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才不会是魅魔】(05)

31,needsomebackup,anyunitcopy?
Repeat,10- 31,anyunitcopy?Fuck!」恼怒地扔
下失灵的无线电,「咚」的一声弹夹坠地的声音响起,带着满满一排子弹的新弹
夹送入枪中,跪姿变立姿依旧双手持枪,双目死死盯着完好无损的目标,「你是
谁?把我姐姐怎么样了?!」敌人莫名强大而自己却是孤立无援,尽管强装镇静,
但安迪的声音还是带着一丝颤抖。

而饱食一餐的恶魔,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娇吟缓缓站起,向着安迪转过身来,
赤裸的身体带着火爆的曲线,高跟长靴也遮挡不住她修长的美腿……吃下了整整
一个弹夹的大威力子弹,对她而言并无任何影响。安迪的胸膛剧烈起伏、鼻息粗
重,几欲窒息的感觉分不出到底是因为愤怒还是魔女完美的身段,随后一张隐藏
在蕾丝眼罩下的面容出现在他视线中,血红的美眸如同深不见底的深渊,牢牢地
吸收着他的目光的同时,禁锢着他的身体。

「嗒……嗒……嗒」,高跟靴敲击着木地板,魔女白皙的脸庞带着妖艳的媚
笑,在安迪的双眸中越来越大,散发着淫香的赤裸娇躯避开了枪口,柔软的手温
柔地抚上他的脸颊,而后用力一捏,分开安迪的嘴,如血的红唇立即盖了上去,
一股又浓又密的香津顺着纠缠不休的长舌渡入其中,被长靴包裹的膝盖往安迪小
腹狠命一撞,剧烈的疼痛让安迪弯下了腰,那股唾液也一滴不漏地被吞咽下去…


疼痛同样将安迪从震惊中唤醒,狂暴的怒火在他心中掀起滔天巨浪,「啪啪
啪啪」一串迅疾的手枪速射再次清空了弹夹,美人笑容依旧毫发无损,突然眼神
变得模糊、头脑也一阵失神,「该死,你喂我喝下了什么?」生怕夜长梦多的安
迪只想尽快结束战斗,不等对方回答就怒不可遏地将手枪一甩,冲着她急速近身
一个侧踢紧接一个回旋踢,低鞭、高鞭、直拳、膝击,接着一个抱摔将吉娜放倒
在地,左臂锁紧她的颈部,右手成拳狠命地击打着她的面部,一下两下三下…拳
拳用劲…直至力竭……

「弟弟打够了么,接下来可就轮到姐姐了 」魔女的脸庞带着嘲弄的微笑,
娇美如初却是一点受伤的痕迹都没有,安迪猛然想起方才对方几乎没有任何抵抗,
任由自己将其如沙袋一般攻击,而足以将一个壮汉揍成烂泥的暴击过后,对方居
然毫发无损,心底的恐惧如同黑洞一般逐渐扩大,侵蚀着他的理智,大脑中一个
声音在对他说:快逃!还没等他付诸实施,一只玉臂在他胸膛轻轻一推,安迪就
被笔直地击飞直到重重撞在墙沿,喉头一甜喷出一口鲜血,巨大的冲击震得天花
板的吊灯都在摇晃……

靴跟敲击木地板的声音再度响起,没几步就到达安迪跟前,「刚才弟弟打的
姐姐这么疼,还打姐姐的脸,真是要好好惩罚呢!」长靴美腿伴着话音直冲其门
面而来,拼尽全力才勉强跪坐起来的安迪弯下身双臂交叠试图阻拦,却直接被击
破了防御,皮质的靴面结实地击打在他的胸腔,180磅体重的安迪下一刻便如
同断了线的风筝飞向空中,背部重重砸在大门顶端的门框上,脊椎发出一声脆响,
引来安迪一声惨叫。

而上一秒还保持踢腿姿势的女妖,下一秒就出现在安迪坠落的下方,娇美的
容颜带着残忍的微笑,安迪的瞳孔猛地放大,却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娇嫩的双
手抓住下落中安迪的衣物猛地一拽,而后自己单膝跪地,任由安迪的腹部结结实
实的撞在立起的那条膝盖上,「啪啪」两声脆响同样伴着安迪的惨叫,几根肋骨
宣告折断,同时折断的,还有安迪一直以来身为精英战士的骄傲,浑身的疼痛让
他明白,眼前的妖精绝不是自己能对付的怪物……

