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孽缘龙吸水】(第一卷)(251-300)

xxx系列,正是专门拍给女性独享的A片。这个系列不但讲究男优的长相身
材,更是选取了最讨女性欢心的花美男优,性爱场面更是带着浪漫色彩。以「舒
适」、「温馨」「浪漫」、「女性视角」等为标签,在日本众多的A片市场中可
谓独树一帜!

第257章品玉吹箫

可谓是专门为:女狼友,拍的花美男系列。所以这部片子不止是邬愫雅看了
会春情泛滥,任何还没有闭经的女人看了都会被撩拨起无尽的欲望。

「喔……好舒服……啊……」下体传来的强烈快感让邬愫雅轻吟出声。

「奇怪?怎么感觉片子中的那个帅男人就像是在舔我自己的小妹妹似得?怎
么回事?」邬愫雅感到下体的阴唇花瓣处传来的火热得、麻酥酥的刺激感觉越来
越强烈,这感觉太真实了根本就不像是错觉。

她急忙低头往自己身下看去,这一看让她羞红了双颊:只见一个黑乎乎的脑
袋正埋在自己裙下两腿之间,那脑袋正上下摆动着,随之下身的羞处花瓣上就被
一团湿濡、炙热的肉乎乎的东西舔得传来一阵阵麻酥酥,酸胀胀、痒闹闹的快感
来。

她刚想惊呼出声,那黑乎乎的脑袋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正好扬起了一张伸长
了大舌头的坏坏笑着的脸:竟然是「小包子」这个坏家伙,也不知何时他竟钻进
了邬愫雅的裙下胯间?也许是邬愫雅看这种花美男系列A片太投入了,根本就没
有感觉到吧?

「你……讨厌,你……你在干什么啊?」邬愫雅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么隔着
内裤舔舐自己的羞处,不禁红着一张俏脸娇羞嗔怪道。

「嘿嘿,我在学着电影上那个男主角的样子,舔你的小嫩屄啊!怎么样感觉
舒服吧?是不是有种跟影片同步的感觉?」「小包子」嘿嘿淫笑着说道。

「你……这个流氓……喔……天啊!……咝咝!」邬愫雅刚要娇嗔责骂「小
包子」,并举起了纤细的玉手想去打他的头,可就在此时她神秘幽谷处最最敏感
的那颗小肉芽被「小包子」一口含住了,并隔着薄薄的小内裤不停地吮吸了起来。

一阵阵从未有过的超级强烈的刺激感让她惊呼出声,那强烈的快感让她「咝
咝」地直吸冷气。一波波的快感如同汹涌的波浪般传遍了她全身,身体一下子软
了下来,那还有力气去嗔骂、敲打?本来要打「小包子」脑袋的那双纤手也改打
为了狠狠地抓住了他的头发,按住了他的头。那画面看起来仿佛是她紧按着「小
包子」的头让他来舔舐自己的羞处,生怕他的嘴唇离开似得。

「这感觉怎么这么妙?难道被男人舔自己下面的小豆豆竟然是这么刺激的感
觉?」邬愫雅边用雪白的贝齿紧咬下唇,忍受着下体的快感一波波的袭来,边在
脑海里胡乱的瞎想着。她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么舔下身的羞处,强烈的兴奋感让
她一直绷着的小腿肚子都有些要抽筋儿了。

「呜……呜……别舔了……小包子,你太不要脸了……啊……」邬愫雅边强
忍着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低声呢喃着,边眼神迷离地继续欣赏着影片。她还是第
一次看这种花美男主演的真枪实弹的A片,那种震撼让她脸红心跳不已,同时也
强烈地吸引着她的目光,不舍得离开荧幕一寸。她真的有些好奇:别的男人到底
是怎么做爱的呢?他们的那东西会长成什么样呢?跟自己的老公戴青冠是不是一
样呢?

当影片中的帅气男摄影师开始边舔吸着麻美的阴唇便把右手的中指插入她的
阴道时,邬愫雅也感到了自己敏感的肉缝中也被插入了一根发烫的粗大手指并不
停抠弄着,只不过因为隔着内裤,那手指并不能插入的太深而已,饶是如此邬愫
雅也被下身传来的兴奋感刺激的一阵眩晕……「噢……小包子……你……这个流
氓,快拔出你的手指来……啊……别瞎抠了……吖,好痒啊……啊……求求你了,
别再抠弄了……噢!」

当影片中的帅气男摄影师开始揉搓麻美的乳房,并用一张大嘴含住她的一颗
娇嫩的乳头时,邬愫雅也感觉自己的上衣同时被撩了起来,左边的玉乳也感到了
被隔着乳罩不停地揉搓、捏弄着,而右边的雪乳则被隔着乳罩一口叼住,而且那
张大嘴很快就隔着布料搜索到了自己敏感的小樱桃的位置,并一口嘬住,狠狠地
裹咂了起来。湿热的气息甚至透过了乳罩的布料喷在了自己娇嫩的小乳头上。强
烈的快感变成一丝丝的颤栗直彻心扉……她情不自禁地紧紧的用双臂揽住了年轻
男人的头,随着乳头上传来的一波波快感她搂着男人头部的双臂也揽更紧了。

