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生育

汤姆的母亲早就在家中等候他的回来。


“宝贝,今天第一天上学怎么样?”


“今天没上课,但是护士姐姐把我的小鸡子和蛋蛋都拿掉了。”


“这很好。”母亲早就知道儿子会被阉割,而在那样的一个社会背景里,这真的就和打预防针一样的稀松平常了。


刚开始的时候,汤姆的学习成绩不能挤进前10%,母亲还曾经因为儿子将面临阉割而伤心难过一阵。而当考试成绩下发的时候,汤姆的妈妈却反而平淡的接受了这一切。反正这社会只有55%的人有生殖器,而其中的50%是女人。男人就是少见。


作为这样的社会背景下的女人,早都已经习惯了这种男少女多的情况。更何况,社会还是公平的,阉人也是可以结婚的,只是不能生小孩而已。然而由于汤姆的母亲爱情上太过顺利,而忽略了一个没有生殖器的阉孩子,要找到一个肯和他结婚的对象是多么的困难。


母亲接过了保健材料仔细阅读,而汤姆好像平常一样,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喝饮料。


喝完饮料的汤姆,很自然的想去尿尿。他走进卫生间里,把裙子从前面掀起,准备和以往一样站着尿尿。把手伸进裤裆里,摸到了胶布才猛然想起,小鸡子已经被护士拿走了,从今天开始,已经没有阴茎用来小便了。


汤姆想起护士的话:“你要像女孩子一样坐着尿尿。”


于是他坐上马桶,小便沿着导管流出来,却并没如他所想的乖乖的流进马桶里,而是喷到马桶前边去了,甚至还沾湿了他的裙子。


母亲看到汤姆走进卫生间,便紧跟着推门进来,看到坐在马桶上无助的汤姆,关切的问道:“宝贝,你怎么了?”


“我要尿尿,但是……”


“你现在下面还裹着胶布,可以站起来尿尿啊。”


母亲让汤姆站起来,把裙子脱掉,然后扶着从胶布中伸出的导管,向马桶小便。当然,母亲很清楚的知道,这个属于男孩子的站姿,不久就要从汤姆的生活中彻底消失。


接下来,母亲依照保健材料里的指示,缓慢的撕开汤姆下体的胶布。这位新阉人从浴室的镜子中,第一次看见了自己阉割后的全貌。原本阴茎和睾丸的地方,现在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中间刚刚缝合过的两条刀口。刀口的下面是新的尿道出口,一小截导管从这里悬挂出来,向前方直直的伸着。母亲看到孩子阉割后的躯体,无奈的笑了笑。汤姆在惊讶之余,也对自己新的样子很感兴趣。可是他并不了解着被拿掉了的生殖器对他日后生活的影响有多么的大。


母亲小心的给汤姆洗过澡之后,给他粘上了新的药胶布。为了不让内裤或者其他衣物刺激到伤口,汤姆在家的时候只穿上衣,下身唯有裸露着,已保证伤口的快速愈合。


晚上,母亲到汤姆的房间哄他睡觉。不免,又谈起了这个最重大的话题——阉割。


“妈妈,我有点想我的小鸡子和蛋蛋。我上完国中之后,它们会回来吗?”


“当然不能了,傻孩子。小鸡子和蛋蛋被拿掉以后,你就已经不是个男孩子了,而且永远的不是了。将来不会再有也不需要小鸡子和蛋蛋。”


“对不起,妈妈,对于我被阉割了,你是不是很伤心呢?如果我考试做好一点的话,或许它们就不会被拿掉。”


“没关系的,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说道这里,母亲还是禁不住怅然。毕竟亲生儿子被阉割,不是任何一个母亲容易接受的。


“妈妈会因为我没有小鸡子和蛋蛋而讨厌我吗?”


“当然不会的。以前当男孩子的时候,汤姆就是最让妈妈骄傲的男孩子。现在,虽然汤姆已经不是个男孩子了,但我的汤姆也是仍然是最让妈妈骄傲的阉孩子,对不对?”


“嗯,我是阉孩子,我是最让妈妈骄傲的阉孩子!”


