破处时没机会拿纸巾留下落

    红,那就拿这个当纪念品吧

    本来到这……还以为翎姊成了宅……恩……如果看动画时她别跟老哥把我挤

    在中间对我毛手毛脚的话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