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教父】

《流氓教父》

作者:wumingxuan

第一集

第一章悲惨人生

「吱——哐当!」

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以及撞车声,将正在午睡中的小王天给吵醒了。揉着惺忪
的睡眼,王天把头从窗户中探出,打算看看是谁把他给吵醒了。

「天!姐!姐快来!」看到楼下,父母的车被另一辆车个撞得变了形,14岁
的小王天立即意识到,爸爸妈妈出事了,马上大声叫自己的姐姐。

「哐!」的一声王天推开了姐姐王静的卧室门,大声叫:「姐姐!快起来,
爸爸撞车了。」

王静有裸睡的习惯,由于是夏天,王静的身上什么都没盖,此时正大字形的
躺在床上睡觉。凄凄的芳草地中,两片阴唇微微颤动,原本不是很大的阴蒂,此
时也显得肥大异常,看来17岁的王静正在做着春秋大梦。

被王天吵醒的王静,忽的一下坐了起来,两个丰满坚挺的乳房上下颤动着。

看到弟弟闯进自己房间,不顾自己的春光外泄,大声叫骂:「浑小子,不是
告诉过你,姑奶奶我睡觉的时候,不许进我的房间么!小混蛋!你还看!」

刚刚开始进入青春期的王天,此时看到姐姐的裸体,下体的阳物慢慢的坚挺
了起来,不过他还是记得冒着被姐姐追杀,而闯进来的目的。死命的盯着王静的
阴户,颤声说道:「姐姐 不是的,是……是爸爸他撞车了~~」

「混蛋!你还找什么借口?赶紧给我滚出去!」看着弟弟盯着自己的阴户不
放,以为他在撒谎,站起身来,就要去教训一下这个色色的弟弟。

「真的!」看着走过来,要教训自己的姐姐,王天急忙把视线移开,不过还
是停留在姐姐胸脯上。然后解释道:「真的!姐姐,我刚才被撞车的声音吵醒,
就伸出头去,看到楼下爸爸的车被撞坏了。」

「胡说八道!现在爸爸妈妈都在上班,怎么可能撞车?」王静不信任弟弟,
紧紧拧住王天的耳朵,就把他往外拽。

「嘟!嘟!嘟!」敲门声响起,王静只好先放了弟弟,回去穿衣服,关门之
前,对王天道:「去开门,看看是谁。」

王天无奈,只好先去看门,他准备自己先下去看看,和这个不讲理的白痴姐
姐说不明白。

「家里有人么?快开门!出事了!」门外的人显然是等不及了,催促着道。

「来啦~是李叔叔吧!」王天听出,是隔壁李叔叔的声音。急忙跑到门前,
把门给打开。

「怎么这么久?」李叔叔进门就问,然后也不等王天回答接着说道:「快!

快下去,你爸爸撞车了,我已经叫救护车了,你和你姐姐快下去看看!」说
完,左右看了看,没有看到王静,就问王天道:「你姐姐呢?」

「吱呀~」刚刚穿上睡衣的王静从屋里跑了出来,着急的问:「您说什么?

我爸爸他怎么了?」刚才在屋里穿衣服的时候,王静听到了外面的对话,刚
刚穿上胸罩的王静,顾不得穿内裤,直接套上睡衣就跑了出来,想要问个究竟。

由于睡衣比较薄,所以王静的下体,可以隐约看到一片漆黑,不过李叔叔并
没有注意。看到王静也在家,赶紧对王静说:「也不知道为什么,你爸爸和妈妈
在这个时候回家来了,却在楼下的时候,被人给撞了。」

「轰~」王静听到父母真的出事了马上就要跑出去,看看父母有没有危险,
可就在这时,一声爆炸声,几乎断绝了王静的希望。

由于家住四楼,王静听到爆炸声,只好先跑到弟弟的卧室,探出头去,看看
怎么回事。

「不~」一声凄厉的惨叫,令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王天「哇~」的一声哭了起
来,他知道,一定是爸爸的车炸了。

事后,王家姐弟从车里面的遗物中确定了父母的死,而这起明显的谋杀案,
也被不负责任的纽约警察给判定为汽车质量问题。陈家姐弟除了得到一些保险赔
偿外,一无所有了。

陈氏夫妻是前年来到纽约,在一家软件公司做工程师,由于职位较高,公司
分给了他们一套三居,两年后,祖国内唯一的长辈,陈家姐弟的爷爷过世了,陈
氏夫妇便把一双儿女也给接到了纽约。那个报信的李叔叔,也是那家公司的工程
师。

陈氏夫妻出事后,公司就把房子给强行收回了,正在上学的姐弟二人,顿时
无家可归,那个李叔叔及其同事,也全都不去理会他们二人。

姐弟只能去贫民窟去找一间便宜的房子租住,凭借着父母的遗产,倒也平静
地过了五年平静的生活。可惜全无背景的姐弟二人,在姐姐刚刚大学毕业,弟弟
也刚刚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就迎来了人生的第二个转折点。

