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嗜好

1


蘋琪起床後只穿著奶罩和三角褲走入她的私人浴室。在接近入口的白色洗臉盆上有件奶罩和三角褲,可是蘋琪沒有理它們而脫了穿著的奶罩和三角褲走進了靠浴室最裡面的淋浴間。

她真的很喜歡在淋浴時被熱水沖洗肌膚的感覺。她很需要這種感覺來迎接新的一天的開始。這也是她父親要她每天早上做的第一件事。

她洗完澡把自己擦乾後走過去洗臉盆。她拿起洗臉盆上的白色三角褲和奶罩就知道它們是平常的內衣褲。「可是它們是新的」她想道。她先把三角褲穿上,而以她所料,完全適合她的下身。然後她戴上陪襯的白色奶罩,它也以她所料完美和舒服地給她乳房需要的支撐。她從來沒去想為什麼她的內衣褲一直都這麼和身。她只知道它們很適合她就對了。她往鏡子看了自己幾秒鐘才回到自己的臥房穿校服準備要去上學。

蘋琪穿好校服後走下樓到了廚房。她往廚房的左邊看見了她父親富任已經坐在他平常坐的位子上了。他坐在一個只有兩隻椅子的圓形小餐桌前。他正注意看著他手中握著的IPad, 而在桌子上有杯咖啡和一碟吐司。蘋琪走近他時他才轉頭往她看說道:「早安,甜心!」

「早安,」蘋琪回答道。她知道自己的父親是個很習慣做一樣事的人。他每天都坐一樣的位子,喝一樣的咖啡吃一樣的吐司。她走到他面前,等待他對她做一樣的事情。

富任轉身面向蘋琪,然後掀起蘋琪穿的膝蓋長裙子,展露出她穿著白色三角褲的模樣。蘋琪看著她父親專心看她下身的樣子覺得他的眼神和表情就像是跟他第一次這樣看她下體的樣子一模一樣。他繼續看了幾秒才把裙子放下。蘋琪自動的轉了過身,把背後面向父親,然後彎身把手擺在桌子上。

富任把她的裙子從後面掀起來,再次顯露出蘋琪穿著三角褲的模樣。他提起食指然後輕輕地透過三角褲觸摸她的小穴入口。

蘋琪被觸摸小穴的入口時輕聲地呻吟出口。雖然她已經被這樣觸摸過幾百次了,她還是無法適應每天早上被觸摸的第一刻。不只這樣,她的淫水也一被碰就流出來了。她為這而懊惱,因為她父親這樣對她觸摸的第一年半的時間,她一直都需要一兩分鐘被觸摸的時間才會流出淫水。可是這幾個月來,她卻一下子就開始流淫水了。當富任以個半圓圈的動作觸摸她的小穴時,她就感覺到她的三角褲已經濕透了。但是她已經很熟悉三角褲濕透的感覺,因為她父親就是要她的三角褲每天早上被她的淫水氾濫。

過了幾分鐘,富任才停止觸摸她,把她的裙子放下,然後拍了她的屁股來表示這個早上的儀式做完了。

蘋琪轉過頭問道:「滿足嗎?」她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她覺得她好像在問自己這個問題。她已經很習慣每天早上這樣被觸摸,她覺得這次好像太早完結了。

富任看著蘋琪幾秒鍾後才再次掀起她的裙子看她濕透的三角褲。他把她拉坐在他的大腿上,然後用手從前面再次撫摸她的陰部。

蘋琪不驚訝她父親一個早上會觸摸她第二次。但是她悄悄地說出口:「色鬼!」

富任卻不管她叫他什麼而繼續撫摸她的陰部。

蘋琪真的不懂他這麼做對他有什麼好處。她想道:「他為什麼不直接幹我?」她差不多每天都會問自己這個問題。她知道只有問她父親才會知道答案,可是她一直沒有膽子問。她雖然覺得奇怪他不直接幹她,她還是會害怕一旦說出口,他就一定會給她開苞。她早就接受發生這個事的可能性,但是她還是會害怕。

雖然她不懂為什麼他不幹她,她卻發覺最近他對她有比較強烈的慾望。他幾個月前才開始早上觸摸她兩次。而且最近幾個禮拜,他觸摸她兩次的次數增加了很多。她不在乎因為通常一次對她來說不夠享受。畢竟她已經不對她父親對她的所做所為感覺到羞愧。她閉上雙眼享受著被觸摸的感覺。她從來沒有討厭這個感覺,只是給她這個感覺的人是最不該觸摸她的人。經過兩年這樣的亂倫關係,她不再把它當一回事。然而她開始喜歡每天早上這樣的開始。

富任用了他整個手掌包住她的陰部,而他的食指和中指揉著她的小穴。

蘋琪不知道為什麼,可是她比較喜歡這個姿勢過於只彎身站在他前面的姿勢。她有想過要求他每天早上一開始就這樣做,可是她不知道她該不該讓他知道她喜歡關於被觸摸的任何一方面。

她也不想讓他知道除了每天被觸摸的第一刻以外,她其實很想呻吟出聲。她一直壓制住自己不呻吟出來,因為她不想表現出她其實喜歡被這樣觸摸的真心想法。但是要壓制呻吟對她來說越來越困難了。就像她的淫水本來需要一段時間的觸摸才會流出來,現在一觸就來了流出了,她本來也要一段時間的觸摸才會想要呻吟出聲,她現在也一被觸碰到就想呻吟。她之前有辦法壓制呻吟的自然反應,可是這次被觸摸沒多久,她就不小心輕輕的呻吟出聲。

她父親聽到了她的呻吟立刻停止觸摸她。而且他還把她推開他的大腿。蘋琪知道這跟她呻吟一定有關,畢竟這是兩年多她第一次不是在第一觸碰時她呻吟出聲。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所以她問道:「你今天有享受觸摸我嗎?」

富任沒有看著她回答道:「有。我今天也很享受觸摸妳...謝謝妳...每天都為了我這種變態父親犧牲。」

蘋琪沒想到他會感謝她。這不是她自己選擇要做的事。「你不需要謝我。」

富任終於抬起他的頭看蘋琪說道:「那我該對妳說對不起。」

蘋琪知道他又進入了他幾個禮拜進入一次的遺憾時間。他會變成一個又傷心又後悔的父親。她也知道他對她做的事是一個父親不該對女兒做的事。可是他每天這樣的觸摸她最隱私的地方兩年了,道歉有什麼用?過了一天,他還是會再次觸摸她。她其實不恨他。她知道自從她母親過世後,她父親,他本來就是個性活躍的男人,更需要可以解放性慾的辦法。而她不在乎當他來解放性慾的人。她提起他剛才觸摸她的手說道:「爹地,不需要這麼說。你高興我就高興。我看的出你多麼喜歡觸摸我的樣子,我怎麼可能看到那樣對你生氣?」她掀起裙子然後把他的手擺回到他之前觸摸的地方說道:「還有幾分鐘我才需要上學,你可以繼續摸我。」

「可是,」富任又開始撫摸她的陰部時說道:「我的表情看起來不像個變態色鬼嗎?」

蘋琪微笑著想要壓制她的快感說道:「嗯嗯嗯...爹地永遠是個色鬼...所以我看不出來有什麼不一樣...而且我喜歡爹地色咪咪的表情...」

富任又變回到他平常好色的自己,又開始如飢似渴地觸摸蘋琪的陰部。可是不像平常一樣,他說道:「妳濕透了啊!」

蘋琪對從來都沒有聽他這麼說過她的陰部,所以她感覺到有點尷尬。而且跟最近的改變,她實在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你...你不喜歡嗎?」

富任又抬頭看了她說道:「才不是...我最愛妳濕透了的樣子!」他開始比較用力撫摸她,讓她呻吟更出聲。

蘋琪想要壓制自己的呻吟可是他卻說:「不需要壓制自己,我喜歡妳呻吟的樣子。」

「色鬼...」蘋琪微笑著說道。她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了,可是她不覺得是什麼壞事。 幾分鐘前他停止觸摸她因為她開始呻吟。現在她可以自由地呻吟,這樣子她可以更享受被觸摸的快感。

富任把他的肉棒從他的四角褲中拿了出來,然後繼續撫摸她的陰部也開始撫摸自己。

蘋琪看著她父親的肉棒又開始想像它在她體內會感覺怎麼樣。雖然她父親跟這樣一樣的手淫了幾百次了,只有幾個月前他才開始一個早上這樣做兩次讓她有機會看到他的肉棒。她不止驚訝它這麼大,她也被他射精的景象迷住了。她知道今天早上她可以享受看到他射精。

十五分鍾後他才射精射在她的大腿和地上。這樣算快了。平常會更久。蘋琪感覺到他溫熱的精子在大腿上時感覺到她今天的任務完成了。她父親一開始觸摸她時,為了安慰自己,她想像她每天都要經過困難的考驗,或任務。把她本來覺得噁心的事變成了種成就感。過了兩年,她還是把他父親射精當作要完成的任務。

富任放開了她的陰部說道:「對不起今天做了這麼久。妳可能會遲到。」

蘋琪把他的精子擦掉後說道:「沒關系。我第一堂課的成績很好。可是最重要的是你射了精!」有時後他來不及射精,讓她感覺她沒有完成任務,讓她不知所措。而且每當她月經來時,她們什麼都不能做。加上有時候他會像之前樣自責,所以他每個月都有幾天他不會射精。

富任跟他平常一樣射精完對她苦笑一下。他說道:「謝謝甜心。」

蘋琪知道他射精後也會有後悔的態度。她埋怨道:「妳射精後不要看來這麼不快樂好不好?」因為他這會這樣,她在網路上學到有些男人射精後會有種反感。可是他這樣的反應一直都讓她覺得自己給他這麼觸摸其實是浪費的。而且她自己都沒得到過真正的快感。

「對不起,甜心,」富任說道。「妳也知道男人會這樣。特別當引起我射精的人是我自己的女兒。」

「我不懂為什麼過了兩年你還會覺得內疚...」蘋琪回答道。「我又沒有埋怨過...」

「所以我才會感覺內疚。因為妳一直都沒有抗拒我對妳做這種事。妳還會鼓勵我...」他望進她美麗的大眼睛。「讓我最內疚的就是妳已經習慣我這樣對妳 ,所以如果我這麼做的話,妳會感覺有什麼不對勁。」

