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睡前交心

晚上,回到家,還是維持平日的作息,整理功課、吃飯、追劇、洗澡時我原想媽媽會虛掩者浴巾與我共浴,但是在熱水泡的快頭暈也沒等到她,於是我只得悻悻然的離開浴室,並認為可能媽媽早就忘記了。


在熱水浴的沉澱下,精神不支的我早已沉沉的睡去,卻不知道,鎖上的房門卻不知怎麼的被打開了。


半夜被冷醒,原想要抓著棉被蓋上繼續睡去,卻發現我的衣服早已被脫得一絲不掛。


而母親也被我所驚醒過來,此時這才發現,媽媽棉被下也是赤裸裸的,正當我被這窘況弄得想大叫出來的時候,媽媽將食指輕輕靠在我的嘴唇上,並娓娓道來她裸睡的心路歷程。


     原來,自從老爸過世以後,工作和家庭的壓力接種而來,就連夢中也不能安穩,感覺睡衣的領口像是麻繩緊緊捆住脖子,於是她只得將睡衣鈕扣解開讓胸腹暴露在窗外月光之中,而她也因此感覺輕鬆不少,但是隨著壓力的漸增,睡衣也一件件退去,最終便在洗澡後便將房間作為自己裸體小天地,以指為媒介,想像亡夫如同往日一般愛撫自己,但是高中入學的意外,我緊憋得褲襠,沖淡了她指撫之時亡夫的身影,取而代之的便是兒子會為了稍解褲襠緊覆之苦,破門而入,把裸睡的母親給狠狠的壓在床上狠狠的強暴一番,而自己也在那不遜亡夫尺寸的肉棍侵犯下,連連高潮在昏醒的境界之間,兩人的體液在床上氾濫成災。


   聽她說完,我給予她一個安慰性的擁抱,甚至忘記了兩人一絲不掛,但是這出於親情的舉動,很快的被接觸的性器給扭轉,兩人的唇也貼合了起來,雙手互相在對方的肉體上愛撫,對於這對相互扶持的母子而言,相互扶持的親情早已變異成了激情,而這一擁,成為了引爆情慾的導火線。  



此時母親卻將我推開,我原以為這是她想煞住早已暴衝的態勢,但是她此時卻翻轉身姿,以多變的口技,攻向了我的肉棒並說:長度呢跟你爸差不多,不過口感是差了一些,你爸當年啊可是肉感十足的大香腸呢!!


母親一言,反倒是讓我對於已逝的父親吃醋了起來,於是我不甘示弱的攻向了她的密穴,媽媽見激將法見效,也不甘示弱的口舌並進,從龜頭到睪丸的全面舔舐,兩人把對方的性器如同美食一般品嘗,最終兩人同時一聳,津液迸出,兩人頭臉都是對方的體液,意猶未竟的我們也開始舔食對方頭臉上的津液,舔得正起勁,媽媽啪地一下很快地將肉棒滑進了陰道之中,面對如此淫靡的媽媽,我也不甘示弱地擺動腰部,開始了新一輪的抽插,此時的兩人不再是母子,而是一對久別的戀人,對於對方的身體出於本能的愛撫對方的性感帶,動作的節奏配合的也十分完美,二人在父母曾共枕而眠的夫妻房,如同野獸一般奢求對方的肉體。


媽媽也從原本的主動逐漸轉入劣勢,只能在兒子的抽插下以微弱的腰部回應著兒子的節奏,直到最後一刻將精液送入了自己的故鄉。


自此,我們母子回到家了以後便將自己脫得精光變成為了這個家的慣例,每到興起,便在家中的各處開始做愛,我想如果生了小孩,我們大概也會親身給他/她上一堂難忘的健康教育。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