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地狱哀歌



   (一)

 一提到媽媽這個詞語,在普通人的心裏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慈祥藹和,以及偉大的母愛綬綽罰罳,我的媽媽也不例外,在家裏相夫教子舔舞艋艵,在外面勤奮工作,是個標準的賢妻良母魟魡魠鳳,就連我挑剔的奶奶提起這個兒媳婦來也是讚不絕口。

可是,誰又能想到覞覡覝覟,就在父親因為工作的原因被外調到這個小鎮工作的第二年,她的命運就被徹底改變了,以前那個慈母賢妻的形象被徹底摧毀,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男人的性奴,被兩個猥瑣而卑鄙的男人蹂躪摧殘,讓她徹底墜入了噩夢的深淵。

雨夜,我拖著沉重的身子回到家裏,媽媽臥室的門緊閉著,只是從門縫裏透出一絲粉紅色的燈光和幾聲間或的喘息聲。

 我知道,肯定不外又是樓下賣保健品的肥龍和他的爸爸來了。


 肥龍全名李家龍,二十五歲,身高一米六多,但體重卻有170多斤,所以人送外號「肥龍」,但我喜歡叫他「肥鳥」,因為他不管幹什麼都是笨笨的,和個大駝鳥是的,可我不敢當著他的面喊他,只能在背後偷偷的叫,原因是他比較壞,如果誰惹到他,他當面會對你笑嘻嘻的,背後卻不是往你家飲水機裏撒尿就是偷偷往你家人晾在外面的內褲上抹辣椒油,還會惡作劇的把他的精液倒進你們家的杯子裏,讓你們全家的人都喝他那又腥又臭的體液。

他是個技校學生,在學校時因為猥褻女同學被開除了,一直在家幫著他爸爸看店,長的滿臉豆花,眼睛很小,老喜歡色咪咪的看那些路過他家店門口的女人,撩她們的裙子或不經意間摸下她們屁股。


 肥龍的爸爸叫李大全,我們都叫他全叔,今年五十出頭,在肥龍很小的時候老婆就死了,在我們家樓下開了家夫妻保健用品店,據說曾經進過監獄,長相還有性格和肥龍簡直一模一樣,又壞又損又色,每次見到我媽媽,一雙陰沉的小眼老喜歡在我媽媽身上打轉轉,那眼神就好象要把我媽媽連皮吞下,後來聽肥龍說他爸爸第一次見到我媽媽的時候就說這個女人又豐滿又性感,幹起來絕對爽,他想盡一切辦法也要把我媽媽搞到手。

 從現在肥龍的爸爸對媽媽肉體的沉迷來看,估計用不了多久,剛剛離異的媽媽就會被迫和他再婚,那時候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搬進我的家裏,把媽媽變成的禁臠,一想起媽媽豐滿誘人的身體被他們父子倆夾到中間狎玩,一邊抽泣一邊迎合的媚態,我的心裏就會不由自主的湧起一陣陣的怒火。

說起來,我已經一個月沒有進媽媽的臥室了,那個原來是我爸爸媽媽的愛巢已經徹底變成了一個淫窩,婚紗照被換成了媽媽和全叔的裸體合影,衣櫥裏塞滿了他搜羅來的變態女性內衣,床單上是斑斑點點的精斑,枕頭底下放著那條散發惡臭的毛巾,用來給口交完的媽媽擦嘴和擦他們下體的毛巾,特別是玩變態的「毒龍鑽」,他會把臭烘烘的肛門堵住女人的嘴,讓女人用卷起的舌頭去舔他的屁眼,無法想像媽媽是如何忍受過來的,那簡直是一場噩夢。

肥龍曾經吹噓的向我說我媽媽吹喇叭的水準被他爸爸調教已經比街口洗頭房的老闆娘還厲害,他和他爸爸最享受的就是每次找我媽媽打炮時讓我媽媽給他們吹一下。


 聽到他眯著小眼,用下流而猥瑣的聲音向我說這句話時,我都會想到,這是我的親生父親直到和媽媽離婚都沒有享受到的特殊待遇,沒想到被他們父子倆給我媽媽的嘴開了苞。

為了培訓我媽媽吹喇叭的水準,全叔特意買來光碟讓我媽媽跟著學習吹喇叭的技巧,從深喉到舌技,一項一項的學習,練習道具當然就是他們倆的雞巴,全叔的雞巴我不知道,但是他兒子肥龍的雞巴我見過,又黑又粗,長年累月都散發著從骨頭裏透出來的騷味,而且每當他興奮的嗷嗷亂叫,渾身肥肉亂顫的時候,大雞巴的馬眼裏就會流出一些噁心的液體來,這是有次他偷偷拿著我媽的內褲手淫時我看到的,由此可以判斷,在全叔那個破舊牛仔褲褲襠裏耷拉的東西也不會好到那去。


 說了那麼多,忘記了介紹我的媽媽,我媽媽叫張林霞,在鎮中學上當一名語文教師,今年已經四十二歲了,雖然已經到了這個年紀,但我媽媽她一點也不顯老,一頭大波浪的披肩長髮,彎彎的眉毛,大大的眼睛,嘴巴和鼻子都很小巧,皮膚很白,只是在眼角有些許的魚尾紋,訴說著歲月在女人臉上留下的痕跡。

她整個五官搭配起來讓人看著很舒服,在前面也說過了,我媽媽的身材很好,可以說是屬於那種非常豐滿的類型的,臀部大而且翹,很渾圓很性感,平時她還喜歡穿一條咖啡色的長褲,褲子緊緊貼在白皙的大腿上,使整個下身顯的很修長,乳房因為生過我而變的有些鬆弛,但也因此也變的更大更柔軟了,罩上一件她最愛穿的米黃色的毛衣,把整個乳房輪廓給完美的勾勒了出來,讓人一看就感覺她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成熟女人的韻味,可能這也是全叔一心要把我媽媽弄到手的原因吧。


 想到這裏,我心抨然一動,不知道媽媽現在怎麼樣了,我悄悄的放下包,走到大臥室的門口,從門的縫隙裏努力的往裏看去。

燈光很昏暗,我能看到一個男人躺靠在床頭那一側,兩條粗壯的大腿叉開搭床上,媽媽就跪伏在兩條大腿間,頭趴著上下聳動,不用猜,肯定是幫父子兩個中的某一個口交,媽媽的屁股後面也有一個頭,好象是肥龍他爸全叔,那躺在床上的應該是肥龍了。

 「把嘴嘟起來,舌頭裹著龜頭下面」是肥龍的聲音,「用力,在緊一點,你的嘴還沒你的逼緊呢,我操」這個混蛋一邊讓媽媽給他口交一邊還羞辱著媽媽。

 全叔抬起頭,嘿嘿的笑著:「霞啊,逼水吃完拉,我腚眼還有點癢,睡覺前再給我嘬嘬啊」

 「爹,我還沒爽呢,這老逼不知道想什麼呢,吹喇叭一點不專心,你看她,嘬了半天了,雞巴頭還沒到她嗓子眼」肥龍一邊抱怨一邊從媽媽嘴裏拔出雞巴,坐起身來,媽媽這時候才坐直了身體,借著幽暗的燈光,我看清了媽媽的樣子。

 頭髮散亂的披在肩膀倆側,眉頭緊鎖,微睜著的眼睛裏流露出呆滯而又迷離的目光,嘴唇濕濕的紅紅的,沾滿了肥龍噁心的體液,赤裸的上身微微顫抖,胸前兩個肥白乳房上覆蓋著肥龍的兩隻大手,像揉面似的放肆的揉搓著。  

「輕點,小龍,輕點」媽媽的乳房被他弄很疼,聲音有些沙啞的說,「今天就算了吧,明天再……」

 肥龍不耐煩的打斷媽媽的話:「少囉嗦,我還沒玩夠呢,喘一口繼續搞」

媽媽幽怨的看了一眼正在媽媽的屁股上又舔又前的全叔,哀求道「全哥,你看,我實在太累了,今晚就……」

「行拉」全叔抬起頭,蓬亂的頭髮下那張滿臉橫肉的臉像極了動物園裏的大猩猩,粗壯如撲扇般的大手揮了揮,大度的對媽媽說,「一會你給我舔舔屁眼,再伺候我倆一人打一炮,咱就睡覺,不再多玩了」

 「不行」肥龍倔強的一把抱住媽媽的頭,摁到自己的下體,媽媽猝不及防,悶哼一聲就把頭埋進了他濃密的陰毛裏,「我就要爆她的嗓子眼,她今天還沒喝我的精液呢」


 媽媽死命的掙扎著抬起頭,坐起身來,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看來剛才被肥龍腥臊的體毛一薰,差點窒息。  

「操。我才剛吃完逼水,連喇叭也沒吹,我不更虧」全叔一把推到肥龍,斥責他,「你一次把她搞殘了,你爹我下半輩子指望誰啊」

 「爹啊,就這樣的騷貨,你還真稀罕」肥龍鄙夷的看著媽媽,大力的揉捏著她的乳房「不是看她伺候著咱們爽,我早就把她賣了」

肥龍詭秘的看了他爸爸一眼,「你不知道,前兩天隔壁鎮上掃黃,那些野雞啊爛仔啊都被抓,山炮沒有小姐開張,那些光棍們急的上竄下跳,咱們要是把她賣給大狗……」

「別說了」全叔打斷肥龍,惡狠狠的對他說「你聽著,這個娘們以後就是我媳婦,明天我就帶她去領結婚證,你願意拿她當媽就拿她當媽,你願意操她我也不反對,但你要敢把她賣給大狗,讓她伺候那些滿身性病的爛仔和光棍,我砍了你的手。」全叔說完,肥龍閉了嘴沒再做聲,只是看向媽媽的眼神更加的陰狠,下死勁的捏了一下媽媽的乳頭,媽媽疼的渾身一顫,叫出聲來。

 媽媽求饒的看著肥龍,眼神裏寫滿了恐懼,她很害怕這個二十多歲的孩子,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年齡的他,居然會那麼多做愛的體位和折磨女人的辦法,而且總是想盡一切辦法去羞辱她。

 記得曾經有一次晚上陪他做愛,明明已經使出渾身解數去伺候他,讓他很爽了,可他還是逼著自己又從腳趾給他舔到脖子,用舌頭給他洗了個澡,最後把肛門和雞巴里所有的污垢全吸出來才算完,逼的自己事後嘔吐的幾乎失去意識,而他看到自己趴在馬桶上嘔吐時,卻爽的滿眼放光,嗷嗷亂叫。

 可能覺得自己的話有點重,全叔歎了口氣,繼續說:「這娘們能吹喇叭能嘬屁眼,生過孩子逼也不松,奶子肥屁股軟,又老實又聽話,讓咱爺倆玩的和個破抹布似的,真賣了她,少不了又要花錢去嫖妓。」


 他拍了拍媽媽的肩膀,用沙啞的聲音溫柔的說「去,再給咱兒嘬嘬雞巴,明天咱們領了結婚證,以後他也是你兒子了,少不了要你平時多疼他,我那個黃臉婆子死的早,這孩子從小就沒了媽,脾氣很倔,你多讓著他點」

 媽媽絕望的看著全叔,怎麼忍啊,那些做愛時令人害羞的姿勢可以忍,為那根腥臊的陰莖口交可以忍,但他那些變態的要求實在讓人無法忍受。

每次吃飯的時候,肥龍都會把昨晚儲存的精液和進自己的飯碗裏,逼著她吃下去,說這樣可以讓自己對他的氣味產生依賴,更加喜歡給他口交。每次吃著粘粘的腥臭的米飯,她都感覺自己已經不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被人篡養的動物,連一絲最起碼的人格都沒有。


