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妈妈【10-11】

我和妈妈(真实乱伦第十季)


天刚蒙蒙亮,我就被尿憋醒了,经过昨夜的一番大战,我以失败告终,这俩女人的逼实在是个无底洞,怎么填都填不满,究竟高潮了几次我都不知道,操完这个操那个,操完那个回头再满足这个,我现在连站着尿尿的力气都没有了,于是我学着女人撒尿的样子,坐在马桶上,当我听到那哗哗的声响后,感觉做个女人也不错啊,做爱往那一躺,既舒服还不累。尿完尿走回房间,妈妈和小姨还在那呼呼的睡着,脸上洋溢着无比的满足感。这时就看到小姨的手机亮了起来,随后一闪一闪的,由于没有震动,也没有声响,我走过去拿起手机,一连串的陌生号码,反正不是我的手机,管他呢,我把电话放回桌上,准备上床,搂着这两个人间尤物,再美美的睡一会,可是那手机还在不停的闪烁,眼不见心为静,但是虽然看不见我还是觉得烦,于是我再次下床,抄起电话,走到客厅。


“喂?”我没好气的接起电话。


“你谁啊?”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年纪不是很大,叼了吧唧的。


“你找谁啊?”


“我找雨姐。这是雨姐的电话,你说我找谁。”他说话的那种语气让我恨不得马上过去抽他俩大嘴巴子。


“她睡觉呢,有事跟我说。”


“你谁啊?”


“你管我谁呢,刚鸡吧几点啊,有病吧。”说完,我挂断话。


“谁啊。”小姨在房间走出来,揉着她那睡眼惺忪的眼睛,问我。


“没事。”我亲了她一口“你接着睡吧。”


“我尿尿去。”


经过这么一折腾,妈妈也醒了,小姨上完厕所回来,我正在抱着妈妈狂啃。


“你偏心。”小姨撅着小嘴,眼角还挂着些许的眼屎。


“我怎么啦。”我松开妈妈,看着她。


“你就是偏心,趁我不在,你偷腥。”小姨就象小孩子一样,如果说妈妈是单纯的外表象小丫头,那小姨就是外表和内心全部都象十几岁的小孩。


“那你过来啊,我稀罕稀罕你。”我松开妈妈


“小雨啊,你再把他累坏了。”妈妈搂着我,不让我起来。


“反正我不管,昨天你都进姐姐那里了,你不进我的。”小姨撅着嘴,又钻进了被窝。


“那不是我不进,是你自己说疼的。”想想昨天晚上,我在操妈妈的屁眼,小姨非说也想要,没想到我刚把龟头插进去一半,就给她痛的直流眼泪。


“本来就疼吗,你对女孩子不会温柔点啊。”


“你还是女孩子呀?”我贱笑着“我以为你那里已经经过千锤百炼了呢。”


“去死,你找打吧。”


“小雨。”妈妈抓住小姨即将落在我胸口上的手


“姐,你看你,就知道向着他。”


“嘿嘿,这是我妈啊。”我淫笑着,笑的相当的淫荡。


“哼,我给你咬掉了你信不。”说着小姨的脑袋钻进被窝,目的地……我的鸡吧。


“哎……别……”


“小雨……”


不消5秒,我的鸡吧已经是昂首挺胸了,小姨不停的在用嘴和手帮我套弄着。


“你别祸害他啦。”妈妈虽然口中这么说,但是她的行动却出卖了她,她用右手抚摸着我的胸脯,舌头已经钻进了我的口中。


“愁死我啦你俩。”我把妈妈的舌头在嘴里吐出来说到,虽然我嘴里这么说,但是我还是蛮愿意的,其实那种感觉是相当的爽了。如果老天赐予我无限的力气的话,那么……嘿嘿……


“谁也不许偏向谁。”妈妈说完,把我的手一把抓到了她的胸前。


“我冤枉。”我一边用手使劲的揉搓着妈妈那丰满的奶子,一边喊冤。


“呸……呸……”小姨在被窝钻出来“姐,你太坏啦,你也是。”


“哈哈……”我和妈妈同时大笑……由于昨天妈妈没灌肠,我操完她的屁眼以后实在太累了也没有去清洗,估计上面还有点残存的已经结痂的粑粑吧……


“真是的。”小姨用手抹着嘴巴


“过来让老公亲亲。”我伸开双臂,示意让她投入我的怀抱


“妈妈给你弄。”妈妈说完,埋下头,开始吸允我的鸡吧。


“嗯……呜……”我的舌头和小姨的纠缠到了一起小姨轻声的呻吟着。妈妈这时正一边帮我口交,一边轻抚着小姨的阴蒂。


“姐……呜……”


我们三个人玩的不亦乐乎,我的双手抓着小姨的乳房,左右轻轻的摆动,我们两个人的舌头伸出嘴外,不停的转圈,碰撞,纠缠。


“姐……帮……帮我舔舔……嗯……”


“那宝贝的大鸡吧就没人舔了。”妈妈停住动作,笑着说


“我……嗯……啊……我舔……”虽然妈妈这么说,但是她的舌头已经触到了小姨的阴蒂,小姨不禁一阵娇喘。


“嗯。那你转过来吧。”妈妈说完,起身,蹲在了我的头顶,小姨转过身去,撅着屁股,跟我形成了69的姿势。这样小姨的屁股正好对着妈妈,我既能舔到妈妈的逼,妈妈也能够到小姨,而我的肉棒,已经被小姨含到了嘴里。


“嗯,,姐……哦……君璨……”


“儿子……嗯……啊……”


听着两个人的呻吟声,不知不觉,我觉得力气已经全部恢复了,很不得马上把她俩就地正法。


“啊……姐……你能不能换……换个地方啊……难受死啦……嗯……啊……”


“哦……嗯……君璨……哦……君璨舔我……我……舔我哪里……我就舔你哪里……”


“死君璨……哦……你能不能……嗯……能不能换个地方……”小姨使劲的套弄着我的鸡吧,甚至让我怀疑她会不会帮男人手淫啊,弄的我生疼。


我的舌头渐渐的转移到了妈妈的屁眼上,脏与干净这个概念在我脑海里,准确的说在我面前的这两个女人身上根本不存在,看着妈妈屁眼周围已经结痂的不知道是粑粑还是什么的东西,我毫不犹豫的伸出舌头,舌尖轻轻的进攻着她的屁眼。


“死……嗯。死君璨……你个小……小变态……哦……”小姨的一根手指在我的屁眼外面使劲的往里扣,由于没有润滑,没扣进去,可是把我弄的有些疼,我知道妈妈肯定是舔她的屁眼呢。


“小雨啊,你这屁眼长的挺漂亮的,什么时候让我们君璨进去啊?”妈妈貌似是这场“战争”的“指挥官”或者说在我们三个人中,她是“老大”


“嗯……啊……姐……别舔了……哦……难受死啦……”


“是啊,小姨……嘿嘿,我要进去。”我的嘴离开妈妈的屁眼,我感觉我有点猥琐


“嗯……啊……进……哦……现在就……进……嗯……”


“你说的啊。”我伸出手,抚摸着小姨的屁股,妈妈很配合我,她的嘴离开了小姨,伸到自己的下体,不停的用手揉搓着自己的阴蒂,我的手指在小姨的屁眼周围慢慢的旋转,揉搓,借着她的淫水和妈妈刚刚留下的唾液,轻轻向内扣去。


“嗯……哦……”


“啊……啊……嗯……”


相同的呻吟声却出自两个女人的口中,而这两个女人,无论她们是不是极品,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是我的妈妈而另一个是我的小姨。本来在这之前我心里想的最好的状况就是,我和妈妈做爱是跟妈妈做的,跟小姨做爱是跟小姨做的,说白了就是各自为战。但是我从来没想过现在,会是这样一种情况。这根本不是能拿任何语言来形容,也不可能用任何言语说清楚的感觉。这不是爽,不是刺激,也许应该说是仿似在做梦吧。但是两个人的呻吟声又把我拉回了现实,听到她们的娇喘,她们的呻吟,她们的淫言浪语,我知道,我没有做梦。妈妈疯狂的用手狠狠的揉搓着自己的阴蒂,她的整个屁股基本就是坐在了我的脸上,使劲扭动着身体,一边让她的小穴和屁眼碰触到我的鼻子和嘴或者是脸上的一切,来给她产生快感。而小姨,还在专心致志的吸允着我的鸡吧,屁股也是左右的轻微的摆动着,屁眼不停的一动一动的夹着我那已经塞进去的中指。


“啪……啪……”妈妈用闲着的另一只手使劲的拍打着小姨的屁股“你个……嗯……啊……啊。你个小骚货……嗯……啊……好好的……嗯……嗯……帮君璨……哦……啊……”


“啪……”


