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10)

【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第十章字数:6016第二天一早,五点刚到,孙元一就起来了。

关珊雪感觉到动静,微微睁开眼睛,看到孙元一正盯着她看,轻轻笑道:「你盯着我看什么?」「看你好看…」孙元一微笑道,「你再睡一会,我下去酒店餐厅买些早点,吃了我好送你去机场。

」关珊雪点点头又闭上了眼睛,有孙元一在,她心里格外安定。

孙元一很快洗脸下楼,这个时候只有酒店餐厅提供早餐,买了些面包牛奶之类的就又回了房间。

孙元一刚出去,关珊雪就又进入了梦乡,但却是做了一个噩梦,她梦见不知道过了多久,自己与孙元一再次见面,一见面,两人内心的情感就止不住地迸发出来。

后来孙元一借口送关珊雪回去,两人刚回到蒋家,就再也无法抑制对对方的思念,在房间中进行了一场久违的做爱,但没想到的是,两人正在床上颠龙倒凤的的时候,蒋胜华毫无征兆地从学校回来了。

这下两人的好事顿时被拆穿,蒋胜华怒气攻心之下竟拿刀砍伤了孙元一。

梦到了这里,关珊雪就勐然惊醒了,那个噩梦自然也就此中断了,但是这个梦是如此的真实,好像是真切发生在自己身边一样,即便是醒过来了,她也觉得浑身都是冷汗,胸口起伏不停,愣怔地坐在床上,脑中一片空白。

没过几分钟,孙元一就回到了房间,看到关珊雪已经起来了,正坐在床上愣神,不禁奇怪道:「妈,你怎么不多睡会?这么快就醒了呀?」关珊雪还沉浸在刚才的梦境中,只觉得心惊肉跳的,真害怕梦中的情景会真的发生,自己与孙元一的丑事要是被发现了,不知道会对两家人的生活造成多大的震动。

c市说大不大可是也不小,尤其孙蒋两家都是有头脸的人家,这样的事情传扬出去,会有什么后果还真的是难以预计。

「妈!阿雪?」孙元一看她只是发冷没有回答他,便又喊了她一下。

「啊!」关珊雪回过神来,像是刚发现孙元一已经回来了一样,「你…你回来啦…」孙元一走过来轻轻摸了摸她的额头,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又抚摸她黝黑的长发,滑到秀气的背上轻轻拍着。

「怎么了妈?」地阯發鈽頁址发咘頁孙元一轻声问道,「是有哪里不舒服吗?还是做噩梦了?」孙元一一说做噩梦,关珊雪就又想起了那个梦境,感受他温暖的手在自己背上安慰自己,不禁心中自嘲:不过就是一个梦而已,怎么会吓成这样?难道是因为我对元一的感情太深了?「没事没事,就算是做了噩梦也没关系,现在外面天已经亮了,这种时候就算白日梦,不管好坏都不会成真的。

」孙元一见她还没说话,搂过她来,又加上了几句话轻言安慰。

关珊雪这时脸上才露出笑容,说道:「不是,我这个…嗯…起得太早有点缓不过劲来…」「嗯,没事就好,已经五点四十了,可以起来了,我去给你收拾行李。

」孙元一柔声道。

关珊雪顺从地点点头,从床上爬起,也没有穿衣服,伸了个懒腰就进了卫生间。

刷着牙,她的思绪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个梦上面去,转过身来看到孙元一正在给她收拾行李,心中慢慢的温暖,又看看窗帘上已经透进来的阳光,安慰自己道:就是个梦而已,元一说得对,现在已经是白天了,白日梦都是不会实现的。

洗完脸,关珊雪坐上马桶小了个便,用纸擦拭尿道口的时候,心中还想着这里还肿着要轻轻的,结果擦试完了之后才发觉好像没有昨天的那种疼痛感,伸手下去按了按,痛还是有的,不过与昨天相比已经好了太多太多。

打开淋浴间的水,她将小穴好好冲了一下,擦干之后才走出卫生间。

「呵呵…妈,一大早就洗澡呀?」孙元一整理行李也到了尾声,看到她出来,笑呵呵地对她说道。

关珊雪一边擦着刚才被水溅湿的头发,一边说道:「不是…我…我是想让你看看我那里…好了没有…」「嗯?哦!行啊!等我一下啊。

」孙元一盖上关珊雪的行李箱,「我洗个手,你躺下吗?」关珊雪小声『嗯』了一下,就躺到了床上,就听到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等待君主宠幸的嫔妃一样那么紧张。

