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绑架到大小姐学校当肉棒样本!】(12)

下篇

最近觉得怪怪的,总觉得有一股视线不时在窥视着我。

虽然也不是整天都有那种感觉,但有时眼睛一扫,总感觉有一个小东西的影
儿闪过。

莫非是…………小猫小狗之类的,感受到我绅士无国界的爱,所以主动想亲
近我吗?

这可真伤脑筋啊,难道我的魅力已经可以跨越物种的限制吗?啊哈哈~

好吧,先不管这点小事。

其实在这待了快一个礼拜,撇开一些关於吃住的槽点不说,我觉得能够在清
华女子学院上课这点,还是相当不错的。

各种丰富的课外活动,包括舞蹈、花道、礼仪等等,虽然大多都是女性向的
课程,但都让我觉得十分新鲜有趣。

当然,被气质优雅的女孩子们包围,对我来说也是美好的体验,我以前可不
知道自己这么受欢迎呢,哼哼。

这些大小姐们每个都善解人意,身上散发着淡淡香气,讲话温婉和煦,而且
对我说的每句话、每个动作都会起很正面的反应喔。

我只要在闲谈中随口说一句,「这在庶民里面也是这样呢」,大小姐们「哇
哇哇」的惊喜叫声总是此起彼落,每个人都显得十分高兴,这氛围让我心情也变
得愉悦许多。

有栖川小姐今天也开始回到班上上课,之前听说似乎是感冒,不过回来后感
觉她人还是有些恍惚,嘴巴总是不知道在喃喃自语些什么。每次我俩对看时,她
的脸总是微微发红。

希望她能保重身体啊。

虽然很想找机会跟她谈谈之前发生的事情,不过每节下课总是被大小姐们包
围的我,实在找不到跟她单独相处的时机,不知不觉今天一天就这样过了。

今儿个又到了放学时间,又刚好是个小周末,那么难得有机会,我乾脆一个
人独自在这异常宽阔的校园内闲晃起来,权当探索冒险一下。

……………………………………………………………………………………

竟然有小孩子在乱涂乱画。

居然在这所高级私立学校也会有人这样,而且还是画在大卫像上,我感到很
惊讶。

不过看看那孩子只有小学低年级的样子,所以会这样恶作剧,好像也是可以
理解的嘛?

总之呢………先放开那个David!

我内心回荡起穷极无聊的呐喊,举步走了过去。

恩,是个可爱粉嫩的萝莉。有着一头淡色的短发和白晰的肌肤。

小女孩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仍在不停地瞎画着。

看样子应该去提醒一下这样不太好啊……

我鼓起勇气走近那个小萝莉,结果发现小萝莉不是在胡乱涂鸦,她写的竟然
是算式!?

她在大理石像上写着有如沙沙行走着的猛兽一般行云流水的高端算式,各种
没有见过的记号和代数,说老实话我是一个也看不懂。

看她写得这么起劲,连大卫的JJ都不放过,我都不禁觉得大卫像是个乱涂
乱画的绝妙标的。

只见那女孩子在已经看呆了的我眼前,在雕像上自己身高所及的地方都写满
后,便乾脆地扑通地趴在地上。

裙子掀了起来,露出从胖次延伸出来的纤细大腿。她的小屁股对着我,人则
继续在地面石板上挥舞记号笔。

…………………咳咳,虽然呢,我觉得微肥的大腿才是最棒的,但我对所有
女性大腿的爱一向都是平等的,其中当然也包括这种稚嫩纤细型大腿!(举目望
天握拳)

当我沈醉在对大腿的欣赏时,小女孩的记号笔似乎墨水已经用光了,但是她
还是没有停下来;她的思考仿佛如泉涌一般,让她手中的笔从未停止过。好像她
能看到那没有被写出来的字似的。

写着写着,突然,她停了下来。

站起身,一边盯着没有字的地面石板,一边脱掉了外衣。

恩,应该是太热了吧?我这么想着,可再一看——

衬衫也脱了,上半身一丝不挂了。虽然没有起伏,但胸口粉嫩的小两点,还
是差点让我鼻血喷了出来,我赶忙捏住了鼻子。

但裸上身似乎还不够,接着她又拉下裙子的拉链,继续脱。

「等等等等!」

我不禁跑了过去,这样下去,保育动物等级的珍稀大腿就要全部露出来了啦!