蘋琪點頭表示她懂他的意思。

富任繼續說道:「所以我當然會感覺內疚,因為我所做的事,妳接受了亂倫。有哪個女孩子可以接受我每天對妳做的事?!」

蘋琪緊閉她的雙唇點頭同意。她瞄了一眼牆壁上的時鐘,拿起她的書包說道:「爹地,我要上課了!」她吻了他的臉霞而且拉起他的手讓他再次觸摸她的雙腿之間說道:「不要胡思亂想。想你多麼喜歡這樣摸我,而不是你做了什麼壞事情!」她讓他撫摸了她幾圈,她說道:「我回家後再讓你摸。」然後她就從後門出去了。


2


聽到女兒關上大門的聲音,富任看了觸摸女兒的手和手指搖了搖頭。他不知道他為何會變成這麼變態的父親。他想道:「我不只把她當成我個人的性奴隸,我也讓她以為給自己的父親觸摸她最隱私的地方是可以的事!她竟然還呻吟出聲,享受著她父親觸摸她的快感?!我到底是做了什麼?!」

可是有些習慣他雖然會後悔,可是他根本改不了。他聞了觸摸女兒的手指,而且開始吸吮它們。只有過了幾秒,他才發現自己又再做變態的事。

富任看了牆上的時鐘才記得他還有工作要做。他把早餐吃完也開始穿衣服。 可是他記得蘋琪在他射精後拉他的手再次觸摸她令他想再次射精。他會這麼興奮不只是因為他觸摸她,而是她拉了他的手,要他觸摸她給他這種興奮。他不再對自己對女兒做的事反悔,反而他利用對女兒的妄想再次射精。

他射精後又感覺到自己是個壞父親,可是這次沒有那麼嚴重因為他沒有真正的觸摸她。所以沒多久他就不在乎了。
富任就好好地過了半天還寫好了他書裡的幾章。可是下午一來,他就又開始想起蘋琪。有時後,他會發覺他在想她,而突然害怕會有人發現他的慾望。有時後他卻對他的行為感到噁心。他覺得只有他消失不見才可以彌補他對女兒做的事。他唯一覺得可以為傲的事就是他可以忍耐兩年不對這麼美麗性感的女兒做更不可告人的事。但是最近,他越來越無法控制自己的慾望。他非常想要跟女兒做更不應該做的事。

每次他想要吻她,觸摸她其他的地方,或想要幹她的時候他就會想到這樣做會多麼對不起她,他該怎麼彌補給她,他就無法下手。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彌補兩年觸摸她的陰部的罪。所以即使他可以很容易就當蘋琪的第一個男人,他就是無法做到。

再說,富任覺得蘋琪屬於比他好的男人。兩年前,他在她洗澡前準備了她的內衣褲,然後在吃早餐時叫她走到他的面前。然後他掀起她的裙子。那時蘋琪雖然對他的行為驚訝。可是她沒有反抗。他叫她轉彎而且彎腰她都她都聽話做。最後他透過三角褲觸摸她的陰部她完全沒有抵抗或埋怨。他本來以為他只可能觸摸她一次,他萬萬沒想到他竟然有機會每天都可以觸摸它。就像今天早上一樣,他第一次觸摸她後的第二天,她竟然會走到他身前任他擺佈。從那天開始他就每天準備好她的內衣褲,然後每天觸摸她。更另他驚訝的是她對這一切都從來不對他生氣或對他有反感,反而她是個比平常年輕女孩子還要乖也孝順的女孩子。在他不對她做色情事的時候,他們實在有個好感情。她會對他說關於她的學業的事也會跟他說有關她朋友的事。她也對他的寫作和興趣感到有趣。她真的是個稀奇的好女孩子。他怎麼能跟她要求更多?好像她真的是前一世的情人。只是他想要她當這一世的情人。他真的很想跟她做愛。他覺得他快要爆炸了。

雖然他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將來會發生的事,他走下去地下室,開了一扇門,進入了蘋琪內衣褲的聖所。它比一般的房子大,但是它裡面卻放了是十幾行的內衣褲的櫃子。每一行都放滿了不一樣的新和穿過的奶罩,三角褲褲和興趣內衣。他走進了一行的櫃子,左右望了一下,把一組新的白色興趣內衣和丁字褲拿起來查看。他覺得今晚就讓女兒穿這一組。他把他們帶上去蘋琪的廁所擺在洗臉盆上。


3

到最後一課的鈴響時,蘋琪才覺得她的三角褲完全乾了。也不是因為她的三角褲需要整天的時間乾,而是她每次想到早上發生的事她就會流出淫水。只有她專心上課後她才沒有流出淫水。她高興她的三角褲乾了,可是她怕之前有可能沾到椅子,或把她的裙子弄髒了。

她才走出學校當她的朋友緹娜和校中最出名的男生吉納坦走到她身旁。他問道:「要回家了啊?」

蘋琪不想理他,可是還是回答道:「對,我們要回家。」

緹娜不敢相信蘋琪會不理吉納坦。她故意帶著他來找蘋琪。因為如果最漂亮的女孩子一起去的話,她,當她的好朋友也可以一起跟去。

吉納坦是個很少被人不理不睬說道:「妳們要不要跟我和一些朋有去玩?」

「不要,」蘋琪回答道。她對她朋友笑了一下才繼續說道:「你們好好享受!」

緹娜和吉納坦都被她的拒絕驚訝了。緹娜沒有辦法只好追上蘋琪。她們一起走到吉納坦不可能聽到她們說話的地方時,她問道:「妳為什麼老是不答應跟男孩子一起出去晚?」

蘋琪看著她朋友說道:「因為我沒有興趣。」她其實喜歡被人追求的感覺,可是她知道她根本就沒有辦法有平常的男女關係。因為有她父親。她總覺得如果她跟個男孩交往的話,她會對不起她父親。她知道這種想法是錯誤的,可是她卻覺得她是她父親的人。

緹娜抱怨道:「如果我跟妳一樣漂亮,有妳這種身材,我一定不會還是個處女!」

蘋琪聽到她朋友說的話又感覺到淫水流出。她回答道:「妳不應該這樣想。妳應該把妳的童貞獻給妳愛的人。」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等她父親。她一直以為第一個觸摸她的陰部的人也應該是奪走她的童貞的人。而且她們互相相愛,雖然不是那種愛。畢竟她已經等了兩年了。

「我愛上了吉納坦,所以我跟她做愛沒問題吧?」

再次聽到做愛讓蘋琪流出更多淫水。所以她跟緹娜說道:「我有事要先走,再見!」她說完就跑走了。

蘋琪跑了兩條街才轉過頭看她的朋友有沒有追來。她看不到她的人影才放心。她覺得她的三角褲又濕透了,所以她什麼地方都不想去。她只想回家洗澡。

當她回到家時,她叫道:「爹地,我回來了!」她走上樓去她的房間。可是她經過她父親的辦公室時看到她父親坐在書桌後面打字。

「回來啦?」富任望了她一眼說道。「今天上學怎麼樣?」

蘋琪走到書桌旁說道:「不好!」

富任轉向她問道:「為什麼不好?!」

「我的三角褲整天都濕透了!」蘋琪對他埋怨道。她把裙子拉起來給他看。「都是你的錯!」

富任看了她的三角褲苦笑一聲說道:「好像是吧。」

蘋琪看得出他又在壓制他對她的慾望。她知道他只會在早上的時候對她做出不當的事。她其實是希望他這時會觸摸她。她一直流著淫水,而且希望他可以給她一點快感。

富任堅持不觸摸她。他說道:「妳應該先去洗個澡然後做功課吧?」

蘋琪失望地放開她的裙子。她不知道為什麼她會希望被觸摸。可是最近她卻只想要感覺被他觸摸的快感。但是她還是走進了自己的臥房,放下書包,脫了衣服走進了廁所。她看到了在洗臉盆上的內衣褲,可是她跟平常一樣沒有先去注意它們而走進了淋浴間。

開始沖洗後,蘋琪摸了自己的陰部想像著是她父親在摸她。可是她怎麼做都無法感覺到一樣的快感。所以她放棄要撫摸自己而快快地洗完澡。

她把自己擦乾後提起洗臉盆上的白色三角褲。她發覺這件內衣跟大多份的三角褲一樣也是新的。即使她有穿過的三角褲她也不記得有穿過三次以。這件是比一般的三角褲多過很多的精細蕾絲。而且它是一件丁字褲!

蘋琪從來沒有穿過丁字褲,因為她父親從來沒有替她準備。他一直都要她穿各式各樣比基尼式的三角褲,可是它們到底都是有比較多隱私的內褲。雖然她每天都被自己的父親觸摸也一直都覺得她會被他開苞,有突然這種改變驚訝了她。她知道這個改變和這幾個月已經發生的一切,她當處女的時間可能不長了。

她對這樣的發展感覺到興奮也感覺到害怕。在一方面,蘋琪已經被觸摸了兩年,可是她從來都沒有感覺到真正的快感。她被觸摸時一直都知道有更激烈,更好的快感。只是他父親都沒有觸摸她到那種程度。好像他知道她要開始真正有快感時就立刻停止。好像她一直被他父親調戲。

這種被調戲的感覺令她越來越有慾望,讓她感到她小穴裡的空虛。讓她渴望被肉棒塞滿小穴。她覺得如果她不是個處女,她早就去買了色情玩具來插自己。

在另一方面,她害怕她聽說過的痛苦。但是她知道那是每個女孩都會經驗的痛。她其實更害怕會奪走她童貞是自己的父親。她雖然接受了她應該會被他開苞,可是她也知道她們的關係不是應該被解釋的關係。

她知道當時她第一次被觸摸的時候她根本就沒有選擇。整件事情發生了非常快,她一時被嚇得更本就不敢反抗。她有時會想如果她當時有反抗會怎麼樣,可是她那時候沒有反抗,兩年來她也一直沒有反抗。她一直等待他做出更不可告人的事。但是他一直都沒有做比觸摸她更嚴重的事。讓她一直猜想他會不會跟她做愛。

蘋琪穿上了丁字褲而感覺到奇怪。她知道雖然她已經被她父親觸摸了兩年,她還是會因為穿這種內褲感覺到尷尬。特別是她在家時都只穿著內衣褲。

蘋琪把白色內衣拿起來的時候更驚訝。它是一件一件沒有奶罩杯的性感內衣。在胸部的地方,只有薄薄一片透明的布蓋住她父親一直都沒有看過她的乳房。這讓她不禁懷疑她今晚會失身。

4

富任坐在椅子上無法專心寫作。他本來希望他可以寫完他今天開始的一篇。可是自從蘋琪回到家,而且給他看她濕透了三角褲的樣子,他就無法再專心了。他一直在想他應該那時觸摸她的。他知道她應該是故意這麼做的。他不懂她為什麼會這麼做,可是他覺得可惜因為自己訂出的規則,他沒有觸摸她。

他跟自己許諾過他只在吃早餐的時間觸摸女兒。特別是他最近已經破了其他的規則了。 像一天只觸摸她一次的規則,他今天已經犯了那個規則。他想既然已經不遵守這一條規則,再破一條又有什麼問題?

