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塑身衣

記憶本就不是一種孤立的行為,我們總在日常生活中不經意地瞥到某一個物
品時,突然想起某一段時間的回憶,而那回憶也總是嵌在一個故事情境裡。於是
人類學會了說故事來記憶起某些事。我也是如此。

每年到了父親節,總想起那一次的心照不宣。

從我小時候有印象以來就沒見過老爸了,所以我對他的印象幾乎是零,所有
人都說我爸爸出遠門。小三那一年,我搬進了一個家,我跟著媽媽喊廳堂裡
那個和藹可親的人叫爺爺。客廳裡的牆壁上掛著一個照片,媽媽說那是爸爸,直
到大一點,我才明白出遠門的意思。

記得小學時會有「我的爸爸」這類型的作文,我總寫著那個「母代父職」的
媽媽。而之後父親節總是跟著媽媽、還有大伯一家人一起上餐館慶祝,那種
感覺很奇怪。但我沒說。隨著自己考上大學北上就學,也跟自己大一屆的直屬學
姐交往,總之從我小大一到大二的這兩年,我刻意跟家裡疏離,暑假也假借打工
故意錯過這個尷尬的慶祝活動。

直到大三那一年,女友有一次無意接起我的電話,還是在我跟她啪啪時。(
那天女友提議在做愛時拿起手機扮演偷情已婚下屬的熟女,告訴我的老婆他的老
公有多好用,就不小心在我媽打來時按下通話鍵還呻吟了幾句好爽)。在一聲狐
疑的「喂」跟數秒尷尬的沉默後。總之讓我媽知道我交了女友,還邀她跟我一起
回南部玩玩,順便藉著幫爺爺慶祝父親節機會介紹給全家。她沒顧著我瘋狂搖頭
的暗示,高興的回答「好阿」。

她不知道那句「好阿」,是我不想翻開卻又深刻影響我的一頁記憶。

搭上最早回南部的高鐵,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到了距離老家最近的高鐵站。
那一年的8月,奶奶跟爺爺也是在高鐵站地送我北上求學。媽媽就站在高鐵票口
向我們揮手,看起來很高興。接過手開著大伯汰換下來給媽媽的那台老舊轎車,
回到那個我住了十餘年,熟悉卻又尷尬的老家。

爺爺依然硬朗,那時女友儼然就像是我家的媳婦一樣,跟著我媽招呼著家裡
的親戚,並一同在客廳裡喝著爺爺夏天特調的養生青草茶。街坊鄰居那三姑六婆
總打量著我身旁的女友,一邊跟我媽開玩笑說可以享福啦。

那晚,依舊是我記憶裡那個觥籌交錯,熱鬧慶祝的父親節。只是這次在阿公
的堅持下,地點從大伯經營的日式家庭餐廳換成了高級飯店。酒過三巡後總會有
人要出去呼吸新鮮空氣(抽煙),阿公、大伯跟堂哥相連走出飯店抽煙,我媽跟
伯母還有堂嫂在逼問完我跟女友的交往過程後,則坐在一起討論團購。

飯店圓桌合菜有一種魔力,小時候跟著同伴在桌下玩捉迷藏,而現在女友跟
我卻玩著偷情遊戲,在隨時可能被發現的空間裡,彼此處在一個挑逗又很心癢難
耐的環境,女友時不時的往我牛仔褲的一大包摸著,摸到肉棒硬挺再回來繼續聊
天,不斷的假裝講悄悄話,但實際上用舌尖舔弄我的耳朵然後不小心的呻吟幾聲
,但挑逗完又正常的喝著桌上的飲料繼續聊天。

「我這樣會不會很淫蕩,等一下被大家發現我不會認為我是一個淫蕩的女人
」。在我媽、伯母跟女友聊著我小時候的趣事,說要去上洗手間而推開包廂門後
,女友呼著酒氣在我耳邊說著。

「是個變態的……ㄟ……妳」當我要逗弄她時,沒想到女友一腳跨到我腿
上,側身在我臉上親了一下。我嚇到說不出話來,看著對面的堂嫂專心看著手機
,沒有發現女友的調情,我才鬆了一口氣。但說真的,我喜歡女友這樣的反差,
以及玩弄彼此的樂趣。總能讓我樂此不疲。

