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靠的援軍

自從在姊姊的諄諄善誘下,我轉到了距家近的高中就讀,雖然教室中的新同學都很羨慕自己能夠跟這麼完美的姊姊同居,甚至還有不少男女(對你沒聽錯女同學)同學把情書給托給我交給姊姊,但是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那女人可怕的真面目,那女人可是從課業到性慾種種大小事都嚴格管理,選社團、組別這些跟高中生活息息相關的管就算了,但是要是我收到異性的禮物,巧克力就會被整個剁碎倒進馬桶,情書的話會整批丟進金紙桶燒掉,最難忘的是三班的雅慧送的熊娃娃,整個被開腸破肚,像是被酷刑示眾的犯人一樣,掛在我的房門,真是她媽太恐怖了,為了要脫離姐姐的恐怖統治,我決定要藉由雙親的勸阻,讓他們能夠讓我脫離苦海,但是若是直接說的話他們絕對是不信的,定要眼見為憑,讓他們能夠一錘定音,讓我脫離苦海。


     父母回到家中的那天,決定來實施我的作戰計畫,首先就是在吃完飯後的電影時間,我跟爸媽提議要看恐怖片,父母雖然心感不妥,但是逞強的姐姐自然滿口答應我的請求,而爸媽拗不過我們的任性只得答應下來,但是也在此之前先向我們約法三章,若是睡不著不能打擾他們,而我也對於計劃成功而感到高興。


     就寢時間,面對著天花板,深感自己的計畫太過有效的我,用棉被把自己裹得像將要下鍋的炸蝦一樣,過了不久姊姊急忙的將門打開鎖上之後,躲進我的被窩之中,雖然嘴上很逞強的說自己只是要安撫我睡覺,但是我知道她其實也怕得睡不著,於是過了不久兩人開始對視而笑,愛撫對方的肉體,最終開始進入狀況的擁吻,緩緩的退去對方的衣衫,然後在她的狗爬式舞弄屁股的鼓動下,肉棒直接刺入早已濕潤熟悉的洞口,而姊姊也並未意識到爸媽在隔壁的情況下發出吼聲,看到姊姊如此投入,我也開始擺動我的腰部,這樣失眠的夜晚,房中的姐弟化成了沉浸於交配的野獸,性的本能消彌虛幻的恐怖以及雙親的威壓。


    兩人的叫床聲時而急促,時而緩慢,但是從未刻意壓抑分貝,刺激的聲響父母自然沒有忽視,但是在門外的他們並未如同尋常父母般破門而入,反倒是藉著姐弟叫床的背景音開始調起情來,他們開始回想過去.......


   原來爸爸跟他弟弟(也就是二叔),兩人同時追求嬸嬸,但是嬸嬸最終還是嫁給了二叔,爸爸也因此開始藉酒澆愁,身為表妹的媽媽,看見自己芳心暗許的青梅竹馬表哥一日日的墮落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自告奮勇想要安慰他,趁著爸爸開始喝酒的時候,安撫著他躁狂的情緒,但是言語怎麼可能安撫的了,於是她開始褪去了衣物,爸爸見狀原本十分的醉意開始消退至兩分,急忙的想找些衣物遮蓋赤身裸體的媽媽,但是她此時卻吻上了他的唇,爸爸原想推開她,但是媽媽像藤蔓一般纏住他的肉體,最終在半推半就下,兩人開始初嘗禁果,雖然生澀,可愛意的潤滑,依舊帶領兩人達到高潮,雖然完事後兩人依舊窘態十足,但是此時新的愛苗卻在兩人心中種下,最終在奶奶的認可和親戚的祝福下,兩人剛好在民法修法的死線前完婚。


    被繁忙工作日漸麻痺的性衝動此時卻被自己所生的兒女重新點燃,這是兩人從未料想到的,媽媽的身姿逐漸嫵媚,爸爸的雙手也從腰間逐漸撫向乳房,在雙手到達乳房之時,手感如同揉弄麵團一般柔弄雙峰,媽媽也從嘴上的勸阻顧忌,變為淫聲穢語,更以臀部有節奏蹭弄爸爸的肉棒,面對如此的逗弄,他終於將媽媽整個人壓倒在沙發上,就者我們姊弟二人的淫聲,開始有節奏的一前一後抽插起來,此時的四人,忘卻了家庭身分的框架,成為沉浸性慾的男女,最終在父子精液的噴濺下,母女幾乎在同一時間達到高潮。


     隔天早上的餐桌,四人尷尬地吃著飯,爸爸藉眼神示意媽媽想打破尷尬,而她則對此束手無策,於是只得從腦中硬擠一句話作為開場白:雖然我知道年輕人對於性衝動壓抑不住,但是你們姊弟倆也要量力而為不要耽誤課業跟工作,還要注意避孕知道嗎?
    面對如此噴飯的教誨,姊姊跟爸爸控制不住的笑了,媽媽對於兩人的笑感到有些慍怒鼓起了雙頰,而我也無地自容的低下頭來,原本想藉由父母阻止這姊弟關係的陰謀也就煙消雲散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