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溫泉旅行



自從弟弟高中畢業後,雖在我的運作下讓他考上了附近的學校,但是他說什麼都要去住校,原本想藉由爸媽的力量去阻止,但是爸媽不知怎麼搞的竟然答應了下來,於是可憐的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弟弟搬離開家,更慘的事從那時開始,有了閒暇時間和空間的父母,彷如一對發了情的野獸,每晚都在那邊做愛,讓我都把小穴給磨得洪水氾濫了,幸好弟弟最近放了長假,而父母為了這個長假,安排了一場溫泉旅行,想藉機跟弟弟找空檔做愛的我自然是答應跟團了,於是出發當天特意請假的媽媽開著自家的車出門去宿舍接弟弟並載到目的地,而我們兩個先坐捷運去上班,待媽媽把車用完請代駕將車開到公司,跟爸爸會合以後他們再用車載我到目的地。


   好不容易放了學整理完資料以及請假手續以後,爸爸開車過來接我,穿著合身西裝的樣子真的好帥,而剃的整齊的鬍渣更是增添了些韻味,爸爸見我發呆便輕輕的按了喇叭,而我也回過神來急急忙忙的上車了。


  副駕駛座上,爸爸不時用眼角餘光撇著被套裝裹著的曼妙身姿,感覺到他的眼光的我,也讓我想起爸爸每晚跟媽媽奮戰的場景,也讓我濕潤不已,開到一半的時候趁著黃昏的光線,他將車子開到了通往高臺的小路,在高台上,我們下了車在城市夜景的薰陶,就著手中的罐裝咖啡兩人坐在了引擎蓋上,此時我主動吻向了父親的肉棒,雖沒有弟弟的那麼粗,但是其長度跟硬度溫度卻絲毫不輸弟弟的,而爸爸也意會到我的動作卻只是像撫摸幼年時期的我一樣,緩緩的摸著我的頭,順著他手的節奏,我吞吐著,轉瞬間撫摸變成了重壓,我知道他這是要射精了,於是在射精的剎那間,我裹吸著他的肉棒,爸爸的精華順著口舌滑入了咽喉,沒有弟弟一般腥濃的氣味,量也沒有那麼多。


我趴在引擎蓋上,爸爸則忘我的拉開我的褲襪和內褲,然後長驅直入,在插入同時他撕扯我的襯衫和內衣,我享受著爸爸的侵犯,我們倆此時拋卻了倫常和道德,如同野狗嘶吼抽插,最終爸爸將我整個人壓在車上,雙手往胸部一掐,無數的精漿灌入原本專屬於弟弟的秘密花園。


     完事之後,對於媽媽和弟弟的愧疚油然而生,但爸爸卻要我不用擔心,畢竟這次享受溫泉是其次,換妻才是重點呢!


     三個小時前........


     托了代駕將車開回公司後,我跟兒子先到了房間去放置行李,兩人放完行李後,兒子想先待在房間看球賽,而放我一個人在女湯泡澡,由於女湯那邊並無多少人而周遭又都是女生,所以我一個人便只披一層毛巾就進入了浴池,在池中只有數名女客,可能男性止步的原故,在浴池中我們的衣裝基本上都只披條毛巾,在浴池中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從來這裏的緣由到男伴的技巧及長度可說是葷素不計,聊著聊著感覺有些頭暈,就在我感覺不適要到達池畔的同時整個人卻暈死了過去,掉進了浴池中。


     在櫃檯電話中得知媽媽在浴池中暈死過去人正在醫務室,幸好只是中暑跟嗆水而已,其他並無大礙,而身上的衣服則是女服務生用旅館的浴衣來遮掩一下,媽媽的私人衣物則托人送回了房間,在服務人員的叮囑下,我將媽媽背回了房間,媽媽在路上,好像把我誤認成了父親,說著唯有兩人間的私密情話,讓我聽的是好不害臊。