除了沒有再觸摸蘋琪讓他感覺到後悔以外,他也被他自己準備給她的內衣褲感覺非常興奮。他一直都沒看過女兒的乳房和她穿著丁字褲的樣子。所以雖然他會再破另一個自己的規則,那就是不能讓她穿太過份的內衣褲,可是他無法再繼續下去,他需要看更多女兒的身體。

富任終於放棄寫作把手提電腦關掉。他看了他的手錶才發覺現在還太早準備吃晚餐。所以他想他有什麼原因可以走進女兒的臥房看她做功課也看她穿著露出乳房,露出屁股的內衣褲。他覺得他應該可以像他觸摸她的陰部一樣,一點原因都不需要。

何況他也發覺到她開始享受他的觸摸。他還記得他開始觸摸她時,她除了因為被觸摸是個很陌生的感覺以外,她一點反應都沒有。現在她竟然會呻吟。他那時他覺得害怕也會停止的原因就是他不希望她會享受亂倫。可是他既然聽到了,他發現他其實喜歡她呻吟出聲。他本來覺得她不應該被自己的父親觸摸時感覺到快感,可是他現在不知道他該不該拒絕給她她該得到的快感。她已經是被他侵犯過的女兒了,難道她想要接受跟他有的亂倫關係也不行嗎?

但是他發覺他比之前還要變態,他喜歡給她快感的成就感,他希望可以給她最高最享受的快感。這讓他對女兒更有慾望。他很想要跟她做愛,在他第一次觸摸她 以前他就已經想要跟她做愛了。他觸摸她的那一天,他本來就是想強姦她。可是他觸摸她的時候,看到她沒有掙扎的反應,他根本就沒有辦法下手。

直從那時,他就每天跟自己掙扎要不要對女兒下手。他不知道是否是自己有忍耐力,還是因為每天看到這麼一個好女兒,他就是無法徹底的破壞她的一生。可是他知道他越來越控制不了自己,他知道如果他不停止他對她的侵犯,他應該再沒多久就會奪走她的童貞。

奪走她的童貞對他來說不是最可怕的事。對他最可怕的事是蘋琪會覺得這就是應該發生的事。她從來都沒埋怨他對她做的事,好像是因為她接受了她們是亂倫的一對。「她好快就濕透了...而且她的呻吟...」 他想著。 他也想到他進入了女兒的小穴,把她幹的大聲呻吟,而且高潮了幾次。然後最後射精進入被自己開苞的女兒。

他終於從他的白日夢中醒來。可是他也想像他再趕了女兒四次。他看了時間才知道已經過了兩個多小時了。他決定走出書房走過去蘋琪的房間看她要吃什麼。

在他到女兒的房間前,蘋琪走出她的房間用了雙手緊緊地罩住了她的雙乳。她看到他,臉和頸子已經都變紅了。而且她也僵住了。

富任看到女兒穿著他準備的內衣褲時吞了吞口水。因為這麼露出的內衣褲穿在在女兒身上是在太性感了。他希望她可以把手放開,讓他看的到她的乳頭。 不過她的雙乳被她罩住的樣子把她們往上推出的乳溝已經讓他非常興奮了。他知道她的乳房很大,因為他知道她的奶罩是C杯的。而且他也每天看到她只穿著內衣褲的樣子。.他看到女兒不好意思的樣子說道:「晚餐要吃什麼?」

蘋琪害羞地說道:「我本來想準備晚餐的...」

富任聽到她的答覆想像到他可以她只穿著丁字褲的樣子在廚房煮晚餐。他想到這樣才發覺自己已經開始勃起了。

蘋琪嘻笑了一下,而富任轉過身去回答道:「妳真的想煮嗎?妳明天還要上學。妳不會太累嗎?」他說完開始走下樓梯想著他為什麼要說對反自己慾望的話。「我們可以外叫。」

蘋琪跟著她說道:「沒關係,我已經做完我的功課...所以我可以煮...而且你不想看我穿著丁字褲的樣子煮晚餐嗎?」

富任停留在樓梯上說道:「我想...」然後繼續下樓。

「好!那我準備晚餐,你可以...可以...看我...」蘋琪說道。她走過他進入了廚房。

富任雖然看過她的屁股幾百次了,這卻是第一次看到她只被一條小條的布分開的屁股。他吞了幾口口水。他跟她進入了廚房繼續欣賞她又圓,又挺又有彈性的屁股。他喜歡丁字褲的影效果。 他知道是他看過兩年的同一個屁股,可是他覺得她這個樣子更能發揮出她的性感。他這時有想要觸摸她屁股的慾望,可是他忍耐住沒有這麼做。因為他已經破夠多了規則。他只好乖乖地在後面看著她煮晚餐。

當蘋琪準備好了晚餐,廚房裏的餐桌上有了兩盤雞胸,米和混合蔬菜。

富任坐在他的坐位上,蘋琪也坐在她平常在他面前的位置。他說道:「謝謝妳準備今晚的晚餐。」他拿起叉子和小刀開始切他盤子上的雞胸。他吃了幾口後才發覺女兒還罩住她的雙乳而沒有開始吃晚餐。他對她微笑還明知故問:「妳怎麼還不吃?」

蘋琪臉紅地說道:「我...我不餓...」

富任從之前看到了女兒穿著丁字褲就很興奮了,所以他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她的乳房。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有辦法忍受兩年不去看她。但是他現在真的非常想看。雖然看她的乳房是破了他的規則。他已經忍耐了兩年了可是他已經無法再忍了。他決定今晚改變這個規則。他說道:「妳應該吃妳做的雞胸肉。」

蘋琪瞇起美麗的雙眼說道:「你只是想看我的乳房吧?」

她會猜對是理所當然的事。但是他卻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他會對看到她的乳房感覺到尷尬。「我是想看到妳的乳房,但是妳也該吃晚餐...」

蘋琪持懷疑態度看著他。可是她還是把手放開她豐滿的雙乳。雖然它是看穿的內衣,他看的到她的粉紅色,瓶子蓋大小的乳頭凸出薄薄內衣的一層。她說道:「可是你這麼誠實...」

富任看到她的乳房不自禁的舔了口唇。她們比他想像的還要美麗性感。他想要立刻玩弄她們。他不知道他是如何忍耐不去碰她們這麼久。
蘋琪臉非常的紅,可是她開始吃她的食物而且發現她父親只是在盯著她的乳房。她說道:「你叫我吃,可是你自己卻不吃。」

富任這時才出於恍惚狀態說道:「啊,對不起...」

「你只顧著看我的乳房吧?」蘋琪雖然這麼說,她其實感覺到更尷尬。

富任對女兒的調戲感覺到尷尬。他不懂為什麼他會感到尷尬。他已經摸過她的陰部幾百次了。比起乳房,觸摸陰部嚴重多了。而且他們父女兩人都知道他對她的身體有多麼大的慾望。「對...」

「那...你覺得她們怎麼樣?」她其實很在意他對她的身體的看法。
「她們是我看過最美麗性感的乳房,」他不加思索的回答道。

女兒聽到答案的笑容非常的燦爛。但是她卻再問道:「你確定嗎?還是你只是這樣說以為我會讓你摸她們?」

富任對她的問題微笑。他們兩個人都知道他不需要問他可不可以摸她的乳房。如果他一開始就摸她的乳房,她也無法阻止他。「對,她們真的很棒。」

蘋琪再次燦爛地笑道:「那你想對她們做什麼?」

富任對她這個問題感到驚訝。他雖然一直想要玩弄她的乳房,他今天卻只有想要看她們想法。他不敢對她更亂來。「如果妳不介意的話,我先欣賞她們。」

「我有介意的選擇嗎?」

他想說她一直以來都是自願每天早上被他觸摸的。可是他也知道,如果她沒自動走到他身前,他也會不自禁地去觸摸她。而且一個年輕女孩被這麼樣的觸摸一次,就已經不可能再變回天真無邪的女孩子了。「對不起,我一直是個壞父親。」

「爹地,」蘋琪埋怨道。「我們不要再次討論你後悔的話題好不好?!我說的話不是要讓你感覺你該對我感覺對不起。我只是回答你的問題。你問我介不介意,我只是說實話而已。」

富任早就發覺她從一開始就沒有沒埋怨或介意他對她做的事了。所以他才能一直每天這樣對待她兩年。她會介意的是他無法只當個好父親或當個變態的父親。每次他有他懊悔的時候,她都會跟他說她不在乎或已經被觸摸過就不能忘記的話讓他繼續下去他對她的亂倫行動。他怎麼不感覺後悔? 他唯一的安慰是他還沒有跟她做愛。
但是她一直讓她對她這麼亂來,他不知道他能再忍耐多久。 「我知道妳沒有想要讓我覺得懊悔,可是妳知道我還是非常對不起妳...」

「什麼?」蘋琪問道。「我只想要你不後悔你對我做的事。你既然都對我做了不該做的事那麼多次了,你還後悔幹什麼?」

富任鄒了眉頭回答道:「對,我很享受...可是我也知道我不應該享受妳...」他知道他可能會再次跟她討論這件事。雖然他們沒有談過,富任知道她有種自豪她可以給自己的父親射精的想法。好像這樣她可以獻出她的魅力。但是他知道她會因為他又開始這種後悔的狀況對他生氣。她其實應該對他的所在所為而生氣。

