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要求

1

曉敏回到家把背包放下,把牛仔褲脫了掉,就直接從客廳走入廚房找東西吃。她之前只顧著跟男朋友做愛,連晚餐都沒有吃。

她在找看看冰箱裡面有什麼東西可以吃時聽到她父親的腳步聲。她沒有轉身看他,而只說道:「我回來了。」

她父親什麼都沒說。她找到了她要吃的食物後轉身時才看到他正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看著地板。她問道:「你還沒睡啊?」

她父親這時才說道:「我睡不著。」

曉敏走到洗碗槽前靠著它,咬了一口三明治後問道:「是嗎?」

她父親回答到:「是啊。」

這樣的對話跟以往的對話差不多。她從來都不知道要如何跟他溝通。對她來說,她們只是一對同居的父女。畢竟她一年前才知道她有個父親。「那你應該回去休息,要不然你上班一定會很累的。」她不是關心他,而是擔心如果他沒有賺錢她要怎麼辦。而且她也不想繼續跟他講話。

「我...」她父親開始說道。

曉敏感到奇怪她父親竟然還會有話說。「什麼事?」

「我...」

她以好奇的眼神望著他,猜想他會說什麼。她一直覺得不只是她不想跟他說話,她也覺得他跟她的想法是一樣的。他從來都不跟她多說話,他只是一個對她需要付責任的人。

她父親抬頭看了她一眼才再次低頭說道:「我可以...跟妳做愛嗎?!」

曉敏的第一個反應是用手遮住她的陰部。她一直天真的以為她可以像跟她母親一起住在一起時一樣只在家裡穿著內褲。她萬萬沒想到他會有這種不像話的要求。這代表他一年多來一直用色情的眼神看著她。她覺得他很噁心。她叫道:「當然不可以!」

「可是我...我真的很需要...」

「那關我什麼事!?」她憤怒地罵道:「我是世界上跟你的性需要最不相關的人!」

「那妳為什麼在家都不穿褲子?」

「我在家裏舒服不可以嗎!?」她覺得他才是天真的人。她繼續罵道:「我怎麼知道你會這麼變態!?」

他站起來走向她一步。「我...」

她這時真的害怕他會強姦她,所以她拔起在洗碗槽旁的菜刀叫道:「你再接近我,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他舉起雙手往前說道:「把刀放下好不好?我真的對妳沒有惡意,我只是很需要做愛...」

「不關我的事!」她揮了揮手中的刀。「想跟你自己的女兒做愛不代表你對我有惡意?!」

「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以為有可能發生...妳有可能答應...所以我覺得我至少要問問看...」

曉敏想不通為什麼他會覺得她可能會答應。她不想繼續這個狀況,可是她還是問道:「你怎麼可能覺得我會答應這種事!?」

「我只是以為...」

「你以為?這種事有什麼可以以為的?!」

「妳母親沒跟妳說嗎?」

「說什麼?」

「說我跟她是親兄妹...」

「什麼?!妳騙人!」她不敢相信她自己的父母是兄妹。可是她這時突然記得她母親從來都不跟她她說她父親是誰。她每次問她她父親是誰,她只會回答說他是她最愛的男人。

「我沒有騙妳。我是妳的父親也是妳的伯父...」

「你騙人!」

「也就是因為妳是亂倫生出來的孩子,妳母親才需要搬的這麼遠到一個沒有人認識她的地方。」

「你騙人!妳騙人!」她也記得她母親一直都是孤伶伶一個人。沒有其他的家人也沒有朋友。她一直以為她母親是個內向的人,可是她現在才知道原來她是有苦衷的。

「要不是因為妳母親的遺書裡指定要我照顧妳。我根本不知道要哪裡去找妳。而且她的遺書還暗示如果妳跟她一樣,妳有可能會對跟我做愛有興趣...」

曉敏知道母親喜歡在家裡只穿著內褲,所以她自然會跟著她一樣做。「什麼跟什麼?!所以你覺得我在家裡穿內褲就代表我跟媽媽一樣?!」

他點了點頭。「她就是這樣引誘了妳的祖父,也引誘了我...」

她不敢相信她母親不只跟自己的哥哥有亂倫的關係,連跟她自己的父親也有亂倫的關係。但是她覺得這種原因太不合理了. 「你們是色鬼才是真正的原因吧!?」

「是真的!只有妳出生後她才發覺世界多麼不接受亂倫。」

「如果你知道她後悔了跟你有亂倫的關係,你怎麼還會問我想不想跟你做愛?!」

「我不知道她有沒有後悔,我只知道當她跟我和我們的父親做愛時,那是她最快樂的時光。她雖然生了妳以後感覺需要保護妳,不要讓妳跟她一樣。可是她會在她的遺書裡對我暗示就表示她不但不後悔,也希望妳能跟她一樣...」

「不,不可能。我不可能跟她一樣!」她母親怎麼會以為她會跟她有一樣的慾望?