************

「哈哈~小妞!你们的房租可该交了,如果再不交的话,就只能拿你去抵债
了。」一个长满胸毛,被怀疑有大猩猩血统的壮硕男子,在王静租的房门口,向
王静逼债。

姐弟二人这五年来,由于都要上学,虽然姐姐也在做一些零工,但是大学的
开销太大,弟弟年龄小,想做零工,没人敢用。家里的钱愈来愈少,好不容易熬
到姐姐毕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王静的同学们,一个个得都有了工作,就是王
静这个品学兼优的人,总是处处碰壁。如今已经没钱交房租了,也就被房东逼上
门来了。

「大哥,求求你了,再宽限我一个月吧,过几天等我有工作了,我就把钱补
齐,求您了。」没钱的王静,为了能给弟弟一个挡风遮雨的地方,只好低声下气
的求着猩猩男。

猩猩男上前一步,矮小的身躯,几乎把脸贴到王静的胸上,吐着污浊的气,
淫声说:「嘿嘿~小妞,这是不可能的,你要知道,我也只替人办事,呃~替我
老婆办事。」意识到说错话的猩猩,急忙改口。

为了不被赶出去,王静只好无奈的任由那恶心的脑袋停留在自己的胸前,幽
幽的说道:「大哥,我记得您好像还没结婚,您就在宽限几天吧~」

「嘿嘿~」猩猩男淫笑了一声,突然伸手把王静拦腰抱起,扛在了肩上,然
后向着门口跑去。跑过门边的时候,还顺脚把门给关上了。

「啊~」被突然抱起来的王静感到非常恐惧,大声叫喊着:「你这个流氓!

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叫警察了!」

「哈哈~你叫吧~随你怎么叫都不会有人来的,你也不想想你父母是怎么死
的,要是有人管你们的事,你也不会这样惨了。哈哈~~」说着,猩猩男把王静
丢到了沙发上,然后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听到猩猩男的话,王静立刻失神,心想:是呀,一定是有什么阴谋。

「咝~」的一声,王静的上衣被猩猩男给撕开了,漏出了里面粉红色胸罩,
两个浑圆坚挺的乳房,在胸罩里面不安分的跳动,好像要跳出胸罩的束缚似的。

「啊~你混蛋!放开我!」感到上衣被人撕开,王静立即清醒过来,大声叫
骂着,扭动着。

猩猩男用双腿压住王静的双腿,一只手抓着王静的双腕,压在她的头上,另
一只手伸向王静的乳房,不停的抓着,挤捏着,大嘴去亲吻王静的脸,还伸出舌
头舔弄。

王静一边挣扎着,一边晃动脑袋。被那个恶心的人,弄了一脸的唾液,感到
万分得难受。同时心中祈祷着:弟弟呀!你快回来吧,姐姐就要被人给强奸了。

王静的感到胸前一凉,胸罩也被扯掉了,丰满的乳房立即暴露在空气之中。

猩猩男用力的在那胸前的蓓蕾上用力一捏,王静吃痛不过,张嘴「啊!」的
叫了一声。

猩猩男立即抓住机会,大嘴吻住王静的樱桃小嘴,大力的吸食。

王静觉得有一台抽水机,在自己的嘴边向外抽,丁香小舌立即被吸了出去,
刚想收回,对方就闭上嘴用牙齿咬住了自己的舌头,疼得王静立即流出了眼泪。

猩猩男咬住了王静的舌头后,立即用自己的舌头在那上面舔,觉得这才是世
间最美妙的食物,那些个美味的中国菜,也无法与这个相比。

猩猩男一边享受着王静的舌头,以便把握在胸前的大手伸到王静的裙子里,
直接将她的内裤给扯到膝盖,用两个手指,在王静的阴蒂上捏弄。

「呜呜~」下体传来的快感,令王静感到不安,她知道,也许过不了多久,
自己就要被强奸了。

猩猩男刚要把中指伸到王静的阴道里,「哐~」的一声,门被人用力得给踹
开了。

「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我姐姐!」是王天下午放学回到家了。

刚刚走到门口的王天,就听到了里面的声音,他知道一定是姐姐出事了,因
为他曾经觉得这几天一直有人在盯着他的家。感觉到姐姐的危险,王天立刻将门
锁打开,踹门而入。

看到眼前的景象,王天立刻跑到猩猩男深厚,将他给揪了起来,并用膝盖猛
烈的撞向猩猩男的裤裆。

「啊~」随着一声惨叫,猩猩男口吐白沫的到了下去。由于姐弟二人早时经
常受到欺负,所以王天练就了一身好力气,所以这一下,猩猩男就只能靠屁股才
能享受到性爱的乐趣了。

刚刚以为危机过去的姐弟二人,突然看到门口冲进了七八个壮男。看其面色
明显是猩猩男一伙的。

姐姐绝望了,她只希望弟弟能够逃出去,胡乱的穿上被撕坏的上衣,提起内
裤,颤声对王天说:「弟,你快跑,有……有姐留下,他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快~咱家还要靠你~」

