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 【荒村中的乱事】

我今年34,没有固定的工作,就在一个月前我非礼了一个10岁的小女孩,由于内心害怕,我乘了三天的火车,然后又倒了一天的汽车,又经过两天的步行,我才到了这个位于大山凹里的小屯子。我刚到这里是被这里的风俗吓了个够戗。见闻一:光着屁股种地。见闻二:用肥皂手淫。见闻三:姑娘四岁就开苞。见闻四:男女共厕、共浴。见闻五:绝对开放的性观念。还有好多,自己望下看吧。我细细的讲给你们听。这是一个热的人透不过气来的中午,我又渴又累的走了半天了,这儿里很偏僻。我因为听了一个哥们儿的话,他说这个地方有个村子,他二姨住这呢。当然他不知道我干吗要到一个小村子里去。但照现在的情况看来我是走错路了。我好不容易爬上了一个山丘,站在高处象下一看,我一阵兴奋,底下有一个小村庄。我飞快的向着哪跑去。我一眼看去,把我吓了一个屁股墩,只见在不太广阔的田地里,三十几个妇女,光着身子,撅着硕大的白屁股在耕地,有年轻的有年纪大的,我当时简直以为是在做梦。大大的白奶子像吊瓜似的随着她们的动作甩来甩去,碰的“啪啪”的响。肥白的大腚随着步子的迈进一开一合,两半圆球之间的肥比也一开一合的。毛少的都看的见红红的大阴道了。男人也光着,鸡巴像驴吊一样的甩。我实在太渴了,于是走进她们。“大叔,请问……”我不敢跟女的说话,可是她们都看见了我,站在那傻傻的冲我笑。一个年纪大的女人冲我走过来,“后生啊,他是个哑巴,看你的样子,你是县城里来的吧?俺早听说要派个老师来,来干个什么工程。”我心里想“这是帮没文化的傻婆娘,我不如说我就是那个老师”要知道什么“希望工程”啊。还轮不到你们这儿呢。工程款都被大头拿家去养小老婆了。于是我决定先试探试探。“你们这个村叫什么名字啊?”那个女人摇着硕大的奶子,两个黑黑的奶头子足有三指长。“哎,我说啊,给人家倒水喝啊。”那些年纪小的,有的害羞都开始穿衣服了。“俺们这儿叫’淫驴屯‘,就三十几户人家,没个识字的先生。早就该来个先生了。”我一听这话就下定了决心,我要骗骗这一帮老土的娘们儿。“我就是那个先生,是县里派我来的。你们屯长呢?”大姑娘小媳妇的都嘻嘻哈哈的簇拥着我,年纪轻的都穿上了衣服,都是些红花褂子,大花裤衩子之类的。年纪大的还都只是穿起了裤衩子,但上衣还是没穿,七八个三四十岁的大老婆,甩着胖胖黄黄的大乳在我身边晃来晃去。这时来了一个年纪约四十八九岁的男人。“你们这些婆娘们干吗啊,守着城里来的老师也不穿上衣服。”原来早有人给村里送信了。我被带到了一个很大的屋子里,里面是一个50多岁的男人。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的还堆在门口看个没完。“欢迎啊,老师,我姓李。贵姓啊。”“您是村长吧,我是县里派来的,这是派令”我把刚刚才写好的一个纸条递给了他。他红着脸说“俺不认字儿,没错的。不用看了。不用看了。喝茶,喝茶。”“谢谢”他拿出了一些自制的烟卷递给我说“抽烟。”“不了,我不会。”“还是人家城里娃啊,不抽这东西。我们给准备的教室好了。过几天就给你盖屋。