想到這裏,媽媽的眼圈泛紅,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湧上心頭,我這是在做什麼,被這兩個噁心男人糟蹋,真想死啊,死亡可以結束這場永無休止的噩夢,讓自己徹底的解脫出來。

 可是我死了,我兒子會怎麼樣,爸爸進了監獄,再失去媽媽,那他一個親人都沒了,自己孤獨的活在世上,平時會被壞人欺負,遇到事情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

「快點啊,媽媽,來給你兒子我吹喇叭」肥龍擠眉弄眼的淫笑著看著媽媽,他對「媽媽」這個新的稱謂感到很新鮮,有種亂倫的刺激感,

「聽到你男人的話了嗎,以後你得多照顧我,像吹喇叭這種事情不要我說,你自己就要主動要求,哈哈」肥龍放肆的笑著,粗短的手指抓住媽媽的長髮拉到自己胯下,烏黑油亮的雞巴像根長槍,抵在媽媽的嘴唇上,拍了拍媽媽的臉蛋,「自己來吧」

 「你這個孩子」全叔不顧媽媽看向他哀求的眼神,佯裝生氣的對肥龍說道,「我是讓她疼你,但你也不能太欺負她,畢竟她以後就是你媽了」

 全叔擼了擼他的雞巴,扶住媽媽的屁股說「霞啊,你把屁股再翹翹,我先打上一炮」

媽媽聞聲趕緊先把肥龍的雞巴含進嘴裏,膝蓋往前收了收,腰往下一沉,屁股準確的翹到全叔雞巴的位置。

全叔腰往前一挺,雞巴全根插入媽媽的陰道裏,他長舒了一口氣,哼哼唧唧的開始了活塞運動。

望著眼前活色生香的春宮畫面,一種莫明的悲哀湧上我的心頭,難道這就是媽媽和我以後的人生嗎,為了苟活於世,一個成了男人的性奴,一個成了整天曠課無人關心的野孩子。

 如果不是因為爸爸酒後開車撞死了肥龍的爺爺,媽媽也不會因為要替爸爸開脫罪行向全叔屈服,為了讓全叔向法官求情,把爸爸因故意殺人而判的死刑改判成死緩,媽媽答應了全叔的任何要求,包括和爸爸離婚改嫁給他。

人生原來就是這麼多的無奈,為了心愛的人要向壞人低頭,貢獻出自己的肉體乃至靈魂,和一個自己厭惡的人結婚,向狗一樣的伏在男人的胯下搖尾乞憐。

 想到這,我無奈的從門邊悄悄走開,讓那些淫笑聲哭泣聲漸離漸遠,一個人回到書房,躺在狹小的床上,低聲哭泣,為還沒宣判的父親和向壞人出賣肉體的柔弱的媽媽,為這不公的社會,也為無能的自己。


 (二)

天亮的時候,我還在睡夢中,因為昨天晚上想事情,睡的有點晚,我起來的時候家裏已經沒人了。

我穿上衣服,拖著沒睡好而變的沉重的身體走出書房,客廳的餐桌上放著一份早飯和一張字條,我拿起來看了看,字體很娟秀,是媽媽留的:小磊,媽媽去上班了,桌上有早飯,盥洗池邊的暖瓶裏有熱水,昨晚我摸著你的頭有點熱,如果感冒了就去請假掛個點滴,不要硬撐,身體最重要底下的落款是愛你的媽媽。

 原來昨天晚上我睡覺時媽媽來看過我,我心裏湧起一陣暖流,媽媽還是愛我的,在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男人,爸爸進了監獄,我這個兒子就成了生命中的一切,媽媽那慈祥而又美麗的臉龐浮現在了我的眼前,呵,美麗的媽媽,你知道嗎,你和爸爸也是我生命最重要的人啊。

想到昨晚的那一幕,我心跳有些加速,我疾步走進媽媽的臥室,這個肉欲的戰場已經被勤勞的媽媽打掃乾淨了,我打開衣櫥,那些變態的情趣內衣也疊的整整齊齊的放在裏面。

 掀開粉紅色的床罩,床單上大片精斑和一股子淡淡腥味,讓我可以想像柔弱而又堅強的媽媽在這個床上受到了怎樣非人的折磨。

 床頭上面媽媽和全叔的裸體合影被摘了下來,換成了一張婚紗照片,是媽媽和肥龍、全叔一起照的,全叔在中間,肥龍摟抱著媽媽站在後面,全叔和肥龍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媽媽強顏歡笑,但我能在她的眼神裏看到一絲哀愁和幽怨,不知道又一次穿著白色婚紗和人去照婚紗照媽媽是什麼感覺,會不會睹物思人,應該會想起還在看守所裏等待宣判的爸爸吧,唉,誰知道呢。

我整理了一下弄亂的床單,輕輕的關上門,離開了這個已經變了樣的臥室。

洗漱之後,收拾了一下書包,準備出門的時候,已經是10點半了,今天我不準備去上學了,口袋裏還有前天媽媽瞞著全叔,偷偷塞給我的20元錢,我想去給在看守所裏的爸爸買點東西,已經很久沒去看他了。

路過樓下全叔的夫妻保健用品店時,我看到有幾個街上有名的小混混正在門口轉悠,不知道肥龍又搞什麼東西,我心裏忽然沒來由的一驚,會不會和媽媽有關係呢。

我悄悄走過去,裝成是在旁邊的小賣店門口地攤上挑東西,豎起耳朵來聽着他們的談話。

「你說肥龍這小子運氣還真他媽的好,白白得了這麼一個又白又嫩的便宜老媽,偏偏又乖的和大狗哥的哈士奇是的,想怎麼弄就怎麼弄,哈哈,真是憨人有憨福啊」

「誰說不是呢,我見過那娘們,奶子大逼又緊,根本不像生過孩子的,就是不知怎麼就跟了大全那個傻熊,聽肥龍說把結婚證都領了,我操」

「還不是因為她原來的男人犯了事,李大全抓住了把柄,一次就給操翻了」原來還真是說的我媽媽,可是不知道肥龍把他們叫來準備幹什麼,我有點納悶。

 「來了來了」不知道誰喊了一聲

我轉身看去,遠遠的,是媽媽騎著電動車回來了。我趕緊一縮頭彎腰蹲了下來,打心眼裏我不希望讓媽媽看到我,因為我知道,媽媽不希望她在我的心目中是一個淫娃蕩婦,雖然她的尊嚴已經被全叔他們踐踏的一文不值了,但是她想讓我這個兒子永遠都認為她是我的好媽媽,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


 「怎麼樣,不賴吧」肥龍一搖三晃的從店裏走出來,得意的低聲對旁邊的爛仔說。


 「看那波,那屁股,嘖嘖,太爽了,我受不了了,一會我要插死她」一個高個子黃頭髮的爛仔陶醉的看著媽媽鎖車時翹起的臀部說。

 「阿黃啊,這樣的娘們,你這樣的小青年操不爽她的,」一個三十多歲黑黝黝的短髮胖子嘲笑那個爛仔,「一會跟我學學,玩這樣的熟女,我和你大狗哥最有經驗」叫阿黃的爛仔不屑一顧的瞟了那個胖子一眼,「就祥哥你這樣軟蛋,哪次砍人都往後縮,雞巴別到時候緊張的硬不起來」

 「你……」祥哥的黑臉漲的通紅的豬肝色,伸手指著阿黃,阿黃的話好象說到他的痛處,憋了半天沒再說出一個字來。

「算了算了」肥龍連忙打個圓場,陪笑著對祥哥和阿黃說「都是自己兄弟,都是自己兄弟」阿黃鄙夷的看了眼祥哥,伸出中指對他比畫了一個下流的動作。

 算了,這個阿黃又能打又敢拼,頗得大狗哥的賞識,像我這樣的元老也漸漸失勢了,祥哥裝做沒看見那個動作,心裏暗暗的歎了口氣,今昔不同往日,能玩就玩能樂就樂吧。  

 媽媽有些疑遲的走了過來,緊張的看著這幾個虎視眈眈的男人們幾乎要噴火的眼神,低聲問肥龍。

 「小龍,這是……」

「哦,我來介紹一下」肥龍走到媽媽跟前,惡作劇般的伸手一把摟住媽媽的肩膀上,把她推了過來,「這是我媽媽,張林霞,這幾位是我的哥們,聽說咱們家下水道堵了,特意過來幫忙通通」肥龍特意提高聲音,用淫蕩無比的語調說道。

那幾個爛仔發出心領神會的笑聲,淫穢的眼神上下打量著慌亂的媽媽。  

 我歪著頭從人群中看去,孤立無援的媽媽站在人群中,雙手握在一起,緊張的放在身前,肥龍就站在她旁邊,左手撫摩著媽媽的屁股,右手搭在祥哥的肩膀上,向一干人炫耀著他的為所欲為。

媽媽輕輕來回扭動身體,躲避著肥龍那只騷擾她屁股的手,眼神無助的望著他,仿佛求饒一樣的低聲說「小龍,我請假出來的,一會還有課……」


 話音未落,肥龍咳嗽了一聲,媽媽身體一顫,不敢再動也不敢再說話。只是低下頭,屈辱的任由肥龍的胖手繼續調戲她。

我歎了口氣,真沒想到,媽媽已經怕他怕到這個地步了。

媽媽今天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毛衣,外面是一件銀灰色的外套,衣服被兩個柔軟的乳房撐了起來,豐滿而又迷人,下身是一條洗的有點發白的緊身牛仔褲,把她的屁股緊緊包裹起來,調皮的翹著,顯的渾圓而有彈性,腳下穿了一雙黑色平跟鞋,整個身體勾畫了一個優美的「S」形曲線,配合著臉上半老徐娘的外貌和略有些憂鬱的眼神。

可以說,現在這個年紀的媽媽正好是女人一生中的黃金階段,她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成熟女人的特殊氣息,就像發情季節的母狗散發出的特殊氣味一樣,招惹著一個又一個的公狗們蜂擁而至,並樂此不疲。

肥龍發覺周圍那些爛仔們看到媽媽時那充滿獸欲的眼神,頗有些洋洋自得。


 「阿黃哥,這個月的保護費……」他趁熱打鐵的問道「免了免了」阿黃不耐煩的沖他擺了下手,把頭壓到媽媽的胸前用力的一吸,「嘖嘖,真他媽的香」

「那我說的替我出頭的事……」肥龍繼續追問

「操,你怎麼那麼多破事」阿黃罵到,「只要你表現好,我阿黃說保你誰敢動你」肥龍長舒了一口氣,忙不迭的謝他。

看到阿黃那靠過來的臉龐,媽媽受驚似往後一躲,肥龍一把抱住媽媽的身體,惡狠狠的低聲訓斥她。

「躲你媽了個逼啊,阿黃哥要吃你的咪咪,你不趕緊掏出來還敢躲,今天這幾個大哥就是來通通你下面的這口老逼的,一會你伺候好了怎麼都好說,要是伺候不好,我撕爛你的臭逼」

 媽媽嚇的雙手抱胸,驚恐的看著滿臉怒氣的肥龍和滿臉陶醉的阿黃,一股涼氣從腳底直沖腦門,看來今天自己是在劫難逃了,不讓這幾個壯漢爽夠是沒辦法回學校了。

沒想到肥龍他表面答應全叔,背後還是勾結了街上的爛仔,出賣了自己。

想到這裏,媽媽眼神絕望的看著肥龍,剛剛和李大全領了結婚證,自己還想既然結了婚就要好好的伺候他們爺倆,雖然他們倆比較愛玩,而且口味很重,但自己也會儘量滿足他們,並且還一相情願的想好好教育肥龍,即便需要付出肉體來滿足他的欲望也無所謂,只希望能得到安穩的生活,沒想到現在也成了奢望, 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黃哥,咱們去我家吧,就在這樓上三樓,那房子是我媽的前任留下的,床又大又軟,讓我媽好好伺候伺候大家,我媽的身子和豆腐是的又白又嫩,幹過一回想二回,幹過二回想三回……」肥龍羅裏巴嗦的拍著黃哥的馬屁,仿佛害怕他們不相信,還邊說邊身手捏捏媽媽的奶子,拍拍媽媽的屁股。