「你看褲底暖呼呼的,還有一點點濕濕亮亮的透明水漬附著在上面,哎呀…
…都你啦!誰叫公今天的表情太可愛了」

在大家陸續回到包廂,看著手機裡傳來女友在廁所發來的LINE訊息。我
馬上回著「濕濕黏黏就不要穿內褲了,連內衣都給我脫了,就這麼想要在我家人
面前發騷嗎」。當我發出去時立即就後悔了,我從來沒有用這麼命令式的語氣跟
女友說話,在手機一陣沉默,當我想道歉的時候的時候。手邊傳來LINE的震動。

「淫蕩的XX等一下就脫掉內衣跟濕答答的內褲,但我沒有帶包包。所以我
只好放在旁邊的親子廁所囉(>؂<)」下面還附上脫下的內衣褲照片。

我不動聲色地跟席間的長輩招呼要去上廁所,推開包廂的門我直接拉著服務
生問著廁所在哪 然後就小跑步地過去。發現親子廁所的門是鎖著,我腦海裡閃
著無數個可能,焦急地直跺腳。直到開門的是女友,我直接拖著她進去鎖上門。
才發現女友的內衣跟內褲穿回去了。

我的眼神興奮地盯著女友上下打量。

「這樂趣當然是留給老公囉」,她被我看得滿臉通紅,不好意思地說著。

我緊緊的抱著女友,手不自覺的在他的腰間盤旋,吻過雙唇的嘴唇輕咬女友
的耳朵,不斷的用淫語挑逗她。「妳的每一聲呻吟都讓我激動」我撩起女友的A
字裙立馬拉下她的內褲,收進我褲邊的口袋。

「內褲怎麼已經濕透了呢?」

「還不是因為你」

「我怎樣」我的眼神透著讓她不得不屈服的霸道,女友第一次害羞的撇頭。

「轉過去背對我」

「嗯」女友眼神那一絲的崇拜感讓我體內突然湧出一股欲望。

我將女友連身洋裝背後的拉鍊拉開到胸罩扣環的位置,逐一解開胸罩扣環,
內衣脫掉後隨手扔在地上。雙手伸進洋裝揉著她早已硬挺不已的乳頭,親子廁所
前還不時有人敲門及走動聲,那個平時超愛扮演癡女的女友,此時竟然極力壓抑
呻吟聲,時不時地露出害羞的神情。我喜歡這一瞬間帶來的刺激與快感。女友對
我手指直接伸進去勾弄著他的私處,不斷地提醒她開門後有可能被人發現的慌亂
感到羞恥。而套一句網友常常說的話,羞恥正是調教的第一步。

「羞啦~我們在外面啦~大家」

「大家怎樣」我手指捏著陰蒂,女友冷不防的啊了一聲叫得出來。

「我認輸了我認輸了」女友趕緊跟我求饒。

「來不及了」 我將一根手指插進去陰道。

「呵…呼呼…(喘息)…嗚呵…呼」女友叫得跟A片裡在野外青姦的女優一樣。

「求你~」

「幹嘛?」

「幹我!」

我沒有直接脫下褲子把我早已硬挺的陰莖插入女友的陰道,而是更用力快速
地用手指在女友的陰道裡進進出出。

「不要這樣子....好舒服.......不行了, 真的不行了...呃...」

正當我的食指順著中指將兩根手指指腹黏著女友陰道上方輕輕的左右轉動時
,她的右手突然用力向後抓著我的手腕。「想要......」女友的聲音細的
跟蚊子一樣。我撥開女友緊握的手順勢將她拉近我的胸膛,勾起手指在女友陰道
裡上下來回跟做愛一樣抽插。只剩下呻吟的女友任我擺佈,嘴裡不斷重複著「啊
」、「想要」跟「高潮了」。直到幾次高潮後女友有些腿軟,雙手要抓著洗手台
兩側的護欄才能勉強站著。

不知道是不是就是那種氛圍讓我大膽,我從褲子後面口袋抽出女友的手機
,開啟錄影模式後放在地上,鏡頭往上正對女友赤裸的下半身。跟褲子半脫地以
站立後入式的姿勢進行衝撞的我。 這次我沒有像平常保持紳士風度的顧忌,就
只有用力跟不停地衝刺與抽出。