这几天你先住我家吧。”这时他冲门外的婆娘喊“孩他娘啊,把家里收拾收拾,晚上给老师做顿好的。”“哎!”门外一个四十好几的婆娘应道。“走吧,跟俺到俺家去,大伙让让,老师今天先住俺家,明个再轮别的。”那些婆姨就嘻嘻哈哈的散了。我跟着村长到了家里,房子还够大,挺新的。我进了里屋,只见三个小姑娘光着小肥屁股在屋里玩呢,大的十四小的也就七岁。村长说话了:“莲,喜,兰。过来叫达达!.”“达达!”接着他又回过头来对我说“这是我的三个丫头,还有一个大的在给她妈打下手呢。孩她妈啊,出来见见老师吧。”我向着后院望去。只见一个四十岁左右,个子也就1.68的妇人近来了。黄黄的皮肤,两个大大的奶子垂到了肚脐眼子,奶头子上还挂着白色的乳汁。不时用手抹一下奶头子上的乳汁。肚子高高的鼓起,上面有一道道花纹。肚脐眼子突突着。原来是个怀孕的婆姨,看上去起码有九个月了。阴毛黑浓黑浓的。她边上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穿着红褂子绿裤子。一看就是农村的孩子。长的一般但那双上翘的凤眼,一看就知道是个十足的小浪蹄子。“这是俺婆娘,娘家姓李,这是俺大丫头叫翠花。”我由于那个婆娘光着腚,弄的我很不自然。“老师啊,”李嫂开口了“俺们这成年来不了个外人,到了夏天都热,所以大伙都好光着,你别见怪啊,要是你不习惯我就穿上。”“不、不,我不怪,”我巴不得她光着呢。这时村长说话了:“去做饭吧,给老师把东西拿进去。”我跟村长坐到了炕上,那几个小丫头,也爬了上来,望我的腿上就坐,我吓的没敢动,那个7岁的小丫头把个肥肥的小屁股在我的腿上磨来磨去。小红阴道里流出的骚水还不少。弄的我一腿粘乎乎的。“兰儿啊,你把老师的裤子都弄脏了,老师啊,你不知道,我们这儿上几辈子人口少,老一辈的就形成了现在的习惯,小妮子从小就要开苞,女人要生到50多岁。老师啊,不如你也把裤子脱了吧。”“啊,我啊,我……”“不好意思吧,没事的。刚来都不习惯的。”其实我不是不想脱,可是现在我的鸡巴硬的跟钢筋似的,我怎么好意思脱啊。那几个小丫头都要来脱我的裤子,我又不好意思用手动她们的光身子,所以很快就被脱光了。那个七岁的小丫头兰一把攥住我的阴茎,说:“爹啊,达达都长了啊,”说我就用小嘴含了下去,弄的我查一点尿了。“老师啊,你也挺憋的吧,就让我这几个小丫头给你消消火气吧,来,二丫,给你爹我也坐坐。”李老汉刚说完,那个叫翠莲的十四岁的小姑娘扒开阴道就给她老子坐了进去,一上一下的蹲了起来。我身子下的小女孩,含着我的鸡巴把个小屁股翘到了我的脸前,白白的小屁股两半肥肉圆圆的,小屁眼还是白白的,上面还有黄黄的屎渣子,小比光光的,大阴唇还没分出来。一股微微骚臭的气味冲到了我鼻孔。里面有粘粘的骚水闪闪发光。“老师你怎么不摸啊,”小姑娘嫩嫩的问我。“我摸,我摸。”三丫头喜到厨房去叫她妈了。不一会就见李嫂来了“吆!操上了,俺还以为先吃了饭在干呢,是你个老不死的挑的头吧。”李嫂上了炕,把三丫头一把抱了起来,小妮子的牙咬到了我的鸡巴,我疼的叫了出来,哎呀!“你看你小心点啊,”李老汉说李嫂。李嫂说“没事吧老师,我下次小心。”