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母回忆录后记

第一章:新开始
即使她已经远逝我而去,但还是永久活在我的心中。沉寂数年,不得不说,
在说出这些内心深处的故事后,我的人生似乎多了一点压力的释放,网络上可以
畅所欲言,亦真亦假没人知道,我曾经用笔写下许多往事,但我明白,那没有互
动,也不会有人知道我的故事。
在好几年前,在伊X 发了第一篇关于母亲的文章之后,当时的我,就像水库
里的水一样,遇到了缺口,大量宣泄而出,没有任何构思,前后文意,就只是把
最初的那一刻悸动给写了出来,另一方面也是满足我个人的虚荣心,哇,原来有
人喜欢我的文章。
那之后我除了恋母以外,还写了许多关于母子的文章,各种熟女的幻想,不
过只是满足我往事遇到的女人的回忆而已,之后来到 SEXINSEX ,开始了恋母的
这系列的写作,本来只打算写完I 和II就不写了,所以才会有温泉做爱那段,那
段除了做爱是假的以外,其他都是真的,我记得我有在补充篇里面在写一次温泉,
没办法,因为我心已经累了,写完II之后,就决定在也不写了。
不得不说,在那个时候我的心态已经改变许多,开始思考与母亲真正的意义,
是单纯的性刺激吗?还是对熟女的征服感?亦或者是这女人的身份,是个母亲?
所以让我更有侵犯的感觉?我不清楚自己,但是每当我躺在床上,回想到母亲与
我的那层不可告人的关系,我起床了,连上计算器,开始了恋母III 的写作。
因为我想让这些事情,透过文字渲染的力量,或多或少,半真半假,让人知
道,有个人曾有过这段恋情,但是唯一没料到的事,我竟然在写过过程中,陷入
无法自拔的回忆,可能有些人会发现,为什么在III 中,我个人的内心自白会非
常多,不停的在重复叙述一件事。
就是与母亲的乱伦这层关系,让我非常自责与挣扎,所以在III 中,可以看
得出我一直在暗示某件事情,代表其实我个人内心深处真的知道这样是不行的,
但可惜的是,我却没办法走出来,所以恋母III 在没有结尾下而中止。
中断后,我开始咨询心理医生,告诉医生我透过写作来宣泄压力,却没想到
让自己陷入更深层的回忆,还好直到最近我才渐渐的走了出来,人是要为自己而
活,而不是为他人而活,不过恋好熟女这点就是没变,尤其是我的心理医生,给
了我许多的帮助,不管是心理上的,还是身体上的。
那一天,照着预约的时间,我又来到这宁静的诊所,这是位于台北某郊区,
朋友介绍的,属于私人诊所,只限定VIP 预约制,我是正好有朋友认识里面的人,
运气好才能到这里,不过其实到哪看也没差,那时候的我,大概也跟死了没两样
一样。
一开始的心理医生是个轻熟女,年约32,玲珑有致,之前或多或少就有听朋
友说过,像这种专门服务有钱的私人诊所,通常都会有特别服务,因为有钱人老
婆管得严,只是装病去医院,至于没病还去医院,那就司马昭之心,众人皆知了。
不过我看得是心理咨询科,对我而言根本没差,心里科是位于这栋医院的八
楼,偏偏她妈电梯指七楼,心理科还得在走一层楼梯,然后走空桥,到另一栋小
偏房,讲好听的一点是保护病人隐私,我看是加盖的违章建筑吧。
害我第一次诊疗就一身汗,反正一开始就做些奇怪你问我答,然后在病床上
躺着,听着轻音乐,闻着能让人放松的线香,然后医生会试着套出你内心的想法,
以上这流程是我去了两个月的SOP ,我老实说,对我而言没甚么用,我回家到依
然忧郁,只要看到关于她的东西,就会想哭,哀。
直到第四个月月底的诊疗,我压根根本不想去了,所以就打了通电话取消疗
程,让我意外的是,电话那头态度蛮强硬的,说我一定要去,那好吧,我就出门,
没想到一出门就下大雨,靠,不过君子一诺值千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也就那个时候,我遇到了她,新的心理咨询医生。
外面的风雨让我全身湿漉漉的,一进门一名身材高挑的女人,上衣穿着淡紫
色的针织毛衣,将胸前的乳房紧紧的包覆,腰身曲现完美呈现,穿着到膝盖的白
色长窄裙,将大腿、腰、臀,三线一体的弧度梗呈现出来,脸蛋有着中年熟女的
气息,那是一种经过社会历练带出的风霜感,一头黑色长发利落的绑着长马尾,
额头前将浏海全部拨向左侧,让右耳跟脖子整个裸露出来。
我愣了一下,问了之前的医生呢?新的医生说我的CASE由她接手,新医生没
甚么笑容的命令我去淋浴间,将自己盥洗一下,我穿了医院提供的长袍,走了出
来,我想说就照SOP 流程那样,新医生却说要我直接躺到床上,那是一张单人床,
医生将椅子拉到我的旁边,我一转头就看到她的黑色丝袜,让我讶异的是,我近
距离看到他长裙有突起的痕迹,这该不会是黑色丝袜吊带裤吧?