「好了,来,我看看。

」孙元一洗干净了手出来,蹲到关珊雪已经张成m字的双腿间。

只见昨晚还是肿胀的两片大阴唇,此时已经消肿了许多,看着更像是本身就这么肉嘟嘟的样子,加上红嫩嫩的颜色,让人不禁有上去亲一口的想法。

孙元一就是这么想的,刚蹲下就看到这么诱人的场景,他自然而然地就上去亲了一口。

「呀!」关珊雪惊呼道,「我让你看看是不是还肿的,你怎么这样…」语气中嗔怪的感情更多一些。

地阯發鈽頁**.com哋址发咘頁**.com「呵呵…」孙元一笑了两下,伸手轻轻抚摸上她的大腿,用大拇指缓缓拨开两片大阴唇,将那两片褐色的小阴唇露了出来。

跟大阴唇一样,小阴唇经过一晚上的修整,成功瘦身,个头只有昨天的一半多一些了,至少不再是那么明显的肿着了。

「嗯…基本上是消肿了,看来这个药还是有效果的呀。

」孙元一说道,「今天要再涂一下吗?」关珊雪红着脸点点头,说道:「嗯…要涂就快点吧,我还要赶飞机呢…」孙元一起身拿过药膏,掏出棉签,就听关珊雪说道:「别用棉签了,用手吧…棉签太硬了…还是你的手指比较好…软软的暖呼呼的,擦着比较舒服。

」孙元一点头微笑,挤出药膏抹上她的大小阴唇,没有一丝一毫色情的想法,此刻他眼中只有那个像苹果一样的小穴,也只有那里外四片含珠吐蕊的大小阴唇。

「你…你把里面靠近外面的地方也涂一下…」关珊雪的声音更小了,她已经感觉自己的穴口有液体流出,不知道孙元一有没有看到。

孙元一轻轻一笑:「好,那妈你忍一下啊…」说着他又挤出药膏在手指上,将药膏先对准了穴口,轻轻地将手指送进去一个指节,缓缓旋转,把药膏在穴中抹匀,然后才抽出手指,看到手指上还有一些药膏,就顺手抹在了大阴唇上。

关珊雪只感觉穴口先是一凉,一个细细暖暖的东西就插进了阴道前端,然后在里面旋转。

她知道那是孙元一的手指,感觉到这种温柔,她闭上眼想要享受一下,生恨孙元一怎么不把手指再往里去一些,可是她还没有享受,孙元一就已经把药抹匀,手指也抽了出去。

「好了,妈,起来吧,已经六点了,不吃早饭来不及了。

」孙元一说道。

关珊雪也意识到现在不是想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连忙起身,一看行李箱都盖上了,娇嗔道:「你都把行李箱盖上了?没把我的衣服拿出来呀?难道要我就这样去机场?」孙元一把手洗干净,从另一边的桌上拿过来一套衣服,笑道:「哪能呀…阿雪这么好的身材我怎么舍得被别人看呀…」关珊雪接过他递过来的衣服,是一套同为紫色的蕾丝文胸和三角裤。

穿上了文胸和内裤,孙元一又递过来一条浅灰色的裤袜,关珊雪笑道:「你怎么挑了这么个颜色啊?」孙元一『嘿嘿』道:「因为我喜欢这种颜色呀…穿你身上一定特别好看。

」关珊雪接过那条丝袜,轻轻地套上美腿,孙元一就蹲在她腿边,一眼不眨地看着她穿,看的时候就心中激荡,鸡巴愤然而起,被裤子压得生疼生疼的。

最后看她轻拉轻拽把裤袜的连裤部分也穿上,他的心情激动地无以复加,轻轻伸出手去抚摸她穿着丝袜的美腿,这一双丝袜将她的美腿紧紧包裹,使得整条腿都更加的紧实匀称,丝袜的柔滑手感,让她女人的风情更是全都显露在自己面前。