 阿黃點點頭,伸手一把攥住媽媽的乳房,隔著衣服摸了幾下,嘿嘿一笑,「走,老逼,讓我去你家吃吃你的大咪咪」奶子被人抓了幾把,媽媽也只能無可奈何的看著他來回游走的雙手和猥瑣的眼神,踉踉蹌蹌被幾個男人簇擁著,像一個待宰的羔羊一樣,推著走向刑場,我知道,等待她的將是一場殘酷的輪奸,這些醜陋而又變態的爛仔們肯定有很多希奇古怪的辦法來折磨她。

我的心裏莫明的一跳,待他們走遠後才直起身來,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我能想像到媽媽在這些如狼似虎的男人身子下輾轉反側的樣子,一邊挨操一邊抽泣,我決定去偷窺一下。

 偷偷打開門進到屋子裏的時候,客廳裏已經扔滿了男人的衣服,間或有幾件女式衣服,都是媽媽剛剛還穿在身上的那幾件,還有一條黑色的內褲已經被撕爛丟在沙發上,應該也是媽媽的,我悄悄的走到臥室門口,一陣男人的喘息聲和女人的痛苦的叫聲傳了出來,門沒有完全關死,門縫比昨晚開的還要大一點,我緊張的透過縫隙往裏看去,映入眼簾的四五個赤身裸體的粗壯的男人,中間一個白花花身子,是我的媽媽張林霞。

 媽媽被扒的光溜溜的倒放在床上,頭伸出床尾,被兩條黑乎乎的大腿夾著,一根烏黑的大雞巴正深深的插在她的嘴裏,大雞巴的主人是那個叫祥哥的中年男人,他雙手摁著媽媽的肩膀,因勃起而變的異常粗大的雞巴就在媽媽的嘴裏上下抽插著,就像做愛一樣,而他嘴裏還很陶醉的呻吟著。

媽媽的腿被分成大字,一個男人趴在她的陰部上正在貪婪的舔吸,時不時的發出好象小狗喝水的聲音。

阿黃和另外一個爛仔專心的吮吸著媽媽的乳房,一人一個,一邊大力的揉搓一邊大口的吮吸,媽媽的兩隻手也正在他們的雞巴上來回的擼著。

可能是祥哥的雞巴很久沒洗的原因,雞巴上散發著一陣陣的惡臭,熏的趴在那裏吃媽媽咪咪的阿黃連連皺眉。

「我操,祥哥,你這雞巴多久沒洗了」阿黃鬆開叼著媽媽乳頭的嘴,厭惡的看著祥哥在媽媽嘴裏進進出出的雞巴,「也他媽太臭了」祥哥一邊忘情的聳動著腰部,在媽媽嘴裏做著活塞運動,一邊快活的呻吟,「一兩個月而已」

「我呸,你真他媽噁心」阿黃一口濃痰吐向祥哥,「滾開,換我來」被羞辱了的祥哥漲紅了臉看著阿黃,濃痰就粘在他雜亂的陰毛上,而他卻只能屁也不敢放的忍氣吞聲讓位給阿黃。

「啵」阿祥被嘬的油光發亮的雞巴帶著一絲白色的從媽媽的嘴角拔了出來,長時間的口交,讓媽媽的嘴被插成了大大的O型而暫時無法合攏,她急促的喘息著,仿佛失神一般呆呆的看看阿黃走到她面前,肥大的雞巴在她面前跳動幾下,然後準確的抵在她的嘴唇上。

「喘夠了嗎,老B,喘夠了就給我用心嘬幾口」阿黃謔虐般的用雞巴在她的嘴唇上來回的抹動,用手拍打著媽媽的臉龐,不緊不慢的說。

媽媽膽怯的看著這個滿臉橫肉的爛仔頭子,認命的低下頭,深吸了口氣,伸長舌頭裹住雞巴的下緣,來回的舔弄幾下,嘴巴往前一探叼住龜頭,像吃冰棍一樣先「嘖嘖」吮吸幾口,然後伸長脖子用力一吸,把整個雞巴含進嘴裏,一伸一縮的開始口交。


 這一系列熟練的動作是以前賢慧的媽媽做夢也不知道的,包括那些千奇百怪的做愛動作,淫蕩而放縱的叫床聲音,在肥龍和全叔這對父子的一手調教下已經變的爐火純青了。

特別是被調教了一段時間的口交技巧,媽媽已經懂得如何掌握嘬雞巴時嘴巴的力度,既讓男人感到舒服,又不會弄疼他們,也學會忍受雞巴的腥臊和肛門的惡臭而不嘔吐出來。在她看來,這些都是她賴以博得全叔父子歡心的資本,只有他們父子高興了,她的兒子才會少受些欺負,她的丈夫才不會被判死刑,這是唯一能讓她堅強的活下去的理由。



(二)

***********************************
 再等了這麼久之後,仍不見原作者更新,我實在是忍耐不住就提筆寫一段,來緩解等待的痛苦。
 ***********************************
 翌日,我又從網吧拖著疲憊的身軀會帶家中,剛一進門就看見媽媽赤裸著身體在做早餐,而肥龍卻從後面抱住媽媽的胸膛。

「臭女人,你做你的早餐,我操你的小穴,咱們做事兩不誤,哈哈」肥龍用手搬開媽媽的陰戶,採取直立式將自己的陰莖塞進媽媽的體內,就這麼站著幹了媽媽一早晨,而我也傻呆呆的在一旁看了一早晨。

肥龍不僅僅下面插媽媽的身子,手上更是在媽媽的乳房上面揉搓,媽媽的乳房已經被肥龍揉捏的變成各種形狀。而肥龍也是越插越有精神,他乾脆讓媽媽雙手扶著廚壁,他掰開媽媽的大腿。 

然後將自己那根噁心的陽具從下面插了進去。媽媽也是第一次被這樣被人玩弄,當場幾乎就扶不住廚壁,差點就滑落下來。

  但是肥龍卻死死的將媽媽頂住,那根雞巴快速的在媽媽的體內插進抽出,這樣的姿勢讓媽媽萬分悲羞,但是她只有默默的承受這一屈辱。被插進,然後又被抽出……

當肥龍那肥胖的身體疲憊的從媽媽的身後抽離時,媽媽轉過身才發現站在一旁的我,媽媽的臉色非常羞憤,她的雙眼已經泛起了淚珠,她恨自己的軟弱,更很全叔父子的卑鄙。但是她又不能反抗著一切的屈辱,她就是想死都不能,更何談解脫。

看著從胯下媽媽滴落下來的精液,我扭過頭來難過的緩緩走進自己的書房,一進門竟然就看見全叔睡在我的床上。

全叔也發覺我進門就扯著嗓門對我說「小兔崽子,昨天我已經和你媽媽已經領了結婚證了,以後你就是我的兒子啦。哈哈哈,快叫爸爸,讓我聽聽知識份子的兒子叫爸爸聲音」看著全叔那副小人的嘴臉,我心中頓時湧起一陣陣憤怒,真恨不得將自己面前的這個人渣撕成碎片。

但是我不敢那麼去做,我害怕他會反悔再一次上法庭將爸爸告為死刑,那樣媽媽的罪就白受了。所以我只有忍耐,忍耐,再忍耐。

全叔見我沒有搭理他,就冷哼幾聲後就從我的床上起來,走出門後徑直走到正在端菜的媽媽身邊。掏出自己的陽具對著媽媽的說道「給老子含著」

正在端菜的媽媽媽媽立即將飯菜放在桌子上面就乖巧的蹲在全叔的面前,掏出他的陽具,開始舔弄起來。

 「既然已經結婚了,那我問你一個問題,你現在還能懷孕嗎?」全叔皮笑肉不笑的對媽媽說道。

 正將全叔的陽具納入嘴中的媽媽被這個問題嚇得不輕,她猶豫地說道「我在生孩子之後就上環了,應該不可以再生吧?」媽媽說完之後立即將全叔的陽具含在嘴裏,用自己舌頭在龜頭上面慢慢的吸吮。並且用自己的手在全叔的陰囊上面輕輕緩緩揉捏。

 「這可不行,今天你和我去醫院將環取出來,我要你給我生個孩子,這樣才真真正正的是我老婆」全叔囂張的拿出手機已經打通他的一個朋友的電話,對著電話那頭他笑眯眯的說道「老趙,在幹嗎?」

 電話那頭傳來含糊的聲音「老全,什麼事情這麼早打電話來,我正在努力中啊……啊」

「別大清早就做那事,老趙我想讓你將我媳婦環取出來,怎麼樣?」全叔一邊聳動他的陰莖一邊笑哈哈的說道。

 「老全你媳婦不是已經死了很多年嗎?你又找一個了?」電話那頭突然清楚的問道。

「是啊,我又找了一個,我上午去你那,你要幫我這個忙哦,哈哈哈」全叔將電話掛斷之後就將媽媽抱起來到臥室。


 他將媽媽整個身子扔在床上,然後他的身子在整個趴在媽媽的身上,媽媽順從的分開了自己的大腿,她不敢有什麼反抗,她害怕這個正在趴在自己身上賣力做著活塞運動人會講自己的丈夫和兒子怎樣?


 全叔舒服的將自己的陰莖在媽媽的小穴內進進出出,那粗大的陰莖將媽媽的陰唇頂地翻進翻出,夾雜著一些淫液留在他們的結合部位。

 「我說女人,你還想你那個坐牢的老公嗎?」全叔騎在媽媽的身上突然問道。

「不想,已經不想他了,現在我已經使你的妻子了,是你的婆娘」媽媽無可奈何但卻有討好地說道。因為她不得不這樣做。

全叔見媽媽這樣卑躬屈膝的討好他,心中更是雄心萬丈,那胯下的陽具也是更加堅挺,只見他將自己的陰莖突然從媽媽的陰戶抽出,然後重重又全力插進,直至陽具完全插進媽媽的小穴內為止。

「啊……哦……哦哦……輕……點啊……哦哦噢……噢」媽媽早晨被肥龍那個傢伙弄了一番之後,有一點點情欲被挑動,但是肥龍那個小子早早就射了,媽媽那點欲望得不到釋放,現在這一下被全叔這個專賣性愛用品的高手傢伙徹底挑動情欲,竟然情不自禁的叫了起來。

全叔高高在上的對著媽媽說「我的這根大不大啊?」已經被全叔差得筋疲力盡媽媽,只能以哼哼幾聲來回答全叔的問題。全叔在賣力的抽插了近一個小時之後才將自己那滾燙的精液射進媽媽的子宮內。隨後他拉起已經渾身無力的媽媽一起去吃早餐。

 而我此時正躺在自己的床上,聽著全叔喘息聲和媽媽的嬌喘聲,我不知道自己活得還有什麼意思,我想去救爸爸出來,但是我才十幾歲我沒有那個能力。

況且還是爸爸有錯在先,難道媽媽的下半輩子就要受盡全叔的侮辱嗎?