汤姆总是一个乐观、勇敢、充满自信的孩子。妈妈的肯定让他对未来的生活重新燃起了希望。不过,即使得到母亲的安慰,他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毕竟自己的身体确实是缺少了属于男孩子的阴茎和睾丸,从现在开始,他的资料表格中性别一项将再也没有资格填写男。虽然那是一种光荣,最聪明的男孩子才能拥有的东西。不过可幸的是,他还不觉得生殖器被切除是一件特别不好的事情,他还是为自己的身体感到自豪,尽管事实上身体是残缺的。


阉割后的汤姆,虽然失去了整个生殖器官,但生活大致上还是像以往一样,除了穿上了以前只有姐姐妹妹们才会穿的裙子以外。而汤姆表面上如常的生活,就如同他小便时仍然保持的属于男孩子的站资一样,只是暂时的。


经过接近一个月之后的在家静养,当天一同阉割的国中一年级的阉孩子们差不多都完全康复了。这天到了老师规定的到校日,汤姆再次脱下他身上仅有的连身裙,赤条条地从教室走到保健室里去,唯一的遮羞物就是粘在双腿之间的胶布。


依然还是那个漂亮的裸体护士,她依然的指示汤姆躺在他不久前刚被切除阴茎和睾丸的那张床上,护士缓缓地把汤姆下体上的胶布撕开,然后仔细检查了一遍伤口。因为这样大面积的阉割已经是政府的行为,再加上发达的科技所研究出来的阉割专用特效药,其效果使伤口愈合得近乎完美。


这位新阉人的双腿之间,一片平坦光滑的,只在肛门的前面,原来长有阴囊的最下方剩下一个小小的尿道出口。手术时留下的丑陋疤痕已经消失,粉嫩的皮肤有如天使般纯洁无暇,就像汤姆从来没有出现过生殖器一样。


同时,这种特效药物也使阴毛停止生长,保持下体永远的光洁和纯净。


汤姆从床上坐起来,从位于床下两腿中间的镜子中看着自己痊愈后的裸体,尴尬之余也不禁流露出满意的表情。因为他的身躯本来就是一副完美的少男躯体,在多余的生殖器消失后,可以说是比完美更完美。汤姆为自己成功完成阉割,获得新的身体而感到骄傲。他天真地以为,那是自己身为国中生的标记。


“护士姐姐,我阉割后的伤口还算好看吧?”汤姆仿佛炫耀般的说。


“当然了,小朋友。我已经阉割过好多个像你这个年纪的小朋友了,愈合的想你这样完美的,仿佛根本就从来没有长过生殖器一样的光滑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恭喜你啊!”


听到护士姐姐的话,汤姆的心里舒服了许多。可是,这些天来,他一直纠结的问题,不禁还是问了出来:


“护士姐姐,我的小鸡子被拿掉了以后,我是不是就不能再生小孩了?”


“当然啦,当男孩子长大成为男人后,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就会生出许多的小孩来。但如果在他们小的时候,就把他们的小鸡子和蛋蛋拿掉的话,他们长大后就很安全了。就是和100个女人在一起,也不会生出小孩来了。”


护士对孩子天真的问题一一给以解答。


汤姆看护士姐姐很有耐心,便又问道:


“护士姐姐,那天我阉割之前,你用手套弄我的小鸡子,弄得我好舒服的。现在,我的小鸡子和蛋蛋都没了,是不是就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感觉了呢?”


“那是当然喽!只有小鸡子被那样摆弄的时候,才会有那样的感觉。现在你的小鸡子已经被拿掉了,当然就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感觉了啊!”


听完护士的解答,汤姆不禁有些失落。因为那次的舒服的感觉是在是让他永生难忘。毕竟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射精。


随着她们的对话,护士也结束了她的例行检查,汤姆的伤口愈合的十分完美,便不再需要包扎胶布,同样也就不再需要使用导管来小便了。护士开始指导他练习排尿的动作。先让汤姆喝下大杯清水,当有小便的感觉后,就坐到马桶上。随着汤姆尿道的放松,小便从新造的、移近肛门的尿道口排出。这个尿道移位的做法,完全是为了方便阉割后的孩子采用坐姿而特别设计的。由于已经没有阴茎可以用来摇晃来滴干残留的尿液,他必须像女孩子一样用卫生纸擦干下体。乖巧的汤姆顺利地完成了练习,熟练得像从来都是这样子小便的女孩一般。


这时,护士从储物柜中拿出一个小盒子交给汤姆。从盒子表面的透明窗口里可以看到,里面装的就是汤姆原来的阴茎和睾丸。它们经过了特殊的处理,依然保持着长在汤姆下体时的原貌,依然还是那软软的白白的阴茎和睾丸,仿佛被施了魔法般的完整的从汤姆的身体上取了下来。护士告诉汤姆:


