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小秘密

家儀在小鎮裡一直都是小鎮之花,出落的是如出水芙蓉,個個年輕小伙,都想交上一手,家儀沒考上什麼好的學校,就只好隻身北上找了工作。


工作期間就交了個男朋友志強,家強人高馬大長的頗為英俊。


兩人可謂般配,也剛好遇到經濟起飛,家強開了工廠,搭上了開發的列車,才三年就賺得缽滿盆滿,有了錢的家強,恍若變一個人般,天天應酬,開好車吃好菜,連家也少回,外面傳來不少的傳言,帶小秘養小三,一切大老闆的惡習家強一樣都沒少。幾天幾夜不回家都算正常。


今天家強難得回家,喝的醉燻燻的,一回家就拉過家儀,扯開他的衣服,拉下他的裙子,完全不顧還沒睡覺的六歲兒子:志明,睜大眼睛望著他們,也因爸爸兇惡的模樣,志明抱著家強的腿,不讓他欺負媽媽。家強酒勁正上頭也不管腳上是自己的兒子,腳一甩志明的頭就撞上牆角,小小孩童怎堪如此摧殘,志明頭上腫了個大包,立即昏迷過去,酒勁上頭的家強眼中就只有眼前白花花的家儀,撥光家儀的衣服後,立即拉開他的大腿,朝她的陰戶吐了口口水,掏出自己短小卻堅硬的陽具,用力的插入家儀的陰戶,滿嘴的酒味,家儀死命的掙扎,家強一巴掌打在家儀臉上,說道:『老子今天讓你爽一下,你不懂伺候老子,還一副烈女的模樣。我操你媽。』不管家家儀的抵抗,不斷的抽插直到一股腥臭的精液射出,才滿意的回房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風雨過後的家儀,顧不得自己,趕緊過去看志明,見心愛的兒子昏迷不醒,趕緊將他送到醫院急診,救護車到院時家儀還感覺到些許的精液自陰戶往外流。


在醫院一陣忙亂,照這個檢查那個,等到快黎明醫師判定就是受傷血腫,沒傷到腦部,應該休息幾天就好了,家儀才放下心。


幾天後志明確實消腫了,家儀也安心想自己的事,家儀實在是忍受不了這樣的日子,打了電話給家強,就說要辦離婚,就聽家強一陣惡毒的咒罵,說要他淨身出戶家儀也鐵了心就只要求孩子跟著他,其他通通不要。


與家強辦了離婚,家儀租了個小套房,與志明兩人相依為命,還好本身手腳靈活,很快就找到工作,薪水在當時算很高,每個月有五千塊,工作了一年多省吃儉用就在小鎮分期付款買了小套房,工作穩定也輕鬆,每日就好好栽培志明。


志明也很爭氣自小學到國中,樣樣功課皆名列前茅,也沒什麼壞習慣,就是愛讀書,什麼書都讀,科學、神話、推理、武俠只要能看懂得就盡可能的讀,所以也沒什麼讓家儀擔心的。所以家儀就專心的上班,也儘量培育這孩子的長大與志向。


志明自從頭上的血腫消退後,說也奇怪,記憶力就特別的好,幾乎是過目不忘,理解力更是驚人,老師講解的幾乎一次就懂,就是連老師講的模糊帶過的,回家上網找找資料,也就融會貫通。這些事他都不敢說,也知道媽媽獨自撫養自己的辛苦,所以就努力讀書上進不讓媽媽擔心。


志明承襲了媽媽精緻的面容與爸爸高大的身材,國三身高就長到175公分,體重一直維持在65KG左右,人又長的帥功課又好,校裡的小蘿莉幾乎個個都想獻身於他,寫情書、傳小紙條,要LINE帳號的不計其數,惹的學校裡的小混混就有點看不順眼,有一天下課,志明被三個小混混架到體育館後方,五個人對他是一陣圍毆,弄得志明是鼻青臉腫。


晚上回家,跟媽媽說了原因隔天就去報名截拳道,每天下課第一件事就是往武館裡跑,
有了截拳道的修練就有一些師兄會罩著,所以在學校裡也暫時就沒那些霸凌的事。


志明專心的準備了盡半年,高中果然考上北部第一的高中,在都是男生的高中揮霍著青春,在操場上奔馳,在球場上競爭,在課堂裡相互勉勵,三年下來結交了幾個死黨,大考前的三個月的星空下,幾個死黨訴說著將來的志向與血氣來了,就燒了黃紙結了兄弟,誓死一起不分離。


大考結束,大哥志仁就上台大醫科,二哥全順上了台大法律,三哥志明上了台大工商管理,志明的努力也沒白費,可上台大醫科的他選擇了台大電機,小弟學恆也是同校資訊。伍兄弟上同一學校自然想盡辦法把宿舍弄到一起囉。


志明上了一流的大學,家儀自然放下一顆心打算好好過上自己的日子。


志明在學校專精微電子學,編程,微生物機械學,專心一致,在大二下學期時,在實驗室裡發展出,細胞級層機械蟲,不僅可單獨控制,更可群體控制,這款機械蟲僅需有血液與鐵質就可自我複製。


志明以自我為實驗,注入250隻的始祖機械蟲,隔日清晨竟可以不需透過電腦,得到報告,原來這250隻始祖機械蟲在志明的神經系統建立了生化無線通訊組織。


志明在學校跟幾個同學打籃球,渾身汗,就想走捷徑小路回家,就在家裡小區後方小巷裡,聽到異樣的聲音。好奇心驅使,志明循著聲音來到一間平房,撥窗開戶。


就見平時溫柔漂亮的媽媽趴在房間的簡陋大床上,那個巷口送瓦斯的阿成正在媽媽屁股後方不停的晃動著,雪白的兩顆大奶隨著阿成的節奏前、後搖晃著,媽媽雙眼翻白:『啊。。。。。。頂到了,頂到了,阿成,你的大雞巴頂得我好爽喔,頂得我快出水了。』


