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一叹》(强奸穿着白丝裤袜的女儿)】


女儿好听的童声将我从连绵不断的思绪中拉回。这是一个天气晴朗的周末,
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见脚下层叠的高楼大厦,以及街道上蚂蚁般大小的汽车。
湛蓝的天空上万里无云,视线能够延伸到极远处。
我看着女儿坐在我的书桌前摆弄着布熊,不时好奇地拉开抽屉,冲里面瞅一
眼,见我似乎没注意到后又心虚地关上。直到她拉开了某个抽屉,不由惊讶地向
我发出了感叹。
我瞥了眼女儿因为被椅子挤压而显得肉肉的裤袜腿,以及那用足尖吊着拖鞋
的丝袜美足,心里咚咚跳了两下,起身走到了女儿身边。
「什么石头?」我盯着女儿套着丝袜不断动弹的足趾,手自然而然地搭上女
儿的左肩,垂下的手心与女儿隆起的嫩乳不时摩擦一下。
最近这几天女儿对我的吸引力与日俱增,每次只要看到女儿微微裸露出一点
肌肤,我的肉棒就不自觉地挺起,即便每次在无法忍受的时候,我都会自己给自
己撸一发,但射出的精液只是更加加剧了我对女儿幼嫩身体的渴望,而这样的致
命吸引力必然会以我最终忍受不住强奸了女儿结束。
女儿转头用那好看的明眸望了一眼我高高鼓起的胯部,并未说什么。由于这
些天我常常顶着鼓起一大团的裤子在女儿面前走来走去,女儿早已习惯。甚至有
些时候看着眼前那晃动的白丝裤袜美腿,我会直接掏出肉棒,当着女儿的面撸动,
把精液射在女儿的小白鞋里。
女儿也并非什么都不知道的小萝莉,懵懵懂懂的觉得这样不好,不过因为是
我的缘故,所以她也很温顺地没有提出异议。女儿从小就很黏我,直到十多岁的
时候都和我一起泡澡,不过因为她母亲的原因,我们已经有两年没有一起洗澡了。
我看着女儿拉开的那个抽屉,里面整齐地摆着二十多块石头,石头上刻着编
号,从1 到23,码的整整齐齐。
「这些啊,」我眼里瞟着女儿胸口位置,站在我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女儿
吊带裙内两个小小的山坡,「这些都是爸爸收集的石头哦。」
说着,我贴着女儿的身子坐了下来。似乎是错觉一般,女儿那充满了稚气的
奶香味忽地变得浓郁,这气味缭绕着我,让裤子里鼓起的更大,我甚至能感受到
龟头顶端流出了大量前列腺液。环住女儿的小腰,我将手掌伸入女儿裙中轻抚那
白丝裤袜包裹着的大腿肉。女儿动了动小肉臀,似乎有些不习惯。
「爸爸为什么要收集这些石头呀?」
女儿粉唇开合,白色裙摆在丝足的摆动下轻轻晃荡,那柔软的小脚,诱人的
嫩腿就在离我不到五十公分的距离上。空气中气氛凝固几近窒息,我现在满脑子
都是撕开女儿的裤袜,和亲女儿紧密地交合在一起。
深吸一口气,我实在忍受不住,直接在女儿眼前解开了裤子,掏出来那根已
经硬的发疼的巨大肉棒。浓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弥漫在我与女儿之间,我一边盯
着女儿的裤袜腿,一边撸动了起来。
「先不说石头了……」我压抑着狂暴的欲望,声音低沉,只觉得肉棒越撸越
想直接插入女儿,「悦悦,我想插你的小穴。」
女儿愣住了,似乎被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她并拢双腿,两只小手紧紧
捏着裙摆。
「我想强奸你,悦悦,我的女儿……」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欲望形成了激流
冲刷着我身体的每一处。我要完全地占有女儿,就现在!