她父親只說道:「那就算了吧。我不應該跟妳要求這麼無理的事。還好我們的關係不是很好,要不然會因為這種要求而毀了。我不會再對妳有所要求了,可是我也希望妳在家裡穿褲子,讓我比較不會對妳有慾望。」

曉敏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她父親透露給她知道的事。她還是懷疑他在騙她。可是說她是亂倫的結果不是個能使她信服要跟他做愛的方法。可是她很清楚他想要跟她做愛。他雖然對她父親不是很了解,可是她看的出他對事情的發展很失望。她還記得她母親一個人往東邊的窗戶看著的習慣,她孤單失望的表情跟他現在的表情看起來一模一樣。讓她驚訝自己地問道:「你真的需要做愛?」

他父親失望的表情變成了驚訝的表情。「我...真的需要...」

「一次,」她不敢相信她竟然會答應自己的父親她會跟他做愛。可是她說出口後,她覺得跟他這麼說很自然,好像是她應該答應的樣子。「就一次。以後不准再跟我要求這種事!」

她父親什麼都沒說,只是還是驚訝地望著她。

她的心現在跳得比之前她對他的要求生氣時還要快。她不知道這是因為她害怕還是因為她興奮。她這個時候真的可以相信她母親真實的喜歡亂倫。而當她女兒的她好像也會喜歡亂倫。

她父親終於說道:「那...」

「那我們立刻做!你只能從後面進來,因為我不想看到你的臉...還-還有...不要摸我的乳房...你不要做得太久,我今晚已經做過一次了... 而且我們永遠不能再提這件事!」

「我能在妳裡面射精嗎?」

曉敏想了一下才回答道:「我有吃避孕藥...所以你可以在我裡面射精...」

她說完就轉身過去而且彎腰趴在洗碗槽旁邊的櫃檯空間。她聽著她父親的腳步聲一步一步的接近她的身後,直到她可以感覺到他身體的熱量。她的心繼續跳得厲害,讓她想像這是最錯誤的事。

當他觸摸到她的屁股時,她挑了一下。雖然她時常被她的男朋友摸屁股,她一時覺得好像是第一次被摸的樣子。而且她想到了男朋友才聯繫她這麼做對他不忠心。她這時希望她沒有看到她父親失望的表情。要不然她是不可能答應他的。

可是她卻完全沒有移動,讓她父親擺弄她的屁股。當他開始拉下她的內褲時,她又有了要他停止的想法,可是過了每秒,她的內褲就被脫下一點,她卻什麼都沒做。他一直脫它到她陰部完全展露出來後擺在大腿中。接下來她聽到他脫下褲子的聲音,而再過了幾秒後,她感覺到他的肉棒插入自己的小穴。

她不自禁地呻吟出聲也聽到了她父親很明顯非常滿足的「啊啊啊」聲。她已經做過十幾次的愛了,所以被肉棒插入的感覺不是很陌生。可是她卻沒有想到她父親的肉棒會如此粗長。他一插就快要插到她的最深處了。她跟男朋友做愛時是有猜想如果他的肉棒比較長會感覺怎麼樣,如今她卻跟自己的父親有了這個經驗。而且她喜歡被插的比較深入的感覺。加上他的肉棒比較粗大,讓她感覺到之前沒有想到會感覺的漲大壓力。她也比較喜歡這個感覺。但是最不可思議的是她的內心接受了這個決定。她之前對亂倫有的看法一切消失,而且還覺得她做了對的選擇。

她父親一開始慢慢地抽插她的小穴。因為它的粗大,她無法控制自己的呻吟。她不敢想像他如果加快速度的話她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她不知道她有沒有辦法應付。她知道他一定會加速度的。她的男朋友都是慢慢地開始,然後快速地做完。她可以感受到他想要盡情地快速操她的小穴,所以雖然她害怕她應付得了不了快速的抽插,她說道:「你可以快一點!」

聽到她這麼說,她父親開始快速地操她。這麼激烈的性愛她是第一次感覺到,她不知道她感覺到的是快感還是疼痛,她只知道她父親會錯意思了。他覺得他一定是以為她要他快一點射精。所以她觸摸他的大腿表示要他聽下來。他聽了後,她喘著出聲道:「我...呼...呼...不...呼...是要....呼...你快點...呼... 射精...我只...只是想...呼...想說你...不必太... 太慢!」

她父親覺悟他的錯後說道:「對-對不起。我沒有傷到妳吧?」

曉敏搖頭表示她沒事,而他也重新開始抽插她。

他使用很平均的速度進出她讓她感覺到之前做愛時沒有享受過的快感。不是她沒有感覺到快感,只是她的父親讓她感覺到幾倍的快感。所以沒有多久,她就感覺到快要無法呼吸,全身緊蹦蹦的感覺。她父親發覺她已經到了要高潮的狀況,他更快地操了她幾下她就像一顆氣球漲到無法再漲的邊緣,徹底地爆炸了的一樣,把小穴裡面吸收的快感加倍地傳送到她身體的每個角落。

她有體驗過做愛高潮的享受,可是那四次的感覺加起來沒有這一次的激烈,這一次的好。她再次想到這是個對的選擇。

讓她更高興的是他還沒有射精。過了幾秒的休息後,他又開始抽插她。她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可是她覺得她高潮後感覺到的快感比之前還要激烈,讓她無法控制地一直邊呻吟邊叫出:「爸爸!不要停!幹我!幹到我最裡面!幹我!不要停!」

她父親當然聽了她的話,一直不停地深插入她,讓她一下子又有了強大的高潮。可是這一次的高潮也令他禁不起爽快射了精。

曉敏感覺到他的熱精子時才想起這是她自己的父親的精子。她雖然捨不得他還沒有縮小的肉棒,可是她還是決定搖了搖下屁股,跟他表明要他把肉棒拔出來。她也感覺得到她父親不願意拔出來,可是過了幾秒,他把肉棒拔了出來,讓一些精子也一起流出來。她知道有一些直接滴在地上,可是有些卻流下她的大腿。