難道以後我就只能成為一個街頭爛仔嗎?我拿出我私自藏得一張全家福照片,看著看著我就睡過去了。


 等到我醒來之後,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了,都是昨晚通宵導致睡眠不足,我搓了搓自己的眼睛來到衛生間洗把臉,當我從衛生間走出來之後,我看見媽媽的房間。

不,現在已經是全叔和媽媽的房間了,房間的燈還亮著,那道門卻是虛掩。

我悄悄地推開一道門縫,順眼望去。


 媽媽著躺在床上,身上沒有穿一件衣服,而全叔也是赤裸著身體趴在媽媽的腿間。

 「哈哈,今天老趙總算是將你身體那個該死的環取出來了,老婆現在我們就來造人吧?」

說完之後全叔將媽媽整個軀體抱起,他的那雙色手在媽媽的乳房上面極重的揉捏,媽媽雖然被捏的很痛苦但還是腔作歡笑符合全叔。

見此狀態全叔將媽媽翻轉身過來,將媽媽那白嫩的屁股擺在眼前,全叔對著屁股上面吐了幾口吐沫,就狠狠一巴掌拍在上面。

「我聽說拍打女人屁股可以激發懷孕的機會」全叔將媽媽那渾厚的屁股時而輕打,時而怒掌,媽媽的屁股很快就被全叔打得通紅。

 媽媽此時只有將自己的臉深深埋在被子裏面,作為一個端莊的老師,她實在是不能忍受這種小流氓式的性愛。等到全叔打累的時候,全叔又將媽媽翻過身來,全叔用手在媽媽的胯下一摸,聞了聞。


 「臭老婆,你下麵好騷啊!是不是等我的大炮啊?」

媽媽只能輕微的點了點頭,她不能忘記自己的丈夫,雖然自己已經和自己面前的這個人渣領取結婚證,名義上已經是這個全叔的妻子了,但是她的內心永遠屬於自己的前夫,就在全叔盡情的將自己的雞巴插進媽媽的體內時,媽媽突然愛對全叔說「全哥,以後可不可以不要讓小龍和我那個,因為我還是懷了你的孩子那個會不好」

正在賣力插媽媽的全叔聽見之後,愣了一愣,點了點頭說「有道理,以後我就讓小龍小子不要插你,但是如果他有需要你就和他口交,這樣總可以吧?」

 說完之後全叔又是一記重炮,深深插進媽媽的陰戶內。

 媽媽此時只有屈辱的被迫接受全叔的衝擊,也許不久之後她真的要為全叔生下孩子,那時候這輩子可就只有老老實實的伺候全叔這個王八蛋。一心一意的跟著這個全叔過日子

二人的做愛聲音很快就傳遍了整間房子,作為兒一旁的我只能搖搖頭,之後我就坐在一旁仔細觀看,每看一分鐘我內心仇恨就會增多一分,我發誓以後有機會一定要讓全叔和肥龍這兩個人渣去死。

 就這樣,媽媽被全叔折騰了一晚,第二天早晨起來之後我竟然看見媽媽的脸上有一絲絲紅潤。

 自從爸爸出事之後媽媽的臉色一直很差,但至今天早晨卻不一樣,難道是昨晚被全叔滋潤了嗎?

這不可能,媽媽不會被全叔征服的,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

雖然今天是禮拜五,但是我今天還是不想去上學,上不上學對我來說都無所謂了。而肥龍那小子這幾天要去幫幾個哥們辦點事情所以暫時也就不來我家裏。

家裏面只有全叔,媽媽還有我三人。


 我正準備上前和媽媽說幾句話時,全叔的聲音從裏面傳了出來「女人,你的經期是什麼時候?


 媽媽被全叔一問,渾身一顫但是隨後還是很自然地說道「這個月的下個禮拜天就是」

剛一說完,全叔立馬從房間裏面跑了出來。「下了個禮拜天就是你怎麼不早說?我們再來幹幾炮,多來幾次你懷孕的機會就增加」

 不等媽媽有任何反應,全叔又再一次將媽媽抱進的房間,這次房門依舊沒有關上。

 裏面很快就響起了一陣陣喘息聲,我知道那是媽媽和全叔為不久就要出世的孩子而形成的性愛二重唱。

在一陣悠長的喘息聲之後,兩人同時停止了喘息聲,時間就像停止一般,但是我卻實在是忍受不了這種氣氛。

我要想辦法,將媽媽從這痛苦中解救出來。



   (三)

全叔的體力很不錯,別看他長的那副噁心的樣子,但是他做愛的時間還真不是蓋的,媽媽每次和他做愛都是被插得淫水兒直冒,臉色緋紅。很多次的高潮讓媽媽逐漸不再對全叔做愛保持抗拒感,反倒是有一些些留戀全叔那高超的性愛技巧。

媽媽被迫承受這這一切苦難,外婆家裏面得不知道媽媽的情況,媽媽也沒有和他們說這些事情,媽媽沒有反抗全叔的羞辱,看著那張和全叔的結婚證書,媽媽的總是一個人悄悄抹眼淚。

 媽媽從一個有著對她幸福老公和美滿的家庭,現在卻竟然被迫和老公離婚嫁給一個猥瑣的小老頭,這樣的身份轉變讓媽媽幾乎被擊垮,她那美麗的身體現在只是全叔的生兒育女的工具和發洩獸欲的肉體。

看著和全叔一批拍的結婚照,媽媽心中更是悲傷,她想起自己這純潔的肉體已經被全叔那個惡人所沾汙,自己竟然還會主動給全叔口交,每天晚上都要被全叔壓在身下狠狠捅上個把小時,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可以結束?

時間很快,在媽媽和全叔結婚一個月之後,肥龍那小子終於回來了,不過他這次回來不僅僅變得變得更胖,讓我們驚訝的是他還帶回來了一個漂亮的女孩。

不,不是女孩,應該是女人。那個女人的身材很好,年紀二十歲上下,有一米六八左右的個子,要命的是她的長相更是清純,那雙美麗的大眼睛看人的時候更是楚楚動人,讓全叔好幾次在一起吃飯的時候都把自己的眼神瞄向了她。

但是我卻發現當全叔將眼神看著那個女人的時候,啊媽媽在一旁卻表現出一幅複雜的眼神,其中竟然還一絲絲怨恨和醋意。

肥龍和全叔一樣,都是色中高手,回來之後肥龍每天晚上都和那個女人進行激烈的性交,女孩白天去學校上課,晚上則是穿戴整齊回到我家陪伴肥龍。

 他們之間的性愛而產生的淫詞浪語讓我每晚都輾轉反側,夜夜不眠。


 在一天一起吃午餐的時候,我知道那個女人的名字,她叫芸麗,是本省一所高校的大學生。但我不知大這麼一個美麗的女子而且又有著高學歷高素質的美女竟然會和肥龍這個爛仔走到一起,而且還一心一意對肥龍保持忠誠。好幾次我都看見那個叫芸麗的大學生當著肥龍面拒絕很多優秀的男子。而一旁的肥龍得意不已。

這個世界很瘋狂,只有我不瘋狂,我很冷靜。冷靜的對待著這一切。

「怎麼還沒有懷上呢?」在全叔折騰媽媽近一個月之後,媽媽的肚子還是沒有起色。全叔焦急的問道正在替他口交的媽媽。

 「不是……不是很清楚」媽媽小心翼翼的回到全叔。

回答完之後,媽媽立即又將全叔的雞巴捧在手裏,用小嘴兒在那根粗大的雞巴上面慢慢琢,慢慢品味。那根粗大的雞巴此時在媽媽的手裏就像是一根寶貝一樣,放在口裏面含著,捧在手裏揉著。那兩個碩大無力的睾丸更是被媽媽時不時的輕輕揉捏。

「哦,真爽啊,老婆你的技術越來越不錯了,比起你的前任那個倒楣老公我的這個很有力度吧?」全叔將他的大手覆蓋在媽媽的乳房上面,整個手掌全完將媽媽的乳房包住,那雙色手確實很有功夫。

在媽媽的胸部上面,全叔的手指就像一群登山者一樣,時而攀爬,時而滑下,又時而沖頂,又時而掛掉。

 這些熟練的手法讓正在給全叔口交的媽媽心神蕩漾,媽媽的下麵也開始有一絲絲濕潤,粉紅色的小穴上面開始溢出一絲絲液體。

 全叔是一個色中高手,他知道能在自己手中不達到性欲的女人基本沒有。所以全叔很熟練將媽媽抬起,用手在媽媽的陰部一摸。笑了笑聲「哈哈,老婆你發騷了,你看」全叔將沾滿愛液的手掌在亮在媽媽的面前。

媽媽很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全叔的手指,她的內心又多了一份罪惡感,她隨後又繼續埋下頭給全叔口交,全叔很心滿意足的讓媽媽背對著他。

「把屁股撅起來」全叔朝媽媽的命令道。

 媽媽很乖巧的將自己的身體背對著全叔,並且跪趴在床上,然後撅起屁股對著全叔。

掰開媽媽的那雪白粉嫩的屁股,全叔將他右手的手指使勁的插進媽媽的小穴內,那手指在小穴裏面使勁的抽插。

隨後那嘰咕嘰咕的抽插聲不絕於耳,媽媽的咬緊牙關用手肘抬著自己的身體,下身的快感已經讓她幾乎迷失了自己,仿佛自己的身體現在只有下面有感覺,其餘的身體都已經麻木。

 「哦……哦……哦……偶偶嗯……嗯嗯……呃」媽媽的喉嚨裏面傳出一陣陣嬌吟聲,她拼命想壓制住自己的欲望,但是在全叔的攻擊下她的欲望已經逐漸被開發出來。那欲望就像水閘一樣,一旦被打開就無法停止。

必須發洩出來才可以解決問題。否則是會越陷越深饑渴而亡!

「爽吧?老婆,你都這麼大年紀了,怎麼還這麼緊呢?是不是以前的那個老公性無能啊?」全叔的手指在媽媽小穴內使勁的勾攏,媽媽的肉壁被全叔的手指全方位刺激,產生一陣陣收縮,讓全叔的感覺更是爽到了天上。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媽媽還是老樣子和全叔之間的話並不多,只是老老實實回答全叔的每一個問題。

全叔這次並沒有責怪媽媽為什麼沒有回答的問題,他只是看著媽媽的臉上的水色,他發現媽媽的臉蛋上面已經開始有一絲絲的潮紅。於是全叔趕緊將媽媽推倒在床上,將媽媽那雙美麗的大腿分得開開,然後他騎在媽媽的身上用自己的雞巴在媽媽的下面探索了一番,找到桃源洞之後。一個挺身,他的雞巴就捅進了媽媽的身體。

插進去媽媽小穴之後的全叔的屁股不停地向前聳動,他將媽媽的雙手反調抓起,想抓犯人一樣對著媽媽進攻。那大雞巴在媽媽的小穴內快速的進出,媽媽的陰唇被插得翻滾不斷,那淫水更是從媽媽的的小穴裏面源源流出流滿了床單。


 「老婆,我已經和法院說好了,法院判你那個倒楣老公無期徒刑,你以後你就好好和我過日子吧?」全叔又是一記重炮直插媽媽的花心。

媽媽在聽見這句話之後,全身一震放鬆,那腹部被全叔這一記重炮打過之後就一陣陣抽搐。

 「啊,丟了,丟了……要……要丟了」媽媽突然大喊一聲,然後她陰道內突然噴射出大量的淫液,而那淫液此時恰好也和全叔的精液在媽媽的陰道內相遇。


 全叔只感覺一陣暖流包圍住她的陽具,這種滋味真是美不勝收。

高潮過後,媽媽無力地趴在床上,這麼多天的忍耐總算是救了老公一命,雖然以後只有和這噁心額全叔過日子,但是只要老公能活下來自己也就無所謂,只是苦了那可憐孩子。

而我也早已經從肥龍的嘴中得到這一消息,我知道爸爸平安了,但是媽媽卻身在火海,以全叔那套對付女人的本領,媽媽遲早會被他征服在胯下,到了那時候我該怎麼辦啊?