「可、可是爸爸……我是你的亲、亲女儿呀……」女儿结结巴巴的说着,娇
小的身子贴着我,微微颤抖,好像没料到事情会如此发展,我会如此直白地说出
来。
「就是因为是亲女儿才想强奸你啊。」耳中嗡嗡作响,话从嘴里说出,我却
一点都没听到,只是用粗糙的大手不停地在女儿身上上下游动,另一只手疯狂地
上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感受着随撸动而愈来愈沸腾的荷尔蒙。
「别这样,爸爸……我帮你撸好不好……这几天爸爸一直对着我撸,我已经
学会了的……」
女儿无力地握住我的手腕,轻轻推了推,试图阻止我对她的侵犯。
「悦悦的白丝裤袜看的爸爸肉棒都硬的不行了,好想狠狠强奸悦悦啊……悦
悦让爸爸插你的处女小嫩穴好不好?」
嘴里说着淫秽的话语,我掀起女儿的裙摆,把肉棒放在女儿的丝袜大腿根,
快速摩擦着龟头。女儿身体僵住,不敢再有什么动作,几次试探性的阻挡只能为
她的娇嫩柔软更添一分软弱。
「爸爸……」眼泪蓄在女儿眼中,声音颤抖着带上了哭腔,「能不能不要强
奸我呀……」
柔柔软软的声音携着哭腔在我心底拨弄了一下。最后一丝防线破碎,我死死
扣住女儿的两条裤袜腿,大手张开如铁钳般钳住女儿的腿肉,直接将女儿抱了起
来。
「悦悦,听爸爸的话,以后你的小穴就专门给爸爸强奸。」我喘着气已经不
在意自己究竟说了什么,抱着女儿走向了我的床。
「爸爸……呜呜呜——别这样……」女儿挣扎着用力试图踢腿,可她全身都
被我的手臂紧紧抱住,特别是那两条裤袜美腿,在我怀里不安分地发力,但都被
我紧紧地捆住。
我凑近女儿,伸出舌头舔了舔女儿的奶白的肩胛,顺着那光嫩滑腻的肌肤向
下,最后含住了女儿光洁无毛的腋窝肉,用力吮吸了几下。
「嗯啊~ 」
女儿轻吟一声,眼里蓄满了泪水,满脸委屈地看着我。
「别怕悦悦,爸爸就是想插悦悦的小穴了,你给爸爸插一下就好了……」
女儿的嫩白肌肤上隐隐可闻见奶香,我慢慢地转移阵地,一寸一寸地向着女
儿的嫩乳舔过去。此时我已经坐在了床上,女儿被我仰放在床上。我轻轻拉开女
儿洁白连衣裙的吊带,将裙子衣领向下扯开,暴露出那盈盈一握的微隆玉乳,一
口含了上去。
「嗯啊啊……」女儿身子抖得厉害,眼泪哗哗地往下流,很是伤心,「爸爸
……」
「悦悦不喜欢爸爸吗?」我咬了一口女儿奶香奶香的玉乳,问道。
「不是的,爸爸,不是的……」女儿擦着眼泪轻轻摇头,「爸爸我用手帮你
好不好,我好害怕……求求爸爸了……爸爸要是想要的话,女儿就不嫁人了,等
女儿准备好,再来,再来肏女儿好不好?」
女儿眼眸含泪低声哀求着我,我却像是没听到一样,慢慢地舔过女儿柔软的
小腹,继续往下,最后整张脸都隔着紧身白丝裤袜贴在了女儿的阴户处,深深地
吸了一口气,萝莉的阴户没有什么异味,我却觉得心中的欲望微微得到了一点缓
解。
我上下晃头,用脸摩擦着女儿阴户处的白丝裤袜,舌头不断舔着被那紧身裤
袜勒出骆驼趾状的阴户。
「好痒……尿尿的地方,好痒呀……」
