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 【绝色兄弟一起被轮奸】

我今年二十歲,因為籃球的關係,認識了一個小我五歲的好友司平。司平雖然是高中生,但由於生來一副娃娃臉,再加上只有160公分的矮小身材,所以很容易被誤認為國中生。

我和司平認識兩年多了,雖然我們感情很好,但總是無法進展到情侶的階段,畢竟他可是個徹頭徹尾的異男啊!

放暑假的前兩天,我正在計畫這次要帶司平去哪裡玩,沒想到他竟然打電話來對我說:「對不起喔~暑假前幾天我不能陪你了,我哥哥找我去台中玩…」

他哥哥司青我見過幾次。他和我同年,是我高中隔壁班同學,目前正在台中唸書,雖然長的也蠻可愛的,不過不像弟弟頂多是純異男,他還是有名的恐同,自然對他沒興趣。

不過我也沒有理由向司平抱怨,畢竟他和他哥哥不能常常見面,而且去台中玩也只會待在那一個禮拜,所以我只能在家等他從台中回來。

司平不在臺北的這幾天實在是很寂寞,我除了偶爾找其他朋友打打球逛逛街,剩下的時間就只能一個人躲在房間裡,看著網路上的色情圖片打手槍。

司平到台中之後的第四天晚上,我在網路上發現一段影片,片名叫『輪姦男高中生』,雖然知道這種片名有百分之99都是騙人的,但是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就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把它抓了下來。

檔案開啟之後,畫面中是一個昏暗的小房間。房間裡有五個男人和一個身材嬌小的男孩子。那個男孩子雙手被反綁,被其中一個男人抓住腰部從後面幹著,而嘴巴則塞著另外一個男人的肉棒,使的那個男孩只能「唔…唔…」地呻吟。

這兩個男人一前一後地幹了大概兩分鐘,前面的那個男人突然顫抖了一下,說:「我射了!」然後把射完精液的肉棒抽離那男孩的嘴巴。

聽到那個男人說了國語,讓我確定這部影片真的是本土自拍的。當我正為了下載到好東西而暗爽時,我看到了影片中那個男孩子的臉。

那是我的好友!!

我頓時感到晴天霹靂,頭腦一片空白。我那可愛的司平,竟然被輪姦了!?

那個連手都不肯讓我牽的清純小異男,在影片中竟然嘴裡流著精液,被男人從後面插入!?

我趕緊拿起電話打給司平的手機,但另一邊傳來的卻是「您所撥的電話目前沒有回應……」

影片中正在從後面幹司平的男人兩手抓住他的胸部,把他上半身抬了起來。這讓我更清楚的看到他的臉。那的確是司平沒錯!

只見司平兩眼無神,原本在口中的精液慢慢流到了下巴,一副神智不清的樣子。

司平身後的男人邊幹他邊問:「你叫什麼名字?」

「司平…」司平在喘息中勉強從口中吐出這幾個字。

其中一個男人對另外一個說:「小黑,你這藥還真有用!」

他們竟然對司平用藥。

「那當然!這藥有自白劑的效果,打下去之後雖然會神智不清,但是你問什麼他都會乖乖的回答。」

司平身後的男人繼續問:「今年幾歲?」

「十…六。」

「已經十六啦?長這麼幼齒,害我以為他還是國中生。」其中一個瘦小的男人說道。

「有沒有女朋友或男朋友啊?」

「…都沒有」

「那你到昨天為止前面後面都還是處男嘍?」

「對…」

「幹咧!阿宏你昨天把他開苞,真是讓你賺到了!」那男人向站在門口的一個健壯男子說著,那男子回以一個得意而猥褻的笑容。

又過了大約三分鐘,那男子說「我也要射了,我要射在你的腸道裡!」

「不…行…精液會黏住…」精神恍惚的司平聽到這句話似乎有了一些反應,但已經太遲了。

「那正好,我就要讓你體內一直有我的種!」那男人說完低吼一聲,然後就全身僵硬,看來是射在司平的體內了。

「啊……啊…」司平被射得全身顫抖,然後頭無力的垂下。那男人將雙手一放,讓司平倒在地上。

影片就到這裡結束了。看完影片的我呆坐在電腦前,激動的情緒久久無法平復。

我心愛的司平竟然殘遭如此蹂躪,而且到現在還不知去向。我該報警嗎?但是報警的話他的名譽不就…那打回他家裡呢?不行,司平的父母還不知道兒子被強姦的事情…那司平的哥哥呢?我又沒有他的電話……