“这个就是阉孩子的‘宝贝’了,你可以带回去永久保存,也算作为你曾经是个男孩子的证明。”


汤姆这时候感觉羞的几乎无地自容,因为那个盒子里面装的可是他的生殖器啊!依然和在汤姆的身上一模一样,一副完整的小阴茎和睾丸。如果现在汤姆的下体已经被阉割的光滑而平坦,已经没有什么好害羞和掩盖的,那这个盒子里的东西就是最让汤姆感觉到羞耻的东西了,毕竟它们十二年来,都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现在却变成一份标本,一件没有生命的物件,被别人拿在手里赏玩。这让汤姆感觉到被阉割以前在陌生人面前裸露生殖器一样的羞耻。说着,汤姆一脸涨红,双眼凝望盒子,表情上仿佛有点挂念、有点不舍。


这时阉孩子们又同先前一样,陆陆续续完成了检查,回到了教室。他们之中有些正在急着穿回校服,却被老师阻止了。


老师对他们说:“恭喜你们今天正式展开作为阉人的新生活了,现在你们互相认识一下彼此的身体吧。”


“我不要,害羞死了……”很多人纷纷道。


“你们还害羞什么呢?值得人们害羞的性器官你们已经没有了,还有什么好遮掩呢?况且你们日后需要裸体的时候还多着呢。”


孩子们迫于老师的“淫威”,在教室内继续光着身子,互相比较大家阉割后的躯体。胆小的阉孩子,身体卷缩起来用双手挡在腿间,却被那些胆大的孩子强行挪开了手,触摸了并羞辱了他们平坦的下体。


汤姆固然不介怀公开自己被阉割的成果,因为他认为值得害羞的性器官——小鸡子和蛋蛋已经被好好的收进了盒子里,现在就是再怎么在人前裸体,不过是露出了除性器官以外的部分,就像小时候上游泳课一样。为了让同学们看得更仔细,他坐在了课桌上,把双腿张得开开的,这种自信让老师十分高兴。老师也逐一检视了孩子们的生殖器盒子,而检查到汤姆的时候,汤姆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害羞,但马上又放开了。


因为他认为老师说的没错,作为一个阉人无论怎样裸体也不会触犯裸露生殖器的罪行,所以对于阉孩子来说,穿不穿衣服和遮不遮羞根本就不搭边。他们只要把他们的宝贝盒子收好,就相当于正常人有了永远不能脱下来的内裤,又有什么好害羞的呢?当然,即便是在完全适应这一角色和身体变化之后,这些孩子也还是不能在公众面前赤身裸体的。这一课的练习只是让这些新的阉孩子们适应一个阉人角色的开始。


老师对汤姆的自信和转变报以微笑。而后老师又逐一抚摸了他们缺少性器的下体,以确定他们顺利完成阉割,因为在这样的专供阉孩子上学的学校里,如果出现了未能阉割干净的孩子,所有的老师包括校长都要受到极为眼里的法律制裁的。


刚刚开学第一天的阉割,告别阴茎和睾丸,到下体的伤口康复,国中开学的第一个月刚好完结了。汤姆回到家中,第一个想法就是要给母亲展示护士发还的盒子。他认为这个盒子里面的生殖器,只有展示给母亲看,他才不感觉到害羞。


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舅母您好!”


“亲爱的玛莉,好久不见了!”


汤姆被阉割的下体完全康复,并且获发切除的生殖器后,刚刚回到家中,还没来得及给母亲详细报告状况,却碰上了表姊玛莉到访。因为这种全世界性的大规模阉割工作需要的人手太多,以至于女子高中开学的日子都比平时要晚一些,于是玛莉把握假期的时间,来探访一下汤姆家。


“嗨,汤姆!”


“玛莉!”


