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 【操完姐妹操嫂子】

小妹僅穿一襲薄裙,豐乳肥臀,細腰粉腿,隱隱約約,妙態橫生。
小妹自顧自地來到了洗手間,隨手拉了一把門,卻沒有關牢。
我湊身在門縫處,向內看去,只見小妹雙手把裙子撩了起來,夾在腋下,便可看到渾圓的臀部包在半透明的尼龍三角褲下。然後小妹又雙手把三角褲拉了下來,身子也順勢蹲了下去。
我看到有一條水注直射到便池裡,我看到了小妹的陰部,水注正從陰部的中間向外射出,激蕩在便池之中,揚灑著“淅瀝瀝”的聲音。
小妹在撒尿時,雙腿緊閉,一副自得其樂的感覺。
小妹雖然年紀不大,卻已長出了略見茂密的陰毛,大陰唇因為用力的緣故張開了一點點,隱然可見粉紅色的嫩肉。
過了兩、三分钟,水注消失了,小妹晃動了幾下屁股,陰戶內滴下了最後幾滴尿水。
正當她站起來穿三角褲的時候,我拍著手走了進去,直把她嚇得又蹲了回去,兩腿緊緊的夾著,並用兩手抱著自己的雙膝。
我笑道:“奇觀,真是奇觀啊!小妹,我什麼都看見了”。
“你――哥哥――”小妹只是急得面紅耳赤,說不出話來。
我湊身上前,抱住她,吻了起來。
小妹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卻被我把舌頭侵進了她的櫻唇,糾纏著她的香舌,她又害怕傷害到我,不敢大力掙扎,一時之間,只被我吻的渾身發抖,沒有了氣力。
我的手也趁著熱吻,伸到她的背後,拉開了她睡裙的拉鏈,探手進去,松掉了她的乳罩。
我把她的裙子從上向下褪落,吻著她裸露的光潔玉肩,並用手輕捏著她那敏感的小蓓蕾。
小妹的乳房急劇起伏著,酥酥麻麻的快感從她的胸前延遍全身,兩腿間也感覺癢了起來。
“哥,哥哥!”她輕聲喚著,雙手緊緊地按住我的背部。我嗅著她身體的清香,一雙手卻是更加忙碌,把她身上僅存的那件三角褲也給扯了下去。
我擠壓著她在水池邊緣,自己低下身子,把嘴唇貼在那迷人的神秘地帶,狂熱的吻著那茸茸密布的所在。
小妹在戰栗中挺起腰肢,喉嚨裡送出了淫啞的叫聲“哎唷!”隨後,她雙腿發軟,整個嬌軀成八字橫陳在地板上。
在小妹那一畝良田裡,洋溢著奇异的水分。
我埋首在那神秘之處,貪婪的嗅著香氣,饑渴的吸舐著如泉般的淫水。
小妹雙手猛搖,自己也不知道想要作甚麼,把一頭秀發披散在臉頰上,嘴裡吐著夢呓般的呻吟:“嗯,哥,唔,我,我受不了,哦!”
我不抬頭的吮吸著,雙手在她的大腿上來回的愛撫著,這可更加撩動了小妹的芳心,使得她的嬌軀不住的扭來扭去。她已顧不得羞恥,把粉臀抬高,使得桃源洞口大開,讓那最神秘無人探訪過的地帶毫無保留的對著我展現。
我站起來,脫光了衣服。然後蹲下身子,拉著小妹的手讓她去感受我的雞巴所散發出來的熾熱。
但是當小妹的手觸到雞巴時,她急忙掙扎著把手縮了回去,羞的滿面通紅。
我欣賞著她那雪白、晶瑩細嫩的肌膚,那充滿著火熱的胴體。
小妹的乳房像個剛出土的冬筍,雖然胸脯現在發育的還不算大,可是堅挺而有彈性,全身雪白嫩滑,猶如上等絲綢,微紅的乳暈形成強烈的性感。
我低下頭,她張開兩片飽含著欲望的櫻唇,吐出一聲低沉的嘀咛。
我的嘴唇貼上她的香唇,在她全身顫抖的那一刹,我伏上了她的身子。
“嗯、嗯”她的玉臂用力的挽著我的頸,修長的兩腿分開,焦灼的做著迎接。
急切的,我手下移,想讓龜頭正能頂在洞口,哪知,她的手搶先一步,雞巴早已落在她的玉手裡。
到了此刻,小妹仿佛已丟掉一切矜持,像是已經忍受了很久的樣子。
接觸到那硬而粗大又火熱的雞巴,小妹頓時玉手發抖,她怯生生的說道:“怎麼雞巴原來這麼粗大啊?那我的小穴怎容的下?”