只有在這個時候她才感覺到無比的尷尬而且恐慌她真的做了天大錯事,令她想離開離開這個廚房,可是她卻沒有力氣從她維持了二十多分鐘的姿勢站起來。她父親想幫忙扶她起來,可是她卻擺脫他的手說道:「不要碰我,我們做完了愛。你應該滿足了!以後不會再發生了!」


2

曉敏跟她父親做愛後她知道她需要防禦一樣的事情再次發生。所以後來一個禮拜的時間她在家的時候都會穿著褲子。可是她卻對她父親的看法有所改變。畢竟她不但跟他有亂倫之性愛,也知道了她自己是個亂倫的結果。她種算覺得有點認識他了。

她一直都以為她母親之前會自己一個人養她是因為她被他拋棄了。所以除了把他看成該對她負責的父親以外,他一點都不在乎他。如今她知道了她的父母當時的苦衷,她覺得她應該試試多體諒他。她開始有心情跟他多談些她之前不想跟他談的事情。她的功課,他的工作,她的夢想,他的事業這類的話題。

有些話題她卻沒有辦法開口。她們做過愛的事,她的男朋友,他跟她母親之前的事都是她知道不應該談的話題。可是這些話題卻是她最想談的事。

雖然她知道她跟她父親說過不能再提她們做過愛的事,她自己卻很想找個人說出她的經驗。可是她可以跟誰說關於亂倫的事?她想找個人說跟自己父親做愛比跟男朋友做愛還要享受,可是她該對誰說出她對不起男朋友?她想找個人談起她母親和她們對亂倫的相同理念,可是誰認識她母親?她只想的到她父親。可是跟他談這種事,她覺得可能會再次引起的亂倫之事。

一晚她們一起看電視時,她終於忍不住了問道:「你跟媽媽是怎麼開始...那個的?」她也不清楚為什麼她說不出「做愛」。她自己已經跟他做過了。

她父親轉頭看著她,等了幾秒才回答道:「其實我是我撞見妳母親跟妳祖父在做愛的時候... 然後她邀請我也一起...」

曉敏本來希望能是什麼羅曼蒂克的情景。但是亂倫就是亂倫,跟她自己的亂倫故事一樣,是在最不羅曼蒂克的時候發生的。「所以你跟爺爺還有媽媽三p?」

「沒有...那次,妳的祖父讓我們兩個人有機會獨自親密...」

「這樣啊。」她覺得如果不是三p的話,還算可以。可是她還是不知道一個女子怎麼有辦法一下子從一個男人換到另一個男人。她只知道自己從男朋友換到父親之間有一個多小時她就讓她隔天一動就會痛。

想到這裡她才想起自從她跟她父親做過愛以後她已經跟她的男朋友做了兩次愛。雖然他的性能能讓她高潮,他就是不能讓她感覺到她父親給她的爆炸性快感。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再跟自己的父親有任何的性關係,不管他能讓她感覺多麼好。
她父親突然說道:「我有個要求...」

曉敏雖然聽到了他這麼說把上身往後退,可是她卻感覺到興奮的心跳。「我說過我們不會再有性關係了!」

她父親說道:「我不是要跟妳要求做愛,我只想要妳跟我去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

「我和妳母親長大的地方。」

她從來都沒有聽過她母親講關於她的童年,所以她更不可能知道她從那裡來的,在什麼環境長大的。可是她也知道那是她母親跟哥哥和父親有亂倫的地方。「妳要帶我去哪裡有什麼動機?」

「我沒有什麼動機,」她父親說道。「我只是想帶妳去看看妳父母長大的地方。雖然妳的背景不是什麼可以告人的事,可是妳至少應該對自己的身世有認識。」

曉敏還是半信半疑地問道:「那你要什麼時後去?」

「明天就是星期六,明天去好不好?到那裡只有半個小時的車程,可是我們可以在那裡待一晚。」

「待一晚啊,」她說道想到她本來答應她的男朋友過去他家。她知道他一定只是想要跟她做愛而已。一個禮拜前她都是很興奮跟他做愛,可是她這時已經開始厭倦他了。「好啊。」

她整晚都睡不著想著她會在她父母長大的地方找到什麼有趣的細節。她也有幾次想到跟她父親做愛的可能。可是她每次想到那種情景,她就立刻想著她的男朋友或其他她喜歡的事或東西。她睡著時已經是凌晨三點了。

曉敏起床後迷迷糊糊地沒穿褲子走進廁所。她看到她的父親正在刷牙跟他說了一下早安就把內褲脫了下來到她的膝蓋上,坐在馬桶上開始尿尿。她的父親匆匆忙忙地漱口後就立刻走出廁所。這時候她才明白她做了什麼。她卻沒有感到尷尬。畢竟她展露出的地方已經被他看光了幹過了。但是她也知道被他看過也被他幹過不是問題,是他看到她這個樣子的反應會怎麼樣。她跟他說過她不會再跟他做愛,可是他也要求她不要在他面前展露出她的裸體,因為他會不自禁想要跟他再次做愛。