想到这里,在想到朋友对我说的特殊服务,会不会医院以为我不想来了,所
以才改快派个熟女来勾引我,想到这里,我心里想着,不管怎样,下次我是不会
来了。不过谁也没想到在这次的诊疗后,始终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女医生稍微跟我讨论一下病情后,知道我是因为恋母走不出阴影才来求诊,
接下来大概也只是听音乐放松而已,但是我没想到,医生却要求我在她面前手淫,
「阿?不好意思,你可以再说一次吗?」,医生没甚么表情的回答我说「怎么了,
难道我没有魅力吗,还是我需要做更多挑逗你的事情?例如,这样?」。
说完医生双手撑住病床,整个上身抬起来,脸侧着跟我的脸面对面,我可以
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还有他紫色毛衣的巨乳,医生伸出舌头,眼神迷蒙半开的
看着我,舌尖在自己的润唇慢慢的舔了一圈说「你觉得我不好?你不是最喜欢熟
女的吗?」。
我一脸茫然的看着她,很骚,感觉十分淫荡,脑海开始想象一些画面,想象
这位骚熟女的心理医生,知道自己心理科很少患者,所以想尽办法不让病人离开,
知道我的喜欢,打扮成一副高知识却有淫荡的医生,批上长袍,对我各种挑逗,
让我在这小小的诊疗室内,闻着这女人淫糜的气息,想象医生将脸庞靠在我脸上,
伸出舌头一点一点的舔着我的耳垂,下巴,脖子。
医生伸出右手,在我长袍底下,全裸的身体,像是玩具一样,让医生纤细的
右手,从我的胸膛,一路向下爱抚,胸肌、腹肌、阴毛,水晶指甲若有似无的刮
骚,更让我下体蠢蠢欲动,可以明显感受到医生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那冰冷感
更带给我刺激。
医生右手食指跟大拇指弯成一个圈,以反套握姿,轻轻的环住我肉棒的根处,
在浓密的阴毛,只靠食指跟大拇指,握住阴茎根处后,轻轻的旋转,每一次选转
都带动着阴毛,渐渐的,我的阴茎开始充血,而医生的手虽然旋转,却开始慢慢
加上边旋转边上下套弄,有点像是欧美A 片那样帮人手淫的方式,只不过医生的
手更温柔,而且是反套,特别舒服。
阴茎已经硬到不行,我伸出右手手背,贴着医生的白色窄长裙,往上滑动,
手背明显感觉到大腿的弧度,腰间的嫩肉,贴着针织毛衣往上,手背贴着毛衣感
受到下乳房被胸罩给拖着,在往上用手背贴着左乳房,隔着毛衣、内里、胸罩,
以顺时钟方式划圆,让医生的乳头感受兴奋与刺激。
医生的喘息声加重,右手已经整个正握着我的阴茎,长袍整个被解开,我躺
在病床,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走进诊疗间,隔着布帘,会有人知道,医生在帮我手
淫吗?下体随着医生上下的摆动而颤抖,而我右手从手背蹭乳,变成五指捏揉乳
房,而且只捏一边,中间还不停的用食指指着奶头的位置,狠狠的用力往下压,
然后再选转,医生每遇到我这样时,都会爽到娇喘一声,而医生的左手,每次想
阻止我玩弄乳房,却又被我的左手给挡掉。
我的左手爱抚着医生的右耳垂,轻轻的捏揉,看着医生这熟骚妇的表情,更
是让我口干舌燥,随即我直接左手按住医生的后脑勺,直接往下压,嘴对嘴吸吮
医生那蜜唇,我用嘴唇上下两片不停大力吸吮,吸着医生的下唇拉着在放开,舌
尖直接顶开牙关,与医生的舌头交缠,想着这淫荡熟女,竟然为了钱提供我性服
务,是不是在其他有钱人面前,也是这样?