当影片中的帅气男摄影师开始边跟麻美舌吻边揉搓麻美的乳房时,邬愫雅的
香唇也同时被一张带着烟味的大嘴堵住了,一条烟味浓重的大舌头也撬开了她的
雪白贝齿,闯进她的檀口里来与她的小香丁纠缠在了一起,同时饱满的乳房还在
被一只大手不停地揉搓、捏弄着……「呜……呜……呜……」邬愫雅被大舌头侵
入的檀口中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来。

当影片中的帅气男摄影师终于脱光了全身的衣服压在了玉体横陈的麻美身上
时,「小包子」也脱得一丝不挂把仅剩了乳罩、内裤的邬愫雅也压在了身下……

「小包子」真的做到了跟影片同步,让邬愫雅真切地感受着影片中女主角最
真实的肉体感受。不过「小包子」也不是万能的,当影片中的帅气男摄影师终于
分开了麻美的双腿把自己粗壮的阳具插入麻美的阴道时,「小包子」则只能隔着
邬愫雅的小内裤望洞兴叹了,他仅仅隔着内裤插入了多半个龟头在邬愫雅诱人的
肉缝里,然后奋力得顶耸了起来……

当影片中的麻美背着自己的男朋友终于被别的男人干得体验到了高潮的滋味,
并陶醉在了男摄影师的怀里时,邬愫雅也瞒着自己的丈夫在游戏中被扮演成「宁
泽涛」的龙昊天用黝黑的粗大阳具顶耸出了高潮,此时她桃腮绯红,双眼迷离,
呼吸急促得出气多进气少,双手紧紧地搂住了龙昊天的脖子,把白嫩水滑的身子
紧紧地揉进了龙昊天乌黑胸毛的身体里颤抖、痉挛着……

都说女人喜欢一个男人始于颜值,陷于才华。那么游戏里的「宁泽涛」又有
什么才华会让邬愫雅沦陷呢?当然不是他最擅长的游泳技术了,而是他精熟的挑
逗手法,精湛的床上技巧。

「这高潮的滋味怎么这么美?」邬愫雅沉醉在高潮的余韵中不愿醒来,她把
「宁泽涛」的脖子搂得更紧了。此时「小包子」胸口上密密麻麻扎人的胸毛似乎
也撩拨着她的心弦。以前她很讨厌长着浓密胸毛的男人的,可是现在怎么觉得这
浓密的胸毛就这么性感呢?……她自己温玉软香的身子就偏偏喜欢去蹭那撩拨的
她心痒痒的毛茸茸的一片黑毛。

听说当一个女人恋上另一男人时,她的肉体也会恋上这个男人的肉体!也许
这是真的吧?

……

当影片中的麻美从高潮的余韵中醒来,为了让帅男摄影师的阳物再一次雄起
而用小嘴含住了那根已经软趴趴的肉根龟头并帮他口交时,「宁泽涛」也有样学
样的把他那根并没有射精而依旧坚挺充血的黝黑阳具挺在了邬愫雅面前,让她也
学着影片中的麻美那样给他吹箫!

一股腥臊的难闻味道扑面而来,邬愫雅连忙捂住了口鼻,看着那颤巍巍的抖
动着的大龟头的马眼儿蛙口还流着丝丝恶心的粘液,不禁厌烦道:「讨厌,脏死
了,太难闻了,快拿开!」

「宁泽涛」则指着银屏中正在十分投入得帮男摄影师口交着的麻美道:「愫
雅姐,你看看人家吹得多投入啊?你也来尝尝我的大鸡巴的味道吧,吃习惯了就
好了。」

邬愫雅扭头看向了屏幕:果然影片中的麻美好像很享受的样子,用她红红的
小舌头舔舐着男摄影师的油亮红紫的龟头,还不时把那东西含入口中,像是舔吸
着甜甜的棒棒糖一般很陶醉的样子。她还是第一次看这种女人给男人口交的画面,
不禁一阵恶心,在心里嘀咕着:「天啊,把刚刚插进自己小妹妹里射了精的那东
西含在嘴里,舔来舔去的那得多恶心啊?」