蘋琪再次瞇起雙眼也緊閉嘴唇一會才說道:「你為什麼不該要?!」

「因為我是妳的父親!」他覺得他說過這句話非常多次了。

「那你根本就不應該觸摸過我!」她叫道。「可是你有!幾百次了!所以為什麼你不能將錯就錯而不要一直反悔然後繼續再對我動手?! 你要這麼對我就不要反悔你已經做的事!」

「因為我忍著不再對妳做更不應該做的事!」

「我更你說過就算你永遠不跟我做愛,我也不可能忘記兩年前的那個早上你對我做過的事。所以不要跟我說你不能對我做出更不可以對我做的事。我已經是爹地的女人,而我的身分就是要給你享受!我一直只想當個一個男人的女人。你已經沾染了我。所以我從那天起就沒再對其他男生有興趣。我只要你!」

「妳想這種事還還太早了吧?我知道我對妳做過的事會給妳陰影...可是妳不應該為五我這種父親死心塌地。妳不應該讓妳的父親繼續對妳做這種事!以後妳會知道妳沒有跟我做愛是對的選擇。妳不應該這麼讓我對妳...妳應該拒絕我...」

蘋琪搖了搖頭。「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說服你繼續對我做你不應該做的事...」

「甜心...」富任真的不知道為何她會一直鼓勵他的變態行為。他覺得是因為她知道他偶爾會有反悔的心情,可是他還是會繼續每天觸摸她。他也有想過她可能喜歡被觸摸的感覺。可是他卻覺得不可能。那個女孩子會喜歡被自己的父親觸摸?可是他記起早上她呻吟的景象,那是她第一次不在第一觸碰時呻吟,而且她呻吟的聲音感覺到淫蕩。他想到這裡,他立刻搖了搖頭。

蘋琪笑他搖頭的樣子說道:「你幹嘛模仿我?」

富任覺得這是個好機會換話題說道:「對,我在模仿妳,我以為這樣子...」

蘋琪沒有讓他說完:「我知道你在忍耐不要想變態的情景。你想了什麼?玩弄我的乳房?給你口交?跟我做愛?可是你卻又開始你的內疚的心理之類的話!」

富任說道:「都不是!我只是為了我對妳做的事受挫!」

蘋琪看著他說道:「對啊,因為你我們有個永遠無法清理的混亂...可是你知道我對這一切的受挫是什麼嗎?不是因為你對我做了這麼不該做的事,而是因為你既然做了,你不能完全享受我...令你一直在對你的所做所為內疚。你知道嗎?從第一次被你觸摸後,我已經知道我無法挽回我之前的自己。所以我慢慢地接受我們有亂倫的關係...而且開始享受被你觸摸的感覺。」

富任又記起今早他聽到她的呻吟的時候。

蘋琪向他揮手說道:「爹地,妳不會因為我喜歡被觸摸而驚訝吧?幾乎每天被妳那樣觸摸兩年不會感覺到快感也很難。」

富任深呼吸一口氣說道:「多久了...妳這...這樣...多...」

「你在問我享受被你觸摸多久了嗎?」蘋琪插嘴說道。「沒有很久...你開始觸摸我後的幾天吧?畢竟我是你的女兒。」

「這段期間妳一直有辦法隱藏妳的快感?」他不知道他是該覺得驚訝還是興奮。他一直以為他不希望她會對他的觸摸感覺到快感。可是他發覺最近她對他的觸摸有改變。今天早上她呻吟出聲的時候他知道她一定感覺到快感,可是他猜不出從一開始就已經喜歡他對她做的事了。

「對,我一直隱藏我的快感...有哪個女孩想承認喜歡被自己父親觸摸的感覺。而且直到幾個月前我是有感覺到不錯的感覺,但是那種感覺也不能說是特別的好...」蘋琪說道。「但是慢慢地我越來越喜歡被觸摸的感覺,我的身體也不再抗拒。直到今天早上,我無法控制自己的呻吟...」

富任點了點頭表示他同意她的說法。他也知道為什麼女兒會繼續要他做變態的事:因為她喜歡他這麼做!他嘆了一聲說道:「我懂了...」 他知道她會這麼樣都是他引起的。 女兒會變成跟自己一樣變態都是他的錯。 他希望她不會這樣繼續下去,可是今晚他不想跟她討論。他站起來說道:「謝謝妳準備的晚餐。我先去睡了。」
蘋琪一直跟他說話,可是他到了自己的臥房時什麼都沒聽進去。


5

隔天蘋琪起床時是兩年來第一次不知道她父親是否會觸摸她。她們也有因為一樣的事而吵架,可是他還是會觸摸她。她覺得最近他時常有他的內疚感。但是他也變得更變態。雖然她知道一直這樣下去不對,也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可是被自己的父親觸摸已經是個習慣,是她的一部分。 她需要的一部分。

蘋琪爬出床進入了廁所。她看到了在洗臉盆上的內衣褲。看到這樣她覺得可能什麼都沒有改變。可是她又想到其實她父親一定要給她準備內衣褲。在她母親還在世時,她就沒有內衣褲可以自己選。 從她懂事以來,他就一直每天準備好內衣褲給她和她母親。她早就知道他有種內衣褲的嗜好。

不跟之前一樣,她先把三角褲拿起來查看,因為她怕他又會要她穿什麼露奶露屁股的內衣褲。她檢查一下三角褲後才放心它是一件平常的三角褲,而且還是一件她穿過的三角褲,因為她看到了一點淺黃色的地方。她把奶罩看了一下也知道這是個穿過的平常奶罩。 她想這應該是因為她畢竟要上學,他不可能要她穿什麼奇怪的內衣褲去上學。

她也發現她父親又變回平常的變態父親。他再次觸摸她直到他射了精。而她也因為被觸摸而呻吟享受。

她也不覺得奇怪他會把她拉坐在他的大腿上而且開始觸摸她。這其實就是她最想要發生的事。她喜歡被觸摸的快感,可是他開始用不同的方法觸摸她。他在揉著她的陰蒂。她不敢相信被揉陰蒂帶來的快感。她之前有試過手淫,可是都沒有她想像的好。現在被她父親這樣觸摸,她才知道不是她的陰蒂有問題,而是她需要被她觸摸才感覺得到快感。

因為這個新快感,她對她父親高興也生氣。她當然高興過了兩年,她可以感受到她一直聽說過的快感。可是她生氣因為她不懂為什麼他不能早一點這麼做。她知道他有他的苦衷,但是她還是氣他。
不過,遲到總比不到好,所以她想盡量享受這個快感,而不去往壞處想。她一直以為她之前感覺到的快感已經很棒了。她並不知道可以有更好的快感。因為這樣,她感覺到自己比之前更濕潤。她覺得她整件三角褲都溼了。

蘋琪因為從沒有感覺過的快感而大聲呻吟。但是也因為這是個新的經驗,過了二十幾分鐘後她才發覺自己的身體開始伸縮著喘氣,然後感覺到自己的陰部收縮,最後從那裡爆發出她沒想過她可以感覺的快感到身體的每個角落。

她享受了她第一次高潮後往她父親的身上靠著。她覺得自己完全沒有力氣,只想閉眼休息。

她還閉著雙眼深呼吸,她父親問道:「妳覺得妳的第一次高潮怎麼樣?」

她用了所有的力量回答他:「最...最棒的...呼...的感覺...」

富任回答道:「我很高興妳喜歡,可是妳要去上學了。」

蘋琪還以為她父親在跟她開玩笑。她還可以感覺到他的手指輕輕地揉著她的陰蒂。她問道:「我...真的需要...需要上學嗎?」

「我還以為妳想要得到全勤獎?」

她知道他是故意調戲她的。她雖然想要全勤獎,可是現在她卻更想睡覺。所以她沒有回答他就睡著了。

6

富任看著女兒睡在車子的乘客座位上動了一下。 蘋琪睡著後,他把她抱入車子然後開車到離學校一條街的街上。雖然他在上第一堂課前到了學校,他不想吵醒她。他只一直看著她睡覺。他有慾望要伸手進她雙腿之間,可是他知道離學校這麼近,這麼做可能會造成困擾。再過了四十分鐘她才有要清醒的現象。

她先鄒她的黑色的細眉毛,然後抽動了她的嬌小的鼻子,最後她繃緊她的櫻桃小嘴。當她終於張開了她的美麗大眼睛,她毫不掩飾地打呼。她看了一下週圍說道:「你載我到學校啊?」

「是啊,省了妳十幾分鐘的路程,」他說道。「如果妳快去,妳還趕得及上妳的第二堂課。」

蘋琪立刻坐起來對他叫道:「你怎麼沒有叫醒我?」

「妳睡的這麼熟,我怎麼有心把妳叫醒?」

蘋琪繼續對他叫道:「那你為什麼這個時候給我我的第一次高潮?!」

「我昨天聽到妳呻吟後,我就覺得應該讓妳有妳的第一次高潮...」

「你不能選週末嗎?或者你可以不要遵守你的笨規則在不是吃早餐的時後做?!像我昨天放學回家後,或者昨晚我差不多全裸的時候!?」

「妳不是說妳第一節課的成績很好嗎?」

她打了他的手臂叫道:「但我也不希望連續兩天都不上課啊!」

「是妳自己剛才問能不能不要上課的!」

「我才沒有這麼說過!」

「妳連自己剛才說了什麼都不記得,妳怎麼可以怪我沒有把妳叫醒?」

蘋琪瞇起雙眼說道:「還是你的錯!」然後她下了車跑往學校。
富任看著女兒在街口轉彎後消失。

他看了一下手錶後決定他要在回家前做些事。他去買些食物和一些家常用品。他把車子開去洗,然後拿起乾洗衣服。他在做這些事時都沒有想到蘋琪。

但是他回到家時,他看到了廚房的桌椅,他就幻想到他的女兒,在他的懷裡高潮時的呻吟和動作。它是個很完美的景象。可是他也害怕這個景象,畢竟她的第一次高潮是被他這個變態父親引起的。

