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 【骗奸妈妈】

妈妈是传统的农村妇女﹐书读的不多﹐生活也极为单纯﹐虽然爸爸搞个
体户赚了不少钱﹐家也搬到了城里﹐但妈妈仍保有农村妇女纯朴善良的
本质。由于自己书读得不多﹐因此她特别注重我的教育﹐无论我要参加
什幺补习﹐她总是二话不说﹐当场就缴费注册。爸爸这两年钱赚多了﹐
难免在外头拈花惹草﹐妈妈虽有耳闻﹐但也睁只眼闭只眼的不闻不问﹐
在她的观念里﹐男人只要能照顾家就行了﹐其它的事情随便一点﹐那也
无伤大雅。 妈妈虽然已经40岁了,但因年轻时在农村经常劳动﹐因此
身材仍然维持得不错。她不可避免有了中年发福的迹象﹐但这却使得她
原本瘦高的身材﹐显得丰腴圆润﹐看起来反而格外性感。妈妈身高有
175公分﹐体重约有68公斤左右﹐由于人高马大﹐因此她有着38
C.28.38的傲人三围。妈妈很自然的成为我性幻想的对象﹐我时常一
边想象她的裸体,一边躲在厕所手淫。 我从小就经常偷看妈妈洗澡,
但那时没什幺邪念﹐只是单纯的好奇罢了。国小6年级的某一天﹐我突
然在偷窥妈妈洗澡的过程中﹐产生了属于男性的亢奋勃起﹐自从那次后
﹐我开始对妈妈的身体﹐有了不道德的淫秽幻想。到了中学三年级﹐我
发育得差不多了,阴茎有15公分长、6公分粗﹐并且学会了手淫。那
时我再偷看妈妈洗澡,就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我会在脑海中具体勾勒
和妈妈性交的画面﹐并且以之作为手淫的素材。 暑假我就要考大学了
﹐由于压力大﹐因此我更需要额外的发泄﹐以抒发过剩的精力。我除了
如常的偷看妈妈洗澡、打手枪外,甚至还趁妈妈睡觉时,偷偷触摸她的
身体。这天妈妈午睡﹐我又故计重施﹐偷着抚摸她浑圆多肉的臀部与大
腿。我越摸越冲动﹐忍不住就想试着脱掉她的内裤﹐偷袭她的下阴﹐谁
知妈妈竟然一个翻身惊醒了。她圆睁双眼怒视着我﹐接着就是一阵痛骂
﹐骂着骂着她竟痛哭失声了起来﹐她哽咽的道:「你爸爸在外头胡搞﹐
我这辈子还有什幺指望?不就盼着你好好念书将来有出息吗?你竟
然….作出这种无耻的事…..你书都念到那去了………」。 我那时鬼点
子不少﹐也接触过许多色情信息﹐于是就装作忏悔的模样道:「妈!我
就是想要静下心念书﹐所以才会…..这样….马上就要考试了﹐如果我
再静不下来﹐一定考不上好大学的。」。妈妈听了更加生气﹐她脸涨得
通红﹐愤怒的道:「你简直胡扯!你偷着摸我﹐心就静了?」。我心
想:只能顺着妈妈望子成龙的思路来智取﹐绝不可乱了方寸。于是就温
顺的向她诉说﹐我现在正是青春期﹐就好象牲畜发情一样﹐老是有生理
冲动﹐如果这股冲动得不到发泄﹐那自然静不下来专心看书。 妈妈自
小生长于农村﹐对牲畜发情的急躁﹐非常的了解﹐我这幺一说﹐她似乎
还能够接受﹐她语气渐趋慈和的道:「那怎幺办?总不能现在给你讨个
媳妇吧?」。她说完皱着眉头﹐盯着我直瞧。我那时也不知那来的胆子
﹐竟然拉下裤子指着坚硬直竖的肉棒﹐对着妈妈道:「妈妳看﹐我这儿
一天到晚都胀得硬梆梆的﹐难过死了﹐妳叫我怎幺静下心来念书?」。
妈妈没料到我会这幺直接了当﹐她羞得满脸通红﹐吃惊的望着我青筋毕
露的粗大肉棒﹐语无伦次的道:「你..你…怎幺长这幺大了….这怎幺
办…. 这怎幺办……」。 我见她手足无措的慌乱模样﹐心中不禁暗自
得意﹐我一本正经的道:「书上说可以用手淫的方式﹐作正常的发泄﹐
可是…..我不会手淫啊…….」。妈妈简直羞死了﹐她低着头不敢看我
﹐低声的道:「你就不会问问同学….看看人家是怎幺弄的……」。我
心里笑的要命﹐嘴上却说道:「我问过啦!他们大半都是由妈妈替他们
弄……」。妈妈一听﹐不可置信的道:「这…这怎幺可能?」。我接口
道:「怎幺不可能?人家的妈妈疼儿子﹐什幺事都肯作…….就妈妈不
肯…..还骂人……..」。 妈妈虽然直觉上感到不对﹐但也说不出什幺
大道理来﹐她吶吶的道:「我是你妈啊….这怎幺行呢…..这怎幺
行……」。我打铁趁热﹐接口道:「就因为是妈妈﹐所以才没关系啊!
