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深夏】

那年大学暑假,我去了农村老家,住在一个从未见过的舅舅家里。舅舅一家
人对我非常热情,对我这个京城来的大学生殷勤备至、羡慕有佳,他们让我住在
一个单独的房间里。

舅舅家里有三个孩子,大女儿是个领养的孤儿,今天21岁,名叫玉玲。二
女儿丽梅17岁,还在上中学,还有一个小儿子宝林12岁,才上小学六年级。

他们对我都非常钦佩。看得出来他们一家人对领养的玉玲不好,初中没毕业
就不让她继续读书了,在家里操持家务,家里所有繁重的家务都由她一人来做。
而那两个亲生的孩子在家里什么都不干,惯得不得了,尤其那个宝贝疙瘩宝林,
在家里简直无法无天,舅舅都得让着他。这姐弟俩经常一起欺负玉玲,玉玲也只
能忍着让着,没方法,毕竟寄人篱下呀。

一天晚上我正准备上床睡觉,舅舅对我说:“小凯呀,今天你玩了一天也累
了,让玉玲好好给你洗洗脚吧。”

我一脸的诧异,玉玲已经端了一盆热水进来了。我一看还是恭敬不如从命,
就脱下了袜子,坐在床边上。

玉玲在我跟前找了个小板凳坐了下来,冲我微笑了一下,抓起我的一双脚放
进热水盆里,顿时一股莫名的暖流传遍我的全身。

玉玲轻轻地揉搓着我的双脚,我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玉玲,透过她凌乱的头
发,我发现她的五官长得还算标致,鹅蛋脸,很白皙,眼睛很大,嘴唇有点厚,
虽然有一些农村姑娘的乡土味,但是好好收拾一下也算是一个古典美人。

玉玲的身体已经发育成熟,微微发胖,胸部已经高高耸起,腿看上去很粗,
屁股坐在小板凳上显得板凳有些不堪重负,玉玲整体给我的感觉是很肉感,她此
时正分开双腿坐在那儿,她的档部我是一览无余,她穿了一条米色的裤子,我注
视着她米色的档部,她的档部真是很大,因为她的屁股实在够大。

我看得禁不住有些兴奋,我的阴茎开始上翘,我前面的裤子开始被撑起,玉
玲似乎注意到了我身上的反应,脸色变的绯红,头愈发往下低,但是双手却还在
洗搓着我的双脚。

我愈发兴奋,放肆地注视着她隆起的胸部,她的胸部真是迷人,又高又大,
几乎占据了半个上身,我不再犹豫,一只脚从她手里抽了出来,一下子按在她的
右胸上,她猛地抬起头,用惊诧的眼睛看着我,我没有说话,冲她微笑着,那只
脚却没有离开她的胸部,在她的奶子上不停地蹭来蹭去。

玉玲又低下了头,听凭我的脚在她的身上肆意菲薄。我又把另一只脚抽了出
来,两只脚在她的两个大奶子上来回的挤压。我的大脚趾逗弄着她的奶头,我能
感到她的奶头变大变硬,我的眼睛又移到了她米色的诱人的档部,于是我把一只
脚又按在了她的档部。

玉玲继续低着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的脚在她档部的中间上下摩擦,我能感觉到她里面穿了一条内裤,我的脚
在她的档部上估算着阴道的具体位置,然后加大了挤压的力度,玉玲的呼吸开始
加粗,身体开始微微摇晃,我的大脚趾对准了她可能的要害,使劲往里挤,玉玲
忍不住叫了一声。

我一下子扯掉了自己的裤子,刹那间一个硕大的阴茎抖了出来,它直挺挺地
立着,玉玲惊得“啊”了一声,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我说:“把手放下来。”口气中含着一种命令,玉玲放下了双手,却把通红
的脸扭向了一边。

我又说:“把脸转过来,看着它。”

玉玲转过身来看着我的脸,眼光慢慢移到了我的阴茎上。

我说:“你以前见过这东西吗?”

玉玲摇了摇头。

我说:“再去打盆水来,给我好好洗洗它。”

玉玲犹豫了片刻,就出去又端了一盆热水进来。我让她离我近一点,她就向
前挪动了一下板凳。我一把拉过她的手,她的手很宽很厚实也很柔软,握在我的
阴茎上,她的手本能地向回缩,但是我的力气很大,她的手也就不再躲避,但是
微微发抖。我从床头拽过一条毛巾递给她,她就用毛巾蘸着热水为我轻轻擦洗着
龟头,她盯着我的龟头,擦得很是专注。

我看着她通红的脸,问她:“知道这东西叫什么吗?”