无数战场厮杀磨砺出的求生意志,给了安迪最后的动力,逃,逃出这个地方,
再去寻找增援,就成了他最后的念头,拖着沉重的身体,忍着前胸后背的剧痛,
安迪一步一颤地想要逃离。魔女满眼戏虐地看着他,如同看待牢笼中一只将死的
老鼠,任由其一瘸一拐的离开,「逃吧,逃吧,带着屈辱和恐惧可耻地逃走吧,
充满恐惧味道的精液,可是姐姐的最爱呢 咯咯咯。」

不敢去想那个恶魔会不会追来,只能心存侥幸的前行,10分钟后,远离了
自己住宅的安迪身处一条林间小路中,这是他平日里夜跑的路线之一。按照现在
的速度,步行5分钟后就是一个加油站,那里有水、食物、急救包,更重要的,
是有电话和供报告紧急事件的警报装置。越过一个弯道,加油站的灯光已经出现
在夜空中,安迪心中重又燃起了希望。

然而,前方的道路中央,一个妖艳的身躯如同一桶冷水将刚刚燃起的希望之
火浇灭,绝望和恐惧的黑洞彻底吞噬了安迪最后的意志,失去意志支撑的身体颓
然倒下,就此放弃了抵抗。娇躯已经穿上了衣物,但暴露的三点式服饰反倒更添
诱惑,恐怖却美艳的恶魔来到他身前,居高临下地施以甜蜜的毒吻……

5。2

安迪迷迷糊糊地醒来,大脑还是昏昏沉沉,试图活动下四肢,随后浑身上下
的剧痛就让其痛苦的呻吟,神智也彻底回到现实中,想起了先前自己家中的打斗
和最后的毒吻,随后发现自己的衣物还在身上,以头部和背部为支撑,身体斜斜
地躺在一个类似牙科诊所常见的医疗椅的装置上,但头部和四肢都被好几个皮带
锁定,双腿被抬起、并被羞耻地分开,头顶一盏手术灯正发出灼目的强光……

打量了一下自己所处的环境,一个密闭而压抑的空间,座椅一边满是摆满各
种药瓶的柜子,五颜六色的液体带着莫名的寒意,另一边则是一排排可移动的墙
体,上面挂满密密麻麻的女性SM服装、靴子、皮鞭、铁链等等各种调教道具,
靠近自己的一辆推车上,各种金属制的拷问刑具散发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冰冷光泽
……房间其余的部分则笼罩在一片黑暗中,犹如一间处刑室。对于严刑,安迪并
不陌生,所有直属侦察连的游骑兵,都要在模拟战俘营接受反审讯训练,生存、
躲避、抵抗、逃脱是训练的核心内容,想到这些,安迪稍稍安心。

「吱呀 咔嚓」随着门开启又关闭的声音,高跟鞋踏地的声响离安迪越来越
近,一个曲线火爆的苗条身影出现在灯光下,体香浓郁、长发披肩,一件黑色的
蝙蝠衫连衣短裙,宽松的上衣仍被挺翘的巨乳勾勒出挺拔的山峰,浑圆修长的美
腿被黑色连裤袜包裹,一双酒红色的金属细高跟鞋,正好与火红的双唇相配,黑
色的蕾丝眼罩揭示了来者的身份,正是重伤安迪的魔女。

「你把我姐姐怎么样了?!」不顾自己眼下的境况,安迪怒气冲冲地发问,
魔女似乎有些惊讶,火红的媚眼盯着安迪的脸瞧了好久,似乎是要验证他话语的
真伪,良久,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之后才娇柔地边笑边说:「你姐姐很好,可以后
会怎么样就要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了哟 小弟弟」。「呸!我有姐姐,才不是你弟
弟!」「这可是姐姐刚买的衣服呢,不老实的小朋友,姐姐一会要好好惩罚你哟。」
安迪一口唾沫恨恨地喷在那用料考究的连衣裙上,而那妖精嘴上不饶人,轻佻的
语气却是让安迪分辨不出真假。

「来,看着姐姐 」妖精的声音突然间格外媚人,安迪下意识地一瞧,就又
被那如血的双眸迷得失神,随后一场香艳的脱衣舞上演:只见美人腰肢轻摇,慢
慢转身将后背对着安迪,随后弯下蛇腰,迷人丰臀对着安迪包含挑逗地耸动。接
着双腿脱出高跟鞋,轻薄的黑丝缓缓褪下,裸露出凝脂般的美腿,下一刻那带着
浓郁媚香的黑丝,在空中划出一道曲线,精准的落在安迪胯间,已经暴涨的肉棒
被这一砸,舒爽地跳动了一下,摩擦着衣物带来更多的快感,精心施展的诱惑把
安迪的情欲逐渐撩拨起来……