沒有一絲的猶豫,我們第一次解開公共場所性愛的成就,事後她說第一次意
識到自己多麼淫蕩。那一天,她的淫水直接滴在手機螢幕上,而濺起的水花滴在
廁所磁磚上。伴隨著女友的高潮,與鏡子裡映著兩人都趴在洗手臺上的身影。在
完事後彼此簡單整理一下衣服,緩慢扶起並緊緊抱住站不穩的女友。另外我則打
開女友的LINE,將剛剛拍的將近五分鐘短片傳給我自己後,結束這緊張刺激
的一回合。翻開手機蓋才發現,靠北已經過20幾分鐘。

回到包廂座位的我,推說帶著女友在飯店逛逛。女友害羞地幫我跟大家說抱
歉,但彷佛在座的人都知道怎麼一回事似的竊笑。 這種尷尬在堂嫂一句「年輕
真好」中轉變成哄堂大笑。最後再舉起酒杯祝阿公父親節快樂中結束。

去飯店時我跟堂哥兩台車,但堂哥因為明天要到日本出差,再加上大伯喝了
點酒,嬸嬸不會開車,所以囑咐堂嫂開他的車,晚上在載大伯跟嬸嬸回家。他直
接搭客運先回家。本來去的時候我媽坐我的車。這次回去,嬸嬸硬是拉著我媽搭
堂嫂的車。

「才五分鐘,你變快槍俠囉」女友在我開車返家的車程,一邊看完剛剛拍的
影片,假裝因路程顛簸靠在我身上附在耳朵旁邊小聲地跟我說。「晚上就知道,
我會玩到妳叫不敢」我想說女友會吐槽我,沒想到她卻一本正經地笑著說「嗯!
我等著」。

這是一個怎樣的節奏......怎麼回我家一趟,女友就M屬性覺醒嗎。管他的,
反正身為學姐男友的我,也難得Man一回。

停好車跟女友在客廳裡看電視,不久就聽到爺爺跟大伯講話那爽朗的笑聲。
他們回來了。一樣閒話家常,一樣陪著爺爺聊天。現為化妝品專櫃櫃姐的堂嫂拉
著女友一直聊天,還從我媽房裡拿出許多化妝品讓女友試用。正好堂嫂娘家也在
老家附近,堂嫂回娘家吃晚餐。而我們這邊的晚餐就由嬸嬸張羅,晚餐後大伯、
嬸嬸跟我媽陪著阿公打麻將。

我們當然也沒閑著,在一句「老公,我先跟你說今天內衣我好像放在餐廳廁
所耶」後,開啟了意淫的想像。「在我們後面進去的,好像是一個婦女推著輪椅
的老伯伯進去吧,看到妳的內衣被扔在地上.....老伯伯會不會.....


「老伯伯會勃起吧,拿起妳的胸罩聞著給她媳婦看」我說著。

幻想就是開了一個頭,一切就都會合理地推展。我拿起女友從行李箱拿出等
會洗澡要換上的內衣聞著。女友的眼睛亮了。接下來的幻想與角色扮演就容易進
入狀況了。在廚房跟房間都留有我跟女友激情後的痕跡,還在完事後裝成什麼事
都沒有的幫麻將桌上的長輩收拾杯盤。

「爸,你家己身底著愛卡細膩一點」(爸爸,你要注意自己身體健康)客廳
裡傳來大伯宏亮嗓門的聲音。「我知影啦,恁叫小麗開車嘛愛卡細膩,駛卡慢咧
,阿珠,妳替我送一下進仔」(阿公回著我知道並叮囑堂嫂開車要注意安全,還
讓我媽替阿公送送大伯嬸嬸)。但阿公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奇怪,像是有點雀躍跟
期待。

而正當我媽在門口送走大伯時,我跟女友卻在爺爺房間旁充當儲藏室的小房
間裡。被欲望蓋過理智的我們,任由彼此的濕熱的舌頭不斷的舔弄著。「阿珠阿,
阿爸著拜託妳照顧」從小房間里拉起的窗簾縫隙裡,窺見嬸嬸趁大伯去停車場

跟堂嫂會合的空檔,將媽媽拉到那靠近小房間的騎樓走道。從包包裡拿出包
裝袋塞給媽媽,只叮囑了一句「別讓他等著了」。嬸嬸說著邊趕媽媽回去。

「為為佮伊彼個查某朋友咧,洗身軀沒」聽到爺爺突然向走回客廳的媽媽問
起我跟女友。下一秒老媽回著「伊透早著坐頭車幫轉來,伊今仔載可能卡早困吧
,伊頭拄仔洗身軀料有講明仔載欲紮伊的女朋友出去踅踅」(今天他一大早搭首
班車回家,可能比較累吧。他剛剛洗完澡跟我說 今天要早點睡,明天想要帶著
他的女朋友出去玩)