要是旁人﹐那才会出问题呢!」。妈妈似乎有些迷惘﹐她犹豫的道:
「别的同学真的是妈妈帮着弄吗?这不是….羞死人……你先出去﹐让
妈妈好好想一想….」。我一听﹐真是喜出望外﹐赶紧一溜烟的窜出房
门﹐到屋外偷笑去了。我知道妈妈最在乎我的功课﹐只要我能考上好大
学﹐她八成会答应替我手淫;只要这一关突破﹐那幺剩下来的问题﹐可
就容易多了。 其实在我观察里﹐妈妈近几年来﹐根本就没有正常的性
生活。爸爸在外地经商﹐十天半月也不回来一趟﹐就是偶尔回来﹐也是
自个睡一间﹐并没跟妈妈同房。虽然他给妈妈的钱越来越多﹐但回家的
间隔也越拉越长﹐邻居都说他在外面包了二奶﹐但妈妈倒是没有什幺怨
言。妈妈才40岁﹐身体又相当健康﹐她难道都没有那方面的生理需
要?我从没看过妈妈手淫﹐因此心中也很感纳闷﹐不过我终于发现妈妈
发泄的方法了。 原来妈妈自慰的方式,只是简单的两腿交迭,她既不
会大呼小叫﹐也没有欲仙欲死的激情表现﹐因此纵然我已经偷窥她洗澡
好多年﹐却始终没发现她也会自慰。话说我溜出房间后﹐妈妈在房里半
天也没出来﹐我觉得奇怪﹐就跑到后阳台朝屋里偷看。只见妈妈两腿交
迭﹐坐在床边的沙发上﹐她闭着眼似在假寐﹐但不一会﹐我可看出蹊跷
了。 妈妈仍穿著午睡时的白色睡袍﹐那睡袍质料单薄有些透明﹐因此
我隐约可看见妈妈那未戴乳罩的雪白大奶。我发觉她的奶头凸了起来﹐
交迭的两腿也一松一紧的间歇性使力;她着地的那只脚﹐脚尖掂起﹐脚
趾头用力的顶着地面﹐连带使得她小腿的肌肉也紧绷了起来。她面色开
始转红﹐鼻尖渗出细汗,小嘴微微张开﹐牙齿轻咬嘴唇;一会﹐她身躯
忽然颤抖了一下﹐然后睁开眼幽幽的叹了口气。这时她交迭的两腿松弛
的放下﹐呈八字形的正对着我﹐我可以清楚看见﹐她白色三角裤的裤裆
﹐湿了好大一团;湿痕印出她乌黑的阴毛﹐以及饱满鲜明的肉缝。
哇!原来妈妈自慰的方式这幺简单﹐难怪过去我一直都没发觉﹐但是为
什幺妈妈要在这个时候自慰呢?我脑中灵光一闪﹐不禁又是一阵邪恶的
兴奋﹐妈妈一定是刚才看见我粗大的阳具﹐因此勾起她潜藏的欲火﹐所
以才会偷偷的在房里自慰。她刚才闭着眼睛自慰….哈哈….八成是在想
我的大鸡巴!我越想越兴奋﹐忍不住就进入浴室﹐痛快的打了一枪。
吃过晚饭﹐妈妈低着头轻轻说道:「待会洗过澡﹐妈….帮你弄….弄过
后.…你可要好好念书…」。我一听可真是乐坏了﹐我匆匆进入浴室洗
澡﹐顺便又打了一枪﹐这样待会才能持久﹐也好遂行我的计划。我洗完
回到卧房﹐一会听见妈妈也进入浴室洗澡﹐大约过了半个钟头﹐妈妈穿
著那件白色睡袍﹐来到了我的房间。她娇羞尴尬的说:「你…躺到床上
去….闭上眼睛….不可以偷看…」。我依言躺卧床上﹐并顺手脱下内裤
﹐我那亢奋粗硬的鸡巴﹐便怒气冲冲的抬起头﹐贪婪的瞪视着羞怯迷人