“啊……”小姨发出了一声“惨叫”


“快点,帮老公吸……小骚货……”


“嗯。啊……姐姐……嗯……”


我不知道妈妈怎么能将这些话说出口,总之当时不是太理解,我不是个保守的人,绝对不是,我要保守的话绝对不会走到今天这步,但是,妈妈做的有些事我确实不太理解。以前我说她骚,她浪,她淫荡,但是时至今日,她绝对不是这三个词就能形容的。


我一边扣着小姨的屁眼,我的大拇指也插进了她的小穴,大拇指和中指往一起合并,靠拢,另一只手也学着妈妈的样子,拍打着小姨的另一边的屁股。


现在貌似小姨成了我和妈妈的虐待对象了。


“嗯……死……君璨……你……啊……你不学好……哦……你坏……嗯……坏死了……哦……”


“舔老公……嗯……啊……儿子……快点……帮妈妈……哦……啊……嗯……快帮老公……舔屁眼……嗯……儿子……妈妈……要……”


我知道妈妈要来了,我不停的左右的摇头,用脸部使劲的摩擦着她的小穴


“君璨……嗯……我也……我也要……”


“好吧,那就让你俩一起。”说着,我抽出停留在小姨屁眼和小穴里的手指,转移到了她的阴蒂,妈妈很配合接起我的班把手指插进了小姨的屁眼。


“嗯……啊……啊嗯……儿子……”


“君璨……君璨……快……”


“儿子……啊……”


由于我不能说话,我只能不停的用尽全身的力气,尽量想让她俩同时到达高潮。


“啊……妈妈的逼啊……啊……”


“啊……小姨不行了……哦……君璨……姐你再……再快点……啊嗯……啊……”


“儿子……啊……小雨……屁眼爽不爽……啊……”


“君璨……嗯……啊”


“小雨啊……嗯……姐……姐这逼啊……嗯……啊……小雨……儿子……啊……不行……不行了……来了来了……嗯……”


我知道妈妈马上就已经要来了,小姨估计还没到,于是加快了揉搓她阴蒂的手指的速度和力度。


“啊……啊啊啊……啊……啊……”


“嗯……啊……小骚逼来了……嗯……儿子……嗯……你看她……哦……啊……哦……都流……嗯啊。啊……都流白浆了……嗯……啊、……”


“来了来了……嗯啊……来了,,,姐……扣死我吧……嗯啊……君璨……啊……嗯……”


比我预想的要好,我的力气还没完全用尽,她们两个已经达到巅峰了。虽然是一前一后,不过也没差几秒。


“嗯啊……坏死啦……扣死我了……”小姨转过身靠在床头上,由于她是靠在床上的,她的奶子正好在我的脑袋边上。


“嗯……死丫头……你哪里不是咱们君璨的,妈妈跟小姨是一个动作,于是我的脑袋两边就多了两个性感,丰满,圆润的极品肉球。


“嘿嘿……”我没说话,一手一个,抓着她俩的奶子使劲往脸上贴。


“别闹啦,快去,小雨你躺那,快让君璨操进去吧,看把你弄的都流白浆了……”


“姐……”小姨娇喘着,有些不好意思。


“好啦,谁让我是当姐姐的呢,对吧,儿子。”


“对啊,快躺下小姨。”我淫笑着。


小姨很听话的躺在了床上,分开双腿等我进入,一只手提着鸡吧,另一只手轻轻的在她的小穴周围摩挲。


“坏死啊你……进不进来啊。”小姨用双手捂住眼睛,装出了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别提多可爱了


“你个死丫头,你就装纯吧。”妈妈拿开她的手,蹲在了她的头上“该你帮姐姐舔了吧。”


“不要。”小姨假装用手把嘴捂住“我就喜欢君璨的,不要你的。”


“不要拉到,我找君璨去。”说着妈妈就要起身


“好啦,逗你呐。”小姨赶忙拦住妈妈


还没等她把舌头伸出来,我的鸡吧就已经操进了她的穴里


“啊,死孩子啊,你怎么那么坏啊。”小姨还没准备好,被我突然这么一整,失声大叫


“嘿嘿。”我开始慢慢的抽插


“这孩子打小就长了个坏心眼。”妈妈说着用手轻轻的抚摸揉捏着小姨的乳房


“随根儿。”小姨轻声说


“你个死丫头。”妈妈说完抓着小姨的乳房使劲的摇晃着


“姐我错啦……”小姨赶忙求饶“我错啦,姐我帮你舔还不行吗。”


“嗯……啊……君璨……我们……啊……姐……嗯啊……我们君璨鸡吧……哦……就是大……嗯……把里面都……哦……都填满了……嗯……”


“君璨鸡吧不大,怎么让你舒服啊。”妈妈用手指轻轻的在小姨的乳头上拨弄。


“姐姐……哦……嗯……你这阴唇……哦……嗯。啊……怎么让……啊。君璨……嗯……操了这么……这么久……都没变……黑……没变黑呢……哦……”


“你个……死……嗯……死丫头……你还……还盼着。嗯……啊……还盼着姐姐……阴唇变……变嗯……嗯……变黑啊……”


“不是……嗯……啊……不是啊……嗯嗯……啊……我的下面……嗯……都已经……啊……都已经黑了……好……嗯……好难看……嗯……”


“黑了我也喜欢……”我一边卖力的操着一边说


“嗯……啊……我想哦……我想变的……嗯跟姐姐一样……嗯嗯……啊……”


“哦……啊……小骚货……哦……比君璨舔的……嗯……嗯比君璨舔的还舒服……嗯……”妈妈轻微的扭动着屁股“你的屁眼……嗯……屁眼比姐姐……比嗯……嗯……啊……比姐姐的好啊……嗯……我的屁眼。哦……嗯都让……君璨……嗯都快让……啊啊。哦……都快让君璨……操……烂了……哦……嗯……”


“啪啪啪……”我抽动的声音甚至已经盖过了她们的呻吟声,我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真的受不了她们说的那些话的刺激,太过瘾了,天天如此的线年吧……


“嗯……啊……姐姐……啊……不行了……啊……嗯……啊……君璨啊……嗯……啊……被你……被你……被你操……啊操死啦……嗯啊……”小姨停住嘴上的动作,开始不断的呻吟起来,呻吟的声音此时又盖过了由于抽动而发出的身体碰撞声。


“小骚货,儿子,操死他……”妈妈站起来,走到我的身后,躺在了我的屁股底下,由于我抽插的速度太快,她想主动去舔我下面任何的一个部位都是不可能的,于是她把舌头伸了出来,伸的很长,停在那,就象被点穴了一样,一动不动,这样的话,我操进小姨的逼里再抽出来的时候我的屁眼和蛋蛋正好能碰触的妈妈的舌头,那种感觉无法言语。


“妈,你太会玩了。”我感叹到


她由于在那伸着舌头,等待我的屁眼和蛋蛋再次和她的舌头发生摩擦与碰撞,她没说话。


“快……啊……快……小姨……小姨不行了……哦啊……快操……操死我吧……啊……啊……小姨的逼……不行了……啊……啊……来了来了来了……啊……啊。啊啊啊……啊……”


等到她高潮降临的那一刻,我抽出鸡吧,用手一顿套弄,妈妈在我的裤裆下面张着大嘴,套弄了十几下,两股并不算多的精子全部射进了妈妈的嘴里,妈妈合上嘴后,一仰脖,随着她的这个动作,我的精子也被她一干二净的吞进了肚子。


“你操的我,不给我喝……呜呜……”小姨假装撒娇


这都是小姨说的,说什么喝精子美容对身体好,我说是扯淡,她竟然把专家搬了出来,说是专家说的,妈妈也是信了她的邪,虽然我一直认为射在逼里比较爽,但是现在这种感觉也不是太差……


“好啦,那我操完妈妈再射到你嘴里不就好了吗。”我轻揉着她的阴蒂


“还要。”


“死丫头,你要憋死我啊……”妈妈赶忙躺在床上,生怕我再把鸡吧插入小姨的阴道。


“死姐姐,你不从小就让着我嘛。”小姨又开始施展撒娇加耍赖的绝招


“那也不行。”


就在这时,小姨的电话又开始不停的闪烁。


“谁啊,真他妈烦人。”我正准备让小姨趴到妈妈身上,让她跟妈妈亲嘴,然后撅着屁股对着我,我一边操妈妈,一边舔她的逼呢。


“好啦,这回你满意了吧。”小姨撅着小嘴,拿起电话。


“喂。雨姐。”


“有事吗?”