「你在干什么呢?快穿上!」

赛巴斯钦的执事人格不自觉发动的我,赶忙捡起地上的衬衫披在她的肩上。

但是小萝莉同学一边盯着透明的算式,结果上身披着衣服,却还是用单手俐
落地把裙子脱了下来。

「你为什么非得要脱啊!?」我发出微弱的哀嚎。

这时,从大楼的阴影处传来大小姐们说话的声音。

「诗集的部分,我主要是选读海涅,里尔克和魏尔伦的作品。」

「哇,原来您是个文学爱好者啊!」

我一惊,马上确认了一下自己现在的状况。

此时此刻一边儿是衣冠不整的小学女生;另一边是手拿着被脱下来的裙子的
我。

不妙啊!实在太不妙了!这样岂不是像十足的变态吗?

……………………………………………………………………

「呼哧……呼哧……」

经过一番激烈运动,我边喘着粗气边整理自己的衣服;微微拉开领带,让自
己呼吸可以更顺畅些。

我现在正在自己六坪大的房间中,但房间中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地板上
还躺着近乎全裸的小女孩与我面对面;在她身上只披着皱巴巴的衬衫和裙子,几
乎遮掩不了什么。

她那纯真的大眼睛似乎已经穿透过我,正呆呆地望着天花板,毫无表情的面
孔就像失去灵魂的人偶一般。

啊,请不要误会刚刚有发生什么不纯洁的事,尤其那边那个绅士,把你的裤
子穿上,不要听到「喘气声」、「激烈运动」跟「整理衣服」这几个关键字就兴
奋起来。

我只是刚刚抱着这个孩子全力在奔跑,所以现在有点狼狈罢了。所以别想歪,
一切都是很纯洁的。

总之呢,好不容易安全了,我看着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孩子说道:「好啦,快
点穿好衣服吧」

毫无反应。

「那个……再不穿衣服,就会感冒了哦」

毫无反应,仍旧是个貌似灵魂出窍的小萝莉。

……接下来该怎么办?

现在的我,进入了「客观分析模式」。

就客观上来看,不管我的动机是如何,我的行为基本上就是强拐,那么
……我不就是一个罪犯吗!?

到头来我还是不小心解锁了「萝莉控绅士」的成就啊!

太糟糕了我!我也要跟师傅一样的命运,准备进看守所了吗?

正当我不自觉抱着头在地上打滚时,那名女孩儿刷地站起身了。

手拿着记号笔沖向墙壁,刚要写点儿什么——停了下来。

过了整整三秒……

「……不见了。」嘀咕道。

声音很稚嫩很好听。

她擡起的手臂耷拉下来,又发呆了一会儿,然后转过身,直盯着我。

「有……有什么事吗?」被那清澈的眼神注视着,我不禁问道。

「是你?」

是我?什么啊,我不太懂她在说什么。

接着她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好像察觉到自己现在身上只剩下一条胖次。

二手交叉摀着胸口,随后再一次向我投来毫无表情的眼神。

「你脱的?」一开口就是颗重磅弹,差点把我炸到吐血。

「喂喂,是你自己脱的好吗!?」我大声澄清道。

「为什么我自己要脱?」她歪了歪头问道,看起来真的很疑惑。

什么情况?难道她不记得吗……?