王天根本不理会姐姐说些什么,他认为就是死,也不能把姐姐一个人留下。

他也知道,姐姐也不可能弃他而逃,所以也不多说话,冲上前去,挥拳就将
一个看起来比较弱的人给打倒在地。

一群人刚冲进来,看到老大口吐白沫,倒在地上。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
人冲上来,给打倒了一个。

「他妈的!打死这个混蛋!」看到同伴被打倒,其余几个人马上骂骂咧咧的
围住王天,扭打在一起。

王天将一个人打倒后,立即转身把拳头挥向另一个人,由于那个人已经反应
过来,偏身闪过了这一拳。而另一个身材最高的,马上移到王天身后,抬腿就是
一脚,踹在王天的后背,王天顺势前冲,挥拳将前面的人给打倒。

看到弟弟被打,王静想要帮忙,却有心无力,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毕竟是双拳难敌四手,王天最终还是倒在血泊之中,王静也是被大的头破血
流,意识不清了。

--------------------------------------------------------------------------------

第二章生与死禁忌之爱

作者:wumingxuan

第二章生与死禁忌之爱

***********************************

首先感谢排版员的奉献,然后感谢为我挑错字,找不合理地方的朋友。然后
解释一下上一章陈氏夫妇和王氏姐弟的问题,那是小弟我把另一篇文章和这篇给
写混了,谢谢提出问题的朋友。

夜车赶稿,错字估计又不少,没时间校对了,该睡觉了,请那位帮忙找找,
谢谢了。

***********************************

神志逐渐清醒的王天觉得全身上下,无处不疼,胸闷、恶心,也随之传到大
脑,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他知道,这是脑震荡所造成的,还有一个,就是他
感到自己一丝不挂。

但是没有时间去思考自己的伤势,想要睁开眼睛,去寻找姐姐,希望她不会
出事,虽然也觉得这个希望比较渺茫。

「不要动,也不要企图睁开眼睛,那样对你没哟好处。」感觉到王天已经醒
了,一个动听而由冰冷的话语,组织了王天的动作。

想要盖住自己的下身,但是他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只好放弃,转而询问
姐姐的情况。「我……我姐姐……怎么了?」由于全身都是伤,脸、嘴也没能幸
免,所以王天说话的时候,牵动了伤口,说得有些断断续续。

「哼!你这废物,连你姐姐都保护不好,还有什么资格当男人?」冰冷的语
气刺激了王天,而冰冷的言辞,更是令王天感到懊悔,他以为姐姐遭到了不测,
眼泪不争气地从那臃肿的眼角流出,这是自从父母双亡后,五年来第一次流泪,
为了他的姐姐而流。

看到王天居然哭了,冰冷的话语再次传出:「哭!你还有脸哭?不就是被打
得惨了点么?哭什么哭?」

「你……你闭嘴!你这个臭婆娘!」听到对方的讥讽,王天忍着钻心疼痛骂
了一句,然后又想到了姐姐,继续骂道:「你这个……疯女人!为什么……不救
我的姐姐?你救我做什么?呜呜~」

听到王天以为自己没有救他的姐姐而哭,女人知道,自己是误会这个对自己
无礼的少年了。语气有些缓和,但依旧冰冷地说:「别哭了,我有没说没救你的
姐姐,她就在你的旁边睡觉。」

「真……真的?我……姐姐没事?太……太好了!嗯!」由于太过激动而撕
裂了伤口,王天闷哼一声,他可不想让那个女人有借口讽刺自己。

「先别高兴得太早,」女人的一句话,把高兴中的王天,又给打落了谷底,
看着无法完全表达自己表情的王天,女人继续说道:「不过你也不要太着急,你
姐姐的死活,掌握在你的手里。你先养伤,我能保证你姐姐半个月不死,十天后
她会醒过来,你们两个再商量。」

「还商量什么?有什么条件,你说,只要你不伤害我的姐姐,就是要了我的
命,都可以。」听对方的话,王天认为对方会要求自己一些过分的要求,他怕姐
姐不同意,急忙要求对方说出条件,好给姐姐治疗。

听出王天话语中的意思,女人微微一笑,当然,这是王天看不到的也听不到
的。冷冷的话语,否定了王天的猜想:「商量是必需的,而且我不会要你任何的
承诺,不会要求你为我做任何的事情,你只要听我的话,养好伤,等你姐姐醒过
来,再商量要不要给她治疗,事后我就走。」

五年的贫苦生活,让王天深深地体会到「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话。

他不认为这个语气冰冷的女人真的什么都不求,但现今自己姐弟二人寄人篱
下,也只能暂时信她。

转眼间十天过去了,这十天王天过的可谓是痛并快乐着。

王天醒来的第二天,眼睛就已经消肿了。

睁开眼睛所看到的第一件东西,就是一个美艳绝伦的脸庞。然后就是一件古
朴的房间,自己躺在一张宽大的竹床上,旁边是赤身裸体的姐姐,而那个为自己
擦拭身体的,居然也是不着寸履,洁白的皮肤,丰满的乳房,平坦的小腹,盈细
的小腰好像随时都会折断一般,再往下就无法看到了。