“没钱花了。”


由于她的电话声音很大,我跟妈妈还没开始动作,我能听的很清楚。


“拿来。”我一把抢过电话“操你妈了个逼,你丫欠干吧。”我一寻思就是妈妈上次口中说的小姨包的俩小逼崽子其中的一个。


“你他妈谁啊?”电话那头的人开始跟我对骂


“我你爹。”


“操你妈。”电话那头的男人气骂了一句


“小逼崽子,你牛逼哪也别去啊。”我想说了,用不着你操,我正操着呢,要是你不来电话,我估计我妈已经开始被我操的哇哇叫了。


“操,牛逼你过来。”那头一点都不服的在跟我叫嚣。


“我要能顺着无线电趴过去我就把鸡吧给你干弯了,你等着吧。”说完我挂断了电话。


一开始本来挺无奈的小姨,被我最后一句话逗乐了,妈妈拿着枕头砸我“你个死孩子,说话不能文明点啊。”


“下午回老家。”我没理妈妈,我确实是很生气,我个人认为自己比较小心眼,占有欲极强,我不希望我的女人和任何男人有接触,或者我不希望任何女人来骚扰我的女人,更何况,他跟小姨的关系,那是以前,我无法去追究,但是就算是想追求可能也没什么权利吧,毕竟操她归操她,她还是我小姨。


“君璨你别闹。”小姨听到我这句话后一本正经的说到


“儿子,别闹了,快来,还没让妈妈舒服呢。”妈妈可能也看出来我生气了


“不行,我必须回去,我他妈不废了他,我不姓韩。”我咆哮着,向卫生间走去,留下了呆呆楞在那的小姨,和还没有爽到的妈妈。


“不去不行吗?”两个女人跟在我屁股后面,我的手都已经触到车门了,她俩还在劝我。


“放心吧,我不出手还不行吗?”我知道其实她俩也不是怕我打架,可能只是怕我被打吧,虽然我当了两年兵,但是我也没练出什么好体格来,再加上这些日子体力消耗过度,说的恶心点,我不被人家打就不错了。不过现在这社会靠的不就是人多,钱厚吗。


我已经打开车门走了进去,等了半天她俩也没上车。


“走啊。”我大喊


“你要去自己去吧,妈妈和你小姨回家了。”妈妈挽着小姨的胳膊就往回走。


“行,那我自己去。”说着我走下车,打开前面的车门,妈妈知道我不会开车,所以才这么玩我。


“你……”她看到我来真的,赶忙跑了过来


“君璨,你图什么啊,小姨以后不和他们联系了还不行吗,以后就和你妈妈陪着你,还不行吗?”小姨急的要哭了


“你傻啊。”我看着她“你说你又给人花钱,又给人买车,你……”我实在是说不下去了,我后面的话想说,你不就是图你的逼里操进个鸡吧吗,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实在说不出口


最后她俩实在是拗不过我,小姨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我躺在车后座,妈妈缓缓的发动了车子。


“你个死孩子,现在这么不听话。”妈妈伸出右手跟小姨要烟


“妈了个逼的他骂我。”


“君璨,我打你了啊。”妈妈佯怒


“嘿嘿,好妈了,把这事解决了,小姨咱们三个好好的在一起,我听你俩的话还不行吗?”我开始说好听的


妈妈沉默了,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小姨自始至终都没开口。


“嘿嘿,小姨。”我皮笑肉不笑的在后面亲了她一口


“干嘛啊。”


“你开车呗。”


“啊?”


“你个死小子。”妈妈首先明白了我的意思


“嘿嘿,这女流氓头子刚才不是没……”


“切,那我还没喝到呢。”小姨把话抢了过去,她也明白我的意思了。


“小姨,一会我再满足你嘛。”我看着后视镜里我笑嘻嘻的模样十分的猥琐。


“嘎吱。”车子停了下来,小姨坐到了驾驶座上,妈妈把后车门打开走了进来,随后车子又缓缓的启动。


“嘿嘿,在行进中的车子里做爱,第一次哦。”


“不公平。”小姨一边开车,一边喊到。貌似之前的不愉快都在这一瞬间消失了。


多余的事情没干,等到妈妈和我脱的一干二净以后,我准备马上操进她的小穴,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做爱,可比跟我想像的差远了。当我的鸡吧刚顶在她的穴口准备插入,车子一颠簸,我的鸡吧就跑偏了。反复了两次,以至于我怪到了小姨头上


“小姨老婆,你开稳点不行吗?”


“死孩子,这是宝马,你就说你不行好啦。”


“切,你是故意的是吧。”


“嘻嘻嘻……”我听到她偷笑的声音。


“死丫头,你就使坏吧。”妈妈笑骂


“姐姐,姐姐。”小姨用手轻挠了下妈妈的脚心


“死丫头,你等着。”妈妈痒的一收脚,我的第三次进攻以失败告终。


“嗯……哦……”


随着妈妈的招牌式的呻吟,我的鸡吧终于再第四次的进攻中不算太顺利的操进了她的穴里。


“哎呀……真是的。”小姨抱怨,貌似她失误了。


“别闹了小雨……姐姐一会让你舒服还不行吗……”妈妈看来是忍不住了


“好啦,不跟你俩闹了。”


我开始用不是太舒服的姿势抽插起来


“嗯……儿子……哦……妈妈的逼啊……嗯……”


“操死你妈的逼。”小姨一边抽着烟一边插嘴。


“有你什么事啊。”


“君璨,,操死你妈的逼……”


“你是骂我呢,还是干嘛啊……”我假装生气的瞅着她“你还要不要了?”


小姨吐了吐舌头,不吱声了。


“嗯……啊……嗯……嗯……儿子……啊……哦……是……是不是不得劲啊……”


“嗯。”我抽动的速度不减,回答到。


“哦……嗯……”


“笨啊,姐你跪在车座上,扶着后面的靠背,,让君璨在后面操进去不就好了吗。”小姨说完露出一副我多有才的表情


“就你聪明。”妈妈说完阻止住我的动作,在车座上起来,按小姨说的跪在了车座上,双手扶着靠背,这个姿势要是一般人的话估计还真做不来,不过我说了,妈妈是练过瑜伽的,身子比较软,我稍微费了点力气,鸡吧哧溜一下,钻进了她的阴道。


“嗯……啊……儿子……哦……死小雨……插的太深了……”


“君璨加油,,嘿嘿……”小姨淫笑


“哦……啊……嗯……啊……儿子……不行不行……哦。慢点……太深了……进肚子……进肚子了……”


“啊……嗯……啊……嗯……舒服……舒服啊……嗯……嗯……”我减少了插入的尺度,妈妈的呻吟声也变的恢复正常了


“啊……嗯……啊啊啊……嗯……啊儿子……好儿子……啊……使劲操……操吧……啊。妈妈的逼啊……啊嗯……操完妈妈操你小姨……嗯……啊……嗯舒服……啊小雨啊……嗯……咱儿子……哦……咱儿子的大鸡吧舒服……舒服死……啊舒服啦……”


“儿子,使劲操她。”小姨知道妈妈是在估计气她


“我啥时候成你俩的儿子了。”我抽插的速度不减,问到


“小姨也算半个妈。”


“嗯……啊……对。哦……哦……以后我……我俩……啊啊……都是都是你……都是你妈……嗯啊……快……快儿子……啊……嗯……嗯。妈妈的逼啊……啊……操翻了……啊……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啊……”


“快来看啊,,儿子操妈,绝对奇观。”小姨打开车窗,仍掉烟头冲着窗外大喊……


我和妈妈不禁没被她着一喊吓着,而是我操的更猛烈了,妈妈的叫声也更大了,好像是都希望让别人看到,让别人听到一样。


“啊……嗯……都……都来看……啊……嗯……哦……都来看……吧……嗯……我被……儿子……我被我儿子……哦……操死啦……啊……我的逼啊……”


“啊……妈……嗯……小姨……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操的是我妈,连小姨的都喊上了。


“死孩子……嗯……啊……啊……快快……来了……来了……快点……嗯……啊……”妈妈貌似感觉我抽插的速度还不够快,她的屁股往后顶着,她这样一弄我俩就顺拐了,于是我扶着她的屁股,又调整了位置,继续的操了起来。


“啊……嗯……啊……来了……来了……上天了……飞了……美死了……啊啊……嗯……啊……哦……啊……啊……”


“快射……射她逼里……射她一子宫……”妈妈的呻吟,小姨的满嘴粗口,再加上我抽插的速度确实有些快,还有那个体位的原因,我感觉我的精子在我的鸡吧根部开始往上蹿……


“妈……我……来了……”


“操……操妈……射……射吧……嗯……啊”她的高潮已经来过了……


我用鸡吧狠狠的插进她的阴道深处,给她插的发出了一声惨叫,随后我便一泻千里了……


“该我了,该我了。”小姨不停的喊到


“累死我啊你想。”我和妈妈谁都没有动,我拔出鸡吧,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小穴。用我那在她逼里流出来的并不算多的精子正往她的屁眼上涂。