就見阿成黝黑的大手在媽媽肥碩的屁股上用力一拍,說道:『爽了吧,你這騷貨,過來吸雞巴』


阿成抽出濕淋淋的雞巴,黝黑碩大的龜頭上面還閃動著淫水的光輝,隨著血脈跳動著,媽媽臉帶笑容翻過身來,阿成捉著堅硬的雞巴在媽媽豔麗的臉上拍了兩下,媽媽右手捉著雞巴立即塞進嘴中,『滋。。。滋。。。滑嫩的舌尖在濕潤的龜頭上攪動著』
邊含著雞巴媽媽含糊的說道:『成哥,你這根雞巴實在是讓我太濕服了(含著雞巴)說話含糊,真希望你能每天過來送瓦斯』。媽媽嘴裡繼續趴搭、趴搭的套弄著阿成的雞巴,阿成那張臉充滿了舒服的表情,媽媽那條粉嫩的舌頭由龜頭滑向阿成那兩顆大如雞蛋的睪丸,一口含住右邊的睪丸在嘴裡滑動,滿臉的春色說明了滿足,阿成彎下身粗魯的翻動媽媽的身體,雙手撥開媽媽的雙腿,握住光亮的龜頭塞入媽媽濕淋淋的裂縫:『喔。。。啊。。。好漲』,就見阿成抬起屁股猛力往下頂又迅速抽出,『啪。。啪。。啪。。』『啊。。。好爽。。啊。。。用力幹啊。。。成哥。。。用力幹死我啊。。。成哥。。。』


就見阿成堅實的屁股彷如打樁機一般猛抽猛頂媽媽雙手緊捉著枕頭,眉頭緊皺,嘴中卻不停的呼喊著『啊。。。好爽。。啊。。。用力幹啊。。。成哥。。。用力幹死我啊。。。成哥。。。我好爽阿。。。你用力。。喔。。。嗚。。。好爽阿。。。我快高潮了。。。啊。。。來了。。。』就見阿成趕緊抽出濕淋淋的雞巴,來到媽媽的的下部,用力磨弄幾下,媽媽腰部一挺一股水泉噴射而出,阿成一張嘴把射出的水咕嚕咕嚕的吞了下去,待水勢稍歇阿成伸出那粗燥的舌頭不停舔弄著媽媽的陰部,接著又把那根碩大的陰莖再次插入媽媽的陰部,高潮過後的媽媽顯然混身舒坦的雙手雙腳環抱著阿成還伸出舌頭深吻著阿成,阿成又再快速抖動腰部,數十下快速抽送後,陰莖急速發硬,已是射精前兆,阿成抽出濕淋淋的陰莖站立了起來,媽媽與阿成好似有著默契,媽媽也起身跪趴在阿成身前,一邊舔弄著一邊伸手撫弄著阿成的睪丸,就見阿成大吼一聲一股濃精急射而出,媽媽張大嘴巴承接精液一滴也沒漏出,滿意的含著阿成的大龜頭,雙手還輕輕撫摸著阿成的屁股直到阿成的陰莖停止收縮,媽媽還用手擠弄阿成的陰莖確保陰莖裡沒了精液才一口將阿成的濃精嚥下,還用舌頭刮收嘴邊殘留的精液,豔麗的面容模樣卻極其淫蕩。


媽媽嘴裡含著阿成逐漸變軟的陰莖,臉上滿意的笑容就知道與阿成相奸已久,彼此都有了很好的默契。


一般志明都是住在學校,這一夜志明回到家洗好澡,偷空坐在大廳看著電視,就見媽媽泡了杯熱牛奶,緩步走過來,志明突然發現媽媽臉上的肌膚粉嫩的不像個接近四十歲的女人,更發現媽媽的身材比以前更加的豐腴水嫩。


志明在運用本科的知識,上網購買了一些高解析度隱藏式的無線攝像頭,趁媽媽上菜市場時,分別大廳四周、媽媽臥房及浴室四周隱蔽的點都加上了攝像頭,打開電腦測試了每個攝像頭的距離、角度,並且調整到自己都滿意了才開始安心的打開書本,繼續精進自己機械蟲的功能。


每天下了課後,志明回到宿舍房間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察看家裡的每件事,媽媽的生活作息都很正常,也看不出有何異常的地方,就是每天看著媽媽洗好澡回到房間時,那副完美的裸體,雪白的肌膚,肥碩的乳房,纖細的腰配上一個豐盈無比的肉臀,每當彎腰擦乳液時那體態簡直是完美無缺,看的志明是血壓高升,呼吸急促,有時看看鏡中的自己,臉型有五分像媽媽,體格媽媽說是父親的複刻版,難怪那些小女生,常常藉著擦身而過的機會給自己塞小紙條,看看每日也無事,倒是將每天媽媽更換的小內褲花樣、顏色,當成自己每日放鬆心情的最好物件。


就這樣過了兩個月,志明突然發現媽媽的小內褲及胸罩變了樣式,小內褲要嘛不是黑色透明,就是黑色細帶三角褲,甚至還有幾件是黑色丁字褲,有一些丁字褲甚至有穿等於沒穿一般既透明又窄小,胸罩則一律改為各式比基尼款,僅遮住乳頭的那種款式,也有整副透明的,還有無罩就是托起的那種。志明心中一驚,是不是自己錯過了什麼。


就把之前的錄像迴放來看,原來就在前天週日晚,志明出門後,媽媽跟阿成打了電話說:『網購的東西都到了,可以找人一起過來了』。


果然週一早上媽媽出門買了菜回家就到臥房先洗了澡,拿起電話講了幾分鐘,就開始化起了妝,粉色的唇膏配上淡粉的妝,藍色的眼影,還刷長自己的睫毛,戴起長穗的耳環,再加上細鍊的白金項鍊,就見鏡中的媽媽兩顆透亮的眼珠配上豔麗的容顏,簡直是絕色美女,纖細的手指又塗上粉紅的指甲油,就見媽媽穿上了黑色大腿絲襪,接著穿上一件胸托露乳胸罩更顯得媽媽乳房的波濤洶湧,再穿上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黑色丁字褲讓肥碩的肉臀更顯得碩大了幾分,又看媽媽在身上噴了了噴香水尤其是腋下,私處及屁股更是噴了又噴,踩上一雙紅色尖頭八吋高跟鞋,最後披上一件透明的白色小紗衣。又照了照鏡子,確認自己完美的體態後,才轉入大廳看起電視。