 但是我沒有想到,在半個月之後,媽媽竟然有一些嘔吐的反應,看在眼裏的全叔立即帶上媽媽去醫院做檢查,檢查出來的結果就是媽媽被那個該死的全叔真的弄懷孕。

胎兒很健康,全叔在回來之後抱住媽媽一頓狂吻,竟然當著我的面將媽媽的衣服剝光,將媽媽的內褲甩在我的頭上,透過那白色紗巾的內褲我看見媽媽那潔白的身體暴露在我的面前。

全叔今天竟然第一次趴在媽媽的胯下,用他的嘴巴在媽媽的陰部舔弄,媽媽之前都是給全叔口交,但是今天確實被全叔口交,這也是媽媽第一次被男人舔小穴,被這突如其來的肉感擊暈的媽媽竟然全身發軟靠在牆上任由全叔的舌頭在她的胯下游走,那陰毛已經被全叔和她的愛液打濕,濕漉漉在全叔的嘴巴周圍來回摩挲。

「哦,不要……這裏有孩子在……去房間吧!」媽媽臉色緋紅的被全叔抱在懷裏走進臥室。

「老婆,你的奶子真大,讓我吸幾口」在媽媽被全叔抱上床之後,全叔將他的嘴巴含住媽媽的乳頭,用力的吸吮。

而媽媽的乳頭恰恰也是她的敏感之處,被全叔這麼一吸允,媽媽渾身都酥了,那乳頭上閃電般的刺激讓媽媽的愛欲被徹底激發。什麼以前的老公,還有兒子,家人,房子,轎車,存款。都是全叔的啦,自己以後也是她的他了。所以那些東西現在都不重要了,現在媽媽只是需要一根肉棒來填滿她的空虛,她的寂寞。

而自己眼前的這個人恰好可以滿足她,填滿她肉體空虛。

 「來吧,好老公」媽媽雙手主動的抱住全叔的脖子,嬌羞的對全叔提出這個要求。

全叔正好樂此不疲,這麼大年紀了竟然還可以找到這麼一個美人老師做老婆,還讓這個美人給自己生孩子,真是三生有幸。全叔這次不再是像以往那樣暴操媽媽了,而是溫柔的趴在媽媽的軀體上,做足前戲等到媽媽下麵全部濕潤之後,全叔再進根而入,當那大雞巴再一次深深刺進媽媽的陰戶時,媽媽已經徹底迷失在欲望之中。

雖然她的老公還在監獄裏面服刑,雖然她的兒子已經輟學成為一個小混混,但是這一切和她有關係嗎?現在的她已經是全叔的老婆,全叔的女人了,下輩子就要和全叔在一起過日子,給他養孩子,和他過夫妻生活。

這日子不也是挺好的嗎?媽媽在被全叔插了將近一個小時之後,雙方終於達到了高潮,媽媽一聲悠長的叫床聲宣告這次性愛的高潮到臨。

**********************************
 這一集寫的可能不是不好,感覺有點偏離原著的味道,希望廣大狼友們能給
 我幾點建議讓我堅持下去。對了?原著怎麼還沒有現身呢?我迫切希望能得到你
 的指點。還有各位書友的的點評。
 **********************************

 (四)


 全叔最近可以用春風得意來形容他。那次車禍過後他不僅僅將我家的房產,存摺占為己有,還將我漂亮的媽媽收入帳下夜夜笙歌。讓周圍的一些光棍小混混等人既羨慕又嫉妒。

但是隨著媽媽的孕期的增長,全叔也開始克制自己逐漸減少和媽媽操屄的次數,反倒是肥龍那個猥瑣男天天逼著媽媽給他吹喇叭,一天不吹就憋得慌。所以, 媽媽每天嘴巴上面都有肥龍那個萎縮男的味道。

 倒是媽媽卻有點不可以和肥龍吹喇叭,她只是想給全叔吹喇叭,在這方面倒是芸麗表現挺大方的不僅僅讓媽媽給肥龍吹喇叭,甚至有的時候她趁著媽媽和肥龍吹喇叭的時候主動跑去舔肥龍的屁眼兒,看得我一陣陣噁心,真想不到這個叫芸麗的大學生竟然這麼淫賤,這麼下賤,這麼墮落。

 距離爸爸撞死全叔爸爸的那件事情已經過了半年之久,在媽媽委身與全叔之後,經過法院的判決對爸爸的判決書在這一天終於下來了,上面白紙黑字的寫道——無期徒刑。

 當全叔知道這個判決結果之後,他忍不住仰天長嘯。他幸災樂禍的特意跑過來對我說:「哈哈,小兔崽子,你爸爸以後就老老實實呆在大牢裏面好好改造吧,你媽媽以後就由我好好改造了咯。」

 那天晚上全叔特意從他自己的店裏面拿出高圖元攝影機,八點們早早關上坐在房間裏面等媽媽下班回家。

晚上六點之後媽媽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因為懷孕的緣故,現在的媽媽此時更顯得豐滿端莊,現在的媽媽的神韻還不是那麼明顯,所以媽媽在日常生活中還是照常依舊。「美人你回來啦!」全叔聽見媽媽下班進門的聲音,就從房間裏面沖了出來,他將那張判決書的影本放在身後。「給你一個驚喜,送你一個禮物」

 「什麼驚喜啊啊?」媽媽驚訝地問道。

「就是這個」全叔將判決書的影本拿了出來,翻開其中的首頁。

媽媽上前仔細一看,頓時心中百感交集。

「竟然是無期????」媽媽不敢相信的說道。看見這個判決的結果,她的一顆石頭終於落地了。

「恩,是的。寶貝以後你就是我的啦,忘記你那個前夫吧,以後你那死鬼老公再也沒有機會把你從我身邊搶走了哦!我可以全心全意的和你在一起操屄」全叔說著就把媽媽身上的牛仔褲順勢解開。


 此時的媽媽已經陷入了深思熟慮中,沒有想到全叔竟然直接將她的褲子脫了下來。頓時媽媽那潔白而又嬌羞的下體暴露在空氣中,潔白的真絲內褲包裹著媽媽的神秘三角地帶是那麼格外誘人。

全叔不顧我在他的身邊,直接蹲在媽媽的胯下,大嘴巴往上一湊將媽媽的小穴含在口中,舌頭在媽媽額小穴中不停遊走,而全叔的雙手也沒有閑著。他將媽媽的內褲往上一提。媽媽的內褲就鑲進了玉穴裏面,那嬌嫩的肉縫被潔白的內褲牢牢捆住。


 全叔隨後又站了起來,將媽媽內褲往上用力一提,等到媽媽的小穴被自己襠部的悲苦死死護住的時候然後再將內褲上下前後來回搓動。每一次搓動全叔都瘋狂的在媽媽的乳房上面啃上一口。場面十分淫蕩。

這一搓,媽媽的下麵馬上就被搓的水兒直冒,看見那晶瑩剔透的愛液,全叔趕緊將自己的打嘴仗湊了上去,一滴不漏的全部吞進肚子裏面。

「爽不爽啊,老婆以後你這個騷屄只有我可以享用,聽見了沒有?」全叔啪的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媽媽的肥臀上面,媽媽的肥臀上面立刻出現了一個鮮紅的巴掌印。

 「恩,以後就是你的啦」媽媽此時將那張判決書折好放在一邊,專心享受和全叔的性愛大餐。

「哦……哦,慢點……慢點,啊……」媽媽被全叔那張靈巧的嘴巴弄得浪叫連連。從她那渾身打顫的身體就知道她體內的欲火已經被全權挑逗出來,一定要有一根大肉棒才可以緩解,才可以瀉火不至於傷身。

在全叔高超的技術下,媽媽下麵已經是泥爛不堪,小穴裏面不斷湧出淫液順著媽媽的大腿內側流了下來,滑落在地板上面。

 我看著那被淫液打濕的地板就想起這些地板是爸爸媽媽結婚十周年的時候在! 本市最大的意見建材商那裏特意花了十萬人民幣專門訂購。然後裝修優化了幾萬塊。現在好了,這些都是全叔的私人物品了,連媽媽都已經是他的附庸品。

看見他們忘情的愛撫,我搖了搖頭很想離去,但是卻又被這淫靡的景象所吸引,於是我竟然找了一個小椅子坐在他們不足一米遠的地方仔細看他們做愛。全叔也發現我坐在一旁看他們做愛,他的自豪感更是牛氣沖天。

 「小子看我操你媽媽,爽吧?你媽媽的真是好好啊!」全叔紅著脖子問呆在一旁的我。

我並沒有理會他的故意刁難,我只是看著媽媽的下面,媽媽的下麵已經被全叔的手掌徹底攻佔,被全叔牢牢掌控在手裏,全叔的手指每一次挑動媽媽的身體也隨著抖動。

 「看看這是你媽媽的騷水哦」全叔的手指在媽媽的陰戶內攪了幾下就拔出自己的手指舉在我的面前。並且隨手甩在我的臉上。

我看著全叔手指上面殘餘媽媽的體液,扭過頭來再看一看媽媽,竟然驚訝的發現媽媽的神情竟然沒有一絲絲憤怒反而是有一絲絲羞愧。

 「老公不要這樣啦,不要教壞小孩子」媽媽那雙小拳頭在全叔結實的胸膛上面輕輕的敲打。


 這樣輕輕的敲打簡直是讓全叔心花弄放。

「你站過來」全叔對我命令道。

雖然萬般不樂意但是迫于全叔的壓力我還是不情願的站在他們的面前。

隨後全叔讓媽媽脫下自己的小內褲擺出彎腰姿勢並且讓媽媽手扶著我的肩膀。


 全叔高興地看著我們母子這樣的姿態,趕緊將高清攝像機擺在一旁最佳攝影位置,他要將這些淫亂的場景保存下來。留著以後慢慢欣賞。

 擺好攝影機位置之後,全叔也三七二十一的速度脫下自己身上的衣服,一手扶住自己的大雞巴來到媽媽的身後。

「寶貝兒,準備好了嗎?」

媽媽抿了抿嘴唇嬌羞輕聲的說道:「嗯」

「進去了哦,草」全叔雙手將媽媽的腰部緊緊地握住,那根大雞巴很熟練來到了媽媽的私處,輕易地就擠開媽媽的陰唇插了進去。

 「老婆感覺到充實了嗎?」已經將雞巴泡在媽媽小穴中的全叔用力一挺,大雞巴龜頭直接插進媽媽的深處。

「哦……老公……好大……好充……充實……實哦」媽媽咬著自己的嘴唇閉上眼睛不敢看著站在她面前的我。

 隨後全叔奮力的抽插像個電動陽具一樣不知疲倦的玩弄媽媽嬌嫩的小穴,我看見媽媽那雙乳房被全叔插得不停晃動,那潔白的肉光讓給我感覺到一陣心神蕩漾,而媽媽也是積極配合著全叔每一次挺進。

 每當全叔的大雞巴退出來的時候媽媽總是一臉的空虛感,但是當全叔的大雞巴再一次插進的時候媽媽的臉上又是呈現出一種滿足的欲望。

激烈的性愛使得媽媽扶著我肩膀的雙手被全叔盡情插得有一些些不穩。

為了不讓媽媽這種姿勢脫落下去。全叔乾脆讓我將媽媽的的腦袋牢牢抱住,這樣一來媽媽就被牢牢的固定住任由全叔的肆虐。於是我們三人就形成了一種奇怪的三明治樣子。

我吻著媽媽秀髮的味道,悲哀的想到以前這些都是爸爸的專利,但是都是那場該死的車禍讓這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墮落成這樣。