在爺爺連續說著「哦、哦」的回答後,老媽的聲音在「而且……」之後突然
變得很小聲,在房裡的我壓根聽不見,接下來就接到媽媽一句「阿爸!我已經放
好燒水,你先去洗吧」(已經幫爺爺放好洗澡水,讓他先洗)。然後又不知道倆
人小聲說了什麼,媽媽回著「我知影」。

聽著玄關防盜門「咯吱…呀……………咣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以及騎樓
那的老式那種藍色鐵卷門降下的「嘩啦~嘩啦喀」的噪音。我大膽地拉開窗簾並
打開電燈。

「壞蛋!」女友察覺到我逐漸脹繃的胯部笑著說。我面向著窗退到牆邊,解
開皮帶,而女友心領神會地蹲在我面前,用微微發抖的雙手,解開了我的褲頭,
拉下拉鍊,隔著我的四角寬鬆內褲迫不及待把鼻子貼近,低聲說著「臭臭的味道
」後,她用著舌尖輕輕的從我陰莖底部沿著最粗的那條筋往上舔,直到在馬眼處
打轉,雙手不斷地挑弄著在我的兩顆蛋蛋,看她吃的津津有味,使我愈發興奮,
腫脹的更厲害。

突然我好像察覺到了什麼,就拉著女友躲進小房間裡的壁櫥衣櫃。我抱緊女
友手捂著她的嘴示意有人來了。從衣櫃的縫隙看得出來進房間的是我媽,手裡拿
著的是購物平臺的包裝袋。她打開包裝,裡面是兩套一樣平口馬甲塑身衣。媽媽
撕開其中一套。「原來伊尬意這款ㄟ」(原來他喜歡這種款式)。

不誇張,雖說小時候常常看著媽媽在我的面前更衣。但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
,連脫一件又一件再尋常不過的衣服都這麼的性感撩人。

「看我!兒子只能看媽媽我,我是你媽,扮演你喜歡的那種媽媽。」

擠在我身後的女友,一邊用雙手捂著我的眼睛一邊說著。我轉頭面向用氣音
說話的女友「別胡說」我一樣用氣音回覆。「雞雞是不會騙人的,只是說個媽媽
就讓你這麼硬梆梆的嗎!」我們四目交接,儘管我極力否認的撇頭,但下一秒女
友下意識強硬地吻我。事實勝於雄辯,當女友吻上我的嘴,她的舌探入了我的嘴
,舔著我脖子時學著我媽跟我說話的口吻叫著我的小名。那不經意的「啊哈」呻
吟,真切地讓我聯想到跟我媽做愛這件事,我們的舌頭在彼此嘴裡嘟嚕嚕嚕地上
下移動,就像AV裡欲求不滿的熟女人妻們用發出淫蕩聲響的舌吻誘惑兒子。

「雖然有些害羞…但是畢竟媽媽自你爸爸離開後這麼多年沒有做愛,媽媽會
怕!但兒子你今天在廁所幹得媽媽感覺真是舒服,媽媽有些後悔這些年沒做愛了
,還是你要讓後面那個老伯伯幹我....」女友用氣音學著我媽特有的聲調,那聲
裡透著的只有色氣可以形容。緊抿下唇的我僅只有2、3分鐘就到了極限。她只用
眼神就能讓我不得不屈服。

在「吧嗒」一聲輕聲關門的聲音過後將我們拉回現實。

「走了」我用氣音提醒女友。我們走出衣櫃,坐在地上沉默了好一陣子。

    「對不起」我跟女友幾乎是同時間向對方說著。

「但我是認真的,我跟你坦白說,我喜歡被你佔有,尤其是幫你把我當成你
媽的那一瞬間,你只要回答我一個問題 你想不想。」面對女友那真誠卻又充滿
欲望的眼神讓我感到遲疑。女友站了起來,在我面前脫下身上的所有衣服。然後
隨即而來的是一個不可置信的表情。「…妳……」我目瞪口呆的看著全裸的女友
從小房間洗衣籃裡撈出媽媽幾分鐘前剛才換下的內衣褲。女友首先拿起媽媽的胸
罩,聞了聞胸罩內裡那乳房的一側味道後穿上。