我就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失眠了一整晚,這一整晚我整個腦子都被影片中的畫面佔據。我不斷的回想著司平被前後抽插,被用藥導致神智不清的樣子。

令我驚訝的是,我竟然在這個時候勃起了!我竟然邊回想著司平被輪姦的樣子邊感到興奮!?

我為自己有這樣的念頭感到可恥,但是卻無法阻止這念頭在我心中不斷地攻城掠地…我發現我漸漸地從「想要得知司平的下落」變成「想要得知後續發展」……

我打開了電腦,開始在網路上找尋任何蛛絲馬跡。

在我不眠不休的奮鬥了兩天之後,終於在第三天的早上,找到了一段名叫「學生兄弟凌辱」的影片。

照片名看來,如果這就是我要找的東西的話,那麼司青也已經慘遭毒手了。我抱著半分擔心半分期待的矛盾心情按下了撥放鍵。

這次影片的場景是一個像廢棄公寓的地方,司平躺在沙發上雙手被反綁,之前讓他口交的那個男人正抓著他的雙腿用力的抽插著;司青則是被吊在半空中,身上滿是男人的精液,下體還插著一隻遙控型的按摩棒。看到這樣淫靡的景象,我的老二馬上硬了起來。

阿宏對司青說:「來,對著鏡頭說出你的名字。」

司平有氣無力的向那男人乞求:「求求你,放了我們吧!」

「我叫你說出你的名字!」那男人將遙控器的開關打開,司青隨即發出一聲尖叫,下體不斷的搖擺。

「我說!我說!我叫吳司青!」司青痛苦的回答。

「年齡呢?」

「20歲!」

「有沒有男、女朋友?」

「沒有!求求你,快點把它關掉─」看來司青似乎快受不了了。

「哦?你這麼帥怎麼會沒有?」阿宏不理會司青的要求,反而將按摩棒的震動幅度調到最大。

「啊啊啊啊啊啊啊~~」司青的尖叫聲響遍整個房間,然後頭無力的垂下,金色的尿液從大腿不斷流下,看來是受不了按摩棒的刺激而失禁了。

「哈哈哈!大學生也會尿失禁啊!」周圍的男人對著司青嘲笑著。

鏡頭轉到司平那邊,雖然他還是很痛苦的樣子,不過沒有像之前那樣神智不清,那些人大概這次沒有給他用藥吧。

「你哥哥尿尿了耶!你要不要等下也像他那樣啊?」那男人一邊抽插一邊問著?

「不…要…」痛苦的司平勉強從口中擠出這兩個字。

「不要的話,那就求我把精液射到你的腸道裡面吧!」

「求求你,別再…射在裡面了!」司平搖頭拒絕,卻被那男人打了一巴掌,司平痛得哭了出來。

「幹!都已經被我們幹了幾十次了還怕什麼?又不是女人會懷孕!還是你真的想像你哥那樣尿一地?」那男人兇狠的恐嚇著司平。

「嗚…請把精液射在我的腸…腸道裡…」司平不得已,只好哭著說了出來。

「好,那我就如你所願吧!」那男人說完又抽插了幾下,然後就把精液全部灌進司平的腸道裡。司平似乎已經絕望了,所以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躺在沙發上低聲啜泣。