她用完廁所洗臉刷牙後,回到房間穿好衣服再去找在客廳的父親。她看到他的時候說道:「對不起,我之前迷迷糊糊地忘記我該在你面前穿褲子,而且更不該在你面前脫內褲。」

「沒關係...妳準備好了嗎?」她父親臉紅地說道。

曉敏知道她不應該這麼做,可是她問道:「你剛才有看到什麼?」

「妳...」

她看到她父親的尷尬樣子覺得好笑,說道:「算了算了,我隨便問問而已啦。」

她父親終於變回正常後說道:「那我們出門吧。」

他們就像他所說的開了半個小時的車程了鄉下的地方。她下車時看到到處都是農地,她只看到農房建築和一間房子。她問道她已經知道答案是問題:「你和媽媽是在農場長大的啊?」

「對啊,妳的祖父是個農人,這裡的田地已經傳了七代了。只有傳到我才不再是農人。」

「可是這塊土地還是有人種耶。」她問道。

「妳祖父過世後,我把田地都賣了。我只留著這幾個建築沒有賣而已。」

她看的出為什麼他沒有把房子和其他的建築一起賣了。這些是他唯一可以記得她母親的東西。她也再次看到跟她母親一模一樣的感傷表情。她知道他上次有這個表情發生了什麼事,所以她跑向房子的大門問道:「那快帶我去裡面看看吧!」

她進入了房子看到裡面其實蠻舊的,而且沒有什麼特別。可是她卻發現它很乾淨。她這時才聯想到她父親每個禮拜都會有兩次什麼都沒交代就不見幾個小時。她想他一定是來這裡打掃。她從客廳走入廚房看到了櫃檯空間不禁想起自己跟他做愛的時候問道:「你跟媽咪時常在這裡做嗎?」

她父親沒有立刻回答,只有過了一會兒才說道:「不是很時常...我是比較喜歡面對她...」

他的回答讓她覺得莫名奇妙的嫉妒心。她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問道:「你的意思是我們做愛那一次你不夠享受是吧?」

她父親立刻說道:「我沒有這個意思!我是說跟妳母親才...」

看到他這麼慌張地回答,她才發現自己問了她不該問的問題。她也知道她不應該和他做愛的事再次扯進非常亂的情況。她說道:「什麼都不要說。算我沒問...」

她繼續到處走。每到了一個看起來可以做愛的地方,她就有想要問他有沒有在那裡做過愛類型的問題。可是她一直都沒有開口。她到了樓上走進一個有女人裝飾的房間她就猜想這一定是她母親的房間。

她轉頭看到了她父親再次有那個失望的表情開口問道:「你和媽媽在這裏...?」

他沒有看曉敏回答道:「這就是我跟妳母親第一次做愛的地方...」

她記得他跟她昨晚說過他跟母親的第一次其實是不小心撞見了她和她祖父做愛的時候。她沒問他就繼續說道:「那天我自己在田地到處尋找妳母親要我找的一樣物品。可是我一直都找不到所以我回了家。沒想到我一進門就聽到妳母親呻吟的聲音...」

曉敏聽得出她母親當時一定是為了不讓父親知道她跟祖父有亂倫才把他引開的。可是雖然是她先問關於他們在這裡做愛的問題,她突然不想聽到關於母親的性故事。特別這也是關於她父親和祖父的性故事。她說道:「我只有問你跟媽媽在這裡有沒有做愛...」

她父親懂她的意思所以就沒再說下去。

接下來她就自己繼續到處走到處看。她可以想像因為這裡非常的偏僻,她的祖父會跟母親有亂倫也不是很奇怪的事。想到奇怪她這時才想到從她進門到現在看過了每間房間都沒有看到母親的照片。一張都沒有。她看到她的父親和祖父的照片,也看到其他她不認識的人的照片,就是沒有母親的照片。她想起了在家裏也只有她有母親的照片,她父親都沒有擺過母親的照片。所以她走進廚房看著正在準備午餐的父親問道:「為什麼整間房子裡都沒有媽媽的照片?」

她父親鄒了眉頭回答道:「當妳母親離家出走後,妳的祖父非常傷心也非常生氣。他一時衝動把妳母親的照片和一些其他的東西都燒了。我那時沒有辦法阻止他,要不然我何必時常看著妳帶來的照片?」

「實在太可惜了,」曉敏說道。她看得出他為這件事非常的感傷。

「所以我才會一直堅持不賣這間房子。這是我唯一能留下妳母親的記憶的方式。」

「還有我啊!我也是媽媽的記憶...」她說道這裡才發覺她不應該這麼說。她跟他已經做過愛,跟她母親一樣,跟他有亂倫之性愛。

她父親也發覺話題的不妥所以他說道:「午餐快要好了,去洗手吧。」

吃完午餐後,曉敏繼續跟父親到處走走逛逛看著母親和父親長大的環境。

只有吃完晚餐,洗完澡後她才發現她沒有帶家裡穿的褲子。她想到穿著整天穿過的牛仔褲,可是她不想跟父親在客廳看電視時穿的這麼不舒服。她想她應該可以蓋上被子,這樣他應該就不會被她誘惑。

她把被子包著自己的下身走進了客廳。她父親看到這樣還沒來得及開口問她她就先說道:「我忘記帶家裡穿的褲子...」

她父親沒有說什麼而只有把視線往電視螢幕看。曉敏坐在沙發上離他的左邊幾寸的地方。自從他們做過愛後,她已經跟他這樣一起看電視三次了。雖然她一直都不覺得跟他一起看電視有什麼有趣,可是這讓她記起之前跟母親在一起的感覺。一種溫馨的感覺。

可是她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到之前他開始講給她關於她父母第一次的故事,引起她記起自己跟他第一次做愛時的快感。她問道:「爸爸,之前你開始跟我講你和媽媽的第一次... 我現在想聽...」