女孩子注视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胸口,又看看远处的衬衫,然后……

一副明显写着「算了无所谓」的表情,朝窗外望去。

「无所谓才怪啊!!」我情不自禁地吐了句槽。

「总之,快点儿先穿上衣服吧。」

别误会,看到这种小孩子的裸体,我可不会觉得有什么,只是一直让她这样
光溜溜也不太好。

「要求执行不能。」

「为什么啊?」

「不会穿。」直接地说道。

啊,可能平常都是女仆帮忙她穿衣服的,不过……

「只要想做,就能做到的吧?」

「经验不足,要求执行不能。」

「但刚才你不都脱了吗?」

「并没有脱。」又歪了歪头卖萌。

「…………」

怎么办。我困惑地挠着脑袋。这时——

阿嚏!

小女孩打了个喷嚏。

啊啊,真拿你没辙啊………这么想的我歎了口气,抓起衬衫。

「来,抬右手。」

我转到她身后,让她的胳膊从袖口里穿出来。

女孩子顺从地,其实倒不如说完全被动的穿起衣服。我仿佛觉得自己好像在
给一个人偶换装似的。

「扣子……算了,估计你是扣不上的吧~」

我又转到前面,一个个帮她系上扣子;女孩子的衣服是反着系,所以很费功
夫。

低头正忙活的时候,我感到一股视线一直在盯着我。

怪了,跟最近察觉到的视线似乎有点像?

「……我叫汐留白亚。」

「喔,你叫白亚啊。我是神乐坂公人,之前的庶民说明会上有看过我了吧?」

白亚摇摇头。

「之前都在实验室。」

「呃,实验室?」

咕——————!白亚的肚子叫了起来。

「血糖低下的警告音。」

直接说肚子饿了就好了啦。

「拿你没办法,我去帮你弄点……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正起身准备去厨房准备些吃的,结果白亚忽然伸手,隔着裤子抓住了我的
肉棒。

这一手太突然,害我忍不住发出怪叫声,身子也往后倒。

白亚缓缓揉弄着,眼神中透出好奇心与求知欲。

「白、白亚,你怎么……不可以这样啊!」

下身传来舒服的感觉,不过我强忍着,用手撑起上身,对白亚说道。

「高营养价值的流质,摄取优先。」白亚说道。

啥………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白亚拉开我裤子的拉炼,把我直挺挺的肉棒给掏了出来。

……拜託大家不要用鄙视的眼神看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直挺挺的啊。
(摀脸)

头次近距离看到肉棒的白亚,张大了眼睛。

通红硕大的龟头,昂然挺立的棒身,再加上满是皱折的子孙袋,这些都是专
注在理科世界的她,以前未曾看过、研究过的。

身体再次有了那种奇异的感觉。数字世界慢慢活跃了起来。

如果像那些女仆那样,吃了这个棒状物流出的白色液体,变化会不会更加大
呢?

富有实验精神的白亚,毫不犹豫张口咬住眼前的肉棒。

对,是咬住。

「痛…痛……那里不能用牙齿咬啊!」我发出痛叫声。

真是,看来她没啥经验啊……

「你应该含住就好,嘴巴小不要想全吃进去,含住龟头就好。喔喔,对,就
是这样,白亚你真棒,学得真快。」我摸着白亚浅色的短发,对她的领会神速称
讚道。

白亚被我这样摸头称讚,虽然脸上表情看不出什么改变,但她小小的嘴巴却
是吸舔得更加起劲,舌头也是不断旋绕着龟头扫弄着,且不时还把它吐出来,亲
了亲它。

虽然深喉咙给人的刺激很强烈,不过小嘴巴也有小嘴巴的魅力啊。现在的我
忍不住躺了下去,口里发出舒服的呻吟,闭着眼睛感受着小嘴巴的伺候。

对我来说这是全新的体验,而且白亚似乎学得很好,她似乎记住了她做的每
一个动作,我相应产生的反应,然后不断针对我有强烈反应的区块,做出重点式
的攻击。

白亚二只小手轻握住我的棒身,嘴巴噗滋噗滋地让龟头不断进出,而且用贝
齿轻轻刮搔着敏感的前端,同时有如恶作剧般舔弄着马眼,吸吮从其中流出来的
前列线液。

「喔……喔……好棒……太舒服了………我……我要去了!」

感觉快到喷发点的我,忍不住二手抓住白亚的头,开始上下摆动着。我把她
的嘴当小穴一般,疯狂地进出,直到……到达临界点。

「射……我要射了!」我大叫道,同时大量白浊的精液射了出来。

舒………舒服,我发出感叹般地叹息,满足了。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啊!?