他這樣有衝突的想法,讓他終於可以停止對女兒的妄想。他把買的東西和衣服都放好後他開始煮午餐。他吃完後他進入了書房寫作。
他上次出書是在六個月前, 所以他開始有一點壓力要推出新書。 但是最近他就是無法專心寫作。他一直妄想他要對女兒 在的事,而無法打字。現在他也一樣無法打字。他想到:「我給了她的第一次高潮!」 他想到這裡,他就勃起了。

富任知道他無法再寫下去,所以他決定今天不寫了。他下去他擺放女兒內衣褲的倉庫想著今晚他該給女兒穿什麼。今晚是星期五,所以他覺得他可以破壞幾個規則來享受女兒也讓她感覺到快感。他走來走去看看什麼才能像昨晚一樣可以再次看到她的乳房和屁股。經過了一番考慮,他選了一件黑色的連身內衣。像丁字褲一樣,它只有一條小條的布蓋住屁眼。而它沒有胸部,它會支撐住她的乳房,可是她們會完全露出。他想到:「我今晚可以更清楚地看她的乳房!」他把它帶到蘋琪的廁所然後把它放在洗臉盆上。

蘋琪幾個小時後回來到家時他在大門興奮地等著她。他問道:「妳今天比較早回家?!」

蘋琪回答道:「我今天覺得累,所以我下課就連跟朋友說再見都沒有就回來了。」

富任也知道為什麼她會感覺累,但是他還是問道:「妳做了什麼感到累?」

蘋琪給了他白眼一翻才說道:「你知道為什麼我會累。」

他知道她應該不想被調戲,所以他說道:「妳第一次的高潮真的把妳變成這麼累啊?」

蘋琪懶散地點了一下頭。

看到女兒這個樣子他也不想再為難她。他雖然想立刻就對她破壞自己的規則,他卻說:「妳應該去說個覺...妳醒來後就會感覺比較好。我們可以吃晚餐時我再叫妳。」

她再次懶散地點頭然後走上樓去。

富任這時不再有慾望。而且他記起她還是個沒有真正性經驗的年輕女孩。他嘆了一口氣再次走進內衣倉庫拿平常的內衣褲給她。他回到廁所時,他再次為了他今晚看不到女兒乳房的樣子而嘆氣。到他要睡覺時,他一直都沒看到她。因為他沒有心把她叫醒。


7

當她父親起床的時候,蘋琪已經準備好了早餐。其實她已經起床幾個小時了。而且她感覺非常有精神。

她看到她父親走進廚房時她興奮地叫道:「「早安爹地!」」

富任被她的精神驚訝。「早安甜心。看來妳有好好地休息。」

「對!我昨晚睡得很熟!」她再次很有精神地說道。

他看到了餐桌上的食物說道:「哇,妳煮的這麼豐富?!」

蘋琪臉紅地說道:「我...我是想...慶祝我的地一次高潮...」

他再次有個驚訝的表情問道:「慶祝?妳的第一次高潮?」他坐下來繼續看著她。

「對啊,」蘋琪興奮地說道。「那是我感覺過最好的感覺,為什麼不該慶祝?」她希望她能在慶祝時經驗她的地二次高潮。她只希望他今天不會再有什麼反悔的感覺。她像每個早上一樣站在他身前,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因為是星期六,她沒有穿校服,她只穿著內衣褲。

他看了一下她穿著三角褲的樣子,然後他把她轉過身。他開始觸摸她的陰部時說道:「這樣子慶祝嗎?」

他這麼做讓她放了心他這時是他平常的變態樣子。他才觸摸了一下她就呻吟出聲。雖然他還沒有開始觸摸她的陰蒂,她已經感覺到自己的小穴被淫水氾濫了。當他開始揉弄她的陰蒂也繼續觸摸她的小穴,她呻吟的更大聲。

富任用了他的空手把肉棒從褲子裡拿出來而且開始觸摸自己。蘋琪看到他手淫感覺到更多的慾望。她不知道他需不需要她幫忙,可是她一直不敢問也太害羞自己去摸它。雖然她知道如果她父親要跟她做愛,她不會抗拒。可是她不知道她該不該主動讓她們之間的亂倫關係變得更不可收拾。

她父親花了一段時間的觸摸她的陰蒂才給了她高潮。雖然高潮的奧秘已經不在了,可是快感還是快感。如今她有了可以比較的機會。她想到:「真不敢相信會感覺到更好...」然後睡著了。
蘋琪被她之前調整的鬧鐘叫醒了。她知道已經是上午十一點了。她知道她睡了差不多兩個半小時。她也知道她父親把她帶回她的臥房。想到她父親,她想知道他有沒有射精。她希望他有。即使她現在也感覺到高潮的享受,她還是希望他每次對她亂來,他都會射精。

她還感覺到她還濕濕的三角褲。她知道她父親喜歡她穿著濕透了的三角褲,可是她待會要出門,她走進了廁所希望她父親準備了換洗的三角褲。她驚喜看到洗臉盆上真的有新的三角褲。她立刻沖洗一下,穿上新的三角褲,然後準備出去。

她走進她父親的書房說道:「爹地,我要出去了。」她看到他的桌子的光盤子,知道他把她做的早餐吃完了。這讓她感覺到高興。她一直都很在意她父親喜不喜歡她為他做的事。

「對了,妳說妳今天會跟朋友出去玩,」富任抬頭說道。「妳要去哪裡?」

她走向他幾步回答道:「去購物中心, 我的朋友想去買...內衣褲...」她想看他對這樣的回答有什麼反應。因為她們父女兩人都知道她自己從來都沒有買過內衣褲。

富任顯然是對她的答案驚訝,可是他說道:「是嗎?」他拿出幾張二十元美金的鈔票說道:「如果妳找到妳喜歡的東西就買。這樣夠嗎?」

蘋琪拿了錢說道:「這種事你應該比我懂吧?我找找看吧。」

「好,那玩的開心。」

蘋琪沒有立刻離開。她停留在一樣的地方。她想知道她父親有沒有射精也想聽他說關於她的高潮的事。

富任問她道:「妳還有什麼事嗎?」

蘋琪接近他一點問道:「你之前有射精嗎?」

富任這樣直接被她問這個問題感覺有點尷尬,可是還是說道:「妳高潮後幾分鐘我也射了精。」

「你有享受嗎?。 」

「我當然有...妳呢?」

「我也非常享受!」她興奮地說道。「這次的高潮比昨天的還要棒,而且我也有機會睡一覺。我現在很有精神!」她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跟他說這種話很自然。畢竟她會高潮就是因為他。
「我很高興妳覺得享受。」

蘋琪覺得這個時候她父親是真實的高興。他沒有被社會或自己的的規則影響。她知道她不應該這麼想,可是她比較喜歡變態的父親。她覺得那才是他的本性,最真實的他。她也覺得會反悔的他是個騙子,因為無論他怎麼反省,他都已經對她做過了不該做的事。她高興地問道:「那,我們今晚再來給對方高潮?」

富任雖然感到驚訝,他還是點了點頭。「妳那麼喜歡高潮嗎?」

「你看不出來嗎?」

「我看得出來...」

「你喜歡我...喜歡高潮嗎?」她害羞地問道。

「我喜歡!」


8

只有蘋琪出門後富任才發覺之前的對話有多麼不妥。雖然之前他們有談過似類的話題,可是雙方都沒有這麼老實,這麼開放。

他再次不知道該選擇對女兒做更變態的事還是當個好父親。他覺得他越來越變態了。他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對她說之前跟她說的話。雖然那些都是實話。他真實喜歡她被他觸摸到高潮的樣子。 他喜歡當女兒高潮的原因。

雖然他還是感覺到有點懊悔,他還是有辦法再次手淫射精。但是他也發覺沒有女兒在面前,讓他觸摸,手淫越來越困難了。「我真的很需要跟她做愛....」他想到。他知道他不能那麼做,可是他覺得他非常需要跟她做愛。

富任想要專心寫作,可是過了幾個小時,他卻一直想到女兒美麗的臉和她完美的身材。有她的影像,他不知不覺地走進了他的倉庫,而且找到了他昨晚本來想要她穿的性感內衣。他檢查它一下子,無法做好決定要不要她穿這個內衣。他終於決定這件內衣只有比前晚的那一件多露一點而已。而且他昨晚已經決定好要她穿這一件了。所以他把它帶上樓去再次把它擺在洗臉盆上。

蘋琪在快要傍晚時才回到家。她手提著一個安德里亞的小袋子進入了大門。富任也知道安德里亞是間賣內衣褲的店。他從那裡買了很多給女兒穿的內衣褲。雖然她有跟他說她跟朋友會去買內衣褲,他沒有想到她真的會買內衣褲。他給她錢其實只是給她零用錢。他不懂為什麼她需要買新的內衣褲。他想她一生都有足夠內衣褲穿 。

他想她可能買了一些化妝品之類的東西。可是他也覺得這樣浪費,因為她已經非常完美了,她什麼裝都不需要。 他問道:「妳從安德里亞買了些什麼?」

蘋琪猜到了他在想什麼說道:「幾件奶罩和三角褲。我的朋友一直給大家推薦不一樣的款式,所以我不好意思不買。 」

富任說道:「沒關係,我只是問問而已。」

「我知道,」蘋琪回答道。「你已經買給我世界上全部的內衣褲。我幾天前還以為你只沒有買變態的內衣褲給我,可是那種你也買了!」

富任說道:「對,我也準備了給妳性感的內衣。我等不急看妳把它穿上!」

蘋琪想了一下才回答道:「你不想看我穿我買的內衣褲嗎?」

「我當然想看妳穿妳買的東西,」他說道。「可是我希望妳能先穿我準備好的東西!」

蘋琪伸出舌頭說道:「色鬼!」

富任想著他就是個色鬼。

蘋琪下樓時,她跟前晚一樣,把雙乳用著手蓋住。 她的臉是一片通紅。他只想到「好美...」他覺得她穿了這件內衣比他想像的還好。 他卻不懂她為何會蓋住她的乳房。畢竟他已經看過她們了。唯一不同的是,這一件內衣沒有薄薄一片布擋在她胸前。他覺得看到她的乳房是遲早的事。他的說道:「你看起來很性感!」