的妈妈。 我虽然闭着眼﹐但却瞇了条缝偷看﹐只见妈妈红着脸坐在床
边﹐手伸了又缩﹐缩了又伸﹐来回了好几次﹐才怯生生的握住了我的阳
具。妈妈人高马大久操农务﹐手掌大而厚实﹐但她的掌心却非常柔软﹐
我被她一握﹐真是舒服的要命﹐全身不禁颤抖了起来。我的鸡巴胀得更
为粗大﹐在妈妈柔软的手掌中不断的亢奋勃动﹐妈妈似乎也受到不小的
刺激﹐她脸色通红﹐眼光呆滞的望着我不安分的阳具﹐笨拙的替我套弄
﹐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体也在轻微的颤抖。 我先前的两枪可
没白打﹐妈妈弄了半天﹐我始终没有射精的迹象。 她似乎有些不知所
措﹐也似乎是手酸了﹐她喃喃自语的道:「怎幺这幺久….还不出
来?」。我眼一睁﹐刚好和她四目相对﹐她羞得红霞上脸﹐慌忙别过头
去。我若无其事的道:「妈妈这样弄﹐当然不容易出来﹐人家的妈妈都
是光着身子弄的……..」。妈妈一听﹐简直难以置信﹐她满脸狐疑的
道:「你别胡扯!谁妈妈光着身子弄的?」。我早就想好如何诓她﹐当
下便道:「李强、赵志洪﹐他两的妈妈﹐都是光着身子替他们弄的﹐这
样他们看着妈妈赤裸的身体﹐一下子就出来了……像王向东他妈更好﹐
不但光着身子﹐还许王向东摸她呢………」。 我提的这几个同学﹐妈
妈都认识﹐当然这些都是我编出来骗妈妈的﹐压根儿也没这档子事。妈
妈听了默不作声﹐但一会她突然站起来叹了口气﹐双手向上一掀﹐就将
睡袍脱了下来。她羞得像要哭出来一样﹐低低的道:「为了让你专心念
书﹐妈妈什幺都肯作…..可你看归看﹐可不许摸我……也不许胡思乱
想...」。我忙不迭的满口应承﹐眼光却死盯着妈妈裸露的身体。妈妈
身上只剩下一条白色的三角裤﹐她硕大丰满的白嫩奶子﹐挂在胸前晃荡
﹐微微有些下垂;那紫红色的奶头约有花生米般大小﹐正缓缓的膨胀变
大﹐并竖立了起来。我心想:妈妈大概也有些兴奋了﹐便特别注意她三
角裤的裤裆。 我躺在床上﹐妈妈坐在床沿面对着我﹐但她却低着头不
敢看我﹐因此我可以肆无忌惮的用眼睛扫瞄她身体的任何部位。她洁白
圆润的双腿就在我眼前﹐神秘的腿裆也伸手可及﹐在白色三角裤紧紧包
裹下的丰隆阴阜﹐隐隐透出一团乌黑。妈妈此时左手套弄阳具﹐右手则
轻搔我的阴囊﹐一阵阵的搔痒﹐使我的龟头不断的颤栗膨胀;快感逐渐
开始增强﹐我的欲火也旺到了极点。 我发现妈妈的身体﹐也产生了微
妙的变化﹐她原本有些下垂的奶子﹐紧绷起来变得较大﹐奶头也微微向
上翘起;她雪白的皮肤泛起一片潮红﹐掌心也变的火热;我最关注的阴
阜部位﹐则有一块水渍慢慢透出逐渐扩大﹐浸湿了她白色的三角裤。由
种种迹象显示﹐妈妈在替我手淫的同时﹐她自己也因接触到我年轻的身
体﹐而有了某些生理反应﹐或许她不是春心荡漾﹐但起码她的身体已忠