汤姆微笑的回答着。但是这份笑容掩盖不住他的尴尬,因为他手上仍然拿着盛载自己阴茎和睾丸的盒子。汤姆还是男孩子的时候,当然不会随便给表姊看自己的生殖器,虽然他还小,不懂什么男女有别,但隐约中他也知道在女性面前裸露自己的生殖器是很让人感觉到害羞的行为。现在虽然成为了阉孩子,但是生殖器还是一样的,只是从自己的裤裆里被拿在了自己的手里。这种尴尬还是一样的。


“千万不要问我手上拿的是什么……”


汤姆心里正在祈祷着。尽管不久前他才大方的让同学们检查自己阉割后的裸体,但毕竟那时候他认为反正大家都是阉孩子,对于现在的他,身体上已经没有了生殖器,裸体已经没有什么好害羞的了。而相对这个盒子里的东西,他要更害羞很多,毕竟盒子里是他的小鸡子和蛋蛋,曾经他作为男孩子的象征。况且眼前的这一位,却是认识已久的一个女孩子、一位异性——表姊。


这一刻在汤姆的意识里,不自觉地沿用了属于男孩子的一套性别思考。然而,已经变成阉孩子的他并不知道,生殖器从他的身上被割下来以后装在了盒子里,就只有对他本人有一点点的纪念意义了,而对于别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盒子里的东西只是一件物品,一件毫无意义的物品。


“汤姆,你今年升上国中了,功课不明白的地方,记得要请教表姊喔。”母亲对汤姆说。


“哦!原来汤姆升上国中了啊?怪不得你穿着裙子呢……”


玛莉再次对着汤姆笑了。这一笑可不同于进门时打招呼的笑。这是一种嘲笑,一种女性瞧不起失去生殖器的阉人的耻笑。当然,在玛莉心目中,看见一个原本穿裤子的男孩,突然变成了穿裙子的阉人,稍微耻笑一下也不过是很正常的。


“啊…… 对。”汤姆突然清醒过来。


“谁不知道我上国中就会被阉割了呢?真是傻瓜……”他这样想着。


显然,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新身分绝对不是什么秘密。相反,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实,即使他不把下体展露出来,谁都知道自己的那里已经不再悬挂着那些专属于男孩子的器官了。


“那么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啊?”玛莉终于开口了。


“那是我的小鸡子和蛋蛋,你要看吗?”汤姆很快的就恢复了自信,因为他马上就想通了自己被阉割已经不是秘密。与其隐瞒不住的实施,还不如自己鼓起勇气告诉大家,免得大家认为自己没有了生殖器就没有了自信。


于是,汤姆马上就邀请自小认识的表姊见证他的性别转变。


“亲爱的,‘宝贝’原来已经发回来了?我也还没看呢。”


母亲抢在玛莉的前面回答了,这其实为玛莉化解了她的尴尬,因为她既想看阉孩子切下的东西,又不用自己主动说出来。


汤姆紧咬下唇,把盒子向母亲和玛莉打开了。方正的小盒子里,平躺着一根一寸半长的小阴茎连带着一对鹌鹑蛋大小的睾丸。那是每个男孩子都拥有的一副完整的生殖器,那是所有雄性动物用来征服雌性的武器,那是自古以来男性优越地位和权力的象征。不过,摆在盒子里的那副生殖器已经充分的证明,汤姆是一个再也不能性交、不能自慰甚至不能站着小便的阉人。


母亲和玛莉都满意地微笑了。在玛莉的眼神中,还流露着一丝兴奋的神色。因为在这样的一个90%的男人都是阉人的社会,想这样近距离看见一副完整的男性生殖器,对她来说肯定不是常有的机会。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晚上,汤姆先洗澡了,虽然不像学校一样有规定,他还是换上了母亲新买的睡裙。他还是比较喜欢穿裙子的,因为刚刚被阉割的身体,如今是大家的焦点,如果大家想看看,也方便。


玛莉也跟着洗澡了。洗澡后,她包裹着浴巾,走进汤姆的房间里。


“汤姆,你有睡裙可以借我穿一下妈?”玛莉张口问道。


“表姊,你…… 你没带衣服吗?”


“没有啊,舅母让我来你的房间里借你的睡裙穿一下。”


说着,玛莉就把房门一关,把浴巾随意的放下了,赤身裸体的往衣柜的方向走去。


“啊……”汤姆很自然的发出了极为惊讶的声音。因为这位小阉人从来也没有看过表姐的裸体,那是他作为男孩子的时候,最想看到的身体。


“叫什么啊?你现在也不是男孩子了。看就看啊,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算我现在和你睡在一张床上,也完全可以的啊!而你那盒子里的生殖器我也看过了啊,我们两个之间应该没有什么秘密了啊?” 玛莉不悦的责怪汤姆大惊小怪。