我右手从针织毛衣下摆伸进去,往上摸索,探到温热的乳房,沉甸甸的巨乳,
虽然是C 却是大C 快接近D ,不知为何,当我幻想跟捏揉医生的乳房时,却闪过
一些旧片段,我是不是也过这样幻想过,把手伸伸母亲的衣服里,玩弄母亲的乳
房?
但很快的母亲的画面只是一闪而逝,我继续幻想自己的右手在医生的胸罩上
捏揉,而依照手感胸罩有蕾丝花纹,手指的之间从胸罩与乳房中间挤了进去,可
以完全感受到硬起的乳头,好想吸吮奶子。
当我在幻想医生针织衫底下奶子的模样时,医生的右手手技更是灵巧,熟练
的上下摆动,整个手掌很有热度的握住,力量不会用力,感觉经验十分老到,龟
头的下缘每当上下时,都会被医生右手的虎口给刮到,龟头传来的感觉更是爽快,
无论是快速套弄,还是有节奏的摆动,手指时而不时的勾一下我的阴囊,种种的
刺激,让我明白这熟女真的懂年轻男人的需求。
我喜欢熟女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经验,懂得怎么玩弄男人的阴茎,而不是跟
一般的年轻女生一样,做做样子,顶多就学学A 片那样淫荡口技跟手淫,明明不
太玩弄肉棒,却还装的一副我好爱吃阴茎的感觉,感觉就是假。
而医生的右手,让我觉得就是真心的服侍我,那种玩弄你的女王性格,想让
你射,却又在让你快射的时候缓了下来,为什么我又想到母亲,那种不甘愿不情
愿的帮我手淫画面,但是握住我阴茎的时候,却又是腼腆害羞的要我快点射,也
有冷若冰霜的帮我泄欲,一脸不屑的握着我肉棒,却又双手各种玩弄。
母亲的画面与医生重迭,这是为什么?是因为很久没性幻想女人的吗?真的,
过了许多年,我或许连性幻想都忘了,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对熟女的迷恋
终于有了一点萌芽,又回到那个看见骚妇的女人就想象的人吗?
说到这里,好想看着医生趴在桌上,自己把那肥美的屁股给翘高,那肉臀在
白色窄长裙包覆下,内裤痕迹跟吊带裤整个被挤出来,那肉臀任哪个男人都会想
要狠狠的抽差,熟女的肉臀虽然不挺,但是却是丰满圆润,如果可以从后面插入
的话,一定很爽。
把长裙往上拉到腰间,我的双手扶着后腰,肉棒龟头顶着内裤缝隙不停摩擦,
龟头沾满淫水透了内裤,医生转一脸哀怨的看着我,想要我进去,将阴茎满满的
塞进她的小穴。
这个时候,我第三次想起母亲,想到以前跟母亲在后阳台的各种变态行为,
顶着阴茎在母亲的肉臀上画圆,带着怕被责骂的羞耻感继续顶着母亲的屁股,为
什么那个时候的我,竟有这般勇气这样挑战禁忌的母子乱伦?
如果真的可以跟医生做爱的?等等,不对,我的理智线把拉回来,为什么医
生要让我想起这些事情,是透过性幻想来思念母亲?真的是这样吗?那又为什么
要我手淫?单方面的让我自己发泄?医生让我性幻想的目的到底是甚么?
