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 【对岳母的报复】

我焦急地驱车赶往我的岳母家,嘴里不停咒骂着,上辈子不知道欠了她什么,
她要这么对待我。也许大家不知道我和岳母究竟有什么瓜葛,让我这样愤恨,下
面我就简单的把我和事情的经过介绍给大家。我叫程万成,32岁,经营着一家中
等规模的进出口公司,也算个小小的成功人士吧。我的岳母是一个海关的副关长,
她把我公司的一批重要的进口货物巧里理由扣下了,这批货物不能按时送达买家,
我的公司就要支付庞大的违约金,就等着关门大吉了。
我和岳母早就是认识的,我做进出口生意必不可少的要和海关的领导打交道,
我的妻子小寒就是在一次宴会中由她的妈妈,我的岳母带来的,第一次看见小寒
我就为她的美丽所倾倒,我不是没见过美女,可是小寒这样美丽又有气质,清纯
而不失性感的尤物却第一次看见,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宴会之后我要
了小寒的电话,之后又和她频频约会。这时候我知道了小寒的妈妈是要把小寒暗
许给她的上司——海关关长的儿子,所以我们的感情一直受到各方面的压力。我
的岳母甚至以断绝母女关系来威胁小寒,可是我和小寒是真心相爱的,最后还是
结了婚。
从此以后我的生意就没顺利过,我等于一下得罪了海关的关长和副关长,我
也知道自己以后想继续进出口生意没有他们的支持成人是不可能的,所以想转到其他
行业去。可是以前签下的生意还要完成,我前面所说被扣的货物就是我以前签下
的最后也是最大的一单生意。可是却被扣留了,我无计可施只好去求我的岳母放
过我这次,以后我会远离她的势力范围。
我心里不停的想着如何说服岳母,车子已经到了她家门口,我却没想出什么
办法来,只好硬着头皮进去再说了。我按了门铃岳母通过在门上的视频头看见是
我。高傲鄙夷的说: 你来做什么?回去吧。 我抑制住心中强烈的不满陪着笑
脸说: 妈,我有事求你商量你先进来吧,我也有事和你说 说着岳母打开了
电动门。我疾步走进厅堂,看见岳母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手里擎着
一杯红酒,眼睛看着杯子里的红酒,根本没有说话的意思,我很尴尬,只好开门
见山了: 妈,今天我来是想求你放了我那批货,那批货不准时发到买家手里我
就…… 岳母打断我的话: 我就是想玩死你。 说着她大笑起来。我多少天的
怒火一下窜了上来真想狠狠地扇她几个耳光,还没等我的动作出来,又听到岳母
说: 不过想我放了你也容易。
我听了这句话心中乐开了花,心想岳母真是良心发现了,她放了我这次,以
后我再也不用看她脸色了,再不做这倒霉的进出口生意了。耳边传来岳母的声音
: 放了你也容易,不过有个条件,你答应我这个条件不光这批货我们放行,以
后你的货都畅通无阻。 我兴奋的说: 妈,到底还是妈好啊,不管什么条件我
都答应,哪怕拿出我所有的积蓄疏通关节,我也愿意! 岳母说: 其实很简单,
你和小寒离婚,我们家不要你任何财产,而且你以后的生意我和关长也会照顾,
怎么?很合算吧,你没损失什么,却得到这么多。 说完岳母玩味地看着我。我
万没想到岳母竟拿她的女儿做交易,心中积累下来的愤怒一下喷发出来,大喊:
你怎么能这样?小寒是你的亲女儿,你怎么能用她来当交易的砝码?我和小寒
是真心相爱的。我宁愿破产也不会拿她来换那些该死的货物! 岳母哈哈大笑起
来: 你破产的话就是个十足穷光蛋,你以为小寒会和一个只会说爱她的穷光蛋
过一辈子吗?到时候她一样会和你离婚,那时候你却一无所有了,不如现在就离
婚,得到我们的支持成人,你的事业会做的更大,有事业有钱还找不到好女人吗?
我笑了起来,是可怜我这个权倾一方的岳母, 妈,你活了50年,有了普通女人
的身份地位,却不知道什么叫真爱。她的婚姻也是个权力交换的产物,一辈子没
真爱过,以为爱情是可以用物质交换的,真的让人可怜! 岳母听了我的话,呆
了一呆,随即发疯的吼: 谁要你这满身铜臭的商人可怜?你这个以爱情欺骗女
人的混蛋!