她咬了咬牙,長長地歎了一口氣,終於下定決心,忍著恐懼,把龜頭引導上了洞口。
兩片陰唇,帶著灼熱的氣息貼緊了龜頭,我先用龜頭在陰道口渐渐地摩擦著,小妹怎能經受住這樣的挑逗。不由大喘著氣說道:
“哥哥,不要整我了好嗎?我受不了了!”
我聞言,不由嘻嘻的笑著打趣到:“蘭秀,你從前不是不讓我吻你的嗎?現在怎麼連這最後的堡壘也肯讓我闖入了呢?”
小妹羞得面紅耳赤,她白著眼,努著嘴,用手在我的肋下使勁擰了一把,撒著嬌說:“嗯,我不來了,你總是欺負我,得了便宜還賣乖!”
我哈哈笑道:“好!哥哥不欺負你了,哥哥現在讓你好好的享受一下”。
她聽了,不禁屏住呼吸,等待著我的沖擊。
她的那兩片陰唇非常柔軟,處女的她陰道又是那麼狹窄,淫水是恰到好處的濕潤而不至於太過滑膩。我渐渐地把雞巴推進,為了使我倆都充分的摩擦而增加快感,她拼命想抑制住自己不要太放浪,但是終還是忍不住急急的挺起了粉臀。
雞巴在我的下插,她的上挺之際,龜頭狠狠的穿過了處女膜。
驟然間,小妹大叫一聲,身子急劇的發著抖,兩腿緊緊的夾住了我,小腹急劇的起伏著,張大著嘴巴,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本來紅艷的面龐也霎時變得煞白。
好半晌,她才長出了一口氣,聲音發著顫的說道:“哎唷喂,痛死我了!哥哥,我這下被你害慘了,怎麼會這麼痛啊!還說什麼享受,我不來了,快,快點抽出來!”
初生牛犢的小妹,總算嘗到了苦頭,她不住聲的說著,淚水也順著臉龐流淌了下來。
我好不轻易才逮到這個機會,豈能她叫我抽出就抽出,可是看到小妹眉頭深皺,梨花帶淚的模樣,甚是招人憐愛,也不禁於心不忍再強行進入,於是便把嘴湊在她的耳邊,輕聲哄著:
“好妹妹,你的處女膜已經破了,我就是抽出來你也會疼,何不忍耐一下,讓我們一起嘗嘗那未曾有過的快感呢?”
她看著我,兩眼充滿了疑問,說道:“哥哥,真有你說的那麼好嗎?”
我微笑著,用眼神鼓勵著她,並說道:“是啊,要不然怎麼會有一句成語叫男歡女愛呢?講的就是這件事啊,女人開始都會痛一下的,過去就是享受了”。
小妹先是沒有說話,咬著嘴唇想了一會兒,才顫聲說道:“哥哥,你可一定要好好的疼愛我啊!”
