骯髒的生意

1

「這不是我家嗎?!」我看到銀幕上的地址時不禁跟自己說出口。

我本來很高興我在網路上拍賣的髒污三角褲可以賣個比以往平常三倍的價錢。可是我沒想到買我三角褲的色鬼會跟我住同一個地址。因為這代表這個色鬼只有可能是我父親或是我哥哥!

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我開始拍賣我髒污的三角褲是因為我想多賺點零用錢。雖然我需要給陌生男人看到我穿三角褲和赤裸下身的樣子,可是我從來都沒有讓他們看到肚子以上所已沒有人會知道是我。因為我下身和我剃光的陰部都被客人喜愛,我已經賣了十幾件三角褲了。加上我都是立刻收到錢就寄貨出去,我還沒有收到任何不滿意的埋怨。但是我已經收到這次買賣的錢,可是我卻不想把貨寄給家裡的色鬼。

我一直以為我父親跟哥哥不像一般的男性那麼好色。可是我現在發現他們其中一個人是個變態色鬼,我覺得真的很生氣。而且這代表他們其中一個人看過我的陰部!雖然他們也不知道會是我在賣三角褲,我不敢想像被自己的親生父親和哥哥看到我長大後的裸體。

反正已經晚上六點多了,我又不能去把貨寄出去給這個利用假名的客人,我就暫時不去管要不要把貨寄出去還是要把錢退還給他。我決定我應該先探視父親和哥哥,找出誰才是色鬼。我也不知道找到真相有什麼好處。因為我找出誰是色鬼可以面對他嗎?可是我就是覺得我需要找出看過我陰部的家人。我想要知道為什麼這個人和任何男人要女人用過的三角褲。

我走出我的臥房時看到哥哥的女朋友瓦萊麗,也從他的臥房走出來。我只見過她幾次,可是我對她的印象深刻。我會對她有深刻的印象不只因為她是個跟東方人在一起的白人,她也是我親自見過最漂亮,身材最好的女人。她有雙藍色的大眼睛,有自然的長眼毛,高直的鼻樑,豐滿讓我也想吻的嘴唇。她大概五英尺九英寸高,有修長的手臂和美腿,而且前凸個C杯乳房,後翹個又圓又有彈性的屁股。看到她我才覺得我哥哥不可能會是買我髒污三角褲的人。他有這麼完美的女朋友,怎麼需要買一個照道理他不認識的女人用過的三角褲。而且按照時間,如果他之前一直跟她在一起,他怎麼可能出價越來越高?一定不是他!我父親就不同了。他跟母親離婚後就一直沒有過女朋友,所以他比較需要讓他興奮的東西吧?

我對瓦萊麗微笑點頭,她也對我微笑。然後我哥哥萊恩也跟了她走出臥房。他看到我在走廊說道:「我跟瓦萊麗回大學的宿舍,今晚就不回家了。」

我雖然會賣我髒污的三角褲,可是我其實對性的事完全不懂也不在乎。我只知道有些人會買這種東西來滿足他們的慾望。他們要用它來做什麼我一點都不管。可是我懂他說他會去女朋友的宿舍代表他們今晚會做愛。我尷尬地不敢看她們回答道:「喔,我跟爸爸說晚餐不用你的份。」我看著哥哥的背影離開時覺得他跟瓦萊麗雖然不是同種族的人卻實在很配合。能跟這麼美麗性感的女人在一起應該是因為他也是個英俊高大的東方人。他在高中時代就有了很多個女朋友了,因為他一直換女友。現在他卻有辦法跟一個女朋友在一起快三年了。這種左右都有女人要的男人怎麼需要用過女人的三角褲?


他們離開後我才想起如果他們不在的話,我就會跟我的變態色鬼父親獨自在一起!


2

我父親回到家問我的第一句話是:「晚餐準備好了嗎?」

我第一個反應是想道:「在工作時間上網買女人的髒三角褲一定很累吧?」但是我為了不讓他對我有防備心,我回答道:「快好了!你先去洗臉洗手就可以吃了。」我想查我父親是多麼變態多麼色,可是我不希望被他發現我就是拍賣三角褲的人。

我們一起坐在圓形餐桌時,我們跟以往一樣沒有很多可以談的話題。我們只有跟對方說了一下今天基本發生的事。可是我坐立不安的動作引起了他的好奇。「妳是不是有事想跟我說?」

我惶急地回答他:「沒有啊!可能是我今天吃太多甜點了!」

「是嗎?甜點這種東西還是少吃好。吃了太多會肥的。」

他說這種話我以前一點都沒有注意過他會有什麼意思。可是我現在知道他是個色鬼,我覺得他一定一直都有在注意我的身材,說這種話不是為了我好,而是要我保持身材!我的表情一定出賣了我因為他說道:「妳不需要擔心。妳還年輕,只要不常吃,妳的好身材不會走樣的!」

我這時希望我之前有注意他跟我說過的話。這樣一來我就知道他有沒有說過我有「好身材」這類的話了。可是我卻相信他會這麼說因為他就是個色鬼。一個連女兒也不放過的色鬼。我不希望再露出馬腳讓他覺得我有什麼不對勁,所以我只對他苦笑一下。

我們繼續吃晚餐後沒多久他問道:「妳說妳哥跟他的女友回宿舍過夜?」

我點了頭點頭。

他自言自語道:「如果我有這麼優質的女朋友,我也不會時常回家過夜。」

我聽他這麼說當然火大踢了他一腳。我怎麼一直看不出來我的父親是個色鬼?!