仅此而已,也让略懂男女之事的王天,看得血脉喷张,赤裸的下体,一柱擎
天。

意识到自己的丑态,王天虽然嘴上道歉,眼光却不停地在那个女人的身上打
转。

「哼!果然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说着,女人还把手伸向了王天的阳
具,轻轻地握住。

「咕噜~」被柔软的小手握住自己的阳具,王天忍不住掩了一口口水,随即
又想到,自己这样,她会不会对自己不利?难道她要阉了自己?他忍不住出声问
道:「你……你要干什么?」

出乎意料的事,女人并没有做什么激烈的动作,反而张开樱桃小口,把那勃
起的阳具含了进去,并且上下套弄着。

「嗯~」由于女人的口技不佳,牙齿碰到了王天的龟头,使得他又疼又爽,
忍不住哼出声。

女人也觉得自己的口技不怎么样,只好吐出阳具,然后伸出丁香小舌,添着
王天的龟头。

从来没经历过男女之事的王天,看到一个如此漂亮的裸体女子,就已经要忍
不住射精了,在被柔软的香舌舔弄龟头,更是感到刺激异常,十几秒钟之后,阴
茎就产生了悸动。女人马上又将龟头含入嘴中。

存储了五年的处男精液,尽数的射入了女人的嘴里,喉咙里。

女人也毫不嫌弃,把精液全部的咽了下去,然后还把依然坚挺的阳具甜食干
净。最后咂吧一下嘴,淡淡地说:「嗯~精液质量不错,我喜欢。」然后不理会
王天惊奇的目光,转身离去。

终于看到了女人的臀部,圆润而又翘挺。原本停止射精的阳物,再次的喷出
了少量的精液,尽数的撒在肚皮上。

过了几分钟,女人拿着吃得走了进来。不过王天虽然很饿,却根本无法去注
意女人拿的是什么。女人光洁的下体,寸草不生,犹如初生婴儿般的细嫩,两片
阴唇在走动间,微微开合,其间的阴蒂,也是若隐若现。使得已经软下去的阳物
再一次的坚挺了起来,直接拍打在肚皮上。

「很想和我做爱么?」看着王天的样子,女人淡淡地问。

好像不假思索的,王天本能地点了点头,但是,又想到人家又不是自己什么
人,凭什么和自己做?随即又摇了摇头,不过摇头的幅度明显低于点头的幅度,
看样子是极其不愿意的。

「可以,」女人的话让王天感到错愕,但后面的动作以及话语,去让王天觉
得自己被玩耍了。

女人随手把门上的金属门把手卸了下来,并把那个看起来很坚硬的把手,在
一阵咯吱声中,像揉面天一样,给揉成了一团废金属,然后扔到王天的手边说:
「等你能够战胜我的时候,我就做你的性奴,随便你怎么玩,但是你要是输了,
我就杀死你。」

好像要证实心中的猜想,王天抬手把那团金属给拿在手中,可惜他失望了。

那并不是他所希望中的面团,从那上面传来的冰冷,证实是货真价实的金属,
从手感以及重量上,这不知名的金属,应该比钢铁更加坚硬。

在这十天里,女人最大限度,也就是任由王天随便的抚摸自己的身体,并不
时地给他口交。

丰满而又富有弹性的乳房,平坦而的小腹,光洁的阴唇,有点硬的阴蒂,柔
软圆润的美臀,无一不让王天有随时将她正法的冲动,但是看到那被复原并装回
去的门把手,王天只能强忍着性欲的饥渴,强忍着那躺在身边,同样赤裸的姐姐
消火的冲动,希望可以早些离开这个女人。

第十一天,王静终于醒了,而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弟~快跑,不要管姐
姐。」

王天含着泪,握住王静的手,有些兴奋地说道:「姐,没事了,咱们都没事
了。」

缓缓地睁开双眼,景象渐渐清晰,王静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人,就是自己所记
挂着的弟弟王天,高兴地说:「你没事就好了。」随即,感觉到自己居然是赤身
裸体,还以为自己姐弟还是被抓了,有些呜咽地说:「怎么?咱们还是被抓了?