邬愫雅虽然能接受男人为自己口交,可是一时半会儿还接受不了给男人那丑
陋的东西口交。只是想想就让她觉得反胃不已。

「怎么样?愫雅姐,快点学着人家也来给我吹吹箫吧?」「宁泽涛」在一旁
催促道。

「不,你那东西太恶心了。再说游戏的好感度还不够,你根本就别想了。」

邬愫雅拒绝道。

「好感度不够?没关系我套上我的内裤,隔着内裤吹箫好感度肯定够了,我
刚才就隔着你的内裤帮你舔屄了。完全没问题呢。」他出主意道。

「……」邬愫雅不理他,继续欣赏着影片中的男女主角的性爱场面,这场景
对她的冲击太强烈了……影片中的男女主角终于又一次开始交合了。

第258章相恋任务

电影屏幕中的帅气男摄影师显然是个床上高手,因为他床上不停地变幻着各
种新奇的性交姿势跟麻美交媾着。播放大厅里传来了一阵阵高亢地呻吟声,不过
那声音似乎并不只是电影中发出的,邬愫雅仔细一听似乎大多是自己周围观影的
那一对儿对儿的男女发出的。

借着大荧幕上反射的光线她惊愕地看清了整个播放厅内的情形:果然她前后
左右观影的男女学生们大多早就耳鬓厮磨的撩起了衣裙偎依在一起亲吻、抚摸着
彼此。荧幕上的光黑了下来,情侣们都不安分了起来:更有甚者已经有几个男生
忍不住欲火激动地把女友扒光了衣裙压在了情侣沙发上,直接交欢了起来。一时
间行云布雨之声不绝于耳。男男女女的呻吟之声掩护在电影上传来的淫叫声中此
起彼伏,淫声浪语不断,俨然在演奏着一曲春情交响乐。

在这声嘶嘶,魂妙妙的声音中浑身赤条条的「小包子」又忍不住了,再一次
向邬愫雅的娇躯扑来。

光线很暗,邬愫雅也看不清「小包子」的其他部位,只是牢牢记住了那对儿
反射着屏幕荧光的一双眼睛,那眼神像饥饿了很久的凶兽所发出的嗜人的目光,
那眼神中充满了无尽的欲望。

「啊……你讨厌,不要啦……吖……你坏死了……别这样……人家还要看电
影呢……喔……天啊,你太坏了……啊……」邬愫雅的娇吟声随之淹没在了周围
一众此起彼伏的浪啼声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影片终于播放完了,屏幕上显示出了提示:「影片播放完毕,
请做好即将退出播放厅的准备。」邬愫雅连忙从赤裸的「宁泽涛」怀抱里爬起,
推开了他把玩着自己高耸雪峰的左手,又从两腿间拉出了他依依不舍隔着内裤不
停抠弄着自己羞处的右手,整理着自己被这个「坏男人」搞得皱皱巴巴的衣裙,
等待着被传送回售票休闲大厅。一旁的「宁泽涛」也迅速地穿好了衣裤等待着被
传送出去。

刚刚被传送回售票休闲大厅「宁泽涛」就又找到她并把她搂在了怀里,关切
道:「快看看,完成了这个」中级约会任务「后你的好感度升到多少了?」

由于一直处于观影静默模式,系统一直没有语音提示,邬愫雅点开了自己的
人物属性菜单,发现自己的好感度已经升到了:80。看到这个数字邬愫雅暗暗
吃惊,只去看了一场电影好感度就增加了16点,可想而知这个色狼「小包子」
对自己干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坏事了。想到这里她又点开系统通知菜单,想看看在
进入观影模式,系统进入静默状态后到底自己收到了多少系统提示,这些都是色
狼「小包子」的作案证据。

系统通知菜单项下显示:「恭喜您!您的超前亲密任务等级升级,现在最多
可完成提前20个好感度的超前亲密任务了。」

「您满完成了」中级约会任务「,宁泽涛对您的好感度4,欣赏度4。」

「宁泽涛提出过分亲密要求,您是否接受?」

「系统默认接受」。

「您满足了宁泽涛的过分亲密请求,宁泽涛对您的好感度2,欣赏度2。」

「宁泽涛提出过分亲密要求,您是否接受?」

「系统默认接受」。

「您满足了宁泽涛的过分亲密请求,宁泽涛对您的好感度2,欣赏度2。」

「宁泽涛提出过分亲密要求,您是否接受?」

「系统默认接受」。

「您满足了宁泽涛的过分亲密请求,宁泽涛对您的好感度2,欣赏度2。」

……

邬愫雅看到最新的一条系统提示时,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天啊,超前亲密任务居然也升级了?现在可以做超越20个好感度的超前
亲密动作了?自己现在的好感度是80,再加上20个好感度的超前亲密任务上
限,那么现在自己好感度的上限已经达到了100!好感度达到100?好像性
交的最低要求就是好感度达到100吧?也就是说以后就可以跟」小包子「真正
的性交了?这……」

「喂喂,美人儿怎么了?都查看了半天了也不说话?到底你现在的好感度升
到多少了?」「宁泽涛」在一旁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催促道。