“嗯……歇……歇会吧,儿子……”妈妈扭动着屁股


“坐好了,前面有警察。”小姨声音不算太大了低吼了一声。


“啊……”她这一喊弄的妈妈我俩有点惊慌失措。


妈妈赶忙坐回到座位上,用衣服胡乱的遮挡着身体,因为要是真有警察的话,她想穿衣服已经来不及了,而我也是跟妈妈一样动作,其实就算是有警察也就是看一眼你的驾照就放行了。


“逗你玩呢。”小姨回头吐了吐舌头


“你个死丫头,你再给他吓坏了,看你怎么办。”妈妈显得有点生气


“我错啦,嘿嘿。”她就象个调皮的小精灵,让人想责怪她都不忍心


五、六个小时的车程,我又射了三次,我甚至都想求饶了,但是一想,不行啊,不能诋毁我在她们心中那高大威猛的形象。我在她们心里那是什么啊,那就是高大威猛,让她们夜夜天天时时刻刻都欲仙欲死的战神啊,我要是求饶,那多没面子。我甚至在幻想一件比乱伦还不现实的事,如果我能遇见一个白胡子老头,他给我一葫芦的灵丹妙药就好了,吃了以后不知道什么叫疲倦……扯远了,主要是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不过还好,这两个女人不仅仅只知道做爱,做爱再做爱。其实她们还是挺会心疼我的,给我买的那一堆补品,估计等到我八十了也吃不完吧……性福是什么呢?性福就是有个女人让你操,那怎么样才会更性福呢?如果你能跟自己的亲生母亲做爱,那你会找到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也找不到的快感、快乐,这应该就是更性福吧。可是我现在是性福加性福,嗨到极点了,甚至让我感觉性福的有点假。乱伦,一个世人不可能接受的字眼,但是现在我的身边却有两个至亲每天都在与我做这种违背道德与伦理的事情,我知道这样的事不会维持一辈子,我不知道究竟还有多久,但是现在这个时间,我乱伦、我快乐;我快乐、我性福……










我和妈妈(真实乱伦第十一季)


当妈妈和小姨我们三个人开车回到我们的老家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本来我的意思是直接去我姥姥家,因为在这边属于妈妈和我的那个家,还有小姨的那个家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当再次回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我突然有了种陌生的感觉,俗话说的好,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老窝,但是现在我回到了自己的“老窝”却有了一种厌烦的感觉,好像是在逃避着什么,又或是……我也说不清楚。总之我说去我姥姥家的目的只有一个,那样的话,这两个性欲极强,淫荡到极点的女人就不能再折磨我了……可是她俩极力的要求去宾馆。


当我躺在宾馆那张舒适的大床上,没过五分钟我就睡着了,我实在是太累了,就算我还年轻,就算我体力再怎么的旺盛,可我还是个人,禁不起这样的折腾。我现在就属于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心里特别特别的想操她俩,想想那种感觉,我的鸡吧就不知不觉的硬起来,但是一旦真的做上了,我就又感到有些后悔……


“别逗他了,让他睡会吧。”还是妈妈知道疼我,她拦住刚要对我图谋不轨的小姨。


“我又不干嘛。”小姨撅着小嘴,其实也许她也是十分的喜欢这种感觉吧,乱伦的感觉。亦或是她已经完完全全的被我大鸡吧征服了。


“姐,没想到咱们两个……”小姨没再往下说


“呵呵,小雨,你会怪我吗?”


“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无法拒绝当时的那种感觉,我更无法控制自己。”


“我们都一样,明明知道这是错的,可是就是无法拒绝,停不下来。”


“姐……你……你和君璨……”小姨说话有些吞吞吐吐的


“呵呵,很久了。”妈妈笑着说


我一直处在半梦半醒之间,她们的谈话我感觉我能听的很清楚,但是又很模糊,我不知道我到底睡没睡着。直到最后我感觉有两个软绵绵、滑溜溜、热乎乎的东西一左一右的在我两边,使劲的挤着我,抱着我,甚至弄的我都快窒息了,最后……我可能真的是睡着了。


“呼……”我伸了个懒腰,由于宾馆的窗帘很厚,窗外的一切都被它隔绝了,我不知道现在究竟是几点,可我唯一知道的是,我现在睡醒了,而且精力充沛。


本来我是想去撒尿,但是现在看来有些难度,妈妈的大腿搭在我的腿上,而小姨的腿又压在了妈妈的腿上。妈妈的手攥着我的鸡吧,哪怕就是在她睡着的情况下,她还在攥着,真是辛苦她了。小姨还算比较安分。我轻轻的移开妈妈的手,慢慢的把腿往回抽,我还没想把她俩惊醒。我刚把腿在她俩的双层包围中抽出来3分之1,小姨可能是由于条件反射吧,直接把腿拿了下去,还翻了个身,现在她是背对着我,撅着屁股,我歪着头看,她那微黑的小穴全部暴露在了我的面前,本来一开始晨勃的鸡吧已经渐渐的小了,但是看到这情景,我的鸡吧噌噌噌的急剧的增大,并且随着心脏跳动的速度,一蹦一蹦的。


我强忍着欲望,慢慢的把腿抽出来,妈妈也是由于条件反射,并没有醒,她只是挪动了下身体,平躺在了床上,我坐在那,看着这两个女人中的极品,使劲的捏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然后痛的我呲牙咧嘴。我有点不敢相信,哪怕是到了现在这种情况下,我还以为是在做梦,一个是我妈,一个是我小姨,我们现在的关系是不是乱伦暂且不提,我只是一直不敢相信……有些人是有乱伦的心但没乱伦的胆,有些人是有乱伦的心也有乱伦的胆但是却乱不上,而我现在……


我蹑手蹑脚的走到床下,跑去卫生间把我那已经在膀胱里憋了一夜的尿一滴不落的尿进了马桶,当我回到房间的时候她们还在呼呼大睡着。


我再次轻声的爬到床上,把鼻子凑近小姨的下体,使劲的闻了闻,就一个字,香……不是我在吹嘘,而是它根本就是事实。无论是她的小穴还是屁眼,都散发着一股幽香,一点异味都没有。我伸出舌头,由下至上轻轻的在她的大阴唇上一扫而过。


“嗯……”小姨轻哼了一声,然后翻过身来平躺在了床上。


我以为她被我弄醒了呢,本来我是一脸淫笑的看着她,没想到她只是翻了个身,就没下文了。


于是我又变换了攻击目标,我轻轻的搬开妈妈的右腿,她的小穴一览无余的呈现在了我的面前。


“咦?”我有点好奇的把头贴近她的穴口,仔细的观察着,她的穴口有些许亮晶晶的东西正在往外流淌,量不大,很难察觉。


“淫荡的老妈。”我一脸坏笑,我把舌头凑过去,轻舔着在她小穴里流出的淫水。


“哎呀,死孩子。”妈妈用一种还没睡醒的哼哼唧唧的声音说到


“嘘。”我向她比划了个手势,示意她小姨还没醒。


妈妈会意,双手抱着我的头使劲的往她的下体贴,我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于是,我伸出舌头,开始舔吸她的小穴。


“嗯……嗯……”妈妈发出微弱的呻吟声。


我在那舔的不亦乐乎,我的手指触到了她的屁眼,开始轻轻的在她的屁眼周围游走。


“嗯……啊……操一会吧儿子?”妈妈估计是忍不住了


我没抬头,也没说话,我正在专心致志的吸允着她的阴蒂,我的力气很大,就像吸允她的乳头一样,我含住她的阴蒂,使劲的往上吸,妈妈的阴蒂本来就很大,我突然有了个很特别的想法,我要使劲的吸,把她的阴蒂吸的更大。


“嗯……啊……死……死孩子……有点疼……嗯……”


“疼了啊?”我抬头问她


“嗯……有点……乖……进来操一会吧……妈妈想要了……”妈妈说着,分开双腿,示意让我操进去。


“嗯,好吧,嘿嘿。”我淫笑着,扶着鸡吧跪在床上。


“你俩……干嘛呐?”小姨半睁着眼睛,大喊。


“嘿嘿……”我笑着,屁股向前一用力,我的鸡吧直接顶进了妈妈的小穴。


“你俩趁着我睡觉不干好事……”小姨这时觉也不睡了,快速的爬了起来,她刚醒的时候我还没操进妈妈的逼里,她也看到了,她伸出手刚想阻拦我的鸡吧操进去,可惜晚了一步。


“嗯……啊。儿子……”妈妈发出了那种很享受的呻吟声。


“不许操……不许操……”小姨的手在我的鸡吧和妈妈的逼之间做着各种的动作,阻挡我的抽插。


“小雨……嗯”妈妈去抓小姨的手


“真是的,还是娘俩感情好。”小姨松开手,撅着小嘴


“小雨,等下让君璨操你……过来姐姐先帮你舔舔。”妈妈示意让小姨蹲在她头顶


“我才不要呢。”小姨说着,绕到了我身后,然后趴在床上扒着我的屁股想舔我的屁眼


不过她就没妈妈会玩了,她这么一弄我确实很爽,但是鸡吧在妈妈的逼里抽插的速度就慢了。


“死小雨,你不能先让君璨操我一下啊……”妈妈也是感到不爽了


“你俩玩你俩的呗,我又没打扰你俩。”小姨的小舌头不停的在我的屁眼上画着圈,别提多爽了。


“真是的。”妈妈说着示意让我停住动作“君璨你躺着。”