在风雨交加的夜晚,医生不顾道德沦丧,帮病人性治疗,这种情节脑海不停
涌现,现实中我的下体却真正的慢慢充血中,幻想中,医生右手随着龟头前端分
泌物越来越多,手腕上下套弄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最后我右手狠狠的用力的,捏
着那C 罩杯的巨乳,小腿伸直抽蓄,喉头发出一声爽感的赞叹声后,精液散落在
自己的小腹上,而医生的虎口也是布满浓稠而腥臭的精液。
我恋着这久违的射精,想要跟医生来个一炮,想要反抓着医生的手,在病床
上不停的大力撞击医生的肉臀,看着屁股上嫩肉的抖动,医生的小穴吸吮着我的
阴茎,第二次的阴茎充血,需要医生的小穴淫水的滋润。
医生像狗爬式一样趴在病床上,我左手拉着医生的右手,让医生只能靠左手
撑着,我右手扶着医生的腰间,把阴茎调整一下,从斜上方往下顶,用力顶医生
医到深处的子宫颈,医生发出呻吟声,向是在哭诉一般,没办法,医生以前服务
的对象都是一些有钱的中年大老板,像我这样的年轻人,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医生
这骚妇?
我舔了一下嘴唇,让肉棒享受医生小穴的收缩,淫水在帮我手淫时就流了整
件内裤都是,当我速度越来越快的时候,我当下只有一个想法,射在最深处,当
然右手直接拉住医生的马尾,用力往后拉,让医生头部仰起,整个背弓了起来,
成一个U 字状,屁股噘的更高,我紧紧的顶到底,把精液一抖一抖的射进去,左
手紧紧的捏着医生的左半肉臀,当我用力拍了一下后,才依依不舍的来开医生的
小穴。
当我回过神后,医生轻声的在我耳边说「我想看你手淫,不行吗?,如果你
不敢在我面前,那就试着把我当成性幻想的对象」,我本来想说些甚么,但是却
又说不出来,是医生试着让我回到最初的自己吗?
那个因为母亲肥嫩肉臀而兴奋的男孩吗?回到最原始的肉欲吗?想着跟母亲
各种偷情的刺激吗?
我不懂,为什么医生要我这么做,我承认医生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如果脱
下白色的医师袍,在路边走着,或许我会因为这熟妇亮丽的外表,而多看一点,
只不过现在她的身份是医生,不是应该要帮助我吗?
难道真的是单纯的肉欲?还是?如果我真的照着诊疗走,我有办法走出自己
的噩梦吗?在我彷徨犹豫的要离开时,医生双手插着医师袍的口袋对我说「我看
过很多病人,大多都是过不了自己这关,尤其以情最难解,偏偏你的问题更是麻
烦,因为是亲情,既是亲、又是情,与自己的母亲,那种难分难舍的情感,世人
没办法接受的畸恋,在道德的困境之下,很多人都会这样」。
我转头望着医生,诊疗间洁白的日光灯映在我身上,我的影子落在大理石地
板上,那影子不是纯黑的,而是在灯光强烈的这射下,所映出模糊且细微的影子,
就像心魔一样,形影不离。
「医生,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办法,但我会试着照你的说法做看看,不过手淫
这件事我会考虑,谢谢」
在我离开后,开车回到家中,停好车,滑着手机我发现一封新的讯息,「没
有人可以活在过去,只有向前走阳光才会映照在你的脸庞」,看到这句,我的眼
角泛泪,因为,曾经也有人跟我说过类似的话。
「儿子,没有人可以活在过去,只有往前走才能步出忧郁」
我好想你,母亲。
    ……
***********************************
这一次打算将恋母后面的故事给补完,不过看来可能中断太久了,感觉好
像没什么人想追了,不过那也是自己爱停笔,就不知道在写的恋母文,合不合
各位之前恋母的风格呢?