女儿脸上带上了一点红晕,不自觉夹紧丝袜腿,捆住我的脖子,把我的脸死
死按在她两腿间。我顺势张开嘴隔着裤袜包裹住女儿还很小巧的肉缝,使劲舔弄
吮吸着女儿的裤袜。
「爸爸——呜呜呜——我该怎么办呀,我好怕,但是又好奇怪——呜呜——」
舔了几下裤袜,我揉着女儿的腿肉,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儿的阴户轮廓,心里
沸腾的欲望终于迎来了爆炸。
「爸爸马上来强奸悦悦的肉洞,悦悦别哭,以后都给爸爸强奸,很舒服的。」
我站起身,在女儿裤袜裆部用力向外扯开一道口子,内里绣着小熊的可爱内
裤暴露出来,被我逮住拉扯,可怜的一点布料直接被扯破。
女儿那稚嫩白皙的屄肉就这么暴露在我眼前,光洁如馒头般的一线天肉缝,
只微微露出一点粉嫩的娇肉,随着女儿的抽泣小小开合着。
「悦悦,你的小肉洞好美啊……爸爸忍不住了……」
我抱住女儿的两条嫩腿,把它们捆得并拢起来,嘴里含着女儿的白丝足尖,
胯下抵住了幼嫩的处女肉缝。
感受到自己尿尿的地方被巨物顶住的女儿当场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她浑身僵
住,肉缝都紧紧地闭了起来。我挺动腰部,将自己粗黑的肉棒慢慢顶进了女儿的
小穴。两片嫩肉紧紧挤压着我的龟头,肉棒吃力地分开女儿娇嫩的阴道,一点一
点前顶。
「嘶——」
感受到如此紧致阴道,我舒爽地倒吸了一口冷气。终于,终于插入自己亲女
儿的阴道了,终于强奸了自己的女儿了。
心中被压抑许久的欲望得到实现,激动的我几乎刚刚插入女儿的小穴就要飙
射出精液。
「悦悦,你的阴道太舒服了,夹的爸爸的肉棒都要射了……」
女儿的抽泣渐渐变大,她捂住眼睛压抑地哭了起来,又不敢哭得太大声,在
喉咙里嘤嘤嘤的,每一声都撩拨着我施虐的欲望。
我用力一顶,巨大的肉棒突破了一层薄薄的肉膜,深深地贯入女儿的身体。
女儿阴道内的膣肉舔舐吮吸着我肉棒的每一寸,冠状沟上似乎着了火一般,极致
的酥麻让我全身发烫。
「呜呜呜哇哇哇哇——」在被大肉棒开苞的剧烈疼痛刺激下,女儿再也忍不
住,放声哭了出来。看起来可怜又淫靡。
但我一点也不在乎她究竟是什么感觉,我只想让女儿成为我的专属萝莉,每
天都可以肏到这具萝莉的肉体。
肉棒已经抵到阴道的最深处,然而还有很长一截暴露在阴道外。我没有在意,
慢慢抽动着肉棒,感受着从龟头到整个胯部,再向全身蔓延的酥麻。
嘴里女儿的丝足已经被我舔的全是口水,我轻轻咬了几下女儿的足趾,顺着
脚心往下,一边耸动着肉棒,一边从脚跟舔到女儿的小腿肚。
「呜呜呜——嗯啊——呜呜——嗯啊啊——呜呜——」
随着我的肉棒在女儿蜜穴内的刮动,女儿的哭声中渐渐带上了低低的呻吟。
每当我的龟头顶住女儿阴道最深处的花心软肉时,女儿的蜜穴都会伴随着呻吟,
一阵紧缩。这紧缩如同女儿温柔的小手一下一下地挤压我的肉棒,让我爽的整个
魂儿都要飘走了。
这就是肏自己亲生女儿的感受吗?这种血脉相连的禁忌吸引,这种插入至亲