「妳幹嘛踢我?」他抱著腿大聲叫道。

「對-對不起,」我說道。「我想到一件事...」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我的反應。

「小心一點好不好?」他完全沒有我踢他的原因的概念。

我點了點頭。可是我還是氣他會說這種話。

我們吃完晚餐後,他去看電視,而我去洗碗碟。我洗完之後經過客廳看到父親坐在沙發上。我只能想到他是個會買女人三角褲的色鬼。

我準備好衣服去洗澡。洗了幾分鐘後我聽到有人敲門。我知道應該只有父親在家所以我覺得有點害怕他會對我做什麼。我相信他會確定我哥不在家就是要對我做不當的事。我叫道:「你想幹什麼?!」

「我需要上廁所!」

「你不能等我洗完嗎?」

「不行,我就快要尿出來了!」

我一直都沒有在家裡鎖門的習慣。所以雖然我知道父親是個色鬼,我還是沒有鎖廁所門。所以他要進來廁所是很簡單的事。而且因為家裡只有一間廁所,他之前也會做類似的事,我以前都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當。我回答道:「那用完就快點出去!」

我父親把門打開,然後我在淋浴水的聲音內隔著浴簾聽到了他尿尿進入馬桶的聲音。這是然後他就離開了廁所而且也把門關上。我這時才覺得我一定太過於緊張他是個色鬼才會以為他會對我做什麼不應該做的事。我清楚地想一想也知道雖然他是個色鬼,不代表他會對我做什麼,要不然他買髒三角褲幹什麼?他去找我的洗衣槽內就可以找到我穿過的三角褲了。

我洗完澡後看到父親睡著在沙發上。我看著他熟睡的樣子就看不出他會是個會買髒三角褲的色鬼。可是我應該諒解他。據我所知,他很久沒有跟任何女人一起了,他會找一些刺激自己的性傾向也不是很奇怪。是我自己太發神經以為是個色鬼就會對女兒做甚麼不妥當的事。這件事只是巧合他會買到自己女兒的三角褲。我把他的被子從他的房間帶到客廳把它蓋在他身上。然後回到我的臥房。

我看到我書桌上的手機一閃一閃所以我開機看到我有新的拍賣訊息。是買我三角褲的人。可是他寄來訊息的時間是七點半,那時我跟父親吃晚餐,他那時根本就沒有碰過他的手機。那買我髒三角褲的人不就是我哥?!


3

我整晚都沒睡因為我不懂為什麼我哥哥會想要買髒污的三角褲。他是一個任何沒有種族歧視的女人都會歡迎的男人,而且他有個這麼美麗性感的女朋友,為什麼他會有這種癖好?!

隔天我在學校吃午餐時跟性經驗豐富的朋友莎莉問道:「為什麼什麼女人都可以有的男人還會有其他的慾望?」

她碧綠色的眼睛看著我說道:「妳是指妳哥嗎?」

我否認。「當然不是。」

她把她的紅色長髮從肩膀用手往後梳說道:「那是妳爸嗎?」

「我爸?」我驚訝地問道。「我怎麼可能會說他?」

「因為妳爸很英姿啊!」她把她雄偉的D杯胸部往前凸出說道:「跟妳爸說如果他想找女人,他可以找我!」

我從來沒有想到我爸會被女人喜歡。可是莎莉會有豐富的性經驗也是因為她蠻淫蕩的。據我所知,她八歲就開始發育了,所以她十一歲就失去童貞不是很驚奇的事。接下來她有了六七個男朋友,而且跟每一個都有做過愛,所以她的性經驗真的很豐富。但是她現在卻單身一個多月了,所以她可能只是渴望跟任何男人做愛才會覺得我爸英姿。「我才不會跟他說!即使他要,我也不要他跟未成年的少女做愛去坐牢!」

「妳忘了我一個男朋友那時跟我在一起時已經二十五歲啦?」

「我不管,」我說道。「他不是我爸!」

這時從我的眼角看到了一個瘦瘦高高的人影。我轉頭看到我另一個朋友珍妮手拿著午餐走到我們的桌子旁然後坐在莎莉旁的空的椅子上。她問道:「妳們在談什麼啊?」

「我們在談西蘭的爸爸!」莎莉說道。「他要找女人!所以西蘭說她會跟她爸說他可以找我!」

「真的嗎?」珍妮興奮地轉向我說道。「那麼妳也可以跟他說他可以找我!」

我覺得她一定是在搞笑。她一直都很愛說笑話的。「妳怎麼可以說這種話?不怕男朋友聽到嗎?」

「他聽到最好!」她埋怨道。「我真希望我沒有把童貞給了他的鉛筆肉棒!」

我覺得她被破處後化妝化得比之前濃的多。她會這麼做就是想吸引別的男孩子。她一定真的對她男朋友的肉棒很不滿。可是我卻覺得她沒有化妝比較漂亮。我說道:「妳怎麼知道我爸沒有鉛筆肉棒?」

我兩個朋友一起說道:「怎麼可能?!」

「有什麼不可能?」

莎莉說道:「妳沒聽說妳哥哥有根又大又令女孩子舒服的肉棒嗎?」

我是有聽說過,可是我還是搖了頭回答她。「那又怎麼樣?」

珍妮插進道:「妳爸可以生出一個有大肉棒的兒子,自己應該不會太差吧?!像莎莉的母親有大奶子,所以她也有大奶子!」

「對啊,珍妮有小奶子因為她母親也有小奶子啊!」

「有些男生喜歡比較小的奶子!」

「也有些女生喜歡鉛筆肉棒!」

我不相信她們的道理,我等到她們互相嘲笑了一會後才說道:「那妳怎麼解釋我母親只有A杯乳房而我有B杯乳房?」

她們互相看了一眼後莎莉才說道:「只是一杯的不同!妳哥有大肉棒,妳爸的肉棒不需要一樣大也不會是根鉛筆肉棒!」

珍妮加道:「就是啊!」

我覺得她們真的是強詞奪理。可是從我認識她們以來,她們一直都是這麼樣子所以我只搖了搖頭道:「我還是不會跟我爸說來找妳們!」

「拜託啦?!」

「不要!」

「我請妳吃好吃的?!」

「不需要!」

我們繼續這樣吵了一下後,我從初中就一直喜歡的男孩大衛跟他的女朋友亞里沙走到我們的桌前。他望著我微笑然後問道:「妳們還是這麼熱鬧啊?!」

我的兩個朋友都知道我喜歡大衛所以她們都沒有回答他因為她們在等我回答。我也對他微笑回答道:「我們只是在搞笑而已。」

亞里沙說道:「妳們在講色情笑話嗎?我們一直聽到肉棒這個肉棒那個。說來聽聽嘛,反正我們都是有性經驗的人!」

我覺得她好像是針對我這樣說的。她根本就是在表明她跟大衛已有性關係了。經有雖然我喜歡她的男朋友,可是我從來沒想過跟她搶他。我還沒有機會回答,她就繼續說道:「喔,我忘了西蘭沒有性經驗...」