她把小姑娘抱怀里,分开两条细细的腿,把个小屁股蛋子扒开到最大,那个小小的红比就全突了出来,小阴道都看的清清楚楚的。李嫂把个小阴道对准我的鸡巴,鸡巴由三丫头扶着。李嫂把个小妮子向下一放,我的鸡巴一下子就被兰儿的小比吞了下去,紧,热,的比就是不同。小丫头叫了起来“啊……啊……达达的小鸟戳死我了,妈啊,达达的小鸟好硬啊,妈啊……”李嫂听小丫头叫了起来,自己也骚的不行了,拿起三丫的小脚丫子,就塞进自己的老骚比里去了。三丫腿一蜷一缩的动着,小脚丫子上粘乎乎的一片淫液,白乎乎的,滴滴哒哒的流在了床上。李老汉怀里的二丫头翠莲,小腿子使劲的起落着,红红的小阴道包着她老爹的大黑吊,白色的淫水从紧紧的缝隙里挤出来,都摩擦的成了厚厚的泡沫,二丫翠莲的小奶子还刚刚突起,但两个奶头子却大的很,足有我的大拇指粗。大丫翠花,17,人够骚,奶子跟比都不是太大,可能是有几个妹妹在底下把她给荒废了。但腚眼门子却是可以插三根黄瓜的大眼子。二丫头翠莲14岁。人小,奶子小,但比大。叫床的声音也好听。三丫翠喜,也就是现在李嫂现在拿着她的脚丫子戳比的那个小丫头,11岁。人白,眼大,嘴唇薄,比小,奶子大。我操着的是四丫头翠喜。才7岁但已经有三年半的性交史,小阴道吞的鸡巴也有十几根了。可能是的事,小比总是那么紧。我们几个操了足有半个小时,期间我泄了一次。但是由李嫂的吹功,我又重镇雄风。李嫂把四丫提着两腿倒提起来,说是我是城里的老师,要让精液留住,别浪费了。她找了一个盅子,把口堵住四丫的比口,然后提起四丫把精液倒出来,接了有小半盅子,李嫂把食指伸进四丫的阴道,用力的抠挖,把剩余的精液都抠了出来。李嫂说:“喜啊,你来红了吗?”喜今年11,“娘,俺前两个月来过。”李嫂说:“来,你娘我现在怀着呢,老师的种我成不下了,给你倒进去把。”喜儿自己扒开腿,把个红红的满是淫水的小比挺了出来。李嫂一只手把她的阴唇扒开,一只手端着盅子,只见李嫂把盅子里的精液,一口喝倒了嘴里,又把嘴对准喜儿的比,吐了进去。李嫂还说:“娘的,喜儿你个小比水还挺多的,还咸粑粑的。”喜儿由于阴道李有我的精,自己用手拖着小屁股仰着脸一动不动的。李嫂找了个枕头给她垫腚底下。李嫂干完了这些事,自己又骚了起来。她把四丫一把从我的怀里抱了起来,四丫的阴道离开我的鸡巴时还“叭”的一声响。李骚说:“你个小比也该浪够了吧,让你娘我也尝尝城里的鸟。”四丫,使劲晃着两条胖胖的小腿子喊:“不吗,不吗,我还要,我要跟老师的鸟玩……”李老汉说:“四丫啊,你让你娘尝尝吧,过来,爹的大脚趾给你坐。”说着把那双黑脚丫子竖了起来,四丫把自己的小比分开,就往她老爹的脚趾上坐了下去。我看见那截黑黑的脚趾蠕动着就钻进了四丫的小阴道。李嫂,张开嘴,一口含住我的鸟,使劲的嘬了起来,嘴边的口水汤了我一腿。那个肥大的晃眼的屁股在我脸前晃来晃去,两半厚厚的肉丘中紧紧的夹着一个突突的黑屁眼子。我扒开肉丘,一股臭气钻紧了我的鼻眼。我看见李嫂的突出的黑屁眼子上一些黄黄的屎渣子。我当时突然问了一句:“你们这上了茅房,擦不擦腚啊?”李嫂吐出我的吊,说:“俺们这穷,那还有这些城里人的毛病啊,也有小媳妇擦的,我门这些老婆都不擦。”我突然决的李嫂挺性感的。圆圆的怀孕的肚子,黄白的大肥屁股,黑黑的屁眼。