蘋琪對他苦笑一下說道:「我才不感覺性感呢。」她用一隻手臂蓋住她的兩個乳頭,然後用她的另一隻手來矯正屁股上的一條小片布。

富任看著她的動作欣賞她的屁股然後搖頭想到「為什麼這個女神會是我的女兒?」

蘋琪看到他搖頭問道:「你為什麼搖頭,我的屁股有什麼不對嗎?」

他對她微笑道:「妳的屁股是最完美的。我搖頭是因為我不敢相信會有妳這麼完美的女人。」

蘋琪對他這麼說燦爛地微笑。

富任不知道她他該不該說這種話,可是這是他的真心話。可是他卻說道:「我會搖頭也是因為妳是我的女兒。」

他們父女兩人都一時沒有什麼可以說。所以他沒有在多說。所以他換了話題:「我們 先看看我們要吃什麼吧?」

「不要盼望我會穿這個準備晚餐!」她說道。

「我本來希望妳會穿這樣準備晚餐。」他笑著說道。蘋琪罩住她的雙乳更緊。他走進廚房拉開抽屜拿起幾張菜單然後開始翻看它們問道:「妳想要吃什麼?」

她很正經地說道:「可以讓我用一隻手吃的食物。」

他心裡的第一個反應是:「妳不需要任何手給我口交。」他搖了搖頭想要把這個想法搖掉。

蘋琪看到這樣立刻說道:「色鬼!」

富任沒有理女兒而繼續翻看菜單問道:「泰國菜?」

「不要。」

他本來想說泰國菜可以用一隻手吃,可是他沒有說出口。

「三明治?」他知道女兒不喜歡吃三明治,可是至少吃三明治不須要兩隻手。

他不覺得驚奇她會搖頭。他再翻了幾張菜單問道:「 比薩?」

蘋琪想了幾秒後說道:「好啊。意大利辣香腸和香腸。」

當富任聽到她說香腸,他微笑出來。蘋琪看到他這個模樣,說道:「 成熟一點好不好?」

他打電話叫了比薩後,他們父女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他們雖然之前有戀人的默契,可是他們卻連一句話都沒跟對方講。而且蘋琪的雙手一直都沒有放開過自己的雙乳。

當比薩送來後,蘋琪也叫他跟她做在同一方,讓他無法直接看著她。他雖然想盯著她的乳溝,他還是答應了她。

他們吃晚餐時,什麼都沒有發生。直到一滴油滴在蘋琪的胸部上。她立刻把手中的比薩放下想要拿張紙巾來把油擦掉,但是富任卻拉住她的手然後彎身把油從她的胸部舔了乾淨。

蘋琪當然非常被他的行動驚訝。她整張臉都紅了,而且她的嘴巴張開著。他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這麼驚訝,而且臉這麼紅。他還記得兩年前他掀起她的裙子時,她也沒有這種反應。

過了幾秒鍾的沉默,蘋琪終於把嘴巴和起。然後她把緊蓋著雙乳的手臂拿開,展露出她美麗的粉紅色乳頭。雖然他昨晚已經看過她們,可是這次完全沒有任何布擋住他的視線。他再次傾向於她的胸部,吻,舔,和吸吮她的乳頭。他的雙手跟了他的嘴巴,開始貪心地玩弄她的乳房。

不久後他也往下伸手開始觸摸她的陰部。他發覺她跟最近的狀況一樣,一摸就濕透了。讓他覺得他這麼做是對的。他聽到她的呻吟時,他更相信今晚就是他跟女兒做愛的夜晚。

他一邊輪流觸摸著她的乳房和陰部,一邊脫下自己的褲子來露出肉棒。他把她推倒在沙發上,然後把她的雙腿分開,露出只被一條線隱藏的小穴。他沒想到他真的會跟自己的女兒做愛。他爬到她的身上,把肉棒插在小穴的入口,然後輕輕的一推,觸碰到強烈的反抗。他沒有突破她的處女膜。

這時蘋琪開始哭泣。她哭得非常大聲,非常的痛苦。她哭一下子而已她就滿臉是淚。富任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雖然他真的很想跟她做愛,他立刻從她的身上爬起。他覺得失望因為他終於決定要跟女兒做愛了,卻到最後沒有成功。可是他突然又有反悔的想法:「我到底在做什麼?我差一點就幹了自己的女兒!」不知道該怎麼辦,他逃進自己的臥房。


9

「我為什麼會哭?」是蘋琪醒來時想到的第一個念頭。 她知道是因為她其實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失去童貞。她一直以為她兩年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備,可是現在她卻覺得她可能永遠都做不好準備。所以那不是原因。她也知道雖然她還是個處女,可是她已經跟她父親有了兩年亂論的經驗。所以那也不是原因。她雖然是被她父親的肉棒推進引起的劇痛才開始哭泣,但是她早就知道女孩子的第一次會痛。所以那也不是原因。在她腦裡她她還是高興她還是個處女,可是為什麼她感覺這麼混亂?

第一個跡象事情混亂就是洗臉盆上沒有換洗的內衣褲。代替內衣褲是一把鑰匙。她雖然沒看過這把鑰匙,但她知道在哪裡使用它。

第二個混亂的跡象就是她父親到處都找不到。

雖然她感覺到失望找不到父親,她還是需要找換洗的內衣褲。她雖然有自己新買的內衣褲,她還沒有洗它們,所以她知道不應該穿它們。所以她走到了地下室。她不記得上次來地下室幾年前的事了。地下室跟她所記得的一樣,只有幾尺的地方和一扇鐵門。

她從來沒進去鐵門的內部所以她不知道裡面是怎麼樣子。她希望她父親在正在裡面。她用了鑰匙把門打開走了進去。她發現她站在一個像是個平台的地方,從這裡她可以看這個平台在這間房間的正中央,它的兩邊都至少有五十尺的空間而且直接看它好像比一百尺更深。在這麼大的地方裡擺了十幾排的貨架,每排都有三段三四十尺長的貨架。雖然她還沒有看清楚貨架上裝了什麼,她已經知道它們該裝什麼了。她的內衣褲。因為她知道直從她懂事以來,她穿過很多新的內衣褲,除非她父親把它們丟掉了,他需要有地方放它們。但是這不表示她不對這麼大的倉庫感到驚訝。她覺得這個個人倉庫比她去過的安德里亞店大多了。

她從右邊的樓梯下去到擺貨架的一成然後走進她前面的走道。她在兩排貨架中時才發現這些貨架都至少六尺高而且它們有八行可以擺東西的架子。她看到這些架子都裝滿了她的白色內衣褲。它們每個都放在透明塑膠帶裡面,看起來都是新的。她仔細觀察時她發現它們都是不同款式和材料。

她走到貨架交叉的地方,她看了兩邊才知道每一排都是不一樣顏色的分別。她沒有到其他的走道而繼續下去這個只有白色內衣褲的一排。她發覺她進入了性感內衣部分。這些她都沒見過也沒穿過。她知道她父親一定是要她某一天穿上它們,可是以現在的情形,她不知道她還有沒有機會穿。

她到了第三段的時候發現這一段跟前兩端有些不同。架上的內衣褲都還是被透明塑膠帶包住,可是她看到每個袋子上都有寫些號碼。她看到一個上面寫著2018.10.04,她就立刻明白這一段應該都是她穿過的內衣褲。這件就是她昨天穿過的三角褲!她一直走下去找到了她童年時穿過的內褲。她看到這裏不知道該怎麼想。她知道她父親是個變態,可是收集她從小到大的內衣褲,而且還清清楚楚地記載她什麼時後穿的,穿了幾次,和去了哪裡這種紀錄,實在太變態了。可是她再想一下,有這種嗜好比觸摸女兒陰部的嗜好還可以接受。只是她父親兩個嗜好都對她實行。而且好像就是一個嗜好。

蘋琪再看了其他的貨架一會想到她父親一定花了很多錢來買這麼多的內衣褲。她不知道該選什麼,所以她隨便拿了一套青色的內衣褲然後離開了倉庫去洗澡。

蘋琪很失望她洗完澡後她的父親還沒有回來。可是她告訴她自己她不應該盼望他會回來對她做不應該的事。

因為她根本沒有事情做,她整天想著昨晚發生的事。雖然她知道她不應該這樣想她的父親,可是她卻一直想到被觸摸的感覺和她高潮的經驗。她希望他會快點回來。

她自己吃了三餐而且也打電話給她父親很多次。所以當他回來的時候,她感覺到非常的興奮。但是他卻喝醉了。她用了自己全部的力量把他帶回他的臥房。她幫他蓋好被子後,自己也回房睡覺。

接下來的幾天都一樣。她父親一大早就去喝酒。這幾天因為她需要上學,所以她有同學和朋友可以讓她不去想她的父親。可是她一回到家,她就變成孤伶伶一個人。本來她是想念被觸摸的感覺,有亂倫的刺激。可是她現在只想要她的父親在身邊。

富任開始去喝酒的第五晚,蘋琪在等他回來時在沙發睡著了。她隔天一早醒來時發現他也躺在沙發上。她今天沒有力氣帶他走他的臥房,所以她帶了被子來給他蓋上。她才蓋好被子,她就感覺到他的手伸上她的大腿,觸摸到她的陰部。她被嚇一跳因為他看起來睡得很熟。她沒有走開,她讓他繼續觸摸她。她開始本來開心,畢竟她被他觸摸了兩年的時間。可是他觸摸一下就停止了。她發現他真的還在睡覺,而他會觸摸她一定是肌肉的反應。

一旦她覺得她父親被蓋好被子後,她帶著好一點的心情去上學。


10

富任醒來時後他的頭痛得要命。他知道他不應該再喝酒了。這幾天他已經喝夠多了。

他感覺到身上的被子知道一定是女兒給他蓋上的。他覺得他不應該有這麼好的女兒。

他洗了澡也吃了午餐。他本來想寫作,可是他的頭還是很痛。所以他躺在床上什麼都不想。可是他卻一直想到關於女兒的事。而且它全部都是跟性有關的事。

蘋琪哭泣的隔天他一早就出去找酒喝。他本來想要利用一項惡物來代替他對女兒的慾望,可是他對女兒的慾望實在太深入了,喝酒實在抵擋不了他對她的慾望。他很年輕時就對女性有興趣了。他一直學習也研究女性身體。但是他發覺他不是一直都喜愛女性的裸體,而愛上了沒有完全赤裸的女體,愛上了穿內衣褲的女體。