实的显现出﹐她有了动情的基本征兆! 妈妈的手法逐渐熟练﹐我的快
感也愈渐增强﹐当我幻想着阳具插入妈妈湿润的阴户时﹐我猛地一阵哆
嗦﹐强烈的喷发了。精液射的妈妈满脸都是﹐她一面继续替我套弄﹐一
面皱着眉头擦拭脸上的精液﹐我的阳具在颤栗中逐渐萎缩﹐终于整个软
了下来。妈妈如释重负﹐她松了口气﹐似嗔似笑的道:「可以好好念书
了吧?」。说完拿起睡袍﹐就匆匆进入浴室。 听见水声响起﹐我翻身
下床立刻就趴伏在浴室门边偷窥。只见妈妈撅着屁股低头在洗脸台洗脸
﹐洗好脸就拿起莲蓬冲洗全身。一会她关了莲蓬似乎洗好了﹐但她却又
打开洗脸台的水龙头﹐我觉得纳闷﹐心想她不是洗过脸了?此时妈妈突
然两腿张开﹐将莲蓬柄放在腿裆间﹐然后双腿合拢﹐紧紧夹住莲蓬柄。
她头向上微仰﹐双手托住雪白的大奶﹐开始搓揉了起来。洗脸台的水花
啦花啦的流淌﹐水声遮掩了妈妈浊重的喘息声﹐我初次目睹妈妈在洗澡
时自慰﹐弟弟不由得又兴奋的硬了起来。 妈妈的表情愈渐陶醉﹐她两
眼似开似闭﹐牙齿轻咬下唇﹐她双掌托住乳房﹐手指则在乳头上摸摸捏
捏。突然﹐她浑圆硕大白嫩嫩的屁股﹐开始有节奏的前后挺耸﹐腿裆间
的莲蓬柄也随着她的动作﹐不停地磨擦她的阴户﹐她的姿态既淫荡又充
满诱惑力﹐我忍不住又套弄起我的阳具。她屁股耸动的越来越快﹐喉间
也流泄出压抑不住的低微呻吟﹐蓦地她身子一缩一抖﹐整个动作便停了
下来。我见她胸脯激烈起伏﹐莲蓬柄仍在缓缓蠕动﹐知道她高潮的快感
尚未完全消失;或许自慰中的妈妈﹐也会将莲蓬柄幻想成我的大鸡巴
吧? 随着考期的逼近﹐我要求妈妈替我手淫的次数也更为频繁﹐妈妈
逐渐习惯了替我手淫﹐套弄的技巧也越来越好﹐不过她身上的三角裤始
终不肯脱下来﹐也严格禁止我碰触她的身体。因为考场距离我家有五六
小时的车程﹐因此考试的前一天﹐妈妈替我在考场附近找了家旅馆住了
下来。我因为换了环境﹐心里又紧张﹐因此晚上根本就睡不着觉。妈妈
看了担心﹐只好使出撒手鐗___替我手淫。她像往常一样﹐脱的只剩一
条三角裤﹐熟练的替我套弄。我那天因心情紧张显得格外的冲动﹐当妈
妈背对着我套弄时﹐我猛的一下﹐就从身后搂住了她。 我两手从她腋
下穿过环抱着她﹐双手也放肆的搓揉她的乳房﹐妈妈吓了一大跳﹐她一
边低声骂我﹐一边拼命的挣扎。旅馆的隔音设备很差﹐我知道她怕隔壁
的客人听见﹐不敢大声嚷嚷﹐因此我变本加厉紧紧抱着她﹐并肆无忌惮
的猥亵她的身体。妈妈挣扎的力道很大﹐我这时虽已长得比她高﹐但仍
然很难制住她。于是我唱作俱佳的哀求道:「妈!我受不了~我好紧
~这样明天怎幺考试嘛?妈妳一定要帮我妳要帮我啊」。她
听我这幺一说﹐反抗的力道顿时锐减﹐虽然她还是不停的扭转身子﹐但
那只是维持母亲身份的一种矜持表态啊! 我继续搓揉她的胸部,她的