邬愫雅飞快地在脑中思考了一下后强装镇定道:「好感度没升多少。一个中
级约会任务能加多少好感度啊?」

「哦,也是。不过好感度没升多少也没关系,咱们赶紧去你家完成你一直都
不肯完成的那个」中级相知任务「吧?」「宁泽涛」显然是相信了邬愫雅的话,
不过却又催促着邬愫雅去她家完成另一个要脱光全身衣物的中级相知任务。

邬愫雅此刻心情不平静了,现在的好感度上限已经达到了可以直接性交的程
度,要是再去自己家的那个地图完成「中级相知任务」,那岂不是羊入狼口吗?
虽然现在自己还瞒着「小包子」真实的好感度,他还不知道现在已经达到了可以
直接跟自己性交的要求,可要是到了自己家,为了完成「中级相知任务」脱光了
自己的全身衣物,万一「小包子」猴急起来,哪里还管得住他自己呀?那样早晚
会被他发现可以直接性交的秘密。

「不行,我可不能去家里完成什么」中级相知任务「,那样自己面对」小包
子「这个小流氓真的会失身的。虽然只是游戏,可是我还是没有做好被丈夫戴青
冠以外别的男人彻底进入身体的准备……要是被」小包子「彻底那个了,我还怎
么有脸再见对自己宠爱有加的老公啊?那样就太对不起老公了……」邬愫雅暗自
在内心做着决定。

初遇倾心,再见痴心。邬愫雅对「宁泽涛」的感觉大约就是如此。邬愫雅是
个浪漫主义追随者,她更喜欢自己钦慕的男人可以陪在自己左右,跟她手挽着手
一同逛街、聊天、压马路,那种甜蜜的感觉是她所向往的,而性爱并不是她所追
求的终极目标,或者说在她的恋爱概念里恋人之间的情意相投比性爱更重要!

所以最终邬愫雅没有选择进自己创建的那个「家」的地图去完成那个「中级
相知任务」,因为她觉得就凭「小包子」的好色禀性,一旦自己全身脱光光,他
肯定会把持不住的,那样一来好感度已经达到可以做爱程度的实情就肯定瞒不住
他了。而以目前自己对他的依恋程度来看:恐怕他提出的任何非分要求自己都很
难再拒绝他的。正所谓:有些心动,一旦开始,便覆水难收!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
出花来。」邬愫雅仿佛突然间理解了自己最欣赏的作家张爱玲所写的这段话。

虽是如此,但是邬愫雅还没有做好被丈夫以外的男人彻底进入身体的准备,
虽说只是游戏而已,可那种被别的男人插入自己最珍贵的羞处的感觉和心理感受
其实跟现实中的世界是别无二致的,或者说在这种仿真度极高的AR增强现实游
戏中根本就分辨不出游戏与现实的区别,在游戏中被别的男人插入其实就与现实
中被进入身体是一样真实的。

邬愫雅最终决定:在没有做好被「小包子」进入自己体内的准备之前,不打
算去完成什么「中级相知任务」了。她打算随便接个任务然后挽着「小包子」在
自己熟悉的校园里随处逛逛也是极好的。不是吗?

做了决定,于是邬愫雅点开了任务栏选项,见任务栏里多出来一个新的任务:
相恋任务。她连任务说明都懒得看就点击了接受任务。因为从小到大也不知有多
少男孩追求过她,所以要说起谈恋爱来她可是真正的行家里手,有些恋爱感悟恐
怕不是编写游戏的程序员所能体验到的,所以她不屑去看那些游戏中关于恋爱的
说教了。

点选了「凤凰城经贸学院地图」再确定了「相恋任务」后,眼前一暗传来了
系统提示音:「叮咚,您选择了相恋任务,正在加载数据,请稍候,您即将进入
地图。」

十几秒后光影闪动,眼前一花,邬愫雅出现在了经贸学院内的某处,四下看
了看就晓得这里正是教学大楼门前了。

「小包子呢?」邬愫雅美目波光流转看向了四周,现在可能正是上课时间,
所以教学大楼门口没有一个人影,包括「小包子」。

就在此时视线右上角似乎有按钮一闪一闪的,她点击了一下,跳出一张小地
图来,图中有两个点儿不停闪动,一个蓝色的点位于教学大楼前,而另一个红色
的点位于男生宿舍楼附近。邬愫雅马上就明白这张地图的作用了,就是标注了自
己和「小包子」的位置,以便于自己寻找到他,这种新地图估计是升级到一定的
好感度以后才会出现的。

邬愫雅向着男生宿舍区走去打算去找「小包子」。倏然耳朵里就传来「嘀嘀
嘀」的提示音,她忙在视线里寻找异常,果然在视线左下角有一个对话框不停地
闪动着。她连忙点开,原来是聊天插件,「宁泽涛」已经发过来了信息:「愫雅
姐,你怎么没有选择去你家的地图啊?怎么又来经贸学院了?这里亲热可不太方
便啊。」