他年輕時,是個英俊瀟灑的男孩。他沒有任何障礙跟任何女孩子發生性關係。他有了很多個女朋友,加上他寫小說有了成就賺了不少錢後,更多女人更自動找上她。可是只有找到蘋琪的母親後,他才滿意他找到了他愛的女人。她不只美麗性感,她也是個內衣褲的模特兒。他迷上她穿內衣褲的樣子,她也喜歡穿內衣褲給他看,所以她們夫妻兩人過得很快樂的日子。只可惜三年前她出了車禍死去了。

他知道他不能把亂倫的事推給過世的老婆。畢竟女兒還小的時候他就已經有準備她的內衣褲習慣。他過世的老婆一點都不在乎他這麼做,反而還會跟他討論女兒穿什麼內褲比較可愛。這兩年他偶爾會想到老婆會對他對自己女兒觸摸的行為怎麼想。他相信她不會跟他談論如何讓女兒高潮吧。

但是如果她還在世,她有辦法阻止他對女兒做這麼恐怖的事嗎?他一直對他的所做所為感到懊悔,可是只有看到女兒哭泣他才有力量停止自己繼續對她做出更不可告人的事。

可是他對女兒的慾望一點都沒有減少,他還是希望跟她做愛。希望每天早上觸摸她然後進入她。晚上也是。整天都是。想到這裡他想到:「我應該去喝一杯...」

他沒有出去喝酒,可是他把從前的像片簿拿出來看。他看到蘋琪還小的照片又開始感到懊悔。他不知道他為什麼那時就開始她內衣褲的珍藏。當時的原因是反正他已經在為老婆這麼做了,給女兒做有什麼大不了?可是他懷疑自己一開始就對亂倫有興趣。他只知道他真正開始對他有慾望是她開始發育的時候。那是沒有人知道的秘密,他對老婆隱藏了這個慾望一年多。可是她死後他沒有了可以釋放出他的性慾的力量,也找不到可以代替她的人或物品。所以他也繼續對蘋琪隱藏了一年,慢慢地購買他想要看女兒穿的內衣褲,直到兩年前的一天,他再也忍受不住,觸摸了她。那一天他本來就想跟她做愛,可是事情拖了兩年,他終於再次要跟她做愛時,她卻哭了。

他不知不覺的又進入了倉庫。他發覺他站在穿過粉紅色內衣褲的走道。他猜想女兒這幾天都選擇了什麼款式的內衣褲,想像她看起來一定非常的性感,而且他很想看到她穿著內衣褲的樣子。可是他又記得他不應該再對女兒做這種事情,離開了倉庫。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他想去喝幾杯。


11

蘋琪放學後準備自己度過另一個夜晚。她的朋友都關心她的心情,可是她當然不肯跟任何人說出她傷心難過的原因。被逼的亂倫已經是不可告人的事,但是她怎麼跟別人說她其實喜歡自己的父親對她做的事,而且她希望他能繼續每天早上觸摸她。 她還是不太懂那晚她為什麼會哭,但是她知道,如果再次有一樣的情況,她一定不會哭。

就如她所想像,她回到家時,她父親不在家。她試著專心做功課和家事不去想他,可是她的功課太簡單了,她也把家事很快就做完了,所以她沒有辦法,只能想到她父親想到哭泣直到她睡著了。

蘋琪被一個熟悉卻奇怪的聲音吵醒。這個聲音聽起來像是她一個禮拜前自己有的呻吟聲。不同的是,這個呻吟聲比較強烈,聽起來比自己的呻吟聲還要享受的感覺。她知道這不是夢幻,而且這也不是她自己。她很肯定她父親帶了女人回家。她對事情的發展感覺到生氣也傷心。但是她也知道她不能怪他。

她爬下床跟著聲音的方向走。聲音帶她到她父親的房間,而她看到房門有一個小縫,讓她明白為什麼她聽的到這個女人的呻吟聲。她還沒有偷看就從這個女人的呻吟聲知道她應該快高潮了。畢竟她自己也經驗過兩次的高潮。她只希望現在快要高潮的人是她。而且她也覺得這個女人的高潮會比自己享受過的兩個都還要大。

她從縫隙中看進她父親的臥房看到了在黑暗中有她父親的上身的影子。然後她看到了一雙手抱住她父親。她聽得出這個女人的呼吸比之前還要淺而且她的呻吟更大聲更享受。她高潮了。

蘋琪雖然被她所發現的事感覺到興奮,但是她卻不知道她該怎麼做該怎麼想。她只知道正在享受高潮的人本來應該是她自己。她應該已經可以享受六天了。

就當她還在怪自己時,做愛的聲音又開始了。她這時才知道這個女人高潮了不代表他們已經做完了。沒有多久後,這個女人又高潮了,然後再高潮。她覺定她看不下去了而轉身要離開。這時她卻聽到她父親的呻吟聲。她從來沒聽過他呻吟過,所以她覺得奇怪但是也覺得興奮。她搖了搖頭想要不去這樣想。但是她實在很想念她的父親。 她沒有離開而繼續聽下去,她聽到他和這個女人一起高潮的激烈叫聲。接下來,她只聽到深呼吸的聲音。她不敢動因為她害怕在這麼安靜的時候,走動會有什麼聲音 ,所以她等到她覺得他們睡著了後才回到自己的房間。

雖然現在沒有聲音,蘋琪還是無法睡。她一直想起她父親和這個女人的影子。她想像自己就是那個女人,也想像她高潮的感覺。雖然這麼想像讓她的慾望高升,可是她也感覺到傷心她可能永遠都不會跟她父親一起感覺到這種感覺。因為他已經有了另一個女人。

她雖然還不是完全確定給她父親自己的童貞是對還是錯,可是在過去的兩年,被他破處只是時間上的事。現在她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去想她跟他的感情關係。她安慰自己這個女人只是一個可以讓他解放他的慾望的醜女人。她這樣想著睡著了。

蘋琪再次被她父親和他帶回來的女人做愛的享受聲音吵醒。不像她第一次被吵醒的時後,這次她醒來時他們已經做完了。但是她可以聽到他們走來走去的聲音。然後她聽到了淋浴間的水聲讓她覺得他們在洗澡。她留在自己的臥房不敢出聲,可是她覺得她還是快點離開屋子比較好。如果他們一直都留在家,她不想整天待在臥房裡面。
她穿好衣服下了樓。 她被她父親在客廳裏下了一跳。她說道:「爹地!」當他們的眼神觸碰時,她發覺到她父親看到她的尷尬。「早安...」

「早安甜心,」他說道。他看了她全身然後問道:「要出去啊?」

蘋琪點了頭然後兩人都沉默不語。她雖然之前想要避免看到他和他帶回家的女人而逃離現場,她看到他時改變了主意。她想道:「我好想你。」但是當她聽到有人下樓的聲音時,她又改變了主意。「跟爹地做愛的女人下來了!」雖然她想再次逃離現場,她才想到該動時那個女人已經快下了樓了。

這個女人穿著一件蘋琪父親的長袍。雖然她有拉緊腰間的綁帶,她大部分的胸部都展露出來。蘋琪可以看到她豐滿的胸部和平坦的小腹。她走的每一步都會展露出一條修長美腿。當她下樓後,蘋琪看到的是一位跟她自己差不多高,比她大沒幾歲的美女。蘋琪立刻感覺到嫉妒心因為她覺得她父親有這樣的美女,加上沒有亂倫的關係,她們之間的感情一定無法回到之前的樣子。

「妳一定是蘋琪吧?!」這個美女問道。她伸手給蘋琪。「我叫翊戀,很高興認識妳!」

雖然蘋琪不想要跟情敵握手,她還是希望她父親高興,所以她勉強笑了一下握了翊戀的手。「我也很高興認識妳。」她感覺到非常不舒服所以她說道:「我還有事要出去。我先走了。」她再次勉強笑了一下如何匆忙地出門。

蘋琪完全不知道該去哪裡所以她整天到處亂走。她感覺到心痛而整天想到翊戀是多麼美麗性感而且她父親已經不愛她了。她一直都知道自己也是美麗性感的女人。可是她就是敵不過一個跟她父親沒有血緣的美女。她也一直想到這個女人可能會變成她的後母,而且這代表她一定不可能會跟他做愛了。她害怕回家,可是當天黑了,她覺得她只有回家的選擇。

她回到家時她看到她父親一個人坐在客廳裏。他立刻站起來走向她。她問道:「翊戀呢?」

富任回答道:「她走了。」

蘋琪感覺到自己全身發熱。這是一個禮拜內她最靠近她清醒父親的一刻。她問道:「走了?」她覺得翊戀應該還會在因為今晚是星期六晚上。「她為什麼要走?」

「她需要回去外州的家,」富任回答道。「她這一學期在大學的課昨天上完了。」

「是嗎?」蘋琪聽到他這麼說感覺到好多了。
富任握著她的手把她帶到沙發然後一起跟她坐下。他沒有放開她的手說道:「我昨天無法再喝酒時在書局遇見她。她那時正在賣她不需要的課本。妳也看的出她是個美女,所以我請她去喝咖啡。我們談了一下午後來就回到這裡。

蘋琪點了點頭可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繼續說道:「我們做了四次愛,」他望進她的眼裡。「跟她做愛讓我記起在女人裡面的美好感覺。」

蘋琪更不知道該說什麼。她不懂為什麼他會跟她這麼說他跟另一個女人的性事。

富任等了一會兒才說道:「可是也是跟她做了愛以後我才發覺在這個世界上我只想跟妳做愛...」

蘋琪驚訝他會怎麼說。畢竟翊戀是個美女中的美女。

「我知道那晚我的行動讓妳哭泣,妳雖然一直對我反覆無常的個性覺得很不耐煩,所以我一直一廂情願以為那是妳想要發生的事。我把這兩年妳沒有拒絕我的觸摸當作是可以跟妳做愛的允許。可是到最後我才真正了解我只是一個變態的父親。但是跟翊戀做愛後,我也才真正接受我不管多麼變態,我想要的女人只有妳...」

