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 【天山圣母】

天山圣母扳起了脸,道:你以为娘不知道,你昨夜把那少年引到你的迷情园中。牡丹仙子绕到母亲身后,推了推她的双肩,笑道:哟,娘,你是不是吃女儿的醋了!天山圣母恼道:好个不正经的丫头,拿娘来开玩笑了,看我不罚你。牡丹仙子咯咯笑着,又转回到母亲身前,道:好了,娘,女儿下次再也不敢了,我看呀,您八成也是看中这少年了。天山圣母啐了她一口,道:贫嘴的丫头,只道人人你,见一个爱一个的。牡丹仙子道:我的娘,这采阳补阴之道还是你教我的呢,要不然,我们如何保得住这青春年华,你瞧前日里那个少年,进得百花大殿时,那眼都直了,尤其是看到娘您的风采,骨头都酥了。哈哈哈。天山圣母笑道:少拍我的马屁了,只怕是你看着他心酥了吧?

牡丹仙子收了笑,说道:哟,娘,你不也心动了吗。不然,你早就让他离开百花谷了。天山圣母道:我只是想让他养好伤,没想到你倒好,竟对他下了那药。牡丹仙子道:好了,好了,娘,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您也知道,那童男之身的头七次射精均是童子精,所以这童子精分为七道,第一道虽是纯阳,但却不成熟,这第三道和第四道是最熟的了,略带阴气,阴阳比例最好,最适合您了。

那最后的两道阴气已经渐盛,最好是给您那几个干孙女她们,她们正当妙龄,是再好不过的了。天山圣母在女儿身上拍了一下,笑骂道:说得比唱的好,好象你还是为了娘去牺牲一般。牡丹仙子撒娇道:我不为了娘,还能为了谁,没想到娘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哓!天山圣母见女儿这么一说,知道那云越的纯阳之气未过,心下暗喜,于是道:得了,娘就暂且饶了你这一回。

牡丹仙子笑道:娘不但要饶我,还要奖我才对。天山圣母奇道:凭什么还得奖你?牡丹仙子道:娘不奖我,那算了,这第三第四道,我只好自己吃了。

说着便要假意离开,天山圣母心中一动,骂道:鬼丫头,又在卖弄什么玄虚,还不快老实招,看待会娘怎么罚你。牡丹仙子笑道:好了,娘已是春心大动了,我说我说。惹得天山圣母在她身上拧了一下。

牡丹仙子附到母亲耳边,低声如此这般地说了几句,直说得天山圣母耳红心跳,牡丹仙子说完了,又道:娘,你看女儿为你想得多周到。天山圣母心下大喜,却不敢表现出来,只道:好是好,却不知是否管用?牡丹仙子道:行的,娘您放心好了,还有那百年好合,他一定会肯的。天山圣母脸上一红,骂道:你才百年好合呢。

云越自得与牡丹仙子交合之后,便不舍得离开那百花谷,当夜,想起她种种动人之处,不由得又信步来到那迷情园中,推开香榭小阁,转到里间,那屋里的烛光暗了许多,昨日少说也有五六支大烛,今日却只有一支小红烛,而且还离床远远的放着,只能依稀看到那牙床之上依旧是美人在卧,云越心下一荡,古人云:暗室可欺。这莹火般的烛光更容易让人浮想连翩,情生意动。于是摸到床边,但见仙子姐姐仍象昨夜那般背向里卧着,不由得怦然心动,轻叫了声:牡丹姐姐!床上的人儿嗯地应了一声,并不回头,云越心想她一定还有些害羞,于是坐在床边,将她身上的轻纱掀了,双手温柔地轻抚着她香肩藕臂。手触之处,只觉得如同凝脂一般,又细又滑,左手顺着她的玉背向下滑去,抚到了她的双臀之上,那圆臀丰满圆润,如同两个大大的面团儿,云越心道牡丹姐姐身材婀娜,没想到这臀儿竟是这么丰盈。不由得在上面轻捏了几下,床上的牡丹姐姐身子轻颤了几下,似乎对这样的爱抚很是受用,云越低头附到仙子姐姐耳边,道:

好姐姐,这样好吗?牡丹仙子轻轻地点了点头,云越得到了鼓励,很是高兴,手儿更不老实了,他挨近了牡丹仙子,将手从她的身后探入了她的双腿之间!

牡丹仙子嗯了一声,想是很爽的样子,压在上面的右腿不由得抬高了些许,让云越的手可以更深入一些,云越手触之处,但觉仙子姐姐双股之间炽热异常,手指摸到了她的菊门,只道是牡丹仙子的玉洞,便轻抚起来,其实菊门对于女人而言,比那玉洞还要敏感,尤其象牡丹仙子这样的妇人,床上的人儿登时身体无法再平静了,忍不住轻轻地扭了起来。云越虽是经验尚浅,但见她这般扭动,也知道这是她的敏感之处,于是指尖便在那菊门上不停地抚弄着。那人扭得更厉害了。

其实那床上的人儿不是牡丹仙子,而是百花谷谷主天山圣母!