第259章钟老师

邬愫雅看到信息一阵气苦,立刻停住了脚步,用视线中弹出的软键盘输入道:
「你脑袋里怎么时时刻刻总在想哪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你不是说要真心跟我相
恋吗?现在这个相恋任务正好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啊,你怎么反而不满意了?是不
是从头到尾你就没想着好好爱我?只是想着占我便宜而已啊?」

「天啊,冤枉啊,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喜欢你天地可鉴啊!好吧好吧,经贸
学院就经贸学院吧,我陪你完成任务就是了。你现在哪里?我去找你。」

「我在教学大楼大门口。」

「好,那你等一下我马上去找你。」

「嗯。」

「严致学苦修德」看着教学大楼大门口的校训牌匾,邬愫雅顿感亲切,进入
了社会工作后才知道:大学时期的那段时光是多么的美好,也许是同学间没有彼
此的竞争关系所以不似如今单位里同事间的勾心斗角。她在学院里满满的美好回
忆:有好友姐妹、有追求过她的各色男生、还有个别对她格外关心的男老师。

邬愫雅边等着小包子的到来,边看着校园里郁郁葱葱的绿树繁花,仿佛又看
见了曾经在这里停留过的光影,回想起了大家欢声笑语的笑闹、学习生活,那是
段最美丽的人生经历。她庆幸在人生最好的年华中度过了最好的时光,最好的时
光里面遇到了最要好的姐妹同学们……

倏然失神回忆着往事的邬愫雅被人从身后一个熊抱,被那人紧紧地搂进了怀
里,接着呼着热气的一双唇就印在了她的白皙的瓜子脸上,闻到熟悉的男人气息,
邬愫雅娇嗔道:「吖,你讨厌,别这样好不好?这可是在教学大楼门口。让人看
到多不好啊?」

「怕什么嘛?一个人影都没有,学生们都去上课了。」「宁泽涛」不依不饶
依旧我行我素的用身体缠绕住了邬愫雅那曼妙玲珑的身子。

「你……刚才在放映厅里你还没有坏够吗?你真是个小流氓,就知道动手动
脚的。你看我的裙装都被你弄得皱巴巴的了。」

「嘿嘿,像你这样的美人儿永远都亲不够呢。宝贝儿咱们赶紧找个隐蔽的地
方吧。这里太不方便了。」

「你……不行,你想得美,我想让你陪我去我们以前的老教室去看看,怎么
样?陪不陪我去?」

「教室?那里有什么好看的?咱们还是找……」

邬愫雅不等「宁泽涛」说完就怒道:「你到底是不是真的爱我啊?怎么除了
干那种龌龊的事你就对我不感兴趣了吗?就不能陪陪我去找找我的美好回忆吗?
我向往的是那种」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真正的爱情,而不是纯粹
的肉体关系。那样的话跟动物还有什么区别呢?」

「宁泽涛」被邬愫雅莫名其妙的生气搞得一愣,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献媚
道:「我当然会陪你咯,我刚才也就是随便说说而已。好了,走吧,要去哪里我
都陪着你,这样总行了吧?」

邬愫雅扭头用一双妙目斜睨着「宁泽涛」俊朗阳光的脸庞,由怒转喜道:
「这还差不多,走吧,我们先去看看我以前上课的教室现在变成什么样了。」说
着她推开了「宁泽涛」游弋在她平坦小腹上的一双大手,只是拉住了他的左手拽
着他向教学楼内走去。

「宁泽涛」虽然被邬愫雅拉着可是却一脸的不情愿,龙昊天从小就不爱学习,
爱好打篮球踢足球,一进教室就发困、头疼,现在虽然他假扮成了「宁泽涛」,
还是不免脸上露出了无奈之色。他和邬愫雅的心情可不一样,他适才在昏暗的放
映厅里刚刚玩到兴致大起的时候,影片居然播放完了不得不退场,至今他下身还
憋着一股邪火没有发泄,毕竟隔着内裤蹭来蹭去的快感度很有限,终究是不如整
根阳具都真正地插入邬愫雅那妙洞之中来的舒爽,这么隔着一层布料总归是有种
隔靴搔痒的感觉,所以虽然在放映厅很长时间可是他始终都没有达到高潮而射精,
只好憋到了现在。

龙昊天惦记着把邬愫雅拖到一个僻静的角落里然后好好地干她一炮儿,草丛
里、树林子深处、校后的假山洞里,等等都是他事先想过的好去处,可偏偏没想
到邬愫雅非要去看什么教室,这不是扫他的兴吗?

