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前夕

我是阿強,女友是國手兼任女子高中體育老師,卻在一次表演失手受傷,因此要也是體大

畢業的我來代課,由於跟女友已訂於明年初結婚,加上哥也是有牌的,女校長特許我代課,

女學生們都很喜歡我,特別是一個小太妹雅雅,172的她有著D罩杯,常趁我不注意抱我,還會

唆使其它手下打哪些跟我親近的女學生。我也因此對學生們退避三舍,看在不知情的校長眼裡

倒覺得我很可靠,我也成為女校中唯一男性。



我當然也會有衝動,四周都是16*-18歲的青春肉體,即使是老師除了校長是五十幾歲的婆婆外,其它老師

都是二十多到三十幾的年輕女生。每每回到在學校後門租的房子,都得要打上幾發手槍。也有想過

雅雅也長得不錯,只是那個個性,只怕是公車,我可只有上過女友。在綜多女學生中,還是有個特別的

就是第一次上課跑一圈就暈倒的女孩小惠。當下我將她抱到醫務室,纖細高挑的她胸部卻不小。



但在知道她隔天被雅雅帶人修理一頓後,我就沒敢接近她。由她班導那知道,

她父親是軍人,一次意外中失蹤。母親在夜市擺攤,乖巧的小惠也常去幫忙,

也因此經常睡眠不足。我心疼她,常常在她櫃子放了麵包,果汁。後來她知道

了,也常常寫信塞在我的位置。



直到明天要畢業了,我們都沒有面對面說過幾句話。準備好明天畢業典禮用的東西,

正要下樓,聽見雅雅在講手機:小惠那個賤女人,還敢去買花要跟老師告白,就關

在體育用品室到畢業典禮結束吧!我一聽心驚,回到樓上等她走開。立刻狂奔到操場

司令台旁邊的體育用品室,由外打開。看見小惠手腿被綁著跪在地上,嘴上還塞了毛巾

急忙幫她鬆開,天啊!衣服全濕了。鬆開後,小惠立刻撿起在地上的玫瑰殘枝,哭著說

我存了好久才買的。我將她抱起,快步跑到操場側門旁我租的房子,用吹風機將她及胸

的長髮吹乾,拿了女友的衣服,毛巾及內褲放在床上。剛抱小惠時知道,她线

C大,難怪平常看她都駝背。



我轉身說:內衣老師等下帶妳去買,先換乾的衣服,我先出去。她突然簽了我的手說:

