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黑丝美腿女友给生父的初次足交乱伦】

的事情自然也做不下去了,而且慎一君也希望将
人家宝贵的第一次留到最重要的婚礼那晚。
此时的父亲十分陌生,已经不是我熟悉的父亲了,我怕他兽性大发,只好骗
了他,没想到父亲见我点头后,眼里闪起吓人的精芒,那似乎是在嫉妒。
「说说和那男孩做时的感觉,舒服吗?」
我哪可能说得出从没做过的事情,只好继续以谎圆谎,心虚地说道「舒服,
他的那里很大,我们做了很长时间……」
父亲从我干巴巴的语气里看出了一丝端倪,却没有马上拆穿我,只是勾起嘴
角,用玩味的目光盯着我,下身的阳具依旧不紧不慢地在我的足穴里抽送着,脚
心的快感让我下面都隐隐出水了,感觉特别想要什么东西插进来,或者用手指揉
一下我的小豆豆。
前者绝对不行,不管是为了慎一,还是为了我自己,可是后者,我又不好意
思当着父亲的面自慰,感受到身体强烈的瘙痒快感,却无能为力,下面也因此湿
的越来越厉害,还好起码有穿着内衣,父亲应该暂时看不出我的异状。
「那……让爸爸来教你怎么变得更舒服吧?」
父亲说着手摸上了我光滑雪白的大腿上。
「不行!我们是父女,那种事情怎么可以?!父亲大人再继续下去的话,我
会把今天的事情告诉母亲的!如果您还当我是您的女儿的话,就请停手吧!」
我搬出了母亲作为救兵,一番威胁果然镇住了父亲,他手不再往上摸了,脸
上露出忧伤的神情。明明父亲大人才是做错的一方,为什么现在做错的人却像是
我。
他用沉重的口气说到。
「小香,你知道的吧,爸爸是为了这个家……既然你想要自由的恋爱,那么
代价就是必须怀上高坂家的亲骨肉,高坂家不会承认你和一个血统低贱的庶民生
下的孩子,所以,你要是今后想和那个男孩结婚,那你必须先和我生一个孩子,
明白么?要是你不愿意,我可以找你的叔父来,这种事情你母亲也是知道的,你
找她告状没有用的……」
父亲的话让我不寒而栗,那话里包含了太多我难以接受的信息,曾经父亲向
我说过一次这种话,只不过是用开玩笑的口气,我一度以为那只是父亲并不重视
我所产生的扭曲想法,把我视作遗传血脉的工具,现在看来都是认真的。
如果,父亲说的都是真的,那照这个规则,眼前的男人真的是我的生父吗?
我细思极恐,根本不敢再多想。
接着,父亲的表情重回了往日的威严冷漠,也是让最我敬畏的样子,即便父
亲的阳具还十分荒唐地贴在我的小脚上。
「要是你都不愿意……那你必须和那个男孩分手,彻底斩断关系,不能再有
丝毫来往,然后和家里给你选择的对象结婚……这是你不接受近亲生子的唯一选
择,要选哪个就看你了,小香。」
「骗……骗人……这种事情怎么可能选的了……这种……」
我心如乱麻,没法回答父亲的问题,甚至都没能完全理解父亲的问题,父亲
忽然朝我又靠近了几分,我特别害怕现在的父亲,像小兔子一样下意识地往后缩
了缩,幸好父亲没有做过分的动作,只是用手指擦了一下我眼角处的泪水,然后
拉起我的身子,轻抚着我的秀发。
「没想好的话,慢慢想,只要在十八岁生日那天做出决定就行,爸爸理解。」
父亲难得温柔的口吻让我有些感动,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又不知道该
说什么,抬眼又看到父亲那硕大挺立的阳具,像一座大炮正对着我,还不时的跳
一下,给慎一手淫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是男人感到兴奋刺激时会有的反应。
也就是说,父亲现在对女儿我特别兴奋吗?似乎不帮忙处理一下的话,男人
的这里就会一直硬下去,给身体造成负担。
都是我在家穿的这么放荡惹的祸,明明父亲也是男人,却从没考虑到这一点。
「对不起,父亲。」
我生出一股歉意。