“嗯。”我应了一声,随后把手伸到后面摸了摸小姨的脸“小姨,等下啊。”


于是我躺在了床上,妈妈蹲在我的鸡吧上面,用手扶着我的鸡吧,快速的往下一坐,好像生怕被小姨抢了先一样,我的鸡吧全跟没入进了妈妈的逼里。


“啊……”妈妈估计是插深了,发出了一声“惨叫”


“该。”小姨在一边幸灾乐祸


“死小雨。”


妈妈速度不算太快的上下动作着,小姨还趴在那,轻舔着我的屁眼,由于她的姿势和位置都不是太好,所以她也不是特别专心,还不时的还去骚扰一下妈妈。


“嗯……啊……臭小雨……嗯……老公……老公操的……操的我好爽啊……嗯……啊……馋死你……哦……嗯……好舒服……哦……逼里……好舒服……哦……操的真好啊……嗯……”


“我不馋……一会……我就让……嗯……老公操我……哦……”她在手淫


“老公……嗯……的大鸡吧……嗯啊……哦……最爱操我的逼,是不是……嗯……”妈妈也轻轻的揉动着自己的阴蒂。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偏向着哪个都不是,我的鸡吧被妈妈的逼包裹着,小姨的舌头还在不停的进攻着我的屁眼和蛋蛋。


“你个小骚货……啪……”小姨一巴掌打在了妈妈的屁股上。


“嗯……哦……啊打我……打我……”


“你个小骚货……啪……啪……”小姨说着,又是两巴掌,打在了妈妈的屁股上,妈妈被这么一打,更疯狂了,她在我身上起伏的动作更大了。


“嗯……啊……啊……啊……嗯……啊。……快打我……哦……儿子……快操……哦……哦……来啦……来啦……啊……啊小雨……啊……咱们……哦……哦……啊啊啊……咱老公……哦给我……哦……给我的逼……操……操出高潮啦……啊……太好啦……哦……啊……”


我知道妈妈的高潮马上要来了,于是我用手死掐着她的屁股,腰部用力,开始换被动为主动,使劲的快速的在她的逼里抽插着。


这样小姨就没办法在继续下去了,她走到我跟前,在我脸上面蹲了下来。


“老公,帮我舔舔。”她一边说着,一边用她的小穴不停的蹭着我的脸,她的淫水弄的我满脸都是。


“嗯……啊……啊……啊……嗯来啦……来啦……哦……操死我吧……啊……啊”妈妈和小姨相拥着,小姨还在不停的拿她的小穴在我的脸上来回的蹭。


“老公……加油……嗯……操死她……啊……嗯……操死她……操死她……老婆自己一个人侍奉你……嗯……啊……操死……操死她吧……哦……我的逼……也……也受不……嗯……受不了了……”


“嗯。啊……老公……老公老公……哦……老公……啊啊啊啊……”随着妈妈一声长长的呻吟,高潮也随之而来。由于小姨的小穴正在跟我的脸部做着剧烈的摩擦运动,我也没办法说话,我收回双手,一边抚摸着妈妈的奶子,一边疯狂的舔吸着小姨的逼。


“嗯啊……嗯……君璨……哦……该……该小姨了……嗯……逼里面……哦……好痒痒……”


我的鸡吧此时还在妈妈的逼里,妈妈没有动,正在捧着小姨的奶子不停的亲吻、吸允、揉捏再加上我嘴上的功夫,小姨此时已经是淫叫连连了。


“臭……哦……臭姐姐……嗯……死君璨……啊……饶了我吧……嗯……好君璨了……嗯……好姐姐……你下来……哦……啊……让君璨……快点操我……嗯……受不了了……”


“死丫头,性欲怎么比我还强,你让君璨休息会。”妈妈轻轻的起身,伴随着她起身的动作,我的精子在她的阴道里流了出来,弄了我一肚子。


“你趴那,姐姐给你弄弄屁眼子,一会让君璨操那里吧。”妈妈说


“疼……”小姨趴在了我身上,我们两个形成了69的姿势,她正在吸允我那个沾满了精子和妈妈淫水的还没软下来的大鸡吧。


“君璨……要不要……”妈妈邪恶的笑了一下


“要,嘿嘿。”我终于腾出功夫说话了。


“不嘛……疼……”小姨扭动着她那性感的屁股撒着娇


“君璨,你起来一点。”妈妈说着走到我身后,我稍稍的起身,妈妈分开双腿坐到了我后面,我在躺下的时候正好枕着她的肚子。


我的舌头还在跟小姨的逼较着劲,小姨已经把我鸡吧上沾着的淫水和精子舔了个一干二净,还在不停的套弄吸允。


“看我们小雨的屁眼。真的很勾人,要是我是个男人肯定要操一下。”妈妈说着,拿手指在嘴里弄出来些唾液,涂在了小姨的屁眼上,然后开始轻轻画着圈,不时的用指尖轻插进去。


“嗯……姐……你坏死了……嗯……君璨……哦……君璨这么坏……嗯……都是……啊……都是你教的……”


“我们家君璨那叫会疼女人。”妈妈已经把一整根的手指插到了小姨的屁眼里


“嗯……啊……对对对……哦……姐……啊。别扣了……嗯……想拉屎……”


“都这样,一会就好了”妈妈还是没有停止动作


“姐……嗯……啊……君璨……啊……拿舌头……哦……帮我……嗯……弄弄……哦……”


我了解小姨的意思,于是我的舌尖在她话音还没落地的那一瞬间,已经插进了小姨的逼里,我努力的把舌头伸到最长,我的头向前一探一探的,代替我的鸡吧操着她的逼。


妈妈的手指已经塞进去两根了,不停的在小姨的屁眼里搅动,扣弄。


“嗯……啊……姐……要拉屎……哦……”


“一会就好了,一会保证君璨给你操的欲仙欲死的。”妈妈觉得差不多了,于是加大了力度,伸出另一只手,又弄了些唾液把另一只手的两根手指狠狠的插进了小姨的屁眼。说狠,一点都不为过,本来两跟手指在小姨的屁眼里扣弄都有些难度,这下,一下子进来四根,可想而知。


“啊……疼……姐。”小姨失声大叫。


“忍下……”妈妈说完,变野蛮为温柔,轻轻的用四根手指往外括着小姨的屁眼“里面红了吧唧的,看着肠子了啊。”


听妈妈说完我停住嘴上的动作,稍稍抬头看去,可不是么,看着有些恶心,红了吧唧的,就跟出血了是的,血红血红的,不过这大大的激发了我的性欲,我抬着头,伸出舌头,去舔那个东西。


“啊……死君璨。”小姨轻咬了我的鸡吧一口,随后她的屁眼急剧的收缩


“嘿嘿。”我笑着,由于妈妈用手扒着小姨的屁眼,就算她收缩也没什么大用,我还在继续着动作。


“嗯……啊……难受死啦……嗯……你俩就……就折磨我吧……嗯……啊……”


“嘿嘿,小姨的屁眼真好。”其实我也不知道究竟哪好,但就是觉得好。


“你坏死了……嗯……啊……姐……疼死了……”


不疼才怪呢,小姨的屁眼已经出血了,我的嘴里有股轻微的血腥味。


“第一次都这样,有了这次就好啦,你是处女的时候让人操,不也疼么。”妈妈还在轻轻的向外括着她的屁眼。


“小姨……哦……你躺着吧,我操进去。”我觉得差不多了,看着她那外翻的屁眼,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嗯……”小姨轻扭着屁股,示意让妈妈把手指拿出来,随后她躺在了床上。


“把屁眼周围抹上点唾沫,把你那小骚逼里流出来的水你也抹上点。”妈妈就象一个老师,正在指挥着两个未经性事的雏儿。


“你平时那小骚水流的不是挺多的吗,怎么到关键时刻就没了?”妈妈用手一边在自己下体掏着,一边说


“都让……嗯……都让君璨吃肚子里去了……”