庞大的奶子,还滴着奶水。突然李嫂放了一个屁,她吐出我的鸡巴。红着脸说:“老师你别怪我啊,自从怀了崽子后,屎尿就多了,我先去拉泡屎,再来让你操吧。”说着就下了炕。四丫一看我的鸡吧空了出来,把她爹的脚指头从自己的小比李拔出来就冲我过来了,我一看,不想再操她的比了,我就趁她坐下时,用手拔开她的两半小屁股,露出那个小屁眼,那个龟头一下子就突进了四丫的小直肠里,“哎呀啊,妈啊!……”四丫一叫把我吓了一跳。李老汉说话了:“四丫啊,你叫个啥啊?”“老师的鸟操进人家的屁屁里去了。”李老汉说:“老师啊,你轻点儿,俺这个丫头的后面,还没开几次呢。你凑合着用吧。”“呵呵”我尴尬的笑了一下。我就觉的我的鸡吧被四丫的小屁眼子夹的都快断了。有点疼。我伸手放在四丫的嘴前面说:“吐点唾沫!”四丫听话的崛起小嘴,冲我的手“吐吐”的吐了几口唾沫。我把吐沫沫在自己的还没进倒她屁眼里去的鸡巴上。又抓住小丫头的腰,用力按了下去。我的鸡巴一下子就进到了底。我简直要爽的上天了,我看见小丫头,小脸通红,大眼睛里还有泪水在打转,小嘴唇咬出了牙印。我当时也顾不了许多了,我抓住她的小腰,使劲的上下墩了起来。那叫一个爽啊。我抬头往窗户底下一看,李嫂正蹲在那准备拉屎呢。李嫂可能有点拔干,她先尿了一泡黄尿,把地上冲了一个窝。李嫂都憋红了脸,那个黑黑的屁眼子,张的跟一个茶杯口一样大,我都看见里面的黑黄色的屎头子了,可是就是拉不出来。这时李嫂喊到:“孩子她爹啊,我腚眼疼啊,有拉不出屎来了。”我看见李嫂撅着个大屁股两腿成半蹲姿势,奶子荡啷着,垂下来跟一对大葫芦似的。尿水还从她的肥比里往下滴着。“来了,来了”李老汉应到。说着把二丫头抱起来。鸡巴上滴着白淫液就下炕去帮忙了。我看着李老汉进了厨房,然后手里拿着那种长条样子的肥皂出来了。肥皂才用了不多还是长方形的。李嫂叫的更厉害了:“哎呀,快来啊,鼓死我了,涨的我腚眼门子疼啊,死老头子你还不快点啊,先别净顾着日你的姑娘了,先顾顾你婆娘啊。……哎呀啊,死了,死了。……”李老汉说:“来了、来了别叫了,生崽的时候你也没叫这大动静啊,今天你守着老师你是叫个啥啊?”李嫂说:“就是疼吗,人家叫叫你净毛病。”李老汉走到李嫂的背后说:“来了,把你个臭腚撅起来。”李嫂乖乖的把个屎屁股撅起来,朝着李老汉。我看见李嫂的屁眼都撑的通红了。大大的涨开着,里面还有黑黑的屎头子在涨着。边上的菊花纹都撑平了。薄薄的一层包着黑屎。李老汉抬起手使劲的拍李嫂的右边大屁股蛋子。“啪!”的一声说:“自己把屁股掰开。”李嫂的屁股红了半边。由于屁眼涨的慌,也顾不得疼了。李嫂乖乖的用一只手撑地,一只手后背过来,自己把屁股肉掰开。那个红屁眼子向一边裂开了去。李老汉说:“夯住了。”说着把手里的肥皂向着李嫂的屁眼里捅进去。李嫂啊的一声。因为肥皂太大了。“你个死老鬼啊,不会弄块小点的啊。”里老汉说:“小的管用吗,你个浪屁眼子越来越有韧性了。上次咱家的小叫驴用大驴吊操你屁眼子时你也没这么大声的叫啊?”李嫂说:“你个死鬼,守着老师别提那些龌龊事我在屋里听着,心里一阵激动,没想到我到了这么一个奇怪淫乱的地方。我看见里老汉把整支肥皂在李嫂的直肠里拉进拉出把个直肠都带出一截子。