说着,玛莉丝毫不尴尬地转过头来,使她的裸体完完整整地曝露在汤姆面前。她是高中二年级的学生,正值发育的时候,双乳已经微微隆起,高耸着那粉红色的乳头。或许是家族遗传吧,她的皮肤和汤姆的一样白滑,映衬得私处的阴毛特别乌黑,那堆阴毛呈倒三角状的,薄薄一片,遮挡着好奇的汤姆的视线。


看着满脸涨红的表弟,玛莉开心地笑了。那又是一种不同的笑,一种自豪的笑。玛莉为自己的躯体吸引了汤姆的目光,觉得非常骄傲。那是一份大自然赐给她的美丽礼物。


“怎么样?没看过吧?”玛莉继续保持着赤裸的状态,爬到床上,一脚跨过汤姆的上身,跪坐在他眼前。“看看女孩子的这个吧,有没有觉得喜欢呢?”玛莉伸手到她的私处,轻轻的拨开了她的阴唇,进一步的把生殖器曝露出来。


汤姆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但他也禁不住伸手抚摸表姊的阴部。那是他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女性的生殖器。玛莉抓住汤姆的小手,引导他抚弄自己的外阴,不一会,玛莉就已经兴奋得混身烫热,好像烧开了水一样。在这样的男性稀少的社会,女性的开放是很正常的。


躺在床上的汤姆,仰望着一丝不挂的表姊玛莉。玛莉的双腿分开,横跨汤姆身上,使她的私处显露出来,正对着汤姆的脸。这不仅吸引住小阉人惊讶好奇的视线,也吸引住他的手。这位发育当中的十九岁女孩子,生殖器已经发育很成熟了,那呈暗粉红色的阴唇和阴蒂经过小手一轮抚弄,不但一片涨热,而且逐渐被分泌液沾湿。


玛莉闭上双眼,享受前所未有的愉悦和快感。这时候,汤姆回忆起他被阉割前的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射精的那种感觉,那是非常欢愉、刺激的。他从表姊的神情看出,猜想那大概就是同一种感觉了。


汤姆的手慢下来了,因为他有点害怕沾到玛莉下体的分泌液。高潮中的玛莉,这时候却把注意力重新转移到小阉人身上。她二话不说,直接把汤姆的连身睡裙掀起,掀过他的头,脱下来了。现在汤姆和表姊一样裸着白晢的身子,可是他胸前没有乳房,腿间没有生殖器,甚至连耻毛也没有。他的身体可以说是空荡荡一片。


纵然如此,汤姆在自己喜欢的异性面前赤裸他的阉人躯体,也禁不住兴奋起来。玛莉向后退,起来屈膝坐在汤姆的腿旁,伸手触摸他平坦的下体,柔滑而软绵绵的,使玛莉十分惊叹。她的手在那地方上下探险,但除了一个小小的尿道出口之外,什么也没有。


汤姆享受着这阵抚摸,毕竟那是一片布满敏感神经的地带。可是,失去了生殖器的他,再也不能透过勃起和射精,发泄自己的欲望。他只能被动地看着表姊得到高潮,自己却一点也无能为力。从前他和一般的男孩子一样,天真的以为拥有阴茎和睾丸的男孩子是“有”,女孩子是“没有”。原来他错了,女孩子也是“有”,只有阉孩子才是真正的“没有”。而且没有的很彻底,没有了阴茎、睾丸、没有了兴奋和高潮、没有了性能力、更甚至连阴毛都没有。


“从现在开始,这就是你我之间的小秘密,知道吗?”汤姆点了点头。他似乎明白,阉割了的自己不仅失去了生殖器,更失去了爱抚女性的可能和权利。表姐之所以会在自己面前如此大胆,完全和他被阉割了的身体有关。


“唉!可惜你没有小鸡子,要么用你的发硬的小鸡子来触弄一下表姐的这里,最是舒服呢!这样吧,你舔舔这里,表姐也会很舒服了。”


玛莉重新调整姿势,让自己躺在了床上,伸手指向自己的私处。汤姆随着表姐的话也调整了姿势,把嘴唇靠近了了表姐的生殖器面前,缓缓伸出舌头,触及玛莉湿透的阴道周围,把那分泌液一点一点的啜进口中。


“我的小阉弟弟,你知道吗?姐姐的这里有一个很舒服温暖的洞洞,你要是没被阉割,用你那发硬的小鸡子放进姐姐的这里,姐姐可就美的上了天呢!”玛莉用足的媚功在这位小阉人身上,极尽挑逗。