嗯……为了父亲大人的身体,必须要帮他释放一下,现在母亲又不在,只有
我能做到……而且,父亲大人会变成这样也和我有关系……
对不起慎一君,我要帮一下爸爸,这绝对不是在背叛你。
心中向心爱男友道了声歉,我伸手握住了父亲大人的这根性器,刚摸到的第
一个想法就是好烫,而且我一只俏手根本握不住,这根阴茎的粗度必须要用两只
手才能包住,不像握着慎一的阴茎时,用大拇指和食指就可以圈住,具体来形容
的话,慎一的这根东西像一根加粗的写字笔,那父亲的就像一个大号的水杯。
啊!真是的,我怎么又再不知廉耻的作比较……抱歉啊,慎一……
父亲很意外我居然会主动帮他处理性欲,脸上露出更加柔和的笑容,虽然这
笑容背后的原因很让人作呕,但我从小到大真的很少看到父亲这样柔和的一面,
而发自真心的感到喜悦,父亲大人一直都是那样的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像一
座冰山,我们父女间的关系就像一个刚学会攀冰的运动员和山顶之间的距离,可
望不可及。
现在有幸能拉近这份距离,我强忍着越过亲情伦理的痛苦,卖力地为父亲一
上一下撸了起来。
「小香,要多练习啊,这样的技巧可不会让你的男友舒服的。」
我两手并用地撸了好几分钟,可父亲大人一点要射的意思都没有,真是奇怪,
明明给慎一君撸的时候,刚握住就射了我一手,到了父亲这里就行不通了。
手淫期间,父亲还轻车熟路地解开了我的胸罩,慎一君想摸我胸部的时候可
是花了半个小时也没有解开耶,作为成熟男人的父亲居然三两下就解开了,我不
禁希望慎一也能有如此熟练的技巧,但马上又否定了这个想法,要是慎一这么熟
练,那就不是我喜欢的那个纯纯的,会因为我的一颦一笑而脸红的慎一君了。
我正全力发育的乳房被父亲一只大手捉住了,我的乳房是极其傲人的H 杯巨
乳,这个胸围放在同龄女性里,绝对难逢对手,在做全校体检时,我就以压倒性
的胸围战胜了全班女生,只有外班一个女孩超过了我,我没有为这种事情高兴过,
正相反,十分郁闷,因为胸部还在日益发育,让我时不时会感觉肩膀酸酸的,胸
罩大小也在不停升级,换了又换,在胸部愈来愈大的影响下,生活上多了很多我
认为不必要的「压力」。
「不行……父亲大人……胸部……不要摸。」
敏感的乳首被手指拨弄,我忍着娇喘,强装清心寡欲的样子抗拒父亲。
「有什么关系,让我瞧瞧女儿的胸部发育怎么样了,能不能给爸爸喂奶。」
「诶?不行啦!没有奶……等?!不要像个小宝宝啊!父、父亲!呃嗯嗯…
…「
父亲真的像个小婴儿一样把嘴巴朝我的胸部处贴了过来,我想要推开他,但
是当他的嘴巴含住我乳头,一整张脸都压在的我胸部上,把我高耸的巨乳压成肉
饼时,我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胸部传来更加刺激的电流快感,让我意识飘向了
云端,连抵抗都做不到,身躯完全瘫软在了沙发上。
「哈嗯嗯……不行!不要摸下面……讨厌,父亲……讨厌,哈嗯嗯。」
父亲一只手还伸进了我的内裤里,开始揉弄起从刚才我就很想自己揉弄的阴
蒂,父亲的手法实在太厉害了,让我怀疑他不止母亲一个女人,他一定用这种技
巧和很多女人上过床,这手法带给我的感觉就像有无数双不同的手在攻击我全身
的敏感带,让我不一会达到了高潮,再也维持不了端庄的形象。
「不行!手快点……爸爸唔唔,拿出去啊!唔噫噫噫噫噫噫!!!!!」
一股热流从四面八方涌向小腹下方,我双腿一颤,虽然喊着让父亲快点把手
拿出去,可两只俏生生的大白腿却死死夹紧了父亲的淫邪之手,恨不得让父亲的
手完全插进自己的敏感蜜壶里,干脆就这样夺走我的处女,虽然对不起男友,但
是我现在真的没法思考别的东西,只剩下快感。
嘴上也完全遵从了内心。
「啊恩恩恩恩!!!讨厌,好舒服,为什么会这么舒服?嗯恩恩恩恩,爸爸??