大衛插嘴說道:「說這種事幹什麼?我們去坐下吃午餐。」然後他就拉了亞里沙往一張空桌走。

我其實不對沒有性經驗感到羞愧。可能是我是一個東方人在白人的世界長大的所以跟其他人比起來比較保守,特別因為我是個女孩子。可是我不把有性經驗跟這些白人女孩一樣當成是個榮譽的事。

我看著大衛和亞里沙坐下後開始吵架。我嘆了一口氣然後轉回我的朋友。她們看著我好像是在看我有沒有事然後莎莉說道:「活該,說這種話男朋友當然會生氣。」

我對她們微笑然後聳了肩膀。我已經接受大衛跟別交往。我是有點失望他已經跟亞里沙有性的關係,因為以後如果我跟他交往,他一定會有性行為的期望。

我的朋友一定是看到我失望的表情跟我一起沉默了一下子。但是珍妮突然問道:「今天是星期四我們下學後要去那裡玩?」

我立刻回答道:「我不行,我要跑一趟郵局。」

莎莉問道:「妳又賣了一件...啊?賣了的多少錢?」

我知道她想說三角褲,可是之前被別人聽到說肉棒讓她小心她該說什麼出口。「對,$150。客人已經付錢了...」

「又是哪個色鬼會付這麼多錢?」珍妮說道。「如果我男朋友買別的女人的...我一定立刻跟他分手!」

「妳早就應該為他有鉛筆肉棒跟他分手了!」莎莉笑她道。

我卻想看她們如果知道買我三角褲的人是我哥她們還會不會有一樣的想法。可是這種事我這麼能跟任何人講?

莎莉問道:「那我們跟妳一起去郵局,然後妳可以請客!」


4

我其實不想讓莎莉或珍妮跟我去郵局寄貨,因為我不想讓她們看到我要寄去的地址是我自己的地址。可是她們吵著要去我也拿她們沒辦法。我只能想辦法隱藏地址。

我們到了郵局後,我從櫃檯拿了一張單字然後開始寫地址。我的兩個朋友東張西望的沒有注意我在寫什麼。可是就當我就要寫完時珍妮從我的肩膀後看到我寫了什麼。她說道:「妳怎麼會寫妳自己的地址?!」

我的第一個念頭是說謊跟她說我一時糊塗所以把自己的地址寫了下去。可是我卻說道:「那是因為...因為買貨的人...住在我家...」

珍妮驚呼一聲:「什麼?!」莎莉聽到了跑了過來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買買買...買她的三,不是,買她的貨的人...住在她家!」珍妮說道。

莎莉大張眼睛看著我問道:「真的嗎?!」

我點了點頭。

「那買妳的貨的人不就是...?」

「我爸或是我哥...」我悄聲地回答道。「我覺得應該是我哥...」然後我跟她們說我發現到什麼。

莎莉說道:「沒想到你哥哥會有這種變態的嗜好。他如果想要的話,我可以給他我的三角褲!」

珍妮笑道:「他一定知道西蘭是個處女才會買她的三角褲!妳這麼淫蕩,他怎麼可能要妳的三角褲?」

「是不是處女沒有撥開小穴怎麼看的出來?!」莎莉說道。「而且雖然西蘭是個處女是事實。可是買這種東西的人又怎麼會相信賣三角褲的人有可能是個處女?!」

「大部分的客人其實都會問我是不是處女,」我說道。「我一直都老實回答他們。我不知道他們相信不相信我,可是我覺得我的答案讓他們的幻想更豐富。」

「這個客人有問妳是處女嗎?」珍妮問道。

我搖頭道:「他沒有問任何問題。他只說他希望快點收貨所以願意付更多錢寄快郵...」

「我一直都想問妳,特別客人是妳哥,妳有沒有想過這些客人都拿妳的三角褲做什麼?!」莎莉問道。

我不知道為什麼即使我哥是個變態我的朋友還會對他有興趣。「我試著不去想這種事。」

「當然是手淫啦!」珍妮說道。「難道他們會穿上她的三角褲嗎?這麼貴的三角褲,被穿壞了多麼可惜啊!」

「不一定喔,」莎莉說道然後看著我問道:「妳有沒有重複客人?」

「有幾個。」

「那就對嘛,他們一定是穿壞了才需要再買嘛!」

「我不知道,我沒有問過為什麼他們會再買我的三角褲,」我說道。「可是我再不把貨寄出去,我貨就不會明天送到!」


5

隔天我還在上學時就收到通知我寄出去的貨已經到了。平常客人都想要簽單,可是我哥卻說他不需要簽單。所以我知道他需要回家拿。而且我也知道他需要比我或我爸早回到家因為包裹沒有寫給誰,所以我們如何一個人都有可能把它打開來看。

我以最快的速度回家因為我想看到底是不是我哥買我的三角褲還是有什麼蹊蹺。可是我回到家門口時已經發覺包裹不見了。我進了屋門時聽到了有人談話的聲音。一男一女的聲音從廚房面出來。我一聽就知道是我哥和他的女朋友。

我走進了廚房時看到了他們兩人坐在圓桌旁喝著從外面買回來的咖啡。他們連秋天的夾克都還穿著就代表他們沒有意思繼續待家裡。我想不到哥會帶瓦萊麗回家一起來拿貨。如果我是她的女朋友,我一定會想知道包裹裡有什麼。我問道:「你們回來啦?」