岳母真的受刺激了,她说着就向我扑来,上来抓打我。我满身满心的怒火瞬
间被点燃了。顺手抓住她的手,转身一推,把她推倒在我刚才坐着的沙发上,岳
母此时不象那个有身份的女人,更象一个市井的泼妇,仍然对我手脚并用的攻击,
我擒住她的双手向沙发背面压倒,腿压着她不断乱踢的双腿,瞪着这个破坏我婚
姻和事业的女人,岳母在我这样冷冷的目光注视下,安静了下来,我从来没这样
近距离的观察过岳母,这时我发现这个50岁的女人还算标致,大大的眼睛,小小
的樱嘴,薄薄的两片,我想小寒的美丽是来自她的妈妈,岳母在年轻时一定也是
个美人坯子,不然也不会有权力交换的婚姻了。试想谁会拿权力交换个丑女人呢?
由于刚才的撕扯,岳母衣服上的几颗扣子都打开了,白白的乳房有一半在我视野
之下,随着呼吸起伏着,着实别有一番风韵,看着这个可怜又给我生活带来无数
困扰的女人,一种报复的心理油然而起,冲动战胜了理智,腾出一只手把她半敞
着的衣服用力一拉,剩下的几个扣子全都被撕扯开了,岳母明白了我的意图,又
拼命挣扎,嘴里叫着: 你这个混蛋,我是你岳母,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我哈哈大笑: 你该知道我要干什么吧?如果不知道,马上就会知道了! 说
着我一把拽下她白色的乳罩,两个乳房刷的跳了出来,乳头很小,乳晕却很大,
乳房很大,有些垂了,但绝不影响美观,我在心里赞叹着,尤物到老的时候还是
尤物,我一只手压着她的手,不理会她的挣扎和叫骂,另一只手不客气的握住岳
母一个乳房,尽情的揉捏着,我的嘴也没闲着,去吸吮另一侧的乳房,轻轻咬住
小小的乳头,慢慢的吸吮。岳母的挣扎更强烈了,屁股和大腿用力的扭动,差点
从我的身体重压下逃脱。我的手在她乳房上摸了几分钟就不满足了。伸进岳母的
西装裙里,摸到她的内裤,感觉是那种棉质的内裤,我隔着它在岳母的下身细细
探索,知道岳母的阴唇比较大,内裤把两片阴唇分开成一道小沟,我的手指就在
岳母的小沟边缘上下轻轻的滑动,慢慢的我感觉手指湿润了,岳母也由大声的叫
骂变成呜呜的呻吟声。我偷眼望向岳母,她闭着眼睛,嘴唇大张着喘息,似乎在
享受。我却逐渐的清醒,刚才是由于这两年长期受岳母的冷遇和打击产生的报复
心理使我侵犯她,可是她毕竟是小寒的母亲。我不能这样,我如果强奸了她将如
何面对我的小寒呢?想到这里,我不知如何收场。只好松开了岳母,站了起来说
: 今天的事实在不是我所想的,你可以继续打击我的生意,直到我成为个穷光
蛋,我为今天的事道歉。 说完我转身向外走去。
当我拉开大门时,听到岳母喊我: 万成,等等 我转身向她望去,只见她
红着脸,被我扯开的乳罩挂在她的腰上,身体好象轻轻的发抖,我问: 妈,还
有什么事吗? 岳母说: 万成,我就打电话让他们放了你那批货,现在我理解
你和小寒了,以后再不会破坏你们。 我不知道怎么才好,呆站在那里,脑袋一
片浑浊,不知道何以岳母转变这么大。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挑好听的说
: 妈,谢谢你,我一定好好对小寒的,你放心吧,你是最好的妈妈,是世界上
最通情达理的妈妈…… 我正在恭维着,岳母走到我面前问我: 你说我是世界
上最好的妈妈,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在你心里,我是不是有魅力的女人呢?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只好继续恭维她: 妈,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子,只有你