李老汉突然把肥皂往外使劲一抽。我看见肥皂上粘了不少李嫂的黄黑的屎渣滓。”吐、吐、……突突吐……“的一阵大屁。我看见李嫂把个屁股翘的老高,屁眼子跟高射炮似的往外喷着屎渣滓。接着突然停了。一截粗粗的黑屎堵住了李嫂不停放屁喷屎的肛门。李嫂脸都憋红了,使劲往外拉。屎橛子逐渐冒头了,我看有铁锨把子粗。里面还有没消化的食物。屎柱子渐渐的长了,从李嫂的屁眼垂到了地上。李嫂屁眼一夹,屎橛子就断了,接着又是一截。拉了三节硬屎以后。屁眼子开始往外淌黄汤了”仆仆……仆仆。“的冒个不停。稀稀拉拉的汤了一地。李嫂的屎还真不少。李嫂蹲着不停的往前挪着步子。拉了足有两米的距离。最后李嫂有尿了一泡尿。使劲挤了挤屁眼。然后拣起了一张叶子,草草的擦了擦。黄昏了。李嫂端上了热气滕滕的饭菜。我美美的饱餐了一顿。刚过了饭食,邻居就开始三三两两的开始出来乘凉了。在村子的中间有一棵树冠大大的银杏树。离树不远还有一条小河穿村而过。今天由于我的到来,大家都聚到了这儿。全村也就是百十号人。年纪老的都是老头,妇女最大的五十多岁最小的刚满月。男的也就是30几个还有好几个小牙子。”老师讲几聚吧,给大伙说说吧。“”就是啊,老师说几句吧。“大家都催我。李老汉也就是村长说话了:”大伙不要吵了,围个圈,老师来说两句。“我看见那些光着屁股的大姑娘小媳妇我就紧张。有几个害羞的姑娘还是穿着汗衫子。我站到了中间胡乱说了两句。就草草的收兵了。大伙开始缠着我问东问西的。我在这个晚上对这个村子也有里一些了解。晚上也就是八九点锺的时候大家就都散了。我跟着村长又回到了家里,就见李嫂早回来了。把屋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我看见没给我收拾屋子,忍不住问到:”李村长啊,我今晚睡哪儿啊?“李村长笑着说:”就这儿啊,我们家炕大,大家都睡一块儿都容下了。“由于我早就领教了这个村子的风俗所以我也就没疑义了。李嫂给几个闺女洗干净,自己又把个大屁股蹲在脸盆里,洗呀洗的,由于天热她们几个女的都光着身子用毛巾擦了凉快。李嫂把几个闺女撵回自己屋里,然后脱的光光的爬到床上来挨着我躺下了李老汉这是早就胡噜朝天了。农村人睡觉都是光着的。李老汉的那东西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挂在腿档里。李嫂侧着身子冲着我,一把攥住我的东西说:”睡吧,俺给你捂着别叫蚊子咬了。“另一只手攥住李老汉的。我那东西硬的跟床腿似的,李嫂说:”咋了,老师怎么又硬了啊。又想操比了啊?“我不好意思的说:”你拿着我的东西,我自然就硬了啊。“李嫂笑笑说:”那好办。“说着爬到我腿档里,一口含住我的老二开始嘬起来。李嫂的嘴里热烘烘的,舌头又大,不停舔我的龟头,弄的我好不舒服,我伸出手来抓住她的两个白胖的奶子,使劲搓那两个长长的黑红的奶头子,李嫂的奶头子长长的硬的跟我的大拇指一样,我逐渐的感觉到奶头子湿漉漉的,我又使劲的挤李嫂的大奶子,奶眼上开始滴滴哒哒的滴奶水了。淌了我一腿,我赶紧坐起来,用嘴接住,腥腥咸咸的,我刚好口渴了,于是我抓住那李嫂的大奶子用嘴堵在奶头子上,奶水充足的很,呛的我都换不过气来了。