「我們只是回來拿個東西,」我哥說道。所以我肯確定買我的三角褲的人就是他。

我故意問道:「你們不留家裡在吃晚餐嗎?你已經幾天沒在家了。」

「我們最近很忙,」我哥說道。

忙到可以上黑網買骯髒的三角褲嗎?我卻說道:「忙到連跟自己的家人吃晚餐也不能嗎?」

「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哥站起來說道。「只是我們真的沒有時間吃晚餐。」他拿起他的咖啡要離開。

瓦萊麗也站了起來,可是她要拿起她的大皮包時,她不小心把整個袋子都打翻掉在地上,而且她袋子裡面的東西都掉了出來,包括我寄的包裹。


6

我看到包裹後問道:「原來你們會有時間過來是為了收包裹...是什麼東西這麼重要你們需要特別跑回來一趟?」

我哥和瓦萊麗互相看了一眼,然後我哥哥說道:「這是我買給瓦萊麗的禮物。」

「對,」瓦萊麗加道。「這個是我一直想要的東西。」

我知道這是他們其中一個人想要的東西。問題是他們買我用過的三角褲做什麼?「哇,這麼好?當哥的女朋友真好,我也想要個禮物!」

我哥立刻說道:「好,妳要什麼,下次我買給妳。」

我故意回答道:「你給瓦萊麗什麼我就要一樣的!」

從我眼角我看到了瓦萊麗笑了出來,可是我哥還是一臉正經地說道:「那我就買個...」

瓦萊麗幫他說道:「很可愛的襪子,下次我可以穿給妳看!」

「我就買一樣的襪子給妳,」我哥補道。

我再次故意問道:「我可不可以現在就看一下?如果這雙襪子不是我喜歡的款式,我不要你浪費錢買給我。」

我哥這時立刻走向門口說道:「我們要趕時間,所以下次瓦萊麗再穿給妳看好不好?」

我都還沒有機會回答,他們兩人就匆忙地出門了。

我哥和瓦萊麗離開後我一直都在想著為什麼她也跟買我的三角褲這件事有關係。我雖然沒有跟男孩子交往過,可是我覺得我不可能繼續跟一個會買別的女人用過的男孩子交往。我哥不是個一般的男孩子,但是瓦萊麗也不是個一般的女孩子,她是個可以有任何她想要的男人的女人。這一對引人羨慕的最佳情侶到底要我的三角褲做什麼?

我爸打斷我的思想:「妳怎麼了?我回家後就看到妳一直發呆。」

我一直為了想出我哥和瓦萊麗買我三角褲的原因,所以我糊里糊塗地問他:「為什麼會有人想要買女人用過的三角褲?」只有問題完全出口後我才發現問自己的父親這個問題是多麼不妥當,多麼尷尬。

他驚訝地看著我說道:「妳幹嘛問這麼奇怪的問題?」

我既然問了,我決定就繼續下去。「我聽說有人在網路上這麼做,讓我覺得好奇是什麼樣的人,為了什麼原因會買這種東西。」

「我只能說是為了滿足性嗜好吧,」我爸不好意思的樣子對我說道。

接下來的沉默中我覺得我爸好像跟我之前一樣在發呆。我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可是我不問也知道一定跟我的問題有關。沒多久後他就匆匆忙忙地離開了客廳回房了。

就當我要就寢前,我收到了有人要買我三角褲的消息。這個客人出了比其他客人都高一倍的價錢買我幾天前開始拍賣的三角褲。我查看了一下發現這個客人才剛加入這個購買網站。這種客人是時常有的,所以我沒有多想就接受他的價錢把拍賣完結。到我需要知道寄貨地址時,我才跟自己說到:「不可能吧?我不小心問的問題引起我爸買我的三角褲?!」


7

整晚我只睡了一下子因為我一直想著他怎麼能那麼快就能找到我賣三角褲的網站,而且從這麼多個賣三角褲的人之中,跟我哥一樣選到我的。我相信在賣三角褲人中之我有最漂亮的陰部,而且不是每個人都會顯露陰部,可是我哥跟我爸都會買同一個人的三角褲實在太巧了。但是讓我最失望的還是他跟我哥一樣是個變態色鬼。這讓我想要不要不再賣三角褲了。

因為直從我起床看到他他到我們一起吃早餐時我瞪著他,他問我道:「妳怎麼了?我做錯了什麼事嗎?」

應該是因為我睡眠不夠,我腦筋不靈活,而且我整晚所想的就是這件事,而且為這件事生氣,所以我不小心說道:「對!你是個變態!」

我爸驚訝地問道:「妳為什麼這麼說我?」

我就是忍不住了所以我繼續說下去:「因為我知道你買了用過的三角褲!」

我爸更驚訝地問道:「妳...妳怎麼知道?」

我這時才發覺我說了不該說的話。可是因為他承認他做了這麼噁心的事,讓我更火大而叫出:「因為...因為賣的人是我...我的朋友!」

我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問道:「那一個朋友?」

「你還問!」我叫道。「你知道因為你這麼做讓我有多丟臉嗎!」

他只能說出:「我...我...」

「你什麼!?」我繼續叫道。「我只是問你一個問題而已你就去買了一件你根本就沒有用處的三角褲!」

「我...我只是好奇嘛...」

「好奇也不需要買吧!?」

「我本來也沒想要買...我只是想想看一下...可是我一旦看到了妳的朋友...我就不知不覺地就出了價錢...」

「你看到我朋友就...這是什麼意思?」

「她的...那個...實在太迷人了...」

我聽到他讚美我的陰部就平靜了下來。可是我還是不希望就這樣原諒他。「那麼我跟我朋友說錢招收,可是貨不用送了。」

我爸的表情顯然很失望的樣子。「不要這樣子好不好...?」

我又感覺到生氣。「不要這個樣子?難道還真的要讓我朋友知道我爸爸不只是個變態,他是個連他知道三角褲是誰的都還要的超級變態?!」

「我付多一倍的錢!」我爸說道。「反正妳的朋友已經知道事實了,妳也知道事實了...我真的很...需要那件三角褲...妳們就假裝不知道...可不可以?」

我無法相信自己的父親會為一件三角褲這麼迷惑。我雖然感覺他非常噁心,可是我看到從來沒有求過我做任何事的父親因為這件三角褲而這麼誠懇地求我,我只好說:「好吧...那就多付她一倍的錢...她照樣會寄貨給你...」