女儿小穴的舒爽,这种在血脉之上更加紧密的结合,让我飘上了云端,只觉得这
个世界上就只有我与我的亲亲女儿。
「悦悦——」我把女儿的两条裤袜腿压倒她的肩膀位置,胡乱亲吻着女儿奶
香奶香的脸说道,「悦悦,爸爸太想要你了,爸爸要把你关起来,不允许你出去,
悦悦就在家里,天天给爸爸强奸——」
女儿被我亲的呼吸不过来,哭泣声一下小了很多,只剩下随着我抽插而响起
的好听呻吟。
「悦悦,你说好不好?以后爸爸每天都强奸你好不好?」
女儿吃力地躲避着我的舔舐与亲吻,没有说话。我憋了口气,下身用力一顶,
整根肉棒瞬间贯入,顶着女儿的花心,把那层层膣肉又往子宫深处顶的拉升了不
短一段距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儿感到阴道几乎胀裂的疼痛,尖叫了起
来。与此同时,巨大肉棒灌入,女儿阴道自然疯狂紧缩挤压,我嘶的一声,觉得
全身上下都要酥麻到了极致,肉棒顶端在阴道里几乎舒爽的没了感觉。精囊中的
精液完全不受控制地输出,都到了龟头尖。
我赶紧提胯死死憋住,就这样龟头还是顶着女儿的子宫口流出了几滴精液。
「呼——」我松了口气,总算没有一泻如注,「悦悦啊,这是爸爸插的最舒
服最舒服的一次了,爸爸已经决定了,以后爸爸要天天肏悦悦。悦悦别去念书了,
爸爸要把你藏起来肏……」
女儿的捂着脸,整个人都颤抖着。我温柔地咬住女儿的嫩乳,感到肉棒上的
悸动渐渐平息后,又开始缓慢地动了起来。
已经平复下去的酥痒迅速抬起了头,几乎没有任何征兆就占领了我的全身,
我死死忍住,开始拼命地抽插女儿的嫩穴。
「嗯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嗯呢——啊啊啊——」
女儿的身子被我顶的在床上一起一伏,她现在满脸通红,眼眸中尽是雾气。
随着阴道内疼痛渐息,女儿已经被我强奸的有了感觉。
见此,我腰部耸动地更快更狠,胯部击打在女儿的白丝裤袜肉臀上,打的小
小的臀儿掀起一阵肉浪。粗黑的大肉棒把女儿小巧的嫩穴缝撑的几乎裂开,每次
抽动都带出大量淫液,混杂着女儿的处女血洒在床单上。
「爸爸……」呻吟中,女儿轻轻地叫了我一声。
「悦悦,怎么了?」我胯下不停,双手揽住女儿的娇躯,直直地抱起女儿,
站在地板上把女儿抱在空中肏. 女儿两条裤袜美腿盘在我的腰间,眼中还有未干
的泪水,她没说什么,只是伏在我胸口处,静静地承受着这一切。
她就像一个美到极致的萝莉飞机杯一般,在空中不断被我抛飞,而后落下,
嫩穴套弄吮吸着我的肉棒,我再一次飘上了云端,脑中酥麻的一片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我究竟抽插肏弄了女儿多少下,我突的感到女儿的阴
道嫩肉疯狂紧缩,怀中萝莉身子抖得厉害。要高潮了吗?我飘在快感的海上,顺
着最原始的意识加大力度撞击女儿的子宫花心。
终于,一股热流喷涌在我的龟头上,那几乎已经酥麻到感觉不到任何触感的