最后,希望我与母亲的故事,能够在真假世界中,娓娓道来。
***********************************
第二章母亲的往事
人生如戏,细如人生,没有人能预料事情的下一步。我躺在床上,细数医生
的话,正是因为自己不敢面对,所以才会越来越忧愁。
那时候的我,又是用着什么样的心态,却面对身边的人。大学的意淫行为,
透过想象各种奸淫母亲的情节,来达到自我满足,直到第一次阴茎贴到母亲的肉
臀后,再也没办法容忍自己对母亲身体的欲望。
好吧,如果我真的要面对自己,那是不是要将一切的回忆,再一次的回想呢?
我走进母亲的闺房,轻轻地打开角落的夜灯,那是一盏黄灯,虽然微小,但却让
这空无一人的房间,瞬间明亮许多。
我躺在母亲曾躺过的闺床上,在半睡半醒下,渐渐的沈入梦乡,也让我回到,
与母亲不伦行为一切的原点.
那年的我,再享受过用阴茎顶弄过母亲的肉臀后,变得无法自拔,就像毒药
一样,尝过了,就再也放不开了。
家有美母,怎可不意淫?为何我如此恋母?真要说起来,可能是母亲本身,
就有一种诱人的气息。孩提对父母的印象,父亲军人出身,一身严肃一板一眼,
母亲却不太一样,小时候记得还蛮活泼,笑容比较多,但随着我跟妹妹长大后,
反倒是父亲变得能言善道,而母亲,却渐渐的走向冷若冰霜的一面。
不过那时候的我,根本没想这么多,也没有去想为什么母亲会有这样的转变,
早知如此,我又会做出与母亲乱伦之举吗?
母亲从小到大,一辈子都听从娘家的决定,娘家在地方上是著名的大家族,
从商,所以听说母亲与父亲结婚,有很大的原因是为了政商上的关系,是这样母
亲才会有这样的转变吗?
一个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孩,在刚满十八岁时就被父母强迫结婚,来年就产下
一子,小女生对爱情的渴望,随着婚后就破灭了吗?
从小到大,母亲一直为了这个家无私奉献,但是身为子女的我们,却不知道
母亲随着岁月,一点一滴的在改变。
身为女孩,对爱情的渴望,身为女人,对婚姻的憧憬,身为人母,对子女的
呵护. 但是,政商逼婚、丈夫出轨,让母亲开始了变化,而我只是阴错阳差,开
始了性骚扰母亲.
会不会母亲深处,是渴望有个男人,能够把她以女人的身份在照顾她呢?那
时候我自得意满,以为看了母子乱文,各种A 片情节,就能征服母亲,享受跟母
亲偷情的快感。
殊不知,母亲只是因为传统的中国习俗,那种内敛不吭声的传统妇女,只是
一在的默许自己儿子的性骚扰,而处在21世纪的新世代,会不会母亲也明白,什
么是母子偷情,背德乱伦的快感?
一直以来,我都想过为什么我的母亲,会愿意帮我泄欲,是单纯的溺爱我吗?
还是被父亲多年冷漠的空虚感呢?亦或者是明白何谓乱伦,在理智与快感之中,
不停的拉扯,儿子每一次的阳具顶臀,眼神在自己的乳房上游移,每次弯腰就会
觉得自己那翘挺的肉臀,是不是自己的儿子躲在暗处在偷看呢?
只能尽量的满足儿子了,手淫,口交,一直以为就这样而已,却没想到,自
己的臀部,让儿子这么疯狂,阴茎在股沟上下摩擦,整件内裤随着拉扯,陷入股
沟缝中,下体湿润沾湿了内裤。
可以感受到龟头沿着股沟上方,往下滑动,最后龟头隔着内裤顶着肉穴,往
前一顶,没有插入,自己的大腿,小穴,含着淫液,让儿子背后式的抽插,每一
次的抽动,小穴各着内裤,感受龟头的来回摩擦,越是这样,淫水越是泛滥.