「謝謝妳,」我爸爸說道。「我知道妳看不起我這麼做,可是我真的很需要這一件三角褲...」

「我就是看不起你!」我說道。「可是你為什麼需要這種東西?」

「其實我也不知道買它做什麼。昨晚妳問了我問題後我真的只是好奇尋找了買三角褲的黑網,可是我看到了妳的朋友時,我就被迷住了...」他說道。「我知道我買它是非常變態,可是我就是需要它...」

「你還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他嘆了一口氣說道:「妳的朋友...她的陰部讓我想起妳母親...」

我這時只能想他會不會懷疑其實賣三角褲的人就是我。


8

星期一下課後,我把我爸買的三角褲摺好放在一個透明的塑膠袋裡,除了沒有放在包裹信封以外,這跟我以往包裝給其他客人的方式一樣,準備好要給他。他本來吵著要我週末就去朋友家拿三角褲,我當然拒絕了他,然後跟他說我星期一上課時會跟我的朋友取貨。

我把塑膠袋擺在在客廳裏的咖啡桌上然後去煮晚餐等著我爸回家。我聽到大門被打開時我叫出:「爸,貨在咖啡桌上!」

「這是誰的三角褲?」進來廚房問我話的人竟然是我哥。

我後悔我沒有想到我哥會隨時回家,而且還把三角褲放在客廳裏任何人都看的到的地方。我當然跟他也說了一樣的謊話:「是我朋友的...」

我也沒想到他會跟爸問一樣的問題:「那一個朋友?」

「你問這個幹什麼?這是誰的三角褲要你管?」我希望這麼說他會了解他不該再問下去了。

他就將要再說出聲時,大門又再被打開,這次我爸叫道:「西蘭,妳有我的貨嗎?!」

我哥看了我一眼然後就走出廚房進入客廳問了我爸:「你是說這個貨嗎?」

我爸「啊!」之後我才走進客廳看到了一個尷尬的狀況。
可是被兒子發現自己是色鬼應該比被女兒發現好吧?

我哥卻很酷地把三角褲交給了我爸,同時問道:「賣三角褲的人是西蘭的朋友?」

「對...對,」我爸回答道。「是西蘭跟妳說的嗎?」

我哥點了頭。「她有跟你說她的朋友是誰嗎?她不想跟我講。」

我一點都不喜歡他們的話題。即使我真的有這個朋友,而他們知道她是誰,他們要對她做什麼?我爸能回答之前,我大叫道:「你們這兩個色鬼忘記我在這裡嗎?!

「我們當然不會忘記妳在這裡,」我爸雖然之前被兒子發現他買了髒汙的三角褲驚訝,可是他好像開始得意忘形地說道。「只是妳朋友的...」

我插嘴道:「對,你說過了,不用再說一次...」

我哥卻也插嘴說道:「妳的朋友的陰部很好看。她另我有強烈的慾望感。」

我雖然高興他覺得我的陰部好看,可是他是我自己的親生哥哥,他喜歡看我的陰部,而且他是那麼直接,那麼誠實地說出他對我陰部的感想。我還真的覺得很噁心。

我爸點頭同意我哥哥的看法。他卻問道:「你是怎麼知道這是同一個人的三角褲?」

「看這個包裝,你跟我買的三角褲應該是同一個人賣的三角褲,」我哥說道。

「你也買了她的三角褲?!」我爸驚訝地問道。

「對啊,」我哥說道。「其實是瓦萊麗買的,可是我跟她都一樣都對賣三角褲的人的陰部很有慾望。」

我爸更驚訝地問道:「你的意思是瓦萊麗是個雙性戀!?」

我哥微笑道:「她還是對肉棒比較有興趣,可是她跟我一樣都被西蘭的朋友的陰部吸引到睡不著的地步。」

我哥是不是太誇張了吧?我的陰部會讓他和瓦萊麗都睡不著?!但是我爸也說道:「我也對這個女孩的陰部很著迷...我是腦子一直在想她的陰部才睡得著。本來我是覺得她跟你母親的陰部很像才想買她的三角褲,可是我越看她陰部的照片,我越喜歡她!」

太荒唐了!雖然我已經知道我爸對我的陰部著迷,但是他這麼說,加上我哥和瓦萊麗的反應,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想,該怎麼辦。他們看到的是我的陰部,我穿三角褲的樣子。

他們同時轉過來看著我,然後我爸問道:「妳真的不能告訴我們妳的朋友是誰嗎?!」

「我已經跟你說過很多次了,我不會跟你說我的朋友是誰!」我叫道。「我也跟你說過即使你知道她是誰,你也什麼都不能做!她對你們來說太年輕了!」

我哥卻說道:「好,我們不再問她是誰...可是妳能跟我們說她幾歲嗎?」

「她跟我同歲。」我哥跟我爸都對我的答案有非常失望的表情。「所以不要再問我任何關於她的問題!」

我哥卻問道:「我們不再問關於她的問題...可是我們能直接廉價購買她的三角褲嗎?我們本來想買爸買的這一件三角褲,可是我跟瓦萊麗都窮學生,無法每次都用最高價錢買...」

「每次?!」我問道。「你知道她是我朋友還想要買?!」

我哥點了頭。我爸也說道:「我也想繼續買...她的價錢是高了一點...」

我也不想賺我家人的錢。我哥時常買東西給我,所以他如果花太多錢買我的三角褲的話,他一定沒有錢對我好。我爸已經把每個月賺的錢都支付在我們一家人身上,我怎麼能當個壞女兒把他的錢都花在這麼噁心的東西上?如果不是我自己的三角褲我碰它都不碰。「你們為什麼要繼續買這種東西?!」