连衣裙后的拉链缓缓下移,白皙的背脊露出一条隙缝,随后香肩轻耸,整条
连衣裙就坠落地上,绝美的酮体立时一丝不挂,这淫娃竟是连内衣也未穿。忘却
了身上的伤痛,被深深迷惑的安迪一股血气直冲脑门,衣物束缚的肉棒不甘心的
跳动着,然而诱人的魔女却隐没在了黑暗中,任由情欲不上不下的安迪独立苦闷
……

没过多久,一身妖艳的美人复又出现在安迪眼前:精致的锁骨间挂着一枚艳
红的宝石,其下红黑相间的漆皮三点式内衣,乳罩完美地衬托出丰满茁挺的豪乳,
与丁字裤以大片黑色网眼布料相连,给光滑平坦的小腹蒙上了一层朦胧的神秘,
4根吊带从腰部顺延而下,扣在两条黑色的丝袜上,一双黑色尖头高跟鞋在地面
敲打出动人的音符,带着荡人的媚笑如同走台的模特般,一步三摇地向安迪而来:
「为了好好惩罚小弟弟专门换的衣服,喜欢吗?」

「哼 做梦」明明饥渴难耐却佯装不屑的安迪,毫不费劲就被识破,那根早
已充血涨大的男根,隔着衣物被一只小手紧紧握住,「还嘴硬呢,那这位小弟弟
这么精神是因为什么呢?咯咯咯」魔女一边言语调戏一边还暗含节奏地揉揉捏捏,
软肋被抓牢的安迪已被那几下舒爽的挑逗引出几声闷哼,立马羞愧的涨红了脸,
恼羞成怒地吼道:「要杀要剐就来,玩什么花样?!」

「咯咯咯,弟弟这么大的人了还会脸红啊。你放心,姐姐说过要好好惩罚你,
就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哟。只不过……咯咯咯」欲言又止的妖精挂着令人恐惧的
笑意,心里也不禁一颤的安迪不由发问:「只不过什么?」魔女却是不答,娇颜
凑近安迪的脸颊,伸出香舌在他耳垂缓缓舔舐,甜腻的体香钻入安迪的鼻息中,
让其周身皆沸,而后他全身衣物突然消失无踪,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到愈发柔腻
的娇音:「只不过,姐姐才不舍得把弟弟杀啊剐啊的哟,姐姐啊,只会让弟弟在
快感中坠入地狱!」

5。3

话音方落,小手就将先前脱下的黑丝连裤袜套在暴涨的肉棒上猛地捋动起来,
火热的红唇也稳稳盖在安迪的嘴上,细长柔软的香舌追逐着对方口中的猎物,狂
暴的攻势片刻就让安迪喘不过气来,在妖精高超的吻技下,短暂的喘息也被利用
起来,让其将一波波香津不断的咽下,如同在原本就熊熊燃烧的欲火中添入滚烫
的燃油,而那绵软而又极富弹性的酥胸,也在安迪赤裸的胸膛蹭动,而他的腰部
早已在媚香和口水里暗含的淫毒侵蚀下,忘却了先前的重伤,配合着玉手的捋动
主动地挺动着。

娴熟的技巧和高级丝袜冰爽丝滑的绝妙触感,让男根不过一会就已近强弩之
末,发热到滚烫的肉棒一跳一跳,暗红的龟头竖眼流出一股股的滑液,眼看精华
就要倾泻而出。魔女心底闪过一丝窃喜,却另外有了计较,原本套弄肉棒的小手
双指成环,在发泄即将开始的瞬间死死箍紧输精管,把将临的高潮硬生生堵死!
「唔……唔……」被以吻封口的安迪只能发出含混不清的呜咽,急的眼泪都流了
出来……

在阻断了一次高潮之后,魔女的拿开套在肉茎上的黑丝,玉手直接握住安迪
的男根开始不缓不急地套弄,将其维持在发泄的边缘。妖精随后松开他的双唇,
带着狐媚的微笑吐着冷酷的话语:「你要是在接下来的一分钟里射出来,你可就
只能等着给你姐姐收尸了 」原本一心想要发泄的安迪,吓得立刻睁大了眼睛,
死死盯着眼前的艳妇:「你敢!?」蕾丝眼罩遮挡了部分的表情,可那眯起的媚
眼和弯曲的红唇,还是清晰地表达出了那份得意:「你说姐姐敢不敢呢 嗯哼…
…?」说着那尖细的指甲就在敏感的里筋上一刮,又急又气的安迪急忙噤声,专
心忍过了这次将出的高潮,惹得妖女一阵开心的嘲笑。