鏡頭又轉回哥哥司青那裡。只見司青像狗一樣,雙手雙腳伸直趴在地上,那個健壯的男人正從後面抓著他的屁股大幹特幹。

「小公狗,你的弟弟被射在裡面了耶!你也要我射在裡面嗎?」那男人故意問著。

「隨便你…你們了,反正就算我說不…不要,你們也…不會聽」司青絕望的說著,似乎之前已經被他們用同樣的手段對付好幾遍了。

那男人聽見司青的回答後似乎有點不高興,說:「這樣啊?那我等下就不客氣嘍!不過你好像不夠爽的樣子,我看我還是給你用點藥好了。」

「小黑!幫我把藥拿來!」那男人對剛幹完司平的男人說。

司青聽到用藥,臉上露出驚恐的神情。「不要!求求你,不要用藥!」

「一點春藥有什麼好怕的?打完保證讓你爽翻天。」小黑拿著針筒走過來,往司青手臂上注射下去。

「啊啊啊…」司青想要反抗,但又怕針頭斷在裡面,只好乖乖的接受注射。

「好啦!我們繼續爽吧!」注射完,阿宏又開始進行活塞運動。剛開始的兩分鐘司青還是低著頭沒什麼反應,後來慢慢的發出了呻吟,而且愈來愈大聲。

「怎麼樣?小公狗爽不爽啊?」

「爽…好爽…」司青受到藥效的影響,嘴巴已經無法閉合,只能任由口水滴在地上。

「那你想不想要我的精液啊?」

「想…想要!射在我的…腸道…裡面…」這時司青已經完全神智不清了,竟然主動要求男人射在他體內。

「但是這樣精液會留在體內耶?」

「沒…關係…我願意…讓你精液在我裡面!」這種淫蕩的話竟然從那個恐同的司青的口中說出,讓我大感興奮,不知何時開始的自慰也加快了速度。

「好,那我就如你所願!」阿宏說完用力一頂,把濃濃的精液全射進司青體內。

「啊啊啊啊啊~~」司青用力抬起了頭高聲尖叫,然後無力的趴在地上喘氣。

「小公狗,還想不想要精液啊?」休息了大約半分鐘,阿宏問著還趴在地上喘氣的司青。

「要…我要精液…」司青聽到精液兩個字馬上抬起頭來,真的像隻淫蕩的狗。

「那你去找你弟要吧!」阿宏指了指司平那邊,鏡頭跟著轉了過去。只見一個男人幹著司平的嘴巴,另一個男人則剛把老二從司平的肛門抽離,上面還帶著一絲精液。

「你弟肛門裡有小黑和阿炮剛剛射的精液,去把它吸乾淨。」什麼!?竟然叫司青去吸司青的肛門?我興奮得簡直快要射出來。

司青猶豫了一下,然後朝著司平所躺的沙發爬過去。

就在司青爬到司平身旁時,讓司平口交的那個男人射了精,從司平的身上裡開。

司平這時才有辦法張開眼睛。他抬起頭來,發現哥哥正準備吸自己的肛門,司平慌張的搖頭大喊:「哥哥!不要!」嘴裡的精液和唾液被噴了出來,噴得自己臉上,脖子到處都是。

被藥物控制的司青無視弟弟的呼喚,張嘴對著弟弟的下體吸了下去,發出「滋滋」的聲音。

「嗚嗚嗚…」司平被自己的哥哥吸吮著肛門,羞恥的輟泣起來。

司青將弟弟肛門裡的精液全部吸進嘴巴,然後咕嘟咕嘟的吞進肚子裡。這時,他發現司平臉上還有殘餘的精液,於是爬到司平身上,開始舔食司平臉部的精液。

「哥,求求你不要這樣…」被哥哥壓在身上的司平哀求著,但是司青並不為所動。

「小公狗!那些精液不要喝掉!把它送到你弟嘴裡,等下我們就會射給你喝不完的精液!」阿炮對司青喊著。

司青聽到之後加緊把司平臉部附近的精液全部舔到嘴裡,然後捏住司平的臉頰,開始把精液往司平的嘴裡送。

「唔唔唔──!」司平的嘴被堵住,只能發出無助的悶叫,任由剛剛吐出的精液被哥哥送回自己的嘴巴。

「幹!我受不了了!」一個之前一直在旁圍觀的男人走過去將兩哥弟拉開,抓著司青幹了起來,其他五個男人也都跟著加入這場輪姦。

影片就到此為止。我右手握著硬得發痛的陰莖坐在電腦桌前,一方面擔心司平的安危,一方面卻又恨不得自己是那群男人中的其中一個,可以盡情的享受這兩兄弟。我就在複雜的心情之下,再度按下了撥放鍵…

當天晚上,司平回來了。他裝作沒事一樣,只告訴我他在台中手機被偷了,所以我才絡不到他。雖然我可以問他:「那你不會主動打電話給我啊?」但是我並不想再為難他,而且司青能平安回來就已經很值得慶幸的了。

寒假的時候,司平又說要去台中找哥哥玩。我聽了大驚失色,當然是極力勸阻,但是司平對我說:「哥哥找我,我不能不去。」我發現他眼中的悲傷才恍然大悟,他一定是被那些男人脅迫了!

