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1] 【他和他的骚表姐的故事】

炙热的夏天,早晚都比较凉快。明雄清晨醒来,看看天色尚早,他又闭上眼
睛,预备再睡一会儿,忽然门外响起敲门声。明雄心里嘀咕着,真讨厌!

“少爷!你醒了没有?太太请你有事。”

他听出来,这是下女阿美的声音。於是便道∶“醒来啦,你去告诉太太,我
穿好衣服就来!”

他拉开了被,披上晨衣,很快地来到母亲房内。此时父亲尚未起床,母亲正
面对穿衣镜整理着发鬓,她从镜中一见到明雄进来,就放下梳子,回过头来。

她轻声的道∶“今天是你父亲的生日,去通知你表姐一声,这孩子的命,也
实在是太苦太可怜啦!”母亲的表情,葛亭看出是不想吵醒父亲。

他也轻声的答道∶“好!我现在就去。”

床上的父亲,根本就已醒来了,他听到了他们母子两个人的对话,禁不住也
随声长叹了起来。他说道∶“唉!的确不错,丽珍也实在是可怜啦,年纪轻轻的
就死了丈夫,一向又是骄生惯养┅┅要再介绍门亲事,普通人她又看不上眼,真
是┅┅”

台北市的街头,清晨车辆行人都很稀少。明雄骑上摩托车,开足马力,转过
几条街道,来到表姊家,是幢独门独户的三层楼西式洋房。向前按铃叫门,大门
“呀”的一声打开。从门里走出来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名叫亦含,和表姊
同乡,是来帮佣的。

她面现惊讶的说道∶“呀!表少爷你早,少奶奶还没起床呢!”看来亦含是
要出外买东西,上身穿着一件T恤,下身穿着一件海滩裤,可以看得出来身材姣
好,尤其是那双腿修长匀称,有泳装女郎的水准;胸部和臀部也称得上是『前凸
後翘』,只可惜身材娇小了些。擦身而过的时候,明雄用手轻拍了下她的臀部,
那弹性真好┅┅亦含也不以为意地笑笑,就出门买东西了。

表姐的房间,是在三楼房。明雄走近门前。丽珍所养的哈八狗“莉莉”摇头
摆尾的向他表示亲热。明雄蹲下道∶“莉莉乖,你的主人起床了吗?”莉莉只是
用舌头去舔明雄的拖鞋。明雄笑着拍拍它的头,摸摸它全身细可爱的白毛,然後
把它抱了起来,走到表姐门前。

房门是关着的,他猜想表姐一定还未起床。不叫她吧!今天是星期天,她不
知道要睡到何时才会醒来?犹豫了一会儿,决心敲门把她叫醒。

可是他“表姐”二字还未叫出口,手掌刚触及房门即应手而开,敢情是根本
没上锁。表姐弟二人自小一起长大,明雄今年虽已十八岁了,再过两个月即要投
考大学,但却是孩子气未脱,调皮又好动。尤其是在自己撒娇惯了的大表姐之前
更是顽皮。

明雄心道∶“好呀!睡觉不关房门,看我不吓你一下才怪呢!”

明雄心内决定,要给她一个警告,让她改过这个不好的习惯。他放下小狗,
轻轻推开房门。他悄悄举步入内。表姐的床,是在门後,进门後必须转身或扭头
向右,方能看到,否则会被门遮住。

明雄悄悄进入房内,先看看梳台前,及对面的沙发之上没有表姐的身影,
然後才将目光移到床上。

“呀┅┅”

他禁不住跳了起来,脑海里一震。一个雄伟的身子,却呆立着不知所措,明
雄怔住了,他有点不大相信自已的眼睛。於是他揉揉了眼再看,那无边春色的景
致,却仍丝毫未变的呈现在眼前。

她仰卧在床上,双目紧闭。她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全身肤色雪白,映着晨
光,发出感人的光亮,玲珑美艳,丰满成熟的肉体,无处不动人心神,令人垂涎
欲滴。

表姐白嫩的肉体,除胸部突起的双乳,戴着一件粉红色的乳罩,及小腹上盖
着毛巾外,全身一览无遗。更令人讶异的是她竟连三角裤都未穿,双腿微微分开
贴床平卧,两中间那迷人的地方,微微耸起。上面生着一些稀稀的卷曲柔毛,往
下即是一道嫣红娇嫩的红沟。因她两腿分开不大,同时明雄站立的地方也太远,
是以这个秘的所在,看得不够真切。

明雄虽是神俊异常、仪表不凡的少年,但他却是个非常纯洁的小孩,不要说
男女闲事,就连与初认识的女友,多说几句话,就会脸红。有时他虽在小说杂志
上看到一些有关男女两性间的事情。可是那仅是些风花雪月之事,是只可意会神
往,而不能深入的。今天这幕奇景,倒是头一次所见呢!