我怕,老師在這等好嗎?她冰冷顫抖的小手讓我無法拒絕。我閉上眼睛說:老師就在這裡。

窸窸窣窣的脫衣聲在耳邊出現,接著是毛巾擦拭身體的聲音,腦中出現毛巾在她白皙

身上擦去水珠的模樣。運動褲下的陽具勃起了,努力想讓陽具消風,她的身型卻在腦中

更加清晰。





剛抱她都沒勃起,等下如果被她發現怎麼辦。擦拭聲消失我鬆了一口氣,誰知。小惠

突然將我抱著,她勃起的乳頭跟胸部直接貼在我的胸口,守著最後一線理智,我張開眼

說:不可以。我們是師生啊!想把她推開,她卻蹲下,同時將我內褲運動褲一同脫下。

硬挺陽具彈出,打在小惠的嬌顏上。


小惠沒有吃驚或害怕,她甚至伸出柔嫩的雙手撫摸,雙眼滿是期待眼神。看著柳眉大眼

的小惠,全裸蹲在身前玩弄陽具,名為理智的線終於斷了。小惠的樣貌像極了入江紗綾,

清純可愛,身材卻比紗綾纖細許多,我將自己上衣脫去。緊抱起身的小惠。說:妳好美,

將她放在床上,說:如果......纖細手指放到我的嘴上,小惠說:老師,我明天就畢業了,

,我不會影響你跟敏而老師的感情,只希望你能繼續關心我,如果可以留一點愛給我。

讓我被你疼愛,也讓你能有我.......她沒把話說完,而是將併攏的雙腿岔開。



粉紅色的陰唇,跟上面一點點短短陰毛,我獸化了,說:我會跟她分手的,她跟她教練有

一腿我早知道,妳當我女友吧!伸手撫摸她的白嫩大腿。嗯!小惠輕聲回答,下體開始流水,

她遮住自己的臉說:好害羞,卻將大腿打的更開,薄薄的處女膜出現眼前,食指深入想碰。

小惠連忙阻止說:用老師的陽具,我想要。扶起龜頭插入小半,說:別叫老師,叫森哥哥。

小惠:輕聲叫著:森哥哥老師,我將陽具貫穿她的處女陰道,緊緊的小穴在血液及淫液的

幫助下,整根滑入。


我沒想到她的花徑短淺,一下就突破花心,傘頭整個進入。只是剛停下,小惠就說:只

有一點點痛,森老師森哥哥,我,我我,她臉紅的說不完。我攀上她渾圓的巨乳,吻了

她的紅唇說:惠寶貝要森哥哥動,對嗎?下體微微抽動。啊!啊!啊!啊!森哥哥,,

好,好。女孩柔嫩的肌膚,F級的胸部,甜美臉蛋,我真的忘了,她是我的學生,只想

瘋狂抽插。



無視她的聲聲求饒,我不停吸允她的白皙胸部,下體速度也越來越快。她的身體迎來一次次

高潮,最後只能閉眼嬌喘,輕聲說著:喔!喔!森老師,再來,再來。插了近30分鐘,我將

精液射入小惠體內。她的身軀早已癱軟,在射入後,僅剩下陰道在顫抖中緊縮。射精後的我,

稍微恢復理智,發現小惠胸部上全是我吸允的痕跡,下體也是狼藉一片。天啊!我幹了什麼?

輕拍幾近昏迷的小惠臉頰,她努力睜開眼睛,伸手撫摸我的臉說:老師,我沒事,你太厲害了

,我休息一下。突然一個熟悉的畫面出現眼前,十八年前,我還是8歲時,有個姐姐說過一樣

的話。


兩個身影重疊,原來我的第一次不是給女友,而是小二時陪我玩的鄰居大姐姐。小惠閉上眼睛睡著,

我幫她清理身體,白皙柔嫩讓我又勃起了。晚上十點,我開車載小惠回家,卻在門口看到她媽的車

回來了。我牽起小惠的手,走到門口時,門打開了。而我傻了,是小葳姐姐。小葳姐在門後說:小森森

好久不見,快進來吧!




半個小時後,小惠睡著了,小葳姐在客廳幫我泡茶,U領下比小惠還要豐滿的胸部,跟短裙下纖細白皙

的美腿,讓沒吃飽的我又硬了。泡好茶的她坐到我對嗎的沙發,微開的雙腿間一抹白色內褲被我看見,

連忙抬頭,看見她笑盈盈的看著我。我問:小惠是我的小孩嗎?葳姐花枝亂燦的笑了,她蹦跳到我身邊

說:你那時才多大,雖然陽具比成人大。她將嘴貼在我耳朵上說:你幹了小惠吧!我嚇的立刻跪下說:

對不起。葳姐由後方捏了我的臉頰,說:當初我的亡夫一直想破我的處女都失敗,我才想用你的來破,

誰知道你比他的大多了,又不像他那麼溫柔,直接用力幹了。看小惠的樣子,就知道她跟我一樣,被你

猛幹過對嗎?我點點頭,問:妳老公不是失蹤嗎?葳姐嘆口氣,說:他是因為跟上司女上校,日久生情,

進而知道一些機密,他想威脅他們弄錢。結果.....是兩年前,女上校來我家懺悔,我才知道。




這些年,我拉拔小惠,已經好累了,以後她就交給你了。我一驚問:她跟教練....葳姐說:我的姐妹開徵信社

,既然知道小惠心儀你,當然要讓你看清你的女友。她起身說:很晚了,我送你出門,我想好好休息。我心

突然覺得驚恐,她要休息,難道.....不行。我將168的葳姐抱進她的房間,將她壓在床上,說:別死,我愛妳。

扯開她的內褲,跟我的運動褲,分開雙腿,直接插入微濕的陰道。葳姐輕聲喊著,太大了,好痛,我扯破她

的U領,跟裡面的運動內衣,好大。我雙手猛捏,口舌齊攻她的粉乳頭,啊!不行,不行,你是小惠的呀!

葳姐無力的反抗,卻讓我更加性奮,陽具勃大且更硬了,在不斷的攻擊下,葳姐也開始流水,我卻忍不住

了,精液一口氣全射了進去,被這一噴葳姐也顫抖著達到高潮。葳姐嬌喘著,胸部也跟著上下晃動,剛射精

的陽具又勃起了,葳姐雙手扶著我的腰說:讓我喘一下,我沒有那個意思,但你再幹下去,姐可能真的不行了。

我輕磨她的胸部,說:我以為,妳趕我出去是....葳姐微笑說:還不是聞到你跟小惠身上的味道,讓我想自慰,

才趕你的。我說:那現在不趕了吧!葳姐臉紅說:不趕了,只要你不要太用力,以後都不趕了。我慢慢讓陽具

再進這個可愛巨乳的輕熟體內,,,,,,,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