他们有没有再打你?你怎么就那么倔强呢?当时怎么不跑?我……有没有被
他们给……」

听到姐姐先问他有没有出事,然后才提到自己,王天感到亲情的伟大,高兴
得喜极而泣,说道:「姐~没有,咱们被救了。」

「呵呵~那你不乖哟~居然不给姐姐穿衣服。」听到被救了,王静顿时放下
了心中的大石,打趣着弟弟王天。

「这~」想到这间屋子里虽然有三个人,但是除了出恭时的厕纸,好像就没
有其它的可以蔽体的物品了,不由得不知道如何回答。

「在这里,任何人都不可以穿衣服。」随着冰冷的声音,女人走了进来,继
而说到:「好了,你也醒了,我现在问你,你要不要救你弟弟的命?」

「你?你是谁?」看着这美得不像话的裸女,王静有些嫉妒,还有些羡慕。

「救你们的人。」

冰冷的话语让王静有些不适应,但想到对方的问话,好像弟弟有生命危险,
也就不在意对方的无礼了,肯定地答道:「要!当然要救我弟弟。」随后又不放
心地问了一句:「我弟弟……她怎么了?」

「喂!女人,你不是说,我姐姐的生死全看我么?现在怎么反过来了?」王
天觉得被骗了,可是他又找不出骗他的理由,只好问女人。

「是的,你们两个人现在只有一条命了,一生俱生,一灭俱灭。我已经问过
你了,你答应了,现在问你姐姐,有什么不对?」冰冷的话,根本不知道他是否
生气了。

「要救!」姐弟二人异口同声地回答她。

「那好,」得到确定,女人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本书,不理会姐弟二人惊讶
的目光,淡淡地说:「你们按照这本书上的练,你们就可以获救了。」

丛女人手中接过书,姐弟而已仔细地看了起来。

「不行!」看了没多久,弟弟首先表示了反对,大声说道:「我怎么能为了
活命,这样对姐姐!绝对不可以!」

「这位姐姐,难道没有其他方法么?」王静也感到为难,希望女人能告诉她
有其他的方法。

「没有!」女人并没有多说话,只是很肯定地回答她。

「算了姐姐,你看咱们现在不是好好的?他也许根本就是骗咱们,好让咱们
演一出乱伦的戏。」王天并不怎么相信对方。

「骗?好好的?」很是不屑的语气,女人说到:「我救了你们,不是拿来骗
你们的,还有,你们不过是我用一种特殊的方法延长了十五天的寿命而已,不然
十天前,你们就都死了。」

最终王天还是选择了不相信。

第十三天,姐弟二人都觉得力量愈来愈小,而且都出现了老态。

王静终于忍不住了,劝着王天:「弟,信了她吧,姐的生死和名誉都不重要
了,你是咱加最后的希望,爸妈的仇还等着你去报……呜呜~」提到父母,王静
不由得哭了起来,他们都知道,父母死得冤。

「姐~我不能。」

「优柔寡断的男人,就算是保住了命,也成不了大气候。」冰冷的话语,不
合时宜地传来。

「这位姐姐,你可以放我出去么?」知道无法劝动弟弟,王静打算用别的方
法。

「随时可以。」

「弟,你要是再不答应,我就这么出去,让外面的男人们随便糟蹋玩弄。」

王静不容置疑地说。

「姐!你这又是何苦呢?不如你找你哥看得上眼的男人,我去找一个女人,
想办法爱上对方,然后咱们……」王天终于想到了一个方法,可是还没说完,就
被女人打断了。

「要想活命,只能用亲人的精气来互补,其他人都不可以。」无情的话,打
破了王天的最后一丝希望。

「弟~姐求你了!」说着,普通一声跪在了王天的面前。然后抱着王天的腿
痛哭流涕。

看着痛苦的姐姐,王天终于妥协了,咬牙点头道:「好吧!」说完,也跪了
下去,抱着姐姐,二人相拥而泣。

「我来给你们疏通经脉,打下基础,明天开始。」不理会痛苦中的姐弟,女
人直接把弟弟给拎了起来,放到床上,为其疏通经脉。

「姐~我~我进来了。」王天颤抖着询问着姐姐。

「弟~先别,先给姐揉揉,还太干,姐怕疼。」

「哦~好的。」

「嗯~好~好舒服~」阴蒂被弟弟揉捏,王静觉得全身无力,快感连连。

看着姐姐舒服的表情,王天低下头去,伸出舌头舔着王静的阴唇。一边舔,
一边纳闷,那个怪女人干嘛非要把姐姐也变成白虎?不过这样倒是比较容易舔。

「嗯~啊~好弟弟,继续舔,往里一点,对~舒服!」

听着王静的叫声,王天忍不住把身体转过来,将阳物对准王静的嘴,插了下
去,让她也为自己服务。

看着弟弟的阳具,王静毫不犹豫地张开嘴将小弟弟含在嘴里,感觉到姐姐嘴
中的柔软,再加上乱伦所带来的刺激,王天险些就这么射精,还好他及时运功,
避免了射精。

「呜~哈啊~弟,姐那里湿了,你可以了。」王静觉得阴道里已经流出了大
量的淫液了,应该可以承受弟弟的阳具了,小声地要求弟弟插入。

「姐~」王天并没有急于插入,而是站在床边,握着阳具,用龟头在姐姐的
阴道口上下摩擦。

「好弟弟~快~快进来,别再欺负姐姐了~」被调气来的性欲越来越强,而
弟弟却迟迟不肯插入,让王静感到很难受,只好开口求欢。

得到姐姐的确认,王天毫不犹豫地将阳具尽根而没。

「啊~」处女膜被突然地撕裂,王静觉得整个人都要被撕成两半,大叫了一
声,落红与泪水已同流了出来。

王天没想到姐姐的反应会这么大,轻声道歉:「对不起,姐姐,我不知道会
这么疼的。」说完,伸出舌头舔着王静得脸颊,下身的阳具不敢有丝毫动作,一
手支撑着身体,一手抚摸着王静得乳房,希望可以增加他的快感,而减少痛苦。