我恨全叔,雖然這個叫全叔的現在正是我名義上的新爸爸,媽媽也開始有一些嫁雞隨雞的念頭。


 我要改變這現狀。我不甘心。我很懷念以前我們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日子,那時候的我們是多麼幸福,多麼……

但是隨後媽媽一聲悠長的滿足聲將我拉回了現實。我張開自己的雙眼看見媽媽那張美麗的臉龐,那上面已經寫滿的滿足感。


 我還聞到了媽媽和全叔兩人的味道,媽媽摟著我脖子對我說「孩子,以後叫全叔爸爸知道嗎?」

 全叔聽見媽媽這句話後,又是一記重炮狠狠的頂了進去,媽媽的下麵此時早已經是白漿滾滾,全身的感覺都集中在下面。可能媽媽被全叔弄得有一些神志不清吧。我想:


 「快叫爸爸啊?」全叔在後面囂張的吼道。

「叫啊,孩子以後的姓名也要改成和全叔一個姓知道嗎?哦……哦……哦……噢……噢」媽媽有事被全叔連續幾發重炮擊的浪叫連連。

「老婆你真是善解人意,老子這輩子能有這個女人,真是值了啊,你放心,以後我們的孩子出生之後我會讓他上最好的學校,享受最好的溫暖」全叔那根大雞巴已經和媽媽緊緊的結合在一起,幾乎是零距離接觸在一起。

「小子過來舔舔我們這裏」全叔已經將媽媽放倒在地板上面,他整個身體已經全部覆蓋在媽媽的身上。而他的大雞巴更是一直沒有離開過媽媽的小穴十釐米範圍之內。

看見他們結合的部位已經是白漿滿滿,我猶豫了幾秒之後還是走了開去,我不想讓自己這麼屈辱的趴在全叔和媽媽的淫威之下。

我撿起被全叔仍在一邊媽媽的內褲,折起來放進自己的口袋,然後揚長而去,留下正在激烈交換的二人。


 全叔也沒有留意我,他對我的存在可有可無。


 但是我並沒有走遠,我只是在外面呆了十秒鐘之後就立馬返回到客廳他們看不到我的一個地方,拿出自己的手機悄悄對著全叔和媽媽攝影起來。

此時的全叔和媽媽正墮落性交的快感中,絲毫沒有注意到在一旁偷拍的我。

全叔性愛很有技巧,他採取的是九淺一深的插入模式,每一深入都讓媽媽用盡全身的力氣還配合他。

 媽媽的陰戶一開始就被全叔的大雞巴結結實實的塞滿,我在想這麼大的雞巴會不會吧媽媽的小穴塞爆了。

 但是事實告訴我,媽媽的小穴不僅沒有被賽爆,反而是被全叔越插越順暢,那嘰嘰咕咕的的淫水和雞巴的碰撞聲告訴我他們正樂著呢。

 媽媽已經徹底的放開了。她想自己已經懷了全叔的骨肉,那麼下半子輩子就跟著全叔好好過日子吧,雖然這個趴在自己身上的全叔是那麼肥胖,那麼低素質,甚至這個叫全叔的小學都還沒有畢業。


 但是自己呢?自己雖然是名牌大學碩士生畢業,自己雖然還是有一個人人羨慕的職業——老師,但是這又有什麼用呢?

還不如一根男人的大雞巴實惠。

已經徹底想通的媽媽全身心的投入全叔的生活中,在今後的生活中她將扮演全叔的妻子,全叔孩子的媽媽,全叔家的媳婦啦。


 兩人忘情的交換,讓我看的滿紅耳赤,正攝影的時候我突然發現自己的下面有點濕漉漉的,用手一摸原來是自己竟然射了。

我苦笑。


 半小時之後當全叔從媽媽那已經淩亂不堪的小穴內抽出他的大雞巴,兩人都已經是筋疲力盡。媽媽隨後很乖巧的蹲在全叔的胯下,將全叔的雞巴納入自己的小嘴中,將全叔雞巴弄得乾乾淨淨。全叔很自豪看著胯下的美人,等到媽媽添完之後,全叔再一次抱起媽媽走進了浴室。


 我隨後也悄悄的摸了進門,將搞清攝影機裏面的記憶體卡取出,換了一張空白的記憶體卡。我不想讓自己的身影出現在全叔和媽媽的性愛場景中。收好記憶體卡之後,我又將自己手機攝影下來的全叔和媽媽做愛的視屏合併在一張卡中。


 忙完一切之後,我決定開始實施自己的計畫…… 


【妈妈的地狱哀歌续】(五)

自从上次偷拍到妈妈和全叔激情性爱视屏之后,我就开始了我的复仇计划,我知道此时的全叔应该是出于很得意状态,自从他知道爸爸被判无期之后他整个人就轻飘飘起来,特别是拥有妈妈之后他个人存款已经达到了千万,这些钱都是爸爸以前开公司勤苦赚来的,现在白白被全叔占为己有不说而且还将妈妈给收服为法律意义上的老婆了。

想到这我就心有不甘,这些本来都应该是我们家,全叔那个该死的老爹怎么就被爸爸开车撞到了呢?

就算撞到一个人也不会背叛无期吧?

突然我的思绪一时间明朗起来,这期间定有猫腻,以前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我很想将这件事情说给妈妈听,想让她和我一起分析这期间的原因,这全叔怎么会如此得逞他的计谋呢?但是我又害怕妈妈已经被全叔征服之后会置之不理。

就在我打定决心准备将心中的疑惑告诉妈妈的时候,全叔说为了让妈妈养胎,他竟然将我家的房子还有所有的车子包括公司工厂全部折价卖掉,并且准备在下个礼拜搬到隔壁一座城市去,这样一来他就更加放肆的挥霍爸爸辛勤汗水赚来的金钱了,而妈妈此时早就是抱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态度,任凭全叔将家中的房产证车权证之类的全部卖掉,最后初步一算全叔竟然发现爸爸留下来的这么写东西竟然卖到了三千万左右人民币,得到巨款的全叔笑得合不拢嘴。当然他和妈妈的结婚证书他可是保留的紧紧的,这个大美人老师已经是自家的媳妇了,这可要好好珍惜。

全叔的这一步却将我所有的计划打乱,他们在隔壁的一座城市花了二百万已经买好一座房子,下个礼拜就要准备搬过去,而喔则是妈妈的要求下也被迫和他们一起搬过去,但是我心里面却非常不想搬过去,一旦搬走了爸爸的无期徒刑可能真的要座穿,而我家的财产则是一分不漏的被全叔占为己有,想到妈妈那白嫩的身躯被全叔压在身下奸淫我心中就不由一疼,哎,这狗日的社会,吃人的全叔。

「小子,你妈妈的屁股怎么越来越大啊?」在搬家前一天晚上肥龙这小子喝醉酒了跑到我房间对我醉醺醺的说道。

我恶心的看着肥龙那一身肥肉,更是想到了当初肥龙将他的精液当做点心给妈妈拌饭,我没好气的白了他几眼说道:「你问你爸爸去。」

「去你的,你妈的屁股大的原因是被我爸给操大的,当然也有这里一部分的功劳。」肥龙指了指他下体说道,因为他此时也想来妈妈吃他精液的事情。

「我要睡觉了,没事你就回房间吧?」不想和肥龙说话,虽然肥龙个字挺大脾气不好,但是我知道她喝醉酒的时候却是异常乖巧,要是平时我在他面前这样说话,绝对会被他暴打一顿。

肥龙见我下了逐客令就醉醺醺拖着肥胖的身体回到他的房间,这几天他的那个大学生女朋友没有到家里来,好像是已经先行区隔壁城市住下了吧?

肥龙离开之后,我关上灯一个人躺在黑暗中。

真的不想离开这里,但是有什么办法呢?难道流浪街头去做一个古惑仔吗?

就算足了古惑仔也没有实力去报仇啊,我现在才这么点大,能干什么?怀着这个问题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半夜我突然被一阵阵呻吟声所惊醒,不用仔细想我就知道这一定是全叔在尽力和妈妈做爱的呼唤声,他们的声音弄得很大很大,我实在是谁不找就干脆爬起床来,悄悄走出房门,一出门就看到全叔那黝黑的身体将白丽的妈妈压在沙发上,由于沙发上有一座橘黄色台灯所以我将他们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

妈妈今天穿着一身黑色连体衣,这衣服我看见过是全叔店里面最华贵的一套情侣丝衣,这套连体衣下面无底造型,就是为了方便男人插入所设计。今天全叔将这件衣服给妈妈穿上,看样子就是要了为了和妈妈好好调情,慢慢做爱啦。

全叔的嘴唇和妈妈的嘴唇早已经是相互吸允在一起,两人忘情的接吻,忘情的相互脱掉对方的衣服。吻了几分钟之后妈妈才恋恋不舍将她的嘴巴从全叔嘴唇上移开。显然妈妈是在准备不久之后比接吻还要激情的爱液大激射。

「老婆你说我们以后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好?」全叔和妈妈早就是轻车熟路进行性爱,他的那双手一天有大部分时间都是插在妈妈胯部的,这次也不例外他的手指已经在妈妈山谷中行军。

妈妈被全叔这么长时间的奸淫,中年妇女体内的那股骚劲儿早就是被激发出来,被全叔那不要命的手指探进了四处,妈妈说话的口气就不由得急促起来。

「你是孩子他爸爸,取什么名字你说了算。」妈妈娇喘的说道,反正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全叔播下的种,就干脆让全叔取名字吧!

「那怎么行,你是文化人,我是个大老粗爷们,还是你来取名字吧,嘿嘿嘿嘿。」突然全叔右手一抖,那食指已经直刷刷捅进了妈妈娇美的肉穴中。虽然手指比不上鸡巴粗大,但是手指却异常坚硬,全叔哪像金刚钻一样的手指进入已经纯情泛滥妈妈体内,可想而知造成的杀伤力有多大啊?

而全叔的手指这次不同以往那样,这次他的手指在妈妈屄中项阳具一样采取九浅一深的方式,将妈妈插得娇躯乱抖,看着妈妈发骚的模样,全叔忍不住一边抽插一边趴到妈妈胯下,那张长满胡须的嘴巴突然一个张口将妈妈的肉穴全部包了进去,然后用力一吸。

「滋——」

妈妈被这样巨大的吸引力所深深征服,那桃源洞中的淫水源源不断径流直出。

妈妈的腹部不停的抽蓄,将全叔的手指假的紧紧迟迟不肯放松。

「唔——哦!你真坏,手指之前洗了吗?」妈妈在发出一声声满足的呻吟之后不忘问道。

全叔闻言之后就将已经在妈妈体内搅动的食指拔了放在鼻子上面闻了闻说道:「老婆你下面好骚哦!想不想我的这根大鸡巴啊。想不想?」

「嗯,你快点了啦。噢……哦—噢」妈妈那细小如蚊子般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中,让我一时间感觉五雷轰顶,妈妈竟然主动像个小女孩一样希望全叔的插入,这,这怎么可能?