进入「射精后冷静思考时间带」的我,总算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居然在自己的房间里,对一个刚刚强行抱过来的小萝莉,进行了一次口交
教学,最后还来了一次口爆!?

我睁开眼睛,看着还趴在我跨下的白亚。

白亚的小口无法容纳我量那么多的精液,一小部分还从嘴角流了出来,而且
最后我拔出来时,还有一部份喷在她的小脸上。

清纯的脸蛋上,却有着大人污秽不堪的体液,这样的反差让此刻的白亚多了
种淫靡的美感。

看着白亚吞嚥下我的精液,还不时用手指刮弄着我肉棒上以及她脸上残留的
精液,送入口中。

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变化,好像刚刚只是做了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读不懂她的心思啊………我心想。

忽然有点怀念喜怒见形於色的傲天小姐。

「……白亚,好吃吗?」看着正在舔手指的白亚,我不禁问道。

「可以入口。」

就说了四个字,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看她脸上还残留着精斑,我赶忙去把手帕用水沾湿,来帮她擦擦脸。

总觉得只让肚子饿的小萝莉吃洨不太好,我又去厨房弄了碗庶民风的拉麵给
她。

所幸白亚似乎不怎么挑食,闻了闻,舔了舔,就开始吃了起来。

等她吃完后,我看了看窗外,天空已经开始变色了。

「好啦,白亚你该回自己的宿舍啰,我送你回……喂别睡着啊!」

只见白亚扑通一声,很爽快俐落地躺倒在地。

想把她叫起来,结果脑袋耷拉着垂到我的手臂上。

「白亚你别在我这儿睡啊,喂快起——好痛!?」

小脑袋突然擡起来,直击我的下巴。

「别突然站起来啊!」

一副没听见的样子的她跑到墙壁旁,从兜里掏出记号笔开始要写算式——

「别写!!」

赶忙上前控制住她。

她使劲扑腾想要挣脱,我一手按住她,另一手朝她递过活页纸跟一枝新的笔。

「给,在这上面写。」

纸刚放到她的眼前,她就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写了起来。

眨眼间纸上就满满一片,只见笔尖顺势要到了地毯上。

哼哼,有赛巴斯钦之美誉的我,怎么可能容许这种事发生。

嚓!我趁着最后的时机插入新的活页纸。

白亚面无表情地写着算式画着图形,我一张张地给她送纸。

途中我明白了,这孩子不就是所谓的,绝顶的天才吗。

没想到刚刚我居然让一个天才帮我含肉棒啊…………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啪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放到了我的头上。