突然電鈴一陣響,家儀急起身開了門縫,就見家儀笑得像朵盛開的花,原來是阿成帶著一個朋友一起前來,阿成見家儀如此打扮,簡直是瞪大了眼睛嘴巴都快闔不攏嘴,家儀說道:『木頭人啊!!還不進來』。


打開大門,阿成才不犯傻的帶著他的朋友一起進了大廳,跟著家儀身後,阿成一隻手不安份的拍了家儀的屁股,啪。。一聲。家儀翻過臉,給了阿成一聲嬌吱:『幹嘛啊,你朋友在啊,死相』。


惹得阿成及他的朋友一陣淫笑,隨後兩個大男人四平八穩地分坐在長沙發的兩邊上,媽媽從廚房端出早就泡好的茶,彎身倒茶時,兩顆白嫩肥碩的奶在這兩人面前是晃了又晃,簡直是灶裡添柴,讓這兩人越喝這茶越是口乾舌燥,阿成介紹他的朋友,叫阿中,還戲虐著說:『阿中,人如其名,下面那根特別長』,說的媽媽白了一眼阿成也跟著笑成一團。


媽媽接著說你們先喝茶,我去廚房弄幾個下酒菜,接著就扭著肥臀向廚房走去,媽媽那扭動的樣子真是妖?,就見阿中向阿成說比了個讚的手勢。


媽媽手快,不到半小時四菜一湯上了桌,媽媽脫下圍裙二話不說直接坐到兩人中間,兩個大男人都往中間坐攏來了。


阿成順手開了一瓶58度高梁,媽媽接過手倒滿三個杯,大方的說:『慶祝我們認識新朋友,乾杯。。。耶。。』


三人同時舉杯一干到底,阿成跟媽媽兩人熟識多時,幾杯黃湯下肚,阿成與阿中兩人喊著熱,接著就脫掉身上白色的襯衣,阿中也是扛瓦斯的司機,跟阿成一樣熱愛健身,兩人古銅色的肌膚,堅實的胸肌,媽媽看著雙眼泛著春光,阿成在媽媽左邊,阿中在媽媽右邊,輝映出媽媽一身白皙的肌膚,阿成跟媽媽早已熟識媽媽纖細的腰,跟阿中說道:『中哥,我不騙你,家儀是我見過水多又好幹的女人,會吸雞巴又愛被幹,這樣的女人,我還真愛,要不是家儀像匹發情的母狼一般,我一根應付不了,我還真捨不得分享給你。。。哈哈。』
一邊說一邊伸出右手撫弄著媽媽的大奶,左手轉過媽媽的的頭,一張嘴舌頭鑽入媽媽嘴中,深深的吻了媽媽一下,媽媽雙頰扉紅,身出手打了阿成一下,笑道:『說什麼呢,說的人家好似個慾求不滿的女人一般。壞死了。』


阿成壞笑道:『本就是啊,三十如狼啊。是誰連續要了三次還不能停啊。。。哈哈』


媽媽急的扭了一下身子,笑道:『唉唷。。死阿成,你不要嚇壞了阿中啦。。來我們喝酒。。』


媽媽右邊的阿中見狀也立即回道:『家儀。。不用擔心,人說兄弟齊心齊力弄屄。我們兄弟倆肯定可以跟你成為最好的搭配。。哈哈』,媽媽笑得前後仰動,一對大奶是晃的讓兩個男人色眼大開,酒力的散發讓媽媽渾身呈粉紅色,簡直是美極了,阿成與阿中赤裸的胸膛泛著細微的汗珠,媽媽喊著熱也把身上的白色小紗衣脫去,身上僅剩那些少許遮蔽的衣物卻比全身赤裸更加誘惑,阿成拿公杯倒滿酒,站了起來接著脫下褲子,把自己的雞巴泡入公杯中,然後用手指比了比自己的下方,媽媽看了笑了笑,輕輕打了阿成一下,蹲下嘴裡說道:『你這壞傢伙。』接著二話不說張嘴含住沾滿高梁酒的陰莖,阿中有樣學樣,趕緊脫下自己身上的褲子,一根微硬二十幾公分長的雞巴彈跳而出,阿中接過阿成手上的公杯,依樣畫葫蘆把他的雞巴泡入高梁酒中,媽媽見狀也不管是第一次見面的朋友,也是張嘴就含入阿中那根大雞巴,兩個健壯的大男人輪流交換著手上的公杯,媽媽喝完了背裡的高梁就再倒滿,媽媽也就輪流舔弄著阿成跟阿中這兩人的大雞巴,就這樣弄了二十幾分鐘,媽媽說他腳酸了,站了起來,一手握著一根堅挺的雞巴,扭著那個白皙多肉的屁股把兩個男人拖進房裡,畫面轉到媽媽臥房裡,一進臥房媽媽自己脫掉身上的乳托,兩顆大奶解放而出,媽媽卻趴在床上讓阿成跟阿中兩人一左一右跪在媽媽的兩邊,媽媽嘴張大,居然把兩人的龜頭同時含入嘴中舔弄,阿成哈哈大笑拍著媽媽的屁股說道:『中ㄟ,你知道這女人有多淫了吧!!哈哈』


說實話從鏡頭的角度看下去,媽媽的那顆肥美的屁股真是白皙又肥大,再看那漂亮的面容同時舔弄兩顆龜頭的表情,可謂是淫美到了極點,阿中伸手開始撫弄著媽媽豐滿的大奶,阿成則是摳弄著媽媽屁股跟細縫,沒多久阿成伸出他的食只跟中指,拉出一條長長透明液體的絲線,給阿中看,嘴裡笑道:『你看欠幹的女人開始出水了。哈哈』


接著開始扯動媽媽身上僅剩的丁字褲,媽媽扭著屁股配合著脫了下來,阿成向阿中使個眼色比了比後方,阿中來到媽媽屁股後方,用腳架開媽媽的雙腿,扶著自己那根已經被含到濕淋淋的二十幾公分大雞巴,抵住媽媽陰戶用力一挺,就見大雞巴撐開媽媽的肉穴長驅直入,媽媽張嘴說道:『中哥,好漲。。。中哥。。你這根雞巴好大喔。。把我的屄撐的好滿。。。好美。。。喔。。』阿中受到鼓勵,開始慢慢挺動他那堅實的屁股,媽媽好似受到很大的刺激,雙手緊捉床單,『啊。。。中哥。。。慢點頂。。。到底的頂到了。。。啊。。。啊。。。濕了。。。下面都濕了。。。嗯。。。對了。。。啊。。。啊。。。』