她父親轉頭看著她說道:「那...我繼續說下去吧...妳什麼時後不想再聽就說...」

曉敏點頭後他說道:「妳知道嗎?我跟妳母親雖然是兄妹,可是她是我一生唯一愛過的女人。我那時聽到了呻吟聲已經知道是什麼事了。我知道她跟妳祖父有亂倫的性愛。我那時非常的難過她會跟自己的父親有性關係,我一直以為她是我最純潔的妹妹,而且只屬於我的妹妹。可是我走上樓的每一步,我感覺到更興奮。」

曉敏說道:「你會興奮是因為你覺得你也可以跟媽媽做愛吧?」

她父親苦笑道:「對。這件事發生之前,我一直感覺我對妳母親的慾望是只有禽獸才可以有的慾望。但是我知道我自己的父親跟妹妹正在做我一直害怕做的事時,我突然覺得跟她做愛根本就是應該發生的事...」

「然後呢?」

「我到樓上時立刻衝進她的臥房,看到妳祖父在妳母親身上,他們兩人都驚訝看到我。可是妳的祖父卻一下子就變成了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樣子繼續進出妳母親...而妳母親卻一直看著我,一直呻吟出她身體給她的快感。我不知道看他們做愛做了多久,可是妳母親一定有高潮了五次以上。當妳祖父終於射精入她時,我可以看出她多麼享受自己父親射精入她的享受...」

曉敏覺得她知道她母親當時的感受。她也被自己父親幹得非常享受。她突然感覺到整個禮拜她一直可以抵抗的慾望而以個渴望的眼神看著她父親,而且把蓋在下身上的被子掀開一半。

但是他卻沒有發現到女兒的眼神而繼續說道:「妳祖父射了精後我問他們已經有亂倫關係多久了。妳的祖父跟我說幾個禮拜了。然後他離開了房間說要給我和妳母親好好談談。妳的母親完全沒有遮住裸體,而且她坐起來時還故意把妳祖父的精子擠出穴外給我看...」他歎了一口氣才繼續說道:「我看到那種情景,我想對她生氣也沒辦法,反而我的肉棒勃起來了...」

「後來呢?」曉敏雖然知道應該後來發生什麼,她還是問了他,而且更靠近他一點同時也把剩下的被子掀開,展露出只穿著一件白色內褲的下身。

他還是沒有察覺的到她做了什麼而繼續說道:「我一時害羞,就坐在她身旁不敢看她...」他這時才瞄了她一眼。他立刻眼神再次回到前方。他可以控制眼神,可是現在的他,肉棒也開始勃起。

「是嗎?」她當然有發覺到他的肉棒在他褲子裡的起伏。所以她再次接近他。他們之間只剩下一點空隙而已。她知道她跟他說過她不可能會再跟他有任何性愛關係,可是她已經抵達到控制不了自己的地步。

「對。」

「那媽媽後來做了什麼?」她知道一定是她母親做了下一個動作。她伸出手擺在他的大腿上。

「她...她...」

曉敏觸摸他褲子上的起伏問道:「她是不是這麼做?」

他雖然沒有站起來,可是他卻反應道:「我帶妳來這裡不是為了要跟妳做任何性事!」

「是嗎?」她用了比較大的力量觸摸他。「帶我來一整間可以讓你想起你跟媽媽做愛回憶的屋子沒有其他的意思?」她這時根本就不在乎他帶她來這裡有什麼用意。她只知道她想要跟他做愛。

「我真的沒有這個意思!」

她把他的褲子脫下一點,然後抓住他的肉棒說道:「媽媽是不是這樣做?」

「她...她就是這麼做...」

她彎身過去親了一下他的龜頭然後抬起頭問道:「她有沒有那樣做?」

「有...」

她再次親了一下龜頭後把整個龜頭含入嘴裡然後放開它問道:「那樣呢?」

「她...也有那麼做...」

她沒有再問他問題而吞了肉棒的三分之一,回到龜頭下的地方,然後再次吞掉三分之一的肉棒。她這麼做了幾次後,抓住他肉棒的手也開始上下移動觸摸它。她不知道她的父親有什麼表情,她只知道他一定在享受她的服務。

她這麼做了兩分鐘後他說道:「妳母親...第一次給我口交時...只是前戲...」

曉敏聽到他這麼說立刻彈起來說道:「我沒有說要跟媽媽跟你做的第一次做的一摸一樣啊!」說完她就站起來。

她父親驚呼道:「我...我...」

她突然撲向他坐騎在他身上。「媽媽是不是這樣做的?」

「是...」

她在他的耳朵邊悄悄地說道:「唯一不同的是媽媽那時全裸,我還穿好衣服該怎麼辦?」

他立刻幫她脫了的上衣和奶罩,展露出她豐滿的雙乳。

他看到他們毫不客氣地把雙手和嘴巴一起往前撲上,像個飢餓的狗特底地擺弄她的乳頭和乳房。
雖然曉敏喜歡被玩弄乳房的感覺,她更需要肉棒在她小穴裡面的感覺。「你還沒有脫完我的衣服!」她埋怨道。