回到房間我將媽媽放在床上,頭上枕者冰袋,看著床上的媽媽,在不合身的浴衣襯托下,媽媽原本更為豐滿的身姿更被襯托的十分迷人,見著此景我直得自己一人躲到廁所去打手槍,跟以往的性幻想不同的是,我讓媽媽暫代了姐姐的位置想像著,自己忽視了親情的倫常,扯開了浴衣,侵犯了我稱呼其十九年媽媽的女人,就在射精的前一刻,媽媽此時以微弱的聲音呼喚著我。


   原來是媽媽唉著頭痛,於是我要她將浴衣緩緩解開,然後赤身裸體的趴在床上,媽媽無視我的羞赧,平靜的完成動作之後,我用服務人員那邊給我的刮痧藥膏,然後用梳子沾了幾下後,便在媽媽的背頸上刮了起來,但是媽媽不知是故意的還是怎樣,卻開始像是同爸爸做愛一般大聲浪叫起來,雖說房間的隔音很好,但是原本稍微消腫的下體,卻又開始挺立起來,抵住了媽媽的臀部,於是我刻意在刮痧動作的時候,讓下體在母親的臀部摩擦著,此時母親突然大聲喝止我的動作,我知道自己大概會被媽媽給責罵的時候,她的唇卻做出了出乎意料的事,突如其來的深吻,舌頭突如其來的攻入我的口腔,手也不甘示弱的撫弄肉棒,在我要射的前一刻卻停下全部的動作,在我耳邊說道:既然要督,也要督對地方啊?難道跟姊姊的做這麼多次還不知道怎麼做嗎?
    在她的鼓勵下我狠狠地將媽媽褪下了褲子並壓在床上,在媽媽右手溫柔的引導下,我回到了孕育了我十月多的故鄉,對比姐姐下身的咄咄逼人,媽媽的溫柔包覆,讓我如此沉浸,我不忍動得太快,她也適應了我的節奏,兩人的肉體的律動和叫床聲完美的互櫬,對比和姐姐做愛時,互相搶奪主動權不同,母子二人相互引導,最終兩人同時攀登山頂一般抵達了高潮。


     門一開。


    姊姊跟爸爸同時進了門,從兩人衣衫不整的情形來看,看來父女倆也溫存了不短的時間,但是在高潮的同時見著兩人驚訝的神色,讓我也開始有了一股得意洋洋的感覺。


但這樣感覺卻也沒維持多久,父女倆便開始擁吻起來,於是我拋棄了第一次的溫柔以及殘留餘韻的媽媽,開始了第二回合,父女和母子的身分不在重要,我們只是兩名騎手,騎著身下的女人,女人逐漸急促的叫床聲,對於侵犯它們的男人來說,是無比強大的催情劑,這過程中媽媽雖被我弄去了幾次,但姐姐彷彿在高潮的汪洋中載浮載沉,在一波波高潮中逐漸狂化,原本的髮型逐漸散開,衣裝逐漸凌亂,口裡喊著:爸爸老公我要去了,在弟弟老公面前去了。


一邊任由下身的氾濫噴濺於房間的各處。


四人面對如此情況也不是辦法,於是便在爸爸的提議下,在房間的私人浴池泡著溫泉休息一下。


     在沖洗身體的過程中,姊弟和夫妻兩對男女之間,開始了以擦洗為名的愛撫,但是在撩撥的過程中,仍維持著不讓對方高潮的底線,沖洗完對方的泡沫之後父子坐在了浴池中,母女則像是意會到什麼一樣,開始坐上了對方的陽具,父子倆回到熟悉的女體內部,母女則在插入的同時忘我的擁吻,撫弄著對方胸部,面對如此鼓勵父子倆自然藉溫泉水的暖流更加充血的肉棒,發動更加猛的攻勢,於是我們同時將母女包夾於中間,父子則在後一前一後的猛烈加速對於肉穴的攻勢,在母女一方高潮情況下,父子便毫不猶豫的換手,插入對方的肉穴,很快的母女兩人的穴肉混雜溫泉水和父子精液,也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


    深夜,四人渾身赤裸的睡在同一張床上,他們帶著親情和些許性的意味的擁抱,誰說性愛的愛一定要是愛情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