就見阿中雙手抱著媽媽的肥臀,開始衝撞『啪。。。啪。。。啪。。。』撞擊肚皮的聲音,阿成見此竟趴到媽媽前方也將屁股對著媽媽。


三條赤裸裸的大肉蟲就在床上交疊著,媽媽見阿成的屁股對著自己不假思索,撥開阿成的屁股駕輕就熟的撥開阿成的屁股,彎過阿成那根肉棒之前就看過大約二十公分長,四點五公分粗,伸出粉色小舌開始舔弄阿成的屁眼,還不時吸吮著阿成那顆大龜頭,今日看來媽媽與阿成真的配合默契真好,媽媽舔弄阿成的屁眼就好似見到美食一般,細心的的攪動,慢慢的吸吮,雙手還不停搓弄阿成的陰莖,同時嘴巴還發出淫蕩的話語說道:『成哥。。。我愛死你了。。。你這雞巴。。。每次都將我幹的好爽。。。好爽。。。我愛死你的雞巴了。。。』眼中幻出迷離的眼神,配上媽媽角色的容顏,簡直就是一個絕世淫娃。


媽媽就在兩人的挑逗下,淫性大起,阿成不知從何處取出一顆綠色小藥丸,丸將小藥丸餵給家儀吞了下去,阿成吻著媽媽上面的嘴,阿中抽出雞巴倒過身舔弄著家儀下面的嘴,就見媽媽淫聲連連,雙手摸向兩個男人的肉棒,右手摸著熟悉阿成的雞巴開始套弄,左手開始摸到阿中的雞巴時,心中暗暗吃驚,果真是大,大約是二十五公分長,五公分粗。卻也暗自驚喜。


阿中用肥厚的舌頭開始用力舔弄著家儀的陰核,弄得家儀是欲仙欲死,『啊。。。中哥再用力舔。。。啊。。。中哥你舔的我好爽啊。。。成哥。。。啊。。。你上來。。。快上來』


就見阿成轉過身將一根大雞巴挺到家儀面前,家儀彷彿見到心愛的美食一般,粉色小嘴一張立即含進阿成那根黝黑粗大的肉棒,開始用力套弄著,用力的吸吮著,阿中在下方更是賣力的舔弄著陰核,更伸出二支手指攪弄家儀的陰戶,就見阿中急速的抽插摳弄,家儀全身開始緊繃低聲吼道:『我要洩了。。。我快要洩了。。。。』雙腳直挺,嘴中用力吸著阿成的雞巴,突然屁股一抖,一股液體急速噴射而出足足噴了將近十秒,家儀雙手緊握,吼道:『中哥我洩了。。。我洩了。。。啊。。。』,家儀一陣癱軟。


大約一分鐘後媽媽醒了過來,滿臉春色顯得更加的豔麗,站了起來拉著阿成跟阿中兩根雞巴,家儀跪在大床中央阿成及阿中分別站在家儀兩旁,兩根硬挺黝黑的雞巴在家儀的面前跳動著,就見家儀臉露嬌容,一手握住阿成的大雞巴張嘴又開始吞吐起阿成的雞巴,右手也沒閒著套弄著阿中的那根硬挺的雞巴,家儀將阿成整根雞巴舔弄得濕潤發亮尤其那顆龜頭更是被吸吮的脹大發亮宛如一顆雞蛋一般,家儀放掉阿成的雞巴轉過頭來,含住阿中的雞巴改以左手套弄阿成的雞巴,就在家儀賣力的吸吮著阿中的雞巴時,阿成走到家儀身後,把家儀的跪姿改為狗趴式,在家儀身後撥開家儀的雙腿,握著粗大的雞巴抵著家儀的濕潤潤的屄口緩緩的插入,就聽到家儀一陣呻吟:『成哥。。。你的雞巴好粗,頂進去好酥麻。。。。好爽喔。。。。。啊。。。。成哥。。。。。啊。。。』


就見阿成慢慢的加快速度,家儀感受到衝擊更加賣力吸吮著阿中的雞巴,啪啪。。。的聲音逐漸加快,家儀在快感中含糊的喊道:『成哥。。。你好厲害。。。。你的雞巴頭刮的我好爽啊。。。用力幹。。。再用力幹我。。。。啊。。。。成哥。。。。』


阿成還笑問道:『要我幹誰的屄啊!!你沒說,我幹錯怎麼辦??』


家儀嬌吱給了阿成白眼說道:『成哥。。快用你那大雞巴幹死你家儀妹妹的騷屄,欠成哥幹的騷屄。。啊。。。用力幹啊。。。。成哥。。。。啊。。。。』


阿成大笑著一邊用雞巴賣力的抽送著家儀的屄,一邊用手拍打著家儀肥白的肉臀,在肥臀上留下一片打紅的肉臀是一陣翻動,那種又痛又爽的感覺讓家儀是欲仙欲死,前方的阿中更配合著阿成的節奏,抽插著家儀那張嬌豔欲滴的嘴,阿成進阿中退,阿成退則阿中進,把家儀弄得是連叫春都無法舒暢的叫出來,阿成繼續賣力的抽插了幾百下,感覺快要射精了,伸出手掌與阿中互相擊了掌,兩人做了位置的交換,阿成抽出濕淋淋滿是淫水的雞巴來到家儀面前,阿中則是挺著脹著快受不了雞巴來到家儀身後,用力一挺,雖說阿中的雞巴比阿成更加粗大,但家儀的屄剛剛經過阿成的狂抽猛送已經是濕糊糊一片也不再那麼緊縮,所以阿中的雞巴輕易的頂進家儀的陰道,也因阿中的雞巴更加粗大,抽送間更把家儀的陰道壁刮弄得更加酥麻,且阿中的龜頭又緊抵著家儀的G點,一百多下的抽送就將家儀推向高潮,家儀喊道:『中哥。。。你那根雞巴好粗啊。。。頂的我高潮要來了。。。。要來了,幹快點。。。來了。。。快來了。。。。啊。。。。。』,家儀屁股上挺,露出淫穴讓阿中更能用力頂撞,嬌豔的嘴中伸出粉嫩的舌頭沿著阿成的龜頭賣力的舔弄著阿成的馬眼。