这样美的女子才能有小寒这样出色的女儿。
岳母笑了,这时的笑不是以往那种张狂的笑,而是一个漂亮又有气质女人会
心的笑。她说: 刚才你说要谢我,我不要别的,只要一样,不知道你能不能给
我? 说着脸红了,随即垂下了脸,她这样的反应,我当然知道她要我用什么谢
她,我一把楼过她,手按住她的屁股用力的捏着。岳母打了我的手,说: 看你
那猴急样,我们到房间去。 说着就拉着我的手到了她和岳父的卧室,一进门她
就倒在床上,我则立时趴在她的身上,我们的体重造成水床的起伏,岳母的大乳
房也随着晃荡着。我笑着说: 真的有其母必有其女啊,小寒的乳房和妈的一样
美。 岳母听到我这么夸她,一定很开心,自己用手抚摩着一个乳房,却表示谦
虚的说: 美什么美啊,都50岁的人了,我女儿的倒是真美,不过我有些地方,
可能是小寒比不上的。 我笑着说: 那让我找找究竟哪里是我的爱妻比不上的
地方。 说着就要把岳母的西装裙掀起来,可是岳母的屁股相当丰满,把西装裙
撑的满满的,想掀却掀不起来,我只好又从腰带那里下手把裙子往下脱,岳母配
合着翘起屁股,把裙子脱下来就看见岳母白色的棉质的白色内裤,把岳母的屁股
和两扇阴唇紧紧的包裹着,我仔细的看着刚才我摸到的内裤把阴唇包裹所隆起的
那道小沟,真的很惹人喜欢,隔着内裤去舔岳母的阴部,岳母弓起身体,叫道:
小祖宗,那里不是亲的,上面这嘴巴才是亲的地方。 我说: 妈,这你就不
懂了,这叫口交,别有一番情趣的。 岳母娇羞的说: 那里有什么好看好亲的,
那里就是汽车的小仓库啊。 我哈哈大笑,岳母不愧是身居要职的文雅女性,把
男人阴茎比作汽车,女人阴道比作车库,所以有心逗逗岳母: 什么汽车的小仓
库啊,明明就是大鸟的巢嘛,应该叫雀巢。 这下把岳母逗乐了,说: 这下好,
还弄出一个咖啡品牌,可不能叫别人知道,他们知道了还不告我侵权啊? 我说
: 妈,你这可比咖啡好多了,又能吃,又能降落飞机,一物多用啊! 岳母羞
的满脸通红,娇嗔道: 你就是油嘴滑舌,要不怎么把我女儿拐去了,她都不认
我这个妈了。
说话间我把岳母的内裤脱了下来,发现岳母阴毛不多,稀稀落落的几根长在
阴唇和屁眼旁边,阴唇很大,是我喜欢的那种馒头型,居然还是粉红色的,以前
看A 片时总看见外国女人阴唇是嫩嫩粉红色,以为人家就是那样的人种呢,今天
看来不是,岳母阴唇的颜色真的很美,我家小寒的都只是紫红色的,我想岳母说
的小寒比不上她的,就是这里吧。 妈,你的这里好美啊,肥肥的两片象小馒头
似的,颜色也好看,真想整个给吃了。 我边说边舔着可爱的馒头。岳母的话夹
杂在断续的呻吟声里: 小寒她爸也说我那里好看,年轻时也总盯着看,可是他
却没吃过,今天叫你小子给尝鲜了。爸真不懂欣赏啊,岳母你这里真是人间极
品,太美了,你说我尝鲜,我不这样妈能舒服吗? 我沿着岳母的屁眼和阴唇那
道缝隙上下舔吸,岳母说: 这个感觉真不赖,还是你们年轻人会玩啊,你爸十
多年前就不行了,我在官场打滚,也没心思想这些,刚才你把我的女性需要勾引
出来了。 说完岳母害羞的把脸捂了起来。我看着岳母的样子完全没有以往的可
恶,觉得更加可爱,我把身体换了个方向,下身对着岳母的脸,说: 妈,你看
你的小馒头我吃着呢,我的飞机还苦着呢。 岳母把捂在脸上的手拿了下来,有
点颤抖的伸进我的裤裆里,内裤里的阴茎早已怒涨了,一被岳母小手牵到外面来
立刻翘的老高,差点打到岳母的鼻子,岳母笑着说: 这家伙太精神了,看见我
就立正了。 我赶紧问岳母: 你看它这么乖,你该怎么奖励它呢? 岳母说:
我一会叫它进我的洞里游玩去,我这个洞可不是一般人能进的,她可是市厅级
领导专用洞哦。 我忍不住笑了: 可是岳父这个市厅级领导有十多年不光临此
洞了哦!