官方来源br>我見她同意了,急忙又把雞巴渐渐的推進。
她緊張的渾身都冒著冷汗,直到龜頭抵達終點,才松了一口氣。
我知道此時若馬上抽送,必然又會讓她覺得疼痛,為了要消除她那緊張的情緒,一方面也想要再度挑起她的欲火。於是我便搖擺著屁股,使著勁讓龜頭和內壁互相的摩擦著,同時也溫柔的吻著她的香唇,把舌尖伸進她的嘴裡,和她的香舌糾纏著。
過了幾分钟,我的行動已經收到了效果,她的淚水已干,眼裡也射出了勾人魂魄的眼神,時而發出蕩人心神的呻吟,呼吸急促,下身也扭動起來,羞答答的說道:。
哥哥,現在好多了,嗯,你想要怎麼做,我,我都會忍下來”。
她說出了心裡話,整個臉兒又變得绯紅,把臉扭到一邊,不敢看我。
我聞言嘿嘿笑著,伸手把她的臉扳過來,看著她的眼睛,說道:“小妹,哥哥沒有騙你吧!現在不痛了吧!你不用忍受什麼,用你的身體來感覺就是了”。
小妹不好意思應聲,握著一對粉拳在我的胸前輕輕的捶著以示贊同。
我雙手按在她的雙乳上,下身懸空,以雙手和雙腳尖支撐著自己身體的重量,就像是做俯臥撐一樣,一起一伏,雞巴一進一出的抽送著。
雞巴塞的她陰道飽脹而密不透氣,陰唇也隨著雞巴的進出,翻起著。
她一會兒“嗯、哼”著,一會兒又叫著“哎唷,哦,舒适死了”。
她的眼神呆滯,神魂早不知飛到了哪個國界,身體卻自動隨著我雞巴的進出和下身提起下沉的動作,挺身迎合著,讓我可以下下著實。
我笑著看著她,手也不閒的在她身上到處揩油。
漸漸的,她也顧不了少女的矜持,嘗到了甜頭,臉皮也就厚了,舒适起來,嘴裡便不住聲的浪叫著:
“哥,真快活,太美妙了,唔,我以前真是太傻了,早知道會這麼愉快,我,我以前也就,也就讓你插小穴了”。
她的兩片陰唇一張一合的咬著雞巴,不時發出“嘟、嘟”的水泡被擠破的聲音。
我聽她叫得起勁,自己也更加帶勁,便兩手一撈,把她的雙腿扛在自己肩上,這樣我可以直截了當,大雞巴可深抵陰戶深處。
她先是因為身體的扭痛而輕呼了一聲,然後便欣然接受了這樣的姿勢,因為,她感受到了更直接的刺激。
因為在地板上的緣故,我便決定速戰速決,免得一番風流之後卻得臥床不起,那可就鬧了笑話了。
於是便毫不停息地對著桃源洞做著連番攻擊。室內一時之間,“卜滋!卜滋”的插穴聲綿綿不絕,龜頭頂在花蕊上,我又時而旋轉著自己的臀部,真是有著說不出的愉快。
小妹也扭動著屁股,嬌喘渐渐的不停咽著口水,香汗淋漓。
忽然,她身子猛地向上弓起,雙手緊抓住我的肩頭,兩眼翻白,大張著嘴,只有進的氣,不見出的氣,然後又大力吐出一口氣,叫道:“哎呀,唔,小穴開花了,嗯……”
我急忙更加狂插起來,挺起大雞巴,毫不留情的每一下都洞穿直入,兩手從她的腋下穿過,扳著她的肩膀固定著她的身子,讓她不得亂動。
小妹雙腳不停得搖擺著,屁股一個勁得往上挺。猛然便聽得她大叫:“唔,哥哥,我不行了。我裡面似乎要,要尿尿了,嗯……我受不了了!”
隨著叫聲,她身子一動不動了,一股溫熱的陰精自花蕊深處噴出。
4.
我急忙屏住呼吸,感受著來自她身體內部的沖擊。看著她已然是花顏慘淡的模樣,再也經不起我大力的抽插,可是我卻還是滿腔戰意,不禁苦笑不得。
正在這時,因為室內比較安靜的緣故,我忽然聽得外面仿佛有人在急促的喘息。不由大聲喝道:“誰?誰在外面?”
先是沒人應聲,呼吸聲也停不到了,我趴在小妹的身上留戀著這最後的溫柔,也懶得起身去看,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這時,門忽然被人推開了,姐姐身披輕紗,滿面怒氣的走了進來,大聲罵道:“你,你在作甚麼?”
我不禁心裡一驚,感覺很是羞愧,正待回答,卻在一瞥之間,看到姐姐臉色绯紅,正在極力平息著自己的氣息,裙子的正中還有一灘很明顯的污漬。不由心裡一動,笑道:“好姐姐,你在外面偷聽多久了”。
卻見姐姐怒目圓睜,一排玉齒咬著自己的下唇,只是一個勁的喘氣,卻是什麼話也沒說。忽然,她猛地一提肩,然後再也忍不住,嘴尖一撇,笑了起來,一邊有些幽怨的說道:“你啊!有了姐姐一個人還不夠,為什麼還要來害小妹呢?”