邬愫雅并没有理会悻悻然跟在身后的「宁泽涛」,她三步并作两步地踏上了
楼梯,很快就来到了她们金融系所在的二楼,一个教室一个教室的透过门上的玻
璃看进去,果然认出了几位教授、讲师都是以前教过她的。

当透过玻璃看到一个头发微秃身形精瘦的慈眉善目的中年人正站在讲台上眉
飞色舞地给下面的学生讲课时,邬愫雅猛然心里一紧,愤愤地暗自道:「庞家勋
这个道貌岸然的老色鬼,居然还在这里误人子弟?也不知道这两年又性骚扰过几
个漂亮女生?」

庞家勋是一名将近五十岁的教授,平时伪装的道貌岸然,可一接触才会发现
他一肚子的男盗女娼,时常利用在办公室单独辅导女生的时候,偷偷用手抚摸女
生的大腿臀部,女生一般不敢反抗,邬愫雅就曾经上过他的当,吃过亏,所以至
今都对他反感至极。

于是乎邬愫雅厌恶地飞速离开了那间教室的门口,又向着楼道深处走去,又
陆续站在门外观看了两个讲师后,终于来到了楼道最里面的大阶梯教室。她又习
惯性的在门口玻璃外探头向里面望去:「天啊,这么巧?居然是钟老师。」

隔着教室的木门听着那熟悉的、富有感染力的成熟男人的声音,看到那张带
着自信笑容的熟悉面容,邬愫雅心情有些颇为复杂,她拉着「宁泽涛」道:「咱
们从后门进去听听钟老师(副教授职称)的课吧。」

「好,反正我是陪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好了。」「宁泽涛」不以为意道。

邬愫雅领着「宁泽涛」拧开了大阶梯教室后门的把手,悄悄地坐在了最后一
排的中间位置,她本想坐在最角落里的,可惜那两处最隐蔽的角落都已经被来睡
觉混学分的男生占据了。

邬愫雅看了看教室里的情况跟她们在校时相仿:钟老师的课来选修的人还是
最多的,尤其是女生。

按照邬愫雅在校时的区域划分标准:第一排往往都是超级崇拜钟副教的屌丝
女,这群女生很好分辨,往往听课时眼露花痴状,多数是冲着钟老师那玉树临风
的洒脱风采而来的;第二排是想法比较复杂的孔雀女,之所以说她们比较复杂是
因为搞不清她们到底是仰慕宋副教授而来,还是真正的为了学业而来;第三排才
开始有了男生的位置,多半是真正的学霸,而女生在第三排的大多是没有抢到前
两排位置的伪学霸。

第四排开始学生们的成分就比较复杂了:暗自仰慕钟老师风采的女班花、女
系花、开始矜持地出现在这一排。当然也有一心为了学业的凤凰男。

第五排以后基本上都是男生的天下了,多数都是真正来学习知识或者混学分
的。不过当初邬愫雅经常拉着最要好的死党许熙娣就坐在第五排的最右边角落里。

而仰慕邬愫雅的一群男生则又以她为中心围了一圈。

中间那几排就不好明确区分了,什么人都有,不过最后一排最好分辨了,因
为他们大多数都是爬在桌子上来混学分的「睡神」,这几位往往点完名就开始进
入睡眠状态了直至下课为止。这些人多数是熬夜玩游戏的男生。

邬愫雅她们现在所在的最后一排就有这么几位「睡神」,此时正睡得香甜,
连邬愫雅她们进来、坐下的些许动静都没有能打断他们近在咫尺的睡梦。更有甚
者邻桌的哪个胖墩的脸正冲着邬愫雅发出了细微的鼾声。

钟老师此时正站在讲台上神采奕奕地讲着古希腊城邦经济,听着钟老师那熟
悉的极富磁性的声音,不禁勾起了邬愫雅两三年前的一段被她刻意尘封的记忆。
她回想起了许多跟钟老师之间的往事,包括一些无人知晓的秘密,那些秘密只有
她们两个人知道,连她最要好的姐妹许熙娣也只是略知一二,再具体邬愫雅却并
没有告诉她,更不要说自己的丈夫戴青冠了,不过这些秘密她都详细记录在了那
本她隐藏起来并锁好的旧日记本里。

钟冠杰——英国斯特拉斯克莱德大学留学并获得了硕士学位,是经贸学院久
负盛名的最有才华的年轻教师,当时三十多岁的他是学院最年轻的几个副教授之
一。有学识也就罢了,偏偏人还长得潇洒倜傥,一口字正腔圆的标准英式口语更
是羡煞了一群学着中国式英语长大的学生妹子们,于是乎引来了一群群仰慕他才
华的女粉丝学生。当然邬愫雅也是暗自欣赏他的妹子中一位。

回想起跟钟冠杰之间的那些隐秘往事,邬愫雅不禁脸红心跳了起来,只有进
一步接触过钟冠杰的邬愫雅才知道:他不禁有才华而且还有些坏,文雅点儿也可
以说是太风流了。邬愫雅就曾经被他……当然这些秘密是不会有外人知道的,只
是静静地被邬愫雅尘封在了那本表皮斑驳的旧日记本里。