我哥先回答:「我跟瓦萊麗一直都喜歡刺激的性愛,所以我們時常都在找新的性主意和新玩意。在無意中她找到了妳的朋友的三角褲就買來...看看...」

「看看?」我問道。

他等了一下子才回答我的問題。「我們拿來聞了一下後才覺得我們其實不知道買它有什麼用處,可是我們覺得這樣太浪費了,所以我們把它洗了後然後瓦萊麗穿上了它,然後她讓我把它脫下來...有了那件三角褲給了我們最激烈,最享受的性愛...」

「那妳為什麼需要買更多的髒三角褲?重用不就好了嗎?」

「我們想要有不一樣的款式和顏色。」

「那你為什麼需要知道我的朋友是誰?」

「我們希望可以跟她有性交。」

太直接了吧?我真的想不到我哥會想要跟我做愛。不,他只是想跟有我的陰部的人做愛。他如果知道陰部是我的,他一定會嚇死而不會繼續著迷我的陰部。我爸也一樣,他不可能會繼續喜歡我的陰部如果他知道跟他死去的老婆有非常相像陰部的人就是他自己的親生女兒。我覺得我說出實話可能是可以把整件事完結的最好選擇。可是我不能跟他們說出實話。「我絕對不會跟你們說她是誰!」我看了他們兩人的失望臉色後說道:「可是我可以問我朋友能不能給你們廉價。」

「太好了!」我爸叫道。

「那你需要這麼多件三角褲幹什麼?」我問我爸。「你今天才收到貨...」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問這些問題。這一切都是一個當女兒不應該想知道的事。

「我想用它手淫啊!」我爸說道。「我從看到她的陰部我就手淫了很多次,我已經知道有了三角褲我一定會有更激烈的快感和高潮。可是我一旦射精進入它,可能就不一樣了...所以有多幾件...」

「好好好!」我插進道。「我懂了...我跟她談談...」

「她還是會拍陰部和穿三角褲的照片吧?」我爸問道。

「我跟她談的時候我會問她...」

我們三個人都站在原地不動而且沉默不語了幾秒鐘。只有我哥開口時才打破沉默:「我知道妳說不回答關於妳朋友的問題,可是妳知道她有多少性經驗嗎?這樣我跟瓦萊麗裝扮時我們可以有進一步的感覺...」

我不知道我是否就不回答他還是跟他隨便亂說。可是我卻不知不覺地說出:「她是個處女...」

他和我爸的下巴都下跌而且同時問道:「處女?!」

然後我爸繼續問道:「一個處女怎麼會賣她的三角褲?!」

我還以為他們對處女有反感。「你們如果不想買一個處女的三角褲,那就算了!」

「我們那不想買?」我爸說道。我哥在旁點頭同意。「我們更想買!我們只是驚奇一個處女會這麼做!」

我對他們苦笑一下後才想踢自己為什麼會說我是處女的實話。「她想賺零用錢...」

他們兩人一起點頭表示他們覺得這個原因有可能。我哥卻問道:「那她拍照時能不能照她的處女膜給我們看?」

我本來想說不要,可是我忍耐住。「我都還沒問給你們廉價貨她會不會拍照,你要她拍陰道裡面會不會太過份了?」

「對,」我爸說道。「慢慢來...我們當她的好顧客後再問也來不及...」

「說得也是,」我哥說道。他問我道:「希望妳能幫我和爸說個好價錢!」

我再次對他們苦笑一下才說道:「我問問看...」我還以為我跟我爸上次有的談話很荒唐了,我萬萬沒有想到我家的兩個男人會跟當妹妹,當女兒的我因為我的陰部說出他們的慾望。我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我只知道我要小心不要漏出馬腳。


9

隔天我跟我爸和我哥說我的朋友答應賣廉價三角褲。他們非常高興,可是他們要求了很多件三角褲。我提醒他們要這麼多件三角褲我的朋友沒有辦法立刻給他們。他們兩個都懂,畢竟要有他們希望的髒污程度需要一段時間。我跟他們說大概需要兩個禮拜的時間。

我一說出口就後悔我只給了自己兩個禮拜的時間。所以我立刻去買了很多不同款式的三角褲,製造了時間表,希望每天我都能穿著一件要給他們的三角褲,希望我可以準時交貨。可是我之前都是一個禮拜最多賣一兩件三角褲而已,而且每一件我賣的三角褲都是我穿了一次,拿去洗,再次穿上,重複直到我覺得三角褲有夠髒我才登上網。我這次不僅沒有這種時間,我也要小心不讓他們發覺賣三角褲的人是我。

我本來也想過要我的朋友幫我忙,可是我不希望讓她們知道我爸跟我哥都是變態色鬼。而且我也不希望騙我爸或我哥,他們從知道整件事跟我有管後,他們一直都很誠實跟我說出他們的慾望。我雖然覺得很奇怪也覺得自己也蠻變態的,可是我很榮幸我可以讓他們可以滿足他們的慾望的方式。我朋友們問我到底是誰買了我的三角褲時,我騙她們是我搞錯了。

可是我還是需要可以髒污三角褲的方法,所以我在學校吃午餐時問道:「妳們有辦法快一點髒污三角褲嗎?」

莎莉問道:「妳有重口味的客人啊?」

我騙她道:「嗯。」

她想了一下說道:「我都沒有什麼注意過,珍妮?」

珍妮也是想了一下才回答道:「我只知道只有多穿幾次才能留下任何洗不掉的髒污痕跡。除非客人只要妳穿過一次而不洗的三角褲?」

我想過我哥都一定要洗過才給瓦萊麗穿上,所以他肯定不會要只穿過一次的三角褲。而我爸就是比較變態,所以我覺得他也不會喜歡只穿過一次的三角褲。所以我說道:「我覺得他們不會喜歡只穿過一次的三角褲。」

她們兩人沉默了一下子。她們會沒有注意也不奇怪。畢竟大多份的女孩子都注意要怎麼保持三角褲清潔,而不會特意去把它弄髒。突然莎莉說道:「我知道了!」她直接看著我說道:「妳可以穿著三角褲手淫!妳的淫水應該可以把妳的三角褲更快地弄髒!」