片刻之后,快感逐渐代替疼痛,王静喘着粗气,低声说:「弟~你动动,皆
不疼了。」

王天也觉得阳具越来越涨,就是王静不说,他也要动了,此时的到王静的授
意,立刻轻轻的耸动。

「嗯~~噢~~弟~你再快点~对!用力!啊~好!这下顶到子宫口了~好
棒!」

看着越来越进入状态的姐姐,王天不再客气,运转功力,避免过早的射精,
开始加速抽查,几乎记记到底。

感到弟弟的卖力,王静兴奋得将双腿盘在王天的腰上,让他更好的与自己结
合。嘴里不停的淫严浪语,叫唤不停。

「啊~好弟弟!你太棒了!噢~天!好哥哥~再用力些~」

听到姐姐的叫床声,王天终于走出乱伦的阴影,决定戏耍一下姐姐,猛烈抽
查者的阳具,突然停止,只是在子宫口漫漫的研磨,就是不肯再动一下。

「哦~弟~别停,快动动~姐求你了~」

「嘿嘿~」王天嘿嘿一笑,伸出一只手,两只手指捏着王静乳房上的花蕾,
并用另一只手捏着王静的阴蒂,就是不肯动一下,让王静既不会失去快感,又不
能得到满足。

「好哥哥~你是我的亲哥哥~亲老公~求你快点插妹妹吧!」见王天不肯插
动,王静只好哀求他快点插。

「嘿嘿~」王天又是一笑,色色地说道:「我要你叫我爸爸,不然我就不插
你!」

「好爸爸~快点插死女儿吧!」王静已经顾不得什么了,只要王天能插她,
要她怎么样都可以。

「插你什么呀?」王天还是不肯放过她。

「插女儿的小骚屄,快点肏我吧!」

听到想听的话,王天哈哈一笑,大声说道:「小骚货,吃我一棍!」

「啊~~~爸爸~用力~好爸爸!您真棒!」再次得到肉帮的王静,一边大
声叫喊,一边讨好着王天。

「啊~啊~啊~要丢了,女儿要丢了~」经过20分钟的抽插下,王静迎来了
她人生中的第一个高潮。

「唔~我也要射了。」噗!噗!噗!受到阴精的冲击,王天也射精了。

「啊~好烫!烫死了!」被王天的精液打到子宫壁,王静禁不住大声叫唤。

「你们两个还不快点运功?别浪费了!」煞风景的话传到姐弟二人的耳中,
也及时提醒了二人。

就这么交合着,王天盘腿坐在下面,王静坐在弟弟的腿上,面对这面,口对
这口,一起运功续命。

二人的精气在对方的体内消化这,转化成生命,然后及由口腔,王天把消化
后的生命气息传入王静体内,王静及由下体的交合处,传入王天的体内,就这么
不停地循环,最终混合在一起,消化在二人的血脉之中。

--------------------------------------------------------------------------------

第三章回家

作者:wumingxuan

第三章回家

**********************************

「姐~~我感觉好像年轻了10岁耶!」运功完毕的姐弟二人,依旧不肯分开,
就这么交合着旁若无人的聊天。

王天还时不时地耸动一下身体,使得坐在上面的王静忍不住一阵娇哼,丰满
的乳房也随之上下颤抖。

「嗯~傻弟弟,咱们姐弟俩这两天老了大概20岁呢,这才恢复一半而已~还
早着呢~噢~」享受着弟弟带来的快感,王静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嗯?弟你怎么不动了?快~肏姐姐……」感觉到弟弟不在耸动,王静催促
着王天。

王天并没有听姐姐的继续耸动,而是捏着王静的乳头,扯来扯去,嘿嘿一笑
道:「你要是叫我弟弟,我就不肏你,想我肏你,你就得叫我爸爸,而且从今往
后,你不论任何时候,都得叫我爸爸,我想叫你什么就叫什么,你听见没有?小
贱货!」说完还用力的将乳头拉起,然后再放手,使得整个乳房一阵乱颤。