又是一陣騷水沿著阿中的雞巴流洩而出,兩人此時同時抽出雞巴,阿中在此時抽出在媽媽陰戶中的雞巴,躺在床上讓媽媽坐著再次插入陰戶,雙手抱著媽媽,阿成則撥開媽媽的屁眼,巨大的陰莖刺入媽媽窄小的屁眼中,就聽媽媽喊道:『成哥,喔,你跟中哥兩根雞巴把我的肉洞塞的好滿。。。快。。用力幹我。。。快幹你們的騷貨。。。可以讓你們隨意幹的女人。。。啊。。。好爽。。。再用力幹。。。』就見兩根巨大的雞巴依次幹弄著媽媽緊鄰的兩個肉洞,僅隔著一片薄肉膜,彼此還可感覺到雞巴的抽動,媽媽豔麗的臉上流動著興奮且淫麗的表情,一具白皙的胴體夾在兩副古銅色壯漢中,這景象真是淫靡,媽媽時而深吻著阿中時而轉過頭與阿成交換口水,兩人奮力幹弄媽媽近百下後,就見媽媽雙腳腳指用力捲曲,下方陰部噴出一股水泉,繼而全身無力的趴在阿中的胸膛上,阿成與阿中兩人同時抽出了雞巴,在旁邊緩緩撫摸著媽媽的大奶,大約三分鐘後媽媽緩緩醒來,臉上充滿滿足的妖野笑容說道:『兩個老公,你們兄弟倆,真的協力把我幹的好爽喔。。。爽死了。。。』一邊說一邊又再含住兩人的雞巴,阿成的雞巴受不了家儀的舔弄腰枝一酸,濃精隨即噴射而出,家儀張大嘴巴全都接收入嘴,接著阿中也接著急速戳弄,戳弄兩下大股的濃精亦開始噴發而出,家儀照樣張大嘴巴,接收著大部份濃稠的精液,家儀輪流吸吮著兩人逐漸軟化的雞巴,兩人殘餘的精液滴落在家儀美艷的臉龐上,家儀的臉上滿是妖豔的笑容,還伸出舌頭將散落嘴邊的精液捲進嘴中,最後替兩人舔乾淨雞巴上滿是精液跟淫水的分泌物,甚至還將兩人軟掉的雞巴同時含入口中,做一吞吐後才吐出兩根雞巴。站起身給阿成跟阿中兩人深吻,帶著滿足的笑容說道:『兩位老公,今天你們把騷屄幹的好爽,好爽,下次有時間就一定要找家儀喝點小酒喔喔』,家儀說話那副騷樣簡直快迷死人了。


阿成笑道:『當然啊,家儀你是喝酒最好的伴,不過下次來,你可要把你那密的掉進去出不來的陰毛好好刮乾淨,不然我們可是會迷路的,哈哈哈。。。』阿成跟阿中兩人淫笑著。


三人同時進了浴室,在浴室裡媽媽極盡狐媚的盡了女人本能,左擁阿城右抱阿中,輪流與兩人深吻,還不停舔弄他們軟掉的陰莖與睪丸,連屁眼都吸吮了幾次,最後讓阿成與阿成在媽媽身上尿了一大泡尿後,才幫兩人洗乾淨擦乾走出浴室。


伺候兩人穿上衣服,摸著家儀的肥奶與肥臀,家儀回報以深吻,送他兩到門口,全身赤裸回房『休養生息』去了。


志明看的是目瞪口呆,發展成熟的雞巴竟也硬挺的變大好多,志明實在不願相信自己的媽媽是那樣淫亂的女人,所以決定週五晚回家跟媽媽攤牌談清楚,不然自己實在無法安下心來,不過志明同時瞭解了一件事,只要陰莖夠強夠大,能讓你的女人享盡高潮,會讓你的女人死心塌地為你做出任何事。


週五晚志明回到家來到客廳喊道:『媽。。媽。。我肚子餓了。』


就見在房裡的家儀急忙披上粉色絲綢披肩,裡面可見今晚洗澡後沒穿胸罩的大奶子及一件大紅丁字褲,家儀聽見兒子的叫喊沒多想披了披肩就跑了出來,等到了大廳見到志明才想起自己所穿著的內衣,臉上一陣紅霞上湧。


家儀自做鎮定,說道:『志明,這時你還肚子餓啊,媽媽去幫你做宵夜。』就逕自往廚房走去,不一會家儀捧著一碗餛飩湯過來,說道:『志明,你慢慢吃,媽媽先去睡了。』就要往臥房走時,志明說道:『媽媽,你陪我看一下電視,聊聊天』,喔,好吧,家儀說道。


原來志明已將錄像燒錄成光碟,利用剛剛家儀去廚房時都做好準備,等家儀坐在餐桌旁,志明按下遙控器,家儀看著電視裡的畫面,正是與阿成及阿中三人行多人運動的畫面,手掩著口,來掩飾自己心中的驚慌,電視裡放蕩的自己,實在令自己不知該怎麼去跟自己面臨獨子解釋。


『志明。。志明。。。你先聽媽媽說。』家儀急促驚慌的說著。


志明輕輕說道:『媽媽,這真的是真實的你嗎??』


家儀混身顫抖的說著:『志明。。你先聽媽媽說,媽媽是有苦衷。。。有原因的。。』


志明靜靜的說:『好。。媽媽,我給你一個好好解釋的機會,但是一定要是事實而不是編出來的謊言。』


家儀雙眼垂著淚,說道:『志明。。你是媽媽的心肝寶貝,媽媽不會騙你的,你聽媽媽說。


家儀雙眼望著天花板默默的說道:『多年來,媽媽與你可說是相依為命,外面也有一堆男人追求著媽媽,但是一直以來我心裡就只有撫養你長大,直到你上了名牌大學,媽媽才有點心思想到自己,過去因為有志明你在家陪著媽媽,媽媽不覺寂寞,直到你住到了學校,黑夜裡媽媽一個人實在是寂寞,也有著身理需求,平時也就夜裡自慰幾次就好了,直到有天家裡的瓦斯沒了,就叫了巷口的瓦斯行送桶瓦斯過來,你知道那些送瓦斯在夏天也就隨便穿著。那天來送瓦斯的就是阿成,平時也挺精靈,再看他那一身肌肉,夏天汗水流躺在堅實的肌肉上,真是叫人心動,那天阿成來時又借了廁所,我好奇心一看,乖乖,好大的雞巴,這一看不打緊,媽媽我幾乎夜夜睡不著覺,連上網購買擬真雞巴都無法撲滅我心中那股慾火。