如我所料,在他出發後的第三天,我在網路上找到一段名叫「美少男兄弟的調教-寒假版」的影片。



(中)
懷著不安的心情按下了撥放鍵,這次的場景似乎是在司青所住的公寓,一看就知道是男孩子的房間,只看到近十個男人正在輪姦他們。

他們似乎都被打了藥,一臉春情蕩漾,淫水留了一地,脖子上還扣著項圈,而他們身上所有能稱為洞的地方都被男人的肉棒塞的滿滿的。

「小騷貨,感覺怎麼樣啊?」男人們淫笑著問著司平「很…很爽…」

「大聲點!我們聽不到啊!」男人說著便把肉棒抽離他的身體。

「不…不要拔出來啊!」司平痛苦的大叫。

「那你要我們怎麼做?大聲說清楚啊!」

「雞巴…我要雞巴…快給我。」

我簡直不敢相信這些話會從清純的司平口中吐出,而男人似乎並不滿意這答案。

「說清楚點!要什麼!」

「我要。我要哥哥的大雞巴!插入司平的小穴穴裡!然後…射。射精在裡面!」

男人們聞言大笑,於是又把肉棒插入司平的肛門,只見他忘情的大叫,而旁邊的男人也用他細嫩的身體打手槍,並且噴了他一身的精液。

下一個畫面,鏡頭轉到司青身上,也是被插的不斷叫春,而其他男人正抓著他的胸部吸吮,其他人也津津有味的吸著。

「啊…啊…」司青幾乎是被插到恍惚的狀態了,男人們把司青抱起,讓他坐在身上,從下面繼續插他。

「好…好舒服。還要…還要…再用力點…」

後面的男人撥開他的屁眼,沾了點司青的淫水當作潤滑,便狠狠的插入,司青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但是很快就被快感蓋過,又開始大聲的呻吟。

在兩個人的夾攻下,司青的小巧的陰莖劇烈搖晃,還不斷噴出汁,肚子也沾滿了分泌物。

「幹!這婊子的屁眼還真他媽的緊!」男人一邊說著一邊從後面抓住他那兩粒乳頭,並且不斷夾弄,而另一個男人則從前面用嘴接著。

「精液。我要精液…快。快射在我裡面啊!」

旁邊打手槍的男人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把肉棒湊到他嘴邊,而他就像在沙漠遇難的人看到水一樣,立刻把嘴巴肉過去吸吮,不一會又濃又稠的精液便射在他口中。

「啊…好好吃。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司青一臉淫蕩的舔著男人的肉棒,並且努力的吸吮,似乎是想把所有精液吸出來。

「慢慢吃。別急,精液多的是呢!」

這時阿宏以老漢推車的姿勢將司平雙腿抬起,從背後一邊幹一邊走,司平以手代腳走到鏡頭前,再走到司青那邊,才走了一趟司平已累的趴在地上不斷呻吟,肛門還不斷流出白白的精液。

再來就有男人把司平抱到沙發上,那男人將他雙腿高高舉起打開,用那根肉棒一下下狠狠的插入,洞口已經被幹成白稠黏液,還不斷流出新的。

「小淫娃,葛格操的你爽不爽啊?」男人淫笑著問著司平。

「很…爽……」

「想看看肉棒在你淫穴抽插的樣子嗎?」

「好……」這時司平的意識很明顯的已經陷入神智不清的狀態他們便從後面將司平抱起,像在幫小孩子噓尿的姿勢一邊幹一邊捏著他的胸部。而攝影機也正對著下體,司平的柔嫩的菊花又紅又腫,但是還在不斷流出淫水,而另一個男人也搓揉他的陰莖,一邊翻開他的包皮。