我急忙辯解道:“姐姐,怎能說我害小妹呢?我們快樂,應該讓小妹一起參與啊!你聽了半天,也聽到小妹是多麼舒适了啊!”
姐姐卻冷冷的“哼”了一聲,啐道:“是啊,你們都舒适了,也顧不得姐姐了!”
我猛地拔起雞巴,笑著跑到姐姐的身邊,將雞巴一顫一顫的說道:“誰說我忘記姐姐了,這不是正在等待著為姐姐服務嘛!”
姐姐冷不防一下被羞騷了個滿面通紅,急切之下,轉身就要出去,我怎能放過送上門來的美味。
從後面一只手扯住她的一只臂膀,另一只手從她的腋下穿過,捏住了她堅挺的乳房。這一捏之下,更加使我相信姐姐已經在這裡偷窺徐久了,因為她的乳頭早已經變得堅硬,像是一粒飽滿的棗子。
姐姐在我一拉之下,身子順勢一軟,便倒在了我的懷裡,頭向後仰,用發絲摩挲著我的臉龐。
我的另一只手也掩在了她的胸前,一只手捻捏著她的一粒乳頭,另一只手把她的乳房抓緊又松開,不時用拇指在乳房上用力推動。一邊又在她的耳邊,溫柔的說道:“好姐姐,小弟怎會忘了你呢?”邊說,邊用牙齒呲咬著她的耳垂。
姐姐把臉微微的一側,櫻桃小嘴送了上來,叼住了我的下嘴唇,一邊含混不清的說道:“傻弟弟,姐姐怎麼會不知道你的情意呢?我們是一家人嘛!”
我借勢含住她的櫻唇,把舌尖伸了進去,剛剛跟妹妹的一番盤腸大戰,早已讓我口干舌躁,現在仿佛找尋到了一方水源一般,我不禁猴急的吮吸著姐姐的香舌,品嘗著她的津液。
因為雞巴還在戰備階段,我便把她推著靠在門上,抓著她的乳房,把她的上身向下扯,想從她的後方進入。
姐姐卻輕呼了一聲,一把推開了我,嗔怪道:“這麼急作甚麼?現把小妹抱到屋裡去,也不怕對小妹的身體有損。姐姐回房裡等你好了!”
說著,她便自顧自回房去了。我伸手抓她沒有抓住,想想姐姐說得也是,不禁撓撓頭,笑著用手彈了一下自己的雞巴,說道:“只好再委屈一下了”。然後,轉身把依然昏迷在地上,人事不知的小妹抱起。
把小妹送進自己的房裡,找了被子給她蓋上,我急忙跳著跑向姐姐的房間,房間的門虛掩著,一推門便走了進去。
姐姐在床上面向內側身躺著,睡裙卻早已被她脫掉,渾身一絲不掛。肌膚白皙光潔,一條腿伸直著,另一條腿蜷曲著壓在上面,兩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卻不知道她現在的神情如何。
我竊笑著,悄聲走向姐姐的床邊,待到近前,剛想要伸手去抓姐姐的肥白光潤的美臀,姐姐卻一個翻身,扯住我的手臂,把我扯翻在了床上。然後兩手緊緊的抱住我,用唇在我的唇上親吻著。
我甩掉了自己的拖鞋,兩手抱住姐姐,向床內翻滾,一邊用舌尖挑逗著她的舌尖,不時用力吸進自己的口中。
幾個翻身之間,姐姐卻一下壓在了我身上,她一邊熱切的和我吻著,一邊用手向下探去,抓住了我的雞巴,雞巴早已是嚴陣以待,粗大而堅硬。
她坐直了身子,臀部上提,用手引導著雞巴到了自己的桃源洞口,然後便猛地向下一坐。她的身子頓時向後一仰,急忙用兩手反抓住了我的大腿,胸脯急劇的起伏著。
我被她這忽然的一坐,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就感覺雞巴一下便被一個溫暖而濡濕的所在包裹住了,瞬間的舒爽,差點使我打了一個冷戰狂噴而出。還好我吸氣的及時,我不敢稍動,趁機平穩著自己的呼吸。一股沖動一陣陣的從下體沖擊著我的頭腦,使我想要一洩如注。我急忙偷偷的用手在自己的腿上擰了一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