龟头被这热流一烫,就像烙铁贴于冰面,我爽的几乎融化了。
精液完全不受控制地大股大股地涌出,在女儿阴道的极深处,贴着女儿的子
宫口,所有的精液一点不剩地喷射出来。在这一刻,我真正地体会到了什么叫物
我两忘,彷佛天地间所有事物都消失了,一切声音,一切感觉都化作白茫茫的一
片,只剩下与我紧紧结合的女儿,在这空旷广袤的世界中,我们通过生殖器的贴
合,通过亲密血脉的指引,彼此心灵完全相连相通,成为了完美的一体。
不知在云端飘了多久,我睁开了眼。女儿满面羞涩地留着泪,她主动抱住我
的脖子,在我的嘴唇上轻轻一点,最后软糯地说道:「爸爸每天都来强奸悦悦吧
……悦悦以后都是爸爸的了……」
我温柔地笑了笑,轻轻拍着女儿的背脊,也不把肉棒抽出,就一直保持着空
中抱插的姿势,慢慢走到了书桌边坐下。
「悦悦不是问我为什么要收集石头吗?」
女儿听到这话,水朦朦的眼睛可爱的张大,好奇问道:「为什么呀?」
「嘿嘿,以后你就知道了。」
「呀,爸爸坏!」女儿假装生气,撇过脑袋不理我。
我只是笑盈盈地看着女儿,她见我没说话,大眼珠子偷偷往我这边斜了一眼,
又马上收回,鼻子里哼了一声。
我揉了揉女儿的秀发,心里渐渐平静了下来。在强奸了女儿后,彷佛一件压
在心底许久的心事了去,我整个人都舒泰了,脑中一转,也渐渐想明白了一些极
为明显的事。
「悦悦啊,妈妈是你杀的吧。」
话刚说完,女儿的阴道就忽地紧缩到极致,夹得我的肉棒又是一跳,一些残
留的精液被挤了出来。女儿转过脑袋看着我,眼中充满了与之前被我「强奸」时
完全不同的真正的恐惧,就像是世界末日,天崩地陷了一般。
女儿的身子又开始抖了起来,她小手颤抖着握住我的臂膀,「爸……爸……
您在,在说什么呀……」
「你看,」我声音平静,神态轻松,「愤怒的颤抖,喜悦的颤抖,和你现在
恐惧的颤抖区别还是很大的呀。」
女儿紧紧拉着我,嘴唇发白,哆嗦着呼道:「爸爸……」
「我不怪你。」我抱住女儿的娇躯,将她揉在怀里,「告诉我真相。」
「真的,真的不怪我?」女儿仰着头,极为认真地问着。
「不怪你。」我低头吻了一下女儿的嫩唇,「你现在可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
的血脉啊……」
得到了我的确认,女儿似乎安心了下来。她刚平静了一会,忽地又抖了起来。
这次,是愤怒的颤抖。
「那个女人——」声音几乎是从牙齿缝中憋出来的,「她竟敢,她竟敢带着
别的男人去爸爸您的卧室。」
女儿眼睛通红,仅仅是回想起那一幕,就让她出离的愤怒。
「那个女儿以为我什么不懂,我哪里什么都不懂!不让我和爸爸洗澡就算了,
毕竟她还是爸爸您的妻子,可她竟敢,她竟敢带别的男人回来!我眼睁睁地看他
们走进爸爸您的卧室——爸爸,您不明白那种感受,我只觉得血液完全沸腾了起
来,我愤怒地只想杀人——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她凭什么呆在爸爸您的身边!!!