「啊~疼啊!弟……啊~~~~」王静吃痛,刚想喊「弟弟住手」,可是刚
说了一个弟字,就被王天给制止了。

听到姐姐依旧喊自己弟弟,王天不等姐姐说完,下体的阳具用力一顶,并且
在花心上频繁的点击,还腾出一只手来,用力捏着王静的阴蒂,使其又疼又爽,
忍不住一阵乱叫。

「啊~~~弟~噢~不~爸爸,女儿知错了,求~求您~原谅我吧~噢~」

王静忍受不住弟弟给他带来的惩罚,只得开口求饶。

可是王天根本不理会王静的求饶,哈哈大笑着,说道:「小骚货!这就是你
不听话的下场!」说完,将王静从自己身上抱了起来,让她平躺在床边。

王静还以为弟弟生气了,不肯肏自己了,心中一阵失落,突然发现阴道被阳
具给塞满了,紧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抽插。

王天把姐姐放到床边后,自己站到地上,把姐姐的双脚往肩上一扛,然后把
龟头对准还没有闭上的阴户,嗞的一下,就插了进去,来了个老汉推车。

「啊~哈~爸~你是我亲爸~噢~太爽了~你是最棒的,女儿永远也不要离
开你~」再次得到弟弟肏穴的王静,忍不住大声叫爽,同时还不忘了奉承一下,
免得被弟弟抛弃。

「哈哈~你这个小贱货,终于知道该叫什么了!」王天一边抽插,一边得意
的大笑道,「哈哈~~小骚货,叫一声来听听!」

「嗯~爸爸~您肏的女儿好爽~」

「哈哈~不错~」王天大笑一声,然后转头去看那个看戏的女人,当他看到
女人两片阴唇之间流出来的淫汁的时候,不禁讽刺道:「哈哈~喂!女人,我还
以为你是石女,原来你也会流淫汁,哈哈~怎么?看我肏我的女儿,你的骚屄也
痒痒了?缺肏了?」说完还挑衅的加大了抽插的速度,肏的王静又是一阵高八度
的呻吟。

看着自己流出来的淫液,说不缺肏,自己都不信,只不过她知道这不能,淡
淡地说:「你最好不要试图刺激我,你现在的功力,如果和我做,你肯定被我吸
得精尽而亡,还是那句话,打赢我,我就是你的性奴,否则就不要刺激我,我不
想杀你。」

女人走到了王天身边,抓起王天的一只手,往自己的阴部按去,淡淡地说:
「给我手淫,我告诉你加快提高功力的方法。」

如果这是动画片的话,王天的头上一定会冒出三个大大的问号。王天暗想:
有这等好事?当下也不客气,伸出中指,向着女人的阴道猛地一插。

女人却出乎意料的跳开了,淡淡说:「不要插进去,我还要留着处子身。」

然后走回到王天身边,示意他继续。

王天也管不了许多,反正自己有姐姐可以肏,也就不在乎她的奇怪要求,伸
出拇指、食指,捏住女人的阴蒂,时轻时重的揉捏。

「嗯~」不愧是石女,只是淡淡地哼了一声,就再也不出声了。

见她如此的不配合,王天也懒得管,反正那只手让给她也无所谓,只要这边
肏的爽就好。

「小骚货,叫我!」王天用力的抽插,以便命令着王静。

「哦~啊~爸爸~爸爸~好爸爸肏女儿~」为了能够得到弟弟的宠幸,王静
毫无廉耻的叫着。

「嗯?你的叫床声太单一,不好,为父要罚你。」王天觉得姐姐叫来叫去,
就是这么几句,觉得不爽,把阳具从姐姐的阴道里拔了出来。

「不~爸爸~求您别拔出来,求您肏女儿~」王静快要到高潮了,却失去了
最爱的小爸爸,哀怨的求着王天。

「嘿嘿~好,你跪下……」王天邪笑着,要求姐姐给他下跪。

此时的王静只知道不能失去小爸爸,听到王天让她跪下,就肏她,毫不犹豫
的跪在王天身前说道:「爸爸~女儿给您下跪了,求您赏女儿一棍吧~」

「嘿嘿~想要就自己来~」

王天的腿较长,站在床边,只要王静跪的稍微低一点,正好可以和他的阳具
平行,听到王天的话,王静哪能不知道王天大的是什么主意,立即跪着向前蹭了
蹭,噗的把她心爱的小爸爸给吃了进去。

可是由于她是跪着,不方便动,只好求王天:「爸爸~求您继续肏女儿的小
骚屄,求您了~」

「哈哈~女儿有求,我怎么能不答应?」说完,王天猿臂一栏,搂住王静的
后背,大手从后面伸到前面,一把抓住王静的乳房,用力的揉捏,腰部也强烈的
前后运动,直肏得王静爽叫连天,淫液四溅。

「天哪!不愧是爸爸,您太厉害了,爽死女儿了~啊~~~~」王静只觉得
阴道愈来愈涨,酥麻的感觉也就愈来愈强,虽然胸前的大手,让自己有点疼,但
正是这一点的疼痛,伴随着下体越来越强的快感,才让她更加的无法自拔。