「你看!媽今天為了你,Bra裡還塞水餃墊,誰叫兒子就喜歡盯著人家大
奶看呢」當女友調整肩帶時,將胸罩的上半部分向內折,露出乳頭。從內裡抽出
兩片水餃墊磨蹭乳頭後丟給我聞。「兒子幫媽媽拿內褲來」女友對著不知所措的
我嬌聲喊著。我將剛剛媽媽換下的內褲拿給她。

女友看著內褲裡的分泌物猶豫了一下,看著我說「媽可能月經快來了,分泌
物多了些」。「不要……啦…那髒,換一件吧,我去拿」我心疼地搶過內褲說著
。女友卻吻了我說「沒關係,而且我也想要這樣玩一次」。說著女友用手拉開內
褲一腳一腳套進去,細心地按照內褲痕跡穿上去,還喬一下讓分泌物剛好「黏」
在女友的私密處。

正當女友換裝秀告一段落時,客廳關燈。我媽可能想說我們可能都睡了,於
是聽見她穿著拖鞋走回房間的聲音。但我媽大概沒想到我們就在這一樓的小房間
裡,而她換洗的貼身衣物現在正穿在女友身上。

(這次在我媽的堅持下,還是讓女友睡二樓客房,我睡二樓那原來是爺爺的
主臥房,而這幾年因為照顧去世前的奶奶,媽媽睡在爺爺房間旁邊,而爺爺住在
二樓。直到奶奶去世,爺爺才搬回一樓)

色膽真的是玩出來的,女友要我帶著悄聲地到客廳拿我媽的化妝包玩後,再
回我房間。她心細,拿出手機看著手機裡的相片,在客廳用幾分鐘的時間依樣畫
葫蘆化著我媽的今天的妝容,而我則躡腳地從玄關拿走我媽今天穿的高跟鞋,跟
塞在高跟鞋裡的絲襪。正當我們想要回二樓的房間時,突然聽到媽媽房間裡講手
機的聲音。我跟女友又緊急躲回小房間。沒多久媽媽開了房門到客廳。而後房門
關上。

回到小房間的女友沒顧得上我貼緊房門聽著外面的舉動,當我轉頭時,她正
穿上媽媽今天的褲襪,今天晚上還沒仔細看。「是媽今天穿的?」我不可置信地
指著女友穿上的膚色的珠光油亮絲襪,女友笑著點點頭沒說話,勾起在巧拼地板
上的高跟鞋,是一雙5公分左右的楔形高跟鞋,因為媽媽的鞋號比較小,女友塞
進高跟鞋的腳背有些鼓,一字扣緊勒著腳踝。女友得意地在我面前像伸展台走秀
走了幾步,最後也從洗衣籃找到今天穿的無袖洋裝穿上。

「幫媽媽拉拉鍊」我站在身後幫女友拉拉鍊,但從內衣褲、絲襪到衣服都是
我媽的味道。「看起來你媽挺騷的呀」女友見我不肯拉鏈拉到底開玩笑說著。
「媽是有韻味,今天穿的這麼漂亮,這樣兒子會想吃掉妳」幹!我真他媽的對著
扮著媽媽的女友說出來了。

「等一下喔,媽媽會讓你整個晚上吃掉我」

女友坐在QQ椅上,拿著剛剛從我媽化妝包裡拿出跟今天同一款的口紅再補
著妝我從QQ椅背後輕咬著女友耳朵「媽,你知道塗口紅的意思嗎,那是告訴兒
子可以幹媽媽的嘴喔」。說完我從她背後轉身跨一大步面對女友。女友在我的白
內褲上留下玫瑰色的口紅印。

「兒子,媽媽想……」女友邊說邊伸手熟練的拉下我的內褲,整個手掌輕輕

的握住老二龜頭,慢慢往下緊握。接著像是玩起親子默契遊戲。「啊……」
的一聲,女友抬頭仰望著我張大嘴巴。我在嘴裡醞釀了口水跟痰,由高而低朝著
女友的口中流泄。而她在這時用儲存了我跟她口水的嘴巴含住陰莖。