蘋琪聽到她父親這麼說,不禁地吻了他的嘴唇。


12

富任不太懂為什麼他的女兒會吻他。可是他不想浪費跟自己女兒的初吻。他知道她對接吻沒有絲毫經驗,可是這樣讓他更覺得高興。她的嘴唇吻得很舒服,讓他想到跟翊戀接吻的感覺。可是在他的眼裡,沒有人有比女兒更棒的嘴唇。翊戀是個大美女,可是他卻覺得蘋琪比她美麗,比她性感。你知道他是有偏見,可是他不相信有任何人會覺得她不是他們見過最美麗的女人之一。蘋琪時常帶花回家而且還會跟他講她拒絕男性的故事。他知道他對她做的事是她會拒絕所有男性的原因之一,可是他也覺得他這樣做幫自己保全她的無辜。他想到這裡把手伸入她的雙腿之間而且開始觸摸他已經很熟悉的地方。

蘋琪當然沒有什麼副反應。反而她更熱情地吻他。他只觸摸她一下她的三角褲就濕透了。

雖然富任高興跟女兒熱情沒有令她哭泣,可是他需要知道她的狀況。 他很想立刻就跟她做愛,可是他不希望上個禮拜的事情重複。他知道他不能在她沒有做好準備的情況下跟她做愛。觸摸她已經溼的陰部不代表她準備好做愛。畢竟她每天都觸摸了兩年的時間。他不知道該如何問她是否準備好了。在他的猶豫之中,他停止吻她令她問道:「怎麼了?」

富任吻她的臉霞安慰她然後說道:「我想要妳的第一次是個特別的經驗...妳真的準備好要經驗妳的第一次嗎?」

蘋琪吻了他說道:「對,這次我不會哭!」

「上次我是不是太激烈了?」他問道。

「沒有,」她回答道。「可能吧?我不知道。只是一切都太突然了所以我禁不起而哭了。我有了一個禮拜的時間想我跟你的關係,我決定跟你做愛是我想要發生的事。」

「妳真的不在乎妳的第一次是跟妳的父親做的?」

蘋琪害羞地微笑道:「我已經跟你有了很多我的第一次。我不在乎他們,對不對?」

「可是這個第一次很重要...」

「我知道,」她說道。「我所以會哭也是因為我知道我的第一次很重要。可是我準備好了。一個禮拜沒有你對我做兩年你每天對我做的事,沒有你準備我的內衣褲讓我真實的知道我要什麼。這個禮拜讓我明白我沒有你並不快樂。看了你跟翊戀做愛讓我知道我非常想跟你做愛!」

富任驚訝她有看到他跟翊戀做愛。但是他覺得如果被她看到可以幫助他們之間的感情,就是最好不過的發展。他吻了她的嘴唇而且繼續觸摸她溼潤的陰部。 他問道:「我們有亂倫的事不會困擾妳嗎?」

蘋琪搖頭道:「我覺得從你開始觸摸我以來,亂倫的事困擾你比困擾我多的多。我知道亂倫是錯的,而且我可能太年輕也不知道它會怎麼影響我的未來,可是我愛你,我沒有辦法想像我可以跟任何其他人有我的第一次!」

富任感覺到很溫馨。可是她說的話有再次讓他覺得跟她做愛是不對的事。

蘋琪看破他在想什麼說道:「爹地,你不能再猶豫了。我之前說的話不是要讓你覺得這是錯誤的事。 我只是想說只要我不懷孕,我是不會後悔的!我知道我渴望什麼,那就是我要跟你做愛!」

「妳確定嗎?」富任問道。

蘋琪吻了他的嘴唇也把手臂繞在他頸子後說道:「我們去我的房間。」

富任把她抬到她的臥房然後放她在她的床上。他繼續吻她也繼續觸摸她的陰部。他吻了她的頸子到她的鎖骨,令她開始解開她的襯衫。她把第三個鈕扣解開時,他伸手進入開始觸摸還穿著奶罩的乳房。

蘋琪繼續脫掉她的襯衫顯露出她平坦的小腹和白色的奶罩。富任玩弄也舔弄沒被奶罩蓋住的乳房。沒多久他就把她的奶罩拉下,顯露出一顆粉紅色的乳頭,然後另外一顆乳頭。他像一隻飢餓的野獸反覆地舔弄她們,把她整個胸部都舔溼。

蘋琪伸手解開他在皮帶,然後幫他脫下褲子和他的四角褲到他的膝蓋。接下來他自己把它全都脫掉。他用力拉她的裙子的時後,差一點就要把它撕破,可是他們一點都不在乎。他們只在乎能多快把它脫掉。當富任在脫掉她的三角褲時,他再次吻她的嘴唇,蘋琪也幫忙脫掉他的上衣。她的奶罩是最後脫掉的衣服。

富任感覺到她全身的柔滑皮膚在他身下。而他的肉棒正觸摸她的大腿。他抓住它然後用它在她的陰部上下 觸摸了幾次。他害怕會令女兒哭泣,可是他已經無法再忍耐了。他望入女兒的眼裡,看到她興奮卻害怕的眼神給他眨了幾次的眼睛然後她閉上雙眼等待他進入她。他把肉棒擺在她濕潤的小穴入口然後用力把它插進入她。

蘋琪的處女穴當然給了很大的阻力,而且她也一定因為這個阻力破壞處女膜而大聲悲哀地叫出聲。富任聽到女兒叫得這麼難過他差一點就停止推進她。可是他發覺她沒有哭泣,所以他知道她的疼痛只是每個女人被破處會有的反應。所以他再接再厲用力地把肉棒推入她,破壞她的處女膜。

蘋琪叫得更大聲更悲哀,可是他已經進入她了。而且他慢慢地越進越深,她也一直叫痛。過了幾秒,他已經把整根肉棒完全插進了自己的女兒。他抖了意識到他真的在跟完美的女兒做愛。他感覺到純粹的狂歡和無可取代的快感。雖然他昨晚才跟翊戀做過愛,在女兒的緊密潤滑的小穴裡面讓他感覺他正在經驗第一次做愛。這種感覺讓他覺得美夢成真。

蘋琪卻沒有一樣的反應。她被破處的疼痛顯然是很嚴重令她全身發抖。雖然她沒有繼續狂叫,她的口氣很喘而且她還是一直嗚咽著。她的眼睛繼續緊閉著,但是她沒有哭而且主動尋找她父親的嘴唇然後伸舌頭在他的嘴裡熱情轉動。被她這麼做,他激動地把肉棒慢慢地拔出到只有龜頭還在她裡面,然後也慢慢地再把整根肉棒插進她小穴的最深處。

雖然他們的嘴巴密密地黏在一起,蘋卻還是呻吟出顯然痛苦的聲音。富任感覺到對不起女兒,讓她吃苦。可是他也知道他不能停下了。因為他知道她已經不是個處女了。如果他不完成她的第一次,他們的第一次,就太浪費了。

他決定一定要好好享受女兒給他的犧牲,一定要好好地給她應該有的第一次。他再次慢慢地拔出肉棒到龜頭底的地方,然後用力再插進入她。

蘋琪被他這麼一插大聲叫出來。可是她還是沒有哭。而且她繼續狂吻著他。他每個插入動作都讓她大聲呻吟直到她終於開始呻吟出享受的聲音。

富任發覺到女兒已經沒有之前的痛苦時,他開始加速。蘋琪也因為這樣呻吟的更快更大聲。沒多久後她就開始淺呼吸,而且緊緊地抓住他。然後她根本無法控制自己地全身緊繃接著從小穴爆發出驚人的快樂尖叫。他感覺到她的手指甲插進自己的背後,但是這個感覺卻令他覺得更高興更快樂。他知道他給了她她第一次的做愛高潮!他這時才知道原來只有一件事比給她高潮還要有成就感,不是他賣座的書,不是他賺的錢,而是給了她生命。

富任像是個有任務的男人。他令她再高潮了四次,令她呻吟和叫了幾千次。 他的每一個插入像是個天賜的享受,讓他想要一直幹她。但是他還是需要射精。當他就要射精以前,他沒有決定是不是要在她穴裡射精。 他一直都比較喜歡內射,可是這是他的女兒,射在她裡面可能會有無法修復的後果。他想記起她上次的月經來的是什麼時後,可是在她裡面的享受和就要射精的感覺讓他無法記起來。所以他放棄要記起她的月經期間,決定聽天由命而射精進入她。他射精時感覺到這是他有過最美好的高潮。


富任癱倒在個喘不過氣的蘋琪身上。即使他癱倒了,他還是繼續想把每一滴精子都射進她。他雖然射了精,而且是進入自己的女兒,他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懊悔,他只覺得很高興而且很平靜。 他覺得這就是應該發生的事,這就是最自然的性愛。他吻了女兒的嘴唇說道:「我愛妳!」

蘋琪也沒有出聲地說出一樣的話。

他沒有拔出肉棒而且雖然他幾分鐘前才射精,他感覺到他可以再次做愛而開始在她穴內移動。

蘋琪微笑著呻吟出聲。

13

在學期的最後一天蘋琪起床準備要去學校跟朋友在放暑假前見最後一次面。

她走進了廁所看見了在洗臉盆上面的內衣褲,但是她沒有去理它。她洗完澡後才把內衣褲穿上。她沒有穿上其他的衣服就走下樓到廚房裏。她父親正坐在他平常坐在位子,完全赤裸。

她什麼都沒說就走進她父親的雙腿之間。她望入他的眼裡的她同時他也經過她的三角褲觸摸她的陰部。她感覺到自己被觸摸的那一刻就溼了。

她們跟對方微笑然後他父親把她的三角褲脫下她修長美腿展露出她粉紅色的陰部。她抓住他的肉棒,然後往下坐,一下子就順利地用她的小穴罩住整根肉棒。她們一起呻吟出享受的聲音。 她們吻了幾秒後她才開始在他身上移動。

蘋琪高潮了兩次後在他耳邊說道:「爹地...嗯...你能不能快點射精?我想要...嗯...想要在暑假之前跟一些朋友...見面...喔...」

「那妳的動做該快一點!」富任笑著說道。「而且妳在上面我需要多一點時間才能射精!」

他把她抬起來帶到客廳的沙發上。他激烈地幹了她到她再高潮了一次後就射精進入她。「太可惜妳平常都可以高潮五六次的!

蘋琪推開她父親說道:「我不在乎,因為我們整個夏天都會做愛!」她也知道她們一直都會做愛。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