我喝饱了后,奇怪的问李嫂:”你还没生孩子呢,怎么会有怎么多奶水啊?“李嫂吐出我的肉棒说:”俺自从生了第一个孩子后,奶水就没断过,俺老汉跟邻居的那个傻小子老是嘬不停,俺的奶子都坠到肚脐眼子了。“我说:”我喜欢,你的奶子又白又大,软乎乎的,比我媳妇的好。“李嫂天真的很听了这话很高兴,又使劲的嘬起了我的肉棒。李嫂吸了一会儿,然后在我身边侧着躺下,吧个屁股撅给我说:”插近来吧。“我挺着肉棒向李嫂的比里插过去,可是李嫂的比生的靠前,我插的姿势很不对劲,我正在努力。李嫂回过头来说;”老师啊,俺的比生的靠前,从后边插不好插,你怎么不操俺的屁眼啊,俺洗了不脏。“我一听这话,赶紧把几吧朝李嫂的屁股眼子捅了过去,李嫂自己用手拌开自己的屁股蛋子,把个屁眼子露出来,然后好象拉屎一样使劲把个屁眼突的跟个核桃似的,我看见了嫩嫩的直肠内壁,我把个龟头顶在了李嫂的直肠上,李嫂的直肠好象会收缩一样,犹如一个软体动物一样含住我的龟头。李嫂觉出我的龟头接触在了她的屁眼上了,李嫂又使劲往里咂自己的屁眼子,我的老二顺着李嫂的直肠刷的就进到了李嫂的肛门内。李嫂说:”你不用动,俺的屁眼子会吸。“我听话的不动,李嫂的屁眼里面好象有一块大便在里外的动着不停的顶我的龟头。我的吊舒服极了。不一会我就射了,李嫂说:”睡吧,明早还要干活呢。“我搂着李嫂胖胖的腰,老二插在李嫂的屁眼里大腿贴大腿,的睡了。第二天我突然觉的自己的老二疼,我睁开眼,天还没亮,我低头看见自己的吊已经从李嫂的屁眼子里掉了出来,可是我的包皮却被李嫂的屎粘在了李嫂的屁股帮子上,黄黄的屎粘的我的包皮疼。李嫂醒了,一动屁股,把我的包皮扯的长长的,啪的弹了回来,我的吊缩的跟颗花生米似的。李嫂回过头来红着脸说:”吆,老师醒了,看我的屎把你的命根子弄脏了。“说着就底下头来一口含住我的老二咂了个干净。李嫂给我咂干净了后,自己就下床去作饭了。我看了看我的手表才5点多。李老汉还在睡。我穿好衣服下了床。走到了院子里。我看见李嫂光着身子在厨房里忙着。农村的空气到底是清新啊,凉丝丝的。我贪婪的呼吸着。想着以后改怎么办。总之随遇而安吧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从李老汉家的矮墙向隔壁家看去。之见一个白胖风骚的女人光着下半身正在作饭。她白白的大屁股冲着我,两半腚梆子裂的很开,屁眼子红红的大大的。阴户黑黑的张的大大的,可能被日多了。我看的简直眼都直了。那个女人是个短发。窄窄的肩膀细细的腰身,宽大的臀部。匀称的脚踝。这时李老汉起来上茅房看见了我说:”看啥呢?“我回过神儿来笑了笑对李老汉说:”没什么,你们这么早就起来了。“李老汉边撒尿边说:”赶上农时了,要是冬天,大家都睡到中午呢?“我笑着说:”是吗?“我们闲聊了一会儿。李老汉说:”走,跟我去洗脸去。“我们来到了门口的河边,我看见有几个姑娘在洗着身子。农村的河水真清啊,不象我居住的那个城市的河一样,都成臭水沟了。我用凉凉的河水洗了个痛快。这时李嫂在屋里喊我们吃饭了。现在也就是早上六点多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