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月夜下的洞房


中秋夜陳治平牽著陳靜玟的手肩並肩的一同在灑滿了皎潔的銀色月光台東太麻里海邊的沙灘上散步,兩人都赤著腳在弧形的海灣沙灘上留下了四排足印,浪花彷彿海之女神的手般潮來潮往的輕柔撫觸他們沾滿細沙的腳,同時也將他們的足跡緩緩地抹去。
  


  

陳靜玟將頭輕輕地靠在陳治平的肩上,迎面而來的海風將她一頭長長的秀髮與長裙吹得隨風飄揚,讓今年剛滿二十歲有如盛開中的花朵一般美麗的她在銀色月光下看起來像是從仙境下凡的仙女般如夢似幻,而清風從她薄薄的衣縫間所帶出的些許淡淡幽香在悄悄滑過長她二歲的陳治平那英挺的鼻間時,讓他不禁有些心神蕩漾,不由自主的張開手臂將她緊擁入懷中,這親密地相依偎在一起的甜蜜模樣,任誰看到了都會以為他們是一對恩愛的夫妻或熱戀中的情侶,但事實上他們兩人卻是同父同母貨真價實的親兄妹!
  


  

然而,在他們的心目中卻在很早以前就不再把對方當成自己的骨肉同胞,而是讓自己朝思暮想牽腸掛肚的戀人,這樣的情愫在世俗眼中雖然是叛經離道的罪愆,但是對於從小就一同長大親密無間的他們來說,在進入青春期後從兄妹變成戀人卻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只不過現實的社會還不能容忍他們這樣的禁忌戀情,因此這麼多年來他們倆只能低調的忍耐著,不敢在親友面前露出一丁點的痕跡,只有在偶爾無人之處才會偷偷的相互擁抱、親吻,稍解心中那如大海般既深且廣的情意。
  


  

即令兄妹倆早已情心互許,但兩人之間卻一直只是維持在牽手、擁抱、親吻的程度,未曾再更進一步的跨過性的那一條最終禁忌紅線,甚至於連將手伸進對方的衣服內愛撫都沒有,這不是他們對此不感興趣或者是身體有什麼問題,而是兩人都認為時機還未到,因此即令每一次的親密擁吻都讓陳治平的下面一根癢癢的想要找洞鑽,而陳靜玟也總是感覺到小腹有一根硬繃繃的東西頂著而被逗得渾身火辣辣,但兄妹倆都很有默契的強行忍耐著,要等到時機來到的那一刻。
  


  

而今,兩人都覺得期盼已久的時機已經到來了,於是就決定在中秋連假共乘一部摩托車到花東長途旅行,他們的父母由於這一對兒女從小到大都未曾給自己添過麻煩,而且兄妹倆都已經成年,所以只是叮嚀他們倆在旅途中必須注意安全就欣然同意了,卻壓根不知道:這一趟旅行其實是他們兄妹的蜜月旅行!
  


  

為了這個蜜月旅行,兄妹倆在很早以前就已經著手做好了準備,除了一般長途旅行所該有的換洗衣服與旅費外,陳靜玟更精算出在啟程的那一天她的月經剛好結束,所以兄妹倆可以毫無顧忌的無套中出,盡情享受沒有任何阻隔的魚水之歡。
  


  

在遠離沙灘上聚在一起烤肉賞月的吵雜人群,兄妹倆走進了幽靜的防風林內,從濃密的樹蔭間透下的月光,讓他們得以找到通往陳治平在白天時就已經親手以樹枝搭建完成的精緻愛巢,在黑暗中四周聽不到任何惱人的人車吵雜,只有令人心情愉悅的唧唧蟲鳴入耳,如此美好的氣氛讓兄妹倆很放心的面對著面緊緊相擁在一起,高了一個頭的陳治平低下頭來親吻妹妹那濕潤而略帶酸甜的蜜唇,並將舌頭伸入她的口中緊緊地攪動著妹妹的柔軟香舌,陳靜玟溫馴的閉著眼睛默默接受哥哥對自己的疼愛,蓄積了好幾年的情慾在不知不覺中不斷升溫,讓他們兩人即使是在這個清涼如水的月夜還是直冒熱汗。
  


  

陳治平放開了妹妹在她耳畔柔聲問:「靜玟,真的可以嗎?」
  


  

陳靜玟紅著臉含情脈脈的凝視著他一眼害羞的輕輕點了頭,陳治平立即蹲了下來整個人探入了妹妹的長裙內,在夜色中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妹妹那樣式保守的白色絲質三角褲將她的少女禁地緊緊包覆著,讓陳治平情不自禁的將鼻頭貼上去,並深深的嗅聞她秘處略帶微騷的潮濕年輕女人味。
  


  

陳治平小心的將妹妹的三角褲脫掉放到自己的口袋內,隨即用兩根手指掰開妹妹那從未經人造訪而緊閉成一條線的嫩鮑,以舌尖細細地品嚐多汁的處女滋味,而生平首次被人口交的陳靜玟則興奮的渾身顫抖並忍不住輕聲低吟:「嗯…嗯…嗯…」。
  


  