我脑中一片空白,只记得我冲进了屋子,一个掌刀劈在那个女人脖子上……」
女儿情绪很不稳定,她说道最后那种咬牙切齿的嘶吼,让我感觉她会随时变
成一头暴怒的怪兽。
「后来我醒了过来,我穿着一尘不染的裙子,周围全是那两个贱人的尸体肉
块——您知道吗爸爸,我不觉得解气,我仍然很愤怒,但我知道您要回来了,我
不想……」说到这女儿紧紧地抱住了我,「我不想被您抛弃,我爱您!!!从小
到大,我脑子里都是您的身影,我爱您爱的发了狂!!!如果那个,那个贱人好
好地对您,她也许还可以活下去。可她没有,我无法忍受别人对您的背叛,一丁
点也不能忍受!!!哪怕他们只是去您的卧室里谈一些别的事,这都不行!!!!」
「爸……爸……」女儿的声音低沉下来,「这样的怪兽女儿,您还要吗?」
「当然。」我轻轻吻了一下女儿光洁的额头,「世界广袤无垠,却又空虚孤
独,你我是这世上仅存的两头怪兽了呀。」

此后的日子一如往常。不同的是我和女儿真正地亲密了起来。她就像个贤惠
的小媳妇,每天晚上把自己当作一个小抱枕般,缩在我的怀里。早上我还在睡梦
中的时候,就早早地起来准备早餐,然后送给我一场舒爽的早安咬。我与女儿在
一起,自己也进入了久违的恬淡与平静中。
都说孤独的人会相互吸引,我觉得这是对的。就像某本小说中描写的那样,
这或许就是独属于我与女儿之间的血之哀吧。因为异于常人的逻辑思维,没有其
他人能够理解我们,我们血脉相连,只能彼此抱团取暖,互相抚慰着对方。在女
儿因为暴怒而觉醒血脉后,我被女儿的身体牢牢吸引住,也就是这个原因了。
这些日子里,即使是于我来说如激流般的时间彷佛也慢了下来,就像缓缓流
动的小溪,清澈中携着叮咚作响的音乐,慢慢流向前方。女儿一天天地长大,她
的爱却从未有丝毫减退,每天黏着我不愿意分开,即使是学校也不想去。
「爸爸,你就是我的全部。以后我要永远呆在爸爸身边,永远!」
她常常这样说。
对此我往往以粗大肉棒插入她的白丝嫩穴中回应,我们就像是一个一体两面
的怪物,彼此心意相通。在我的肉棒第一次插入亲生女儿的阴道中后,我们往往
根本不需要看到对方就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从床上到浴室,从客厅到阳台,从家里到学校,我们只要一找到机会就开始
做爱。当我的肉棒分开女儿的膣肉抵达女儿阴道最深处的花心时,我们彼此都能
感受到对方那满溢的幸福。
那是一个并不炎热夏天,落地窗外暴雨滂沱,雨水斜打在玻璃上阻隔了室外
一切。温度适中的客厅里,我温柔的抚摸着女儿的小脑袋,另一只手伸进女儿的
格子长裙中,在女儿裹着白丝裤袜的大腿上游走。
「女儿长大啦,」我轻轻地笑着,微微有些感伤,「是个初中生了,白丝裤
袜里的小穴也更加诱人了呢,好想一直插着我亲亲女儿的小穴啊。」
女儿愣了一下,眼眸中有些担忧。以女儿对我的爱意,我的丁点情绪变化她
都非常敏感,更何况我们本就心意相通。
「爸爸,女儿的阴道就是给爸爸的肉棒插的,爸爸想什么时候插进来都可以
的……」女儿握着我的手引向她两条美腿之间的嫩穴位置,把我的掌心隔着裤袜
紧紧按在她的阴户处,坚定地说,「我会一直一直陪在爸爸身边的,女儿身上每
一寸都是爸爸的!」
女儿的声音稚嫩却又铿锵有力,我看着窗外被雨水浇灌的朦胧一片,轻轻低
语。
「一直呀……」
靠在沙发上,我看着窗外雨景发呆,手掌心不自觉地隔着裤袜抓弄女儿两条
美腿间那一片柔软的阴户嫩肉。
「爸爸……」女儿低着头向我怀里拱了拱,「悦悦真的好怕好怕……悦悦太
爱爸爸了……如果爸爸不在了,悦悦也活不了了。」
我转头看向女儿靠在我怀里那可爱的小脸,「你没必要这样的……」「不是
这个问题的爸爸……」女儿双手搂住我的脖子,漂亮的眼睛睁得大大地盯着我,
极为认真一字一顿地说道,「没有爸爸悦悦活不下去的,就像人没有水,没有空
气一样。悦悦只要爸爸在身边就够了,爸爸爱怎么玩悦悦都可以,打也好,骂也
好,只要把悦悦带在身边,悦悦就可以活下去的。」
女儿稚嫩的秀脸上隐隐散发着奶香,内里却透露出她极力隐藏的疯狂。她不
愿在我面前表现出来,可这瞒不过我的眼睛,这样满溢出来随时都可以炸开屠杀
人群的狂爱,如何隐藏?