这一晚,汤姆就在表姐的阴户里努力的添弄着,而玛莉就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中度过……翌日星期六早上,母亲宣布为了工作需要出门几天。为了不让两个小孩在家里寂寞,母亲允许玛莉相约她的好友一起来度假。她们是约瑟芬、茱迪、还有茱迪的妹妹安妮,约瑟芬和茱迪是玛莉的高中同学,安妮则是国中三年级。


送别母亲之后,家里便是五个孩子的世界了。玛莉骄傲地向她的朋友介绍汤姆。


“他是这个星期才被阉割的。”


“真的吗?”


“阉人是不是没有男孩子那东西的?”


“他真的下面什么都没有吗?”


女孩子们兴高采烈地讨论起来,同时也略带尴尬地注视着汤姆。当然,比她们更尴尬的肯定是汤姆。


玛莉说:“来吧,给她们看看你有什么?啊,不对,应该是没有什么才对。”


在笑声中,汤姆褪下了裙子,如昨晚一样赤身于表姐面前。玛莉的朋友们纷纷凝视着他身躯的每一部分,当然,没有阴茎和睾丸的阉人下体更受注目。约瑟芬首先走上前去触碰汤姆的下体,仿佛想证实那不是幻觉。茱迪也领着安妮靠近汤姆,仔细地围绕观察。


这并不能让汤姆感觉到羞耻。可最让他感觉到羞耻的节目终于登场了。


“喂,要不要来看这边?”玛莉捧出藏有汤姆生殖器的盒子,像博物馆的导赏员一样,展示她最珍贵的收藏品——那个曾经悬挂在汤姆腿间的阴茎和睾丸。茱迪逗趣地拿起那副生殖器,放在汤姆的下体。


“你原来是不是这个样子的?”汤姆羞愧得低下头来。


一轮嬉笑之后,女孩子们也逐一脱掉衣服了,尽管安妮显得比较害羞。约瑟芬的身材最丰满,乳房和臀部高耸隆起。茱迪比较瘦小,但她的女性特征还是十分明显。只有最小的安妮还没发育起来,乳房差不多和汤姆一样平坦,阴毛也十分稀少。她们都乐于赤裸地在屋子里活动,因为她们平时都很少能接触到异性,在性欲大爆发的时代,就是没有生殖器的异性也够她们开心很久的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天真的阉孩子汤姆在刚上国中就被阉割了。甚至被阉时,他都不知道阉割这样的事情会给他日后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然后就糊里糊涂的和表姐混在了一起,和表姐赤裸的性游戏一直持续到了表姐结婚。知道他表姐结婚的那天他才知道,玛莉那是他姐夫的10个妻子。


从国中一直到现在的大学,汤姆渐渐的明白了阉割对于一个人的影响有多大。


在这样的一个普遍存在阉割现象的社会里,像汤姆一样的阉人有很多。但却在社会中是最为没有地位和被人瞧不起的。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汤姆就从来没有去过专门给阉人准备的卫生间和公共浴池,因为根本就没有。作为阉人的汤姆,无论是走进男、女哪个卫生间或公共洗浴中心,都是被允许的,但只要他一脱下裤子,裸露除那平坦得甚至连阴毛都没有的耻丘,就会被周围的男人或者女人不经意的耻笑。这让汤姆很是不开心,他始终想不同,那么多的阉人,为什么每个阉人都要遭到耻笑。


再者,男人可以取10个女人做妻子的法律规定,也让如汤姆一样的阉人根本就没有什么结婚的机会。女人需要什么样的勇气和意志才会把自己嫁给一个没有生殖器的男人呢?


转眼间,汤姆已经大学毕业,在一家大公司旗下做部门经理。失去了生殖器的他,对异性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不服气。看着自己当初的小学同学,未被阉割的那些男性,现在少的都已经取了五六个美女做妻子了。自小的充满自信不服输的他,觉得自己也可以试试。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可怜的汤姆在接连的受到很多次的挫折后,也听他的一些阉人朋友的劝说,放弃了找女朋友这条路。因为DNA改良的结果导致时下的女子已经没有长的不漂亮的了,几乎所有的女性,无论年龄大小、家庭情况如何,只要你想和她接触,哪怕只是交往个男女朋友,刚刚见面时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有没有生殖器?”


因为这个社会,男人太少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