岳母脸更红了: 恩,那以后就给女婿专用吧,可不能冷落了我女儿啊。
还是自己的妈想着女儿,这时还没忘记女儿,我回答: 哪能呢,现在哪个男人
没有几个女人啊,你女婿我原来就爱你女儿,只有她一个,现在有了你,两个女
人我都保满意,哈哈。 岳母说: 你能这样当然好了,你说我们这样怎么面对
小寒呢,是秘密的,还是告诉小寒呢? 我说: 车到山前必有路,以后看机会
试试小寒什么想法吧。 岳母说: 不去想了,想也白想,先快活了这次再说吧,
我都十多年没尝到肉味了,你这次可要叫我吃饱啊! 望着岳母含情脉脉的眼神,
我精神大起: 喳,小的一定和老佛爷大战三百回合。 说着把怒涨的阴茎插进
岳母春水泛滥的桃源洞中。岳母啊一声,显然十多年没有男人,忽然探入她的隐
秘处有些不适应,我也不去管她,抽插着,阴茎进出带出一股一股的淫水,
岳母迎着胯配合着,嘴里发出啊啊的叫声,插了有几百下,岳母忽然抱紧我,洞
里骤然一缩一缩的,涌出大量的水来,然后她虚脱般的瘫倒在床上。我知道岳母
高潮了,吻着她的脸,手爱抚着她的屁股,过了几分钟岳母才喘着气说: 太好
了,太好了,十多年没这样的感觉了,以后别指望我放过你,你就等着接招吧。
我笑着说: 承蒙老佛爷喜爱,小的受宠若惊,小的现在鸡鸡还为您候着呢
岳母爱怜的抚摩着我还硬着的阴茎说: 这鸡吧真可爱,爱死我了,操的我的逼
眼麻酥酥的。 听的我楞了一下,没想到从岳母这样有文化有地位的女人嘴里也
冒出这样的粗话来。岳母看见我发愣,解释说: 男女之事图的就是痛快舒服,
做爱时说几句粗话有情趣嘛,你那岳父年轻时每到做爱时都一声不吭,一点情趣
也没有。 我哈哈笑道: 妈,我懂,我和小寒操逼的时候也这样说,我们平时
都是文明人,操逼是私人的事,可是按自己的喜好来,原来妈和小寒一样,别看
小寒平时文静,操逼时什么话都说。 岳母说: 你不介意就好,以后我们操逼
时你不要那么文明,什么话刺激说什么,妈听。 我立时说道: 老骚逼,知道
了,你这骚逼就喜欢大鸡吧操,这些年没鸡吧操很难过吧,所以才把心思放在官
场上。 岳母呵呵地说: 也许真有这样的因素,女人的逼没个好鸡吧操真不是
完整的女人,现在好了,有你了,妈什么也不缺了,是个完整的女人了,以前为
难你和小寒,也许也有这个原因,那时心理有点不正常了。

岳母说着好象体力恢复了,不停的爱抚我刚才没射的阴茎,刚才已经半软下
来了,经过岳母的爱抚,又挺了起来,岳母看着她,背对着我蹲了起来,她扶着
发硬的阴茎,屁股一沉,把我的阴茎吞了进去,然后上下的套坐起来,我欣赏着
岳母丰满白嫩的大屁股上下律动着,真是一种享受,我坐了起来,抱住了岳母,
双手握住她浑圆的乳房说: 妈,你的奶子手感可真好,骚逼也够味,不松不紧
的,夹的刚刚好,幸亏今天有了这事,不然你不被操,真是男人的损失了。 岳
母正在兴奋,说话也很不续: 啊……好女婿,你是妈的好情人,妈太喜欢你了,
更喜欢你的大鸡吧,操的妈魂都丢了,妈虽然喜欢鸡吧,可不是什么鸡吧都能操
妈的骚逼的,以前有不少领导都对我有意思,可是妈不喜欢他们,就忍着,任凭
着骚逼有多痒,你岳父又不行,知道妈有多苦了吗?
我听着岳母的话,觉得岳母真的很可敬,以岳母的身份和长相要找男人太容
易了,我就知道我有个商场上的朋友在我还没和小寒结婚前就说想上现在的岳母。
我爱怜的抱着岳母说: 妈,你放心,以后我就是你的情人,你的骚逼什么时候
想挨操了就找我,一定让你满意,补偿你这么多年的损失。 岳母叹了口气:
儿啊,妈虽然喜欢你操,可是你毕竟是我女儿的,可别因为我,你们再有分歧。
我也在想,这件事该怎么办,应不应该叫小寒知道呢,小寒会不会原谅我呢?
管他呢,今天先把岳母哄高兴再说,我挺着鸡吧等着岳母丰满的屁股一下下的沉
下,手指捏着她的阴蒂,另一只手按摩着她的屁眼,我知道小寒对这样的招数最
喜欢了,我想岳母也会喜欢,果然立刻传来岳母的叫声: 啊。啊。啊。好女婿,
好情人,大鸡吧情人,你好会玩啊,这一辈子就今天最快活了,妈又要高潮了,
大鸡吧也射,也射吧,射到妈骚逼里来,骚逼好久没有感觉到精液烫烫的感觉了。
说话间岳母抓着我腿的手在我腿上掐了起来,我一惊,感觉鸡吧被夹的忽然紧了
起来,再也忍不住,把精液射了出来,同时感觉岳母的逼一下渗了一些水出来。
我搂着岳母一起倒在床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