志明啊,媽媽也是血肉之軀,有著情慾,媽媽也是無法克制才藉口讓阿成送瓦斯,故意穿件低胸的貼身裙子,給錢的時候故意把錢掉地上,彎腰下去檢的時候,兩顆奶子都被他看的精光。看的小伙子整臉通紅。收了錢就快走了。隔天我把瓦斯漏了,又再叫阿成送瓦斯,這次故意穿了透明的襯紗,裡面不穿胸罩,阿成低著頭收錢就回去,隔天又再藉口是瓦斯爐有問題了,還要修瓦斯爐。這次這穿件透明薄紗睡衣,裡面就一件紅色丁字褲,趁阿成低頭準備拆瓦斯爐時,由後方抱住他,二話不說解開阿成的褲帶連內褲一起拉了下來,這次阿成忍不了了,一根18公分長4公分寬的雞巴硬挺在那裡跳動著,媽媽一看愛不釋手,立即跪在阿成面前含住,媽媽已經好久沒含過堅硬的雞巴了,堅硬而有溫度的雞巴有多可口,有多讓人心疼啊。


阿成揉捏著我的奶子,我則用力吸到阿成的雞巴既火熱又堅硬,我自己脫下了丁字褲,求阿成幹我的屄,你知道嗎??硬挺的雞巴幹入騷穴有多讓人快樂嗎??簡直都快高潮的尿出來啊。。你說我一個沒雞巴用可憐的女人,只能天天自慰的女人,有機會怎麼不去偷這個漢子呢!!


志明你現在也是個成人了。請你體諒媽媽就是個平凡的女人,女人渴望被男人疼惜愛撫,更需要情慾的發洩,才能有正常的人生,可是就是跟阿成的性交卻更燃起媽媽胸中的慾火,幾乎無法撲滅,更加需求高潮的發洩,請你體諒媽媽好嗎??


志明握著媽媽的手,說道:『媽媽,我也贊成你找個伴,但是你現在好似陷在情慾裡,有兩個男人你也好似可以接受。』


媽媽伸手抱住了志明,在志明耳邊說道:『志明,媽媽現在更偏好於三通與肛交,現在媽媽每次要是不跟阿成三通或是肛交就好似不夠滿足一般,一定要用從網上買的兩組『機砲』前端套上兩根與他倆相似的擬真雞巴,然後固定好開始啟動這種機砲,直把媽媽幹的是死去活來,淫水流盡,幹的讓媽媽隔天都幾乎下不了床了,還想著他倆的雞巴。


你說媽媽偏好肉慾也好,現在的媽媽就是離不開阿成與阿中阿中那般的大雞巴男子,除非你能幫媽媽處理,你跟媽媽來。


志明與媽媽來到臥房中,媽媽拿出常用的機砲,果然前端兩根擬真雞巴都具有巨砲的景象。


志明問道:『媽媽那如果只用這機砲呢,可以滿足你的性慾嗎??』媽媽答道:『志明,你還沒跟女人性交過,無法體會人與人之間的性交,與情趣用品的差別。下週你回家時媽媽讓你實際體驗一下。好了,你先去睡覺了,下週等你體驗過,媽媽再與你談。』


一週無事,週五晚間志明回到家,家裡還多了一位阿姨,媽媽笑著說道:『快叫婷姨,是媽媽的閨蜜。去客廳坐一下,媽媽熱一下菜馬上可以吃飯囉。』


志明乖巧的叫聲:『婷姨』仔細一看一位風華正盛的美女,身材曼妙,穿著一套貼身鵝黃小洋裝,膚色絲襪,大紅色尖頭10吋細跟高跟鞋,臉上粉色淡妝卻顯出婷姨的豔麗容顏。


當志明目不轉睛叮著婷姨看時,媽媽熱情的喊道:『吃飯了。。。』化解了尷尬的時光。媽媽端出香噴噴的菜,拿出高梁幫婷姨倒滿,就見媽媽與婷姨不停說著只有他倆才懂得話題。大約聽懂不外乎就是哪個男人雞巴的大小與硬度,還有就是床上的表現,婷姨說前幾日一個追求他幾個月的健身小鮮肉,號稱有17公分4公分粗,讓婷姨開好房間等著享受高潮,哪知房間開好了,一切就緒,就等待高潮的降臨,結果一開始含住那小鮮肉的陰莖,小鮮肉就射精了,哪有高潮,只好自己自慰高潮給那小鮮肉看,什麼叫做女性的高潮。兩人越說越HI酒也就越喝越多,因為是高度數的酒,就算室內開了空調兩位美女還是大汗淋漓,因為是在家裡衣服也就一件一件的脫,媽媽裡面根本沒穿胸罩一對白花花的大奶毫不遮掩隨著身體晃動,下身就剩一件藍色丁字褲及藍色細網大腿襪,婷姨也不惶多讓大紅色透明無杯胸罩及一件條狀丁字褲(其實在我看來幾乎沒穿),媽媽說道:『別再喝了,不然辦不了正事了。來志明跟媽媽到房間』拉著婷姨跟我大步往房間走去。


到了房間,媽媽從衣櫃翻出一個紙箱打了開來,說道:『志明,媽媽今天就讓你實際體驗,情趣用品與真人的差異,過來。。脫下你的衣褲』我也沒想到媽媽這麼直接。


志明也就直接脫下了衣服,媽媽拿出一個器具,跟我解釋說這是媽媽特別去買的『自衛杯』號稱AI智慧擬真能力最好,媽媽倒出一些潤滑劑在手上正要抹在志明陰莖上時,也嚇了一跳,就見志明的陰莖還未勃起就已有18公分長,龜頭微微露出,原來志明利用一週時間讓體內的機械蟲重新改造他的陰莖,不僅把自己的陰莖變長變粗,更加增大龜頭的大小,增厚龜頭傘狀部位的厚度,這部份是參考女性生理結構而改變,改變此處結構更可增加磨擦女性G點的時間觸感。