在表面上,可以装作是为了满足儿子喜好熟女的性癖好,而生理上的在下体
沿着大腿流动的淫水,却是真正身体上的需求,第一次握着儿子炙热的阴茎,虽
然觉得十分愤怒,但在当晚午夜梦萦时刻,一个人睡在床上,丈夫在内地工作,
自由的骚穴多久没有滋润了,更何况是勃起的阳具,握在手中,原来儿子的阴茎,
竟然会让自己这么兴奋,但是,这是不对的,这是不可以的,内心深处告诉自己,
传统的中国思想,告诉自己这就是是乱伦。
如果是一般的男人呢?自己多久没有与丈夫性行为了?洗澡时,在镜前全裸
的身体,只有年轻初婚那段时光,因为丈夫比自己年纪大很多,才刚满十八岁,
那一夜被破处的疼痛感,丈夫在耳边的喘息声,腰间流利前后摆动,自己的私处
被阴茎整个塞的满满的,很痛,但是丈夫的眼神,却是十分满足,一副就是,终
于吃到你这小淫娃的感觉.
其实自己都明白,什么政商联姻,那只是表面,自己早在以前,就被这男人
给锁定了,他是父亲朋友的儿子,大我整整八岁. 那年暑假,那男人用他父亲到
家作坊,我穿着无袖的薄上衫,一件露出大腿的贴臀薄短裤,在后院里忙着晾衣
服,胸前微微露出的酥乳,被炙热的天气给晒得,我脖子上的汗水低落了下来,
汇聚在乳沟之中,父亲把我叫过去对客人敬茶,那男人的眼神,就像时发现什么
一样,在我身上游移不定。
之后那男人来到家中的次数越来越多,来年我十八岁,听到要跟他结婚的消
息,简直不能相信,不过在权威主义的家庭中,女孩是没有任何权利的。
那晚丈夫恶狠狠的将我双腿扒开,全身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丈夫下体顶住
我的小穴口,在我耳边轻说了一句:「终于让我得到你了」,随即一股刺痛感袭
上脑门,阴道就像撕裂伤一样疼痛,我的双手紧握着枕头,任由丈夫阴茎不停的
冲撞,最后我累了,啜泣的要丈夫饶了我,丈夫最后一炮拔了出来,要我用嘴巴
接着,然后吸舔干净,我照做,丈夫这才心满意足的将我搂在身边,独自一人睡
去。
这些有关母亲的成年往事,是我想明白为何母亲如此冰霜的原因之一,这件
事从母亲几个姐妹口中套出。
在做心理谘询的这段日子里,我试着去追寻与母亲曾有过的回忆,但我发现,
我必须先弄清楚为何母亲会有这样的转变,所以我联络多年未见的小阿姨。
驱车前往高雄,艳阳高照,比起台北的车水马龙,高雄宽大的路着实让我放
松不少,依约到了某百货公司的餐厅,窗外的景致可以远眺整个高雄港,天上白
云、地下蓝海,好不暇亦。
「这么久没见你姑奶奶,还不快快过来谢罪」一声俏皮的话语在我耳边响起,
我一转头,小阿姨的脸直接出现在我面前,轻轻呵出一口兰气在我耳边,一股少
妇幽香之味弥漫在我鼻腔,久违的轻熟女韵味,又再一次的袭上我的荷尔蒙。
娘家五姊妹,大姐听说命不好,跟的男人是个辛苦人,二姐即是母亲,政商
联婚,其实另有隐情,三姐定居高雄,丈夫嗜酒爱赌,已经离婚,目前跟一个钢
铁业的老板在一起,跟母亲关系良好,家中父亲因为小三而花了不少钱,而经济
问题三姐给了不少帮助,四妹定居国外,鲜少过问家中任何事情,么妹小阿姨,
最为年轻爱玩,十足的千金,曾经我大学时期有过跟我一夜情。
之前跟小阿姨的暧昧,属于私底下的事情,记得有写过,所以就不再描述了。
用餐时,我细看一下小阿姨,多少年没见,俏皮嘻笑的个性倒是没变,变得是外
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多少岁月的沧桑,在脸上也是瞒不住。
我试着有意无意的问着母亲的过去,小阿姨也察觉我的想法,最后在我软石