看得他春情动荡,神魂颠倒,久久蕴藏在体内的春情欲火,顿时来势凶凶。
而两腿间吊着的那根肉棒儿,突然一翘而起。硬硬的热热的在裤子里颤抖跳动,
似有呼之欲出之态。春情欲火挑逗得他头昏眼花,意乱神迷。脑海中的伦理、道
德,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所剩下的,是肉欲和占有。

他一步步的向表姐的床前走去。越是接近,越看得清。表姐身上散发出来的
芳香也就越浓。而明雄心里的情火肉欲跟着焚烧得越旺。

他全身颤抖,两眼发直,轻轻的将双手扶按床头,弯下上身,把头凑近,慢
慢的欣赏表姐两间阴毛隐没处。

明雄心道∶“啊!什麽东西┅┅”

表姐屁股沟下床单湿了一大片。在那淫水浸湿的床单上,放着一根六、七寸
长的胶制大阴茎,那阴茎之上,淫水未乾,水珠光亮。

明雄惊得叫出声来∶“哎呀┅┅”

他抬头一看,好在表姐没有被他吵醒,方才放下心来,悄悄地把那胶制的阴
茎取了过来,拿在手中看看,很快放在衣袋内。由这根假阴茎的出现,明雄已毫
不困难的推断得出表姐的作为与心情,他心内的忌惮稍减。

心想∶“表姐极需此道,我纵然稍嫌放肆,想不致受到责难。”

他意念既决,再加上眼前一丝不挂美妙玉体的引诱挑逗,他勇气倍增,毫无
顾忌的脱下自己全身衣裤,轻轻的爬上床去。猛的一个翻身,压在那个美妙的肉
体之上,双手迅速的由表姐的後背伸入,死命的将她抱住。

“哎呀┅┅谁┅┅表弟你┅┅你┅┅”

表姐丽珍正好梦方憩,突然生此巨变,吓得她魂离玉体,脸色发白,全身颤
抖。她虽然已看清是表弟明雄,内心稍定。但因惊吓过度,再加上压在上面的表
弟,不知道怜香惜玉的拼命抱紧,使得她张嘴结舌,半天喘不过气来。

明雄忙道∶“表姐┅┅我不是有意┅┅求求你┅┅欲火快把我烧死啦!”

一点不假,从未经过此道的明雄,他意外的获得人间至宝,怀中抱着个柔软
滑润的玉体,使她兴奋万分。一股热流,像触电般通过他的全身。女人特有的幽
香,一阵阵的卷入鼻中。使他头昏脑涨,难於禁持了。下意识的,他只知道挺起
他那根铁硬的阴茎,乱动乱顶。

丽珍急道∶“明雄,你究竟要干什麽?”

明雄道∶“我┅┅我要插┅┅”

丽珍道∶“你先下来,我都要被你压死啦!”

明雄道∶“不┅┅我实在等不了┅┅”

丽珍道∶“哎呀┅┅你压死人家了啦┅┅”

明雄道∶“好表姐┅┅求求你,等会我向你陪罪┅┅”

内向不好活动的男人,别看他们平时跟女孩子一样,做起事来斯斯文文,一
点没有大丈夫气派。可是背地里干起事来,却比任何人都狠,使你望尘莫及,难
与比谕。就看现在的明雄,活像一只粗野无知的野兽,一味的凶狠胡为;对丽珍
的哀求根本不予理会。他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情。好像他一松手,身下的这个可
人儿就会立即生了翅膀飞去,永远找不到,亦抓不着。