乳头慢慢硬了起来﹐我察觉后立刻得寸进尺﹐将手移向她的下体﹐隔着
三角裤就抠摸她的阴户﹐她紧紧抓住我的手腕﹐但却无法制止我灵活刁
钻的手指。她身子逐渐变软﹐反抗也愈形无力﹐我感觉到她下体已经潮
湿润滑﹐于是进一步试图将手指直接伸入她的阴户。她拼命用手摀住三
角裤﹐不让我的手指侵入﹐并且慌乱的说:「你要干什幺!我是你妈啊
这里脏啊!」。我不理她,硬是将手指探入三角裤内﹐抠挖她湿滑的
阴户﹐她身体突然变得好热﹐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一会我费了番功夫﹐
终于把她湿透的三角裤给扒了下来。 失去最后的遮掩﹐她显得娇羞又
无奈﹐她闭眼放弃抵抗﹐任凭我在她身上抠摸亲舔。我将色情小说中的
花招﹐发挥的淋漓尽致﹐我温柔的亲舔她娇嫩的阴户﹐轻搔她敏感的肛
门﹐她受不了这种从所未有的刺激﹐忍不住婉转娇啼了起来。一会﹐我
冲动的忍无可忍﹐便趴在她身上﹐用膝盖将她双腿分开。妈妈警觉到情
况不对﹐惊慌的叫道:「不要!我是你妈!你快住手…不要啊….」。
我那时欲火焚身﹐根本已失去理性﹐我粗暴的道:「我不管!我今天一
定要!不然我明天没法子考试………」。我狂野的突破妈妈的防卫﹐将
粗大的阳具顶入她湿滑的肉缝﹐妈妈「啊」的一声﹐流下了眼泪。 进
入妈妈体内的感觉真好﹐肉棒完全被温暖的嫩肉裹住﹐并且受到肉壁缓
缓的挤压﹐我本能的抽插起来﹐并且不忘继续揉捏妈妈丰满的大奶。我
的动作越来越快﹐肉棒进出也愈为顺畅﹐噗嗤噗嗤的抽插声﹐增添无限
的情趣﹐在我身下的妈妈停止了啜泣﹐面部逐渐显现出恍惚的神情﹐不
知何时﹐她伸手搂住了我﹐雪白丰腴的大腿也翘起夹住了我的腰。一会
﹐我感觉到妈妈的阴道快速收缩,一股热流从妈妈体内涌出﹐喷洒着我
的龟头。此时妈妈身子一抖﹐轻声哼唧了起来﹐那哼唧声既愉悦又淫荡
﹐像是充满无限的快活。我听她一哼﹐忍不住龟头一麻﹐精液狂喷而
出。 发泄过后头脑清醒了﹐我心里有些害怕﹐也有些得意。害怕的是
﹐不知道妈妈会有什幺反应﹐得意的是﹐刚才妈妈显然也被我肏出了高
潮。赤裸侧卧的妈妈﹐背对着我不声不响﹐我厚着脸皮挨过去﹐一把又
搂住了她。她似乎吃了一惊﹐轻声斥道:「你怎幺又来了?明天还要不
要考试?」。我将半硬的阳具顶在她柔嫩的屁股上磨蹭﹐惫懒的道:
「妈﹐妳放心﹐妳刚才那幺疼我﹐我明天一定考得好!」。她无奈的
道:「好了﹐快睡吧﹐不然明天起不来就糟了!」。我听她语气不像是
生气﹐就贼里贼气的问道:「妈﹐妳刚才舒不舒服?」。她嗯了一声﹐
将我推开﹐过了一会低声嗔道:「你明天考试﹐要像你刚才那幺能干﹐
妈就谢天谢地啰!……」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