她父親立刻開始扯下她的內褲,還是因為她坐騎在他身上,他只把她的內褲的下邊扯到一邊,然後在她能抗議之前把肉棒插進她的小穴裡。

曉敏大聲呻吟出來,感覺到比第一次跟他做愛更好的快感。這次跟第一次不同,她已經知道他的性能表現非常好也不再害怕自己第一次做了不倫之事。她看著她父親享受的表情,讓她感覺更棒。她覺得她就是一種喜歡性伴享受自己的人。雖然她知道男朋友的性能沒有比父親好,可是她跟男朋友最近做的兩次,她還是全力以赴。他能感覺到她能給的快感,她就很高興了。她想她母親也跟她一樣。

她父親開始從下面移動,可是她說道:「讓我來...媽媽一定也沒有讓你動吧?」

他搖頭說道:「我整個第一次都完全被妳母親...」

「我們的第一次也完全只有你在幹我...這一次讓我來服務你吧?」她沒有等他回答就開始慢慢地往前往後的移動,然後漸漸的加快速度。她享受著每個動作的快感也享受被他玩弄乳房和屁股的感覺。

但是她覺得面對面就該接吻,所以她開始吻他低下正在吻她乳房的頭的頭頂跟他表示她要他的注意。他抬起頭後她直接吻了他的嘴唇。一開始他們之間的吻有點邋遢,他們兩人的臉到處都被口水沾到。可是她漸漸地兩人的嘴唇和舌頭找到了一個平穩的方式來享受對方。

也因為接吻她慢了下來,可是她並不在乎比較不激烈的快感,反而感覺到一種說不出來是什麼的溫馨快感。她的內心湧上她一年多來一直都沒有對她父親感覺過的愛,讓她感覺到的快感更加強烈。讓她能一下子就緊靠著父親高潮了。

她在他身上喘氣一會後,再次開始移動。這次她開始上下起伏,而且她用了自己能提供的最快速度上下她父親的肉棒,讓她跟她父親一直大聲吼叫直到她再次高潮為止。

這次她卻沒有力氣再動了,所以她父親問道:「要不要...吼...哼...到妳母親的床上...呼...繼續?」

曉敏雖然有想要一直模仿母親完全服務父親的第一次,可是這個時候她什麼都可以。她點了點頭後他把她抱起來,肉棒還插在她小穴裡,走上樓去她母親的房間。他們到了床邊時,他把她放在床上然後繼續進出她。

他再給了她三次高潮後才射精進入她。她父親癱倒在她身上喘氣,可是過了一會兒,她自己可以說話時她問道:「這次...呼...這次有沒有比...上次好?」

當他沒有反應時,她才發覺他睡著了。她又氣又覺得好笑。想著他跟母親的第一次後是不是也睡著了。她把他推開讓他躺在身邊。她轉頭看著他,想著以後該怎麼辦。


3

曉敏跟父親繼續他們之間的亂倫關幾個月了。除了她有月經時以外她每天都會跟他做愛至少一次。她有時候覺得父親比男朋友還要想是是她的男朋友,他讓她更有快感和她想不到可以有的高潮,而且也讓她很感覺很快樂。她終於跟父親有種感情。

但是她一直都沒跟男朋友談到要分手這類的話。她雖然現在很快樂,可是她也知道到最後她跟父親只能當父女,她們不會有結果的。她雖然沒有愛她的男朋友也不覺得他的性能表現能跟父親相比,可是她就是需要她生命中的一部份沒有任何亂倫的關係。

也因為這樣她很注意吃避孕藥,也不讓父親在危險期間內射精在穴裡。她不希望跟母親一樣為了生下因為亂倫才有的孩子過著沒有親朋好友的日子。何況她如果跟父親有了孩子,她也不知道要怎麼看待它。是兒女還是弟妹?她父親也該把孩子當作兒女,孫子還是當成姪子或姪女?她自己也時常在做愛調情時叫他舅舅,可是她不希望有下一代的亂倫之愛的結果。

一天放學後的下午她本來以為她會跟男朋友去他家做愛,可是他卻跟她問道:「我們過去妳家好不好?我們交往了一段時間了,可是我一直都沒進入過妳家。」

曉敏本來想拒絕他,可是她一時想不出要用什麼藉口。「我家啊?不太好吧?我家很亂...」

「我家也很亂啊!」

「我爸可能不會喜歡別人進來屋裡...」

「妳不是說他都是差不多六點左右才回到家嗎?那時我應該早就離開了!而且在一個妳父親可能發現我們在做愛的情況下做一定很刺激的!」

曉敏覺得他說得沒錯。畢竟他的性能沒有父親的好。他耐不了太久。而且她自己也一直想要跟他有比較刺激的性愛。他想要在危險的情況下做愛,她自己卻想被父親看到自己跟別人做愛的樣子。她想到這裡雖然覺得自己跟母親越來越像了,可是她也覺得很興奮。「好吧,我們去我家做愛!」

曉敏利用了男朋友在開車的時間寄了父親幾個短信跟他要求他立刻下班回家。而且她要他小聲不要讓男朋友知道他回到家了。她沒有跟他說明她要他看,她要他自己決定他看到她跟男朋友做愛時會做什麼。

她們到曉敏家時她的男朋友看到了在沙發上有一件昨晚她和她父親做愛時脫下的三角褲。他指著它嘲笑她問道:「妳時常都會把三角褲亂丟嗎?」

曉敏雖然感覺到興奮有可能被發現自己跟父親有亂倫的關係,可是她還是臉紅心跳她的三角褲在客廳裏被男朋友看到了。她立刻把三角褲從沙發上拿走擠成一團在掌心裏。「對,我在屋裡任何地方都脫衣服...」