她害羞地说:“不知道。”

我说:“这东西叫大鸡巴。”

她扑哧一声笑了。

我盯着她的厚嘴唇,说:“用嘴亲它。”

她立刻慌乱地摇着头,说:“表哥,不要。”

我一把抱住她的脸,说:“听话,亲它。”

她迟疑着,我就抱住她的脸往我的鸡巴上靠,她的鼻子已经碰到我的鸡巴,
但还在躲避,我一用力,一下子把她的脸压在我的鸡巴上,僵持了片刻,她终于
张开了她丰厚的大嘴,把我的鸡巴含了进去,她按照我的吩咐,用她软绵绵的舌
头舔着龟头,并且嘴唇开始上下滑动。

我的手从她的领口塞了进去,她没戴乳罩,我立刻摸到了她胀大的奶头,我
用力抓捏着,同时另一只手拍打着她涨红的脸庞。

这时候院子里传来舅舅的声音:“玉玲你洗完了吗?”

玉玲赶紧从嘴里吐出我的大鸡巴,连声说到:“洗完了洗完了。”然后拿着
脸盆快步走出了我的房间,丰腴的屁股来回扭动着离开了。

打那以后,玉玲似乎在刻意回避着我,也不再来我的房间,每次看见我她总
是低着头。有一次我看见只有她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晒衣服,就快步走到她跟前,
对她说:“玉玲你怎么老躲着我呀?”

她低着头不说话,我望着她丰满的身材,一下子又来了冲动,趁她低着头的
时候,一把抓住她的一个奶子。她竟没有抬起头,也没有躲避,似乎早在意料之
中似的。于是我更放肆了,另一只手竟直接摸向了她的档部,我能感觉到她档部
中间的肉很肥很软。

我正在过手瘾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声音:“表哥!”

我一抬头,发现我的表妹丽梅正站在她房间里的窗户边上看着我。我吓得立
刻缩回了手,玉玲也连忙转过身去继续晒衣服。

丽梅说:“表哥,你过来一下。”

我就走进了丽梅的房间。丽梅的房间我很少进去,布置的很雅致,丽梅用一
种似笑非笑的眼光看着我,我说:“你叫我干什么?”

丽梅说:“不干什么,就是想让你进来,别跟她在一块。”

我没说话,有点生气。

丽梅脸色微红的说:“表哥你说我长的漂亮吗?”

其实我一直把丽梅当小孩看待,平时也没怎么注意她。于是,我仔细打量了
她,丽梅身材比较瘦削,身上没几两肥肉,好象还没有发育开,丽梅的长相还可
以,瘦长的脸型,眼睛不大,但眼神很凌厉,一看就知道是个厉害主儿。

我笑了笑说:“挺有气质的,称得上是冷美人了。”

她一听很高兴,说:“刚才你跟玉玲在干什么?”

我笑了笑:“那不是你应该知道的。”

她说:“切!其实我全明白。”

我说:“你明白什么呀?”

她说:“反正不是什么好事!”

我说:“你还分得清好事坏事?”

她说:“那当然,要是好事,那咱们做一做呀?”

我一楞,盯了一下丽梅,发现她的眼神里有一种期待的神色,我一想这个女
孩胆子可真够大,还是避开为好,就说:“我得出去一下。”转身走了。

那天以后丽梅对玉玲的态度愈发恶劣,动不动就大骂,还唆使宝林跟着一块
骂,我实在听不下去,但也不好说什么。玉玲似乎对这些早已习惯,也不还嘴,
一味忍让,只是对我愈发躲避。

一天下午,舅舅舅妈都上班了,丽梅突然兴冲冲地跑进我的房间,说:“表
哥,到我房间来,我让你看一样好东西。”

我懵懂着被她拉到了她的房间,我说:“什么好东西?”

她指着侧墙上面的一个小天窗说:“你到那儿去,让你看一场好戏。”

于是我站到床上,透过天窗看去,我看到的是宝林的房间,房间里有四五个
宝林的同学正在玩闹。

我说:“这有什么好看的?”

丽梅说:“等着吧,好戏就要上演了。”

说话间我看见宝林和玉玲走了进来。

我觉得纳闷:“玉玲怎么和一群小学生玩上了?”

只见宝林随手插上了门,对玉玲说:“叫你来,是想让你帮我们一个忙。”

玉玲说:“什么忙呀?”

宝林说:“我们几个同学都没见过女人的身体长什么样,你得让我们见识见
识。”

玉玲说:“这怎么可以。”

说完转身要走,宝林提高了嗓门:“今天你要是不满足我这几个哥们要求,
我他妈跟你没完!”

玉玲本来就很怕宝林,听他这么一喊,就没敢走。

说:“那你们想怎么样?”