「……?」

拿下来定睛一看——居然是胖次。

白亚一只手迅猛地写着算式,另一只手又开始在脱着裙子。

「所以我说你为什么要脱啊!而且这次还是改从里面开始先脱!?」

我赶忙抓住要掉下来的裙子,这时——

哗啦……白亚衬衫的扣子已经全都解开了。

「为什么还脱得这么快啊!?」

我拼命地阻止将要进入卍解形态的白亚。

正当我从后面压着处于半裸状态的白亚的时候——

「我来了哦庶民,好啦虽然这二天是周末,但还是可以继续社团活……」

直接推开门的爱佳,像一块石头似地呆住了。

「不,不是这样的!」

我伸出手摆出「等等」的姿势。

「这都是误解啊,绝对没有发生你所想的事情!……最起码现在真的不是!」

但是,爱佳非但没有冷静下来,看着我的手,反而浑身颤抖起来。

循着视线,我看了看我的手。

一条白胖次在我手中。

「……如果我说是这孩子自己脱的,你相信吗?」

「变,变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再次被最强替身卡尔基的主人一顿痛揍。

……………………………………………………………………

白亚果然是个天才。

区区14岁就已经在各项理工领域获得了多项专利。数学论文也获过奖。

是让学校为她兴建专用实验室的大名人。

「那个就是吗?实验室」

「没错。」

白亚回答道。对我来说最惊愕的是,有着如此稚幼外表的她,却已经是个初
中二年级的孩子。

眼前出现的,是被整齐排列的树木包围着的,形状接近正方形的建筑。气氛
和办公楼明显不同,让人觉得只有这里有矽谷的感觉。

这楼仅仅是为白亚一个人所建的吗………

「好厉害啊你!」

「经常被别人这么说。」

听起来并非是在自夸,而只是在传达「经常被别人这么说」这一事实。

「你的宿舍是在那边儿吧?」

鼻青脸肿的我现在正在送白亚回去的路上。

「走吧」

「一起去?」

白亚直勾勾地看着我。

「恩,我这不是在送你吗?」

她慢慢地朝前方望去。

「瞭解。」

「恩,走吧~」

我沿着道拐了个弯,白亚也跟了上来,保持着几乎和我相触的距离。

来到白亚的房间,向她的专属女仆说了一下事情的原委。

手拿数码相机的女仆开始显得十分吃惊,不过马上就显露出职业女仆的气质。

「是这样啊,多谢。」——向我行了礼。

「您手里拿的是数码相机吗?」我好奇地问道。

「是的,为了记录白亚所写下的东西。拍照完成后再进行清理打扫。」

「原来如此,那挺辛苦的吧?」刚刚经历过那阵仗的我,总感觉能体会。

「不不,怎么会呢?」女仆脸上露出职业女性特有的微笑。

「啊对了,忘了说了,我还让白亚她在我那里吃了点东西。」

姑且把这件事也彙报了一下。不料——女仆的反应就好像被雷劈过一样。

「怎、怎么了?」

「没什么。刚您是说,白亚小姐她用过餐了?」

「那个……不好吗?」

「没有没有……方便问一下,她是吃了什么呢?」

「吃了洨……小叮噹科学麵做成的庶民拉麵. 」

差点说出真相的我,飞快改了口。

女仆一脸茫然。

…………难道说………

「果然这么做不太好吗?」我有点不安地说,莫非女仆小姐听出「洨」跟
「小」发音的不同?

「没,没有的事。啊,那个——白亚小姐承蒙您照顾了。」

极力掩饰自己的女仆,向我表示谢意。

虽然很在意,但也不好随意追究,於是有点心虚的我选择告辞了。

「拜拜了,白亚。」

我留下这一句话转过身去。

揪……

衬衫被拽住了。

转身一看……只见白亚的小手正揪着我的衬衫。

「怎么了?」我疑惑地问道。

「请留在这里。」白亚用雪一般无表情的眼神注视着我,然后说道。

咣!

向后退去的女仆的后脑勺撞到了门上,发出好大的一声。

「您…您没事吗?」我有点被吓到了。

「是的,没事。」女仆虽然这么说着,但样子显得很慌张。

没事的话,我对白亚说道:「为什么要我留下来呢,白亚?」

白亚眨眨眼睛,深邃清澈的眼睛看着我说道:「不知道。」

咣咣!女仆脑袋又磕到了门板。

「那个……?」

「没事,我完全没事,请继续!」

什么继续啊!

我把手放到白亚的头上。

虽然知道她是初中二年级,但心里却有一种被表妹喜欢时心里痒痒的感觉。

「有时间的话,欢迎再到我那儿玩哦~」我对她笑道。

「喏?」

只见抓住我衣服的手指慢慢松开。

「慢走。」

「嗯,再见啦~」我摸摸她的脑袋转身离去。

白亚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远去的身影,嘴里小声嘟囔道,「还会再过去的…
………」