我微微笑着,在女儿脸上吻了一口。
正要离开时,女儿突然叼住了我的唇,把整个身体都贴了过来,就像一条小
蛇一般紧紧缠上了我,「爸爸,来插悦悦,把肉棒插进来,永远都不分开好不好,
爸爸就一直插悦悦的阴道……」
我深吸一口气,女儿身体上那诱人的奶香又满盈了鼻腔。我反抱住女儿,撩
起女儿的格子长裙,手托住女儿的白丝美臀,使劲抓弄,指缝间溢出诱人的臀肉。
那柔软娇弱的躯体里流淌着我的血液,是我的亲生女儿,而她现在满眼都是
我这个爸爸,娇声软语地向我求爱。
我的心里咚咚直跳,第一次强奸女儿时的兴奋感再次回到了我的心里,肉棒
在胯部撑起一大团。我解开裤子,掏出坚硬如铁的肉棒,硕大如鹅蛋的龟头顶住
女儿的阴户,把白丝裤袜以及内里的阴户软肉压的凹陷下去。
「嗯哼~ 」女儿用力地搂着我,就像要把自己揉进我的身体里一样,「狠狠
地插悦悦,悦悦想要爸爸的大肉棒来狠狠地插悦悦!」
欲望盘旋在胸腔里愈转愈大。我两臂捆住女儿的细腰,使劲向下一按。噗呲,
巨大粗黑的肉棒顶着女儿的裤袜和内里的小热裤,直接贯入了女儿的阴道。没来
得及撕掉女儿的裤袜,就这样插入阴道不久,裹着我肉棒的白丝裤袜变得滑腻湿
润起来,女儿的淫液渗透裤袜浇灌在我的肉棒上,就像肉棒裹着白丝裤袜泡入了
温泉中,还有一个极美的美女握住肉棒帮我撸管一样,从龟头到腰眼整片都是一
麻,我差点把持不住一泻如注。
「悦悦,你的小穴真的好舒服好舒服,爸爸也想一直抽插悦悦的嫩穴啊。」
说着,我坐在沙发上抱住女儿,就像是抱住一个大号飞机杯一样,直接顶着
裤袜在女儿的小穴中狂猛地抽插起来。
肉棒每一次的插入,都会感到裤袜渐渐绷紧,龟头上的阻力越来越大,裹住
肉棒的白丝缠的越来越紧,把我坚硬如铁的肉棒摩擦的如同一根烧火棍。我只觉
得整根肉棒都烫得厉害,极致丝袜摩擦的酥麻感占领了我肉棒的每一寸领土,我
几乎爽的浑身颤抖。
「嗯啊——啊啊——嗯哼——啊啊——啊啊——」
巨大的「丝袜肉棒」在女儿小穴中横冲直撞,同样是第一次被肉棒顶着丝袜
插入的女儿两眼翻白,被我肏的几欲晕阙。
我翻身把女儿压在身下,两条丝袜美腿被我掰开形成一字马。我就如一个打
桩机一般,噗呲噗呲地狂肏女儿的小穴。
不知肏了多久,女儿突然抱住了我的腰,把小脸贴到我的胸膛,底下小穴一
阵紧缩,死死咬住我的肉棒。
「爸爸,女儿要丢~ 了~ 」
听到这话,我腰部尽全力一送,肉棒大力顶着裤袜往女儿阴道极深处插去。
由于太过紧绷,龟头上裹着的裤袜寸寸崩裂,整个龟头都被紧绷的裤袜摩擦地要
生出火来。我只觉得这滚烫的酥麻感如海啸般迅速席卷全身,冲上了我的大脑,
所有的感觉都没了,全身只剩下了极爽极爽的酥麻。
就在这时,一股暖液突的喷出,浇灌在我刚刚突破了丝袜与热裤阻拦,抵着
花心软肉正爽的不能自己的肉棒龟头上——呼,天使在我耳边吹了口气,精液完
全不受控制,如开闸放水般凶猛地涌出。我们再次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地,合为
一体,飘上了云端。
眼中是白茫茫的一片,唯有亲亲女儿的身形是如此的清晰,精液一直大股大