「妳不怕被父親看到嗎?」

「我當然只有他不在家或不在室裡的時候才會脫嘛。」她很想直接跟他說出實話可是她還是騙他道。

「他看到妳的內衣褲在沙發或其他地方都不在乎?」

「他時常說我...可是他也沒辦法管我...你管這麼多幹什麼?」

「我只是覺得一對父女獨自住在一起應該比較小心一點。」

「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沒有什麼意思,我只是覺得奇怪妳會把三角褲脫在這麼明顯的地方。」

「這裡是我家,我要在那裡脫三角褲是我的權利!」她知道任何幻想她可以跟她男朋友說出她和父親的亂倫關係是不可能實現的。曉敏也知道因為他想做愛所以權利在她手中。她的男朋友知道他惹她生氣,所以他沒繼續說什麼。

她們進入她的臥房後她故意把門留著一小縫給她父親等會用來看她跟男朋友做愛的樣子。她們一走到床邊他就立刻把她推倒在床上,逼迫吻著她的嘴唇,一隻手透過上衣抓住她的乳房,另一隻手觸摸著她的陰部。

曉敏沒有抵抗,任由他做,她只希望他不會太急,在她父親回來之前射精。所以她把男朋友推開,爬到他的身上,然後把他的褲子拉鍊拉了下來,拿出他已經勃起的肉棒,最後把三分之一的肉棒放入嘴裡。她希望她可以拖時間等到她父親回來。

她的男朋友不是非常習慣她特意給他口交所以他問道:「妳是怎麼啦?」

曉敏吐出他的肉棒回答道:「我想要在我家裡跟你有每種性交的經驗嘛!」然後她立刻再次含住他一半的肉棒。

她這麼說,她男朋友也沒有什麼話可以講。她繼續使用嘴唇,舌頭和口腔來服務他,令他呻吟出聲。可是即使他享受著她的服務,他還是沒有忘記把她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脫掉。然後到處觸摸著她的裸體。她只希望父親能快到,讓她可以在父親眼前做愛。

如她所願,她再繼續給男朋友口交了一下後,她就從眼角看到門縫有影子通過。她知道父親回來了。她繼續為男朋友口交了一下因為她希望她父親可以仔細地看她給別人口交的樣子。被她父親看見她給別人口交令她覺得男朋友的肉棒特別可口,也讓她感覺特別的興奮。

因為被她父親看,她的慾望已經到達了極限。所以她覺得她父親應該滿足時,她才把肉棒吐出口,然後往後躺下把雙腿分開。她的男朋友當然立刻撲上她也沒有浪費時間一下子就進入了她。她「啊」了非常大聲不只是因為她要父親聽到她被男朋友插的反應,也是因為她感覺到她一直沒有跟男朋友做愛時感覺過的快感。她當然知道她會有這樣的快感是因為父親在看她被其他男人幹。她覺得如果她知道會感覺這麼好,她早就安排跟男朋友在自己家裡做了。

曉敏的男朋友當然也發覺她不平常的反應。他再抽插了她幾下而且得到一樣的激烈反應後問道:「妳真的很喜歡在家裡做啊!?」

曉敏很希望誠實跟他說出原因,可是她只回答道:「嗯嗯嗯..對...啊」

聽到她的反應他說道:「我們以後應該多來妳家!」然後他開始激烈地進出她。

被男朋友這麼激烈地抽插,曉敏大聲地呻吟叫出。她沒想到她可以跟男朋友做愛時感覺到這麼舒服的感覺。她看了門縫一眼,看到了父親的影子,讓她感覺到更多快感,讓她再一下子就高呼出高潮的快感。

她的男朋友被她的高潮驚訝,但是他也被她的高潮引起了更高的慾望,所以他立刻用力快速地幹她。曉敏當然歡迎他激烈的動作然沒過多久又高潮了。

她會高潮兩次對她的男朋友來說是個不可思意的事所以他再接再厲地幹她。可是他也被他高升的慾望陷害。因為他的慾望太高,他比之前做愛時更早洩,把精子射進她還沒有滿足的穴裡。

雖然他早洩,可是他們兩人卻都喘不過氣。她的呼吸平靜時,她才往門縫看了一眼發現父親已經離開了。她在男朋友耳邊說道:「以後我們只能在我家做愛。」成為伊莉的版主,你將獲得更高級和無限的權限。把你感興趣的版面一步步地發展和豐盛,那種滿足感等著你來嚐嚐喔。


4

那晚,曉敏跟她父親一起吃晚餐時一句話都沒有說。其實至從她的男朋友離開後他們就什麼話都沒有說。曉敏不知道為什麼父親會有這樣的反應,可是自己卻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她有男朋友有性交是他們兩人都知道的事。可是知道跟看到事情發生有大大的不同。

她洗澡刷牙完後走進父親的房間。她看到他已經躺在一邊好像是睡著了的樣子。她還以為那晚他們不會做愛所以她直接上床的一邊蓋上被子想要睡覺。但是她父親卻轉身然後一隻手從下面玩弄她的乳房,另一隻手則從上面鑽進她的三角褲裡面直接觸摸她的陰部。他也開始吻她的耳朵和頸子後面。

