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旅大学篇】(10)

.「这个死丫头,一点都不懂事,文桐来了是客,你就不知道让
让他?」大姨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对现在的她而言,我不仅仅是她的大外甥,也
是她最喜欢的小情人,更是她肚子里宝宝的未来父亲。那么从辈分上讲,我已经
不是红梅表姐的表弟,更是她隐藏的「父亲」,她怎么能容忍红梅表姐对我不敬
呢?

红梅表姐原本就担心大姨和我的不伦关系,以前表姐弟吵架,大姨就偏心我,
现在自己的亲生母亲妈又为了她的奸夫来指责她这个亲生女儿,红梅表姐的情绪
一下子爆发了,「来者是客,可你有把他当客人嘛?我们家自己吃饭都不能保证
天天有荤菜,可是文桐来了,你就鸡鸭鱼肉样样换着来。我们姐妹俩很早就搬到
楼上去睡,可是每次文桐一个人来,你就带文桐一起睡,后来是我爸说文桐已经
上中学了,外甥和姨妈一起同床睡觉不合适,你才在自己床边加了一张床,结果
还是睡一房,为这事,我爸和你吵了几次架,可是你听他地嘛?」

小姨连忙喝止了红梅,「疯丫头,说什么胡话呢?你妈是没儿子,所以把文
桐当儿子疼,这十来岁的小屁孩和自己家女性长辈偶尔睡一床也没什么,我现在
还偶尔和志儿(小舅妈儿子)睡一起,毕竟他现在大了,很多学校的事情志儿也
不跟我说,我也担心他学坏。不过这个事你绝对不能在外人面前说,毕竟外甥和
姨妈睡一床,哪怕她们清清白白,也挡不住长舌妇嚼舌根。」农村里面,娱乐方
式很少,除了看看电视剧,就是打打麻将聊聊天,像这种桃色绯闻,越是离奇,
越是传播的快。

小舅妈赞同地点了点头,她看了我一眼,文桐这个臭小子,还没上高中那会
儿,就敢在茅房外面偷看我撒尿,大姐(我大姨)这和文桐睡一床,岂不是引狼
入室,按照文桐的好色德性,大姐的奶子估计早就被文桐吃了个遍,就是不知道
大姐的屄敢不敢露给文桐看,文桐的小鸡巴估计也早已经长成了大鸟,不知道大
姐有没有吃了文桐这个童子鸡?想到这里,小舅妈不由自主地夹了夹双腿,义正
言辞地批评了大姨,「慈母多败儿,大姐,溺爱不是一件好事!还有文桐,哪有
快上大学的外甥还缠着和姨妈睡一床的。」

大姨哭笑不得,「红梅这丫头满嘴跑火车,文桐没上初中那会儿,家里就三
张床,红梅红玉姐妹俩一张床,我和成国(我姨父)睡一床,成国打鼾又严重,
我这不是为了睡个安稳觉才和文桐睡一床嘛?而且我都是等文桐睡着了才过去,
自从文桐上初中后,我就再没和文桐同床睡过。」大姨连忙辩解,她其实有些心
虚,虽然她没和我同床睡过,但是同床日过。

「哼!」红梅表姐虽然被小姨开导了,不过内心还是很不痛快,她觉得大姨
和我的奸情没准儿就是我小时候和大姨睡一床给启蒙了,小时候隔着内裤摸屁股
都摸习惯了,现在隔着衣服摸屁股不更没什么,红梅表姐她现在是没抓到我和大
姨偷情的证据,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等她在门外偷窥我和大姨的淫戏时,还是处
女的她居然迷恋上这种窥淫的刺激,最后还是把自己也搭进去了,那个时候她才
知道,不仅是大姨,连她姐也被我得手,她们一家的女人被我日了个遍,其中还
包括小舅妈,小姨,甚至还有其他女性亲属长辈……

结果她们讨论来讨论去,得出了一个共同的结论,说我就像红楼梦中的贾宝
玉,从小就喜欢和家里的女人们一起玩,以后家里的姐姐妹妹们都得和我远点,
免得我从小混在女人堆里,没一点阳刚之气,要敬而远之,我勒个去。

等她们讨论出结果,成国姨父也忙完农活回来了,一脸的春风得意,也不知
道是从那个地里耕耘了一下。没过一会儿,惠民姐夫也来了,说是酒席已经开始
在做,他先开车过来接客赴宴。

其实农村办酒,都是土灶做饭,先用石头或者砖块垒起两个灶,上面放两个
大锅,请个厨艺不错的厨子,他们往往会自备食材和厨具,虽然卖相不如酒店宴
席,不过风味并不差。

惠民姐夫看到我很是热情,给我分了一根硬中华,说「老表也过来了」我除
了说句恭喜恭喜,也不好意思和姐夫多聊,毕竟昨晚刚玩了他老婆,我感觉他头
上已经绿油油的了。不过除了我,红玉表姐还被他老丈人玩过,他亲爹也对红玉
表姐这个俏儿媳妇虎视眈眈,也不在乎多我这么一位奸夫。