就是AV女優癡女片中那種迅速的吞吐著。

如果淫蕩有狀聲詞,那麼我想就會是吸吮陰莖的聲音。

我拉著QQ椅到牆邊坐著,女友跪著,她舌頭開始舔弄著蛋蛋,還不斷的悶
哼著。含進嘴裡輕輕吸,舌頭在嘴裡按摩畫圈著,沉醉地左右交替,我拿起手按
下手機的攝影鍵,在龜頭跟女友的臉頰之間,牽出了長長一條絲。

「我想拍下媽媽淫蕩的一面,跟鏡頭說些話吧,記得要吃著兒子的雞雞邊說
」女友真說了,還一味地學著我媽的語氣。連我都不敢相信,這樣的刺激感讓我
更硬了。

直到隔壁傳來爺爺習慣的咳聲跟開門聲。

我不管女友此時依戀的吃著肉棒,「媽媽,有人啦」。我急忙推開跟女友說
著。

「這時間還會有誰啊,你阿公嗎。就讓阿公看也沒關係啊。看見自己孫子的
雞雞被媳婦含著,說不定他的老雞雞還會硬起來」接著說「如果阿公的雞雞硬起
來,你會讓他幹我嗎?」見我不說話,她低頭埋進我跨下,龜頭感到一陣溫熱,
含的好緊。女友很貪心地一口含到底,整個陰莖被熱熱的嘴巴包覆。

原以為女友剛剛的玩笑語,不過是我們的閨房情趣。人生就是充滿了那麼多

的BUT,牆邊傳來爺爺的聲音,更重要的是,還有媽媽的聲音。

「阿爸我按呢打扮好看嗎」(我這樣穿美嗎)

「當然好看,來!過來! 恁北好哩家在拄才先吞一粒威而鋼,絕對要給妳
叫不敢,腳給我打開」(當然好看,過來爸爸這裡,好在我剛吞一顆威而鋼,今
天晚上一定要幹妳幹到叫不敢)

「阿爸!不要這麼粗魯,會痛」(爸爸不要這麼粗魯,會痛)

「看起來今天不是很爽啊 阿珠!你平常不是叫得很騷嗎,我喜歡聽你說你
是那個什麼,那個什麼阿」

「欠人幹的媳婦」女人回答著,是媽媽的聲音。

一牆之隔聽著這些,我腦中開始回想今天媽媽的打扮,以及剛剛嬸嬸拿給媽
媽的東西。望著放在的那件塑身衣,媽媽有沒有穿著高跟鞋套著珠光絲襪呢?「
兒子變得更大了」。女友的話讓我湧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是獸欲。

我一邊抬起下巴一邊粗暴地摁住女友的頭,在聽著隔壁房裡的幾分鐘呻吟,
與吞吐的聲音,當我感到身體一哆嗦時,跪著的女友眼神迷離地看著我,我很有
默契的站起來,她的舌頭早已經不安份的在舔我的陰囊。我到現在都印象清楚,
我的陰莖在她的嘴巴上方,她邊舔陰囊邊射出來,第一下噴到頭髮,然後射了一
堆在眼睛,鼻子,臉頰。瞬間女友的臉上,濺上一層濃稠的白色精液。

女友不斷地逗弄射完精的陰莖,「兒子的雞雞消下去好像麵腸喔」。女友左
手抓著消下去的陰莖,拇指刺激龜頭,另外四指就好好將陰莖握好。右手則用手
掌夾住龜頭,稍微的旋轉摩擦龜頭。才過個幾十秒,我就感覺身體有一點顫抖感
,才剛射完精的我又開始繃緊大腿。

「慢慢的變大了唷」女友對著我說著,然後趴到地上,對著我把屁股翹起來
,用手把陰唇掰開。簡短地說著「兒子幹我」那個語氣是有種命令,但又不失成
熟的溫柔。那一瞬間「媽媽」跟「女友」的角色疊合在一起。我直接把我的再次
挺直的陰莖直接塞進去,意外的緊。這次沒有壓抑,我跟女友一如在家裡的激情
、呻吟與淫語調戲。整個房間再次充斥淫蕩的撞擊聲跟淫叫聲。

我知道,女友知道,隔壁房間的倆人也知道。

「嘶~~~啊!!幹!媽媽,兒子好爽」我閉上眼微仰著頭喘息著,雙手抓
著女友的腰挺進深處,快速的在她體內撞擊。隨著幾次的抽插,我們兩人的連接
處已濕漉成一片,發出陣陣水澤聲突如其來的深插,打開女友的開關