第260章课堂骚扰

邬愫雅正盯着讲台上自信洒脱的钟冠杰回忆着她们之间曾经的羞人往事,可
突然却感觉自己的左腿内侧上传来了热乎乎、痒痒的、湿濡的感觉,好像有一团
湿乎乎而又火热的肉团在顺着她光洁的大腿内侧向两腿间的神秘幽谷秘境行进着。

邬愫雅大骇,已经在影视播放厅有过一次这种经历的她马上意识到了什么,
她迅速看向身旁的座位:果然「小包子」早就不见了踪影。再俯身看向书桌下面
没把她羞死:只见不要脸的「小包子」正蹲在她短裙下紧闭着双眼像小狗一样很
陶醉地用红红的舌尖舔着她白皙光洁的大腿内侧,脑袋还随着舔舐的动作不停上
下摆晃着,那舌尖上的口水沾在她玉腿上亮晶晶的反射着光泽。

邬愫雅赶紧夹紧双腿,可「小包子」的脑袋已经在她两腿之间了,还怎么可
能合拢得了?无奈的邬愫雅只好紧张地看向书桌两旁,右侧那个「睡神」距离她
们比较远而且是脸朝墙面睡着倒是没什么。问题是左侧邻桌那位胖子,距离邬愫
雅也就一米多还是脸朝向了她,这要是万一他正好睡醒了就会一眼看到邬愫雅书
桌下的诡异场景了。

邬愫雅哪里还有心情去听讲台上钟老师绘声绘色的讲课?她连忙用两支胳膊
支住书桌,装作趴在书桌上睡觉的样子,然后埋头对着书桌下正用粗壮的胳膊掰
开邬愫雅双腿的「小包子」娇嗔道:「」小包子「你还要不要脸了?这么多人还
在上课呢你就敢这样?快上来,被人看见多丢人啊?」

「宁泽涛」抬起一张无辜表情的脸道:「是你非要拉着我来听这无聊的课的,
我一听课就头疼,只好想办法找感兴趣的事情来做咯。」

「你……你能不能有点别的追求?怎么时时刻刻就想着这种事儿?」邬愫雅
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气不打一处来。

「在这游戏里我最大的追求就是献给你我最炙热的爱。」「宁泽涛」振振有
词道。

「你……男人真是只知道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不可理喻。你要是有钟老师
一半的才情就好了。」说起钟冠杰来邬愫雅又情不自禁抬起头来看向了前方讲台
上的钟冠杰。

钟冠杰的博学是让邬愫雅钦佩不已的,这一点搞体育的「宁泽涛」肯定没得
比。

世界金融史粗估也有2000多年,可无论是最原始的古希腊城邦金融发展
还是最现代的纽约华尔街金融把戏,钟冠杰都能信手拈来,侃侃而谈,而且还会
时不时用标准的伦敦腔英语引经据典一段原汁原味的名人名言。正是这种学富五
车的学识以及他儒雅洒脱的气质才成了吸引众多女生的致命诱惑,这其中也包括
邬愫雅。

「唔……」下体耻丘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刺激快感,打断了默默望着钟冠杰
想着心事的邬愫雅。

邬愫雅有些怒意地又低头看向了书桌下鬼鬼祟祟的「宁泽涛」,伸手就狠狠
地揪住了他的头发,微怒道:「你……别闹了好吗?能不能让我安安静静地听听
钟老师的课?我都两三年没听过他的课了。」

「宁泽涛」从邬愫雅两腿间的裙下探出一张俊脸来,有些委屈道:「可我在
游戏里的任务就是缠着你啊,我可没兴趣听那个姓钟的课。」

本来有些怒意的邬愫雅一看到「小包子」那张让她心动不已的俊朗脸庞顿时
就没了脾气,立刻松开了揪住他头发的玉手,用芊芊玉指怜爱地抚摸着他的脸颊
幽幽道:「好吧好吧,那随便你吧,不过能不能动作轻点儿?我想再听一会儿钟
老师的课。」

「宁泽涛」露出诡异的邪笑道:「嗯,我会小心的。不过亲爱的,你能不能
别这么用力地夹着我的头了?我的脑袋都快被你的双腿夹扁了,你的双腿能不能
分开一些?这样更方便于我为你提供服务嘛。」

邬愫雅看着「小包子」坏坏的笑容无奈道:「真拿你没办法,这样行了吧?」

说着竟真的大大地分开了双腿。

叉开的双腿使邬愫雅下身哪条已经湿汃汃的浅蓝色绣花边小内裤赫然清晰地
展现在「宁泽涛」眼前,教室里窗明几净不似刚才在放映大厅里那般幽暗,所以
此时可以清晰地看到:邬愫雅内裤包裹的高高隆起的耻丘中间哪条凹下去的肉缝
轮廓——曲线玲珑,隐约显现出绝色美人那神秘诱人的屄缝。「宁泽涛」看得真
切。