惠民姐夫开了一辆七座面包车,其实空间不小,不过一次性坐下所有人却有
些困难。姐夫,红玉姐妹俩,姨父,大姨,小姨,我妈,我,大小舅妈,还不包
括婴儿。

惠民姐夫有些犯难,姨父连忙出主意,「红玉带着小孩,坐面包车,美玲
(我大姨)和红梅跟我坐摩托过去。」红梅表姐无所谓,她反正和我处地别扭,
所以痛快答应了,大姨不乐意,她是个孕妇,虽然还没跟姨父说,不过她还是担
心坐摩托摔倒,万一流产了,她这辈子都没希望再怀一个了。「没事,你带红梅
过去,我挤下就行。」姨父有些不耐烦,「这是七座的,带着咱们大外孙都算超
载了,再坐个大人算怎么回事?」

最后是大舅妈出来打了圆场,「成国哥,我坐车头晕,我跟你坐摩托过去。」
这下面包车上剩下我,我妈,小姨,大姨,小舅妈,红玉表姐,姐夫,对了还有
一个宝宝。

惠民姐夫开车,红玉表姐带着宝宝坐副驾驶,我妈和小舅妈坐中间,我,大
姨,小姨坐最后面。我原本是打算和大姨,我妈坐后面的,不过小舅妈似乎有急
事想找我妈聊,于是小姨就坐到最后面了。小姨有些不放心,「惠民,车开慢点,
别磕着宝宝了。」其实从我大姨家到惠民姐夫家没多远,从村里到乡里也就二十
分钟,路上小舅妈不知道和我妈在说什么,一路上两个人都在咬耳朵。小姨有些
开心,:「要说我二姐(我妈)和咱小弟媳妇儿(小舅妈)关系真好,一见面就
讲不完的悄悄话。」

大姨不以为然,「她们做姑娘的时候就认识了,二妹又是小弟媳妇儿的媒人,
感情好不正常地很?」

「那是,比如我们虽然是姐弟三个,不过我和你感情最好,汉民(小姨父)
也是你看好了再介绍给我的,对了,大姐,成国哥昨天几点回来的?」小姨不经
意问了一句。

「十点四十多,回来后还去卫生间洗澡了才回来,把我和玉玲都吵醒了,怎
么,吵到你了?」

小姨身体一绷,果然,那会儿姐夫哥还没回,那么红玉房间里那个野男人果
然是坐在自己身边,一脸人畜无害的大外甥章文桐!小姨气的是火冒三丈,忍不
住抓住我的大腿狠狠地揪了一把。「唉唉唉」,我疼地是直叫唤,「小姨,我的
亲亲小姨,你要是对我有意见,你直接说,你冷不丁揪我大腿干嘛?」

小姨又气又恼,这种事怎么直接讲出来,我难道当着惠民的面说,你老婆红
玉昨晚被她那个胆大包天的色表弟文桐给偷偷奸淫了一晚?不过看红玉这个骚蹄
子的浪叫模样,估计也是干柴烈火。不过昨晚她们俩操屄的动静那么大,难道隔
壁的大姐和二姐都睡着了,听不到吗?小姨深深怀疑着。

可是如果大姐知道呢?大姐知道了为什么还不制止,除非~小姨觉得自己很
接近事实的真相了,可是她连忙把这个可怕的猜想抛诸脑后。可是如果红梅说得
是事实,文桐每次来大姐家总是和文桐睡一床,也许文桐早就和大姐有一腿,那
么当文桐和红玉发生关系后,大姐也只好装聋作哑,当做没发生,毕竟母女俩先
后被自家外甥睡了也不是特别光彩……

小姨吃惊地看着大姨,又看了一下我,目光在我们两个人之间来回巡视。大
姨看着小姨质疑的神情,姐妹连心的她立刻明白小姨已经洞穿了我和她之间的真
实关系,不过还好,小妹毕竟是自己最亲的亲人,哪怕自己的事情再出格,她为
了姐妹感情,她还是会在成国,惠民这些亲人面前保密的。

小姨十分担忧地看着大姨,她又不敢直接大声说,她趴在大姨耳边,「是不
是文桐这个兔崽子使手段或者用药蒙骗你和红玉,如果是,我告诉建兴姐夫,非
让他打死文桐这个逆子不可。」对于小姨而言,她在乎的是大姨,我妈,我爸这
些亲戚,对我这个外甥虽然也有感情,不过如果二选一,她肯定毫不犹豫选择大
姨。

「你想多了,文桐那么好的孩子,怎么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是在文桐
小学的时候,怕他一个人睡觉害怕,陪他一个人睡。后来等他上高中后又到我家
来,也是我不注意,洗澡后穿着背心和裤衩看电视,然后抹花露水防蚊子。那会
儿你大哥没回,红玉姐妹俩又困了先上楼睡了,我和文桐还在看那晚最后一集电
视剧,可是我背很痒,自己又够不着,就让文桐帮我抹花露水,那天洗澡了没穿
文胸啊,我就把背心往上脱,结果奶子露出来,文桐就盯着我的奶子看,我跟他
开玩笑说,小时候还吃过姨的奶子,现在还想吃啊,结果这孩子就_ 」