“我可没有。”我扶着鸡吧,不停的在她的屁眼周围旋转、摩擦


“关键时刻还得是姐姐帮你。”妈妈说着,用手把自己的淫水涂抹到了小姨的屁眼上


“乖,儿子,操她……”妈妈就象个女王一般


“你慢点啊君璨……”小姨的声音有点发虚,貌似有些紧张


“嗯……”我扶着鸡吧,对准了她的屁眼,屁股轻轻的向前用力,貌似妈妈刚才的努力占了很大的功劳,比我预想的要好,我的龟头扑哧一声钻进了她的屁眼。


“啊……”小姨发出了一声惨叫


“忍着……忍着……一会鸡吧都进去就好了。”妈妈蹲在小姨旁边,摸着她的头,就象一个慈祥的母亲正在安抚着自己的孩子一般。


“疼……疼……”


“忍会就好了……”


我轻轻的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把鸡吧往更深的地方插去……


“嗯……呜……”


“是不是好点了?”妈妈问小姨


“嗯……还有点疼……”


“这就好了……这就好了……”妈妈把手伸到小姨身下,轻轻的揉搓着她的乳房


“好了吗?”我的鸡吧已经插进去三分之二了,如果再不让我操,那最痛苦的应该就是我了。


“嗯……等……等一下……哦……”


不管啦,我受不了了,我的鸡吧轻轻的在她的屁眼里抽动起来


“嗯……呜……哦……嗯……”


“是不是好多了?不怎么疼了吧?”妈妈换了个姿势,跟刚才扣小姨屁眼的时候差不多,靠在床头上,这样小姨的嘴正好贴在她的逼上。


“坏死了你们……嗯……屁眼……嗯……肯定被你们弄裂开了……嗯……”


“快帮姐姐舔舔,操屁眼这么好的事,姐姐都没机会,你就偷着乐吧。”妈妈轻揉着自己的阴蒂,示意让小姨帮她舔她的小穴。


“真是的,前门好好的不走,非要走后门……嗯……”


“咱俩逼都差不多了,你让君璨操起来多不舒服,真是的……嗯……”


“哦……君璨……你轻点……啊……”


“舒服吗,小姨……哦……”


“还……还好……哦……”


“她不舒服才怪,你看她那骚样……”妈妈的手还停放在她的阴蒂上,另一只手搂着小姨的脑袋。


“姐……你的屁眼……嗯……是不是让君璨操的都能跑火车了……哦……”


“死丫头……嗯……啊……死丫头,,欠打……”


听着她俩的对话,或者是小姨的屁眼是第一次被人操,太紧的缘故吧,我有了想射的感觉,我强忍着那种要射精的感觉,速度也慢慢的降了下来,我不想射,我知道我要是射了,估计就没体力再来第三次了。


“嗯……君璨……哦……快点……快点操啊……嗯……啊……”


“你个小骚货……一开始……嗯……啊……啊……啊啊啊啊……”小姨知道妈妈要说什么,她加快了嘴上的速度,给妈妈舔的一顿浪叫。


“你……你个……啊……真是的。嗯……啊……”


渐渐的,那种要射精的感觉渐渐的消失了,我又开始提速。


“啊……嗯……啊君璨……哦……大鸡吧……嗯……太大了……嗯……我的屁眼啊……嗯……死君璨……啊……啊…………啊……”小姨把手伸到身下,学着跟妈妈一样的动作,不停的揉搓着自己的阴蒂。


“快舔……哦……姐姐要来了……嗯……”


“姐……我要是个……嗯……啊……男的……我就……啊……啊……我就操死你……啊……你……你太……你太骚了……啊……”


“我要是男的也操死你……嗯……啊……快点啊……姐姐……来了……”


“我是……呼……哦……我是男的……你俩就让我……呼……操死就得了……”我一边快速的抽插着一边喘着粗气说到


“嗯……啊……对……让咱……咱老公……哦……咱儿子……操死咱俩……嗯……啊……”


“君璨……啊……君璨……快……快……啊……屁眼啊……被你操死了……啊……太好了……啊……嗯……君璨……快……来了……来了……来了……”


“啊……啊……妈妈……啊……妈妈也来了……嗯……啊……啊……太好了……啊飞了……啊。妈妈的逼啊……”


“哦……哦……呼……”我抓着小姨的屁股,使上了吃奶的力气,开始快速的抽插,以我现在的这个速度和力气,如果再多坚持个十分钟,小姨的屁眼一定会被我操暴。


“啊……”


“嗯……啊……”


“呼……”


三个不同的声音基本是同时发出……我们三个人,再次同时到达了高潮……


我向前探着身子,妈妈也是跟我一样的动作,随后我的舌头侵入了她的口中。我的一只手伸到小姨的身下,抚摸着她的奶子,另一只手轻捏着妈妈的乳头。


“啊……死君璨……快拔出来……一会给小姨的屁眼撑大了……”小姨扭动着屁股


当我把鸡吧在她的屁眼里拔出来的时候,带出了一股黄汤……毋庸置疑,里面有我的精子,有她的粑粑,别的还有什么我就不清楚了,总之虽然看上去很恶心,但是我却一点都感觉不到。


“哎呀,恶心死了,真是的。”小姨看到了以后不停的抱怨


我们三个人又在床上缠绵了许久,等小姨去浴室洗澡的时候,我强忍着倦意又操了妈妈一次。我也不想,但是看到妈妈那渴望的眼神,我实在是无法拒绝。


上午十一点多,妈妈和小姨回家去看我姥姥了,我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


“耗子啊?”我拿起电话,确认了一下接电话的男人是不是我要找的人


“你谁啊?”


“操,你爹。”


“傻逼,你啊君璨……哈哈哈想死我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兴高采烈的声音


“你在哪呢?”我问,他之所以那么高兴是因为我们俩是发小,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自从我当兵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


“我在家呢呗,还能在哪,你他妈在哪呢,什么时候回来?”


“哥回来了,在哪呢见个面。”听到他说在家,我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总算放回了肚子。这次回来我是有事要办,而且办这个事没有他的话,估计有些难度。


耗子,本名张昊,我从小玩到大的哥们,初中没毕业就开始在社会上混,人比较聪明,打架也狠,所以在我们老家这个不算太大的地方挺有名。


我找了一家不算太大的饭店,吃饭的时候把我要办的事一一说了出来,只是说想收拾几个小崽子,并没有把前因后果都说明,俗话说的好,家丑不可外扬、


“操,我还以为多大个事呢,好使。”他拍着我的肩膀说


下午五点多,在一家KTV的包房,找到了两个目标中的一个,至于究竟是怎么找到的,就不一一道来了。


当我踹开房间的大门,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有点哆嗦,包房里男男女女坐了不下20号,跟我一起来的人也不过只有5个。


“操你妈,谁叫刘林。”耗子傻逼呼呼的冲到我前面,手里还拎着一根钢管。


“我啊,咋的。”一个个头大概一米八左右的模样帅气的男孩松开怀里的那个不知道是磕了药还是喝多了的女人站起来说。之所以说是女人而不是女孩,是因为借着屋里微弱的灯光看上去,那个女的最少也得40了吧。


“来你出来。”耗子转身就想往外走


“有事这说。”当那个叫刘林的说完这句话后,呼啦,他身边站起来了不下十个男的。


“操你妈的。”我也急了,虽然我不怎么能打,但是兔子急了也咬人啊,更何况我又不是自己来的,虽然人少了点。我抽出钢管跳到桌子上,一管子呼到了他脸上。打他的时候一丁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但是打完了有些害怕,我使的力气太大了,害怕给他打死。


“操你妈”


“你妈了个逼”


“啊……”


屋里一片叫骂声夹杂着女人的喊叫声。


“我你妈整死你。”耗子可能是挨打了,叫骂着向一个比他矮了一头还有余的男人冲了上去,一脚踢倒了拿着钢管就是一顿砸。


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比我预想的好多了,虽然我们人少,但是都是有备而来,而且一个比一个猛。他们一是手里没家伙二是被我们整的还没缓过神来,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挨打。有几个比较聪明的,趁着我们不注意在包间里跑了出去,屋里除了几个蜷缩在角落和卡座上被吓的瑟瑟发抖的女人外,其他的男人都被我们几个人干倒了。不过我究竟挨了多少下,我自己都不知道,但是当时由于处在极度兴奋的状态之下,也感觉不到疼痛。


“妈了个逼的,噗。”耗子吐了口唾沫“还咋整你说吧。”别看我不混社会,但是他打小就听我的


“把他拎出来。”我指了指被我打倒了还不知道死活的刘林


“你妈逼,别装死”耗子拎着他的脖领子把他拽了起来


“大哥……大哥我错……有话好好说行不。”他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股子霸气,现在撑死也就剩下一口王八气了。


“说你妈逼啊,来出来。”其实我没别的意思,就他现在这状态再打几下估计就该挂了,我只是想把他在我小姨那骗去的东西都还回来,钱估计是不大可能了,但是还有一个东西,车。


等我们在包房走出来后,保安看到了耗子冲他点了点头。


“你告诉他们老板,坏的东西我赔。”我跟耗子说


毕竟咱做人不能那不讲究,也不差那点钱。


“车呢?”我拎着他的衣服领问道,我旁边还站了俩哥们,要不谁知道这小子会不会拼死一搏啊,要是跑了,再找估计就找不到他了。


“什……什么车……”他的脑袋还在往外淌血


“你妈了个逼”我一个大嘴巴子呼了过去“你说什么车?”