而听到妈妈如此浪情的交换声之后,全叔激动的双手扶着妈妈那硕大的美臀,那被全叔开发过的臀部又白又软,全叔高兴的说道着:「老婆,你的屁股蛋子真的好漂亮啊。我真没有想到你这八婆下面这么骚,真不愧是全叔大鸡巴所开发过的女人啊」

听着全叔这样的淫秽赞美,从小就接受高等素质教育的妈妈的脸顿时通红通红。她不好意思说什么只是不停蠕动着屁股,肥腴的肉屄就像花儿一样在含苞待放。

「我进去了啊!夹紧了。」全叔突然屁股一动他的大鸡巴顿时深深插进妈妈肉穴中,妈妈粉红色的肉穴被他大鸡巴所撑开。

随后两人就相互紧紧搂在一起,妈妈一身黑丝像个水蛇一样将全叔牢牢缠住,而全叔也是像个打桩机一样将他的阳具一下一下又一下打进妈妈的深井之中。随着全叔一次次插进,一此次向妈妈肥美肉穴发动进攻,而妈妈也是发出最忘情的战斗欲望迎接全叔的每一次进入。

但是随着全叔在临射之前一次又一次大力插进的时候妈妈突然说道:「噢—,不要使劲,小心肚子里面的孩子……」妈妈那紧闭的屄缝儿已经被全叔粗大的鸡巴强行插入了,而全叔也放慢了动作慢慢的再妈妈阴户中抽动,仿佛真的害怕将妈妈肚子里面的孩子插到了。

全叔的抽插一旦慢了下来,他的已经到达临界点的精液就像洪水一样不可逆装的射进了妈妈体内,而妈妈之前有过一夜泄身,这一次被全叔滚烫精液浇灌之后竟然再一次高潮来临,激情过后两人相互爱抚的搂在一起。

随后两人依偎在一起相互拉扯家常,其中就包括今后将我改姓名的事情,全叔说是一视同仁的对待,但是我知道这是他将爸爸在妈妈心中最后一丝印象抹去的最好方法之一,而妈妈也点了点头表示答应,反正肚子里面已经有个孩子了,至于我那就随全叔姓吧,况且现在全叔已经将妈妈和所有的家产霸占,妈妈只能听从全叔的任何吩咐和指示,哪怕是全叔将她卖掉她也无可厚非。

我摇了摇头趁着他们还在相互问凑的时候悄悄来到他们的房间,我知道全叔将家里的钱放在哪里,为了我的计划我必须有点钱才可以打得通,所以我黑灯瞎火在全叔和妈妈新婚的房间床头柜中翻弄。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床头柜中有整整齐齐码了五刀的百元大钞,我悄悄的拿走了其中三刀然后回到房间,而在我回房间的时候我看见全叔那老家伙竟然梅开二度再一次和妈妈交欢,怪不得刚才去偷钱的时候两个人没有半点动静,原来是这样啊,害得我偷钱的时候一脸紧张。回到房间之后我将钱紧紧搂在胸前,然后不顾门外全叔和妈妈那可以淫荡死人的性爱淫靡声强迫自己睡觉。

第二天天明之际,我早早起床。此时我已经打定主意决定一个人偷偷摸摸去监狱看爸爸,问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爸爸又不是故意撞死全叔的老爹,我一定要一个水落石出,争取将爸爸弄出来,毕竟爸爸虽然被抓了去进,但是他认为的道上朋友应该也不少吧,当然妈妈被全叔已经占有而结婚的事情我是不能告诉爸爸。我害怕到时候爸爸知道在大学就和青梅竹马的妈妈竟然和他平日瞧不起的全叔走到一起真的会被气疯掉。

【妈妈的地狱哀歌续】(六)



全叔第二天就已经请来的搬家公司,搬家公司的办事效率非常之高。

我看着来来往往的搬回工人我家中的豪华家具等贵重物品全部一窝脑班上大货车,足足装了三大卡车。看着这些本来都受我们家用来生活享乐日常生活物品,现在都已经成了全叔的私人财产了。在转过身看着全叔满脸横肉笑嘻嘻指指点点我心里就更加难过和悲哀了。

趁着他们搬家不注意的时候我一个人悄悄的拿着昨晚偷来的三万元钱溜到小区花园的一个角落中,这个角落里面有一个小洞,就我一个人知道。

以前我一个人没人玩的时候总是一个人偷偷摸摸躲在这里,等到天色发暗的时候故意让爸爸妈妈着急,然后幸灾乐祸看着爸爸妈妈俩人着急的模样来寻找我,等到他们着急的快要哭出来的时候我才慢慢悠悠从小洞钻出来,给他们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每一次当爸爸妈妈看着我慢悠悠走出来的时候他们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那么的幸福!

那时候那光景是多么让我怀念啊!

而现在我看到的则是全叔一边在指挥工人搬家的时候一边还用他的手掌还是贴在妈妈的腰间,时不时用手指在妈妈腰眼捅上几下,而妈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意思拒绝全叔的猥琐,倒是那些搬运的工人看着全叔那副小人的模样,脸上都流露出妈妈这么高贵的女人怎么和这个肥头大耳的老家伙成了一对呢?真是造化弄人啊!

看着全叔放肆的玩弄妈妈,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滑落出来,也许是全叔故意所作所为,我躲在小洞里面整整一个上午他们都没有发现我,当然更没有人来寻找我。

而在搬家公司的货车即将启程的时候妈妈才突然对全叔说:「我的孩子呢!我怎么没有看到他?」

全叔好奇的看着妈妈,他坏笑着说:「你的孩子不在你肚子里面吗?」全叔的手掌悄悄在妈妈已经开始有点凸出来的肚子上面抚摸。

「不是啦,我是说我和他的儿子!」妈妈小声的说道。

看着妈妈着急的模样,全叔笑得更加得意「我说老婆,那个小兔崽子早就不想和我们过了,就让他去吧!我们以后就守着这分家产好好过日子吧!以后你就全力培养我们的这个孩子,让他以后也成为一个富二代吧。」

「不,不可以,你是不是对他做什么了?」妈妈突然正色的说道。

「你管得着吗?你现在是老子的女人了,我想怎么就怎么样,司机赶紧开车去我们的新家,别在这婆婆妈妈!」全叔趁着说话的空挡他的那右手手指又习惯性的伸进了妈妈的胯下,当然全叔和妈妈是坐在我爸爸之前买的奥迪车里面,前面的司机正负责开车,后面的全叔则是很潇洒的命令司机不用等我直接开车,随后我躲在小洞里面看到全叔那肥大的身躯压在妈妈娇小的身体上,妈妈的内裤和胸罩也被全叔扯下来随意扔在车子后玻璃窗户上。

然后隔着玻璃我看到了全叔得意地趴在妈妈的身上开始运动起来,我不知道在车厢那狭小的空间内妈妈是否能够承受的住全叔鸡巴的奸污呢?

看着小轿车越来越远,我可以感觉的道妈妈的心,此时也距离我越来越远近,这一刻我的心仿佛碎了。

我知道妈妈这一去今后,下半辈子就是全叔的人啦,不知道全叔今后怎么对妈妈,我只能寄希望于全叔能够对妈妈好一些吧!至少不要将妈妈拐卖或者是轮奸就可以。

等到他们走后我才慢悠悠从小洞出来,刚一出来就碰到以前和肥龙一起奸污妈妈的烂仔黄毛等人,黄毛笑眯眯的看着我。

「小子,你全叔让我们在这等你,知道该怎么做吗?」黄毛叼着烟很神气的说道。

看着黄毛几个人每个人都比我高上一个头,而且他们每个人的面色不善我轻声的说道:「不知道」

「去你的不知道」黄毛突然跳起一脚踹在我的脸上,火辣辣的痛从脸上痛到心里。以前爸爸在家里的时候有谁敢这么欺负我?现在,哎……

「兄弟们,给我打啊!全叔说了打得越惨咱们就越有钱可以拿!」黄毛一声招呼他身后的那些不良混混纷纷朝我打来,肯快他们几个人就将我踹倒在地,然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不一会儿我就被他们揍得鼻青脸肿,为了更好的羞辱我,黄毛竟然和那些烂仔们将我穿的衣服全部拔掉,让我光溜溜的一个人趴在小洞里面。

看着我光溜溜的身体,黄毛突然走到我面前将我拖出洞口来,拖到一半的时候,也就是将我下半身拖出来之后,他让他的手下将我的大腿牢牢抓住,然后分开。

我用我那已经被打肿的眼睛看着他们不善的举措,忍不住内心惊恐,我的身体开始不停的挣扎想逃脱他们的魔爪,但是烂仔们都是成年人,我一个未成年人怎么可能挣脱的掉呢!

随后我眼睁睁看着黄毛一脚狠狠的踢在我的裆部,巨大的疼痛让我感觉眼前一黑,随后昏迷不醒。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悠悠醒来,我看着周围的景象。

我这是在哪儿?怎么周围都是一些垃圾包之类的垃圾呢!

我勉强的站了起来,但是刚一站起来我的下体就传来了撕裂的疼痛,痛的我只好再一次躺下,我昨晚偷来的钱装在口袋里面也被黄毛他们抢走了,现在的我该怎么办?为了缓解疼痛我只好耐心的躺下,等到下面不是很痛的时候我才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我看了看周围发现此事我应该是在一个垃圾中转站,看着这么多的垃圾我忍着剧痛在垃圾里面寻找可以穿得上的衣服。

找了好久好久我才找到了一件很破旧的毛衣,现在的季节已经到了深秋时分。温度下降的很快,我慌忙的将毛衣穿在身上,感觉身上有了一丝送温暖才慢慢的走出了这个垃圾站。

出来之后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我这么小又没有学历没有力气,我该去干什么啊?

此时的我已经将爸爸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现在保命要紧,黄毛虽然将我的钱抢走了,但是并不代表我现在一无所有。

虽然那家里住的那套房子已经被全叔卖掉了,但是新房主却还没有过来验收,而我在一开始就有家里的钥匙,钥匙为了房主全叔的拿走我一直仍在家里外面的水表里面,所以很快我就回到了家中。

回到家之后看着空徒四壁的家,我在一次一次嚎嚎大哭,这一次我真的很伤心。伤心这个好端端的家庭被全叔那个滚三刀的给破坏成这样。

苦累了之后我疲惫的躺在地上,此时我再一次觉得下面异常痛苦,我小心翼翼的坐了起来,掀开毛衣往下面看去。

我的阴茎和睾丸已经是高高红肿,特别是睾丸已经肿的有鸡蛋那么大,此时的我没有一分钱也没有力气去医院看医生了,只由着下面一阵阵的剧痛煎熬我,我硬是强迫自己睡着。

但是半夜的时候我实在是痛得受不了。

我发狂的一般跑到最近的一家私人诊所,这家诊所是24小时营业,此时的值班员是一个美丽的中年阿姨。此时她正在看着一本有关于生殖器疾病的医书籍。

当我闯进来之后,这个阿姨很好奇看着我捂着下体。她好奇的问道。

「小朋友,你怎么了,就你一个人来是吗?」

由于此时我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点了点头应道:「嗯,阿姨我下面好痛,你给我看看可以吗?」

看着我吃痛的表情,阿姨很和蔼的让我做到椅子上面。然后将我的大腿打开。

她看完之后不禁捂住嘴巴,隔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小朋友你这是怎么弄得啊?是不是摔倒了还是怎么回事啊?」

「被人打的。」我哭着说着,一想起黄毛那重重的一脚我的眼泪像泉水一样哗啦啦流了出来。

「哦!小朋友不哭,让阿姨给你处理一下。」阿姨很和蔼趴在我的双腿之间,先使用消毒水在我的生殖器上面清洗,看着阿姨这么温柔的给我清洗,我的心此时才好受一些,但当我眼睛往阿姨望去的时候,我看到阿姨那穿着低胸的文身,里面那一对大乳房和妈妈一样大。真的好想上去吸上几口。

由于看到了阿姨的乳房我的阴茎竟然有了一丝丝感觉,但是阿姨随后的一句话将我吓蒙了。

「小朋友,你的下面已经坏掉了,阿姨决定将你的小弟弟割下来怎么样啊?」

听见阿姨竟然要将我小弟弟割下来,要是割下来以后我就不能像全叔那样有几把去和女人做爱了,我赶紧摇了摇头说道:「阿姨不要啊,我怕怕!」

「小朋友要乖哦,你的小弟弟里面的肉肉已经开始腐烂了哦,要是不割掉以后就会全部烂掉,然后你全身也会被烂掉哦!」阿姨依旧是和蔼的对我说道。

「啊!」听见阿姨这样说,我吓得不轻!难道真的要被割掉吗?