女儿要变得奇怪了,身体变得不像是自己的了,爸爸??爸爸??爸爸……

我双手不自觉地抱住了父亲的脑袋,他正嘴巴用力地吸着我没有乳汁的乳房,
发出咕滋咕滋的声音,我丝毫不觉得这声音下流,竟觉得有些可爱,恍惚间感觉
父亲真的变成了一个被我哺育奶水的小宝宝,我身体里的母性完全被这个「小宝
宝」激发了出来。
「哈嗯嗯嗯……爸爸??小豆豆好舒服,再多摸摸,对不起,本来应该让爸
爸舒服起来才对……爸爸??我们……嗯嗯嗯……我们这样子是在……是在乱伦
吗?」
我意乱情迷间问了这样的话,这是我从一开始就极力避免往这边去想的问题,
但此刻我大脑没有多少理智,甚至都想把第一次给父亲,所以这个问题也就顺便
脱口而出了。
父亲的嘴巴离开了我的乳房,被吸的乱颤的粉嫩乳头在灯光下被照耀的晶莹
剔透徐徐生辉,我第一次发现自己的乳头竟这么好看,我娇喘着,听到了父亲答
案。
「呵呵,小香,这只是父女增进关系的一种方式,只是稍微亲密了点,没什
么好害怕的,而且说不定你今后要为我生一个孩子,现在就是在提前预习哦。」
对……对啊,只是父女增进关系的一种方式。
不算乱伦,也不算对慎一君的出轨。
只是父女增进关系的一种方式………
一种方式而已。
我心底像是解开了最后一道枷锁,完全放开了内心。
想要跟父亲更多的增进关系,更多的了解彼此,更多的灵肉纠缠,就像和慎
一君那样,而且父亲还是重要的家人,这种事情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吧?
我让父亲坐在了沙发上,主动攀进了父亲的怀里,我知道父亲应该是足控,
特别喜欢我的美脚,所以我这次换我主动用双脚夹住了父亲的阴茎,脑海中闪过
刚才父亲用我双脚手淫的画面,我回想着重现了这个画面,还想到了用双脚的脚
趾包住父亲的龟头。
我两手撑在后背,努力地给父亲上下足交着阴茎,我现在的姿势一定像个婊
子一样淫荡极了,明明是一个连性爱都没有做过的女人,却在给自己的父亲足交。
「喜……喜欢我这样做吗?爸爸。」
我忐忑不安地问到。
不知为何,心底的羞耻心不见踪影了,要是给慎一君做这种事情,我一定会
羞到连用脚夹住都做不到,可在父亲面前却轻易做到了更多,难道是父女关系的
某种魔力吗?
「喜欢,非常喜欢,小香太棒了,再多来点。」
父亲爽到眯起了眼睛。
生平头一次听到父亲这样夸我,我开心极了,身体也更加燥热,一对纤美的
白嫩淫足火力全开不顾一切地弄齐了阴茎,用大脚趾摁着龟头沟冠,用小脚趾搓
着那翻着青筋的茎身,不时地用轻微力道夹一夹父亲的蛋蛋,因为是头一次做,
不清楚该用多少力气,所以我做的异常小心,生怕弄疼了父亲,但好像恰好就是
这种轻微力道带给了父亲难以言喻的享受。
仅仅两三分钟时间,父亲就射了我一脚浓浓白浊,他的阴茎还是很硬的样子,
我看到后不知为何竟有些庆幸,射了几乎将我整个双脚弄得黏糊糊的精液后,居
然还站立着,换成慎一君的应该已经变成垂头丧气的小象了吧。
「爸爸……还要……还要继续吗?」
我羞怯地问到,不敢看父亲的眸子,生怕让他知道我还想继续下去的渴望。
「当然继续了,爸爸还能射很多呢,不过这次换上丝袜做吧,就地上这双。」
父亲一手轻轻揉着我的乳房,一手指了指地上的装着男友和父亲两人的精液
的黑丝过膝袜,那看上去真的好脏,里面还积攒着我一天的汗水,要将那么脏的
丝袜又穿回我的美腿上,给父亲足交,实在是太恶心太变态了。
心底很讨厌,却又生出一股变态的兴奋感。
我咬了咬下唇,听从了父亲的指示,捡起这两条散发着异味的臭黑丝袜,一
点点重新套回了自己的腿上,因为里面装了太多精液,根本不是滑溜溜可以形容
了。
就像是把自己腿硬生生塞进了装满浆糊的大缸里搅动,被那些粘稠的浆糊给
包裹的住的感觉,起初是强烈的作呕感,但当心理缓缓适应下来后,肌肤上竟觉
得有些舒服,热热的感觉,还非常温暖。
父亲登时搂住我的纤腰,摸着我的装着浓臭精液的黑丝美臭腿,我瞬间猜到,
接下来帮父亲足交完,他一定打算把精液再射进我的丝袜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