地阯發鈽頁**.com哋址发咘頁**.com『咕…』孙元一吞了一下口水,他对这种灰色与肉色的丝袜有格外的好感,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但就是喜欢穿着这种颜色丝袜的美腿。

「别摸了…来不及了…」关珊雪娇声道,把手放在他的手背上,随着他的抚摸来回运动,这样的抚摸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刺激,不过现在时间紧迫,已经容不得他们再有过多的温存。

听了这话,孙元一才不舍地拿开放在丝袜美腿上的手,拿过一件宽松的绿色荷叶边连身裙,穿起来一看,还真是挺适合关珊雪的。

「怎么样?我拿出来的这套还可以吧?」孙元一看着关珊雪,在一旁自鸣得意地点着头,颇有些自夸的意思,眼睛却盯着裙下露出的穿着丝袜的丰腴小腿和秀气小脚。

「好啦…知道你有眼光。

我们走吧。

」说着她就推上了自己的行李箱,顺手拿起给她准备的早餐,「早餐路上吃吧,怕时间来不及。

」「嗯!」孙元一点点头,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从挂衣柜里拿出一顶大帽檐的沙滩草帽扣在她头上,笑道:「这样就更美了。

」关珊雪让他连连夸赞两次,伸手扶住草帽,瞥他一眼道:「就你心思多…」心中却感慨:以前阿华也对我是这么好的吗?我怎么都有些不记得了…到底是他从来没做过还是我真的健忘了?拦了一辆出租车,两人都坐在后座上,关珊雪很自然地把头靠在他肩上,脑中想着这次分别之后,两人又不知道何时何地才能再有这样的鱼水之欢。

想着想着,竟又想到了早上做的那个梦来,孙元一浑身是血的那个场景,让她心惊肉跳,既放不开对孙元一的感情,又担心两人这样下去真的会走到那一步,顿时就心乱如麻了,只是看着窗外在晨光的照射下金灿灿的海面出神。

「怎么了阿雪?」孙元一看她神情专注,似有愁容,不禁开口问道,因为有出租司机在,他也不能直接称呼她为『妈』,毕竟这种关系的两人无论如何也不会这么亲昵的。

「没什么…我只是担心…」关珊雪顺口说道,她想要说担心两人的这种关系不会长久,可是看到有外人在场,也就住了口。

「担心什么?」孙元一轻声问道。

关珊雪摇摇头,却伸手紧紧握住了他的手,与他指指相扣,说道:「没什么…」孙元一虽然奇怪,可是手上传来的那种温暖柔软却带着一种坚定的情谊,他也就不继续问,等到关珊雪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的。

到了机场,还差二十分钟就检票了,孙元一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推着行李箱,两人都沉默着,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有行李箱的轮子在地上滚动发出的『嚓嚓』声。

关珊雪只觉得每走一步都分外沉重,一方面是刚才她对两人关系的思考,另一方面也有今天那个噩梦对她的影响。

孙元一内心也差不多是一样的感受,他虽然不知道关珊雪为什么忽然变得表情这么凝重,可是他能感受到那种压抑的情感,这短短的两百米,走起来似乎格外漫长。

「元一…到了…」地阯發鈽頁**.com哋址发咘頁**.com一直走到了机场门口,还是关珊雪先开了口。

「啊?」孙元一一晃神,看到已经到了机场门口,说道:「我…我送你进去吧…」关珊雪点点头,孙元一一扭头,看到机场广场上有一块巨大的黄山石,上面龙飞凤舞地刻着几个打字:洛沙岛国际机场。