當我一直說著「我不行了,不行了,要射了,我要射了」時,女友也喊著「
嗚哇啊.....媽媽也好爽啊...幹我...拜託兒子...幹我...我受不了了...身體好
癢.......」而一牆之隔的房間也傳來阿公深喘地說著「咱嘛袂當輸少年人阿」
跟媽媽「阿爸ㄟ懶覺就大支,讓人家看到它內褲就濕,幹乎阮就爽.....阿阿阿」

『摁....』轉變為正常位的我親吻著女友,仍能感受到女友發出的呻吟
。我的舌頭繞著女友的唇畫圈圈,那口紅的味道卻是我媽的,「不要這樣看我,
會讓媽媽更覺得自己欠幹」

「XXX,妳就是我欠幹的淫蕩媽媽」我幾乎是用吼的,扭腰用力地撞擊。

「我是.....阿爸的欠幹新婦,為為ㄟ破麻媽媽」令人不敢相信的是隔
壁先傳來媽媽傳來這一句。

「我要射進去!」我對著女友說。

「我今天危險期......」女友臉部泛紅地對我說,但她卻腰部一拱
讓我陰莖停留久一點。射完精的我閉眼沈醉趴在女友身上喘氣。今天第5次了吧


「你是我最愛的男友,生日快樂」,其實連我都忘了那一天是我的生日

老家鄉下的夜晚依舊沈寂,這次我沒能管其他人的看法,直接抱起累癱在地
的女友,公主抱地將她抱回房間。在經過爺爺房間時瞥了一眼。輕歎一口氣。對
著門內說了聲「晚安」。

有一種溫柔叫做心照不宣,最終隔天我起床時女友早已梳洗完畢從客房的浴
室走出來,昨天那套衣服不見了,她走到我面前,吻了我。「我喜歡親吻,那是
一個能最好傳達自己愛意的一種方式,我真的渴望著你,所以別說抱歉」 。連
忙像背部的日常一樣,趕我去刷牙跟沖澡。

我跟女友下樓,仍是那個熟悉的媽媽跟爺爺,我跟女友沒有芥蒂地陪著他們
聊起北部求學跟打工的一切。爺爺看我的眼神有些改變了,但who care
。他還是那個和藹的爺爺,只是在我跟女友在老家多玩了幾天的晚上,多了些屬
於男人專屬的話題。

在我們準備離開的時候,他突然拿一個紅包給女友,請她好好照顧我。一個
大紅包,當女友想要婉拒時,媽媽突然很正經地說就當是我們家下聘了。等為為
畢業後之後我們在好好談吧。女友說分明有看到我媽關愛的眼神下有些落寞。

坐在返回北部的高鐵上,女友神秘地從後背包李拿出一個包裝袋。「這不是
…」 看著我疑惑的眼神,女友肯定地點點頭,包裝袋裡是那一套未拆封的塑身
衣。「阿姨說這件就給我,還有......」女友從包裝袋裡拿出另一個盒子
,是一盒保險套。「她說你是一個不太會說話的人,但是一個溫柔的人,像你爸
爸一樣。她要我好好照顧你」。我無言以對,用力地牽緊女友的手,對她說著「
愛妳」。

「傻瓜,我也愛你。」女友靠在我的肩上,突然想起什麼似地輕聲問著「你
爺爺離開時跟你單獨說了什麼?」

「沒什麼阿,幾句閒話家常」

「騙誰呢,閒話家常還特地支開我跟你媽」

「是真的」

「真的是屬於我跟爺爺的祕密」

----------------------------------------------------------

「為為阿,阿公合你講彼些查某郎齁,幹互伊爽就欸乖乖聽話」(爺爺跟你
說這些女人都一樣,在床上把她幹爽了就會乖乖聽你的話)

爺爺用下巴指了指在門口跟我媽講話的女友。「這個查某囝仔袂䆀,你知影
意思了齁」就我記憶以來,這是阿公第一次笑得這麼魔性。以至於我總忘記了那
一天他跟我說了什麼,只記得作為結論的這一句,以及偷偷塞到我口袋裡的1萬
元的紅包。

我跟他不一樣,我在高鐵上看著熟睡女友的臉龐自言自語說著。

或許是暑假意外發生的這件事,讓我媽覺得那個不喜歡回家的兒子變了,感
覺能融入那個家。積極地要我帶著女友在中秋連假一起回老家烤肉。女友那時正
忙著準備企業實習,我就沒約她,推說我阿公要我中秋回家一趟。