宝林说:“很简单,你把衣服脱光了,让我们看一看,就让你走。”

玉玲迟疑了一下,转身看了看那几个同学,那几个同学神情都很兴奋,一个
个两眼放光,等着看好戏。

宝林说:“赶紧脱,哥们们都等不及了。”

玉玲解开了上衣的纽扣,脱掉了上衣,露出了白色的内衣,内衣很紧,紧紧
贴着玉铃丰腴的上体,显得玉玲的胸脯非常突出,玉玲又脱下了长裤,露出了白
色的内裤,并不算小的内裤紧紧环饶着她肥硕的屁股,显得格外的肉感。

玉玲看了看周围,那几个同学目不转睛的看着,露出神往的眼神。玉玲掀起
了内衣,两手把内衣往头上掀,突然,一对浑圆的大奶子跳了出来,这奶子实在
够大够白,奶头粉红色,奶头微挺。

宝林也看呆了,直勾勾盯着那对大奶。玉玲转了个身,又把内裤往下拽,天
那,一个南瓜般的雪白的大屁股呈现眼前。此时玉玲已是一丝不挂,赤条条地站
在一群小学生中间。

她转过身来看着宝林,说:“可以了吗?”

宝林呆了半晌,对那几个同学说:“怎么样?看着很过瘾吧?”

其中一个同学说:“不错,我今天算见着女人的大屁股了。”

另一个也说:“我他妈今天算见到女人的大奶子了。”

还有一个说:“不行,我他妈还没见过女人的逼呢。”

宝林说:“对,你得让我们看看你的逼。”

玉玲没有办法,就坐在椅子上分开了双腿,露出了粉红色的阴部。

一个同学说:“我也看不见呀,你把两腿再分大点,把屁股往上抬一抬。”

于是玉玲的阴部彻底打开了,阳光下,她的阴部是那样清晰,我能看见她的
小穴含翠欲滴。

那个同学又说了:“女人的逼怎么长这样呀?怎么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到底哪块是逼呀?我听说逼就是一个小洞,咱们能在里面撒尿。”

宝林就对玉玲说:“指给我们看,哪块是逼?”

玉玲的手指向了小穴。

那个同学说:“原来这就是女人的逼呀,总说操逼操逼的,原来操的就是这
儿呀。”

然后他对另一个同学说:“我操你妈逼!”

另一个同学也不示弱,用手指着玉玲的小穴,说:“我操你妈那儿!”

周围的几个人都哈哈大笑,玉玲合上了双腿。

这时又一个同学发话了:“我还得看看女人的屁眼。”

于是玉玲又转过身去,慢慢地撅起了她硕大的屁股,越撅越高。

宝林走上前说:“屁眼得把屁股扒开才能看到。”

一个同学马上站起来说:“我来扒!”

他两手抓住了玉玲的两瓣大屁股,用力扒开,一个褐红色的屁眼显露出来。
他说:“操!女人的屁眼也没什么两样!”

其他人也都围了上来,他们在玉玲撅着的大屁股的四周围成了一个圈,其中
一个人煞有其事地拍着玉玲的大屁股,说:“这屁股不错,能卖个好价钱!”

另一个人则在玉玲的阴部来回摸索着,玉玲要直起身来,宝林一把压住她的
背,说:“难得我哥们今天高兴,你就再忍耐一会吧!”

于是有五六只手在玉玲的阴部摸索着,他们摸摸这儿,捏捏那儿,哪儿都觉
得新鲜。玉玲哈着腰,大奶子垂了下来,来回的摇摆,这时有人已经开始摸她的
奶子了,他们把玉玲的奶子纂在手里来回揉捏,有一个还要解开裤子要在玉玲的
逼里撒泡尿。

玉玲一下子站了起来,说:“这回总该完了吧?”

他们说:“你得让我们吃大奶。”

玉玲没办法,只好坐下来,于是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叼着玉玲的大奶子玩命
的吸,最后总算让玉玲穿上了衣服,放她走了。

这一幕看得我心惊肉跳,当我回过神来,发现阴茎早已经是撅得高高。

丽梅好象早就发现了,她不时盯着那个地方,说:“怎么样?这场戏精不精
彩?”

我说:“这是你导演的?”

她笑了笑:“你就说好不好看吧?”

我说:“现在的小孩真是不得了。”

丽梅突然用手抓住了撅起的阴茎,说:“表哥,你这儿怎么这么高呀。”

我惊呆了,丽梅趁机解开了我的腰带,抓住我的外裤内裤使劲往下一拉,我
的大鸡巴立马蹦了出来,丽梅握住我的鸡巴,说:“表哥,这个叫什么呀?”

我不能自制,说:“鸡巴!”

丽梅扒开我的包皮,盯着我粉红色的龟头,说:“表哥的鸡巴真好玩。”

她来回套弄着,不停的说:“表哥的大鸡巴真好玩!”

一会她凑上了小嘴,伸出了小舌头舔着龟头,我再也无法控制,一股热流喷
薄而出。

当暑假结束我要离开老家的时候,我对玉玲说如果在这个家呆不下去就来找
我,我会帮她找份合适的工作。但是她一直没有找过我,后来我听说她嫁人了,
婚后的生活很幸福。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