……………………………………………………………………

「你说那个白亚小姐!?」

女仆专用食堂里,现在炸成一片。

「真的,太让我吃惊了!!」

白亚的专属女仆正和同僚侃侃而谈。

「就是那个白亚小姐哟。那个一旦不管就连内裤都不穿,除了学术研究以外
的东西毫无兴趣的白亚小姐,就像这样,抓着他衣服的袖子,说」请留在这里
「的话了!!」

「不会吧!?」

面对着穿插着微妙的模仿的报告。女仆同僚们都显得很惊讶。

「那个不穿胖次的白亚小姐!?」

「那个一旦集中起来就能以惊人的熟练度脱下衣服,但平时却什么也不会的
白亚小姐!?」

「那还真的很不可思议啊!」

大家连连点头。聚集在这里的女仆都曾经负责过白亚;毕竟照顾有着天才的
头脑,但生活能力为负的她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所以过去是采取轮流负责的制度。

「她可是在什么地方都脱啊……」

「不对不对,现在话题的重点可不在这儿啊!」

现在的负责人把话拉回正题。

「确实如此啊,见到她执着于学问之外的事物,而且还是执着于他人,我真
的很吃惊啊!」

「崎守你说的是真的?」

崎守是目前白亚的专属女仆的名字。她也是照顾白亚最久的女仆,甚至因为
她出色的表现,停止了轮流负责制度。

「真的啊!而且还不仅如此呢!」

崎守嗖的一下握住勺子。

「她居然——还去吃了饭!!」

女仆们大惊失色,浑身一震。

「不是吧!?」

「不可能啊!」

「白亚小姐,她不是每天都吃固定的食物吗……?」

「今天是星期三,我记得她应该是吃扇贝奶汁烤菜?有没有可能她吃的正好
也是这个……?」

「不,她吃的——是庶民吃的拉麵啊!好像是用什么小叮噹科学麵做成的!」

女仆们屏住呼吸。

「庶民吃的拉麵,是倒开水的那个?」

女仆们虽然也在外面长大,但对一般人而言,她们也可说是贵族出身。有很
多女性并没有接触过庶民。她们或多或少都会对庶民以及他们的生活感到稀奇。

「像这种例外,以前……?」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女仆们陷入一阵烦恼当中。

「……可能……她喜欢庶民吃的拉麵?」

「是吧。啊,她那么执着的说『请留在这里』,是不是因为庶民的缘故?白
亚小姐也是清华学院的小姐,会对庶民产生兴趣也是应该的嘛~」

「原来如此,就是这回事!」

「这样啊,原来是因为庶民啊……」

「因为是庶民呢!」

大家嗯嗯地点着头。

这时,其中一位比较有着庶民感觉的女仆嘟囔道:

「……不会是迷上对方了吧?」

经过一段好似小石头落到水面一般的时间。

「不——不会吧。那可是白亚小姐啊?」

「可是白亚小姐也是个女孩子,即使长得一副的模样,但也已经14岁
了……」

大家的目光,自然而然地集中到看到过现场情况的女仆崎守的身上。「怎样,
有这可能吗?」地问道。

女仆崎守如同正在推理的名侦探一样把手指放到下巴上……从她身上传来
「也不是没有」一般的气息。

看到希望,女仆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光芒。

身为年轻女性,身在全是女性的职场。在这种情形下——那方面的事情必然
更加有趣。

「这样的话……今后可得好好盯住了呢!」

女仆们相互点点头,满脸都是充实的神色。

……………………………………………………………………

简朴的房间内,白亚侧躺在床上,眼神显得有些迷茫。

还没去洗澡的她,当一个人静下来时,依稀还可以闻到那股像是栗子花的味
道。

是精液的味道。公人当时只擦拭了白亚的脸,但仍有极少量残留在白亚的发
间。

闻着那股味道,脑中回忆当时的种种片段,不知不觉间,白亚的双腿本能地
交互摩擦了起来。

在一片寂静中,白亚忽然开口说道,「X10。来。」

咕咚一声。

一颗金属圆球从天花板掉了下来,掉到白亚躺着的床上。

金属圆球有着八根的金属细桿,细桿的顶端是小小的金属爪,刚刚圆球便是
用它们固定在天花板上。

当圆球掉到床上后,金属细桿俐落地收进球内,然后圆球便咕溜溜自行转动
起来,移动到了白亚面前。

X10,是白亚修改上次第十次实验后的产物。

虽然最终没有诞生能够自我思考的人工智慧,但X10仍是划时代的产物;
因为它已经可以正确理解各种指令,哪怕并非正规的用语,而在它被植入白亚以
前精心设计的金属圆球后,更是多了许多功能,大大增强它的执行力。