珍妮半信半疑地問道:「真的嗎?」

我也不太相信手淫是好方法。特別是我沒手淫過。但是我懂事到現在,我一直都很少流出淫水,所以這個方法應該可以試試。

莎莉搖了搖頭說道:「我其實也不知道,可是除了這樣,我也想不出什麼辦法讓液體沾上三角褲。我通常都是脫了三角褲手淫的!」

這個時候亞里沙又突然出現。這次大衛沒有在身旁。她問道:「怎麼每次經過妳們附近都會聽到關於色情的事啊?上次是肉棒,這次是手淫。妳們真的這麼需要男人嗎?」

我真的沒有話跟她說。可是莎莉卻說道:「每天都要求跟大衛做愛的人沒有權利講我們有性慾吧?」

「妳!」亞里沙出聲制止然後轉身離開。事實是在學校裡大家都希望保持好女孩的聲譽,可是每個女孩子都會借機會抹黑另一個女孩子。我覺得我沒有繼續跟這兩個好朋友說出我家裡的變態事件是正確的決定。我覺得我也該停止跟她們說出關於我賣三角褲的事。


10

我一回到家我立刻跑入我的臥房,看看要如何手淫。我換了才剛洗好的新三角褲然後爬上床,把杯子披上下身。我知道基本上要如何手淫,可是我沒有想要手淫的慾望,我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始。

我透過我的三角褲輕輕地用了食指觸摸了自己的陰蒂才發覺它還真的很敏感。有一點癢癢的感覺。我再輕輕地觸摸了一下它就更癢,像是我全身的血液都跑到陰蒂裡。我雖然不知道這是不是該有的反應,可是我開始用食指撫它。我才撫摸它一下,我就開始覺得舒服,我開始懂為什麼朋友都喜歡手淫。

但是我的目的不是要感覺舒服,我需要把三角褲弄髒!所以我繼續撫摸自己的陰蒂也用另一隻手的三隻手指開始撫摸自己的小穴入口。這裡我時常會摸到因為每天用完廁所後都會用衛生紙擦一下。我一直都沒有注意到有什麼特別,但是同時撫摸陰蒂,讓我覺得更舒服。即使舒服,我只摸到一點溼潤的感覺,我不覺得這個溼潤的程度有跟我平常的程度有什麼差別。我一直撫摸兩處幾分鐘後才開始覺得三角褲被溼透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這樣就夠髒了,讓我可以換上另一件三角褲,可是我卻發現我的雙手不想停止撫摸自己來查查看,因為我已經感覺非常的舒服了。我這時除了在享受手淫以外也想著如果這樣子能弄髒三角褲的話,我可以繼續做這個生意,因為這樣子我可以賺錢也可以享受自己。

可是我到底還是個沒有手淫過的女孩子,所以我雖然感覺的很舒服,可是過二十多分鐘,我一直沒有得到我聽說過的高潮。因為我我也累了,而且雙手也感覺酸痛,所以我停止撫摸自己,爬下床,把三角褲脫了下來。我檢查了三角褲一下看到包裸陰部的地方的確被我的淫水濕透了,可是我知道我需要等到它乾了以後才能知道它看起來髒不髒。

我把它擺在已經準備好塑膠袋的桌上,然後穿上另一件新三角褲,再次爬上床想要從新手淫。可是我一開始撫摸自己就感覺到手臂酸痛。所以我就立刻停止手淫,想著我該怎麼辦。我想我只能跟爸跟哥說我朋友需要多一點時間。

再過了一會後,我聽到家裡的大門被打開和被關上的聲音。我不知道是誰回來了,可是我卻知道他走向房子裡的臥房的方向。突然我聽到了我的房門被敲門的聲音,然後我聽爸的聲音:「西蘭?西蘭妳在嗎?」

我爸不應該這麼早回到家,而且哥哥通常不會星期三下午回家。所以我之前只是一念之差,沒有把門鎖上。我現在後悔了也來不及。想不到我連回答他的時間都沒有,他就打開了門。他看到她在裡面根本就沒有驚訝的反應反而問道:「咦?我剛才問妳在不在,妳怎麼沒有回答?」

「我連回答你的機會都沒有,我怎麼回答你啊?」我保持著平靜的表情,讓爸不會對我有什麼懷疑自己會在家把被子蓋在下身上。我只希望他不會看到桌子上的三角褲。「有誰隨便開女兒臥房門的啊?!你要幹嘛?!快點出去!」

「我就是想找妳啊,」他說道。他看了臥房的四方一下。他看到了桌子上的三角褲問時噁心地微笑問道:「那是...」

因為我已經把買好的三角褲照了相讓他跟哥知道款式和顏色,我知道他一定看得出來那一件三角褲就是要給他交貨的其中一件。我慌張地說道:「那是要給你的貨!」

爸興奮地走到桌子前拿起三角褲,立刻說道:「還濕濕的!」

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可是我胡說道:「對啊,我朋友才剛離開沒多久。她知道你是她的好客人,所以她親自來了一趟,就是要先給你一件,給你驚喜!」

「是這樣啊?」爸驚呼道。「太可惜我回來了太晚,要不然我就可以遇見妳的朋友!」

我只希望他會相信這個謊言,而且為了要他不要妄想可以見到我的「朋友」,我說了另一個謊:「她才不要見你!」

「為什麼?!」他埋怨道。「如果她會特別來這裡給我她現穿的三角褲,而且還是這樣濕透的三角褲,為什麼她不直接跟我見面?!」

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他。「我不知道...」

他手拿著我的三角褲走向我問道:「妳真的不知道,還是不想說?」

看著爸的可怕的表情,我想他一定是想我的「朋友」想瘋了。如果我不在家的話,他來我的房間想要做甚麼?「我真的不知道!」

他走到我的床邊然後坐在我的床角轉身問道:「那妳總該知道她做了什麼會把三角褲搞了這麼濕吧?」

「你問這個問題幹什麼?」

「這個問題當然要問啊?」爸說道。「我知道更多,我就可以更享受這件三角褲!」

「這種問題不應該問我!你忘記我是你的女兒嗎?!」

「我沒有忘記,可是只有妳認識她...」他突然像是終於發現他的行為不妥的樣子大張眼睛,然後再次望著臥房四處看,然後低頭看著他手中的三角褲。他最後才繼續低著頭說道。「算了,我不應該對妳的朋友的陰部這麼著迷...跟她說錢我照付,貨就不需要了.. 」他全身有了一種跟之前完全相反的感覺站了起來往桌子走去,把三角褲放回原位,然後往門口走去。