「好!我忍下一分钟,你就把我姐放了。」牵挂姐姐的他终究不敢冒险,别
无选择地接受了魔鬼的条件,即使看到对方那一瞬间变得饥渴的眼神而感到后怕,
却也别无他途。「那姐姐接下来会好好关照你这个小弟弟的,咯咯咯咯 」一只
电子时钟设置成了1分钟倒计时,莲步轻移,妖艳的肉体出现在安迪大开的双腿
之间,一直没离开男根的纤手依旧让其保持着充血的状态,妖精挂着不怀好意的
媚笑,让安迪心惊肉跳的同时却充满期待。

「计时开始!你看姐姐的这两根手指环成一圈,再把弟弟的肉柱根部套进这
个圈套里,就这样一圈一圈地转啊转,感受到了嘛?剩下的手指在抚摸着弟弟的
蛋蛋哟,只要姐姐的手不放开,弟弟的肉棒就会一直充血挺立着,精液也会从里
面源源不断地输送到这里!」美艳的魔女一边说着一边将另一只手攀上最为敏感
的龟头,纤细柔软的手指巧妙地抚弄,闪闪发亮的透明肉汁成为了最合适不过的
润滑剂,艳红的指甲和柔嫩的指尖同时带来截然相反的感受,经历过坚硬指甲的
狂暴洗礼之后,是指尖温柔如水的爱抚,娴熟的指技让可怜的肉棒饱受折磨,大
开的竖眼如同缴械般不断地吐出汁液。

「哎呀呀,这才5秒钟呢,小弟弟干嘛把眼睛闭上了?还把拳头握这么紧呀?
咯咯咯。你感受到了嘛,你肉棒的小头头,已经被姐姐的手整个包住了哟,姐
姐软软的掌心就这样磨蹭着你的小洞洞额 呐,姐姐的手指还会动哟,就像好多
好多的蚯蚓在弟弟的肉棒上这样子一蹭一蹭 」愈柔愈媚的话语如同恶魔的催眠
指引,在双眼紧闭的安迪脑海中勾勒出逼真的画面,让他能仔细地体会到每个动
作带来的不同快感,从马眼涌出的肉汁汹涌地覆盖了龟头,而后带给蠕动中的手
指更多润滑,发出滋遛滋遛的淫荡水声,暗示着对榨取精液无尽的渴望。

倒计时50秒,言语的刺激配合精妙的指技,让安迪经过短短10秒钟内就
后悔接受了魔鬼的协定,紧握双手已经满足不了他忍耐快感的需要,紧紧扣住拘
束椅的指节已经因为过度用力而发白:「狗屁!!啊,你才不……是我姐,我一
定……不会射……给你!」「噗嗤 口是心非的小坏蛋!看来是姐姐努力的还不
够呀,那,姐姐再叫你更舒服一点哦 」妖精的嘴角勾起一抹淫邪的笑意,如果
安迪睁开眼就能察觉到这笑容里毫不掩饰的危险。「姐姐知道小弟弟的秘密哟,
就是,这里!」原本套弄肉棒根部的手移动到了阴囊和后门之间的会阴,两根纤
细的手指重重地按了下去,然后有节奏地一按一松,一按一松!

如同打开了快感的开关,巨大的快乐猛地冲击着敏感的身体,让安迪的小弟
弟立刻就做出了反应,原本鼓胀的柱身仿佛瞬间又涨大了几分,火热的龟头变得
滚烫,越来越多的透明汁液在红肿的龟头上吐得到处都是,而他全身的肌肉崩的
紧紧的,如同迎合快感般把腰部猛地挺起,连紧闭的双目也猛地睁开,一脸不可
置信的表情:「怎么……可能……你怎……么会……知道这……里的!?啊!!
不要!!」被抓住要害的安迪,只好狂乱地扭动腰部,试图逃避对方致命的攻击。
「咯咯咯,没有用!没有用!这个部位的刺激很特别哟,你越是挣扎就越舒服,
你这样动来动去的,是要姐姐再帮你更舒服嘛?!呵呵呵呵……」回应他的,只
有魔女得逞后妖媚的笑容。