“那……那……那呢。”他指了指不远处停着的一辆银灰色的轿车,我对车不太了解,而且天已经渐渐黑下来了,在那个距离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车。


“钥匙。”


“你……你干啥啊大哥……”闹了半天他还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挨的打。


“操你妈,你口中贱了吧唧所谓的雨姐是我姨。”我一脚踢在了他的小腹上“以后再骚扰她我要你命知道了吗?”然后我在他兜里翻出钥匙仍给了我旁边的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哥们


“哥们,帮我开到福鑫宾馆门口,谢了,回头请你吃饭哈。”我不会开车,只能这样了,说完,我准备进里面看看什么情况。


“我没骚扰她,是她主动找我的。”这种人就是打死他一百次都不多。


“你……”我的话还没说完,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力气,跑了。那速度快的,能跟飞机拼一下了。


当我刚走进那家KTV,就听着耗子跟老板在那嚷嚷


“你妈逼,没砸坏啥吗不是,你要这么多钱。”


“你自己进去看看去,屋里变啥样了。”那个老板剃了个光头,看着也不象啥好人


“去你妈了个逼的,我叫张昊,今天一分钱都不赔你,爱咋咋地吧。”说完他刚要转身往外走,看到我站在他后面他又嘀嘀咕咕的骂了两句


“就这么多钱,你也别嫌少,多了没有。”我在兜里掏出了2000快钱仍到了吧台上。我也不是装逼,更不是钱多没地方花,主要我惹完事以后拍拍屁股走了,没准他们会找耗子的麻烦,多多少少留点钱,估计他们也不能再找到耗子头上。刚要转身往外走,就感觉胳膊被人搂上了,我以为是谁跟我开玩笑呢,扭头一看,是那个刚才搂着刘林的那个老娘们。


“你妈你谁啊?”她浑身散发着的那种香味让我感觉挺恶心的,太刺鼻子了。


“帅哥。”那女的不知道是嗑药嗑多了还是喝酒喝多了说话都有点含糊不清“操一下吧。”


“哈哈操。”我听完乐了,主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不好意思了。


“哈哈。”耗子在旁边也乐了


“你他妈多大岁数了,逼里还有水吗?”耗子笑着问


“走走走走。”我招呼着他们往外走,主要我心里还打着小算盘呢,这女人长的并不算丑,但是也不漂亮,身材一般化吧,最重要的是她是熟女啊,不象妈妈和小姨她们那样,一眼看上去,别人都说象18的,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也是经过精心的打扮,但是完全掩盖不住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沧桑,看上去怎么也得有个40岁了。


还有我就是怕刚才跑出去的那几个小子找人回来报复,那我们就惨了。


“你松开我行吧。”那个女人一直死死的抓着我的胳膊,说准确点她一直在掐着我的胳膊,给我疼的呲牙咧嘴的。


“操,你欠干吧。”耗子想上去踢她,我赶忙给她拦住


“找个地方行吗。”那个女人满嘴的酒气


“哈哈,操,你算完了”耗子大笑。


“得了,你先走吧,我找个地方给他丢了。”我对耗子说


“得,别鸡吧扯淡,你是要找个地方给她就地正法吧,没想到啊,连妈妈级的你都喜欢。”


“滚犊子。”我拦了辆出租车“九点啊,广兴源饭店见。”


“这都6点多了,你能解决战斗吗,要不明天吧。”耗子贱笑着


“滚滚滚。”我把那女人仍进车里关上了车门“找家宾馆。”我对司机说


“女朋友喝多了吧?”司机回头看了一眼就不再说话了,他肯定是看着我身上沾着的血了。


“嗯。”我拿出烟点了一根,递给他一支他没要


十分钟后,车停到了一家宾馆门口,我脱掉外衣,拉起那个女的,就往里走。


“嗯……啊……呕。”还没走两步她便蹲在地上吐了起来,让我感觉一阵恶心,甚至心底里那些许的欲望都没了。


当她吐完了可能有些清醒了“怎么……怎么来这儿了?”


“你说的要操一下。”我说话比较粗鲁


“我认识你吗?”


“我也不认识你啊。”我感觉这问题有点好笑


“哦……”她扶着我,晃晃荡荡的我们两个走进了宾馆


没洗澡,没前戏,她的衣服已经被我脱光了。当她躺在床上的时候,我感觉有点后悔,那皮肤,那身材,那……总之可能是我深受妈妈和小姨的影响吧,当我看到这个女人赤身裸体的样子的时候我性趣全无。


下垂的乳房,走型的屁股,肚子上那赘肉,臃肿的大腿,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可能是熟的太熟的熟女都这样吧,我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不进……不进来吗……”她的话打断了我对她的观察


这应该是我操的第四个女人,除了很久之前只操过一次的林梦雨,我就只有跟妈妈和小姨做过爱了。无论怎么样,都是有一种新鲜感存在的。于是我准备任何前戏都不做,直接操进去。


我抚摸着她的小穴,由于她的大腿根部肉很多,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她的逼也很肥,她的阴毛很稀疏,总之摸上去手感还不错,肉乎乎的一条小缝。


“嗯……哦……”她被我摸的开始轻声的呻吟


我的手在她的小穴和阴蒂上不停的变换位置,我的力度很大,反正你又不是我喜欢的女人,你又不是妈妈和小姨,用不着跟你温柔,我心想。


“帮……嗯……帮我舔舔行吗?”她用一种恳求的语气说到


本来我是有这个意思的,主要是当时有些傻。我低下头,可是,当我的鼻子凑到她的小穴跟前时,我打消了这种念头,本来我是想先舔舔她的阴蒂,但是我看到她的阴蒂上有些白白的东西,不是很多,很难察觉,这个到是没有阻止我想舔吸她阴蒂的想法,只是当我看到她的屁眼上还沾着些许未擦净的粑粑的时候,我又是一阵反胃。


“我等不急了。”我也不想扫兴,于是找了个接口提着鸡吧借着她淫水的光,一下子操进了她的逼里。


“啊……你的鸡吧好大。”


“爽吗?”我已经想开了,反正也就是操她这一回,操完我走人,我想干什么干什么,想说什么说什么。


“爽……爽……啊……”


“操死你吧。”于是我开始慢慢的抽插


“哦……啊……嗯……你的鸡吧太大了……啊……”


不知道是由于她胖的原因,还是因为她的逼本身就很紧,总之,我感觉她的逼比妈妈和小姨的都紧


“是你的逼紧……”我也不是虚伪,应该算是事实了。


“嗯……啊……嗯……啊……”


“你妈逼,操的爽不爽……”我用大拇指使劲的揉搓着她的阴蒂


“爽……哦……舒服……啊……嗯……啊……”


“转过去,撅着。”我拍了她屁股一巴掌。


她如一条小母狗一般,乖乖的趴在了床上,撅着屁股,看着她屁眼周围那些许的粪便,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由一种恶心的感觉变为了兴奋。


我在床上拣起她的内裤,使劲的在她的屁眼上擦了两下,随后抱着她的屁股开始使劲的抽动。


“啊……啊……大鸡吧……啊……啊……嗯……啊……”


“好好说话。”“啪啪”我在她屁股上使劲的拍了两巴掌


“啊……大鸡吧……操死我了……啊……啊……舒服啊……啊……爽啊……啊……”


“再好好说。”“啪”我又是一巴掌


“大鸡吧哥哥……操死我吧……啊……嗯……哦……操死我吧……啊……舒服死啦……我的逼被你的大鸡吧填满了……”


“嗯,这就对了。”我还在不停的抽插着,我的手指这时已经触到了她的屁眼。


“小屁眼不错,被操过没。”我使劲的用手指往里扣弄


“嗯……啊……嗯……被……被操过……哦……”


“你个老骚货……没想到玩的还挺全……”我的一根手指在没经过任何润滑的状态下已经扣进了她的屁眼。


“啊……嗯……啊……操死我吧……哦……哦……操我的屁眼……哦……”