忽然間鏡頭出現了一個大漢,看來似乎比其他男人還要壯碩不少。

「幹!怎麼那麼慢啊!等你很久了耶!」

「歹勢啦…店裡有不少事情要處理。」男人不好意思的笑著,一邊把手裡的鐵鍊拉住。

「幹!小黃!再亂跑老子就把你抓去煮成香肉!」

我的視線注意到了那隻狗,似乎是狼犬的樣子,非常的大隻而且眼神兇狠。這時腦中竟然浮現了一種怪異的想法,肉棒更不自覺的再度硬了起來。

幹司平的男人把司平抱在懷裡,並打司平的雙腿抬起,讓他騰空掛在他身上,雙手扶著他柔嫩的屁股,噗嗤一聲將雞巴整根沒入,粗大的雞巴將小穴撐的一點空隙也沒有,幹的司平死去活來,高潮疊起,嘴中只會無意識的浪叫。

「怎樣?要不要也來湊一腳?」

「好是好…但是這畜生好像在發情。牽都牽不住。先找個地方綁起來吧。」

「發情?那不是正好嗎?!這裡剛好有兩隻發情的狗給牠幹啊!順便配種。」小黑笑著說,眾人也是聞言大笑。而我卻因為剛剛的想法成真了,變得更加興奮,肉棒更是硬的發痛。

「喂!去把狗牽過來!」

「不…不要啊!我不要跟狗……不要!」司平害怕的大叫著。

「別急別急,先看看你哥哥跟狗交配的樣子吧!說不定等等你忍不住了,會跟你哥搶狗雞巴來吸呢!」

這時男人拔出了插在司青體內的肉棒,上面還沾滿了大量的液體,流了一地都是。而司青也被抱到狗身旁。

「快插我啊……快點……不要拔出來。我要雞巴。」司青發出哀鳴。

「狗雞巴要不要?不要拉倒!」

「狗…狗雞巴…也喜歡…我要…」說著司青便開始舔弄起狗的陽具,而狗也以69的姿勢舔弄著司青的下體,讓他不斷發出呻吟。接著司青便引導著狗的肉棒放入他的肛門,接著便趴在地上任憑狗的姦淫。大狗不斷搖擺著下身,一次又一次的撞擊他的小穴。而周圍的男子便笑著欣賞這一副淫蕩的場面。

而大狗這時也射出精液,當狗的肉棒抽離司青的身體時,小穴流出大量的精液,分不出是人還是狗的,司青只能趴在地上喘息。

「接下來輪到我啦!」剛剛的大漢馬上脫下褲子,把軟弱無力的司平拉到身邊,我看了真的是自卑的要死,那根肉棒幾乎快要20公分,又粗又黑,但是一想到司平會被這麼大的傢夥姦淫,想到就十分興奮。

粗大的肉棒立刻插入司平的小穴,因為連番的姦淫而且淫水又多,雞蛋般大小的龜頭竟然豪不費力的就插了進去。

隨著男人的狂抽猛送,司平的小穴好像要被撐裂了一般,卻又因為春藥的關係而忘情的大叫,陷入了無邊的慾望當中。

「要什麼自己說出來,讓大家好好的疼愛你們這兩個小淫娃。」

「啊…好爽。真的好爽啊…快點射精給我…我要主人的精液。」

「真是聽話的奴隸,這麼想要精液啊。」另一邊也是差不多的狀況,一群男人圍著司青,把能搞的洞都用上了。一隻一隻的肉棒不斷幹著兩兄弟。

「啊…啊…要死了…昇天了…好會幹…啊…爽…爽死…哥哥…雞巴厲害…啊…愛愛…愛死大雞巴…要洩…受不了…弟弟喜歡…啊啊啊…想幹一…一輩子…」

「啊啊…不行了…幹死弟弟…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親哥哥…還要……快把精液……射到…弟弟的…小…嫩穴裡……再來…再來啊……」