可以说,X10如果能够量产,人类的生活水平会大幅的提升,而如果运用
在军事用途上,它的存在甚至可以改变战争的型态,进而改写世界的势力版图。

不过现在,如此强大的它,只是个忠心听命於白亚小姐的小跑腿,负责执行
白亚她做不到或想私底下偷偷做的事情。

14岁的少女,总是会有自己的小秘密,不想让大人们知道,好比说偷窥…
…说错,是观察某庶民样本之类的事。

是的,X10现在的任务就是观察神乐阪公人,记录他的生活作息,吃喝拉
撒睡都不放过。可说是超高级、高精尖、超牛逼的………跟踪狂。

幸好X10不具有人工智慧,不然如果它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有多么猥琐,说
不定会闹叛变也不一定。

看着闪着银色光泽的X10,白亚继续下指令道,「播放今天记录影片。」

X10收到指令,一小部分的球面滑盖打开,露出里面的播放头。

自动对准空白的墙壁后,圆球便开始播放起今天记录的影片。

影片主角赫然是公人。

从窗外拍摄,熟睡的公人。

一起床就先被女仆鄙视的公人。

吃着庶民风早餐的公人。

上课偷偷开小差的公人。

下课后被大小姐们围绕的公人。

吃着庶民风午餐的公人。

上课继续偷偷开小差的公人。

下课后继续被大小姐们围绕的公人。

放学后到处闲晃的公人。

与白亚相遇的公人。

一幕幕地播放着,白亚只是静静地看着,只是之后在房间内的场景,X10
被她要求重複播放了好几次。

看着影片中吞吐肉棒的自己,此时摩擦大腿似乎已经满足不了白亚,她一只
手下意识伸到股间的神秘三角地带。

触碰到的同时,一股电流般的感觉穿过全身,白亚不禁微微颤抖了一下。

随着手指抚弄着长着稀疏细毛的阴部,那种电流般的感觉越发强烈。

哈……哈……哈……

白亚发出微弱的喘气声,头上开始冒出细密的汗珠。

小手与阴部摩擦的频率,开始加快。

影片已经播放到公人抓着白亚的头,快速进出的片段。

当时被如此强迫的自己,是在想着什么呢?

白亚努力想回想起来,但脑袋已逐渐被快感给淹没。

要……要……要到了!

当影片中的公人猛烈喷发的同时,躺在床上的白亚也达到了高潮;小小的身
躯蜷缩颤抖着,二腿紧夹着放在股间的小手,手的指间则多了些半透明的液体。

恍惚间,白亚觉得自己到了一个不一样的领域。

是个数字与现实完美结合的领域;在这里,一切显得如此美妙有序,不存在
暧昧不明的地带,思考能直接传递出去,不必透过贫乏的言语或肢体语言。

也许,这是属於神的领域,那个被称做天堂的所在。

可惜,这般美好就只有那么一瞬间,一切很快就如同潮水般飞速退去。

回到人间。

白亚迷茫的双眼恢复清明。

静默了一小会儿,白亚起身从口袋里拿出新的记号笔,开始在床边的墙壁上
飞速地写起数式跟脱衣服。

虽然一切都跟以往没有二样,但白亚的眼神中却有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
西。也许只有跟她一样同为真正天才的人,才能察觉她的改变。

在沙沙沙的书写声中,X10静静在白亚身边滚动着,守护着它可爱、小小
的主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