「哎呀,时间过了一半了呀,差点就玩过头了……」听到妖精的话,安迪翻
了一个白眼,心中的绝望更甚,难道她之前都是在玩么?那她到底还有多少淫荡
的手段……魔女狡黠的一笑,仿佛能听到安迪心底的声音,「呵呵呵,这可爱的
小表情,是想知道姐姐还有哪些让你舒服的性技嘛?不用着急,你只要乖乖地,
姐姐一下子就能榨出你的精液了……」洁白的手臂猛一用力,就把安迪扭动的身
体死死按回拘束椅上,随手将方才的丝袜塞入他口中,除了屈辱地剥夺了他的话
语权之外,黑丝上沾满的妖精下体淫液也把安迪的肉棒激发的愈发敏感。

而妖精从猩红的双唇间伸出一条挺翘的舌尖,先是挑逗似的在里筋上一舔而
过,引得肉棒猛地跳动了一下,而后饱满的香舌或是卷成一个半圆前后滑动、或
是竖直起来却还能如波浪一般高速摇摆,犹如示威般展现出各种动作,可以预见
若是肉棒被含进口中,将会被怎样地蹂躏。察觉到安迪心中的恐惧,魔女殷红如
血的双眸射出摄人的欲望,仅仅这个饥渴的眼神就能让人狂射不止!因为忍耐而
满头大汗的安迪,同样因为这连串的勾引而心脏狂跳。

倒计时20秒,魔女也不再过多言语,魔窟般的小口如捕食的毒蛇,一口含
住了安迪的肉棒,随后毫不意外地被那湿滑的香舌玩弄到了天堂,大量的唾液在
香舌与肉棒之间搅拌翻滚,发出的淫靡声响混合着安迪粗重的鼻息在静谧的处刑
室中回荡,饱含淫物的唾液顺着张开的马眼深入输精管,悄无声息地在所经之处
成倍地提升着敏感度。温暖的口腔将肉棒不留缝隙地吞没,红润的双唇紧紧地围
箍肉棒根部让流向其中的血液只进不出,又柔又软的肉舌时而在火热的棒身上来
来回回地扫拨,时而缠绕着肉棒凹陷的沟壑划出一个个圆符,时而专攻顶端的玲
口一探而入……如潮水般奔腾而来的快感宣誓着妖精对精液榨取的渴望,被魔女
死死压制的身躯动弹不得,摇摇欲坠的精关让安迪心急如狂……

倒计时10秒,「决不能让她伤害姐姐!」暗下决心的男人用手指生生从掌
心中抠下一块血肉,疼痛让海量的快感瞬时减轻了许多,然而魔女敏感的口腔从
肉棒上感受到了异样,安迪掌心流出的鲜血也让知觉敏锐的她很快找到了原因。
肌肤滑腻的手臂从安迪胯间划过,刚刚给他带去无边快感的双手其十指相扣,掌
心发出的魔力不但很快修复好了安迪的伤口,还借着修复的过程提升了其中的敏
感程度,而后艳红的指甲就在完好如初的掌心逗弄,好不容易才减轻的欲火又重
新点燃,精液冲过敏感的输精管,从肉茎内部带去无法抑制的快感,依旧含着肉
棒的香舌,终于尝到了精元的味道,尽管稀薄但却预示着精关的崩溃已经近在眼
前。

倒计时5秒,受到稀薄精元的鼓舞,原本只是包裹着肉棒的口腔内壁开始激
烈地蠕动,如同淫魔的榨精肉穴般将肉棒上所有的敏感点一个不留地狠狠蹂躏,
已近极限的龟头立刻又酸又涨地僵硬起来,浑身肌肉已经紧张到颤抖的安迪,双
眼不甘地望着埋首在他胯间的妖精,伴着含有丝袜的口中发出的哽咽声留下了两
行清泪……

察觉到他绝望的目光,魔女妖艳的红瞳愈发媚人,含着肉茎根部的双唇保持
着紧箍的力道,灵活的香舌弯曲成U型,半包裹着肉茎的下侧,而后头部猛地抬
起往上一抽,娇艳的桃腮深深地凹陷进去,包裹着阴茎的软舌也从其根部一路上
移,划过敏感的冠沟和里筋,最后顶住马眼快速地舔弄几下;而一股从魔女咽喉
深处传来的强力吮吸从玲口侵入,瞬间穿透整根肉棒,仿佛要把安迪的骨髓都吸
出来!绝妙的口技瞬间把安迪推进从未体验过的快感漩涡,竖眼张开几滴美味的
白浆喷射而出,发出致命一击的妖精得意地合上双眼,等待着更多精液的到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