「然后你们就……那会儿姐夫没一会儿就回来了,你好大的胆子啊……」小
姨一脸的敬佩。

大姨讲的是真的,不过结尾有出入,那天擦着花露水,我看到大姨露出的绵
软的一对大奶子和花生大的奶头,我直愣愣看着,大姨开玩笑问我是不是想吃奶
的时候,我傻乎乎点头,然后大姨就真的把奶子伸到我嘴巴面前喂我吃奶,等我
摸着大姨的内裤摸大姨的骚屄,准备脱大姨内裤的时候,大姨制止了,不过我隔
着内裤摸她的屁股或者肉穴时,她又听之任之了,其实大姨当时屄痒地不行,不
过出于她的道德底线,她还是压抑住她的性欲。一直到了我高考升学酒那天,等
大姨看到我和我妈的肉欲狂欢,她才彻底放下心防,和我大被同欢,也是,我连
亲妈都操过了,还在乎多一个大姨?

「哪有什么,你刚嫁给汉民没两年,你不就和文桐他爸搞到一起去了?」大
姨不觉得这有什么。

「那还不是怪我二姐,我去她家做客,那会儿他们家刚搬到县城,就两间房,
我说跟文桐他们兄弟俩在后面房挤一下,结果我姐说在前面卧室打地铺,让建兴
哥睡,我和二姐睡床上。结果他们夫妻俩半夜就开始打炮,我姐还被干地嗷嗷叫,
还跟建兴哥说『她不行了,你去操我妹去吧』,结果剑兴还伸进被窝摸我下身,
我听了会儿墙根,下面早湿了,他还扣。结果从那以后,我和建兴哥就好上了。」
也是,小姨子本来就是姐夫的半边屁股,小姨和我爸好上了也不稀奇。

大姨用手轻轻掐小姨的大腿,「你个浪蹄子,真不要脸。」大姨突然把小姨
的裙子往上一掀,差点露出小姨的内裤,小姨连忙用手往下压。惠民姐夫的面包
车偶尔也借给他爸下乡办公,从车站接人到乡里,所以很早就装了玻璃膜,从外
面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姐夫在开车只能看到在大姨和小姨在打闹,唯一便宜了
大饱眼福的我。

「姐,文桐在呢,别开玩笑,再开我就生气了。」小姨有些恼火,她今天穿
了那种小的蕾丝内裤,又搭配着裙子,万一在我这个外甥面前走光了,多丢人。
我妈和小舅妈还在低头讨论事情,没有留意后面的动静。

大姨态度坚决地按住了小姨的手,示意我过来帮忙,大姨嘴巴凑到小姨耳朵
旁,「怎么?老子看的摸得的东西,儿子看不得?再说了,文桐现在也不是外人,
他也是你姐夫,合着你这个小姨子就不是姐夫的半边屁股了?」小姨瞬间明白过
来了,原来大姐不但对她和文桐之间的不伦关系甘之如饴,现在居然为了讨好我
这个小情人,居然要拉她这个做妹妹的一起下水。

我担心地看着前面,生怕小舅妈突然回头就解释不清眼前这种荒淫的局面,
大姨拼命把小姨的裙子撩上去给我看,小姨拼命阻止。不过我当然不能让大姨的
辛苦坐无用功,手直接伸到小姨身后,从裙子里摸到小姨的屁股,她穿的这条蕾
丝内裤似乎有些小,我完完整整摸到小姨的丰韵翘臀,等我手指靠近小姨的敏感
地带时,小姨终于忍不住叫了一下。我妈和小舅妈被吵到了,大姨连忙把小姨裙
摆往下放。红玉表姐担心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小姨哭笑不得地说了一句,「没什么,手机没拿稳,差点摔了。」小姨放弃
和大姨纠缠,她觉得我的威胁比较大,「再揩油,行不行我把你弟弟咬断?」

大姨下了一跳,看见小舅妈又坐回去后,她觉得这样不行,一下子趴在了我
和小姨身上,最后一排三个座位,小姨坐中间,我在最里面。因为是热天,我其
实穿的还是篮球服,为了图方便,我里面没穿内裤。大姨把我半边裤脚卷起,露
出我的小弟弟。

车里开了空调,虽然摸着小姨的屁股,不过弟弟还没有膨胀起来,大姨低着
头,把我鸡巴含住,用舌头舔我的弟弟周围,舌尖刮了刮马眼,没两分钟,我的
鸡巴就一柱擎天了,虽然是大姨的口活了得,不过密闭的空间也给了我巨大的心
理刺激,小姨坐在我身边,我妈和小舅妈坐在我前面座位,她们随时回头都可能
看到大姨在帮我舔鸡巴,大姨舔了几下,让了出来,把我勃起的鸡巴直挺挺暴露
在小姨面前,仿佛在炫耀,怎样?文桐这话儿不比他爸差吧,是不是虎父无犬子?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