像是在比賽一樣般,兄弟倆發狂似的浪叫,完全忘了正在被輪姦。

男人們一陣狂插,就把大量的精液射到他們身上跟體內,滿身的精液就好像洗了個澡一樣,兄弟倆的嫩穴又紅又腫,還不斷流出精液,司平的更是誇張,因為被如此大的肉棒插過,嫩穴還開開的,像似再誘惑男人的進入一般。而後來甚至還被兩隻肉棒同時插入。

到此影片便沒了,而我的肉棒依然堅挺,慾望抹殺了僅存的理智,我再次撥放這個影片並且興奮的看著,甚至還希望有更多可以欣賞,內心深處也期待著接下來的情景。

隔了幾天,我接到司平的電話,說他有事情暫時不能回來了,但是我卻聽到了一些水聲以及他刻意忍住的喘息聲,但我也不說穿,含糊的應了幾聲便掛了電話,接著便上網尋找影片。

不知不覺,司平已在他哥哥家住兩個多月。期間我在網路中也再找不到他們兩兄弟的片子,他們也像消失了一般,漸漸我也開始擔心他們的安全。

我應該報警嗎?但是報警的話我好友的名譽就沒了…

而且我內心暗暗希望有更多可以欣賞,內心深處也期待著接下來有更刺激的蹂躪。

最後,慾望抹殺了僅存的理智,我沒有報警,也沒有打回他家裡,只打開了電腦,繼續在網路上找尋任何他們兩兄弟的片子。終於在兩日後,我在網路上找到一段名叫「美少男兄弟強制改造」的影片。

我看著標題,難道…

我懷著既不安又興奮的心情按下了撥放鍵。

這次的場景似乎都是在司青所住的公寓,只看到近十個男人正在輪姦司青,哪司平呢?

男人們一上一下夾住他,兩個一起插入他肛門抓著他的腰不停的抽送…

他聲音顫抖地呻吟著,不停的留著眼淚,拼命的搖頭,用著嗚咽的聲音求饒。頭髮凌亂的披在臉上,陰莖隨著後面男人的衝撞不停左右搖晃,雙腿不停的顫抖,身體不斷抽蓄。

這樣痛苦的樣子,不過沒有像之前那樣神智不清,那些人大概這次沒有給他用藥吧。其中一個男人對另外一個說:「不用藥是不是更好玩?看他多痛苦」

「要不要又給我們插到尿尿?」前面的男人一邊抽插一邊問著。

「不…要…求求你,別再……我會死的……!」

司青搖頭,男人不理會司青的要求,前後兩人反而加快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啊……」

司青的尖叫聲響遍整個房間,肛門劇烈收縮,身體瘋狂抽蓄,金色的尿液從尿道噴出來,看來是受不了刺激而失禁了。

「哇!第五次了!你的書都是白讀的!」

男人們對著司青嘲笑著。

「天生性奴就是天生性奴!」

司青聽了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低聲啜泣,忍受著痛楚和男人們的屈辱。

鏡頭轉到另一邊,司平被綁在一張椅子上面,頭髮、臉蛋、口腔、乳頭、腰肢和雙腿間滿是男人的精液。他的雙手被反綁在椅背上面,而他的雙腿則是被綁在把手上面,也因為這樣,所以他的陰莖以及小穴都以極為明顯的姿勢裸露在男人們的面前。

當我瞄到司平的下體後,頓時感到晴天霹靂,頭腦一片空白。

我那可愛的司平,竟然變得光禿雪白的!肛門周圍被淫水弄的油膩膩的,插著一支十吋長的遙控型按摩棒。

男人對司平說:「來,對著鏡頭。」

「求求你,放了我們吧!」

司平淚流滿面的乞求。

「說!你下面的毛怎麼了?」

「不……不要……放開我……」

司平拼命的抵抗。

「說啊!到底怎麼一回事?你不說的話,我就你像你哥哥一樣尿尿!你要不要等下也像他那樣啊?」

「不……要……」

司平驚羞失措的叫出來。

「就快點說吧!想想看是說的比較好?還是強制尿尿比較過癮?」

「嗯!」

司平泫然的別過臉,一個字一個字顫抖的吐露出來:「我那裡的……毛……被刮掉了……」

「還有呢?還沒說完吧!以後還可以再長出來嗎?」

「塗了藥……以後……再也長不出來了。」

司平強忍著羞恥把自己難堪的事說完。

我感到胸口血氣翻騰,一顆心噗通噗通的狂跳,差點就坐不穩。那個清純小男生,恥毛都被剃光了…

下體光禿禿的像未發育的小男孩…但是卻又插著淫男才會用的遙控型按摩棒…尤其想到這個地方再也不會長毛,更是令人血脈賁張!