股喷入女儿的阴道子宫,在这样极爽的天堂里,我已经没有了其他感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知射了多久,我渐渐回过神来。眼前的女儿温驯如水,
伏在我的胸膛。稚嫩的身子虽然已经开始发育,却依然有清晰的奶香弥漫。
「呼——」
我们拥抱着彼此,谁都不愿分开。肉棒依然死死顶住女儿的花心软肉,就这
样坐了一整天……

「……后来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也从爸爸的小女孩长成了爸爸的大女孩……」
我从风衣口袋里抽出信封。
信我已经读过了,里面还有几张照片。我伸出手指夹出第一张。
「……穿着初中制服的我很美吧?拍这张照片时爸爸刚刚和我做了爱呢。爸
爸,这些照片我可都留着,你那时夸悦悦真的好美,我表面上不说什么,心里高
兴的都要飞起来了,现在还记得呢……」
清风拂过,照片上的女孩跳在空中,满面兴奋。
我微微一笑,又拿出第二张照片。
「……上高中的时候你也给我拍了一张。那天下着小雨,拍完我们一起去学
校旁边吃了烤串,我被辣的直吐舌头,你急急忙忙去买水的样子真可爱呀……」
秀美的少女亭亭玉立,略显矜持地看着镜头,眼中都是甜蜜的爱意。
我抿了抿嘴唇,夹出第三张。
「……这可是一定要挑出来的一张呀。唔,虽然只是很平常的一天,不过爸
爸你的照片太少啦,我都没有找到更有意义的呢……」
我翘着二郎腿坐在后面的沙发上看报纸,穿着居家服的女人似乎在调试相机,
漂亮的眼睛专注地盯着镜头,不知何时拍下了这么一张。
我倒出最后一张照片。
「……嘻嘻,你肯定以为我会把现在的样子拍给你看对不对,错啦错啦,我
还是很在意的,就让爸爸心中至少留下一个还算漂亮的女儿吧……」
照片上是火红的枫树林,枫叶如雪花般飘荡在空中,一位风华绝代的成熟妇
人俏立树下,含羞带怯地向镜头抛着媚眼。
我叹息一声,看着空空的信封。
那天你叫我等五分钟,可二十多年了也未曾回来。
「……絮絮叨叨写了这么多,笔至这里,心里都满是和爸爸的回忆啊。最近
好多事情都不记得啦,不过只要是爸爸的事情,我都记得一清二楚哦,只有想着
这些事,我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呀……」
「……总之,对不起啦,真的对不起啦。我无法忍受满脸皱纹的呆在你身边,
我怎么配呀。我走的那个时候已经好丑好丑了,爸爸肯定也讨厌我了。毕竟爸爸
那么的年轻,一点也没变,你可以去找个更漂亮的小妹妹,和她生个更听话的小
女儿,那一定比和我在一起更幸福吧……」
一只蝴蝶晃晃悠悠地飞入我视线,如同喝醉了酒一般,停在墓碑上。湛蓝色
的翅膀上有两个黑圈,微微开合着就像一个小女孩扑闪着大眼睛在偷看我。
我弯下腰,从墓碑边上捡起一块圆润的鹅卵石,伸出拇指在上面刻下了「二
十四」。
石头揣进兜里,我轻吻一下墓碑,转身离去。
「……就这样了,爸爸。我爱你。——你的女儿,姜心悦。」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