其实丽珍也不想放弃这个销魂的机会,何况眼下这个英俊的表弟,正是她理
想人儿。苦的是明雄未经此道,不晓得个中妙诀,调情、引诱、挑逗等的种种手
段,他完全不会,是以弄了半天,毫无进展。终是白费气力,徒劳无功。

表姐丽珍呢?因一上来惊吓过度,一时半刻春情欲火未发。而且压住自己的
这人,是平时对她极敬爱尊重的表弟,纵然心里极愿意,她也不敢说。此刻只好
故意装正经,有意不让他轻易得手。

过了一会,明雄头上青筋暴露,全身汗流。丽珍看了心有不忍。暗想∶表弟
是个没进过城、上过街的土包子,看他这个劲儿,如不给他尝到一点甜头,消消
火气,势难善罢。再说自己惊惧已消,身体经过异性的接触磨擦,体内已是春情
动荡,欲火渐升,一股股热辣辣的气流在全身钻动。下体隐秘洞口之内,趐趐痒
痒的,淫水已开始外流,也极需要尝尝这个黑马的滋味。

她故意发狠的咬咬牙,瞪瞪眼,恨声道∶“表弟,没辨法,我答允你!”

说着,她两腿向左右移开来。丰满娇嫩的小穴,立即张了开来。

明雄道∶“谢谢表姐,我会报答你的赐予的。”

丽珍道∶“不用你报答,先听我的话,不要抱我太紧,把手掌按到床上,
把上身支起来。”

明雄道∶“好!”

丽珍又道∶“两腿微分,跪在我两腿间。”

明雄依言做了。

丽珍道∶“先不忙插,摸摸它,看看有水没水┅┅”

明雄的手探到她的阴户上去摸着。

丽珍一阵颤抖,笑道∶“对!就是这样,慢慢用手指往里摸,待会表姐让你
好好插。”

她嘴里在支使明雄,而手却未闲。她三把两把的即将乳罩拿下,丢在一边,
好像似要与明雄比美,看看究竟谁的香艳肉感,美到极点。说真的,这双白嫩丰
润、光亮柔滑的高耸乳峰,的确美妙非凡,红而发光的乳头、洁白细嫩的小腹,
上去真像熟透的仙桃,令人垂涎欲滴。

表姐的乳罩既脱,明雄的双目突亮。

他禁不住轻轻哼了声∶“啊┅┅真美┅┅”

他要不是怕表姐生气,必会伸手揉弄一番,或用嘴轻轻的咬它几口。

丽珍尽量设法安抚明雄,她想把他体内狂热的欲火慢慢安抚下来,使他不致
妄动胡为,然後可不慌不忙的慢慢消魂一番。

可巧的是,她这番心思并没有白费。明雄虽然是欲火中浇,难以自持,但表
姐态度转变,言词语句,每每都是他渴望了解获得的事,听得心内甜甜,受用之
极。他理解今天迟早必能如愿。於是便把心内春情欲火强行压了下来,他完全听
令丽珍的摆布。

丽珍道∶“哦┅┅对┅┅表弟┅┅就是这儿┅┅那个小小圆圆的东西┅┅你
用劲使力不行┅┅要用两个指头轻轻捏┅┅”

明雄照着她的话做,用手指轻轻捏弄着。

丽珍渐渐地浪起来了∶“吁┅┅表弟真乖┅┅我┅┅哎呀┅┅痒啊┅┅”

明雄道∶“呀┅┅表姐┅┅水好多呀!”

丽珍道∶“傻子,水多才好插呀┅┅表弟┅┅哎呀┅┅用力插吧┅┅痒死人
啦┅┅”

明雄道∶“表姐┅┅怎麽弄法嘛?”

丽珍道∶“哎呀┅┅表弟┅┅姐姐让你痛快┅┅嗯┅┅现在你把鸡鸡┅┅慢
慢往穴里插┅┅”

这几句话,明雄如获至宝,於是他急不容缓的一伏身,就猛插。

丽珍叫起来∶“哎呀┅┅歪了┅┅”

明雄赶忙又把阴茎提了起来,在她的阴户上乱顶乱刺的。

丽珍道∶“不是那里┅┅往上┅┅不对┅┅太高了┅┅”明雄再将阴茎抬高
了,比了比姿势。

丽珍道∶“用手扶着它┅┅慢慢插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