不知何時開始我的自慰也加快了速度。

「還有,你的陰莖怎麼了?」

我立即醒覺,馬上將視線移到司平那紅腫的陰莖上。

果然不出我所料,他的陰莖竟然持續勃起,雖然只是一點點,但任何人都看得出他身體不一樣了。

「說!陰莖勃起多久了!」

「不要……求求你……」

司平哀傷欲絕的乞望著被獸性控制的男人。

「那沒有法子了。」

男人乾笑幾聲,將插在肛門的遙控器的開關打開至「高」。

雖然司平早有心理準備,但當按摩棒開始在腸道內高速振動時,原本還在掙扎的嬌小肉體頓時快感的弓挺起來,胴體猛然往後仰成性感的弧度,腳心和腳趾都弓了起來,張開嘴不住翻動眼白。

「啊……啊……不要這樣……」

司平無意識的呻吟著,腳心已開始抽筋,指甲用力的掐住自己腳踝肌膚。

「還不說嗎?」

男人將肛門按摩棒的震動幅度調到中,同時猛然抓住那兩粒跳動的睪丸。

「哇……不要!」

一大柱白濃的精液狠狠的從他的指縫間噴出!

司平激烈的甩亂頭髮哀號。

「我說!我說!」

司平痛苦的回答。

「我和哥哥被人輪姦了……現在我和哥哥都被改造了……」

「有人強迫你們嗎?」

「不…是…,是我們要求改造……注射賀爾蒙……讓陰莖可以長時間勃起……嗚嗚……」

「這藥的優點能改變男性體內的荷爾蒙,影響腦前葉線,全身的性感帶會完全甦醒,性興奮會跳級上昇。現在他們的性興奮會比正常男性高一倍。唯一的缺點是初期陰莖會異常痛楚。」

男人把玩著司平的陰莖,沒兩下竟然又射了,而且不輸之前的精液份量及濃度。

性興奮會比正常男性高一倍?那不是只插幾下便會高潮?

「好!」

男人說完用同時將肛門的按摩棒的震動幅度調到最大。

「真的不行了……我腿抽筋了……啊……不要再洩……出來……了……」

司平甩亂長髮哀叫出來,胴體性感的弓成一個弧度,兩條修長的腿也顧不得一切的彎扭,從腳心到小腿都劇烈抽筋,手都握成了拳頭、腳趾也彎屈起來,腸道,肛門同時痙攣,令司平把嘴唇咬出血來。

「讓這對美少男兄弟看看對方怎樣失禁吧!」

男人們走過去將司青帶到司平旁邊,再將司青司平用69方式手對腳腳對手,滿是精液的俏瞼對著對方充血的陰莖綁在一起。

「不要……放過我們吧!」

男人倒數:「一、二、三」將在肛門插著遙控型按摩棒並同時將震動幅度調到最大。

「啊……哇……」

兩人同時大叫。

不數秒二人同時腰部一挺,精液尿水激射而出,射到對方的俏瞼上。

「兄弟們,上吧!」

一個之前一直在旁圍觀的男人們走過去抓著兩兄弟大幹起來。

這對美少男兄弟手對腳腳對手的綁在一起,眼看著對方又紅又腫,還不斷流出精液的肛門,被男人們狂插,自己也被野獸蹂躪著。

兩兄弟感受到對方也像自己一樣在痛苦的痙攣著,為了呼吸又不能不吞嚥對方的精液,只能不斷的刺激對方,並且吞嚥下自己親兄弟的精液……

到此影片便沒了,而我的肉棒依然堅挺,慾望抹殺了僅存的理智,再次撥放…

幾天後,為了發洩我便上街租點A片回來使用,卻看到了一整個系列的封面全都是他們兩兄弟,我竟然發出會心的微笑,看到了最新的片子,只是被租光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