在媽媽柔細的手,抹上潤滑劑的陰莖,感受到女性肌膚的柔細,也感受到興奮與心裡的悸動,媽媽幫志明套上自衛杯,柔順的矽膠完整包覆著志明的陰莖,讓志明感受到比自己自慰更加舒爽的感受,媽媽再用手快速的套弄龜頭傘狀處極為敏感,志明立即感受到愉悅與快感,這時媽媽示意婷姨接手,志明略感到害羞,陰莖略微消小倒是婷姨反倒是溫柔的撫摸著志明的胸膛說道:『明兒,就把婷姨當作一般女人看待就好,好好享受你人生第一次與女人真實接觸的感受』


原來是媽媽特意找婷姨來導引他與女人的,害志明在學校時以為是媽媽要親自教導他,讓志明有著詭異亂倫的幻想,還自慰了幾次。


接著婷姨拉著志明的手放在婷姨豐滿的乳房上,當志明的第一次接觸到婷姨那柔嫩肌膚時,手裡的感受讓志明幾乎是停不下來,不由說道:『婷姨,婷姨你的皮膚好光滑,好細緻,好好摸喔!!』


婷姨接著說:『我們有著這麼親密的接觸,這時不要叫我婷姨,叫我小婷。來。。解下我的胸罩,你可以任意的撫摸小婷的胸部。』


志明依婷姨的話笨拙的解開了婷姨的胸罩, 一對白皙碩大的乳房彈跳出來,兩顆粉色的奶頭矗立在白花花的乳房中央,詫為好看,志明順著本能雙手輕輕撫弄著婷姨的奶子,用手指捻動婷姨那兩顆生過孩子已然變大卻依舊粉紅的奶頭,才一會就見婷姨的奶頭變大變硬,婷姨的手移開了自慰套,改用雙手開始套弄志明的陰莖,女人柔細的肌膚確實與矽膠不同,有著溫度與細膩的感受再加上眼睛所見豐乳肥臀美艷的嬌顏再再刺激著不同的感官,讓志明的呼吸不由自主慢慢急促了起來,忽然婷姨張嘴含入志明的龜頭,嚇了志明一跳,忙道:『小婷,還有潤滑劑啊。。』


婷姨笑道:『哈哈。。沒關係是可食用的潤滑劑不用擔心,好好享受。』


溫柔的包覆,細緻的舔弄,讓志明立即對這口交著迷不已,一根陰莖立即漲大幾分讓婷姨更加驚喜,一邊更加賣力舔弄志明的陰莖一邊輕撫志明兩顆大如雞蛋的睪丸,發出『噗。。。噗。。。嗯。。。啵。。。噗。。。噗。。。啵。。。』的吸吮的聲音,
這舒坦的感覺與景象,一個容顏豔麗的女子身材火辣的女子,俯在地上專心賣力吸吮著自己的陰莖,讓志明身心有著征服的感覺,尤其由上往下看女人纖細的腰身配上一個豐厚的臀部這曲線簡直讓人沈迷,平坦的腹部卻又配上一副高聳的乳房,如今又加上妝容美麗的容顏,志明現在懂了為何美麗妖?的女人會讓男人沈迷。


婷姨吐出嘴中的具陽,牽著肉棒怒火昂揚的志明邁向床上,婷姨躺了他覺得舒適的姿態,張開一雙修長的大腿,志明赫然發現婷姨的陰部居然光節如嬰兒一般,也就是婷姨自眉毛以下全身光潔無毛,宛如一尊女神雕像一般,婷姨柔夷一揮招呼志明過去,說道:『溫柔的男人也應該懂得如何讓女人得到快樂,婷姨讓志明撥開他陰部的大陰唇,讓志明伸出舌頭開始慢慢舔弄逐漸充血的陰核,志明依樣畫葫蘆就覺得婷姨噴過香水的屄格外引吸引他,不僅舔弄婷姨的陰核還用力吸吮著婷姨粉色的陰唇,不由的伸出手指摳弄婷姨的屄洞,引的婷姨哼叫出聲:『明兒,你好有天份,你摳弄得我好爽喔。。對了。。。就是那裡。。。你舔的我好舒服。。。用力舔。。。嗯哼。。好爽。。。我出水了。。。嗯。。。』


果然婷姨陰部湧出大量淫水,婷姨此時卻翻轉身體,移動到志明雞巴下方,一口含住志明漲的發硬的雞巴,於是兩人賣力互相舔弄彼此的性器官,婷姨的陰部也更加的濕潤,就聽婷姨弱弱的說道:『明兒,來。。。轉過來。。快過來幹我。。。婷的屄癢了。。。』志明翻轉過身,扶住自己巨大的肉棒,可是卻不知如何下手,這時媽媽由後方捉住志明的雞巴抵住婷姨的肉穴,媽媽由後方輕推志明的屁股,巨大龜頭撐開婷姨的的肉壁,婷姨的嘴巴呈現O字型,喊到『喔,好大。。明兒。。你的雞巴好大。。。喔。。。』媽媽繼續下壓志明的屁股直到志明的龜頭抵住婷姨陰道裡的一團肉,婷姨高喊:『明兒。。喔。。你頂住婷兒的花心了,好酥。。。好麻。。。』媽媽在志明耳後說道:『可以了,現在開始抽插,你能多用力就使多少力。。呵呵。。。』