“操你屁眼?逼我还没操够呢。”其实我也想操,不过我不敢……其实我的鸡吧刚操进她的逼里我就后悔了,对她我根本就一点都不了解,甚至连她姓什么叫什么我都不知道,这就算是一夜情吧,我都根本不知道她有没有病就给她操了,想着想着我出了一身的冷汗,那种快要射了的感觉突然消失了,不过还好鸡吧没软下来。不管了,操了,希望上天保佑吧。我再次加快速度,我的两根手指已经扣进了她的屁眼。


“啊……嗯……爽啊……舒服死了……啊……被你操死了……”她的叫床声听上去也很爽,毕竟她会在做爱的过程中跟我说话,只不过,她的声音听上去让我感觉很不舒服,还有,她的那种叫床也许不能称之为叫床,应该叫嘶喊……


“爽不……操死你……你个老骚货……你的逼还真带劲……”由于我的一只手在扣她的屁眼,速度也快不到哪去,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


“啊……啊……屁眼被你扣死了……舒服啊……再……哦……再扣进来两根……嗯……啊……”


“什么?”我没懂她是什么意思


“啊……扣啊……操啊……使劲……啊……快一点……哦……使劲扣……手指……哦……拳头……嗯……啊……我的屁眼能把你的……哦……拳头吃下去……哦……啊……扣啊……扣死我……操死我……”


“不是吧。”听到这,我突然性欲高涨,拳头进屁眼,我不是没想到过,而且我还亲自在妈妈身上实践过,不过五根手指头并拢都插进去以后就再也进不去了。主要也是我舍不得,现在听到她这么说,我不激动才怪,早就想玩玩了。


“真的?”我将信将疑


“扣……哦……扣吧……嗯……混身上下……哦……啊……只要是带眼的地方……嗯。你随便操啊……嗯……”


听到她这句话以后我把手指在她的屁眼里抽了回来,扶着她的两侧的胯骨用鸡吧狠狠的操了她几十下。


“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她高潮要来的时候的叫声真的是太特别了,可能主要是我是只井底之蛙吧


“来没……来没”我速度不减,大声的问到


“来了……来了来了……快……操死我……快……”


“啪啪啪啪。”我努力的用尽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把她送入了高潮,同一时间我射了她一阴道。


“啊啊……爽死了……爽死了……”她不停的说


“好好撅着。”我打了她屁股一巴掌


于是我用沾满了精子和她淫水的手指开始攻击她的屁眼。还真别说,经过淫水和精子的润滑,我轻松的就插进去了三根手指,慢慢的,我开始用力。


“啊……嗯……我的屁眼……哦……还行吧……”她回头问我


“嗯……不错……真你妈大。”貌似她认为这是件很值得骄傲的事。


“扣吧……扣吧……啊……今天我什么都是你的……啊……”


当她说完这句话,我怎么感觉有些怪怪的呢。


不知道玩弄了多久,我的五根手指都已经塞进了她的屁眼,于是我开始使劲的往前用力,可是使了半天的劲儿,就是进不去。


“哦……嗯……轻点,慢点……”她用手扒着自己的屁股


“操,你又不是我妈。”我心里暗骂。然后力度不减,使劲的往前用力


“扑哧”一声过后,我的整个拳头,都已经钻进了她的屁眼,由于用力过猛,或者我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进去,究竟是怎么进去的我都不知道,那种感觉印象也不是太清楚,只是看到我的拳头在那一瞬间消失了,被她的屁眼吞没,她的屁眼夹着我的手腕。


“啊……啊……爽啊……”貌似这对她来说是种享受,可我看到她肛门括约肌都已经被我挣破了,有些许的血流了出来。


“过瘾不……啊……嗯……爽啊……”她的嗓子都已经喊哑了,后来我才知道她有点公鸭嗓。


“太鸡吧爽了。”我用拳头在她的屁眼里不停的搅动,说是搅动其实也没怎么动,空间有限,只是象征性的代替我的鸡吧来回的抽插着。


“啊……啊……啊太美了……舒服死了……啊……我的屁眼啊……”


我的胳膊加力,不停的快速的在她的屁眼里搅动,本来我想把攥着的拳头松开,可惜我失败了。


“啊……啊……把那个手……塞到……操到我逼里……啊……嗯……”


“不能吧?”我又是吃惊不小,我操她的时候感觉她的逼一点都不松,不象能放进去给拳头的样子,但是又一想,屁眼这么小的空间都能塞进去个拳头,更别说她的逼了那可是能生孩子的地方。于是我又用另一只手开始进攻她的逼。


费了一只牛半只虎的力气,我的拳头已经钻进了她的逼里。我攥着拳头,双手不停的动作着。可能是感觉来的太过于强烈,往往就记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了,亦或是我没功夫去体会那种感觉,总之我的手不停的抽插、扣弄、搅动着她的逼和屁眼。


“爽死了啊……嗯……啊……你太会玩了……啊……嗯……啊……玩死我了……啊……嗯……”


“操你妈的……操死你……弄死你……干死你……”我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上了,尽可能让自己速度更快,力度更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当她发出了一连串的呻吟声后,她尿了……我当时就是这么定义的,她尿尿了


她的逼跟喷泉一样,刚一开始尿出来的时候吓了我一跳,试想一下,你正在专心致志的用手操弄着一个女人,看着她被你搞的淫叫连连,高潮迭起,你正在感叹自己的伟大,就在这一瞬间,突然有一种热乎乎的,湿了吧唧的东西喷到你身上,那是什么感觉?她尿的床上和我的身上满哪都是。


“你妈了个逼……给你操尿了……”我也顾不得恶心不恶心了,当我把手在她的屁眼和逼里拔出来的时候,映入我眼帘的是两个超级大洞。


“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就象疯了一样呻吟、抽搐、疯狂的扭动着身体。甚至给我弄的有些害怕,我以为给她弄坏了。


“爽啊……爽啊……”她一边喊着,叫着,逼里还在不停的往外喷着尿,只不过比之前的少多了。


“你妈了个逼的你咋了。”我一巴掌不算太用力的拍在了她的逼上,她收缩了一下身体,随后也不再尿了。


“爽死……爽死了……啊……嗯……”


妈了个逼的,我也爽过了,射完走人了,我心想。于是我扶着鸡吧,准备再次操入她的逼里


“操这吧……操这……”她扒着屁股示意让我操她的屁眼


“我对那兴趣不是太大。”我往前一用力,鸡吧直接全根没入进了她的逼里。


“嗯……啊……哦……爽死了……你太会操了……哦啊……以后……嗯……以后你跟着我……啊……姐姐……亏待不了你……嗯……啊”


“啥?”现在我才弄明白,这应该又是一富婆


“跟着你……呼……哦……跟着你有啥好处。”


“哦……啊……嗯……有好处……嗯……啊……只要你天天操我……啊……把我操舒服……哦……操舒服了……你要……你要什么……嗯……我给你买什么……哦……啊……”


“现在舒服吗……”


“舒服……啊……舒服死了哦……啊……以后姐姐天天找你……嗯……啊……啊……要什么都行……只要操我……啊……操的舒服……嗯……就行……”


“好……那今天先给你操舒服了。”我嘴上说着一套,心里却在想着另一套,我不可能放弃妈妈和小姨那两个人间尤物,虽然跟她们两个我不忍心也不能玩跟这个女人玩的变态的这套,但是,那种感觉我是无法拒绝的,乱伦的感觉……也许就是各有千秋吧,再说了,我又不是缺钱,更不会在这个城市停留多久。也许这个女人除了有钱,除了逼和屁眼超级大之外一无是处,如果跟她手拉手走在大街上我会抬不起头。而跟妈妈和小姨在大街上走,我恨不得想让所有人都看我。


“啊……嗯……啊……快……快……太爽了……又……又……又……又要来了……啊啊啊……”


“我也是……操死你吧,射你一逼……你给我生个儿子……操你妈的……”我已经是高潮将近


“射……射吧……啊。嗯……啊……射吧……”


“操死你……你个老骚逼。操你妈的……呼……”


“啊啊啊……我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啊……嗯……啊啊啊啊……”


伴随着她那淫荡到极点的呻吟声我射了,射了她一阴道。


“嗯……”她正在用手掏着从她下体流出来的精子往嘴里抹,一边吃还一边啧啧有声。


“呼……”我在床上站起来准备穿衣服走人,这女人实在是太那个了……


“别走啊……”


“怎么了?”


“晚上陪我吧。”


“我有事,走了。”我一边说,一边穿着衣服。


当我在宾馆走出来的时候我甚至连鸡吧都没洗,我得赶紧跑,这是我心里唯一的想法。


吃饭的时候哥几个问我,感觉咋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说了一个字“爽”


这事妈妈和小姨谁都不知道,我没说她俩当然不知道了,我只是想把它当做人生中的一段插曲,虽然感觉有点对不起她们,不过人生就是要这样才会更美好,不是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