在暢飲了親妹妹愛的汁液後,陳治平的陰莖已經硬到了極點,想要交配的強烈衝動讓他猴急地將妹妹全身的衣物全部脫得一件不剩,然後再飛快的將自己也脫個精光,陳靜玟羞紅了臉蹲下身來握住了哥哥那根高高舉起生氣蓬勃的肉棒,輕輕的擼動了幾下,一股黏黏的液體立即從尿道口滲了出來,她像是蝴蝶採蜜般以舌尖點了一下,混合著微微尿液與男人體味的混合氣息如醇酒佳釀般令她目眩神迷,於是她張開了粉紅的櫻桃小口將哥哥的龜頭含住後用力的一吸,竟然因此發出了響亮的唧唧聲。
  


  

受到這樣前所未有的強烈刺激,陳治平情不自禁地將肉棒在妹妹的小嘴內緩緩的抽插起來,雖然他和妹妹都沒有性經驗,但他們卻早已透過網路看過無數男女性愛的照片、影像以及各種性知識,知道要如何做才能充分享受性愛的樂趣及取悅對方,因此盡管這是他們兄妹倆的一次做愛,但卻都駕輕就熟彷彿早已是老手了。
  


  

只不過陳治平終究還是難耐滿腔的熊熊慾火煎熬,因此在享受了一陣被親妹妹吹喇叭的滋味後就立即將妹妹一把抱起,像要進洞房一般一同甜甜蜜蜜的進入了他親手搭成的愛巢內。
  


  

陳治平將妹妹輕輕地放在他以青草與毛毯所精心布置成的床上,自己也順勢的壓在妹妹玲瓏有致的柔軟嬌嫩胴體上,兩人四片火熱的唇緊緊的黏貼在一起,並激動的相互吸著對方那剛剛才從自己的下體游移過的舌頭,兄妹倆的唾液、前列腺液全都被攪和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濃情蜜液」!
  


  

是時候了,陳治平喘著氣緩緩的直起上半身,無須任何的言語,陳靜玟就很有默契的張開了雙腿,將她珍藏了二十年隱蔽至今的處女蓬門毫無遮掩的展現在哥哥的面前,陳治平握著自己那跟隨著脈搏激動地不斷上下跳動的男根,無須任何人導引很輕易就探入了妹妹那潮濕溫暖的嫩穴中,陳靜玟則被他插的忍不住輕哼了一聲:「嗯…」。
  


  

陳治平趕緊停了下來柔聲問:「會痛嗎?」
  


  

陳靜玟搖搖頭羞怯地笑著低聲說:「還好…你可以再進來一點…」
  


  

陳治平點點頭,便將肉棒朝妹妹的裡面插,越往裡面深入龜頭就感到越緊迫彷彿要被膣腔給推擠出來,而陳靜玟的眉頭也越縐越緊表情顯得痛苦不堪,讓陳治平看了感到萬分不捨,於是稍稍將陰莖退出後再插入,經過這樣來來回回的反覆抽插了數十次,陳靜玟原本緊窄的陰道逐漸鬆弛了許多,淫水更是如三月裡的小溪般潺潺流出,前所未有的快感驅使兄妹倆不由得緊緊相互擁抱著耳鬢廝磨,並貪婪的吸吮著對方的舌頭。
  


  

陳治平再也無法忍耐了,他使勁的將腰一挺,沾滿了妹妹淫水的肉棒瞬間突破了一道緊窄至極的關口,堅硬如鐵條般的陰莖嚴嚴實實的全根沒入插進了陳靜玟的陰道中,整根肉棒被她的陰道狠狠的勒住感覺好像快被夾斷一般,讓他不由得叫出聲來:「啊…好緊…」,相對的剛剛被破了處女之身的陳靜玟卻是閉著眼睛緊蹙著眉頭,似乎是痛到了想叫也叫不出來的地步,而一行清淚也在眼角悄悄的滑落下來。
  


  

終於結合在一起了!這是兄妹倆多年來朝思暮想盼望已久的心願,如今願望終於實現了,兩人內心都激動不已,而不禁「滋…滋…滋」的熱吻著,好像是要慶祝彼此終於褪去了青澀的童貞「轉大人」了一樣,方才破處時身體上的疼痛與心理的徬徨不安也消失的無蹤無影,此刻兩人的體內只有滿滿奔騰的慾望,驅動著兄妹倆同時挺腰擺臀將自己的性器迎向對方的肉體而撞擊出激情的「啪啪啪…」聲,此時此刻,他們什麼都不想,只想拋開一切世俗的枷鎖盡情相姦!
  


  

陳靜玟喘著氣將腿大大的叉開迎合著哥哥粗大的肉棒不斷的來回衝刺,一波接著一波彷彿無止境向她不斷襲來的快感已經讓她意識逐漸模糊,使得她只能眯著眼睛喃喃道:「啊…啊…啊…哥…哥…再用力一點…再用力一點的插我…不要停…」
  


  

看到妹妹如此騷浪的媚態,陳治平真的是又愛又憐,咬緊牙關的使出全力加速狠肏猛幹,終於在他一聲驚天動地的狂吼下,積藏了大半輩子的濃濃熱精瞬間爆射而出,一滴都不剩的全數灌進妹妹的子宮內,將陳靜玟燙的不由自主挺起腰來,好讓哥哥的龜頭能夠更緊緊抵著子宮頸,直到澎湃的精液像海浪一般在她的子宮內來來回回沖刷了又沖刷,最後才隨著點點的落紅流出體外,為兄妹倆的洞房初夜留下愛的見證。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