「你是怎麼啦?」曉敏驚訝地問道。「之前你一句話都不跟我講,現在卻想直接幹我?」

她父親繼續觸摸她上下身一會後才說道:「我是一直不知道如何開口...」

「不知道如何開口?你說不出你對我跟他做愛的感想嗎?」

他把她的短褲和三角褲一起拉下,然後把她一條大腿扶起來,把肉棒從後面插進她。「啊啊啊,從之前看妳們做愛時我就一直想進入妳了!」

被父親這麼插入,而且同時想到之前被父親看她做愛的感覺,她感覺比平常更激烈的快感。「嗯嗯嗯...那你為什麼等到現在才進入我!?」

他開始進出她時說道;「我一直不知道該怎麼跟妳講...」

「嗯嗯嗯嗯...講什麼?」她自己也希望她能早一點感覺到父親遠勝過男朋友的肉棒和性技能。

「我看到妳們之前做愛時,我真的很想衝進去一起跟他幹妳!」他一邊說著一邊更激烈地進出她。

曉敏雖然沒有想過同時被兩個男人一起幹,她卻被他這麼說感覺更興奮。可是她不知道為什麼他會等這麼久才跟她說出他的感想。「不敢說出來...啊...嗯...也不必...不必...喔喔喔喔...整晚不跟我...嗯...講話或早點...早點跟我做愛吧?!」

「因為...吼...因為我...我想要...非常想要跟他一起幹妳...」他說完用了最快的速度進出她。

在她大聲呻吟的同時,她懂了父親的意思。她明白他想要她跟她的男朋友說明她們之間的亂倫關係,而且安排三P的性愛。他之所以等了這麼久才說出來對她來說是當然的事。這件事比他們有亂倫還要嚴重。他們可以永遠不讓外人知道他們的秘密,可是如果她的男朋友知道了,事情可能會變得很糟糕。而且他也不知道她自己對三P有什麼感想。可是她父親幹她幹得激烈,讓她感覺特別好,所以她一直都沒有辦法回答。只有她強烈地高潮後她才問道:「你...呼...呼...呼...是想...想要...呼...我跟媽咪...一樣...?」

她父親還沒有繼續下去以前說道:「吼...吼...可以嗎?」

「我可以...呼...呼...可是我要...要看看他對亂倫...有什麼...呼...看法...」


5

曉敏當然不知道如何開口跟男朋友問他對亂倫的感想。可是這是她父親的要求,而且有三P 的可能也讓她的慾望更高昇,所以她知道她一定要想辦法。

這種事當然很難跟任何人提起,何況是自己的男朋友。可是她記得他有問她關於她的三角褲在客廳裏的事,所以她故意把幾件穿過的三角褲到處亂擺,希望他過來時會看到,然後那時她就有機會跟他提起三P 的事。

隔了幾天後她的男朋友進入她家時看到在客廳的一件奶罩,兩件三角褲,廚房的一件奶罩和三角褲,然後廁所的一件時丁字褲,他說道:「妳跟妳父親有個很特別的關係啊!」

她正在脫衣服回答道:「是嗎?你為什麼這麼說?」

他做在她的床上滿臉疑惑地說道:「妳時常在家裏脫衣服,妳不怕被他看到裸體嗎?」

曉敏知道她需要小心回答他。她這時把奶罩脫掉丟在臥房的一個角落。「我需要怕被他看到嗎?」

「平常的女孩都會害怕被父親看到裸體...」

「是嗎?」她這時把脫下的三角褲也丟在一旁。

「是啊。」

她這時幫他拉下褲子的拉鍊說道:「你覺得我父親如果看到我的裸體會做什麼?」

她的男朋友愣了一下後才說道:「我想他一定會撲上妳!然後把好好地幹妳!」

曉敏這時覺得她真的可能有機會跟他和她父親有三P 。她覺得他會說這種話不是因為他對亂倫有反感,反而他好像令他的慾望更高。她把他褲子的扣扭解開然後把它和內褲一起的脫到他的膝蓋上展露出他已經勃起的肉棒。「是嗎?」她爬到他身上說道。

「啊啊啊啊,是啊!」就當曉敏把他的整根肉棒插入她的小穴時他說道。

她慢慢地上下起伏然後說道:「那你覺得我該不該讓他幹?!」

他沒有回答。她知道一般的女孩說道這個話題的開頭可能就會覺得噁心而且不會繼續跟提起這種話題的男朋友有性交。雖然他已經說到這個地步,要他繼續說下去確實是很困難。她一時沒有再問他這個問題,而繼續慢慢地上下起伏。可是出乎意料他卻問道:「妳會讓妳父親幹妳嗎?」

曉敏雖然害怕她說實話的後果,可是自從她開始跟她父親做愛以來,她就有個想要讓任何一個不是家人的人說出她是個有亂倫的女孩子。而且她相信她男朋友一定是個對亂倫有興趣的人。所以她不管一切說道:「我已經讓他幹我了!」

聽到她這麼說她的男朋友當然非常驚訝,可是如她所料,他對她說出來的話不但沒有反感,反而更讓他興奮,令他把她翻到他身下,然後用了曉敏從來沒想過他有的性技能激烈地幹她。她感覺到跟她父親幹她時差不多一樣的快感,而且還叫出幾次:「喔爹地」她一下子就高潮了。可是更令她驚訝的是他維持了他的性能,一直幹她到她再高潮了三次後才射精進入她的小穴。

她在舔他的肉棒乾淨時,他問道:「呼...呼...呼...妳直到跟妳父親有亂倫嗎?」

她含著他的肉棒點了點頭。

「太...太...激烈了...」他說道。

她吐出他的肉棒問道:「那你想...呼...想不想...做更激烈的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