雖然我還是覺得他的性慾很噁心,可是我也不想看到一直當個好父親的他這樣無精打采的樣子,所以我說道:「她之前在這裡手淫...」

爸沒有我想像的反應,反而他嘆了一口氣說道:「妳能叫她不要再賣三角褲了嗎?我想她父母知道她這麼做會傷心難過的。」

他走出房門時我只能想像他已經知道我的朋友是誰了。


11

那晚我跟爸爸在沉默中吃了晚餐。我知道他在想什麼,他在想我就是賣三角褲的人,賣讓他性慾高漲的人就是他的女兒。他還沒有直接跟我說這就是他的結論,可是我可以肯定他已經知道了事實。當我開始收拾乾淨時,他突然問道:「錢收到了吧?」

在吃晚餐之前,我就已經收到了他的錢。他沒有說出我的「朋友」就很明顯他已經知道是我在賣三角褲了。他多給了我一倍的錢。意思應該就是要我停止賣三角褲。我知道這應該是他做父親的原則,可是我們之間已經有了男人對女人的慾望,我們還能繼續當平常的父女嗎?「收到了。」

爸點了頭才說道:「好...」他站了起來但是一下子又做了下來。他一直張口閉口想要說話,可是他一直沒說出話。

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可是我無法再繼續看他說不出話的樣子。「你要我不再賣三角褲對不對?」

爸聽到我這麼說才終於說道:「我本來是有這個意思...」

「本來?」

「對啊,」爸說道。「我本來覺得對妳的陰部,我自己的女兒的陰部有慾望是錯的。可是我一直都不知道我在看的人就是妳,所以我不應該懊悔我迷上了妳的陰部。」

我想不出他在說什麼歪理。可是我不太喜歡他想要說的話。

我還沒有機會說什麼,他就繼續說道:「既然妳一開始就知道我在看妳的陰部,也知道我要買妳的三角褲,妳一定不在乎我對妳的陰部著迷,對不對?」

「不能這樣說吧?!」我急忙說道。可是這一切實在很難解釋。

「我的意思就是既然妳已經知道我對妳陰部的著迷我繼續買妳的三角褲應該不是問題吧?」

我覺得我爸發瘋了。可是他的說法也有道理。畢竟,我知道他跟哥對我陰部的慾望,我還繼續賣三角褲給他們。是我太貪錢了嗎?還是其實是我腦筋才有問題?「那你給我一倍的錢是為了...」

爸激動地說道:「我要買更多妳的三角褲!」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可是我卻感覺到之前連我想要手淫也沒有感覺到的濕潤。感覺到這樣,我竟然說道:「你跟哥已經要太多件了!我怎麼穿也無法在之前答應你們的時候交貨...你還要更多件?!」我說出來後才發覺能不能定時交貨不是重要的問題,該是我們之間以後要怎麼相處比較重要吧?

「這樣啊。我還以為妳的動作很快,」爸抓了頭一下說道。「剛才在妳房間那件三角褲不是濕透了嗎?」

「那是手淫...」我說出口才又發覺我又說了錯話。可是之前已經跟他說過是我朋友手淫弄得這麼濕的,如今他知道朋友就是我,現在說不是手淫濕透的也太晚了。「而且它也沒有你們想要的那麼髒...」

「我既然知道是妳,不夠髒也不是問題。其實我知道是妳手淫弄溼的三角褲,讓我更興奮!」

我聽到他這麼說,終於罵道:「你有沒有忘記我是你的女兒!?」之前他以為我是我朋友時,說話就不像個正常父親了。他現在知道了好像變得更變態...可是我怎麼也感覺越來越濕潤?

「我沒有忘記,」爸看到我發脾氣從得意忘形狀態變成了正經表情說道。「所以我才需要買妳的三角褲來滿足我對妳的慾望。就像一個男孩喜歡上一個自己追不上的女孩,雖然喜歡她,可是他知道他再怎麼努力,女孩子也不會看他一眼。可是他還是可以暗戀她,對她有慾望。而我當然知道我怎麼努力也無法改變我是妳父親的事實。可是我可以用妳的三角褲滿足我的慾望。男孩子知道他不能對女孩子下手,我也知道我不能對妳做比用妳的三角褲來手淫更嚴重的事!」

我想說被暗戀的女孩子通常都不住在一個屋簷下的。可是這樣說會不會太過份?這麼說就等於我不相信他。可是我有相信他的理由嗎?爸已經很明顯跨過任何父親對女兒該有的界線。他要繼續買我的三角褲的理由就是我們已經不再是平常的父女關係,再繼續下去的不同只是我們知道彼此間的秘密。問題是他已經跨過了,他有什麼理由不更深進入這個不該跨過的界線?我呢?我是不是已經也跨過了不該跨的界線?當我知道要買我三角褲的是自己的父親和哥哥,我不但沒有阻止他們的行為,我還自願賣廉價貨給他們。我到底是為了什麼才這麼做?我不知道該怎麼去想。「可是...」

爸繼續說道:「我知道這一切都很奇怪也很...可怕,尤其被自己爸爸像個色情物品看待,可是我已經很久沒有感覺了... 所以我才會有這麼強大的反應。我發誓我不會有比這樣更變態的行為,而且我也覺得這是個暫時性的慾望...」

我只希望他不是只說說而已。可是我這時才覺得我的三角褲已經濕透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