志明開始抬起屁股又重重的落下,這種性器官的接觸與快感帶給志明無上的快感與歡樂,志明雙手緊握婷姨的兩隻大奶,巨大雞巴正幹弄婷姨緊縮的肉壁,志明徹底體會性器官交媾時代來的歡樂,眼睛看見一具美麗女體在你巨大武器的抽插下扭動、反映著,耳中更聽到女人因你的雞巴哀嚎卻又快樂的呼喊聲,彷如戰場上的戰鼓般可以激起你更大征服的慾望,志明更加加快抽插的速度,就聽那婷姨呼喊道:『明兒。。。你的雞巴好硬。。。好熱。。。幹的婷兒。。。好爽。。。好酥麻。。。喔。。。好爽啊。。。用力。。。啊。。。老公。。。用力。。。啊。。。老公。。。』志明特殊結構的龜頭不停刮搔著婷姨陰道裡的G點,讓婷姨張的雙腿不停的發抖,志明繼續不斷的抽插,一波波的高潮不斷向婷姨襲來,巨大龜頭刮搔肉壁肉壁帶出的淫水已使婷姨的騷穴濕糊一片,志明看著媽媽竟發現媽媽竟也脫光了衣物,在一旁自慰著,此時也發現媽媽也同婷姨一般,全身自眉毛以下已是光潔無毛,在肚臍眼還多了個臍環,婷姨在高潮的興奮下不由自主的拉著志明給了志明深深的一個吻,此時志明體驗到女人柔軟的舌頭是多麼香軟可口。


突然志明感覺下身雞巴被握住拉出婷姨的陰道,一陣溫熱再次包覆志明的雞巴,原來媽媽趁著志明與婷姨暫歇深吻時,拉出了志明的雞巴,媽媽應該是看到志明與婷姨激烈的性交,把持不住,也不管志明是自己親生的兒子,就只見志明的巨大陽具在眼前,就開始猛力的口交,就見媽媽沉迷吸吮的模樣,將志明與婷姨剛剛交媾時所殘留在陰莖上的分泌物幾乎是吸食一空,志明在上與婷姨舌頭緊密交纏,下方雞巴又讓媽媽猛力吞食著,這種感受實在是太爽了。


婷姨稍做休息,翻過身趴在床上成狗爬式,示意志明由後方進入,媽媽也會意,讓志明跪在婷姨後方福住志明的雞巴,讓志明開始頂弄,有了經驗的志明當然融會貫通,雙手扶住婷姨那肥大的屁股,開始頂弄,就聽婷姨開始呼喊:『好深。。。好深。。。啊。。。阿。。。明兒。。。用力。。。』就聽見肚皮碰撞屁股的聲音『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撞擊使得婷姨的肉臀激起陣陣波浪,兩顆大奶亦隨著撞擊晃動,剎時乳波臀浪真是好看配上婷姨淫蕩的呼喊聲::『明兒。。。你的雞巴好硬。。。好熱。。。幹的婷兒。。。好爽。。。好酥麻。。。喔。。。好爽啊。。。用力。。。啊。。。老公。。。用力。。。啊。。。老公。。。你幹的婷兒花心。。。好酥麻。。。來了。。。婷兒高潮來了。。。啊。。。』同時一股水泉噴射而出,婷姨渾身發軟趴在床上。


志明抽出濕答答的雞巴,媽媽毫不避諱,張嘴吞下,猛力吞吐,用舌頭用力捲繞,甚至連至連志明的兩顆睪丸也仔細的舔弄個不停。


接著媽媽直接趴到了床上,示意志明直接插入,原來媽媽看到剛剛的情景早已動情不已,陰部濕糊一片,所以也很輕易的進入,志明有了經驗直接就猛力抽送,『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連綿不絕,媽媽淫蕩的呼喊聲::『明兒。。。你的雞巴好硬。。。好熱。。。幹的媽媽。。。好爽。。。好酥麻。。。喔。。。好爽啊。。。用力。。。啊。。。明兒這就是你當初出生的地方。。。用力。。。啊。。。明兒。。。媽媽的屄溫暖好幹吧。。。好酥麻。。。來了。。。媽媽高潮來了。。。啊。。。』志明愛死這種亂倫錯亂的感覺,更愛這兩個熟女,成熟的胴體,美麗的容顏,這種興奮與刺激無可比擬。


同樣媽媽也是一股水泉噴射而出,媽媽渾身發軟趴在床上。


志明氣喘噓噓,看著兩具美麗卻又癱軟的女體,心中有著無限征服的感覺。乾脆躺在兩人中間稍做休息。


大約十分鐘後,志明又感覺下身雞巴有著溫熱的感覺,原來媽媽與婷姨兩人醒來,同時吸吮著志明的雞巴呢。
婷姨吸吮著志明的龜頭,媽媽則舔弄著志明的睪丸,惹的志明的雞巴再次堅硬如鐵,剛想翻身再做,媽媽說道:『媽媽與婷姨得休息一下,改天再來,明兒,你怎麼那麼強,你有吃藥嗎??』


志明回道:『沒呢,就還沒到高潮的感覺。』原來是志明讓機械蟲關閉龜頭上的敏感神經,所以肉壁緊縮的抽插,並不會刺激志明的龜頭。


兩個臉色緋紅但卻充滿滿足餘韻的女人牽著手笑著談話:
婷姨笑道:『沒想到,我們今天的健康教育卻發現一個無敵小鮮肉,家儀我們以後可就幸福囉。哈哈。』


媽媽居然也笑道:『我也不知我兒子著麼強,我看啊,我們先將明兒藏起來,不讓他那麼早交女友,待我們訓練他幾年再說,哈哈。。。』


商業街上,兩個妖嬈的豔麗女子挽著一個年輕高大的青年,一路有說有笑,看兩位女子提了許多提袋大概就是貴婦帶著富家貴公子出門採購了。兩個女子又在美甲店逗留一陣子做了打扮,才又上路。原是家儀與婷姨兩人趁著志明暑假拉著小老公陪逛街。


逛了一下午,回到婷姨的家,婷姨原就是富人家的小孩跟老公離了婚也沒小孩,就此遊戲人間,也是家儀公司的老闆,兩人合的來就此成為閨蜜,有了志明後,兩人更成為床伴。所以一到家兩人換上了志明最愛的服裝,婷姨換上黑色條狀丁字褲,套上黑色大腿襪,家儀則換上白色條狀丁字褲,套上白色帶腿襪,這是志明最喜愛的黑白雙姝,就在臥房的大床上,黑白雙姝分別踞在志明具陽得兩邊兩雙性感的嘴唇共享著一條堅如鐵柱般的陽具,兩人一左一右磨蹭舔弄志明的雞巴,兩人分別舔弄志明的睪丸,家儀吞吐志明的陽具,婷姨則會細心舔弄志明的屁眼,因為他倆知道,姊妹齊心伺候著志明,會為他倆帶來如登天堂般的高潮。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