硬泡之下,才说出母亲年轻是结婚的原因,那时候我问「五姊妹这么多,那为什
么是母亲呢?」,小阿姨嘟着嘴,假装生气的说「谁叫你妈外表天上丽质,但是
个性却最为反骨,小时候就爱跟爷爷顶嘴」,我是一直以为母亲是个百依百顺的
人,原来母亲是这么孤傲啊。
饭后,我拎着车钥匙,对小阿姨说道要送她回去,小阿姨杏眼看着我,娇笑
的说「那就有饶公子了」,随即左手勾着我的右臂,与我有说有笑。
右手臂完全紧贴在小阿姨的左侧乳,两人并行的走路,手臂随着走路的惯性
定律微微前后摆动,每一次的摆动都挤压奶球。小阿姨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紧身
短T ,学生时期玩弄过的奶子,又再一次的呈现在我面前,领口略低的露出乳沟,
若隐若现更是吊人胃口。
被小阿姨这样一弄,害我又开始幻想,一个婚前,因为无聊,跟自己的姐姐
的儿子玩起网络聊天,正因为是网络,所以畅所欲言,聊得尺度也大开,最后淫
穴搔痒难耐,第一次的一夜情给了这男孩。
之后即使婚后,爱玩的时候本性依旧不改,表面上是个活泼可爱的良家,私
底下却是享受跟男人偷情的少妇,不知为何,跟熟识的人做爱,更有一番偷情快
感。
那一次他来到我们家作客,刚哄完婴儿睡着的我,故意在沙发椅上,背着他,
将自己的屁股撅的高高的,像是在期盼什么一样,果不期然,自己的肉臀,被他
不停的大力撞击,脑门一片空白,自己的老公也快回来了。
害怕被丈夫发现,与年轻男子偷情的快感,无论是生理还是心里,都是挣扎,
淫水沿着大腿流落沙发,自己的小穴不停夹紧这男人的阴茎,自己内心深处,是
不是本质就是如此淫荡?
步路中年,望着眼前这男人,从原本的男孩变成男子,是不是性爱技巧更为
熟练?要试着勾引他吗?在一次证明自己,是个有魅力的女人,我的身体,更能
赢过你对母亲.
小阿姨是带着这种想法与我做爱吗?我也不得而知了,奔驰在快速道路上,
很快的就来到小阿姨的公寓小区,小阿姨牵着我的手对我说「老爷不在家,公子
不可对夫人乱来呢!」,我浅笑说「你真的是看古装剧看到走火入魔了」,但随
即小阿姨再一次的拉着我的手,但我却无动于终,两个人透过眼神的交流,那一
刹那彼此都明白了。
原来很多事情,是再也回不去了,小阿姨不同于母亲的年轻肉体,学生时期
的我,在床上狂操着这小骚妇,看着小阿姨服侍吹舔自己的阴茎时,更有一种优
越感。
记得没错小阿姨曾说过,自己最喜欢男人从后面插进去,因为每一下的顶入,
都能深深刺激自己那阴道深处的点,每当我每一次撞击小阿姨的肉臀,看着那肉
臀涟漪,比起母亲的丰满,小阿姨显得更为圆润翘挺。
龟头沾满淫液,湿滑的阴道内壁,随着小阿姨的提肛,紧紧的夹着我的肉棒,
害我不自觉地呼了一口气,随即双手扶住腰间,小阿姨整个人平趴在沙发上,任
由我使用她的屁股泄欲.
现在的小阿姨更显得风韵十足,身材曼妙的好色人妻,勾引自己姐姐的儿子,
想要在尝尝久违年轻男子阴茎,光是这种情节想象,自己的内裤私处,忍不住的
淫液流出。
如果我的肉棒,能塞满小阿姨的嘴,该有多好,强迫小阿姨帮我口交,右手
固定小阿姨的后脑勺,要她每一次的吞吐,眼睛都得望着我,要小阿姨永远记住,
我的肉棒曾经拍打过这淫妇的脸庞。
龟头感受到小阿姨少妇的舌头,随着年纪的增长,对于男人的阴茎,也越来
越懂得吹舔,嘴唇吸吮带着口水,口腔中混着龟头前端的腥臭分泌物,用舌尖在
龟头下缘左右舔弄,爽的我双手紧紧的握拳,差点就射了。
最后冲刺时,小阿姨右手不停套弄,嘴巴上下深吸,左手刮搔着我的阴囊,
我由上往下望着小阿姨那淫荡的脸庞,这么卖力的吹舔,是不是希望我等等能够
你这少妇的骚穴给喂饱?