于是他满意地笑道:「行了,行了。这样刚刚好。」

「哼,那你随意吧,只要别影响到我听课就好。」邬愫雅说完就用被撩起到
小腹的裙摆盖住了「小包子」的头,使他隐没在了自己的裙下胯间。

龙昊天用大鼻子顶在邬愫雅鼓胀的阴阜上深深地嗅着那里散发出来的无比诱
人的气味,看到邬愫雅如此配合「宁泽涛」的过分要求,再想想不久前自己在炮
房里想要跟她亲热一番却被邬愫雅激烈的反抗,不禁感叹:这待遇差别也太大了
吧?

他忽然想起自己的手下那个颇为臭屁的「文艺青年」经常挂在嘴边显摆的一
句话:「丑的人撩妹儿需要钻研套路,而帅的人撩妹儿只需要戴套!」

这句话现在琢磨琢磨还真是有些道理,铁的事实就摆着「高老二」的面前,
他不服不行。

「妈的,这小浪蹄子难道真的觉得我高老二长得很丑吗?怎么在我面前一副
贞洁烈妇的模样,可一到了宁泽涛手里就变得浪得不要不要的?就差主动掰开屄
让人家肏了。气死我了,真是个骚货。什么他妈的贞洁人妻,都是装出来的。我
看这邬愫雅骨子里就是个骚货!」龙昊天想到邬愫雅对待自己这个「高老二」跟
「宁泽涛」悬殊的差别待遇越想越来气。试想一个你最在意的女人嫌弃你长得丑,
却对另一个男人百依百顺,这么两厢一对比任谁也会发脾气吧?

「这小骚货现在有点反常,刚才坐在她旁边就觉得她看哪个姓钟的老师眼神
有点异样,现在居然忍着被我这么玩弄还要一心一意地听那家伙的课?看来这小
妮子当学生的时候就跟这姓钟的有一腿了。出了游戏后我要找人好好查查这姓钟
的,说不得能拿到她的什么见不得人的把柄呢。嘿嘿,要是那样的话,可就不只
是光在游戏里随便玩她了……」

别看龙昊天看似对邬愫雅极尽贬损之言,可是其实刚才当他看到邬愫雅望向
钟冠杰时的那种深情目光他就猛然感觉心尖儿一痛,他可能不想承认:其实他很
在乎邬愫雅,甚至为了她看别的男人的一个眼神儿而吃醋!他早就在内心深处暗
暗下定了决心任何会招惹到邬愫雅的男人都会吃不了兜着走,他已经先把这个姓
钟的老师记在了心里,打算出去后就召集人马好好教训教训他。

「不过话说回来:我都在她身上耗了这么长时间了,今天无论如何也得上了
她吧?」龙昊天暗下决心。

现在对龙昊天来说最大的障碍是游戏系统的保护措施,好感度达不到性交的
要求数值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无济于事。

「也不知道邬愫雅的好感度到底达到多少了?我戴的只是辅助主玩家的AR
设备根本无权查看主玩家的属性。这妮子完成上个游戏时对我的问询躲躲闪闪的,
肯定有什么猫腻儿,不管了我现在就一点点地试试,如果动作太过分了大不了被
系统保护措施弹开,又不损失什么。反正现在邬愫雅一心只在那个姓钟的身上。
妈的,真是个骚货,见一个爱一个。活该那个基层神探戴青冠倒霉,娶了这么一
个浪老婆,估计结婚前就已经给他戴上绿帽子了。嘿嘿,也不差我再给他戴一顶
更绿的帽子,谁叫你欺负污蔑陷害我的岚姐的。」龙昊天暗自在心中想着。

因为不知道好感度的准确数值所以龙昊天开始按照自己预想的方案一点点地
试探游戏系统的反应。看着近在咫尺的小内裤所包裹着的鼓胀肉丘中间的一线凹
处的轮廓,肉缝若隐若现,他再也忍不住了,决心先从此处下手。

「这邬愫雅天天用这小内裤把这嫩屄护的严严实实的,连」中级相知任务
「都放弃了。搞得好像真的是个贞洁烈妇似得,也不知道有什么好护着的?又不
是还没开苞的黄花大闺女。不过,说真的也不知她的下面到底长啥样呢?但愿像
鸨公老蔫说得那样好。」

龙昊天边在心里嘀咕着边开始小心翼翼地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捏住那条浅蓝色
内裤的裤边儿想撩起来看看下面掩藏的神秘幽门峡谷。可那内裤边儿勒的太紧了,
仅仅撩起一条小缝隙就不能再撩了,如果再用力肯定会惊动邬愫雅,龙昊天知道
这内裤是邬愫雅游戏的底线,她就是再动情也不会脱掉内裤的,这是她最后的坚
持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