「阿雪…」两人已经进了候机厅,孙元一忽然道。

「嗯,怎么了?」关珊雪问道。

「我们去换了登机牌然后到外面,我给你拍张照好吗?」孙元一说道,「来了这几天,我们都没有拍照,那天去海边我们都没拍。

」他看看周围没人,又轻声道:「这也算我们蜜月旅行的纪念呀…」关珊雪脸上又是一阵红晕,自然是千肯万肯,点点头。

换好登机牌,还有五分钟就要检票,孙元一拉起关珊雪的小手,小跑着往那块黄山石那边跑。

关珊雪在后面一熘小碎步地跟着,感觉自己的步子跟不上他,想让他慢点,但又怕扫了他的兴,也就紧赶着追上去。

到了黄山石面前,孙元一停下来擦了擦汗,回头看看关珊雪,她也是一头细密的汗珠,顿觉自己这个举动太自私了,只顾自己跑,却忘了注意关珊雪。

忙伸手爱怜地擦掉她头上的汗珠,说道:「对不起呀阿雪,我只顾着自己跑了,光想着时间要来不及了,倒把照片的主角给落下了。

」关珊雪满脸绯红,佯作生气状道:「你还知道我是照片主角呀?再说了…下面还没好全…你就让我这样跑…万一这几步就让它再肿了怎么办?」孙元一听得出她虽然是嗔怪,却更像是撒娇,在她唇上一吻道:「没事…那个药膏我带着呢…要是再肿了…我们就找个没人的地方…嘿嘿嘿…」「去你的…」关珊雪推他一把,被他来了这么一手,她刚才的愁思倒削减不少,便又道:「怎么拍啊?」孙元一掏出手机,四下比了一下,说道:「你就站这里,我稍微远一些给你拍。

」关珊雪依言站在了原地,孙元一走出约莫五十米左右,将『洛沙岛国际机场』几个大字全都拍了进去,然后又靠近一些,想要给关珊雪拍了几张单人照。

这才又回到关珊雪身边。

一阵海风吹来,将关珊雪的头发与裙子都吹往一个方向,关珊雪『啊呀』一声,伸手扶住了她的帽子。

『嗤嗤嗤』,就像是偶像剧中编好的一样,另一边的草坪上自动浇灌机开始喷水,在海风的吹动下飘向关珊雪这边。

关珊雪到底是学舞蹈的,镜头感十分的好,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连续摆出了好几个姿势,脸上的表情也洋溢着笑容,在水珠映射的阳光照耀下,唇似弯月,目如朗星,孙元一看得都愣住了,此情此景下的关珊雪,美得格外出众,却又美得如此自然。

他的手按在了拍摄键上,只听『嚓嚓嚓』数声,手机开启了连拍模式,将关珊雪这风中美人的姿态都记录了下来。

「好了吗?」看孙元一向她走来,关珊雪问道。

「嗯,好了,走吧!我送你到安检口。

」孙元一说道。

关珊雪却把嘴一嘟摇摇头道:「你给我拍了,我却没给你拍,这应该是我们两人的回忆呀…怎么能只拍我一个人呢?」说着她掏出手机,让孙元一也站在那里,给他拍了好几张照片,满脸都是笑意。

拍完之后,她还不罢休,又找来一个路人给她和孙元一拍了数张合照,一会是她靠在他肩上,一会是他亲吻她的脸颊,一会又是两人深情对望,连续拍了好几个动作才停了下来。

「好了?」孙元一问道。

「嗯!」关珊雪笑着回答道,「走吧!」孙元一让她坐在行李箱上,自己扶着箱子推着她,省得又是一路小跑把『小雪』给弄肿了,一直将她推到了安检口,关珊雪才从上面下来,看看安检口,几次欲言又止,想将自己的那个梦境告诉他,可是最后还是没有说话,在他唇上轻啄两口,这才恋恋不舍地跟他挥挥手道别。

孙元一看着她的身影缓缓地消失在拐角处,这才收回了视线,看看时间,已经是六点五十,还有十分钟,飞机就要起飞了。

转身出了机场,他打的回到了那个酒店,迅速地收齐自己的行李,将房卡交还给柜台,然后他就去了另外一家酒店拿了一张房卡。

来洛沙岛的第一天晚上,他与关珊雪就有了肌肤之亲,虽然还没有像今天这么亲密,可是他也担心一旦事情被他人知道了应该怎么应对,所以第二天一早,他去给关珊雪买早餐的时候将附近的酒店都跑了一遍,好容易才找到一间房,当时就定下来的,而且给了五天的钱。

所以现在关珊雪一走,他就立刻搬到了这个酒店来,只要他住了这个房间,以后即便有人问起来,也不会无言应对。

再说关珊雪,坐在飞机上,她看着手机上开怀大笑的孙元一,嘴角总是不自主地上扬着,心里像灌了一瓶子蜜一样,特别的甜。

直到广播中提醒已经快要到达c市,她才回过神来,在手机上设置了一个私密空间,将孙元一的照片、自己与孙元一的合照都放了进去,这才安心地放下了手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