云越只抚了一会,床上的人儿不同别人,那下面已是淫水连连了,况且她那淫水之中居然还有一种莫名的幽香。云越嗅到来自天山圣母身上的一缕诱人的体香,只觉得那玉体生温,别有一种诱人的滋味,从后面抱过去,仿佛又比前两晚的身体要丰盈一些,身上的粉肉儿也要软和些,虽然弹性少了些,但拥在怀中,却另有说不出的撩人。云越哪里还按捺得住,双手使劲就要把那人儿的身子扳过来,但那人儿双肩微动,却似不太愿意转过来面对云越,云越扳了几下,那人儿总是不动。云越心道:仙子姐姐怎么这般害羞起来?于是也不及细想,只好侧躺着,将自已的裤子褪了下来,下身贴到了天山圣母的臀上,一用力,那根阳物便从圣母的双腿间戮了进去。

天山圣母全身一颤,只觉得浑身都酥掉了,心中暗暗叫好,这童男历经了两夜的洗礼,这时候的阳物最是坚硬,直抵得圣母的嫩肉都快麻掉了,圣母轻轻地收拢了双腿,将云越的活儿夹得更紧,云越右手撑在床上,左手环到天山圣母的胸前,抓住她的一只酥乳,下身一前一后地动了起来。

天山圣母玉体轻扭,双享受着年轻的冲击,她修行多年,那穴儿自是与众不同,虽然已不似当年少女般紧密,较之女儿牡丹仙子略有些松,但那花道内的嫩肉却能随着阳物的抽动一吸一吸的,云越只弄了一会,便已有了想狂射一把的冲动,好在他精力甚旺,又经过两夜的鏊战,总是有了些经验,当下咬紧了牙,不让精气泄出。

天山圣母也担心他泄身太快,所以只是转扭几下,不敢大动,两个人儿在床上你来我往,不多时便又缠绵了好几十下。云越慢慢地弄得兴起,整个身子都贴到了天山圣母光滑的背上,嘴儿也吻到了她的香肩,动情地轻咬着她的粉颈,少年的气息不停地呼到她的耳垂,天山圣母被搂得火起,只撩得她全身都酥掉了,不由得忘情地扭过头来,反手将云越的头搂住了。两人双唇甫一接触,便紧紧地吻在了一起,丁香暗渡,贪婪地吮吸着对方。云越依稀觉得这人不是牡丹姐姐,但热情之下,也顾不上这么多,只一味地吻着她的香唇,下面还在带劲地插着。

良久,两个人的嘴儿才慢地分开,云越趁势将天山圣母的玉体翻了过来,自己也翻身压了上去。便在此时,两个双脸一对,云越才发现,那身下的人儿不是牡丹姐姐,而是让他又敬又畏的天山圣母!当下不由得呆住了。

天山圣母忘情之际,身体不由自主地让他扳了过来,这下看到云越呆在那里,饶是她阅人无数,也不由得娇羞满面。云越惶道:圣母,我我半天竟说不出一个字来。天山圣母定了定神,嗔道:好孩子,别傻了,你误闯我的寝宫,我不怪你,只要你不将今晚的事儿传扬出来,保住老身的清白,就行了。

云越原本就正在高潮处,此时最想要的就是女人的胴体,那人伦道德早就抛开了,更何况这天山圣母仍如三十来岁妇人一般,天香国色,云越早先对她是又敬又怕,如今竟能将这位绝代风华的百花谷主压在自己的身下,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会有莫大的征服欲,满足感。云越低头看了一眼身下的天山圣母,但见她乳房略有下垂,但依旧丰满,和暗红的乳头相配合,混合着母性的光辉和少妇的性感,小腹略微有些隆起,但肌肤雪白,体香四溢。臀部肥硕丰盈,更有说不出的诱人。

浑身上下充满了妇人特有的韵味!好奇、禁忌、征服再夹杂着无比情欲,云越只觉得浑身激动得发抖!他再也忍不住了,翻身压到了天山圣母的身上,用力地抽动起来。

天山圣母没想到这年轻人居然能在一瞬间能爆发出这么大的情欲,心下暗喜,刚才细火慢熬,她早就忍不住了,这下云越发起狂来,才是她想要的,当下搂紧了身上的少年,尽量地迎合着他的冲击。登时,那牙床软榻之上,与先前相比又是另一番景象,两个人儿抵死相缠。一个气喘如牛,一个娇呼连连;一个青筋直暴,一个媚眼如丝。一个坚硬如铁,一柔若无物;一个直进直出,一个曲意迎逢。

暗室生春,颠鸾倒凤,让人血脉贲张!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