想到以后我还要去就妈妈和爸爸,我不能就这么没了!于是我点了点头对阿姨说道。

「阿姨,割掉会很痛吗?」

阿姨那张慈爱而又美丽的脸庞突然抬了起来,她抚摸着我的脸蛋说道:「不痛的,刚才阿姨仔细看了一遍,不用全部割掉,只是割掉你的俩个小蛋蛋,难道你现在不觉得你蛋疼吗?」


妈妈的地狱哀歌续】(七)      作者:南方狐



在H市一套豪华小区内,几辆大卡车印有「搬家公司」的停在小区大门口,车子停稳之后从车山上面跳出来几十个生龙活虎的小伙子,一件件将卡车上面的珍贵家具等物品慢慢搬下,然后在一个猥琐的老头子指引下,将家具搬到小区最豪华的「银月」别墅中,小伙子们忙活了一个上午才勉勉强强搬到一半,等到第二天晚上时候所有的家具才完完全全的搬到别墅中,并且按照全叔的喜爱的风格摆放。

「这些你们拿去分了,今天辛苦各位了!」老头子很大方的从腰包里面掏出一叠厚厚的百元大钞扔给搬运公司的头头,让他们拿钱趁早消失。他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办!这个拿钱的猥琐老头子就是全叔。

到了晚上全叔已经让白天订好的烛光晚餐提前半个小时送上了门,整个偌大的别墅此时只有全叔和妈妈二人坐在一起,享受这快乐的时光。

「老婆,我们的新家怎么样,你看我装修得很不错吧?」全叔摸着妈妈的娇躯漏出大黄牙指点指点的说道。

妈妈被全叔那双强劲的双手搂住了腰间,很无奈但却很幸福的说道:「还好啦,就是这么大的房间难道就我们俩个人住吗?」

「肥龙那小子以后单独和他媳妇住一起,这里的别墅就是我为你准备的!」全叔特别喜欢一边和妈妈说话一边在妈妈的身体上挑逗,现在的他已经是将妈妈抱在大腿上面,准备享受腿上美人的肉欲之欢。

但是妈妈突然说道:「那我儿子怎么办?在车上你和那个的时候不是说了,过段时间将他接过来一起住吗?」

听到妈妈此言,全叔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很诡异的微笑,他拍了拍妈妈的大屁股,很男人味的说道:「老婆你放心,你儿子就是我儿子,我怎么会将他弃之不理呢?」

「那你什么时候将他接过来,他一个人在那里我不放心!」妈妈眼角有些红红的对全叔说道。

「你放心,我已经派人照顾你儿子了,没事的,都是肥龙的找的一些很好的朋友替我们照顾他,老婆为了我们的新家今晚就大醉一场吧?」全叔看着妈妈有意将话题往我身上引,就赶紧要求和妈妈庆祝新家的成立。

妈妈从全叔身上站了起来,将酒桌上的红酒打开,这瓶红酒是爸爸当年为了和市局领导拉好关系而花高价从法国买了路易十四。没想到今天便宜全叔这个土包子了:「恩,我们就喝一点酒,但是要少喝,你这么大岁数了喝多酒不好的!要是喝多了出事以后我和肚子里面的孩子该怎么办啊?」

妈妈的如此关心让全叔浑身心舒坦,他看着妈妈那丰满的躯体在面前游走,他突然一把抓起妈妈的手腕,然后将妈妈的手挪到他的下体,妈妈虽然已经被全叔给奸淫了很多次,但是每一次妈妈的手摸着全叔的鸡巴她的脸蛋都是红彤彤的,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老婆,我的鸡巴大不大啊?」全叔很喜欢问妈妈这个问题,几乎每一次做爱都要这样问一遍。而妈妈每一次都是小声嘟着嘴说道:「还好啦!」

「让我摸摸你的屁股蛋子,被老子操了这么久比以前你那色鬼丈夫的时候都肥了好多啊!」全叔一边享受妈妈用手给他鸡巴按摩的快感,另一方面他的手掌则是也投怀相送将妈妈大屁股包裹住,然后将妈妈的屁股像揉面粉一样,捏来捏去。

「老婆用你嘴巴吧!我的鸡巴可是你爽上天的宝贝,你给我好好含住,不许弄出来,带回我要好好犒劳这些天你为了搬家而付出的劳动」全叔此时已经坐在椅子上面,而妈妈则是蹲在他的胯间用小嘴儿将全叔的鸡巴含进了嘴中。

妈妈的嘴巴将全叔的阴茎全部吞了进去,然后用手指卡住全叔的阴茎的根部,这样就能够让全叔不至于过早的射,而妈妈也可以放心的给全叔口纳百出了。

全叔的手也闲着,他象征的吃了点食物之后就将他的大手飞快了插进了妈妈私处,不停的搅动,妈妈的私处最为敏感,被全叔左一下右一下的玩弄,很快下体就湿了!

「全哥,我美吗?」妈妈被全叔弄得这么性欲迭起,她突然将全叔的鸡巴吐了出来,然后将自己的内裤脱了下来。全叔有些惊讶的看着平时行为举止非常矜持的妈妈作出如此色欲的举止,不禁愣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高素质气质美的老婆今天怎么如此开放,真是我老李有福气啊!

而妈妈此时花房早已经开放,为了让全叔来缓解她的痛苦,所以当妈妈撅起她肥厚的屁股对准全叔的时候。全叔竟然是看的入迷了,突然他闷吼一声忘情地把脸埋进妈妈那又肥又大地臀峰中,用力地吮吸着妈妈肥穴爱液,被全叔的舌头这么一弄妈妈即刻呻吟着缓慢旋动着又肥又大的屁股迎合着全叔。全叔那张臭嘴巴疯狂吮吸着妈妈的大阴唇,将妈妈小穴中流出来爱液一滴不漏的吸进嘴里,可能全叔觉得味道有点古怪的,他既然将妈妈的肉穴想吃苹果一样啃来啃去。这样一来全叔的舌头不停伸缩来回舔食妈妈丰满的阴部,让妈妈整个人放弃的矜持,全身心投入到轰轰烈烈的性爱中。

「全哥,我要嘛!不要在折磨我了,好吗?」被全叔弄得肉欲焚身的妈妈转过头来很小女儿态的对全叔撒娇的说道,而妈妈的双手也不自然的想全叔胯下摸去。

全叔看着妈妈如此发浪,不禁一乐。

「你要我的鸡巴干吗啊?」

妈妈没好意思回答全叔,只是将娇躯一阵摇摆,那硕大而又饱满挺立的乳房在全叔眼前一阵阵晃悠,晃得全叔两眼生光。

「我让你晃,让你晃!」全叔突然暴起一个饿虎扑食将妈妈推倒在地,妈妈早就等着全叔的暴力进入了,全叔推她的时候他恰好把握时机躺在地上,那双白皙的大托自然而然的微微打开。

「我要插死你,插爆你。」全叔很快的扑在妈妈的身上,用他的早已经发胀的鸡巴深深用力捅进了妈妈的花房中。

妈妈感觉到全叔鸡巴的进入,她长吁一口气,我可以感觉得到这口气中包含着莫大的满足和放松。

全叔鸡巴进入妈妈肉穴之后,就开始就大力抽插,长鞭直入,丝毫不顾妈妈痛苦而又快乐的呻吟。

「全哥,你好猛……我快……快快……被你干……死了……死了哦!哦……要飞了……要飞了哦……呜呜呜呜……」妈妈忘情的配合全叔的每一次抽插。全叔此时就像个老黄牛一样将他的大鸡巴一下一下钉进妈妈的肉穴中,他不管妈妈此时的求饶声只是埋头苦干,他今天一定要将妈妈插个爽翻天。

全叔大幅度的抽插很快就让身下的妈妈香汗淋淋,全叔虽然年纪比较大但是体力好啊,接连插了百十下没有一丝丝射精的样子,反倒是妈妈已经是爽的没有力气叫喊,只是紧闭着双眼任凭全叔每一次插进给她带来十足的快感。

看着妈妈小穴被全叔的鸡巴顶的翻来覆去,爱液早就将妈妈的阴户打湿,全叔的鸡巴即快速又有力顺畅地在妈妈肉穴中呼风唤雨。全叔小腹和妈妈屁股的撞嘭声噼噼啪啪想个不停可以想象此时他们的交换是多么激烈。

也许是不过瘾的缘故或者是为了换个花样,全叔插得妈妈正欢的时候突然将妈妈圆大的屁股往右掰了四十五度角,然后将已经拔出来的大肉棒又朝妈妈的小穴干横着了进去。这样的姿势肉棒可以插得很深,看着全叔粗长的大鸡巴一定能顶到妈妈的最深处吧?

妈妈这个姿势被他插得全身一颤一颤,又是「呜呜呜呜……」呻吟着,浪声声不绝耳,全叔此时已经是肆意对妈妈展开凌辱,反正是自家的女人,所以每次都会把鸡巴完全拔出来,再大力直插到底,妈妈已经被查的爽翻了天,她全身的感觉都集中下面的倆瓣肉中,直到全叔很不甘心的大吼一声,将他的子孙精液深深的注入了妈妈的阴道中。

「老婆舒服吗?」全叔射完之后疲惫的搂着同样是累不可交的妈妈问道。

妈妈无力的看了看全叔一眼,幽幽的说道:「你还好意思,要是插坏了肚子的小宝宝看你怎么办吗?

全叔讪讪的摸了摸脑门,突然大拍一下说道:「老婆你不说我还忘了,我今天让大酒店给你做了一道精美的汤水,很有益于滋补身体。我们先别休息赶紧将汤喝了吧?」

妈妈很脸红的说道:「你都已经射了那么多够营养了,还要喝什么啊?」

全叔已经赤身裸体的站了起来,他端着放在桌子上面的一个小巧的保温锅,慢慢将锅盖掀开,锅中的热气扑面而来「这是什么汤啊?怎么这么香喷喷的?」妈妈好奇的看着全叔,希望他能够回答他。

全叔很诡异的说道:「这是我花高价买来的小蛋鸡汤,你赶紧趁热喝。」

妈妈看着全叔然后接过小锅,用小勺子将小锅里面的汤水全部喝了干净,至于汤中的俩个小蛋妈妈的好奇的问道:「全哥,这是什么蛋啊?」

全叔很傻很天真的对妈妈小声说道。

「我们一人一个吃完了我就告诉你!」

随后妈妈和全叔一人一个将锅中的小蛋蛋吃进了肚子。

等到蛋蛋下肚之后全叔才很小声的说着而我只能看见他的嘴型听不到说什么?

但是妈妈听完之后即刻昏迷了过去。

看到这时我将眼前的电脑拿开,从惊讶中惊醒过来的我的问着一旁阿姨:「阿姨你个视屏这是哪来的?还有前天晚上阿姨你帮我割下来的东东哪去了?」

同样是很惊讶的阿姨回过头来挺了挺她那丰满的乳房说道:「这是你全叔叔让我给你看的!至于你的东东嘛!阿姨我已经送人啦,听说有人要补身子恰好你这个有没有用阿姨就将你的东东送给需要的人啰!」

「哦!这样啊,那阿姨我什么时候可以下床?」

阿姨很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头:「下回告诉你!」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