或許真出於一種女人天生的第六感。在我準備搭車的前一晚,剛下班進門時
喊了我一聲,我走到玄關,看著穿著制服套裝高跟鞋的女友直接抱住我,辦公室
那冷色調的空調味道混著女友淡淡的香水味,稍微拉起套裝已經不長的短裙,看
著包覆在黑絲襪下的膚色大腿。

「欸~色鬼老公,你在看哪裡」女友說著卻自己捲上短裙,露出被黑絲襪包
裹的臀部,完美曲線一覽無遺。艷紅色的內褲透過黑絲,散發出曖昧的情欲。「
你都多久沒碰我了」,女友主動蹲下拉下褲子,就含吃著我的陰莖,就衝著看到
制服套裝、黑色褲襪跟高跟鞋,還蹲在我面前,是男人都會有感覺。然後再讓她
背對我面對大門,直接將她黑絲襪跟內褲一起褪到膝蓋處,直接背後式插入!

結束後女友看我一臉滿足樣,就說「餵飽老公後才不會讓你有機會『幹』你
媽」我愣了一下,察覺到我的不悅,女友連忙說開玩笑。我的雙手緊緊的從後方
抱住了女友,讓她整個人埋入我懷裡。「那你要加油囉,我回去這幾天我們有的
是時間做愛,我媽很淫蕩的,連我阿公都能上的人,我這個當兒子的也能幹」。
我在女友的耳邊吹氣說著。

「變態老公」

「我變態呀~但那個扮演我媽跟我搞亂倫的妳是」

「淫蕩媽媽」

女友淫浪的呻吟讓我每一次的挺進都更加的猛烈。找個女人壓在身上,肆意
的摸著赤裸的軀體,撫摸那光潔的腰身,用舌頭舔過細膩敏感的小腹和陰部。最
好還能捏弄她們發脹的乳房,狎弄它們直到那身體忍不住的顫動,渴求。

「啊啊...要去了要去了...快停下來...嗚啊啊啊」聽著女友無力地呻吟著,
我卻加大擺動幅度,不斷的進入又滑出。

「敏感啦」我在女友體內射完精後半疲軟的陰莖挑逗地藉著扭腰在陰道內滑動。

「我真的好愛你,不能沒有你」

「我也是」

往後的日子裡,我只有兩次在夢裡回憶起這一切。第一次是妳出席我的婚禮
那天晚上,記得我跟我媽第一次為了堅持將妳放在家人那一桌而吵架,婚宴當天
,我媽還特意去妳所在的「大學好友」那一桌找妳。但她發現那一桌沒有妳的身
影,妳刻意躲著她,躲在一個男方親友桌,那是給老家鄉親的桌次。

「一定要幸福喔」當新人敬酒時,妳特意拿著酒杯敲著我的酒杯。「我會的
」那天我這麼說。第二次就是幾天前參加妳的婚禮的那天晚上,妳在第二次進場
前請妳妹妹交代我偷偷去找妳。

「妳真的很漂亮,恭喜妳」我看著換完二進禮服的妳說著。

「嘴巴還是一樣甜。看到你過得不錯,聽別人說年紀輕輕混到主管職啦,我
      聽我妹說你老婆沒跟著來」

「她現在在學期中,忙阿,而我被老總派到南部出差,剛好有空,明天一早
      的班機回去」

我沒說這次出差是我主動爭取的,而我老婆也不知道我過來參加她的婚禮。
我們聊著這幾年來的事,分手那一天,我們說好將一些事塵封在我們的記憶裡。

「終究是我的問題」我說著。

「其實我知道當我逾越那條線時,我們的關係就會結束了,對了!這個給你」
她從行李箱拿出一個禮物盒。

我打開禮物盒,是那當年那一件性感塑身衣。妳看著我望向妳的眼神,笑著說

「我一次都沒穿過」。禮物盒裡還有一張紙,寫著:

每當想到這一段,總是已經無法自己,而且變得很渴望這奇妙的感覺

「其實我也是」當送客與賓客留影合照,本不想合照的我被攝影師要我站在
靠近新娘旁邊時,我對著妳說。而我也決心冒了一個險,在這一群賓客準備離開
時,偷偷地跟她說,我會訂走你隔壁那間房。

然後,我握著新郎的手,笑著說恭喜。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