「啊~不~不行了,女儿要高潮了~啊~!!!」随着一声大叫,王静迎来
了它的第二个高潮。

喷薄的阴精,刺激着王天的龟头,忍不住一阵哆嗦,王天也同时达到高潮,
滚烫的精液,浇灌在王静的子宫内。

还来不及享受精液带来的刺激,恼人的声音再次传来:「练功!」

和上次有些不同的,这次的声音有些颤抖,王天知道,这个女人也高潮了。

冰冷的阴精,让王天的手觉得很冷,他也明白,这要是打在龟头上,非得给
冻坏了不可,看来她没有骗自己。

炼化完毕,王天抚摸着王静的脸颊,轻声问道:「乖女儿,感觉如何了?」

「嗯~女儿觉得已经恢复到以前的年龄了,可是怎么有些不太一样,就是说
不出来。」王静想了想,以女儿的身份回答王天。

听着王静的回答,王天很满意,自己也想了想,便想明白了其中关键所在,
说道:「傻丫头,你现在不仅是我的女儿了,你还是一个少妇呀,当然后有些不
一样了。」

「哇~~爸爸好聪明,就是比我这个傻傻的女儿要强得多了,爸爸感觉如何
呢?」相通了其中的关键,王静高兴的拍着王天的马屁,也不忘问一下对方的感
觉。

聪明?聪明!王天暗暗想着:我真的变聪明了?看着王静胸前的瘀痕,自嘲
道:「别傻了,爸爸不是变聪明了,是你被我抓傻了,你看你的奶子都青了。」

「不,是你聪明了,也坏了。」淡淡的声音,否定了王天,然后接续说道:
「你们练的功法,女人只能增加功力,供男人取悦;男人除了更快的增加功力,
还会增加智慧,增加阳具的大小,副作用就是,人会变得有些邪气,但不会是真
正意义上的坏人。」

「有这等好事?」王天不敢相信的问,确实,每次他都觉得分身一次比一次
粗大。

「是的,我所练的,就是从这套功法中衍生而来,不需要男人的功法,」女
人顿了顿,考虑要不要继续说,想了想还是把后面的说出来:「只不过没有你们
练的速度快,所有估计3 年的时间,你就可以打败我了,到时候我就是你的了。

哼!」最后的一声,好像是为了表示心中的不满。

「算了吧,到时候你指不定跑到哪去了呢!」王天才不会相信她会留下来让
自己打败,真的给自己当性奴。

「我会跟着你的。」顿了顿,接着说道:「这是我的命。」

王天也懒得多说了,谁知道真假?还命?他现在想回家了,问那个女人道:
「算了,不说这些了,这里是哪里?我想回家了。」说完还拍拍王静的脸,以父
亲的姿态问道:「宝贝,你想不想回家?」

「爸爸~静静也想回家~」王静也很配合。

「这里就是我在你们家开辟出来的一个空间,想要回家,随时都可以。」

「什么?你开辟的空间?你看小说看多了吧!」王天不可思议的说着。

「哇塞!姐姐你教我~」其实王静也不信,叫她姐姐,不过是想给王天占一
个辈分的便宜而已。

「信不信随便,以后你们就知道了。」淡淡的话,没有喜怒的表情,藕臂轻
挥,三人赤裸的出现在王家。

「他妈的!人呢?」经过一段时间的打斗,猩猩男已经没那么疼了,见王天
被打倒,想要上前给他几脚,以报这一膝之仇,不想刚走到王天身前,王天就突
然消失了。

「老~老大!身后~」一个站在猩猩男对面的人,痴呆的说着。

王天的突然消失,让猩猩男感到害怕。小弟的话,让他感到错讹,难道那家
伙是鬼,一下子跑到我身后去了?

回头一看,猩猩男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原本要强奸的对象,正和要殴打的
对象紧密地结合着,站在一起。而且完全没有被打过的迹象,更重要的是,他们
不是姐弟么?不过很快就把这些抛在脑后了,冰冷女人的身材容貌,让他恢复成
完全的猩猩。

猩猩男大吼一声「吼哦~」就冲向了冰美人。

眼前的景象,让王天相信了冰美人的话,那确实是被创造出来的空间,而且
还是一个相对没有时间的空间。

看着冲过来的猩猩男,王天不想与姐姐分开,抬腿一脚把他给踹飞了出去。

然后抱起王静,边走边顶着王静的花心,一脚一个,把那几个流氓全都给踹
了出去,然后大喝一声:「滚!」

满意于自己的表现,王天乐呵呵的把王静放下,要她收拾一下脏乱的房间。

王静刚想要穿衣服,就被王天给阻止了,王天邪邪地说道:「在这个家里,
除了我,谁都不许穿衣服。」然后嘿嘿一笑,接着说道:「就算是出去,你也不
许穿内衣裤,以便我随时临幸你,明白了么?」

「哎~您是爸爸,我是女儿,我能不遵命么?」王静无奈的答应了,不过眼
角流露出的春意,表明了她其实是乐意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