而如今,往事已非,如果现今的我,只是个依然迷恋母亲肉臀的男孩,那或
许,此刻我会走进小阿姨的闺房,玩弄夫人的成熟肉体,每一寸的肌肤都让我舌
尖品过,让小阿姨像只小猫一样,跪在我的胯下之间,伸出湿润灵舌,仔仔细细
的吹含我的阳具,要先好好的让我舒服,等等再来满足小阿姨的小穴。
但是,我有个女人,已经走进我的生命中,娇母韵妻,想让母亲成为我的女
人,所以我要更了解有关母亲的一切,母亲母侵,强制性侵母亲,这是不好的,
想要让母亲心甘情愿的成为我的女人,只能更保护自己最爱的母亲.
很快的,距离上次南下高雄之后,已经两个多月了,我独自一人在某咖啡店,
品啜着一杯黑咖啡,有着丰富水果酸味,这时候是不是有人会问,黑咖啡不是苦
的吗?那是重烘培,会将咖啡的风味全部盖掉,只有浅烘培,火候的掌控,配合
豆子的特性,以及煮沸的方式,每一杯黑咖啡,都不同的。
角落的一盏欧式吊灯,黄色的光晕散射在我头上,耳中的耳机,连着IPhone
的轻音乐,我划着手机,指尖在一张照片上停了下来。
那是我跟母亲的合照,背景水气弥漫,母亲全身赤裸,只包裹着浴巾,整个
人枕在我身上,母亲眼神半开的看着镜头,白净的皮肤,在温泉的浸泡下更显的
白里透红,睥睨的眼神中,却带有一点娇羞,而我像是个提枪上战场的男人,在
即将要出生入死的前一夜,怀中的女人,即将给我最美好的一晚。
看着这张照片,我跟母亲是走过多少风雨,才有那晚的温存,我的思绪再一
次回到回忆深处的那一刻。
那一晚从娘家将母亲载回来,隔几后配母亲去了趟医院做全身健检,看母亲
换上病患服,一身水蓝条纹,薄薄上衫,因为母亲的乳房而鼓起,宽松的长裤,
依旧遮盖补助韵味十足的肉臀,一头波浪长发,盘了起来,露出玉颈,母亲的眼
神依旧充满忧郁,苍白的脸庞更显得冰冷,长长地眼睫毛,半开的望着我,略微
血色的嘴唇,诉说着这世间的无奈。
我牵着母亲的手,让母亲依偎在我肩膀,曾几何时,那个无时无刻恋着肉臀
的我,现在满是害怕与彷徨。
整整一整天都检查,母亲独自一人坐在健检中心的一角,那有个很大的落地
窗,夕阳西下,黄昏透过玻璃撒落在椅子上,将母亲的影子给映照而出。
母亲闭着双眼假寐,将盘好的头发给散落而下,一个郁郁寡欢的美妇,在面
临了家庭的权威、丈夫的背叛,到底还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
一直以来,我一直不能凉解,母亲为何对父亲那边的亲戚十分冷淡,看来直
到现在,我也觉得,自己开始陌生了起来。
最终,黑夜即将垄罩一切,而我在夕阳余晖落下的那一刻,牵起了母亲的手,
像是要带着母亲脱离这一切一般。
「干甚么呢?急什么?」母亲问道,我没说话,静静的牵着母亲,「医生说
什么?报告什么时候会出来?有说妈为什么头痛的这么厉害?」,我转头看了母
亲一眼,随即又低着头.
母亲看了我的眼神,没说什么,这次,换成母亲牵着我的手而走,「妈…我
…医生说…」我颤抖地说,母亲紧紧的握着我手对我说「别多话了,回家在说吧
…」。
IPhone传来一声震动,将我从回忆拉到现实,我看了一下时间,原来是心里
谘询的时间又到了。
我按摩了一下太阳穴,将手机上母亲照片再看一眼后,随即拿着车钥匙,想
办法别让自己陷入那么深的悲伤,因为我知道,母亲是最不喜欢看到我哭的样子。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